前往
大廳
小說

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變異點22

可可羅 | 2023-10-30 21:36:45 | 巴幣 2022 | 人氣 220

停更遊戲王Heaven Paradox
資料夾簡介
繼承改寫歷史的帕拉杜克斯的意志,時間破壞者將與時間軸開戰!


【1998年12月25日,舊童實野市】
隨著次元的黑暗面事件結束,海馬瀨人突然被不知名的鑰刃戰士突襲著,目睹這一切的武藤遊戲和他的畢業同學打算在思考什麼事情,為什麼腦子裡正在想另一件事?
但隨著巨大的天蛾生物襲擊了童實野市,大部分的市民陷入了恐慌,就連魔法少女們都束手無策,那個時代被選中的光之美少女,不會出現在這個城市。

「杏子,千萬不要去,我們要等那位2018年的魔法少女復活海馬君。」遊戲叫住了真崎杏子阻止她站在第一陣線上,而盡量不要跟童實野市的丘比接觸。
「目前我們已經沒辦法了,決鬥怪獸的力量進化到失控的地步,大家最後還是會難逃一死不是嗎?與其這樣,我倒不如成為魔女安葬在這個城市。」杏子很生氣的責怪武藤遊戲瞞著她。
「妳是我們唯一的校花呀,知道魔女的真相再成為魔法少女,不是很好的選擇。」城之內克也擋住了避難房間的出口,阻止杏子出去避難的場所。
「現在比較擔心的是這個城市究竟到底是出現什麼異變,交給我們男生去調查比較好。」本田廣人想要杏子待在這裡避免因為異變的現象崩潰。
「放起司的捕鼠器有設置好了吧?絕對不能讓孵化者踏進龜記遊戲屋一步啊!」遊戲事先跟爺爺雙六拜託看守杏子,確認她不被丘比誘惑。
「那個千年神器的黑暗力量接觸下,我一定會察覺到丘比的,遊戲要小心呀!」雙六爺爺要孫子們小心安全,之後遊戲、城之內和本田走出遊戲屋的防空洞。

「街上的人因為被自己的悖論影響變成魔女,有點擔心鹿目詢子、美樹冴子、巴紀美和佐倉京子了。」城之內擔心自己在姊妹校見瀧原中學的四位女學生的安危。
「啊啊啊,我的胸口好痛。」「我覺得自己的靈魂之心……」「快要裂開了啊啊啊!!」三位女孩子決鬥者因為自己的靈魂之心變成悲嘆之種,跳過變成靈魂寶石的階段。
「居然這麼快,那些決鬥者因為自己在平行時空變成魔法少女嗎?」本田驚訝的問著。
「要注意了,出來吧,『黑魔導』!」遊戲呼喚了怪獸精靈作戰。
未成形的魔女三體擋住了去路,遊戲等人拿起武器和決鬥盤作戰。
「抽牌,『魔法筒』。」遊戲設置了陷阱卡,黑魔導的面前設置了魔法反射兩顆的筒子。
「嘎啊啊啊啊~」未成形的魔女兩體對城之內和本田發動攻擊,城之內靈敏的閃躲了攻擊。
「這些傢伙跟決鬥者不太一樣,要趕快收拾掉呀。」本田用路邊斷掉的路標反擊未成形的魔女,對魔女的頭部造成撕裂傷。
幻惑咒文,瑪努沙!」未成形的魔女一體施展了魔法,遊戲等人出現了下降命中率的霧。
「接招吧,黑‧魔‧導!」遊戲命令黑魔導攻擊眼前的敵人,但是,法杖揮空無法命中。
「交給我來幫助吧,這是支援!」突然,Playmaker坐在遠處操作決鬥盤,發動了輔助恢復HP,遊戲、城之內和本田的HP所受的傷勢回復中。
「這是??」遊戲覺得驚訝,好像沒有認識這幾位決鬥王的記憶。
「飛翔吧,『星塵龍』,使出流星音速!」不動遊星加入了戰場,命令星塵龍噴出疾風的吐息,對三位未成形的魔女造成傷害。
「輪到我了,接招吧!」城之內克也用拳頭攻擊不知名的魔女一體,對魔女造成會心一擊,魔女一體倒地了。
「是遊戲認識的人嗎?那樣就方便多了,遊戲你沒想到會叫他們過來。」本田廣人把位置交給了前來支援的Frisk Dreemurr,把行動的回合交給他。
「嚴格說起來,是之前次元的黑暗面事件之後的他叫我們過來的是的。所以他記不得我們的事情……」Frisk說著,並拜託遊戲一件事,「另一個亞圖姆,有件事想拜託你。」


