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十九章 狙擊與被狙擊(一)

✬綠木柚子✬ | 2022-09-05 08:17:54 | 巴幣 8 | 人氣 228

連載中英雄聯盟奧術:執法者的日常 菲艾X凱
資料夾簡介
英雄聯盟同人:鐵拳與花 (菲艾X凱特琳) 來自佐恩的鐵拳菲艾與皮爾斯托福警備之花凱特琳 的執法日常事件簿




  空氣中微微帶著濕氣,起風了--

  原來還算晴朗的夜空被突如其来的烏雲籠罩著。

  凱特琳看了一下天空,心中揚起不好的預感。

  等會兒怕是要下大雨了。

  希望在競技場裡的菲艾和尼克他們沒事,不過有隱鴉這個強力的執法者在她確實安心不少,所以她相信競技場的事件他們可以平安無事化解。

  凱特琳從競技場的南面的出口出去,相比還算熱鬧的技競場內,一但出了場外氣氛截然不同,夜晚的下城佐恩街上少有人走動,整個城市充滿著頹廢與危險的味道。

  出了競技場的範圍之後靠向南面的是一大片廢棄的鋼鐵公廠區,她屏氣斂息一路小心地憑著直覺追趕了一段路。

  天空的烏雲把月光籠罩,廢棄的鐵工廠交錯林立,連月光都沒有的工廠區裡靜悄悄、沒有任何聲響,一股莫名的壓抑氣息瀰漫在期間,令人緊張也有些令窒息。

  凱特琳追了一陣,沒看到人,心裡不免感到一絲疑惑。

  人呢?

  她看著屋簷邊延著屋牆往上延伸的生銹梯子,輕手輕地往上爬了上去,上到高地的她從高處往四方看去。

  仍然看不到目標物--斯賓洛男爵。

  拍賣會上的「十八號」器官物品如果是斯賓洛男爵帶過來的,那跟他脫不了關係,怎樣都要把他帶回上城去交給審訊官審問。

  但是眼下出了競技場卻不見男爵的身影。

  地上面找不到,難道是走下水道?

  競技場是在佐恩靠南面的位子,鄰近河道尾端臨接出海口,她回想著那時候跟菲艾在討論的下水道的位子。

  凱特琳的輕皺著眉回想了當初和菲艾一起佈防的分配,腦中飛快的模擬佐恩第五區的地理位置。

  像似記起什麼,她連忙改變方向趕往最近的下水道口去。

  他們執法者當時候在進入一元會競技場前,就已經在幾個下水道口跟巷口佈了少量的警力就是為了預防萬一。

  只是當凱特琳趕到下水道口的時候,原來守在這裡的四名警備員已經被全數放倒在地,早已沒了呼吸氣息。

  她蹲低在屍體上細看,他們身上有刀傷也有槍傷,從現場打鬥的痕跡看得出來似乎不止一人,屍體還是溫的、血也沒乾,表示兇手應該沒有走遠。

  她再次爬上了鄰近的屋頂高處,架好狙擊槍,用槍上的十字瞄準望遠鏡往河道的方向掃去,果不其然透過鏡片凱特琳在昏暗的巷道中、終於找到二名往河道邊迅速移動鬼鬼祟祟的身影。

