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Lol同人文【皮爾托福姐妹日】

藍蝴蝶 | 2022-01-18 14:42:48 | 巴幣 1000 | 人氣 120

巴哈的各位大家好!!
這是我第一次試著發布同人文創作!!謝謝大家願意點進來看看~~

這篇是lol英雄聯盟同人文,
無cp向,請放心食用!
不過可能有OOC
文筆渣請見諒

好啦廢話不多說,
以下正文開始~~~~~~~~~~


一張傳單從上方飄來,和皮爾托福惹人厭的陽光一起滑進佐恩,落到躺在廢棄機械上,正在打瞌睡的吉茵珂絲臉上。

「嗯啊?!這是什麼?!」少女倏然睜開她的粉色雙眼,抓住那張打擾她午覺的該死紙張。

但傳單上的標題,阻止了少女把它撕成碎片---

「皮爾托福姐妹日?」吉茵珂絲歪著頭,看著這張粉紅色傳單繼續讀道:

「為了感恩我們手足的陪伴,議會決定將今日訂為手足之日!」

「在這一天中,皮城中會舉辦盛大遊行慶典表演,歡迎各位市民帶著自己最親愛的兄弟姊妹一同參與精彩派對!」

紙張的下半部則畫了一對姐妹勾肩搭背的插圖。

看到這張插圖,吉茵珂絲的心中好像突然有一陣電流飛過...

「嘖,什麼感恩手足感情,肉麻的真噁心!」吉茵珂絲厭惡的從口袋中掏出她的蠟筆,在那對姐妹的臉上留下塗鴉。

「不過...是慶典啊...」少女壞壞地笑了笑:「看來有好玩的事情可以做囉~」她把那張被她亂畫的傳單收進口袋,坐起身。

吉茵珂絲抱起她的貓耳朵機關槍和鯊魚嘴火箭炮:「咻咻先生和魚骨頭,我們走吧!」她興奮的跳上廢棄機器,俐落的在陰森詭譎的佐恩建築中穿梭而上。

她迫不及待一同參與這個節日了———只不過,是用另一種方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街道上比吉茵珂絲想像的還要擁擠。

一個又一個家庭,組成了車水馬龍,熙攘人群中滿是令人反胃的濃烈親情。

許多好久不見的兄弟熱情的握手擁抱,許多姐妹手牽著手一起走過玲瑯滿目的飾品攤位,成雙成對成群的孩子們嘻笑打鬧,他們的雙親也各自與手足談回憶、話家常。

吉茵珂絲躲在暗巷裡,心裡很不是滋味,她也不明白這從心中油然而生的酸楚感覺是什麼,但這感覺讓她恨不得丟出巨大炸彈將一切夷為平地。

遺憾她的穿著十分暴露惹眼,背上背著兩把大槍,怕是還來不及採取行動就成了眾矢之的。她於是打消了這個念頭。

「只好想辦法混進去,再來大鬧一場了...」她摸著下巴想著,接著看向鯊魚嘴火箭筒...