「我們之後原本美好結局的你被我們拉來回到過去,被一戰的魔法少女殺死了。」十代很自責的說著:「原本沒有遇上我們的分歧可能會被刪除,不過還有辦法。」
「遊馬君,那些魔女沒辦法饒恕嗎?」Frisk不習慣暴力的戰鬥風格。
「理論上是不行,除非真的有辦法淨化這股巨大的能量,但我也不希望真的殺死那些靈魂之心,既然十代君這麼問了,那我們有必要結束這場戰鬥。」遊戲回應著Frisk和十代的問題。
「看我的,安撫咒文,拉里霍!」Frisk詠唱了安撫咒文,透過紅色靈魂之心的力量,疲勞的一體魔女變回了人型。
「真假,怎麼做到的,小福有想到要怎麼做了嗎?」備戰的九十九遊馬問著Frisk怎麼做的。
「我那邊戰鬥的規則,不只因為仁慈量表100%的時候,名字變成黃色可以【饒恕】對方,而且只要對方有一絲疲勞,拉里霍和拉里霍瑪可以饒恕敵人。」Frisk解釋了機制,但遊馬聽的一頭霧水,不知道要怎麼辦。
「可是魔女這種因為黑暗鬥氣無法有一絲正念的型態……」十代說明了魔女的HP量表沒有仁慈量表,基本上只能用後者的方式去饒恕。
「我覺得只需要我們這幾位決鬥王的正義和勇氣,或許有辦法淨化這股絕望的力量,或許是小福想傳達的。」遊星說著。
「還有『決心』,那是可以倒轉時間的力量,雖然沒辦法直接證明你們是否有那種力量的來源……」Frisk覺得只有自己有這股力量,但是城之內鼓勵了他。
「要小心,兩體敵人要發動攻擊了。」城之內突然提醒大家趕快逃跑。
眾人打算抬起變回人形的民眾,逃離了戰場。

「對了,我給你裝的義肢有用嗎?」遊星告訴Frisk是否習慣全新的機械手臂。
「好多了,但是我的決心手臂還是必須要復原,我沒辦法見那女孩。」Frisk臉紅的說著,用金屬義肢的手摸著自己的臉頰,似乎心裡有另外一個心上人。
「話說那個悲劇結局的你,真的很在乎頂尖知名馬娘無聲鈴鹿的喪命……」遊馬突然問起了奇怪的問題,是有關另一個因為鈴鹿的死絕望的Frisk。
「讓他絕望吧,這麼一來在下就是唯一一個小福是的,話雖這麼說,但從次元的黑暗面事件我知道有成千上萬個自己,就不能放著夥伴不管是的。」Frisk自己很擔心Chara的安危。
「話說那個海馬先生的靈魂之心,真的被安葬在廢棄的海底要塞嗎?」十代問著遊戲。

{變異點22,子鳥的魔女}


逃跑的途中,突然發現有一攤血在牆上,血看起來從鮮紅色轉變為青綠色,就像……
「怎麼回事?難不成有市民死亡了嗎,難不成是被那些魔女殺死的嗎?」Playmaker驚訝的問著決鬥王們,但其他人一眼看見這不是人類的血。
「現在當前那些魔法少女應該是沒有能力去對付魔女,她們都已經集中在見瀧原作戰了,除非這灘血應該是同時具有人類和魔物的資質,但究竟是誰會這麼殘忍。」遊戲推論這並不是人類或魔女化的魔法少女所流下的血,但這時候有一位衣衫破舊的刺蝟頭男孩叫住了他們。

