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淺談月姬本篇的些許重點

鐵血 | 2021-04-09 05:27:32 | 巴幣 8018 | 人氣 882

【淺談月姬本篇的些許重點】

各位好,我是鐵血。

月姬重製已確定將於今年的8月份發售,官方甚至還釋出了MB重製的消息。

感動之餘,筆者也覺得是時候該重溫一下月姬本篇了。

距離上次跑完整個遊戲,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很多細節未必記得有當初清楚。

再加上這幾年關於月姬設定的討論一直都不多...也就變相少了很多讓人回去翻原文的契機(倒)。

趁這次機會,筆者一邊重跑月姬本篇,一邊將覺得是重點的內容記錄下來,然後視情況作些額外補充

除了複習以外,也方便月姬重製出來以後,讓筆者以及有興趣的板友,將新舊設定做個比對。

衡量是否為重點的標準大致是:

1. 容易被忽略的
2. 容易被混淆的
3. 稍微複雜一點的


由於這多少取決於筆者的主觀,因此可能會有『某些板友覺得是重點,但筆者沒有寫進來』的情況。這部分就請板友多多包涵了。

也可以用留言的方式提出,讓大家一起討論!

包含引用的劇情和設定原文在內,本篇文章的量是真的頗大.....

為避免畫面混亂,月姬本篇的內文,筆者一律以超連結的方式連結到個人部落格。

講個趣事,部落格還被我塞爆了,因為一天只能發30篇,但我引用的內文遠不只這些,到最後只能另外開個二號倉庫。

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用巴哈新版的發文功能...我要把字體變小,結果反而變大是什麼鬼?

設定的部分按照我以前的習慣,是縮小會比較順眼...算了放棄了。

以下正文。







【遠野志貴相關】

重點索引:

●直死之魔眼

  ‧直死之魔眼可以說是目視未來的一種方式
  ‧志貴的直死分成「線」和「點」
  ‧志貴只能較輕易看到生物的死
  ‧直死對「已死的對象」仍然有效
  ‧運用直死時,眼睛會變為藍色
  ‧與兩儀式直死的綜合比較
  ‧志貴本篇中殺過的、比較特異的對象

●細項

  ‧將死之人的死之線會大幅增加
  ‧志貴目視他人體內的異物更困難
  ‧志貴的眼鏡出自於誰之手
  ‧志貴的體能並不像表面上如此不佳
  ‧志貴的的體術
  ‧志貴有向日葵的味道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直死之魔眼>

直死之魔眼可以說是目視未來的一種方式


事件簿中,也有將直死視為觀測未來的說法。稱其為「究極的未來視」。

事件簿第五卷 ACT2:

    「我不曾拜見過那種魔眼,不過略加想像的話,可以推測那是怎樣的事物。沒錯,那想必是終極的未來視至少是觀看那種命運力的能力之一。」

    「……你說叫直死魔眼的玩意兒,是終極的……未來視?」

    對于卡拉博的呻吟,菱理颔首。

    「是這樣對吧。任何人都遲早會死。所有事物皆不完美,所以暗藏想被徹底摧毀後從頭重建的願望。若能看見那個終點並拉到現在,不稱作終極的未來視又該怎麽稱呼。」


不過直死與未來視,始終在根本上有所差異。

未來視的本質是『觀測各種可能性』。即便以干涉性極強的測定型、或者遷延魔眼等為例,它們一樣是以「看到可能性」為基礎,只是多了可以對其篩選的機能。

直死則是直接目視『最終結果』,也就是『死亡』。只要對具現出死亡概念的某幾處下刀,就能徹底破壞目標。

從筆者的角度來看,與其就這樣將直死納入未來視,不如將其當成『也可以用未來視的那套來解釋直死』,會比較沒有衝突。




志貴的直死分成「線」和「點」



若用機率來比喻,志貴切線,目標物的死亡機率可能最多只達99%,切點才是100%。

99%和100%雖然沒有太大差別,不過有時候,還是會發生明明切到線,卻還是沒死的情況。

好比秋葉路線TE的志貴,都已經往自己最容易死的那條線下刀,卻還是存活下來。

因為死的具現化的真正源頭,其實是點。線不過是從中延伸出的支流而已。

談到直死,就免不了與另一位擁有同樣能力的主人公做比較,即空之境界的兩儀式。

與兩儀式的差別其一:死之具現的表現方式不同。

兩儀式只能看到線,但她只要切線,就能達到相當於志貴切點的效果。





志貴只能較輕易看到生物的死


與兩儀式的差別其二:志貴是對生物特化,式則是概念。

志貴若要勉強看到生物以外之物的死,必須建立在腦部高度運用的前提之下,因此時常伴有燒腦的風險。

反觀式,雖然是對概念特化,但並不會因此對概念以外之物感到棘手,這是由於她作為載體的規格與志貴完全不同。

畢竟是兩儀家為了連結根源,花了數百年所培育的最高傑作,她在運用直死上不會有任何負擔。

空之境界劇場版「痛覺殘留」場刊訪談:

  ──比起眼睛,式的認知是否會對能力造成更多影響?

  魔眼和腦是一組的。比方說『月姬』的遠野志貴平常沒法像式那樣去切概念,這是基於魔眼使用者腦部規格的差異
  遠野志貴的規格在捕捉「概念」這點而言並不合適。式因為接觸了「 」而特化成事象的視覺化,志貴身陷死亡而特化成生物殺手。這是其中一部分事項。
  順便一提,淺上藤乃的魔眼也是同理。她若認知成「那個無法扭曲」就會無法扭曲該對象。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兩儀式(人名)
  空之境界的主人公。和志貴一樣是能看見死之線的體質。
  無論是姓的「兩儀」,還是名字的「式」都有它的意義,因此可說是比志貴還要高上數階的直死之魔眼持有者
  和志貴無論甚麼都是相反的。月姬裡志貴的性格和黑桐幹也相似。
  如果被說是志貴的原型……會很難回答。
  以作品來說,雖然兩儀式比志貴早了兩年,不過原本的構想是來自月姬。
  把當時說著「啊─,這個不行啊」收進倉庫的構想就這樣直接使用的就是月姬。
  而說著「因為這樣下去不行所以改成別的吧」並只採用主人公的就是空之境界。
  竟然會和死之線來往三年的時間,連作夢都沒想過,嗯。

空之境界劇場版「伽藍之洞」DVD訪談:

  Q:式能用直死之魔眼看到萬物之死,但這麼做沒風險嗎?

