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短篇同人】星光少女 被囚禁的女神

可可羅 | 2024-01-27 17:34:54 | 巴幣 2026 | 人氣 223

連載中決鬥傳說:後傳
資料夾簡介
從Frisk開始在遙遠之國的生活,他們要透過決鬥怪獸中去了解戰爭的最終秘密。 (原《膠囊時間星光樂園》的小說計畫,現在可能廢止了。)


【琦玉縣帕星原宿,阿波加特學園】
「活力、元氣、起床氣,自從我遇上傳說中的女神偶像,我一定要在小學畢業之前成為頂尖偶像才行呢。」夢川唯作為小學四年級升五年級的少女,目前和轉學來的真中菈菈一起生活。
「夢川同學真好呢,自己有好哥哥,而我……有一個什麼都不懂,還被召令去擔任超級英雄候補的妹妹呢……」菈菈在午休時段跟小唯說著,自己有點不明白什麼。
「菈菈,妳也要像平常的時候微笑才行,不能像個問題學生動不動要跳樓壓。」小唯想要平常去頂樓陽台吃飯的菈菈打算散散心。
「那又怎麼樣,夢川同學妳不要和男孩子援交就可以成為頂尖偶像了,妳成為偶像之前的紀錄,總是在廁所當個公交車是怎樣呀?」菈菈開始跟小唯感情不太好。
「我想成為蘿莉控偶像呀,當然是要超越歐尼醬成為大家的公交車呢。」小唯開心的說著。
「哪一天小福醬回來就是妳吸允他的老二了……」菈菈心裡正在想著國外的某個少年。
「那個小福醬,妳喜歡上他對吧?這麼說起來,我在星夢頻道網站上,看到了一個充滿偽娘偶像的星光樂園呢。」小唯打算打開螢光粉盒,與學校的公用網路連線。
「偽娘的星光樂園?這麼說我之前有看到桃樂絲、雷歐娜醬他們去小福醬的家鄉,蘑菇王國那邊擔任宣傳星光樂園的大使呢,可是,蘑菇王國應該是奇諾矮人的國家,只不過由一個人類公主來擔任國家元首,我不認為那裡有星光樂園的入口。」菈菈說著,不相信有新的樂園開張。
「那裡專門給想成為女孩子的男孩子當星光樂園偶像呀,雖然說男子星光也是這種性質的樂園,卻開放給肌肉男成為偶像……」小唯想起哥哥正午的事情,顯得很生氣。

「Keep  you  burning,駆け抜けて,この腐敗と自由と暴力のまっただなか,No  boy  no  cry,悲しみは,絶望じゃなくて明日のマニフェスト~~」
在重播的演場會,世紀末的死亡金屬舞台中央站著穿世紀末女戰士服裝的Frisk,慢慢地走到螢光煥彩舞台上發動Makeing Drama。
「Make Drama switch on~沙漠的惡徒不斷朝著我們過來,我要守護別人的笑容,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你已經死了,世紀末的秘孔襲擊!」Frisk發動爆裂拳的姿勢攻擊。

「不是跟男星光一樣嗎?小唯喜歡正午就跟我說呀……」菈菈雖然嫌棄這種表演,但眼角已經流出大量的淚水往地板流淚,大概是看到Frisk似乎有點被感動到。
「菈菈醬在哭壓,難道說妳喜歡這種死亡重金屬的風格嗎?」小唯問著菈菈怎麼受到感動,之後菈菈打算說明了自己的經歷。
「小福醬在今年的夏天,我打算要去龜有那邊自己一人獨行的時候,就和他約好了,我要跟他一起成為決鬥怪獸的未來呢。」菈菈自己和Frisk約定好要成為怪獸世界的未來。
「是什麼原因讓妳這麼感興趣呢?妳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成為偶像,足夠有一年的時間成為女神偶像吧?不過我看應該是兩年的時間,妳從出道偶像升級成神級偶像就很辛苦了吧?」小唯認為菈菈從小學三年級就接觸了星光樂園的演藝事業,但實際上狀況更加複雜……
啪!!」菈菈突然朝小唯賞了耳光,螢光粉盒突然掉到地上。
「很痛耶,幹嘛打我,難道說我追妳追了大概兩年的時間錯了嗎,我從認識平假名以來就在追星光樂園的菈菈,沒想到菈菈居然是跟我同樣年紀的女孩子……」小唯生氣的說著。
我才不是…嗚嗚…我才不是跟妳同樣年紀的女人……」菈菈臉上淚流滿面,小唯是不明白菈菈有什麼脆弱的內心被她戳到了。
「有種就來打架呀,With的正午可不是我的對手,他是娘娘腔夢!」小唯挑釁著菈菈,菈菈卻一言不語的走向樓梯離開了……


【教室走廊】
「豪好喔,妳居然拿到了星光票卡,但哪裡都不能去。」同年級的雙胞胎學生,七星宇琉和七星繪琉正在霸凌害羞的學生幸多滿
「不過有決定好要以什麼樣的造型過去嗎?」妹妹七星繪琉說著。
「不行不行,先讓我吃完泡麵再思考……」幸多滿正在吃泡麵,蒸氣跑到眼鏡上了。
「那麼先分我們兩個吃泡麵吧,這樣也好幫助思考。」七星宇琉打算偷吃小滿的點心,但是小滿有點害羞壓抑自己的什麼情緒?
「話說那個在這個城市開張的星光樂園,果然還是逃不掉Saints的名氣呢。」宇琉說著某個年代的傳奇偶像團體,然後繪琉就一唱一和。
「姐姐艾菈自從解散之後,專注於卡片戰鬥怪獸的開發人員,我們都不知如何是好呢?」繪琉這樣說著,姐姐可能就是Saints的一位Center,也就是歷屆的決鬥王。
「自從七星艾菈……從海馬集團的發表會說要在國際幻象社I2工作,她真的是Saints的成員嗎?」小滿這樣懷疑著,因為星光樂園的個資有嚴謹保密,演藝事業可以用藝名帶過。
「當然囉,我敢說在這所學校的轉學生就是神級偶像菈菈呀!」繪琉這樣說著,但這時菈菈在宇琉和繪琉的背後……