「我已經……盡力幫你們把海馬瀨人的靈魂喚回來了,還有里見博士的靈魂……」勇者達伊出現在不該出現的時代,看起來失血過多因此奄奄一息了。
「達伊?你怎麼可以擅自行動呢,你本來應該在丹麥威尼斯沉睡1000年的說,而且還不是這個時間軸的地點。」遊馬認出勇者達伊的身分,究竟是誰把這麼強的勇者打傷成這樣?
「那個魔法少女,要讓萬物的時間軸合而為一,已經沒有絕望的必要了。」達伊摸著受傷的胸口說著,看起來傷勢非常嚴重。
「達伊君,我媽媽Toriel的奶油派可以回復所有HP是的,盡量吃吧!」Frisk拿起了可以回復所有傷勢的奶油派,但是達伊吃不下任何東西。
「如果受傷還有這種食慾……生命力歸零就不需要貝霍瑪了,乾脆使用藥草…」達伊看起來傷勢不能依靠食慾和咒文,甚至簡單的藥物來回復。
「達伊,我們被傳送到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啊?」這時一個不知名的膽小鬼魔法師,呼喊著重傷的達伊。
「達伊君,看起來你在未來吃了很多苦頭呢,那個時空的魔王,要讓我們又見面了。」一位貴族女賢者過來觀察達伊的傷勢,要決鬥王們先讓出一條路。
「蕾歐娜……波普…你們怎麼來了?我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了,我甚至以為都沒辦法見到你們最後一面。」達伊呼喊著以前夥伴的名字,遊戲覺得這位前來的女賢者和魔法師,似乎在哪裡似曾相識?
「達伊,我們為了你已經開始對魔界發動優勢的戰爭了,已經沒事了。」名叫蕾歐娜的女賢者看著達伊受傷的樣貌,用藥草包紮傷口止血。
「我一定會帶你回去的,蘇生咒文,查歐利庫!」魔法師波普施展了以前學過的蘇生咒文,防止達伊從瀕臨死亡的狀態失去生命跡象。
「沒有用的,為了對付微不足道的魔法少女,我已經變成無法回復的狀態了。」達伊看著蕾歐娜流下了眼淚,為什麼蕾歐娜不使用咒文?但原因心裡很清楚。
「達伊君你絕對不能死,這樣我們對付冥龍王維爾扎的日子要怎麼過?而且,我肚子裡已經有你的小寶寶了,你這樣對得起你自己嗎?」蕾歐娜生氣的問著達伊。
「難不成,達伊,你已經……」城之內發現蕾歐娜居然有達伊的種,非常驚訝。
「沒事的,你一定要讓你的女兒幸福,這是我最後的願望,我希望不要像爸爸那樣丟下自己的兒子不管,但是龍騎士嘛,一定會是這種命運的……」達伊摸著蕾歐娜的胎氣說著。
「別開玩笑了,你還要跟阿邦的門徒一起達成使命呀!」波普很傷心地看著達伊。
「你們對付的冥龍王,早就暗算好人類,讓魔界加拉斯發揚光大了,因此我們一直都煩惱著如何喚回醒來的達伊。」遊戲跟著傷心地波普說出史實。
「如果有辦法,我們一定會把達伊送回11世紀,之後一定會改寫歷史的。」不動遊星跟著波普和蕾歐娜解釋著,但隨著達伊的笑容出現……
「就這麼說定了……一定要把我的肉體送回11世紀,一定要幫爸爸報仇……」達伊嘆下了最後一口氣,就喪失了生命的氣息……


「冷靜點,波普,他們那些人都答應我們了。」蕾歐娜要波普冷靜,波普因為達伊的死陷入了十分憤怒的狀態。
「怎麼可能要冷靜,美拉佐瑪、夏達伊恩!!」波普同時使用不同屬性的咒文,打算使用非常危險的招式。
「波普,現在不是起爭執的時候。」遊戲拿起了決鬥盤,打算用怪獸卡檔下波普的攻擊。
極大毀滅咒文,美多洛亞!!」波普將兩發咒文彈合成為一發毀滅的箭矢,打算消滅七位決鬥王們。
「抽牌,『神聖防護罩 -反射鏡力-』!」遊戲使用了陷阱卡,張開了魔法反彈壁,把波普的極大毀滅咒文反彈到攻擊方的身上。
「你們這些傢伙,就只會穿越時空來殘害我們這些弱者,不斷的出言分裂我們。」波普閃躲了迎面而來的美多洛亞,蕾歐娜注意到美多洛亞把後面達伊的屍體燃燒殆盡了。
「波普,現在不是起爭執的時候,達伊他需要我們。」蕾歐娜想說服波普冷靜下來。
「達伊已經對我們沒有任何希望了,我們會失敗,世界將毀滅在黑暗之下,這是早晚的事情,何況你們這些未來人只為了自己的自私自利改寫自己的歷史……」波普憤怒的說著。
「就因為邪惡的力量是共通的,才會有1100年後的集束誕生,若人類再也沒辦法振作起來,世界將會陷入絕望中。」十代想趁機給波普一拳,但是波普嘗試反擊。
火炎咒文,美拉米!」波普將一團火球反擊到十代身上,但還是阻止不了臉上被十代揍了一拳,兩人很快就打起肉搏戰。