「嘿魚骨頭,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混進去呢?」她問道。

「我也不知道,或許,放棄這次行動之類的?」魚骨頭回答,但這一幕在外人眼中看來,只是少女在自言自語罷了。

「魚骨頭你在想什麼啊?!」吉茵珂絲瞪了他一眼。

「那咻咻先生覺得呢?」少女又看向貓耳朵機關槍。

咻咻先生沒有說話,但他的槍口指著上方,那被皮城居民的曬衣繩縱橫分割的天空。

「...你好聰明啊咻咻先生…」吉茵珂絲望著那些隨微風飄逸的衣服誇讚道。

「嗯,就這麼辦吧!」吉茵珂絲像一隻小猴子一樣爬上欄杆,抽走了曬衣繩上的一套水藍小洋裝。

「那...我走了!」少女把她的槍掛在曬衣繩最靠近牆角的位置,並用另一件衣物遮住:「等我成就大事之後再來接你們!」

吉茵珂絲脫下身上的佐恩服飾,穿上了那件洋裝。她洗去臉上骯髒的泥巴和花掉的妝,讓臉蛋恢復白皙清秀。

她又解開兩條長長的辮子,讓一頭藍色瀑布般的長髮,從頭頂奔流而下,剛解開的頭髮還留著辮子的微捲,波浪狀的秀髮讓現在的她,看起來就像個皮城有錢人家的小公主。

「嘿嘿,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吉茵珂絲在頭上別了一個粉色大蝴蝶結,看著自己在玻璃窗中的倒影滿意的說。

她隔著裙子摸了摸藏在布料下的小炸彈,暗自露出了壞笑,而後融入了皮爾托福的人群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吉茵珂絲小小的身影在人與人之間穿梭,她的形單影隻在雙雙對對的人們中顯得更加纖弱,沒有人注意到她的獨來獨往,也沒有人發覺她正盤算著如何徹底毀滅這個慶典。

「各位先生女士~兄弟姐妹~大家好~~歡迎蒞臨皮爾托福姐妹日活動~」

在宏偉壯觀的樂隊演奏及彩帶飄揚中,活動主持人粉末登場。他挺著圓滾滾的肚子,以及全身絢爛浮誇的裝飾,踏步走上巨大花車舞台。

「我是你們今天的主持人~皮洛斯基!」他的聲音被海克斯科技擴音器放大了不知道幾倍,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

「各位都帶上最親愛的兄弟姐妹、摯親摯友了嗎?」皮洛斯基將麥克風對著人群。

「有---!!」人群中一陣歡呼,大家紛紛牽著自己兄弟姐妹的手,高高舉起。

沒有人注意到,吉茵珂絲藍色的小身影,已經越過分隔觀眾與表演者的繩龍柱,悄悄潛入花車中。

她從舞台背後伸出一隻小手,把一顆小定時炸彈,還有一台小小的麥克風,黏在主持人屁股旁,那花俏的羽毛裝飾上。

主持人渾然不覺,繼續他的開場:「那~各位的心~都準備好了沒有~?」他又再次將麥克風對準觀眾。

「準備好了!!!」群眾一同呼喊,依舊沒有人注意到,吉茵珂絲已經悄悄的在花車各處黏上了定時炸彈,以及在車子底部的地板上留下了七彩塗鴉。

在遊行開始、車子開動之前,不會有人發現這個惡作劇的。她竊笑著躲回人群中。

炸彈差不多要爆炸了。

「五、四、三、二、一......」女孩已經躲在某棟房子的屋頂上,居高臨下的觀賞這場表演……

「那麼!各位看起來,都已經準備好迎接我們盛大的遊行---」主持人說—

「噗!!!!!!!」一聲巨大的屁聲劃破了天空,破碎主持人營造的氣氛,皮洛斯基先生臉上一陣青一陣紫,尷尬的瞪大了眼睛。

觀眾們也怔住了,紛紛開始騷動,偷笑聲隨著逐漸蔓延開來的臭氣漸強,但是,還沒有人知道,這些臭氣來自佐恩臭水溝的萃取物。

吉茵珂絲在屋頂上笑得東倒西歪,她先前捏著鼻子壯著膽子,使用那些惡臭污泥製作的臭氣彈,果然沒有讓她失望。

皮洛斯基不斷想甩開屁股上炸開的棕色綠色污泥,滑稽的樣子讓現場觀眾笑成一團。看著工作人員拿著手帕、面紙揮舞的混亂場面,吉茵珂絲更是笑得直不起腰。

但是,好戲還在後頭呢!

「砰!砰!砰!!!」那些黏在花車上的定時油漆炸彈也接連爆炸,裡面的螢光粉、水藍色顏料綻放飛舞,把整條遊行車隊、整條街都渲染成吉茵珂絲最喜歡的顏色。

慶典如此燦爛的開場,讓皮城人們驚呼連連,有些人甚至還以為這是表演的一部分呢!