「有人叫我?」菈菈暴力的捏住宇琉和繪琉的肩膀,宇琉和繪琉有點尿褲子了。
「啊啊啊……菈菈來找我們麻煩了。」宇琉很害怕地說著。
「放心吧,依一個小學女生的臂力是無法把宇琉和繪琉同學重摔的。」小唯跟過來安心地跟宇琉和繪琉說著,她似乎不知道某些真相
「妳不明白呀,她已經過了可以畢業的年紀呀,只是因為毒藥的關係……」繪琉這樣說明了,但是某位跟宇琉和繪琉同樣紅髮的女孩就在窗外看著……
「盯……」這位紅色長髮女孩看著宇琉和繪琉,年紀分明就是闖入校區。
「艾菈姐姐,幫我們換褲子,嗚嗚嗚……」宇琉和繪琉有點失禁,這使的姐姐艾菈似乎要幫宇琉和繪琉善後……

{短篇,被囚禁的女神}


【女性廁所入口】
「妳就是七星艾菈,國際幻象集團I2所指派的七大設計教主?」小唯問著幫妹妹在廁所換內衣褲的艾菈小姐,艾菈現在在廁所忙不過來。
「是呀,我主要就是為了設計出可以戰鬥的怪獸的卡片設計師,不過呢,我可以擁有聆聽怪獸精靈的語言的能力喔。」艾菈隔著門板說著。
「妳設計的『端末世界』是不是給很多支持幻象集團的老粉絲一系希望嗎?他們現在可是在初級規則上的開發後輩呢,據說在決鬥者王國的島嶼很多人都提倡這種決鬥。」小唯原來是端末世界的粉絲,但是菈菈和小滿聽得一頭霧水。
「那個端末世界?還有決鬥者王國,不是已經使用大師規則的賽制了嗎?」菈菈問著艾菈。
「菈菈,妳應該在那個時候剛出生,應該明白決鬥者王國的初級規則,其實怪獸不存在升級召喚、並且每個怪獸、魔法和陷阱都存在其化學反應的。」艾菈生氣的責備,彷彿菈菈好像在法老王活躍的時候剛出生似的。
「我知道呀,但是貝卡斯爺爺說天馬社長繼位之後,我們才改成大師規則的。」菈菈回應著。
「不行不行,艾菈小姐的意思是說,妳們以前就認識過,甚至當時的菈菈也在場呀?」幸多滿帶著眼鏡告訴艾菈菈菈年紀的疑點:「可是就是因為舉辦戰鬥城市大會才開始更新規則的,這樣算起來菈菈已經有二十多歲的年齡了,應該可以上大學才對。」
這時候的宇琉和繪琉已經換好衣服出來,馬上跟小唯和小滿一唱一和。
「說起來有點複雜,我們人類存在一種靈魂的愛心,只要壽終就寢就會留下屍體對吧?」
「說了也不信,現在各大財團都在花錢專注在這項研究上。」
「根據四葉財團研究所找到的文獻記載,蘑菇王國Ebott山脈的洞穴就是記載的人類靈魂的作用,他們稱靈魂作為肉體的心靈產物為『決心』,在3年前的那場大地震所崩塌的天然立場,我們發現稱作結界的立場居住著地底怪獸。」艾菈說著:「據文獻記載,這就是為何人類有足夠的演化可以對付魔物和生物,他們說決心這種力量,可以使一個人的能力成長……」
「不要跟她們解釋啦,她們還沒玩過Undertale!」菈菈突然說出奇怪的話。
「這樣的話就更需要解釋這個力量的運作機制了,沒錯,就像以前《勇者鬥惡龍II 惡靈的眾神》那樣,我們玩遊戲需要保存進度,這時候需要的就是復活的咒文,那就是記載我們所繼承的經驗值、裝備、道具和技能,有一位少年記載了那個立場的復活咒文,並掌控那些地底怪獸的命運呢。」艾菈解釋著,某位少年利用復活咒文的祕法來拯救地底怪獸的事。
「復活的咒文?這個只有小唯知道一些紅白機的知識呢……」小滿聽的一頭霧水。

「其實這個世界上,不只有小福……那位少年有Save和Reset的力量。」真中菈菈告訴夢川唯和幸多滿,自己受到什麼力量所折磨?


【2014年,米花市地下通道】
「這裡是一切的罪惡和殺戮的根源,只有我們能知道這件事情的存在,等雪莉姐姐回來之後,我們要把那些內鬼送上斷頭台,之後用工藤新一的血祭祀復活的瓦爾普吉斯。」一位銀色長髮的大叔,代號琴酒的冷酷殺手照顧某些小孩子。
「大哥哥,我們真的在米花市永遠長不大嗎?」一位捲髮的小女孩問著叔叔。
「畢竟你們已經成熟,但實際上人的內心永遠是脆弱的,你們會將目睹工藤新一被處決的那一刻用充滿閃閃能量的血祭祀瓦爾普吉斯,之後瓦爾普吉斯復活後毀滅這個既有的文明,之後我們將獲得永遠的自由。」琴酒叔叔告訴這些小孩要保持內心純潔。
「BOSS大叔還會復活嗎?還是要把BOSS被貘良了殺害的那時間抹消掉呢?」另一個男孩這樣說著。
「BOSS本來就是守墓一族最後的繼承人,那個沾滿鮮血的馬利克已經失去資格了,我很遺憾沒能及時保住當時的BOSS,但是BOSS本來在20年前建立的最終極樂淨土,需要更乾淨的心靈才能前往更乾淨的世界。」琴酒叔叔這樣說著,另一位代號Levender(薰衣草)的斗篷女子前來探訪琴酒。

「怎麼了,黑暗組織的花語組本來就不能干涉酒廠組的暗殺工作,妳們只需要乖乖祈禱就好了,我們已經有那個秘藥,把內鬼剷除就是我的工作。」琴酒叔叔問著薰衣草姊姊。
「與其這樣瞞著大家,我們隨時都會被1997年開始活躍的那個軍火商盯上的,雖然……」薰衣草姐姐放下了頭巾,露出紫色的長髮雙馬尾,感覺就像回憶中的菈菈一樣。
「海馬集團不可能背叛我們,我們已經開始在各個倖存者居住的城市下了詛咒,他們隨時都會被魔女之吻盯上並無緣無故的殺人。」琴酒說著,說明了米花市的真相。
「要是有個萬一,尤其是那個工藤新一把我們打敗,加上那個黑羽快斗也是最近干涉我們很多次……」薰衣草說著,很擔心黑暗組織的安危。
「BOSS要我下達指令,時間不多了,我想是時候回總部一趟。」琴酒拉著薰衣草的手,打算想指派薰衣草什麼樣的任務?