【核心地球-1809,地球平流層地帶】
變成無限存在的彩羽,張開了金色的翅膀,打算用最終的型態對付Chara、黑江和知凜。
「整顆地球,正在與附近的時間軸合而為一,那些因此還沒成為魔法少女的女孩子因此……」曾經是四獸將軍的黑江看著究極化的彩羽,似乎有什麼想說的。
「可以的話,我想要讓全宇宙的魔法少女幸福,大家不斷地為了成神而捨棄一切……」無限彩羽看著三位魔法少女,說明了自己最終的目的。
「那樣變成魔女,成為其他怪物的,弱肉強食的社會,與其說為了改變,倒不如在倒退文明吧?」Chara質疑彩羽所說的幸福是什麼:「妳妹妹應該明白這點,現在卻做出了跟她們三個背道而馳的事情,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如果是八千代的兩位同伴因為魔法少女的身分而死,照理講我不會做出這種事情,至少裕子是不會這樣的。」
「哼哼哼,妳的堅持就像小圓一樣,想努力改寫這個世界,甚至想要大家成為人類。」無限彩羽想到了什麼事情,「那傢伙,自從鏡像的魔女吸收了藍色狸貓的使魔的能量後,我差點死在魔女的手裡,小圓救了我一命,為了我放棄魔法少女的身分。」
「鏡像的魔女,世修大人干涉妳的時間軸已經是在幸福的魔女事件之前,不可能因此對上這個敵人的。」Chara驚訝的問著彩羽:「我打算用這點排除妳是冒險之書記載的那位變異體,難不成還有更驚人的秘密嗎?」
「野比世修就算害死了那幾萬條性命,也沒有辦法構成歷史改寫罪,妳對他的認識是他預謀犯案和模仿行兇的過程,但在那之前,他無意之間差點害死了我。」彩羽對Chara提到的人非常的憤怒,「那幾位大人年輕的時候遇上了桃子她們,因此我想殺了她們。」
「原來世修無意間改寫了這個魔法紀錄的時間軸很久了,但還存在疑點是應該那時候世修就提到這件事應該是無罪的,為了消除嫌疑他得這麼做。」知凜說著。
「而且時間軸會被重置成被干擾之前的狀態,那樣瀨奈不會變強……」Chara話還沒說完,彩羽打算把真相告訴大家。
沒錯,奧國那些高層打算瞞著這個行動,是奧國要讓魔法少女穿越時空這件事的效益最大化的,為了就是要改寫這個已經腐敗的世界,沒想到庫拉那剛對高橋和希系的時間軸管理這麼森嚴,要不然我們會多出更多卡片時間軸的。」彩羽說明了幕後黑手是誰?
「那麼,我的問題稍微有了答案了,我得脫掉這身笨重的太空衣,要不然我的最強牌組沒辦法在這場決鬥發揚光大的。」Chara打算解除火箭供應的太空防護服。
「Chara,難道妳?」知凜問著Chara。


「我早就知道了,自己傳授到笨爸爸和笨弟弟的取名方式,所以取名自己未來的女兒叫知凜(Chirin),但我其實已經有心上人,說起來諷刺,但如果我在這裡打敗,妳也會跟我一起消失的。」Chara早就猜中了知凜是她未來的女兒,「雖然Asgore國王和Asriel王子不是我的親生家庭,我知道自己親生母親的名字,也就是外婆的名字Rin……」
「不是這樣的,媽媽,我只是為了未來的妳成為魔法少女,那個時候大家……」知凜想嘗試稱Chara所謂的媽媽,但是不想透漏更多事情。
「接下來媽媽要做,我很久以前就應該要處理的事情了,為了生下妳,我需要跟那個傢伙作個了結。」Chara打算摘下氧氣頭盔,卻沒有因為低溫結冰缺氧,身體正在冒出火焰……

「怎麼回事,魔法少女只有憤怒和絕望的狀態下,才會變成毀滅1000年歷史的夢魘少女呀,我已經把這個因素給排除掉,怎麼會……」無限彩羽驚訝地看著夢魘Chara。
給我做好覺悟,讓妳見識一下,所謂幸福的重量有多沉重。」夢魘Chara燒壞了太空防護服,變成魅魔般的樣貌展開了反擊。
夢魘Chara LP 8000 無限彩羽 LP 8000