「嘿嘿,毀了開頭,後面的事情都不用說了吧~」吉茵珂絲得意的笑著:

「差不多該去接魚骨頭他們了,畢竟那些有錢人還要花很多時間清理油漆呢~」她手舞足蹈的揚長而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當然,這樣澎湃的意外景象,也吸引了執法者的目光。

「…這是怎麼一回事?!」執法者摘下墨鏡,仔細端詳著那和她的粉紅頭髮一樣猖狂的油漆。

「菲艾,妳看這個。」另一位戴著高帽的執法者指著花車底部的馬路,似乎有什麼圖案露出來了。

其他執法者管制著圍觀人群,依據上級命令告訴他們:這一切意外是由於表演的道具和設備出了點問題。

「不好意思,花車還能發動嗎?」高帽警長問花車上的司機。

「沒有問題的,凱特琳警長,車子沒有受損,只是變得...呃、比較繽紛...」司機回答,他的臉上也沾到了不少水藍色油漆。

「那可以請您幫我移動一下車子嗎?」凱特琳溫柔的問道。

「可以的,警長小姐。」司機抓抓頭,並把花車往前開。

馬路上的塗鴉展露在眾人眼前。

噴漆大膽勾勒出一張歪嘴菲艾的臉,周圍畫上了許多被打了大叉叉的杯子蛋糕,圖畫正中央用粉藍色的噴漆大大的寫著:

「Stupid VI, Stupid day!!」

以及:

「JINX WAS HERE!!」

「嘖...果然是她!!」菲艾咬了咬牙,手上的阿特拉斯拳套噴出氣體的嘶嘶聲。

「菲艾,別急著生氣...」凱特琳按住搭檔的肩膀:「我們得先看看有沒有人受傷…」

「好吧,還有皮洛斯基先生,呃,他沒事吧?」菲艾瞄了旁邊一眼,皮洛斯基正捏著鼻子處理他滿屁股的惡臭污泥。

「要是我沒認錯...那條水溝裡的泥巴一旦沾到了,味道大概永遠都...」菲艾說,但很快就被凱特琳制止了。

「不要講那些噁心的東西,辦正事要緊。」凱特琳翻了搭檔一個白眼。

凱特琳和菲艾檢查著被油漆炸彈、污泥炸彈波及的人們,所幸他們都毫髮無傷。

「那條水溝是整個佐恩最臭的地方,」菲艾說:「只不過那邊的氣體沒有毒性啦。」她這才讓神經質的警長放下了手上的防毒面罩。

這時,一位執法者男子拿著什麼,朝菲艾和凱特琳衝過來。

「警長、菲艾警官、」他邊喘邊說:「我在那邊的曬衣繩上...發現了這些......」

「這是...她的衣服和槍...?!」菲艾看著熟悉的佐恩服飾和兩把槍,喃喃自語道。

「把槍放在一旁犯案...?看來她這次不打算傷害任何人。」凱特琳分析:「那麼她這次行動的目的...會是什麼呢?」

菲艾摸到那條粉紅色短褲的口袋裡,放著一張胡亂折起的紙。

是那張被吉茵珂絲亂畫的慶典傳單。
上面的姐妹插圖,被藍髮少女大膽的筆觸加工。

她在姐姐的臉上加上了惡魔犄角和兇惡表情,在妹妹的臉上加上了哭臉和大滴大滴的淚。

「吉茵珂絲......」菲艾皺起眉頭,一陣憤怒之外的情緒奔湧而出。

「凱特琳...」菲艾輕輕呼喚搭檔:「吉茵珂絲的目的...我知道是什麼了。」

凱特琳看著菲艾閃爍的藍色眼睛,四目相對後兩人朝對方點了點頭。

「吉茵珂絲多半會回去找她的槍。」凱特琳指示:「走吧菲艾,我們去那裡埋伏!」

女警們依著方才執法者男子的描述,來到槍隻原本所在的地方,並且躲了起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咻咻先生~魚骨頭~~」吉茵珂絲從屋頂上滑下,落在曬衣繩旁的陽台上:「你們沒看到真是太可惜了...那個場面真的是太~好笑啦~~~」她伸手撥開遮擋槍械的衣料,卻發現底下空無一物。