  奈:其實並沒有。她真的是個……無敵的角色!不過一直用那種能力,究竟會讓人感到多麼詭異噁心,看過第四章得你應該能瞭解才對。
  武:不會對大腦造成負擔嗎?在月姬可是差點變成人格崩潰呢……。
  奈:月姬的志貴擁有的能力,可能原本就沒有那麼強吧,還有淨眼的等級也是。畢竟式是兩儀家的人花了數百年栽培育出來的「 」之最高傑作……基本上她的性能等於是在開金手指。跟那東西聯繫著,又在昏睡時學到了死的概念,對她來說這簡直是像呼吸般簡單。





直死對「已死的對象」仍然有效



式的直死也不例外。

兩儀式殺死活屍時的描寫,可說是與上述月姬那段有異曲同工之妙。


空之境界 伽藍之洞:

    「即使是你也沒辦法啊。死人已經死了,所以殺不掉。很不湊巧,憑我手邊的裝備雖然能殺人,卻無法消滅它。我們先逃再說。」

    魔術師往後退,可是式沒有移動,
    理由並非從三樓墜落時跌斷了腳。
    少女僅僅開口嘲笑。

    「管他是死了還是怎樣,那依然是具『活屍』對吧?既然如此——」

  -略-

    直死之魔眼出現在黑暗中——
    她纖細的雙腳一踏地面,猛然往前沖。
    死人揮出雙臂迎擊奔來的式。她于千鈞一發之際閃過,沿著眼睛所見的線單手撕裂敵人。
    式的五爪如斜肩一斬般紮進屍體的皮肉裏,一路從右肩劃向左腰。
    她的指骨因而骨折,對手所受的傷卻遠比她更重。
    屍體像具斷了線的人偶般頹然倒地。它唯一還能動的手從地面爬過來,抓住式的一只腳——被她毫不猶豫地踩爛。


差別只在操縱活屍的本體是白霧,所以即便是超出常理地停止了活屍的行動,白霧依然向著式和橙子襲去。

順帶一提,訪談中確認過式的直死甚至能干涉到Servant這類靈體


Typemoon 十周年 一問一答:


Q:
Saber和基爾迦美什在FSN裡有著肉體,式有辦法看到他們的死之線嗎?

A:
不只是擁有肉體,就算保持靈體直死魔眼也有效。算在「對式來說的”活著(不是Life而是Live)”」的認識中的對手都有辦法看見死之線。例如雖然俯瞰風景的幽靈們是死的,但從能介入現世這個時間點開始就是「活著」的
另外,會輸給荒耶所埋進的佛舍利,是因為那是”活著入滅了”的悟道者的東西。為了以死之線殺死,必須解讀比通常的死的概念更高上好幾階的”死之線”。不過比起那座那種事情還不如直接燒成灰是骨頭的悲哀。既然有閒時間使用查奇系的咒語還是提升等級直接用物理揍比較快。


提問者問的是式,奈須也是以式的情況來回答,所以這則訪談未必能直接套到志貴身上。



* 考慮到月姬本篇 Ciel路線中,志貴曾殺掉潛入體內的羅亞靈魂,他要殺死Servant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運用直死時,眼睛會變為藍色



式的直死,在原作中一樣是藍色。

空之境界 殺人考察(後):

    殺人魔像蜘蛛一樣,伏身在離地二十公尺左右的大樓側面,一臉畏懼地望著下方的情況。
    ——擁有湛藍眼眸的死神,正從地上直視著他。
    她身上散發出的凜冽殺氣,頓時化爲刀刃貫穿他全身。
  


劇場版或F/go空境合作CM,都改成彩色。

連MBAA都是彩色...且劇情上是與志貴對決,更能看出與志貴直死的表現差異。

如果只是單純讓特效更加豐富而改變顏色,那之前剛出的月姬R片頭動畫,志貴的直死也該跟著變色才對。然而...

總之現階段來看,很難不讓人聯想官方是為了把兩人的直死在表現層面上也做某種程度的區隔...

筆者在本篇文章,先以小說的藍色為主。看看日後是否有更明確的官設,證實式的直死已非最早設定的藍色。


回到原點。

直死會閃爍藍光,原因在於作為其源頭的「淨眼」本來就是藍色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直死的魔眼(用語)
  志貴所擁有的、能夠看到物體的”死”的眼睛,表現方式為黑色的線和點。
  線是物體容易被破壞的位置,點則是物體的”死”本身。
  如果線被切斷了,儘管本體還活著,該部位還是會被殺死,無法再做任何動作。如果點被刺穿的話,該物體的機能就會完全停止。
  線不用太刻意就能看見,但要看到「散佈線的原因」的「點」則需要極度集中精神。
  雖然是說把”死”視為形體而目視,但其實那並不是死,而是物質的壽命,應該說,是”讀取的是壽命在出生的瞬間就決定好的存在限制”。
  雖說在本篇中已經提過了,不過對於現在的世界中無法被破壞(殺死)的東西是看不到點的。身為人類的志貴的基準,就是那個時代的人類的極限。
  如果想要看到超越界線的物質的點,身為人類的志貴就會崩毀。
  志貴的眼睛原本是為了”看見不存在之物”而產生的東西,但因為兩次瀕死的經驗造成與根源接觸,使得腦理解了”死”為何物。
  直死之魔眼和志貴的腦是一組的。
  如果志貴想主動看「死」的話,眼睛會變成藍色。淨眼傳說是藍色的,志貴的眼睛也是屬於這類



很常被忽略的一點是,式的直死其實也是源於淨眼。

不論志貴還是式,兩人的直死,都是以淨眼為基礎所衍生出的混和物。


Typemoon 十周年 一問一答:

  Q:
  式的直死魔眼也屬於淨眼的類別嗎

  A:
  Yes。 兩儀和七夜關係很好!(很久以前)
  雖然兩邊都是用遺傳來持有的,如果把魔眼當作人體改造般的遺傳……使其繼承父母的肉體特徵……的話,淨眼就是宿命的遺傳……作為父母的精神性,修練的答案讓小孩繼承……的東西。
  雖說父母種下的因由小孩來還,但淨眼只有擁有高度精神性的「人類」才有辦法繼承。
  也就是說直死魔眼是混和物。名字叫Shiki的傢伙們開掛也要有個限度。



與兩儀式直死的綜合比較

講述到此,可以簡單列個表格。

嘯月很早就有做過類似的比對了,不過筆者還是以自己的角度重新統整一次吧。


 
  
遠野志貴
  
兩儀式
  
 
  
死的具體化形式
  
線、點
  
  
特化方向 
  
生物 
  
概念
  
 
  
運用時是否有負擔
  
  
  
是否能殺死「已死的對象」
  
  
  
是否能殺死Servant這類「靈體」
  
未知
  
  
色澤
  
  
藍→彩?
  
是否源自淨眼
  
  
  




志貴本篇中殺過的、比較特異的對象


@ Nero的固有結界
@ 羅亞的靈魂
@ Arcueid世界的支援
@ Ciel的世界修正(BE限定)
@ 五月的死徒之血
@ 秋葉的檻髮






<細項>

將死之人的死之線會大幅增加




志貴目視他人體內的異物更困難





志貴的眼鏡出自於青子之手





志貴的體能並不像表面上如此不佳



志貴時常給人病弱的印象,不過那是被四季用共融奪取生命的緣故。

以一般人的標準而言,志貴算得上是很優秀。





志貴的體術



以退治非人之物而聞名的四個家系:兩儀、七夜、巫淨、淺神,通稱「退魔四家」。

七夜是其中較為特異的存在。他們並非運用法術,而是堅持以體術來消滅魔物。

志貴作為其子嗣,也理所當然地受過基本訓練。

七夜體術是以奇襲為主的暗殺術,尤其擅長從死角發動攻擊。

該族覆滅後,倖存的志貴被遠野槙久收養。雖然在槙久的暗示下,使得志貴幾乎失去了七夜一族的記憶,但一旦遭遇到非人之物,潛藏於體內的本能:「退魔衝動」便會甦醒,驅使志貴使出體術。