「琴酒哥哥真的對BOSS很忠誠呢,就連夏迪變成幽靈也不放過呢。」薰衣草不小心說出了BOSS的真名,被琴酒緊盯。
「我們很久很久就被波本和基爾那些叛徒盯上了,所以FBI他們隨時都會幹掉我們,所以,要是有個萬一,BOSS的真名被妳給洩漏,我絕對不會原諒妳的。」琴酒拉住了薰衣草的斗篷說著:「之所以會選妳,還不是預言中的女神,但是我會對叛徒一視同仁的。」
「你的意思是說連烏丸蓮耶這個化名都不能透漏嗎?」薰衣草說著。
來到BOSS的神祕祭壇中,似乎是某個古埃及流傳的通靈魔法,琴酒打算把試管裡面的鮮血砸到祭壇的桌子上,琴酒表示這是他剛殺死的內鬼的血。
真中菈菈,不,薰衣草,要是有個萬一,我絕對會第一個殺妳,然後用妳的血……」琴酒這樣說著,菈菈作為黑暗組織的一員,被下了最後通牒,要只見到黑暗組織的首領一面。
「且慢,我不需要使用處女之血來復活邪神佐克,這是普拉那之民20年來所犯下的錯誤。」跟漫畫中提到的胖胖老人不同,原來烏丸蓮耶指的就是過世的夏迪‧辛??
「BOSS,我把最純潔的靈魂帶來,之後就看你怎麼把下一個間諜找出來了。」琴酒這樣說著,每次黑暗組織有內鬼都是BOSS指使他殺害的。
「不就在你眼前嗎?雖然說波本在看著呢……」夏迪的怨靈這樣說著,琴酒似乎誤會了什麼?
「波本嗎?自從1998年失去那個重要的神器之後,我們組織開始崩壞,很多人都放棄自己的教條去投靠那些異端,為了BOSS復活並賦予全新的肉體,我們已經獻祭很多內鬼的肉體給你維持生命了。」琴酒要夏迪珍惜時間說出內鬼的線索。
「不找到有關黑暗人格的貘良了,親手封印他才不能讓燈火之星繼續腐敗下去。」夏迪告訴琴酒一定要找到大邪神佐克的線索,但琴酒很焦急。
「就算薰衣草這樣的新生戰力,也沒辦法成為燈火之星的一員嗎?」琴酒焦躁地說的,這時候菈菈問了一個建設性的問題。
「你真的覺得組織的人手不夠,新來的人就會無法信任馬射殺掉嗎?」16歲的菈菈問著。
「我有預感,要是讓薰衣草落入了七星艾菈的手裡,那傢伙絕對會是內鬼。」夏迪突然提出艾菈的名字,這時候琴酒突然有了線索。
「七星艾菈嗎?要是真的是審判之日逆轉的關鍵,有必要剷除,薰衣草,馬上連絡香堤和柯倫,還有伏特加,馬上去星童實野海馬樂園,我們有活要幹了。」琴酒打算要菈菈指揮這次的暗殺行動,打算去暗殺星光樂園的偶像。


【新童實野市,Prism Stone都會區分店】
「我的名字叫七星艾菈,我要跟阿尚哥一起結婚,在那之前,我們已經安排好了退役的演唱會,之後和經紀人吉祥物拉拉道別之後,小旋和美音,還有杏樹,我們要走向不同的道路了,Happy Lucky,唉呦喂!!」艾菈向讀者自我介紹後,摔了一跤。
「艾菈還像平常一樣呢,不過我也有自己的夢想,我要向媽媽表示要跟小要當一個好姐姐,在這之前我們去海馬星光樂園訓練跳舞吧!」馬尾髮型的天宮旋作為同伴說著。
「話說白鳥同學作為我們MARS的候補成員,妳應該有什麼經驗吧?」金髮的高峰美音問著白髮的圓框眼鏡少女未來的目標,但眼鏡女孩顯得很害羞。
「啊啊…美音不要這樣,叫我杏樹就好了。」稱作白鳥杏樹的眼鏡女孩說著。
「妳摘下交易神器之後就會比較美麗了,那個配件很礙眼呀,說是某個怪叔叔發下的。」小旋想要杏樹對這個奇怪的眼鏡打消念頭,這是守備力25點的防具。
「可是……我想要成為全人類的偶像,當然需要錢,而且我已經是富有大小姐了……」杏樹馬馬虎虎的回應著小旋,艾菈抱住杏樹安撫她的情緒。
「我們兩個從閃亮宿堂搬到這裡,就是為了過上偶像的生活,Pretty Top的經紀公司包下我們的吃喝,一定會為我們的生活支付的。」艾菈告訴杏樹錢不是問題。
「艾菈的胸部……我下面有點濕了…」杏樹害羞地說著,原本只是想說錢可以解決她們的問題的。
「杏樹這樣發情不好喔,偶像禁止情慾方面的發洩的啦,所以勸妳還是被AV星探找到拍片的啦!」兔子吉祥物經紀人,拉拉這樣說著。
「拉拉,別潑她冷水啦,AV偶像不好過,唯有成為星光樂園偶像是唯一的救贖。」艾菈對自己的經紀人美冴式的攻擊,經紀人拉拉暈了過去。

「已經鎖定了MARS的艾菈,接下來看薰衣草怎麼下達預告了。」代號香堤的女殺手朝艾菈的方向準備投擲磚塊。
「框啷!!」磚塊隨著玻璃破碎砸到艾菈的面前,上面寫著『看星夢手機』。


『叮鈴鈴鈴,妳們就是MARS對吧,妳們最近在時尚界的活躍,已經危及稻米花市的生態了,我正好就是那個殺戮都市派來的黑色組織,代號薰衣草。』大叔的聲音傳到艾菈的折疊式手機說著,彷彿要宣告恐嚇宣言。
「為什麼妳知道我的手機IP位置?難不成是……」艾菈回應手機的訊息。
『我們要殺星光樂園的偶像,比殺死一條螞蟻還要簡單,不過這個都市有傳說中的決鬥王,還有WRGP大賽,要是通報治安警官的話,妳就準備死在子彈下。』大叔的聲音說著。
「是暗殺預告嗎,那艾菈要怎麼做?」小旋問著訊號來源。
『我們打算在演唱會的後台會面,那裡據說就是星光樂園的結界保護對吧,到時候會有一個粉絲跟妳說接下來怎麼做,妳要準備30萬的DP鈔票,對妳旁邊那位眼鏡娘來說這是小事,贖金準備好之後,就馬上跳出極光騰躍暗號,若做不到,妳就看著自己死在舞台下。』神秘訊息薰衣草恐嚇艾菈要在告別演唱會支付贖金。
「艾菈,別答應他,我們赤井眼鏡姐會處理此事的。」美音勸艾菈不要同意。
『那就這樣了,信不信由妳,子彈終究會穿過妳經常跌倒的腦袋。』薰衣草這樣說著,就掛斷了手機訊號。