「…咻咻先生、魚骨頭...?!」吉茵珂絲的笑容頓時沉了下來,粉紅色的眼瞳中開始展露焦慮。

「喂,妳是不是在找這個~?」一個稍微低沉的女聲貫穿少女的耳朵,吉茵珂絲倏然回頭,在暗巷背光中,看見那戴著巨大拳套的結實女人,以及拿著狙擊槍戴著高帽子、高挑女人的剪影。

而少女的兩把槍,正被那雙能粉碎一切的拳套捏著,隨時都可能被蹂躪毀滅。

「菲艾!!!」吉茵珂絲驚懼的叫道:「放開他們!!妳們想要做什麼?!」

那兩把槍對吉茵珂絲來說,都是擁有靈魂的個體,是兩位永不背叛她朋友、是會不計一切代價保護她的人。

她絕對不允許別人傷害他們,他們對她而言至關重要。

「不好意思,乖乖束手就擒吧,吉茵珂絲。」凱特琳冷冷的說,狙擊槍槍口對準了手無寸鐵的少女。

吉茵珂絲舉起雙手,此刻她的模樣又變回了翹家的孩子一般,那件水藍色洋裝在一連串追趕跑跳碰之下,已被撕的破破爛爛、她頭上的大蝴蝶結歪了一邊,鬆鬆的掛在糾結混亂的藍色長髮上,臉上身上手上腿上沾滿了泥土和灰。