以純粹的奇襲來說,志貴的體術完美到足以讓Arcueid讚其為藝術品。

月姬著名的"十七分割",便是志貴首次退魔衝動下造成的結果。只須一秒,就能精準地將人體肢解為17塊。

在正面戰鬥上,七夜體術也能有效發揮。

不論是Nero的黑獸、羅亞(四季),還是秋葉,志貴在直面他們的情況下,仍能以非常人的動作和反應速度來應對,有時甚至能取得優勢。

除了擅長從死角攻擊,志貴也擅於應對來自死角的奇襲。

並非感知到對手的氣息,而是對『死亡』有著獨特的預感。

當然,上述這些都是理想的情況。實際上並不是每次都能這麼順利地運用體術。

一部分歸因於槙久的暗示太過強力,另一部分則是志貴的生命被四季的共融所剝奪並共享,因此志貴的身體狀態並不穩定。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七夜志貴(人名)
  以遺傳方式繼承超能力的退魔一族 - 七夜的長男。
  雖說七夜家已經從退魔這個行業中退出,並在山中隱居,但仍被把七夜視為危險因素的遠野慎久所襲擊,沒了音訊。
  志貴原本也會被慎久所殺,因故得以留住一命,作為遠野家的養子生活下去。
  志貴自己雖不記得了,但在被慎久襲擊前他就已經受過基本的訓練。
  月姬本篇中當志貴變成極限狀態,或是成為卓越的殺人貴時,便是「已經完成訓練」的情況。



志貴有向日葵的味道







【Arcueid相關】


重點索引:

  ‧星球、人類與真祖間的關係
  ‧真祖的力量是否有上限
  ‧ARC在真祖中也是特別的
  ‧ARC恢復肉體耗掉八成以上的力量
  ‧ARC在夜晚原本沒有死的概念
  ‧ARC魅惑魔眼的運用
  ‧ARC用念力代替神經來運作身體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星球、人類與真祖間的關係


正確來說,星球最初是想以朱月為藍圖,製作自己的Ultimate One。然而卻始終沒有成功。

製作過程中,出現的這些未達預期規格的存在,就是所謂的真祖。

這些作為星之觸覺的真祖是星球的分身,同時也被視為一種抑止力。


月姬繪本:

  星球以月之王為藍本、試著作出大地之王。
  可是、卻無論下多少工夫與努力都還是生不出這顆星球的王。
  不只這樣、就連該是自己分身的月之民,也有著重大的缺陷。
  星球是那麼地喜愛著自己的孩子們。
  所以身為分身的月之民、愛護地上的生物也是理所當然才對。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真祖(用語)
  吸血鬼之中的特異存在,性質和精靈相近。
  對人類沒有具體防衛手段的自然所創造、類似「自然的延伸」的個體。
  「要用來規範人類的話就以人類為雛型吧」,因此精神和肉體都模仿人類製作。
  但出生有著缺陷,使得真祖擁有名為吸血衝動的錯誤。
  所有的真祖都有著「想要吸身為規範對象的人類的血」的慾望,為了抑制,需要消耗自身的精神力。
  光是靠想像就能使世界樣貌改變的他們,把「想像」這行為全都用在抑制自己上。
  不過,即使如此還是有極限。
  無法從根本解決吸血衝動,慾望將會持續累積,進而變成靠自己的力量無法抑制。
  無法抑制慾望的真祖會使自己進入永眠,對沒有壽命概念的他們來說,這也能說是壽命吧。
  其中也有輸給慾望,無差別吸食人血的真祖。被稱為墮落真祖的他們力量極為強大,到傳說以人類的力量不可能消滅的程度。
  雖然真祖有著神一般的力量,但他們的誕生和人們的思念並無關聯,所以不被歸類在神靈的類別。因為不是世界,也不是人類所期望之物,所以一個一個隱居起來,漸漸減少了數量。
  雖然有了形體,不過這也可以說是種抑止力吧。……不知道是什麼的人請參照空之境界。






真祖的力量是否有上限



若是以Arcueid為案例,在被志貴殺死,力量因而大幅減弱的她,情況是變成以下這樣。

道場訪談 06年9月號:

  Q:金閃閃和ARC(30%)誰比較強呢? ARC有4個從者的強度,不過相對的在HA中,金閃閃有5個從者+α的描寫...?

  A:ARC強的定義是"依對手改變出力",由世界而來的支援只容許比對手稍強的出力。ARC和從者在個體上的能力大致同等級。從者有各自的寶具,ARC則是靠無限的支援來戰鬥,會因為向性而產生變化。

  對於單純就是好(SIMPLE IS BEST)的ARC來說,整體的勝率雖高,不過也有搞不定的麻煩對手。比如說,能力和ARC同等級,不過有一狗票的武器,用途也一狗票的多之類的...

  ARC能發揮的實力是以對手的"個體能力"為基礎,像金閃閃這樣的對手就.......

  另外,5個從者+α單純是只火力來說,應付像"殘骸"這樣子不會閃避攻擊的對手,武器多的是有利。在大橋上的戰鬥,一對一十分優秀的英靈沒什麼亮眼的表現就是因為如此。

  最後,通常ARC的個體能力大約等於兩名從者。



雖說奈須削弱Arcueid強度的意圖明顯,不過若要將訪談說的情況套回本篇,會發現有幾處會變得難以自圓其說。舉例而言:

1. Ciel路線 vs 死者 → 輾壓
2. Arc or Ciel路線 vs Nero的黑獸 → 輾壓
3. Ciel路線 vs 志貴 → 輕鬆寫意地應付志貴
4. Ciel路線 vs Ciel → 輾壓,尤其是TE的最終戰,根本是徹底把人車過去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只有『稍強』的等級...

當然也有打死者,或者打Ciel還打到氣喘吁吁的詭異情況(真要說的話這還比較像是稍強),只能說本篇的Arcueid戰力非常非常不穩定。

若要自圓其說,現階段也許可以當成這個世界支援的限制,對Arc而言並非硬性的準則...?

說起來在另一個訪談,就有Arcueid「解除限制器」的描述。說明了所謂星球支援的限制,也許並沒有這麼嚴格。

2001年 TYPEMOON Staff座談會 第一夜:

  ―――接下來就是最後的問題。直截了當地說,Arcueid有多「強」?比方說,空想具現化能力可以做到哪個等級的事情呢?

  蘑菇>要是Arc的話,解除限制器可以做到在深山建造出一座城市。不過在人類加工過多的現代城市,就會變成先破壞再建造所以需要較長時間,其間會被教會刺探出來然後「Stop!」地發展成戰爭呢。基本上光靠空想具現化對人類出手是極之困難的。要是其他動物貌似可以。嘛,直截了當地說的話,Arc就像神仙。因為是擁有肉體的精靈。


至於真正情況是如何,筆者更傾向於奈須會在今年要發售的月姬R,連帶解決這個矛盾之處。

道場訪談還有另一個重點:Arc的個體能力=2名Servant

另一篇 F/SN PREMIUM FANBOOK的訪談中,則提到ARC的『強度』大約等同4名Servant

Q:Servant的強度,是何種程度的東西呢?

