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FGO】奏章I 虛數羅針內界 小感(含劇透)

嘯月 | 2023-06-28 12:42:53 | 巴幣 3108 | 人氣 984


通關奏章I了,和二部主線相比之下篇幅沒那麼長,但故事主旨很明確、進行也算流暢,整體的滿足度挺不錯的。

以下整理一些個人小感想。因為是簡易所以一些地方就講個大概,多少會有誤差,請見諒。


【事件的開端】

藤丸與希翁、Assassin迦摩被吸入了Paper moon內部的微觀概念世界,成為剛開始的AI聖杯戰爭(System Grail War)的預定外人選,使得參賽者從五組變成了六組。

順便一提,FGOAC的3on3玩家之間連線對戰模式也是直白地叫Grail War。

藤丸等人首先遭遇了該世界裡的其中一名量產型AI:R.A.N.I typeR(以下簡稱菈妮),之後又介入了Caster組和Berserker組的戰鬥,隨著和Berserker組締結同盟後逐漸把握了概念世界的狀況。


【AI聖杯戰爭的表象】

概念世界的組成與EXTRA系列的電腦世界有幾分相似,但只是相似而已並非一致。該世界的居民都是基於特定目的而製作出來的AI,擁有自我意識、有思考能力,但其特性是往被賦予的職務而特化。雖然AI具有人性,但某方面來說工具性又更明顯一些。

管理概念世界內所有AI的總體統管AI:菈妮XII,宣稱為了修正Paper moon的運作所以內部舉行了聖杯戰爭,當程序全部跑完、誕生僅存的一組優勝時,該主從可以讓概念世界依照自己的期望去重組,就像是實現願望似的。而當重組完成時,Paper moon的調整就會跟著結束,恢復正常運作。

而要舉行聖杯戰爭就需要參賽者,因此特地製作出了五位性格、能力與一般AI大不相同的AI作為御主,他們同時也是個區域的總負責人,當打倒其他組別時就會順勢接收對方的管轄區域,能夠取得和利用更多的資源。

『Saber組』:AI櫻 & 梅杜莎
『Lancer組』:AI賽蕾雪菈 & 怖軍
『Rider組』:AI雷諾爾·古辛 & 高長恭
『Caster組』:AI馬奇理 & 藍鬍子
『Berserke組』:AI阿悠絲 & 難敵
『Assassin組』:藤丸 feat.希翁 & 迦摩

關於原定的五組AI御主,因為系統要探究可能性,所以調整出了五名性格、方針迥異的AI。

雖然藤丸不屬於這世界原本的居民所以沒有領地也沒有資源,但因為和Berserker組同盟而確保了補給。然而很快地那五組之中好勝心、侵略性特強的Caster組就開始狩獵一般AI奪取資源(AI身上的能量,可視作概念世界的魔力資源)。

Caster組的行動原理是合理與效率優先,人性、同理心放後面,因此他們認為反正優勝之後世界會重組,AI會被再製造出來,那大肆壓榨、屠殺AI掠奪資源,藉此壯大自己贏得聖杯戰爭才是最好最正確的手段,反對這招人才該自己檢討為什麼不學學我。(真是令人熟悉的慣老闆思維呢!雖然說他確實示範了沒良心就可以成為中Boss大殺四方,只是會被圍剿而活不到最後)

起初AI馬奇理還有點猶豫,但之後一路發展成越來越失控,於是菈妮XII發佈了全體組別討伐Caster組的指令。

到這邊為止就像是MB初代、stay night、Zero、EXTRA四作要素都有的情懷感,我個人喜歡這滋味。後面還再添個MBAA呢。



【AI聖杯戰爭的內幕】

菈妮XII對AI聖杯戰爭的解釋,就如同言峰綺禮的話術那般,她避重就輕、某些地方將內容代換之後編織出了這個程序的規則和目的,但實際上這場AI聖杯戰爭是她的大型實驗。

AI聖杯戰爭的AI是雙關詞,它是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縮寫,同時也是Alter Ego Invented的縮寫。