「妳別過來,我要發動速攻魔法,『冰凍詛咒的神碑』,我要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了,世界的一半的謠言,辛辛苦苦爬到這裡就只是想出賣靈魂給魔界之王,這些年的一切都會白費,妳難道不想要嗎?『神碑之翼 福金』!!」無限彩羽手中拿起尺規變成刺劍,高高舉起,特殊召喚了額外怪獸。
『神碑之翼 福金』 攻擊 0 守備 0
光屬性,天使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神碑之翼 福金』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張『神碑之泉』加入手中,之後發動這張場地魔法。」彩羽檢索了場地魔法並發動檢索的卡,「發動魔法卡,『光之援軍』,從牌組上方將三張卡送入墓地,檢索牌組一張『光道暗殺者 萊登』。」
「從手中通常召喚,『光道暗殺者 萊登』,並且發動他的效果,從牌組將2張卡送入墓地,之後我要發動速攻魔法『神碑的槍尖』……」彩羽通常召喚了怪獸,開始用尺規劍攻擊對手。
『光道暗殺者 萊登』 攻擊 1700 守備 1000
光屬性,戰士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我的劍將牌組檢索一張『破壞的神碑』,從妳的牌組砍斷一張卡。」彩羽用尺規劍砍去夢魘Chara沒有護甲的身軀,「之後『神碑之泉』的效果發動了,從墓地裡的『冰凍詛咒的神碑』『閃耀火焰的神碑』『微睡的神碑』反回牌組最下方,從牌組抽三張卡。」
「好痛,可是為了遊矢和遊戲他們,這些血是必經之路!」Chara憤怒的說著,彩羽有六張手牌,對她來說還有點難對付。
「覆蓋上四張手牌,再來發動魔法卡『削命的寶牌』,從牌組抽到共三張卡,之後覆蓋上第五張卡之後,結束這一回合,然後把兩張手牌和兩張牌組的卡送入墓地,看妳怎麼突破?」彩羽覆蓋上了全部的後台,Chara似乎沒辦法使用能力看這些卡是什麼,但自己應該有辦法。
「輪到我了,抽牌!」Chara用腦海進行一次抽牌的動作,有六張牌,「從手中通常召喚『EM骷髏雜技小丑』,之後效果發動……」
『EM骷髏雜技小丑』 攻擊 1800 守備 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連鎖2,翻開速攻魔法,『冰凍詛咒的神碑』,妳場上的『EM骷髏雜技小丑』效果無效,之後將牌組上方除外3張卡,嘿呀!」彩羽發射了弓箭,之後擊中了夢魘Chara。
「那麼,我要將刻度5的『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和刻度8的『調弦的魔術師』設置靈擺刻度,之後……」Chara把兩張怪獸卡放置在自己六條雙翼的兩側,準備進行古老的靈擺召喚……
「連鎖2,翻開速攻魔法,『破壞的神碑』,將妳場上的『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靈擺刻度破壞,從牌組除外4張卡片,看我的!」彩羽對Chara粗暴的拳打腳踢,Chara受到很多的傷害。
「這個瞬間,我要將刻度0的『霸王門 零』設置靈擺刻度,之後我要發動手中『霸王門的魔術師』的效果,從牌組將一體『白翼的魔術師』送入墓地,這張卡從手牌特殊召喚。」Chara雖然不甘願,但別無選擇召喚了全新的王牌。
『霸王門的魔術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霸王門的魔術師』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一體『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加入手牌,之後,擺動夢魘的靈擺,將世界萬物都化為灰燼,靈擺召喚!出來吧,『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Chara靈擺召喚了怪獸了。
『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 攻擊 1800 守備 1200
闇屬性,龍族,靈擺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 攻擊 1200 守備 1800
光屬性,龍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的效果發動了,從牌組檢索另外一體『霸王門的魔術師』加入手牌……」Chara從牌組檢索第二體霸王門的魔術師,彩羽這時候發動猛烈的攻勢。
「連鎖2,翻開速攻魔法,『憤怒風暴的神碑』,從牌組將妳場上的卡片數量,總計6張卡片除外,看招吧!」彩羽拿起尺規劍瘋狂砍向Chara,「這個時候,『神碑之泉』從墓地裡將三張『神碑的槍尖』『破壞的神碑』『憤怒風暴的神碑』返回牌組下方,從牌組抽三張牌。」


「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靈擺怪獸的效果怪獸兩體,我要將『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EM骷髏雜技小丑』設置連結標記,連結於八方位的決心,將閃耀於地平線的境界,連結召喚!Link-2,『軌跡的魔術師』!!」Chara連結召喚了怪獸了。
『軌跡的魔術師』 攻擊 1200 LINK ↙↘
闇屬性,魔法使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支付1200分的生命值,『軌跡的魔術師』的效果發動了……」Chara的LP從8000降到6800分,準備發動怪獸效果的時候……
「連鎖2,翻開覆蓋的永續陷阱,『千查萬別』,由於妳場上已經存在兩種種族的怪獸,將這個時候的一體種族的怪獸送入墓地。」彩羽這時候發動了駭人的陷阱。
「那當然囉,選擇的怪獸是『霸王眷龍 光明亞龍』送入墓地,之後連鎖1從牌組檢索一張『虹彩的魔術師』加入手牌。」Chara準備進行魔法使的連結召喚,「召喚條件確認,召喚條件為包含靈擺怪獸的效果怪獸兩體以上,我要將『軌跡的魔術師』『霸王門的魔術師』設置連結標記,做為大家嚮往的雜耍藝人,我要成為大家喜愛的惡人,成為罪惡的救世主,連結召喚!Link-3,『奇蹟的魔導劍士』!!」
『奇蹟的魔導劍士』 攻擊 2000→2300 LINK ↙↓↘
光屬性,魔法使族,連結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奇蹟的魔導劍士』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檢索一體……」Chara發動了怪獸效果,不過這個時候彩羽卻是不斷的反制她。
「翻開覆蓋的反制陷阱,『神的宣告』,支付一半的生命值,妳場上的『奇蹟的魔導劍士』效果無效並破壞,哈哈哈哈,接受神的制裁吧!!」彩羽翻開了反制陷阱卡,LP從8000降到4000分,這時候Chara體力已經無法支撐黑暗決鬥的傷害了。
「嗯嗯嗯……果然還是沒辦法嗎?」Chara的LP還剩下6800分,但是HP已經無法支撐電擊的傷害,開始有點意識模糊。