  A:這個呢,攻擊能力大致上是一架戰鬥機喲。戰鬥機以個人對付實在是擁有太強的力量了,但要毀滅一個城市則必需多次的補給。不過他們(Servant)麻煩的是,他們是靈體所以通常攻擊對他們沒有作用喲。在破壞力上是近代兵器擁有較多強力的東西,但講到通常兵器沒有作用的話,他們就依然是最強。而且,如同戰鬥機也能裝載核彈頭,他們各自都具有寶,其中也些持有驚人寶具的傢伙。所以,說“強度是戰鬥機程度”是因為比較容易想像吧。

  此外,噱頭地說的話,一名的強度是「月姬」的Arcueid的4分之1左右吧?雖然一名Servant的話大概是Arc贏,但兩名Servant的話在Arc棘手期間從後面“砰”的一下…應該行得通吧。



個體能力≠強度,沒細看的話容易混淆。









Arc在真祖中也是特別的



作為處刑者的Arc,在真祖中也是別格。

其他真祖都是由星球所產生,只有Arc是由真祖們製造出來的。

並非所有真祖都跟Arc一樣強大。Arc是與最初的真祖同格的結晶,因此實力非同尋常。


2001年 TYPEMOON Staff座談會 第一夜:

―――全部真祖都是那麼回事嗎?

蘑菇>真祖也有分高低。 Arcueid因為是和最初的真祖同位的結晶,所以水平不一樣。嘛,大概就是這樣。順帶一提Marble Phantasm這個稱呼的Marble似乎是源自團子現象。就像概率論一樣的。



ARC恢復肉體耗掉八成以上的力量







ARC的魔術抗性



說是這樣說,不過Arc充其量800多歲,光是神代那大量失傳的魔術,她有多少機會去體驗到就是個問題。

也不排除真祖們在製作Arc時加太多料的可能性。只能說現階段此設定還有待商榷。





ARC在夜晚原本沒有死的概念







ARC魅惑魔眼的運用




ARC用念力代替神經來運作身體










【Ciel相關】

重點索引:

‧火葬式典與鐵甲作用是Ciel的特徵
‧Ciel的不死性
‧Ciel的肉體水準接近初代羅亞
‧"7"這個數字在教會側有特殊意義
‧Ciel數十把黑鍵的威力
‧黑槍與安翰斯的關聯性?
‧Ciel擊殺吸血鬼的戰績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火葬式典與鐵甲作用是Ciel的特徵



Ciel曾經是羅亞的轉生體。在被Arc殺掉又復活之後,繼承了他那份龐大的魔道知識。

火葬式典也是其中一環。其他還有使刺到的部位石化的土葬式典、使其乾燥的風葬式典,或是召喚大量烏鴉的鳥葬式典。

鐵甲作用則是埋葬機關秘傳、Ciel更加深入開發的投擲技法。

黑鍵外型雖然是劍,但原本就不是劈砍用,而是投擲用。鐵甲作用可說是極大限度發揮黑鍵威力的體術技巧。

再加上能夠獨自狩獵異端的權限,擁有此一特徵的最大可能就是埋葬機關。

以上種種,讓Arcueid肯定志貴提到的就是Ciel。






Ciel的不死性



羅亞的秘術是靈魂的轉移。

他能事先決定轉移的對象。事後即便肉體因各種因素而消滅,靈魂也會自行移動至最初設定的目標。

被指定的宿主,會繼承羅亞的靈魂情報並產生質變。原先的人格不論善惡,只要在羅亞完全復甦後就會被取代。

這就是羅亞的一次「轉生」。

透過這個秘術,羅亞在與Arcueid或教會的追逐戰中,連續轉生了17次。

而Ciel,正是羅亞的第17代轉生體。

原本她已經被Arcueid殺死,卻在羅亞的靈魂轉移他處後復活。

復甦後的她,雖然取回了自身的人格,但『靈魂本身仍被世界判定為羅亞』,變成了羅亞的雙重存在

也因此,只要羅亞本體還存活,Ciel就不會死。因為只要她一死,世界就會基於『(那個)羅亞明明還活著,(這個)羅亞怎麼死了?』的理由,判斷此為矛盾現象,並對其進行修正。

最終,就是Ciel被完全復原,矛盾消除。

這便是Ciel不死身的由來。

順帶一提,除了世界的「秩序回復」以外,Ciel本身也持有「自我保存」的魔術,因此肉體的強韌也是非比尋常。


2001年 TYPEMOON Staff座談會 第二夜:

―――Roa被消滅後,Ciel的肉體還殘留著「抑止力」的影響嗎?

蘑菇>在Roa被消滅的瞬間,Ciel的不死性就消失了。啊,不過Ciel擁有自我保存的魔術,托這個的福所以相當結實。照舊是可以應對高難度玩法的人





Ciel的肉體水準接近初代羅亞



初代羅亞的實力相當強大,就連黑姬親自出馬也是鎩羽而歸。

當時的27祖只能對其放任不管,最終還是由教會和Arcueid聯手,才消滅掉初代羅亞。

因此,潛能與初代羅亞接近,這其實是相當驚人的事。

更別說Ciel是出自與魔術毫無關聯的普通家系,本身卻有這等資質,更顯得難能可貴。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羅亞(人名・死徒)
  被死徒們當作一般的死徒,但教會將他算入死徒二十七祖。
  稱號是無限轉生者,試圖實現和其他死徒不同的不老不死。
  原本是教會的神官但也到達了極限,為了追求更高的目標只好成為吸血種。
  欺騙當時最強的真祖愛爾奎特,使她吸了自己的血後擁有強大的力量,統合被教會封印的二十七祖派閥,構築了一大勢力。
  羅亞當時強大到就連愛爾特璐琪親自出馬、要這個新來的死徒收斂點也被打了回去。
  結果二十七祖對羅亞置之不理,數年後教會和愛爾奎特共同組成戰線,將它消滅。
  之後反覆轉生到自己選擇的孩童身上,在十七次轉生的過程中與愛爾奎特展開了無止盡的廝殺。
  雖然對使他失去純粹的愛爾奎特有著深厚的感情,但卻沒發現那其實就是愛情,他就是這樣的人物。
  但就算這麼說也不是個善人,可以說是事物不分善惡就很難做出結論的人吧。
  和Nero相同,因為太過執著於永遠,而使得羅亞的自我逐漸薄弱。
  雖然不是轉生次數越多就變得越弱,不過每個轉生體的潛在能力都沒有最原始、名為米海爾・羅亞・法丹楊的肉體來得好。
  上述經歷的後續,轉生到和初代的潛在能力相當接近的Ciel的肉體後,最後轉生到遠野四季身上。





"7"這個數字在教會側有特殊意義



文中所提的外典,就是Ciel的標誌性決戰兵器:第七聖典。

原先是以吞噬靈魂的靈獸之角製成,千年等級的對靈專用概念武裝。但在被Ciel改造過後,變成連物理攻擊力都相當誇張的大型鐵塊...

總重60KG,加裝其他零件後可達120KG。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第七聖典【武器名】
  Ciel被允許配備的概念武裝,教義中不承認轉生的教會所製作出的,批判轉生的利器。
  獵取傳聞中吞噬靈魂的靈性之獸,以其角作為鑰匙利用。
  在角的表面上密密麻麻的刻滿著“轉生萬惡”的句子。
  製成之後歷經近千年,因而有精靈寄宿著。
  通過長年累月而神聖化,被“角只是裝飾,上面的大人物是不會明白的。”如是道的雪兒親手改造。
  由此被Ciel改造的第七聖典的寄宿精靈的性格框架發生了扭曲。
  過去只對靈體有效,直到第七聖典被Ciel改造後, 變為只用物理攻擊就能吧吸血鬼打爛的鐵塊。
  總重量60公斤。加上選裝配件的話翻倍。加特林機槍......





Ciel數十把黑鍵的威力






黑槍與安翰斯的關聯性?