「難得第一次遇上了有粉絲發布恐嚇信,我全都聽到了。」這時有一位穿著像是偵探的金髮男子聽到艾菈有難,打算前往Prism Stone的入口求助艾菈。
「你是誰?為什麼你能進入海馬星光樂園佈下的結界?」小旋厭惡的說著。
「啊咧咧,之前帶Prizmmy和韓國團體Puretty她們解決交響曲之門的事件,本來在這裡就沒有型男美女拒往門外的設定了,海馬星光樂園就是兩性之間和平的象徵呀。」金髮偵探男子裝傻的說著,「他們已經急著要將這裡染上鮮血,我是他們那裏的人,我知道該怎麼做。」
「就算你有多帥,沒有星光樂園的卡片是沒辦法通過這裡的,你說自己是黑色組織的人?」美音生氣得想趕偵探離開。
波本,這是我的代號,不過叫我安室透就好了,若用代號叫我絕對會死的。」姓氏為安室的偵探打算安撫MARS的情緒。
「但是,那位犯人真的要把我們都殺光,那為什麼要派這種不會察覺的人過來?」杏樹隱藏自己的氣息問著安室偵探,自己也想保護艾菈。
「因為……其實他沒有想要殺你的意圖,這都是BOSS的命令…」安室偵探打算跟艾菈在後面的咖啡店解釋,「別把資訊透漏給眼鏡姐她們,我會處理的。」


【龜紀遊戲屋,都會區分店】
「這樣就成功入侵海馬集團隸屬的星光樂園系統了,那傢伙提供的防火牆密碼真有用,解密系統就像開了金手指一樣。」黑色長袍的紫髮女駭客,打算遊玩店裡的賽車遊戲,實際上是利用海馬集團的主機性能駭入商業電腦。
「這樣妳在星原宿的學校使用學生電腦練習的編碼就沒白費了,不過我擔心琴酒不會那麼覺得……」代號柯倫的銀髮男子做為菈菈的跟班,讚美菈菈使用電腦的技術。
「我明白了,接下來只需要在飲料裡放那個『APTX-4869』毒殺艾菈她們就行了,只是……」菈菈擺出口頭禪的姿勢說著,但心裡還是放不下藥物副作用的事情。
「放心,我們毒藥的擊殺率是非常高的,所以不可能出現蘿莉艾菈的。」柯倫說著。
「只是叔叔,那個傳說中躲過毒素並讓整個米花市陷入地獄的詛咒,那個工藤新一,究竟會被他逮到、還是他會放縱我們殺人呢?」菈菈問著柯倫叔叔自己最大的敵人。
「妳應該知道,只要那傢伙在,周圍的民眾就會發瘋殺人,變成被黑暗壟罩的化身,曝光我們的計畫,原本封印在人類體內的黑暗決心,就是因為這股力量被激發出來導致肉體失控,人類最根本的本能就是殺戮,越是接近真相、就越難以理解並發瘋。」柯倫說著,並提醒菈菈為何琴酒沒有提醒她:「難道琴酒沒有告訴妳嗎,還是妳認為他在懷疑妳?」

「沒有這個必要喔,柯南他呀,已經開始聯絡幸瀨鳴她們,在Dear Clown已經開始策劃下一次的對策了。」一位淡紅色短髮的小女孩走就遊戲屋裡面,打算買戰鬥怪獸卡的盒子,但是菈菈和柯倫幾乎快要嚇壞了。
雪莉?妳這個叛徒,我好想折斷妳的脖子,把血祭給夏迪大人並……」菈菈似乎對這位叫灰原哀的女孩有什麼很深的怨恨。
「不能衝動,現在收拾雪莉的話,很可能引起騷動啊。」柯倫生氣地制止菈菈。
「打聽博士的情報的話,妳應該就是新來的薰衣草吧?組織鬥不過我們FBI情報局早就是早晚的事情,少年少女們為了擺脫詛咒加入燈火之星,以為就這樣得到救贖嗎?那個神官的手正在伸向底細,不久之後巫女會回歸星河,苦難的咆嘯如深淵中冒出的氣泡。」小哀這樣對著菈菈和大叔挑釁,彷彿一切的安排早已經透過預言呈現。
「我們一直都很努力想要對付你們這些黑暗的能量,為了誕生到世界上一陣子的妹妹,絕對不能把星原宿交給妳們這種人。」菈菈生氣的說著,想起了過著幸福生活的妹妹。
「各位燈火之民,你們有辦法阻止嗎,在藥物充斥的幻象、海馬集團所建立的軍隊下,你們只能用卡片盡可能地變強才行,嗯哼哼哼……」小哀露出恐怖的表情看著黑暗組織的同事。


走出龜紀遊戲屋的分店,突然間,菈菈開始覺得自己無能為力,似乎有什麼力量在折磨她?
自己從星原宿因為積欠披薩店的收入,被迫和黑暗組織工作,為了保護妹妹和媽媽不受傷害,自己用盡智慧想辦法為組織變得更強,但FBI和CIA的潛入下,已經分不清眼前的事實了。
「柯倫叔叔,如果我真的會背叛你們,嗚嗚……為了組織工作我是很真心的,但要是真的有個萬一的話?」菈菈想起了雪莉的事情,柯倫卻不多作回答。
「小聲點,那幾個旁觀者在看著呢……」柯倫覺得自己的行蹤被曝光,要菈菈冷靜下來。