「Chara醬,如果現在還在放棄的話,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喔。」眼中的Rin媽媽穿著阿爾卑斯山的民族服飾撐起了Chara的身軀。
「媽媽?怎麼會在這裡?」Chara看著自己的母親,想著什麼事情……
「我的孩子,如果現在倒下的話,我們就得受好幾百萬個輪迴所苦,我們不是已經約好要脫離輪迴了吧?」山羊媽媽Toriel跟Rin媽媽一起支撐Chara的力量。
「那麼,我需要怎麼做呢?」Chara看著自己模糊意識的兩位母親……
「用這把劍,我希望真正的惡魔會受到絕對的制裁,沒有這麼做,真正的和平不會到來的。」Toriel媽媽拿出了造型不一樣的劍,但是這把劍的外觀是烈焰魔劍的魔導器……
「夥伴,那把劍就是刺向妳師父的,所謂原本是正義的萊瓦丁,傳說北歐時代的諸神黃昏史詩,芬布爾之冬會賦予同名的武器使命的……」Frisk在意識中告訴Chara,回過神來……

Chara手中拿著一張名為霸王門的魔術師,似乎想到了什麼暗示?
「覆蓋上兩張牌,結束這一回合,彩羽,我絕對是不會倒下的,我有同伴在……」Chara覆蓋了兩張後台的手牌,似乎在祈禱什麼事情?
「媽媽,我過來了,非常擔心妳會發生這種事呀,需不需要我來幫忙呀?」知凜拿起大槌打算要跟夢魘Chara做出什麼提議?
「那個,等一下可以做一件事情,這次一定要成功。」Chara打算做出什麼事情。
「黑江同學,幫我阻止彩羽破壞我靈擺刻度的其中一張,絕對不能失敗。」Chara要黑江和知凜打算站在兩側的靈擺刻度。
「妳們這樣想阻止我,已經沒有任何選擇了,我會消滅妳們全部,尤其是和泉知凜一直以來都對米奇國王作對,我一定會殺了妳。」彩羽說著,知凜站在刻度8的調弦的魔術師面前。


「輪到我了,抽牌!」彩羽有四張手牌,「我要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破壞的神碑』,和泉家的子女呀,我本來就非常怨恨妳了呢!」
「為什麼呢,阿姨十七夜明明就是妳的恩人呀!」知凜用槌子擋下彩羽的攻擊,再稍微的彈開一段距離,可是,Chara腦海裡的四張卡被除外了。
「因為呀,妳什麼所謂不試試看就不會知道,根本是自尋死路,之後發動後的『神碑之泉』從牌組抽三張卡,之後發動魔法卡『強欲而謙虛之壺』,從牌組翻開三張卡,在那之後將『白之聖女 艾克莉西亞』加入手牌,之後通常召喚這體怪獸。」彩羽大量抽牌並召喚了怪獸。
『白之聖女 艾克莉西亞』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光屬性,魔法使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4的『光道暗殺者 萊登』『白之聖女 艾克莉西亞』進行疊放,構築疊放網路,哎呀聽誰說了,從哪裡聽說的,陰影時間的謠言?一天不只有24個小時,但嘗試探索這個時間的話會非常崩潰,甚至變成魔女,人格面具召喚!『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彩羽說出某特別課外活動部的經驗超量召喚了怪獸。
『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 攻擊 2400 守備 2000
闇屬性,超能族,超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覆蓋上兩張手牌,Chara醬,內心被雨宮哥哥奪走的感覺如何,不過妳宣告死亡的倒數計時,剩下13張了喔!」彩羽說著Chara腦海裡的剩餘牌庫已經不多。
「誰要跟妳玩,我已經在等這一刻了……」Chara說著,打算進行最後一次的抽牌,「輪到我了,抽牌!」
「發動『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的效果,將妳牌組最上方的卡變成疊放單位上。」彩羽控制錶盤修復師奪走牌組的卡,是虹彩的魔術師
「妳手中的靈擺刻度已經被破壞殆盡了,妳已經沒有任何所謂的希望了。」彩羽說著,Chara高高舉起自己的手牌。
「我方場上存在『霸王門 零』的場合,將額外牌組一體『霸王眷龍 飢餓毒液』送入墓地,從手牌特殊召喚『霸王門的魔術師』!!」Chara打算給大家帶來什麼希望。
『霸王門的魔術師』 攻擊 2500 守備 2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些選擇,都是妳自己自作自受的結果,我只不過在糾正妳錯誤的行為……」Chara打算開始反擊了,「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霸王天龍之魂』,解放場上的『霸王門的魔術師』發動,我要將額外牌組裡的『霸王眷龍 黑暗亞龍』『爆龍劍士 燧火星日珥』『霸王黑龍 異色眼反逆超量龍』和墓地裡的『霸王眷龍 飢餓毒液』進行除外,歷代的夢魘少女們呀,請賜予我力量,為了這個世界的淨化,我將變成毀滅和平的魔獸,統合召喚!出來吧,『霸王天龍 異色眼弧光龍』!!」
『霸王天龍 異色眼弧光龍』 攻擊 4000 守備 4000
光屬性,龍族,融合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這一刻我等很久了,馬上讓妳從優勢的局面跌入谷底,翻開反制陷阱卡『神的宣告』,支付一半的生命值無效『霸王天龍 異色眼弧光龍』並破壞掉,我要粉碎妳可悲的希望和夢想……」彩羽發瘋的說著,LP從4000降到2000分,但是Chara卻保持鎮定和決心。
『霸王天龍 異色眼弧光龍』被破壞的時候,可以放置在另一邊的靈擺刻度待命,之後,兩邊都有靈擺刻度的場合,自己可以無需代價,從靈擺刻度特殊召喚!!」
『霸王天龍 異色眼弧光龍』 攻擊 4000 守備 4000
光屬性,龍族,融合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不可能,怪獸效果應該是無效的。」彩羽非常絕望的說著。
「本來是這樣的喵,但是多虧了妳那張愚蠢的神,我才不會因此受妳的傷害呢。」Chara準備發動強力的魔乙女砲咒文,「接招吧,『霸王天龍 異色眼弧光龍』的攻擊,阿斯格拉爾!
「啊啊啊啊,怎麼會輸掉呢?」彩羽的錶盤修復師承受住戰鬥傷害,LP從2000降到400分,似乎有點像之前的Chara開始崩潰了。