這個Black Barrel,是不是指亞特拉斯的黑槍,多少有點爭議性。

一來,魔術協會和聖堂教會的關係惡劣不是一兩天的事,怎麼會把黑槍這種有著相當份量的物品出借給教會?

二來,Arcueid後面有提到Enhance。以前後文來看,顯然這個"Black Barrel"是與Enhance有關。

Enhance雖為死徒二十七祖之一,但因自己也在獵殺死徒之故,而與教會有合作關係。

他持有的其中一項兵器,就是教會的聖器:聖葬炮典。

而幫忙維護聖葬炮典的就是Ciel。

也因此,有人猜測Arcueid口中的Black Barrel,實際上是指聖葬炮典。

筆者認為,也許是月姬初期對黑槍的設定並不完整,才會產生這種疑點。

黑槍是到鋼之大地問世後,才比較有個系統性的說法。


死徒二十七祖列表:

  XVIII/Enhance
  复誓騎士。殺死原主人,上代的十八位祖以後,取代了他的位置。
  因而被死徒們蔑稱為Enhance(片刃劍)。右手持從前十八位奪來的魔劍Avenger,
  左手持教會製造的槍械聖葬砲典,來戰鬥的緣故,自己半人半死徒的身體正在崩壞。
  沒有特殊的能力,但是行動能力是死徒中首屈一指的。沒有失去人性的他和一般死徒不同,或許說擁有如此的人類行動能力就是他的特有能力也說不定。
  他獵殺死徒的意義和別的死徒完全不同,既不是為了派閥鬥爭也不是為了娛樂,只要他出現的地方,全部的死徒,無論是頭領還是血親全部都要被抹殺,領地也統統燒毀,總而言之,他狩獵的是被稱為吸血鬼的存在(完全是一個吸血鬼獵人,貌似有很深的執念)。
  也正由於這樣的緣由,和教會有一定的合作關係。
  為他維護聖葬砲典的是Ciel,因為槍的關係,在月姬本篇的時候似乎已經認識了。





Ciel狩獵吸血鬼的戰績



評價在Ciel之上的,目前在教會中確實沒有。但有一位不相上下的,那便是異端審問騎士團團長:莉茲拜斐。









【遠野秋葉相關】

重點索引:

‧秋葉的「式神行使」
‧式神行使的主動權相當強
‧秋葉的「掠奪」
‧秋葉吸血的目的
‧秋葉和四季的遠野之血程度有別
‧秋葉看出了四季身上有羅亞?
‧秋葉是否具備共融能力
‧秋葉的遺體跟死者相同是直接風化
‧Ciel的暗示對秋葉沒用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秋葉的「式神行使」



早期有許多同好會把秋葉的這個誤解為「共融」,但仔細觀察會發現有所差別。

四季的共融是『奪取他人生命並共享那條命』。

秋葉的式神行使則是『分出自己的生命給他人,讓該人共享自己的命』。

乍看之下相似,然而就本質而言完全是相左的。

奈須在早期BBS訪談中,也提及了秋葉式神行使的原理。

  關於秋葉的式神行使,稍微講解。
  其實那東西,有好好在本編裡使用哦。
  那是和Len差不多的東西,把自己的一部分分給已經死亡的動物,藉此讓其再次啟動為一條生命,這也算是式神。
  如果將“擊出術式”當做僅限一次的術式行使(詛咒)的話,式神就是一旦契約成立就會持續到施術者精疲力盡為止的使魔一般的東西。
  好啦。秋葉是對誰行使了呢?什麼(失敬)是式神呢?我想理解力強的人應該會明白。



額外補充一下。

在秋葉線三日目,就開始暗示『志貴早早就處於某人的支配之下』。因此五月原本想強行將志貴轉化為自己的眷屬,卻受到了阻礙。

秋葉路線 三日目:

  「--我的血確實有到你體內了。既然如此,你應該已經是我身體的一部分才對啊......!難道說,在我之前,你已經接受了其他人的支配嗎!?


不過最早的伏筆,應該是在Arcueid或Ciel路線中的O夢橋段(選擇「來的人是秋葉」)。秋葉一個念頭就讓志貴動彈不得,就好像志貴是她的人偶一樣。




式神行使的主動權相當強



志貴就是秋葉的式神,因此只要秋葉有意,志貴又沒從其他管道獲取力量的話,基本上是拿秋葉沒轍的。






秋葉的「掠奪」



正確來說,是以名為「檻髮」的異能,在接觸到目標對象後奪取其熱量。

對生物自不必說,甚至連無機物都一樣有效。

由於是以視線為主,在陰暗處或遮蔽物較多的場所,能發揮的威力會有所受限。

反過來說,如果秋葉能夠看得一清二楚,對沒有對靈防禦力的對手而言,幾乎等同死刑宣告。

若是全力施展,最大範圍可達整個校舍。

琥珀路線中,四季和志貴之所以都無法逃離校舍,就是因為整棟建築物都被檻髮包住的緣故。

檻髮就是秋葉頭髮的延伸,但是需要靈視能力才能確認其型態。

秋葉因為不具備這種能力,連她自己都看不到檻髮。她完全是以意念來掌握觸及範圍並進行操作。

琥珀路線中,志貴因為與生俱來的淨眼,才能夠目視並應對。

除了「式神行使」和「檻髮」,秋葉還具備了家傳體術「赫譯」和「赤主」,可惜在月姬本篇並未使用。


  檻髮【異能】
  ORIGAMI。琥珀路線第十日的標題,本是秋葉的能力名。
  秋葉從其視線鎖定的生物身上奪走熱量、“掠奪”之混血,它最大的出力的狀態就稱作檻髮。
  秋葉的掠奪通過視線的確認而發動,如果是能夠靈視的人,可以看見彷如紅線一樣的東西在縈繞燃燒。最大限度的發動,不止是對手,連帶對手包括在內的地域全部都會被紅線所覆蓋,無法從中逃脫出的狀態就是所謂檻髮。
  琥珀線最終日,志貴無法從校舍中離開就是因為校舍已經被秋葉的檻髮所覆蓋住了的緣故。
  雖然對沒有靈防禦的普通人是絕對攻擊妙法,但對於Aruceid這樣靈格規格不同的對手來說,“不過就是在世界中張開了一張蜘蛛網。”
  倘若有感應者支援的話,或許能達到束縛住Arcueid的程度。
  MeltyBlood中有名為“赤主•檻發”的Arc-Drive。題外話,遠野家主使用的武術通常是“赫譯”,
  僅僅允許當主使用的被歸入“赤主“,凌駕赤主之上、禁忌中的禁忌稱作“紅主”。





秋葉吸血的目的



非戰鬥狀態下,秋葉也會選擇用吸血的方式獲取熱量。

琥珀路線中,秋葉因為吸收四季的不良影響,漸漸壓抑不住自身的各種欲望,讓她開始在深夜出去吸血。

由於具備吸血行為,秋葉在廣義上也被歸類為吸血種。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吸血種(用語)
  吸取同類生物血液的生物的總稱。
  死徒與真祖也屬於此類。
  雖然在本篇很容易被吸血鬼和吸血種兩種不同的使用方式搞混,不過把兩者想成幾乎同意思也是可以的。
  進行吸血行為的物種遍佈世界,他們的性質全部都有著微妙的差異,所以取了這個總稱。依照這個意思來看的話,秋葉也是吸血種。
  教會的敵人是吸血鬼、死徒、真祖。所以南美的吸血動物和大陸的吸血飛頭之類的並不會理會。
  真是太好了呢,秋葉。





