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137 或許不是不該做的事情

肥宅鯊J shark | 2024-04-18 20:08:18 | 巴幣 28 | 人氣 517


  兩人為了讓離別不留遺憾,在夜晚中充分享受歌舞以及表演,一杯又一杯的酒被他們灌下肚。

  周遭的人也跟著他們一起,為了安全,我則是待在一旁喝了點而已。

  鄰近結束的時候,兩人在房間裡纏綿,我依舊待在附近,直到兩人的聲息漸漸趨弱才進入房間。

  我輕輕地抱起莎莉,將她底下的被子更換,也幫她擦拭身軀,結束一切後讓她回到床上繼續睡。

  喝了酒的莎莉滿臉紅通通,身上沒有討人厭的酒味,反倒是增添幾分甜甜的香味。

  至於提利康並沒有疲憊地睡著,而是到一旁的沙發上坐著,身上穿著一件浴袍。

  「抱歉,麻煩妳幫忙整理。」

  「沒關係,只是點小忙而已。」

  我坐到沙發的另一端,看向有股心事的提利康,「整晚你好像不斷在想些什麼,不過莎莉都沒有提。」

  「還是被發現了,關於莎莉的事情我總是藏不住。」提利康看著我,臉上帶著焦躁以及憂慮。

  「當我和莎莉再次見面的那天,我還活著嗎?」

  人類和人魚的壽命並不相同,人魚幾乎是人類的快兩倍。

  提利康想要再次見到莎莉,或許得等到當家死去,然而一切都說不定。

  「搞不好過幾年你就會成為當家,人生很多事情都說不準。」

  「確實有可能,我的煩惱或許只是多煩憂。」

  提利康面對安慰露出苦笑,隨後趁著酒意緩慢靠過來,我沒有拒絕,而是讓提利康趴在我的腿上。

  「對不起,讓妳得下那種賭約。」

  「用賭約換朋友的安全,這種交易並不虧,而且我也沒有損失什麼。」

  提利康聽完反倒是皺眉,眼神有點不滿地坐起來看我。

  這時候我才想起來提利康跟另外老婆的關係,他便是在不符合自己的心意下與其他人結婚甚至生小孩。

  「抱歉,在你面前說了這些。」

  提利康多少意識到自己的憤怒,趕緊收起情緒,並改以抱歉的眼神。

  「我的人生是失敗的,只能將怒氣發在朋友身上而已。」提利康沮喪地倒在我的懷裡,我則是拍拍他的背,希望他不要想太多。

  始作俑者終究是他的父親,而這一切也無法倒流,只能夠順應著前行。

  在我心想著其他事情的時候,提利康的手有幾分不安份,而藏在浴袍下的身軀也在躁動。

  「你不是跟莎莉做好幾次了嗎?」我忍不住說道。

  「妳和她不一樣…」

  其實我沒什麼資格講提利康就是了,對我們兩人而言,不論是喜歡還是愛,可以是真心也可以是謊言。

  看著提利康,我忍不住又思考起何謂愛,死忠且癡迷地喜歡一個人就是愛嗎?那就是對的嗎?像我這樣到處都愛是正確的嗎?

  不論是何者,我都無法給出答案,我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自己不要陷入到慾望之中。