她的粉色眼睛眨著,水汪汪的望向舉槍怒視自己的警長。但警長這回不會再被她的模樣騙了——撒嬌這技倆用了太多次,已經沒有效果了。

「說!為什麼妳要搗毀這個慶典?!」凱特琳咄咄逼人,銀色槍口閃過一絲冷冽寒光。

「……」女孩的視線飄移著,有一瞬間停在菲艾身上。

「因為好玩。」短暫的沉默後,吉茵珂絲說,但她看著一旁的地板,而非凱特琳的雙眼。

「妳說謊!」菲艾吼道,拳套攥緊了吉茵珂絲的槍。

「不!!菲艾」少女瞪大了眼,淒厲的叫道:「不要!!!」

她甚至能聽見螺絲崩落的聲音,以及魚骨頭和咻咻先生的痛苦哀嚎,兩行眼淚倏地從少女雙頰奔流而下。

那是她親手做的槍,每一個螺絲、每一吋鐵,都是她的心血與執念。

她是如此的渴望被保護、如此的渴望有人陪伴。

「咻咻先生、魚骨頭……」少女摀住臉,哭倒在地上。她不忍直視這樣的畫面,她不想親眼看見這樣的毀滅。

但,在指尖的縫隙中,她聽到金屬落地的聲音,她看到菲艾的拳套從她的雙臂滑落,輕柔抓著兩把槍安穩落在地上。

凱特琳放下了槍,向後退了一步。

一雙腿遠去,另一雙腿在淚眼朦朧中靠近,蹲下,接著那溫暖粗糙的手,撫上了吉茵珂絲的臉。

「其實…妳是嫉妒吧?」菲艾柔聲道,一邊挑去吉茵珂絲臉上和淚與髒污糊成一團的髮。

「妳嫉妒那些人,擁有家人和朋友陪伴,是嗎?」菲艾攤開掌心中那張被亂畫的傳單,指尖撫過被加上巨大淚珠的插畫人物。

吉茵珂絲看著菲艾,哽咽的什麼也說不出口,只好點了點頭。

原來一開始,當她看到傳單上的姐妹時,還有看見街上人們幸福美滿的時候,心中湧上的酸楚感覺,就是嫉妒…

是嫉妒驅使她搗蛋,驅使她製造混亂,甚至驅使她毀滅這一切。

因為她一直以來也都奢望著,能夠有人愛、有人陪……

「妳看看妳,都把自己給弄髒了。」菲艾扶起吉茵珂絲,拍了拍她身上的灰,梳順了她的亂髮,並輕輕摟住她因抽泣而起伏的羸弱的肩。

「衣服換下來吧,」菲艾拿起那套佐恩服飾,遞給吉茵珂絲:「今天是我們的節日,妳說是吧?」

吉茵珂絲看著菲艾明亮的藍色眼睛,破涕為笑。

「是啊是啊,我們是姐妹呢,」吉茵珂絲諷刺的說:「我差點就忘記了。」

「別鬧了、」菲艾瞪了少女一眼:「看在節慶的份上,今天我們不抓妳,但妳可別再搗蛋啦!」

「可以吧?凱特琳~?」菲艾又看向高帽警長,凱特琳點了點頭表示允許。

「太好了,走吧,」菲艾對著妹妹燦爛的笑道:「我買糖果給妳吃!」

吉茵珂絲讓菲艾和凱特琳為她紮好了辮子,擦乾眼淚,牽著姐姐的手,往明亮的皮爾托福街道走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呃,阿,抱歉~」花車上的皮洛斯基先生換了一套同樣花俏的衣服,拿著麥克風說道:「剛才,由於一些小小狀況,我們的遊行被迫暫停——但是沒有取消!!」

「嗚呼~~~!!!」觀眾一陣歡呼。

花車上還沾著許多粉紅色、水藍色油漆,地上仍然有些許的塗鴉的痕跡,但熱心的皮城人們共襄盛舉幫忙清潔,讓遊行得以在天黑前舉行。

「所以!各位!」皮洛斯基浮誇的轉了一圈:「你們都帶上最親愛的兄弟姐妹、摯親摯友了嗎?!」

「帶上了!!!」菲艾舉起吉茵珂絲的手,大聲喊道,就和在場所有的人們一樣。

「那麼!各位看起來,都已經準備好迎接我們盛大的遊行---」皮洛斯基慷慨激昂的說:「讓我們歡慶!」

「皮爾托福姐妹日!!!」所有人和皮洛斯基一起大喊道。

在夕陽橙色的餘暉下,花車隨著樂隊演奏向前開,載著深厚的手足情感,與整個城市一同歌詠著讚歌。

吉茵珂絲一手握著菲艾買給她的棒棒糖,另一手在口袋中把玩著那顆手榴彈——那不是油漆彈也不是臭氣彈,是真正的能傷人的炸彈。

藍髮少女的食指把玩著手榴彈的插銷,正在猶豫著要不要就這樣解決掉身邊這位執法者。

「嘿,那邊的攤位是拳擊打沙包欸!」菲艾興奮的向妹妹說:「要不要去玩看看?!」

吉茵珂絲嚇了一跳,還好口袋裡的炸彈沒被發現。

「聽起來不錯,我們來比賽吧!」吉茵珂絲說。

藍髮少女把手抽出口袋,握住姐姐的手。

下一次,再搞破壞吧!

「比完拳擊,我們去比射氣球吧,」吉茵珂絲笑著說:「那個我可不會輸妳喔!」

「好,」菲艾摸了摸妹妹的頭:「想玩什麼儘管說吧——」

「爆爆。」菲艾輕輕地喚道妹妹的名字。

這個名字、這份情感,全世界可能只有姐妹兩人還記得。


-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謝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你的每一個支持每一則留言,都是創作者最大的動力!!

希望之後能夠寫出更多更好的文給大家欣賞!!

謝謝大家~~~~
最後附上自行繪製的小吉茵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