怎麼輸,只差一步……我就能成為神了,為了捨棄人類的尊嚴,不能輸給只變成夢魘少女的……渴望成為人類的魔法少女了…」彩羽開始有點精神崩潰,臉上露出絕望的表情。
「如果這是妳渴望的結局,那就沒有成為魔法少女的必要意義。」Chara大聲的告訴彩羽。
「魔法少女為了生存下去一直維持著作為人類的尊嚴,妳這種只會散播魔法少女和魔女畫上等號的故事不應該被存在,問題無法解決,只會想著把改變的人殺掉而已。」知凜告訴彩羽要走回頭路,但是彩羽現在這個狀態已經聽不進去了。
相當諷刺呀,已經觸發丘比所設計的魔女化淨化機制,他只不過是用這副型態來殺掉所有的魔法少女,就像Chara醬的媽媽一樣,為什麼……我無法成為這樣的人,妳們卻很輕鬆地利用血脈的力量來達成這一切?」彩羽打算在神碑之翼 福金代替錶盤修復師破壞的同時,開始抓狂般的開始用牙齒咬碎被戰鬥破壞的怪獸靈魂之心
「才不是血脈,這是愛呀!」Chara很直白地告訴彩羽,她至今的動力是什麼?

「我明白了,妳們這些人有必要的時候,化為怪物般的存在毀滅我們所理想的世界,如果這樣才是英雄的話……」彩羽滿嘴都是黑色的不明液體說著,開始身體和靈魂寶石崩壞著。
環同學的靈魂寶石,居然……」黑江可樂江想起了非常不好的回憶。

彩羽的肉體和靈魂出現了非常嚴重的異變,化為悲嘆之種和醜陋的巨型人鳥,像超人力霸王那種生物般強大,卻又是令人恐懼的怪獸……彩羽魔女化成為了子鳥的魔女,性質是沉默
我也要化為怪物,來打敗妳們這些渴望成為人類的木偶,哼哈哈哈……」鳥人巨人子鳥的魔女透過強大的念力吶喊著,但是Chara母女沒有受到動搖。
彩羽……為什麼?妳非得這樣做不可?救救我,那個從黑暗中把我的靈魂解脫的人,她居然不理我了……」黑江的項鍊,賢者之石-薩帕迪艾爾因為承受不住絕望能量破裂了。
「沒想到妳場上的『時間潛行者 錶盤修復師』還存在於場上,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夢魘少女Chara打算還沒結束戰鬥階段。
妳在胡說什麼啊,妳的戰鬥回合還沒結束呢!」子鳥的魔女打算先下手為強,只不過……
「出來吧,烈焰魔劍,賦予我的力量。」Chara從胸口之間拔起了一把長劍,追加翻開了陷阱卡,「陷阱卡『霸王龍之魂』發動,支付一半生命值,我將特殊召喚『霸王龍 札克』追加最後一擊!」
『霸王龍 札克』 攻擊 4000 守備 4000
闇屬性,龍族,融合靈擺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抱歉了,雖然我會很尊敬那位高中生怪盜,但是唯有魔王的魔女是一定要殺的。」Chara拿起烈焰魔劍,霸王龍 札克釋放了電氣附著在劍上,那把劍變成了類似之前Chara使用過的西洋劍造型,「我刺!!」
啊啊啊啊啊…好痛苦,我的胸口好熱,我的心臟在……」子鳥的魔女心臟部位被擊中,成為魔女之前的LP從400點歸零,但那一切都不重要。
Dreemurr同學……既然都到這個地步了,我想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黑江想要握住Chara的西洋劍的握柄,打算一起跟Chara把彩羽大卸八塊。
「我們一起來實現這個願望吧,環學姐,這就是之前我跟妳說的,那個悲劇結局所帶來的痛苦。」Chara跟著黑江一起握住西洋劍,把子鳥的魔女像結婚蛋糕一般切成兩半……