  走在前面的是斯賓洛男爵,走在男爵後方還有一個人在警戒護衛,著看起來他的手下。

  凱特琳全身壓低,伏趴在屋頂上,全神注貫注,摒住氣先是朝著男爵後方的人準確地先開了一槍。

  「砰!」子彈打中了後方人的小腿,對方當下倒地不起。

  前方的斯賓洛男爵似乎受到驚赫,沒料到會有人從看不到地方朝他開槍,所以他也不管身後的人傷勢如何,迅速地閃進陰暗的巷弄中把自己隱藏了起來。

  眼見斯賓洛男爵閃進暗巷,凱特琳便起身想要準備跟著往前追擊。

  此時另一陣槍聲跟著在她不遠處響起,一顆灼熱的子彈劃破空氣朝她襲來--

  「砰!--」

  當她意識到的時候,一陣刺痛已通劃破了她的左肩。

  萬幸的是,這枚子彈僅是擦過她的皮肉並沒有完全擊中。

  在屋頂上的她沒有地任遮避物,敵暗我明讓凱特琳不敢冒然起身、連忙回身趴下,因為她知道一但起身就準準就是個活標把,對方會失手一次,不代表會失手第二次。

  凱特琳被子彈擦中的下一秒,危機感的上升使她迅速做出反應,左肩忍著痛,她把身驅快速地伏貼在屋頂上,整個驅體能貼多低就貼多低。

  她左手抱著狙擊槍、右手把背在後頭狙擊包的肩帶猛然往胸前一扯,後背包被她扯到前面,剛好墊在左肩上。

  接著她身形如閃電一般,迅速地在屋頂上以滾抱的姿勢從屋頂上翻身下來,左邊先落地的肩膀有狙擊包的緩衝分散了撞擊時的重心。

  「嘶……」但重摔落地的一瞬間,凱特琳還是挨了疼。雖然有狙擊包當墊背,但是從近三米高的屋頂翻落下來,難免吃了不少皮肉痛。

  顧不上痛,落了地的凱特琳速迅地躲在足以隱藏她身形的廢棄屋牆邊,背貼著牆、她靠在屋牆輕輕吐息、手裏緊緊地握著狙擊槍,就像握著她的命一樣。

  感覺對方沒有要再狙擊第二輪的動靜,暫時覺得自己安全了,這才低頭查看自己被子彈劃破的傷口。

  左肩上雖然見血了,但槍傷並不影響握槍的行動。

  該慶幸的是可能風向影響到了對方狙擊準度,所以剛剛那一槍並不是那麼的精準,不然只差那麼一點狙擊中不是肩膀……而是她的腦袋瓜了。

  想到與死亡擦身而過,一向膽大心細的她也不免後知後覺地有些感到害怕。

  這個沒看見到的第三位狙擊手讓凱特琳完全不敢大意。

  任何一個有經驗且聰明的狙擊手都不會在同一個地方狙擊兩次,因為只要一開火就是把自己的位置曝露出來給敵人知道,在同一個定點狙擊這意味著找死。

  凱特琳明白這個道理,只是她沒想到男爵的幫手似乎比她想像中的多,除了剛剛在競技場上被她擊落的一個炮手,還有護在男爵身後的護衛,現在又有一個看不到的狙擊手也在瞄準她!

  雖然凱特琳是個優秀的狙擊手、槍法的實力有目共睹,但她狙擊從來不是以取人性命為主,目的都是在「阻止」,就像她明明可以擊中男爵身後保鏢的腦袋、一槍擊斃他,可善良的凱特琳卻選擇了只狙擊小腿,讓對方不能於行而已。

  但是在暗處的敵人就沒有她這種好心腸了。

  暗中的狙擊手不會對她手下留情,也不有絲毫的憐憫,他所想的正是如何一槍擊斃凱特琳。

  凱特琳看著四周,她剛剛面向南方狙擊男爵的同黨,現在身上的彈痕方向是從左後方擦肩而過……

  在七點鐘方向。

  七點鐘方向能當作高處的狙擊點的地方,如果是她的話會選擇……

  找了到!

  那處架在高地的水塔。

  她往水塔處小心探查,就見在水塔後面微乎其微地閃過短暫可疑的亮光,印證她的猜想沒錯,看起來對方也還在搜尋她。

  對方沒有換位,可能是覺得剛剛那一槍確實是有打中凱特琳,只是不知道她傷勢如何,而且他萬萬想到的是,凱特琳在短短幾秒間換位思考就抓中了他所隱藏的地方。

  二個狙擊手,一個位於高處水塔後方,一個身處低處的廢棄屋牆邊;高處狙擊手掌握不到凱特琳的動向,但是在低處的凱特琳則抓到了高位敵方狙擊手的位置。

  凱特琳沒有冒然現身,因為她知道在低處的自己一但現身,對方便會再下一秒發現她的所在,肯定不會放過機會地直接朝她開火,頓時處在低處地形的她會很不利。

  二邊都是狙擊手,在這鋼鐵的密林之中,還說不清到底誰是獵人、誰又會是獵物。

  但能在戰場上存活下來的,肯定是可以沉住氣、技巧更勝於對面的那方。



  凱特琳摸出了綁在大腿內側的另一把短槍。

  就算只有一瞬間,她也得先把敵人引出來,因為槍法再準,如果看不到目標物,她的槍就沒有用武之地。

  她看了對面半碎的玻璃窗,做出了一個決定。

  凱特琳右拿著狙擊槍,左手拿著短槍--

  隨後雙眼緊盯著水塔處,左手持著短槍看也沒看地朝玻璃上打了一發子彈,玻璃碎裂跟火光的聲音乍響。

  這瞬間的聲東擊西--果然把在高處水塔後的敵方狙擊手給引了半個側身出來查探。

  抓到對方現身的這個瞬息空檔,她飛快地半蹲架起狙擊槍,上膛--

  同時間對方也發現凱特琳的第一槍是故意引他現身,透過狙擊的望遠鏡頭,凱特琳知道對方僅在半秒間就知道她的用意。

  因為鏡片的另一邊,對方也把槍孔火速轉向瞄準住了她--

  「砰!」

  「砰!」

  敵我的槍聲幾乎同時響起--





  這時才剛從南面出口追著出來的菲艾,一聽到熟悉的槍擊聲面色變得驚駭。

  她遠遠地就聽到有二聲的響槍,於分毫間前後響起。

  如果第一聲是凱特琳開的,那另一聲的槍聲是誰開的?!

  又是朝向誰開火?!












這章居然沒有講垃圾話XDDD
因為凱特琳身邊都沒人可以講話
一個人,怕.JPG
VI,快來救老婆 香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