秋葉和四季的遠野之血程度有別



雖然秋葉認為是自己身上的遠野之血比較濃厚,不過根據槙久的判斷,濃厚的反而是四季,秋葉則是品質較高。

在筆者看來:槙久的判斷會比較有道理。

四季的血較濃厚,因此早早就反轉,然而實力有限。

反觀秋葉,即便相對四季而言較為稀薄,但因品質較高,潛在能力頗強,因此實力上限完全不是四季可比的。

設定上甚至欽點全力發揮的秋葉並不遜於Arcueid。儘管多少有些誇張,但也能看出秋葉的強悍程度。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遠野秋葉(人名)
  於月姬中登場的其中一位女性角色,無胸。志貴的妹妹,同時也是遠野家的後裔。
  留有黑色長髮。凜然的舉止、尖銳的說話方式,以及一點都不可愛的性格,再加上重視紀律,完全是個帶有刺的大小姐。
  對於這八年間隨性過活的志貴抱持不滿,一有事情就會教訓他。
  專心致志且堅毅,但不坦率以及好勝的個性使她在很多事情上都不太顯露自己的本性。
  八年前的事件的相關者之一,自那時起,沉睡的遠野之血就覺醒了。
  如果只有秋葉一人的話還能抑制,但秋葉身上的負荷不是一人份而是兩人份,導致她每天晚上都會發作,在接受琥珀的提議之後,她便以吸血來維持自己的身體。
  「喝下琥珀的血」這件事情本身就是為了讓秋葉更加偏向遠野一族的奸計,秋葉自己似乎也有察覺的樣子。
  在某一路線中秋葉則將那個力量十二分的發揮出來,紅色頭髮姿態下的力量甚至不遜於愛爾奎特。
  從前遠野所治理的土地上有著被稱為紅葉的鬼女,那雖然不是遠野的祖先,但秋葉的起源或許在那附近也說不定。
  月姬中她的立繪非常的多,是個讓原圖負責人留下血淚的角色,至於為什麼,是因為其中還增加了反轉秋葉的制服和私服的關係。
  不知為何,在女子學校中有個姓氏為「月姬」的室友。





秋葉看出了四季身上有羅亞?





秋葉得知志貴是養子的時間點





秋葉是否具備共融能力



槙久的日記指出秋葉有共融,但秋葉認為自己沒有。

同樣是以筆者的角度來看:這邊秋葉的說法優先度反而較高。

首先,正如前面所述,共融的效果就是『奪取他人生命並共享那條命』。

然而綜觀月姬本篇或相關設定,秋葉都未有與其一致的描寫或實際表現。

她的掠奪都是在吸收他人熱量。雖然某種程度上也能說吸收熱量=奪取生命,然而當她奪取完之後並不會去『共享』,吸完就完了。

其次,在筆者文章「式神行使」一節,引用的第一段原文就表示:槙久為了搞清楚秋葉怎麼救志貴的,『花了一段時間』

也就是說,那並不是能『馬上判別出來』的情況。

再加上共融和式神行使都有「共享」的要素。

綜合以上幾點,槙久作為旁觀者,一開始判斷錯誤的可能性算相當高的。

當然這只是筆者的個人解讀,不一定準確。有其他看法也歡迎討論。

槙久日記中提到的軋間,就是軋間紅磨。他正是受槙久委託,殲滅七夜一族的主犯,是能與平均寶具級從者全力作戰的怪物。

有關於他和遠野與七夜兩家的因緣,詳見歌月十夜與Melty Blood系列。

志貴幼時對「死」的強烈印象,就是來自這個男人。


道場訪談 05年9月號:

Q:在其他TM作品中,除了ARC之外能和從者正面對決的有誰呢

A:前提是一對一,且寶具是平均等級的話...27祖幾乎全員、軋間紅摩、蒼崎青子。只能進行防禦戰不過算戰鬥的有CIEL。式和志貴這一對主角比不上從者,不過如果是「両儀式」的話應該可以到CIEL那個等級。





秋葉的遺體跟死者相同是直接風化






Ciel的暗示對秋葉沒用








【翡翠&琥珀相關】

重點索引:

●感應能力

  ‧感應能力的具體效果
  ‧感應能力者與對象距離的影響
  ‧感應能力也能達到讓傷勢恢復的效果
  ‧感應能力能直接作用的對象限於異性

●細項

  ‧翡翠和琥珀轉換個性
  ‧琥珀的藥劑師資格
  ‧翡翠和琥珀不拿手的事
  ‧翡翠和琥珀被收養的時間點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感應能力>

感應能力的具體效果



交換體液,直白地說,就是性O。

翡翠和琥珀是感應能力者中相當優秀的,因此比起分力量給他人,更擅長直接增強他人力量。

然而這份能力,衍生出了遠野家的慘劇。

遠野家是鬼種的後裔。對於鬼之血脈較為濃厚者,即便自己不想,身心也會逐漸受到侵蝕,最終淪為怪物。

為了延緩這種情況,前一任當主遠野槙久,收養了作為感應能力者且尚幼小的翡翠和琥珀。

只要藉由她們的感應能力,增強自己作為人類一側的力量,就能推遲鬼之血脈的侵蝕,這是槙久的打算。

身為姐姐的琥珀,在得知槙久的目的後,以「要怎樣對我都行」為交換條件,讓槙久只對自己,而不要對翡翠出手。

槙久答應了,隨之而來的就是長期的暴行。

雖然槙久達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但過程中琥珀的心也破碎了,才衍生出月姬本篇遠野路線中一連串的復仇計畫。

感應能力的案例還有:

1. 琥珀←→四季(復仇計畫的一環)

2. 琥珀←→志貴(翡翠路線中,四季刻意自殘來傷害共融狀態的志貴,琥珀以此來恢復志貴生命力)

3. 翡翠←→志貴(同上。除此之外還讓志貴有更多體力前往學校與四季對決)

並非直接體液交換,而是靠血液這種間接方式的則有:琥珀←→秋葉(增強秋葉的戰鬥力,讓她對檻髮的運用更加強悍)

網路上有不少資料,直接將翡翠和琥珀冠上四大退魔家族之一的「巫淨」的姓氏。但這並不正確,因為她們是出自『巫淨的分支』。

分支和本家的姓氏未必相同,就如同軋間、有間、刀崎或久我峰,這些全都是遠野的分家,但沒一個跟著姓遠野。

設定上目前並未提及翡翠和琥珀家系的真正姓氏,所以頂多只能從她們的能力來窺探出巫淨本家的端倪,但不太適合直接套用。

讓筆者好奇的是,月姬R已經確定是全年齡版,那感應能力以及衍生出的事件到底該如何改寫...?