「怎麼了,你們怎麼穿這麼黑的衣服呀,小女孩我呀,打算正在做美好的夢喔。」一位褐色辮子的女孩,疑似是10歲左右的年紀拿著棒棒糖,還沒拆包給了柯倫。
「給叔叔糖果是很奇怪的,萬一叔叔有糖尿病就殺人了喔。」柯倫裝作沒事發生。
「放心,我很警戒的,我們淺瀨一家就是以幫助大家為主,就算是不可饒恕的人類也能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小女孩露出天真的笑容說著,自己很開朗活潑。
「妳真的不擔心叔叔會做什麼事情嗎?」菈菈問著小女孩,小女孩卻把目光拋向一位帶著一家人出門的寺廟和尚的面前。
「我已經經過爸爸同意了,爸爸說為了天上的媽媽,要守護健一弟弟的笑容,絕對不能有任何悲劇發生喔。」小女孩開朗活潑的開始報上名:「爸爸,像流浪漢他們自我介紹喔。」
眼前的這位和尚,居然長得像守墓一族的神官夏迪‧辛,也就是燈火之星的創立首領,不過沒有對他們擺出殺氣,或許只是長相相同的和尚罷了。
「喔,窗付子,他們應該沒有任何惡意,我們一家三口打算去義大利,當然不會念經打坐了,那裏沒有寺廟。」和尚帶著一位褐髮妹妹頭、長得像女生的7歲男孩。
「嗡嗚嗡。」7歲男孩似乎還不太會說話,長得像之後命運邂逅的某個少年。
健一弟弟窗付子姐姐都很可愛喔,將來我們會帶來和平,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菈菈這樣說著,心裡很忌妒這樣的家庭,明明爸爸已經出家卻結婚生子。
「有專車來載我們了,那麼掰掰。」柯倫看著香緹坐車過來,離開了和尚的視線……

「那些燈火之星,還有灰原哀也在附近,之後會發生很可怕的事,可能首領跟我長得一樣,難不成,瀨人你……」和尚佐志法師看著成員的底細,卻不打算追究什麼?


【新童實野百貨街,GR區域】
「艾菈前輩,先暫時避開告別演唱會的事情了,妳手上拿著真的是30萬DP嗎?」作為艾菈的後輩成員的華園美愛打算制止生氣的艾菈。
「放開我,那些組織也是來歷很悠久的,這是我早點跟武藤先生一起做這件事了。」艾菈眼神失色的看著華園美愛和幸瀨鳴,自己彷彿明白些什麼?
「艾菈,快樂開心!這樣生氣氣對身體不好喔,有什麼困難的話,我們有三個偶像團體可以幫忙呀,至少我們可以……」害羞的粉髮少女幸瀨鳴說著。
「妳應該知道,那是FBI情報局已經對付了10年之久的黑暗組織,連歷代的決鬥王都在追查這件事,包括武藤遊戲、丸藤亮、艾德‧菲尼克斯、傑克‧亞特拉斯他們,都在追查這件事的源頭是什麼。」艾菈看著小鳴正在哭泣地說著。
「至少有20年的追溯期可以調查,相信他們不應該會躲風頭那麼久的。」美愛說著。
「還有多少的時間,我想把這個組織的秘密挖出來,然後殺了首領……」艾菈覺得時間不夠。
「別哭了,至少我們還有一個強大的沉睡的小五郎在幫忙呀,快樂開心。」小鳴安慰艾菈。
「妳知道殺戮都市的沉睡的死神,他的助手江戶川柯南也是,已經有10年的時間已經是小學生了,問題的根源毛利蘭的龐克頭越來越尖……」艾菈越來越絕望的說著。
「好了啦,妳都說出一堆問題我們根本沒辦法了解,第一是米花市,妳都怎麼稱那個地方這樣貶義的詞彙呢,第二是那裡的人們本來年紀就不會明顯成長了,殺人和被殺已經對那裡的居民來說家常便飯……」美愛這樣說著。
「當星光樂園的偶像妳很痛苦的話,倒不如朝男生們最喜歡的怪獸決鬥來前進,這也是好事,妳有那種觀察力就表示妳有資質當決鬥王呀,快樂開心!」小鳴安慰艾菈的情緒。

「妳們心理諮商的問題解決了嗎?」一位黑色斗篷毛衣的面具人,拿著裝消音管的手槍指著艾菈,似乎要交出贖金,「30萬,妳的朋友絕對不能透露這件事,否則就殺光妳們。」
面具人的防毒面具經過變聲處理,美愛和小鳴嚇壞了,但艾菈卻無動於衷。
「把拉鍊拉開,裡面真的是30萬對吧……」面具人薰衣草要艾菈交出包包,並檢查了包包裡面是否有奇怪的東西?
「妳們三個,把頭轉向後面,身體也是,絕對不能看。」薰衣草下達指令,把手槍上膛,要艾菈她們痛苦的看著自己。
(琴酒應該是這樣說,艾菈一定要死,這個時候絕對是好機會,女人背部中彈貫穿心臟,艾菈的血就可以獻給夏迪大人了……)」菈菈內心的聲音思考著,手裡拿的SIG P220半自動手槍正被顫抖的手握著,明明只要扣下板機就能完成任務的說。
對方就是前幾年的星光女王,七星艾菈一死就會造成支持者騷動,這時候只要把事件偽裝成是粉絲下手的好事就可以掩蓋過去,以燈火之星的實力絕對沒問題……
「妳不用裝,我知道妳為了自己的家人而幹下這種大事,但組織絕對會把妳消滅,到時候妳的弟弟或妹妹會很傷心,她們絕對找不到真相,組織的手段妳最清楚了,何況妳是女生……」艾菈突然說明自己已經破解變聲器並聽到菈菈的音頻。
「艾菈……妳真的能聽到服裝的聲音,甚至連偽裝的手段都失效了嗎?」薰衣草只是問著艾菈,並以真面目的語氣回應,但已經觸犯了禁忌。

「我對妳好失望啊,居然連一個女人都下不了手……」「BANG!!」琴酒的聲音從薰衣草的耳邊傳達,但還沒轉過身來,琴酒已經用伯萊塔M92F半自動手槍朝菈菈的腹部射擊。
「啊啊啊……」菈菈倒地不起,變聲防毒面具從臉上掉了下來。
「你就是主謀吧?居然有那種能力去叛變同伴。」艾菈注意到了琴酒。
「薰衣草本來就沒有什麼利用價值,本就是殺妳之後失去價值的兵棋,本來就該死了。」琴酒拿出了一個裝滿紅色膠囊的藥盒,拿出了一顆準備做什麼?
「住手,你想做什麼?」美愛大叫制止琴酒。
「我打算餵給組織成員APTX-4869,妳已經注意到了,那種東西就是米花市為何稱作殺戮都市的理由,目的就是剷除所有成為祭品的血……」琴酒把紅色膠囊塞入菈菈的嘴中……