沒想到,野比家的22世紀的後代,想告訴我的就是這種教訓呀,之前一直…都視而不見…現在…我覺得…好後悔沒能一起……」作為平行世界的環彩羽,魔女化的身軀被劈成兩半,肉體已經慢慢化為石膏,慢慢失去思考的能力……
彩羽已經停止了思考,人形的石膏像就這樣衝向太陽的方向而去……


隨著時間和空間已經恢復原狀,因為這場異變而意外身亡的人,突然在不知某處又恢復了意識,包括佐倉藍神和佐倉瑟拉這兩位埃及留學生,他們打算受開羅的考古委員指令下,安排了一場善後的離別。
【東京縣羽田機場,光之金字塔客運】
「伊西絲,有關海馬君的事情,進展的怎麼樣?」武藤遊戲問著開羅考古部長,名為伊西絲‧伊修達爾的女占卜師有關海馬瀨人的近況。
「說到這個呀,我已經沒有千年首飾可以預知未來,但是塔羅牌或許可以找到答案。」伊西絲帶著弟弟馬利克看著遊戲一夥人,不過馬利克還在監獄服刑中,被國際警察監視著。
「開玩笑的啦,姐姐從無線網路知道了社長的消息,原來那兩個傢伙是夏迪的手下呀。」馬利克看著迪瓦和瑟拉慢慢整理行李。
「噗滋,你就是之前古魯斯隊卡片獵人的首領吧。」迪瓦對馬立刻吐口水。
「沒想到我們又見面了呢。」瑟拉鄙視著伊修達爾姐弟,好像是他們的仇人般。
「不能那麼沒禮貌,在我們帕普尼卡王國,賢者禮儀是最重要的。」穿著現代休閒服的蕾歐娜公主突然叫住了這四位埃及居民。
「哼,在法老5000年前的古埃及裡面,妳堂堂帕普尼卡這小國都要叫我老大。」馬利克對蕾歐娜火上加油,但這時毫髮無傷的達伊卻阻止兩人吵架。
「對法老這種小國王,要對龍紋章的勇者尊敬點,我們可是夫妻呀。」達伊帶著波普去見四位古埃及人的樣貌,「原來如此,古埃及人會使用髮膠呀。」
「話說,那個穿著藍色毛衣的小男孩……」伊西絲問著帶領的決鬥王之中,其中Frisk的身世來歷。
「我是3000年前時代的大神官是的,正好是他的轉世。」Frisk自己稱是王之記憶事件的關係者梅傑得,但是四位埃及人都不想承認。
「怎麼可能呀,辛大人的祖先才不是這種笨蛋。」藍神憤怒的說著。
§夏迪是笨蛋,決鬥白癡!!§」Frisk汙辱已經過世的夏迪‧辛。
「好了啦,小福你應該回去自己的時代了吧。」十代生氣地扁了Frisk的頭部。
「可是,有關歷史的編年史還是有誤,尤其瑟特要等一個月才能見到亞圖姆先生呢。」Frisk想說現在應該要擔心什麼事,不過更重要的是夥伴Chara。

從她們在夢幻島奪回海馬瀨人和里見星織的靈魂之後,就已經失去蹤影……

下一個變異點:
Chara的劍,名為Dreemurr之劍的劍刺穿了魔王彩羽的傳說,慢慢從1997年到2024年傳開,這時候作為裕子詢問有關黑江和其他四獸將軍的下落,Chara很自責可樂江已經離開人世,但這個時候大勢已去的野比世修要怎麼處理,大雄是否有頭緒呢?這時候宣言要無條件摧毀核心次元,發動第六次世界大戰的,那個國王……

{變異點23,再會了~我親愛的朋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