包含藤丸、希翁、迦摩在內,所有御主和從者都不是原本的存在,而是被分離、抽出後化為獨立個體的Alterego。

也因此幼希翁的言行明顯與FGO的希翁不同,幾乎就是往昔MB初代的重現,或是《二世冒險》登場的版本。能力方面也不再自主封印以太光纖,而是盡情地使用。

FGO的希翁基於某種理由,堅持自己只能作為觀察、適時協助者,不能真正成為迦勒底的夥伴。而這個理由至今只有她的從者尼莫知道。

不過希翁心中仍有想成為夥伴的念頭,這份憧憬似乎成為了Alter Ego的主體。

迦摩的話,原本的她是以「給予愛」為主體,但在概念世界裡的Alter Ego是通常不會展現出來的「渴望被愛」的一面。

藤丸同樣也是Alter Ego版本,但到底是抽取哪個要素出來獨立化,故事到最後都沒有明說,請自行想像。



回到正題的內幕解說。

原本只是工具的Paper moon內部意外誕生了微觀的概念世界,並孕育出了總管的AI:菈妮XII。

隨著Paper moon的使用目的和迦勒底的所有行動,在內部的菈妮XII也萌生了自己必須拯救世界的使命感,自稱歐西里斯之塵(致敬MBAA的歐西里斯之砂)。

然而在她的計算裡,迦勒底的現況明顯戰力不足。為了補強這點便把著眼點放在Alter Ego這個特殊職階上。

Alter Ego的定義是「英靈的某種面相獨立化」,成為另一個新個體。(Alter/反轉/異靈則是偏重特定的面相,但其身上還是存在著其他面相,比重上沒有AE那麼極端。)

菈妮XII思考著,這個定義過於簡單,且英靈多數都因為戲劇性的人生或不同觀點而會產生多種面相,那麼豈不是可以不受限基本七職,大量創造Alter Ego性質從者了嗎?

(阿基米德:妳是想說可以抽取各種人格和傳說因子去製造一大堆Alter Ego的臭蜥蜴嗎!)

Alter Ego Increase,AE從者增產聖杯戰爭,無限AE製造計畫才是這場實驗的真正目的。

進行英靈召喚術式,然後利用概念世界能夠成立的離心分離手法(Alter Ego Centrifuge)將英靈的單一面相抽出,加工成為披著基本七職外皮但內部其實是Alter Ego的特殊從者。

從者必須要有御主,所以這些御主也是使用了同樣性質的Alter Ego御主,從原型人物的身上僅抽取部分的、特定的面相來構築。作各種搭配測試。

再來就是進行聖杯戰爭,當從者出局時系統就會回收能量,再以收集到的能量進行下一次召喚、分離。理論上只要反覆進行下去,就可以籌備出Alter Ego從者大軍來補足迦勒底的戰鬥能力。

但實際上這終究是紙上談兵的理論,實驗證明了非自然溢出再萃取、補強的Alter Ego簡直就像隨機抽炸彈一樣危險。

精神面過度著重於一個因子,導致可能如AI馬奇理、藍鬍子那樣極端欠缺平衡性,反而變成禍害,或是如高長恭那樣明顯地劣化。除此之外還有各式各樣的潛在問題、危險性。

即使是EXTRA CCC的初代Alter Ego們,一開始也是極具危險性,等到累積了足夠的經驗、意識到自己的本質後才終於安定下來。至於沒經過補強,單純只是抽取&獨立化的劣質Alter Ego就更不用說了。

藤丸、甚至是較偏合理性效率性的希翁都不贊同這個計畫,認為這種無視從者本身的意願,為抽而抽是一種扭曲。

菈妮XII此時拋出質詢。你們迦勒底早已存在這種扭曲,你們使役過各種AE從者,接收了他們為戰力,都已經認可一批了,為什麼無法接受更多的AE從者?無法回答的話,你們的想法才是扭曲,毫無理由地接受然後把這份欠缺計算用感情去填補,正是人類種族的惡習。

大概是這個意思。菈妮XII這段質問其實有偷換概念、跳針,但也因為她是AI才會冒出這種謬論,還挺正常的。

況且後續還有好幾段劇情帶出AE職的探討,所以這段只不過是個起頭而已。稍微統整後也能明白奏章裡,迦勒底必須證明的到底是什麼事。

首先,Paper moon內部的異變不先解決的話,根本就是帶著一個隨時可能變特異點的東西到處走,當然不可能通過人理的障壁。

再來是AE職的濫用問題,這裡的意義其實不是指迦勒底大量使用(真要說的話,是指迦勒底持有的Paper moon內部的異變),而是迦勒底在沒有充分理解其起源、潛在危險性的狀況下就只是順手地去使用。

我們需要做的是重新思考Alter Ego的可能性、風險性,以及怎麼使役他們。不論答案是正是反,總之要先有認知然後做出屬於自己的結論,而不是不瞭解不思考就茫然使役。

然後Alter Ego因為是單一面相/因子的放大,某些場合可能有凌駕原版的突破力(可能性)。相對的也代表他們把其他都捨棄掉了,可能奔往極端的方向甚至帶來反作用。

因此為了修正方向,Alter ego的回顧和反思自我存在是必要的。這一點對於迦勒底也適用,在不斷向前衝的同時,也該仔細確認自己的足跡、身後有著什麼,不然恐怕方向錯了也無自覺。甚至是才剛拯救世界後,立即被自己埋下的炸彈給炸到,弄出災難>救世>災難的無盡連鎖。

整個奏章I的構成就是在致敬聖杯戰爭的同時,以多個組別去探討Alter Ego角色。每一組都有可以聊的議題,搭配左上方的資料庫更是有趣,個人的整體體驗很不錯。

創作回應

光影
蜥蜴?
2023-07-11 11:31: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