「美愛、小鳴,把那位少女送去醫院,如果那女孩有什麼問題,絕對要回應喔。」艾菈拜託兩位後輩把菈菈載去醫院,似乎是一個16歲的高中女生……
「可是……」「這根本沒什麼,照我的話去做。」美愛馬馬虎虎的被艾菈反駁。

「這根本沒什麼?妳知道情況多糟糕嗎,整個新童實野市會變成殺戮都市,最慘就只有都會區的人們,比起衝突鎮的那些人殺戮更是家常便飯,是極為恐怖的那種。」琴酒狂笑的說著。
「我想用這個都市法律上的途徑來打敗妳,怪獸戰鬥……」艾菈提出了決鬥的要求。
「妳那種偶像根本沒什麼決鬥的經驗吧,那好,這樣我會更輕鬆,伏特加,把黑暗決鬥盤拿過來。」琴酒呼叫了助手伏特加傳了一個黑色的決鬥盤。
「現時階段不需要這個,黑暗遊戲的力量足以讓艾菈崩潰……」伏特加拆開了決鬥盤裡面的藥盒裝置,把剩下的零件丟給琴酒,琴酒用手臂接住裝備。
做好覺悟吧,你這隻蟲野郎!!」艾菈裝備了粉色的投影式決鬥盤,說出難聽的話。
那麼,黑暗遊戲開始了!」琴酒這樣說著。

艾菈 LP 4000 琴酒 LP 4000
(使用規則:大師規則2,沒有實裝靈擺區域、額外怪獸格,雙方第一回合皆能抽牌)

「我的回合,抽牌!」艾菈憤怒的先發制人,「我要從手牌召喚,『電磁石戰士β』,之後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選擇一張『磁石戰士β』加入手牌。」
『電磁石戰士β』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不進行覆蓋,我要把回合交給琴酒先生,我要用友誼的力量來打倒你。」艾菈雖然十分憤怒,手中卻沒有任何手段反擊琴酒,只能愚昧的進攻。
「真的那麼想死嗎?輪到琴酒了,抽牌!」琴酒迅速的從決鬥盤抽牌,「發動場地魔法,『聯合格納庫』,將牌組一張『A-突擊核心』加入手牌,之後從手牌召喚『Z-金屬坦克』,並發動場地魔法效果,從牌組將一體『Y-巨龍頭部』裝備『Z-金屬坦克』在身上,攻擊力和守備力提升400分。」
『Z-金屬坦克』 攻擊 1500→1900 守備 1300→1700
光屬性,機械族,聯合怪獸,在怪獸格2。
「發動魔法卡,『無許可的再起動』,從牌組將一體『B-毀滅龍獸』裝備在『Z-金屬坦克』身上,這下子這體機械聚合物就不受魔法卡的效果影響,可謂是魔法耐性呀。」琴酒大量裝備聯合怪獸,雖說已經脫離了決鬥者王國的規則,要不然機械族是不會受魔法卡、魔法使族怪獸影響的。
「這個時候,我要將『電磁石戰士β』進行自己解放,發動怪獸效果,從牌組特殊召喚『電磁石戰士γ』,之後特殊召喚的怪獸效果發動了,從手牌特殊召喚『電磁石戰士α』,之後發動最後的怪獸效果,將牌組一體『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加入手牌。」艾菈解放怪獸之後再琴酒的回合進行展開,琴酒覺得很驚訝。
『電磁石戰士γ』 攻擊 800 守備 20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2。
『電磁石戰士α』 攻擊 1700 守備 11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看來真的是那位法老王所傳承下去的弟子,差點就能斷絕決鬥王的血脈,那就由我來親手……」琴酒馬上認出了是武藤遊戲所使用的怪獸,覺得事情越來越有趣,「戰鬥階段,『Z-金屬坦克』對守備表示的『電磁石戰士α』用鉗子剪斷。」
由於是岩石,輕易的被對方機械族的利爪劃開身體,艾菈的壁壘慢慢地被擊破。
「接著覆蓋上一張手牌,結束這回合,艾菈……就向當時的雪莉一樣,慢慢地從想要反抗的意志,漸漸地崩潰。」琴酒結束了這一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艾菈有六張手牌,「我要將場上的『電磁石戰士γ』和墓地中的『電磁石戰士β』『電磁石戰士α』進行解放,從手牌特殊召喚,每個Prism Stone都是有聲音的服裝,它們都是非常珍貴的孩子,結合起來,穿上禮服跳出極光騰躍吧!等級8,『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
『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 攻擊 3000 守備 2800
地屬性,岩石族,特殊召喚怪獸,在怪獸格3。
「覆蓋上一張怪獸卡裏側守備,進入戰鬥階段,『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Z-金屬坦克』發動攻擊,鮮果飛躍,磁力戰神斬擊,Happy Lucky~」艾菈說出星光跳躍才會說出的話使怪獸攻擊,怪獸狠狠地將琴酒受到嚴重的傷害。
「哼哼,果然不能小看MARS的Center,實力太強了。」琴酒用手貼住帽子倒地不起,他的LP從4000降到2900分,可是……
「奇怪,機械恐龍怎麼不見了,機械螃蟹卻還在場上?」艾菈充滿疑惑,B-毀滅龍獸被破壞保護怪獸避免戰鬥破壞。
「聯合怪獸最主要的特色,就是戰鬥破壞的時候就會犧牲零件保護本體,這些傢伙就向內鬼一樣,不惜保護BOSS也要犧牲自己,這才是同伴呀。」琴酒沾沾自喜的說著:「因為等一下你就知道什麼叫做痛苦了。」
「聯合怪獸嗎,海星師父說的是真的,當時的海馬集團……」艾菈想起了什麼?
「我的回合,抽牌!」琴酒有四張手牌,「抽到多爛都無所謂了,艾菈馬上見到我們燈火之星最自豪的武器了。」
「當時的戰鬥城市,被做為可以快速召喚『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的殺人機器……」艾菈喃喃自語的說著……
「我要從手中召喚『X-巨大加農』,之後將場上的『X-巨大加農』『Y-巨龍頭部』『Z-金屬坦克』進行合體,真是蠢蛋,創世和破壞之神的科技是世界第一,我琴酒的這個砲管怪獸,是以『歐貝利斯克的巨神兵』的力量打造而成的,接觸融合!等級8,『XYZ-神龍砲』!!」琴酒把三體聯合怪獸疊在一起,接觸融合的怪獸增強了力量,以納粹德國軍官說過的話降臨到世上。
『X-巨大加農』 攻擊 1800 守備 1500
光屬性,機械族,通常怪獸,在怪獸格4→作為接觸融合合體。
『XYZ-神龍砲』 攻擊 2800 守備 2600
光屬性,機械族,融合怪獸,在怪獸格3。
「捨棄手中的『超電磁龜』『XYZ-神龍砲』的怪獸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無差別進行破壞,接招吧,艾菈,這是1分鐘能發射700發的穿甲彈,貫穿30公分鋼板的重機關槍,每一發都會削穿妳的身體!!」琴酒發了瘋似的將重機關砲朝艾菈連發。
「撐住呀,『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還可以爭取時間……」艾菈的怪獸保護艾菈不受重機關槍傷害,這時候艾菈已經跑到掩護的地方趴下。
「戰鬥階段,『XYZ-神龍砲』對覆蓋的怪獸發動攻擊,妳已經沒地方逃跑了,七星艾菈!!」琴酒命令XYZ神龍砲連發子彈不斷的攻擊艾菈掩護的梁柱……
『巖帶的美技-吉他手』 攻擊 1000 守備 20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裏側守備在怪獸格4。
「發動被破壞送入墓地的『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的效果,將被作為祭品除外的『電磁石戰士γ』『電磁石戰士β』『電磁石戰士γ』從場上特殊召喚……」艾菈偷偷地發動被破壞地怪獸效果,「之後場上的『電磁石戰士γ』『電磁石戰士β』『電磁石戰士γ』各自連鎖發動效果,從牌組將一張『磁石戰士 電磁巴基利歐』『磁石戰士γ』加入手牌,之後將『磁石戰士α』從手牌特殊召喚。」
『電磁石戰士α』 攻擊 1700 守備 11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1。
『電磁石戰士β』 攻擊 1500 守備 15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2。
『電磁石戰士γ』 攻擊 800 守備 2000
地屬性,岩石族,效果怪獸,在怪獸格3。
『磁石戰士α』 攻擊 1400 守備 1700
地屬性,岩石族,通常怪獸,在怪獸格4。
「怎麼場上的怪獸就這樣越來越多了呢,反而機關槍會比較輕鬆些。」琴酒還搞不太清楚艾菈占了優勢,不過艾菈提示了琴酒。
「真的是這樣嗎~~我會打敗你,然後,把你們組織的底細找出來。」艾菈從殘破不堪的梁柱站了出來,準備打算來個關鍵的一抽。