  「你很累了吧,快點去休息。」

  提利康不理我,反倒是抓起我的手,轉動身體讓我躺在沙發上,順勢將我壓在身下,我沒有刻意做反應,只是看著他的雙眼。

  「過了十年,如果我沒有成功的話,妳真的願意嫁給我嗎?」

  「比起輸了,我比較希望是贏。」

  提利康鬆開我的手,我坐起身抱住他,「不要有壓力,放開手去做。就算真的結婚也沒關係,這是我允諾的賭約,我會自己負責。」

  提利康聽到後,眼神的顧忌以及擔憂都慢慢放下,我才確信他將賭約的事情認為是他所造成的責任。

  「不過呀,十年之後,搞不好我還是有可能喜歡你,所以你就算沒有成功,至少得變成一個我喜歡的人。」

  我一邊說一邊輕撫他的耳朵,他愣住,隨後耳根子迅速竄紅。

  突然想到,剛剛在附近的時候,莎莉總是比較撒嬌的模式,或許提利康比較不善應付主動的類型。

  於是我抬起身,換成以我在上的方式壓住他。

  「是太累了嗎?怎麼這麼簡單就被我壓住了?」

  我趴在他身上,細細地品聞他身上的氣味。男人和女人不一樣,並不是指肥皂這類的存在,而是一種本質上的不一樣,男人更有種野性、粗曠的味道。

  我用幾分挑逗的目光看著他,感受在我身下的硬朗,不斷地升起像是在強調不要遺忘他。

  我稍稍忽視,伸出舌頭挑弄提利康胸前的黑點,他感到意外的同時發出輕喘,他閉著嘴巴不願意發出聲音。看到他這樣,我反倒激起競爭意識,更賣力地玩弄。

  在這部分,男性和女性就很像,碰到敏感的地方時總是會露出柔弱的一面。

  不知道是受不了還是想奪回主導權,提利康突然發力想讓我們的位置調換。不過他算錯一件事,就算我身型比他嬌小,我好歹也是接受過戰鬥訓練的人。

  沒過幾下,提利康就認清現實,反倒是不出力抵抗。

  「怎麼這樣就放棄了呢?」

  「我清楚知道在力氣部分鬥不過妳,所以不如躺平享受好了。」

  看到他委屈地說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即向後一躺看他會怎麼做。

  提利康確認我真的躺下才起身,他輕輕解開我的上衣,將手伸入衣物內輕揉起來,我發出嬌喘等待他的下一步。

  他沒有著急,而是俯下身親吻著我,他先是小心翼翼地試探,見我願意才加深侵略性,配合著熟練的撫摸,我忍不住抱起他抵抗從內而起的顫抖。

  他倒是有點驚訝地看我,像是在說我意外地很弱。

  不過他很快就收起表情,而是緩慢褪去我的衣物,慢慢地沒有任何遮掩物,提利康呆呆地看著我,直至我把他抱住。

  他能感受到我的緊張,因為我並沒有和男性做過,提利康開始擔當起主動的地位。

  當他盡力讓我能放心享受時,我還是忍不住思考自己對愛的模糊,什麼樣的態度才是對的?該是一生只為一個愛的人還是為所有喜歡的人?

  我低頭看向提利康,我對他抱持的感情是什麼呢?我這樣做是正確還是錯誤?

  提利康解開衣物,緩慢地挺起腰湊近,當他小心翼翼放入的時候,我感受到一陣不適。

  提利康緩慢地進入,我卻一陣吃痛,伸出手抵在他的胸膛將他推開,提利康明白我的意思立刻退後。

  我不舒服地壓著下腹部,並感受到陣陣液體竄出,率先看見的提利康拿來毛巾和衣物。

  把衣物披在我身上後,拿著毛巾開始擦拭,他露出心疼的表情,我則是表示我沒問題。

  我讓提利康躺下,決定以其他方式來結束。

  我趴在他的腿上,用手輕輕觸碰,確認他不會反感後開始上下輕撫。

  提利康坐起身,摸摸我的頭像是在叫我不要勉強。

  我給他一個微笑,隨後低頭、張嘴,嘗試看看能不能舒服,不過提利康的反應不太好。

  「我做得不太好吧。」

  「不會,只是…牙齒有點刮到。」

  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隨後再次繼續,這次提醒自己不要用到牙齒。

  配合著手部的動作,提利康再次發出輕喘,不過這次他沒有隱藏,而是與我的動作一致,每當碰到敏感處,他便會予以聲音像是在肯定我。

  感受到他愈發硬挺,我反倒故意拉開,笑嘻嘻地看著他。

  提利康見狀只得撒嬌,聽見他的撒嬌我忍不住假裝乾嘔,他羞紅著臉像是要生氣,我便安撫他後再次繼續。

  直至臨界點,他說了一聲後,我抱著心理準備,一股熱流湧入口腔內。就算有準備,還是不小心嗆到咳了幾聲。

  我擺擺手要提利康不在意,隨後再次低下身幫他清潔乾淨。

  結束後,提利康將我抱著,我則是湊近親吻他。

  「什麼味道呢?」我故意問道。

  「比想像中苦的感覺。」提利康苦笑。

  我沒有一直讓他抱著,只持續一段時間便站起身穿起衣物。

  我明白自己的感情很混沌,同時也是被挑起慾望而做出這個決定,提利康也清楚,所以躺回去床上。

  「夜晚有時候會不小心令人做一些不該做的。」躺在床上的提利康輕聲道。

  「嗯,不過或許不是不該做的事情。」我躺到沙發上。

  ~★~

  隔天,我已經收拾好情緒,昨天的疼痛感還在,不過沒有很痛也不妨礙行動。

  提利康醒來時,明顯還沒整理好情緒,有點避開我的眼神。

  莎莉並沒有發現,而是纏著提利康早上再來一次,於是我給他們兩人空間。

  當我回到房間,莎莉已經去梳洗一番,留下提利康穿起衣物。

  「那個…昨晚的事…」

  我將手指堵在他的嘴上,讓他不要繼續說下去。

  「我雖然不確定你要說些什麼,但千萬不要說因為酒之類的,這是我和你彼此願意,知道了嗎?」

  提利康聽完後點點頭,隨後有點抱歉地牽起我的手,「那個…我會對妳負責的。」

  看著他宿醉頭痛而不舒服,還要硬撐著跟我道歉的表情,我只是笑了笑,「瑟莉卡可從來沒有叫男人負責,她不需要我也不需要,除非…」

  我故意帶著壞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過有小孩的話就不一樣了。」

  「我昨天難道…」提利康露出驚訝的表情,看來提利康對酒醉後的記憶有幾分模糊。

  「不告訴你。」我只是予以微笑,「好了,該準備離開,前往莎莉的故鄉。」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67/02.png
2024-04-20 12:45:01
肥宅鯊J shark
(◍•ᴗ•◍)❤
2024-04-20 13:02:2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