雖然也有可能如板友醬燒所說,採用「隱喻」的方式。不過若隱喻的不夠到位,在揭露遠野家黑幕的時候,可能會讓衝擊力大幅減少...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感應能力(用語)
  能感應他人的能力。簡單來說就是能把自己的體力分給別人。
  琥珀和翡翠是特別優秀的感應能力者,不僅能把自己的體力分給他人,連對象的精神與體力也能給予強化、補助。
  因為不是共感能力,所以就算對方受傷了,感應者這側也不會感受到任何回饋。
  感應的方式每個能力者因人而異,有不考慮對象意志進行感應的人,也有需要某些儀式的人。
  所謂儀式,指的就是在其家系所流傳、精神層面的開關。因為異端的能力是需要被制御的存在,所以潛意識中會有「不這麼做就無法發動」的想法抑制其能力,如果不關閉這個開關,能力就無法發揮。
  ……是說,琥珀和翡翠的家系還真色呢。


同上:

  巫淨(家名)
  Fuzyou,如同其名,巫女的家系,與七夜一樣會將特異能力傳給後代。
  不過並非透過血脈傳承,而是以傳授知識、技術的方式。
  接受巫淨這個家名的女性會眼盲,據說是為了使他看不見現世,取而代之的可以看見那邊的世界
  琥珀與翡翠的家族做為這個家族的分支存在。
  與本家不同的是,翡翠他們家能力的繼承是與自己的血有關。
  翡翠與琥珀的母親打破了禁忌,從此家道中落,兩人於是被遠野家領養。
  與月姬本篇雖然無關,不過琥珀與翡翠的母親年輕時大概是這種感覺。






感應能力者與對象距離的影響


性O比較著重締結契約的意義上。

若要更加確實&常效性地發揮感應能力,她們必須在分享體液或血液後,身處於對象身邊。

這也是為何翡翠路線中,志貴必須帶上翡翠前往學校進行決戰;翡翠和琥珀路線中,秋葉也是都帶上琥珀去肅清四季。





感應能力也能達到讓傷勢恢復的效果






感應能力能直接作用的對象限於異性




<細項>

翡翠和琥珀轉換個性



志貴被槙久收養時,有好一陣子都是封閉自己的狀態。

將志貴的心防漸漸打開的人就是翡翠,而在志貴、翡翠、秋葉等人玩耍時,默默在窗邊看著的少女則是琥珀。

在志貴即將離開遠野家,前往有間家之前,將自己的緞帶借給志貴,確立志貴今後人生觀的人,也是琥珀。

兩人對志貴的影響都相當深遠。

發生在志貴身上的「事故」,就是四季突如其來的反轉。原本他企圖對秋葉出手,志貴則擋在秋葉身前,最後被四季殺死。

就是那個時候,讓原本很有精神的翡翠,漸漸變得寡言起來。琥珀則代替翡翠,變成了很有精神的樣子。

但正確來說,琥珀並不只是為了代替翡翠,而是『自己也憧憬著翡翠』,所以扮演起了她的身分。

這是遠野路線隱藏最深的真實之一。志貴回歸遠野宅邸後,能否正確判斷出對調的兩人,將決定能否阻止琥珀的復仇計畫。





琥珀的藥劑師資格






翡翠和琥珀不拿手的事





翡翠和琥珀被收養的時間點











【吸血鬼相關】


重點索引:

●真祖

  ‧真祖的吸血衝動
  ‧12世紀是死徒和墮落真祖最多的年代
  ‧千年城的真祖遭到何者屠殺?

●真祖與死徒

  ‧真祖與死徒的大致區別
  ‧月亮對真祖和死徒的增益

●死徒

  ‧死徒的演化過程
  ‧死徒的恢復力
  ‧Nero是最古老的死徒之一
  ‧Nero的本名

●細項

  ‧人類世界對於吸血鬼傳說的真實性
  ‧有能隨意變貌的吸血種
  ‧Nero的黑獸殘骸可以用來療傷或補強肉體
  ‧死者被殺掉,並不會留下遺骸
  ‧死者的力量
  ‧羅亞是埋葬機關的創始者,並把埋葬機關交給那魯巴雷克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真祖>

真祖的吸血衝動



原本真祖就是以朱月為藍圖所誕生的產物。朱月所具備的吸血特徵,也自然而然地被設置於真祖當中。

死徒是為了生存而吸血,真祖則不需要。

正因為不需要,但又天生有著吸血衝動,這種『沒來由』的慾望會更加難以忍受。

真祖甚至得用盡全力才能忍耐。當然其中也有不想忍耐的,這也就是所謂的墮落真祖了。





12世紀是死徒和墮落真祖最多的年代



僅限於月姬世界。

在現在月姬和Fate已明確分家的當下,已經很難說月姬世界某些關於吸血種的重大事件,在Fate世界也一樣發生過。

月姬和Fate分家的相關設定,有興趣的板友可以參照嘯月的這篇文:





千年城的真祖遭到何人屠殺?



其實筆者沒有特別喜歡去推測設定...不過月姬光是"遊戲本篇",就存在著不少原文之間互相矛盾的問題Orz 而且這些問題通常都還沒有後續的訪談或設定集來蓋棺論定。

當然,可能在月姬R出來以後,這些問題就會全數獲得解決。不過筆者還是想在現階段就先理出個簡單的結論。

Ciel雖然認為是吸血的Arcueid,在暴走之後殺光了城內的真祖。但根據Arcueid的自述,動手的是羅亞。

Ciel路線中的旁白,也表明動手的是羅亞。

既然『Arcued本人』和『旁白』都如此表示,那麼也許可以解釋成:Ciel的說法是教會方對城內情況的誤判。畢竟教會人員不太可能出現在真祖的城塞之內,那麼「Arcueid殺光其他真祖」一說,或許只是基於缺乏詳細資訊的結果論而已。

再次強調,這部分僅為筆者的解讀。若有其他解讀方向也歡迎分享。





<真祖與死徒>

真祖與死徒的大致區別



對月姬入門者而言,「真祖」、「死徒」以及「死徒二十七祖」好像意外地不好區分...





月亮對真祖和死徒的增益







死徒的演化過程



Ghoul處於靈魂勉強固定於遺體之上的狀態,直到吞食他人遺體並修補肉體,成為Living Dead以後,才有最起碼的自主獨立性。

最終在恢復到人類級別的智能時,就是「死徒」。

演化的過程看似簡單,實際上卻是困難重重。只有極少數的人類才能順利蛻變至Living Dead,更別說是死徒。

先天擁有高適應性的人類,能夠跳過演化流程的階段性,直接轉為死徒。好比說弓塚五月,不到半天就變為死徒獨立活動。

完全無視流程,單純被吸血種作為收集能量的道具來使用,則是「死者」。

除上述內容以外,還有另一種更為特殊的:吸血種方強烈想將另一方化為自己眷屬的時候。

這個情況下,被吸血者將以『活著』的狀態,接受吸血種方的血液,並轉化為死徒。

如Ciel路線的Arcueid對志貴,或是遠野路線的弓塚五月對志貴,都是吸血種方企圖造就出這種情況(雖然都沒成功)。

綜上所述,筆者簡單畫了張流程圖,也許會更好理解:


* Living Dead若未成功蛻變為死徒,究竟是維持原樣,還是衰退至死亡,設定上並未提及,因此只能先打個問號。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死徒(用語)
  在吸血種之中被稱為吸血鬼的生物裡,佔有大部分數量的吸血種。……啊啊都搞不清楚了啦奇天烈!
  原本是真祖所準備、類似食物的東西。在真祖無法抑制吸血衝動時所預先準備的人類。當然,為了使他們無法逃跑,會先吸血,將他們置於自己的支配之下。
  這就是死徒的源頭,被吸血的人類會變得和真祖一樣進行吸血行為。原本在這情況下大多是為了生存。為了侍奉擁有長久壽命的真祖,死徒不長壽是不行的。
  吸取他人血液的人類,不知何時開始對吸血行為本身有了優越感,漸漸地強化自身能力。強化自己的意志,藉此逃離真祖支配的人類會離開人類世界,為了保存自身而重複著吸血行為。
  最早時,逃離真祖支配的死徒被稱為二十七祖,之後這二十七個祖有些進行了世代交換,有些現在還是以祖的身分君臨著。
  雖然在本篇中,五月的吸血鬼化是因為被羅亞吸了血,不過幸運的是五月的肉體有著優秀的潛在能力,只花不到半天的時間就以吸血種的身分復活。五月的吸血鬼適應度可以說和遙遠過去的二十七祖相近