「我的回合,抽牌!」艾菈有8張手牌,打算終結掉這個愚蠢的戰鬥,「我要從手中的『磁石戰士β』『磁石戰士γ』和場上的『磁石戰士α』解放,從手牌特殊召喚,為了偶像們的希望和夢想,為了不讓組織踐踏,你最好比以前還要努力了,等級8,『磁石戰士 電磁巴基利歐』!!」
『電磁石戰士 電磁巴基利歐』 攻擊 3500 守備 3850
地屬性,岩石族,特殊召喚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發動魔法卡,『磁石再生』,從墓地選擇一隻不能通常召喚的『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復活到場上,接著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場上的『磁石戰士 電磁巴基利歐』『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作為融合祭品,一旦有什麼差錯,我絕對會終生養育那個女孩到死為止,絕對會追查你們的企圖,融合召喚!等級10,『超電導戰機 皇帝磁砲王』!!」艾菈融合召喚了天選之人才有機會融合召喚的怪獸。
『電磁石戰士 磁力戰神』 攻擊 3000 守備 2800
地屬性,岩石族,特殊召喚怪獸,在怪獸格5→作為融合素材。
『超電導戰機 皇帝磁砲王』 攻擊 4000 守備 4000
地屬性,岩石族,融合怪獸,在怪獸格4。
「戰鬥階段,『超電導戰機 皇帝磁砲王』『XYZ-神龍砲』發動攻擊,超電導波雷光斬!!!」艾菈打算用最強的斬擊劈開機關槍怪獸。
「沒用的,從墓地除外『超電磁龜』之後發動效果,結束戰鬥階段……」琴酒打算中斷戰鬥階段,但艾菈早已有預料到。
『超電導戰機 皇帝磁砲王』的磁石力場發動了,干擾『超電磁龜』,那次墓地的效果無效,我絕對會找到你們的巢穴的,然後,我會殺了你們的BOSS!!」艾菈生氣地發動怪獸的磁石立場,琴酒和伏特加被電到空中……

「啊啊啊……」「大哥…」琴酒和伏特加像個被十萬伏特攻擊到的邪惡組織手下般,而且接下來還有電磁石戰士γ、電磁石戰士β和電磁石戰士γ乘勝追擊……
「可惡,黑暗決鬥先解除了,下次見到妳們幾個就會殺了妳們!!」琴酒放話說著。
好討厭的感覺呀~~」「不要學坂木的手下!」「對不起大哥!」琴酒和伏特加以卡通式的擊飛離開了……


海星挑染的男子從轎車下離開,前往星原宿的里見醫療中心分院,很擔心自己徒弟的安危。
「今日子,艾菈沒事吧?被那些燈火之星追殺,我很擔心呀!」鼎鼎大名的武藤遊戲看著阿世知今日子很徬徨什麼。
「不必擔心她,她是從來沒有在卡片決鬥上吃敗仗的,倒是……那位黑暗組織的成員,被吞了一顆膠囊,那顆膠囊似乎讓她的身體發生劇烈的變化……」今日子說明著。
「那個組織成員的生死,跟艾菈沒關係吧?」遊戲反駁著,這時候醫生似乎拿著電話再連絡誰,「難不成那個組織成員有其他家屬?」
這時一位褐髮的眼鏡女孩通知了兩人,說出菈菈的身分。
「那位女孩,似乎是帕普莉卡高中學院的一年級生,名字叫真中菈菈……」眼鏡女孩說著,帶著紫髮少女的家屬前往醫院,是一對相同髮色的母女。
「菈菈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又給我去哪邊廝混了嗎?」感情不好的真中莉莎問著遊戲。
「那個……」遊戲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那個藥物,把她的身體倒退了5年的發育……」今日子喃喃自語的說著。
「怎麼回事?」遊戲問著今日子。
「她現在有點虛弱,我們已經把食道裡那半個藥物取出來,要是嚴重的話她會死掉,藥物的一半已經在她身體作用了。」今日子回應著。

「我在哪裡?為什麼大家都在看著我?」病床上不見菈菈的蹤影,被一個疑似11歲的短紫髮蘿莉替代,問著艾菈、小旋、美音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菈菈,還記得組織的一切嗎?那顆子彈已經從妳體內取出來了……」艾菈嚴肅的問著變小的菈菈,但菈菈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
「子彈、組織,妳們在說什麼啊?我好像什麼都不記得的樣子……」菈菈失憶了。
「回答我,別給我裝模作樣了。」艾菈生氣地問著菈菈,這時被家長推開……
「妳這臭婊子,還趕回到家啊!」莉莎賞了菈菈耳光,但這時已經被遊戲制止。
「冷靜些,菈菈應該還記得之前發生的事,與之前同夥的資料才對……」美音架住了成年的莉莎,但是菈菈看著親生母親的臉覺得害怕。
「有這麼多的女孩子,到底誰才是我媽媽?嗚嗚嗚……」菈菈哭著問自己的媽媽在哪。
「糟了,看來是真的失去記憶了……」小旋看著失億的菈菈嘆著氣。
「媽媽,妳在哪,我想回家,我想要玩電動,嗚嗚嗚……」菈菈嚎啕大哭。

「別哭了,媽媽在這裡喔,妳的名字是真中菈菈,我們一切就從頭來過吧,到時候我們一定會成為能改變世界的人的,好喔乖乖。」莉莎看著女兒天真無邪的笑容,決定把變小的菈菈養育長大。
「媽媽,嗚嗚嗚嗚……」菈菈抱住了莉莎的身軀,妹妹小音覺得很空虛。
「哎呀,看樣子她要跟我念同一間小學,還要穿同一件制服很麻煩耶。」真中音嘆氣著。
「等她恢復記憶後,或許應該有辦法撐過這一切悲傷的。」艾菈安撫小音的情緒……

那一天,是真中菈菈成為星光樂園的偶像發生的巨大悲劇,那個藥物的秘密還沒被解開,大家一直在記憶中維持自己的年紀,已經有4年了,小音成為了偶像,美莉從照顧她的負責人變成她Solami Smile的隊友,但菈菈永遠被維持在小學5年級生,再也無法迎接未來了……


【2018年,夢川兄妹的秘密基地】
「歐尼醬,我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喔,已經通通都告訴你了,沒想到菈菈居然是燈火之星的組織成員,還因為被吃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喔。」小唯頑皮地將菈菈的秘密給哥哥正午聽。
「有意思,那傢伙成為七大賢者的棋子的話,應該有機會威脅Dreemurr魔王軍讓他們屈服,這樣的話,我那個沒有用的魅魔妹妹,總算做事了呢。」正午背對著小唯說著。
「人類這種東西啊,還真是難以預料呢,明明就沒有穿越時間的魔法,卻搞得自己的年齡已經凍結了,話說這條尾巴好像真礙事呀,藏在小褲褲裡真讓人誤會。」原來小唯是魅魔一族,據說是半人半惡魔的物種,透過害羞的事感染寄生。
「但是人類呢,就是在200年前設立大結界的那群菁英,但怪物和惡魔永遠殺都殺不光,我們這次一定要從罪惡的根源解決才行。」夢川正午拿起了一把銅製的鐵器。
「歐尼醬,難道說要出動草薙之劍火之迦具土嗎?」夢川唯用魅惑的語氣問著。
「我絕對不會把第一次獻給愚蠢的妹妹的,倒是妳應該有目標了吧?」正午說著。
「知道的,有打手槍的大叔正在呼喚我呢,馬上用通信咒文來一發吧!」小唯跑向自己化妝的鏡子,很沉浸在淫蕩的生活中……

「我們一家遭受惡魔軍團的攻擊,妹妹變成魅魔,前輩窗付子的弟弟也是飽受折磨,最近才在義大利打聽到健一的消息,之後我會過來的,為了消滅魔族為誓約,擋我者即死,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正午發出不懷好意的笑聲……


【威尼斯,碧琪海上機場】
「之前提到的這幾年與魔物共處的時光,妳還可以適應嗎,小杏樹?」下飛機的艾菈問著已經長大的杏樹,杏樹沒有帶奇怪的眼鏡,變得更加美麗了。
「還好呢,我只差蘑菇王國的粉絲,雖然說沒有星光羅馬,不過那裡本來就不受星光力量影響了,離全地球的偶像剩下幾步了……」杏樹打算在籌備什麼?
「不過我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解決,碧安妮卡死了,被某個利器貫穿,要找出線索的話就需要偵探,要我帶一個日本的名偵探辦案。」艾菈打算處理某個兇案。
「白鐘直斗應該是很好的人選才對,她也是這方面的專家呀……」杏樹話還沒說完,就看到有下飛機的旅客表演折彎湯匙的技術。

「嗶!嗶!」海關馬上察覺到有人的包包有凶器反應。
「嘿,讓我看你的包包,你應該沒有帶什麼過來吧?」海關警員叫住了名叫Ness的夏威夷裝扮男孩,他和緞帶女廚師Paula、科學家Jeff和格鬥家Poo是同一批人。
「只有這個耶,銀湯匙。」Ness拿出了湯匙,然後向海關警察表演了一個念力,「PK Slash!!」
「我的鬍子,湯匙的頭被折斷了,這是魔法吧,別跟我表演這個。」海關警察卻毫不在乎的責備Ness一行人。
「No,Noo,Neo,那是PSI念動力,不是魔法,只需要大量精神力就可以表演的。」穿著草裙的Paula打算用念力推開行李。
「邪教,是邪教呀,怎麼看都是科學的異端……」旁邊拿火炬過海關的民眾憤怒了。
「怪了,我記得向警察表演念動力是合法的呀……」格鬥家Poo問著Ness。
「一定是國內發生啥事了,獵巫這件事又不是一天的事情。」Ness以關西的語氣回應。
「給我等一下,這裡表演替身很危險的,你不要闖進我們的地盤。」一位黑衣的金髮男子看著Ness說著,Ness馬上認出是他崇拜的人。
「喬魯諾,原來你佔領機場有一陣子了呀?」Ness問著黑衣男子。
「最近發生了大事,我自己一人調查就好了。」喬魯諾問著Ness。
「小福應該還好吧?」Ness拿著零用錢塞進喬魯諾的衣服裡。
「他最近……很需要你的幫忙,我的黃金體驗似乎做不到這件事……」喬魯諾帶著超能力四人組離開機場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