死徒的恢復力



死徒的不老不死是不完全的。

他們的不老,得依靠吸血來維持。不死則並非「不會死」,而是『很難死』。

一旦受到傷害,傷口本身會因為時間逆行的詛咒,倒退回受傷以前的狀態。

反過來說,只要威力能超過時間倒流的速度,或是直接將這份詛咒無效化,死徒一樣會被殺死。





Nero是最古老的死徒之一



死徒二十七祖中有著"最古老"描述的,還有黑騎士、范斐姆、白翼公與安納修。


死徒二十七祖列表:

VI/瑞佐沃爾·斯圖盧特[Rizo-Waal Strout]
最古三死徒中的黑騎士斯圖盧特。
姬君殿下(愛爾特璐琪)的護衛者之一。
擺脫了時間賦予萬物的詛咒而得到不死。
持有魔劍,真性惡魔Niya-Dark。

XIV/梵·斐姆[Van Fem]
最古三死徒之一。本名范迪爾修塔。
金融界的魔王。人偶師。具現出了七個被稱為「城」的巨大高雷姆(Golem)人形。
俗稱「魔城之梵·斐姆」。
在人類社會裡擁有相當的地位,終日為地球環境而擔心,是個會為雞毛蒜皮的事情而操勞的俗人。
自第五城「鷲」因為白騎士布拉德的攻擊而墜落以後,一直很厭惡愛爾特璐琪派。

XVII/特梵姆·奧騰羅榭[Trhvmn Ortenrosse]
最古三死徒之一。白翼公。通過魔術研究而成為吸血種。
並沒有依靠成為死徒而獲得的超拔能力的必要,作為吸血種本身就很優秀。
典型的吸血鬼,死徒之王。作為二十七祖的代表,擁有名義上的最大發言權。
因為這點他與死徒們實質上的領導者愛爾特璐琪反目成仇。
狩獵真祖之姬愛爾奎德就是他的提案,尼祿憾死於極東之地他也有相當的責任吧。


短篇小說《Talk.》:

  也並不是只有教會關心著安納修的動態,想要捕獲最古老的死徒之一的安納修,或是與其交涉的組織有無數個,這些組織也各自派遣了精銳部隊,結果卻還是沒變。




Nero的本名



古老的死徒通常會捨棄人類時的舊名,但他們也不會自己取新的。最後就會由教會根據他們的特徵來命名。





<細項>

人類世界對於吸血鬼傳說的真實性



事件簿中,對於"眼屬於魔術迴路"的論點有延伸解釋。

以預測型未來視來說,眼球除了捕捉日常資訊以外,還能被視為某種魔術迴路,對其進行記憶與演算。

魔眼則是更進一步,不但是魔術迴路,還能獨自啟動特定的術式。

死徒在經歷長久歲月後,比起人類,會更傾向於用野獸這種基礎能力較高的存在來修補肉體,並將其化為使魔。

Arcueid在數次見到Nero的黑獸後,一度以為他也屬於這種情況。

然而Nero對此一誤解嗤之以鼻,因為他擁有的是完全不同層次的能力:那是將666個獸之因子『全數化為己身』,使自身相當於有666個自我與生命的固有結界:獸王之巢。


事件簿第四卷 ACT2:

    「魔眼啊,是附屬于魔術師的器官,其本身是半獨立的魔術回路。正因爲如此,才能摘除或移植。嗯~考慮到每對魔眼具有個別的能力,比較接近無涉于血緣也能適應的特殊魔術刻印吧。」

    聽她這麽說,我也能理解魔眼的價值。

    我記得魔術回路應該是指魔術師天生擁有的「産生魔力的器官」。由于依照其質與量而定,可以操控的魔力會出現天壤之別,無論任何家系都熱衷于讓孩子擁有哪怕更多一條也好的魔術回路。

    若能假性地增加魔術回路,大部分的魔術師應該都會付出犧牲。

    「那麽,變得無法控制是什麽意思?」

    「嗯。如同人家方才稱爲獨立的魔術回路,魔眼可以啓動單獨産生魔力的術式。相對於一般魔術回路,高貴之色接近于天體運行──這樣形容也出于同樣的理由。即使是與魔術師無緣的一般人,也會出現極少數的魔眼使用者。只是,魔眼産生的魔力及術式未必均衡。在嚴重的情況下,魔眼會自行發動術式,還會從魔術師本人的魔術回路強行榨取精氣Od。一旦變成那種情形,就是地獄。」



同上,ACT4:

    「可是,那個……與其說是眼球,不如說是屬于大腦的領域吧?」

    「雖然得視情況而定,不過據說從魔術觀點來看,眼球是作爲某種魔術回路運作,並進行這些記憶及演算。」

    對了,魔術回路好像還可以像某種電腦一樣記錄儲存。在這種情況下,所謂預測的未來視也是類似的現象嗎?





有能隨意變貌的吸血種






Nero的黑獸殘骸可以用來療傷或補強肉體




死者被殺掉,並不會留下遺骸






死者的力量






羅亞是埋葬機關的創始者,並把埋葬機關交給那魯巴雷克



埋葬機關在被託付給那魯巴雷克以後,該組織的管理者一律都由那魯巴雷克的家族之人出任。他們一律被稱之為「那魯巴雷克」。

現今的那魯巴雷克是個女性殺人狂,同時也是狩獵了三名二十七祖的怪物。因性格惡劣而被埋葬機關的其他成員厭惡。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那魯巴雷克【人名】
  作為埋葬機關首席的女性。
  不止是同Roa交談時的那魯巴雷克,管理埋葬機關之人必定只出自這個家族。
  當代的那魯巴雷克是個殺人狂,以半幽閉的形式被關在埋葬機關的公務室內。
  Ciel每次回來就會被欺壓,她對其他埋葬機關成員也是一樣。
  埋葬機關的每個成員都想著總有一天要殺掉那魯巴雷克。
  管理著集聚異常者的埋葬機關的實力派,甚至已臭名遠播到了魔術協會。
  雖然被認為還是很年輕的年齡,但卻是已狩獵了3位二十七祖的怪物。







【其他】

重點索引:

●遠野相關

  ‧四季的能力
  ‧四季可以讓異種之血活性化
  ‧紅赤朱
  ‧Ciel察覺到秋葉怎麼救志貴的

●細項

  ‧月姬現存的4名魔法使
  ‧超能力者
  ‧暗示
  ‧靈魂改變肉體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遠野相關>

四季的能力



四季擁有三項能力:共融、不死,以及蝕離。

@共融:

正如本文前面所提過的,是『奪取他人生命並與之共享』。

被奪取者的意識,在睡眠或是精神狀況差的情況下,會漸漸與四季同步。

月姬本篇中,志貴會老是疑心自己是殺人鬼,就是在夢中以第一人稱視角,目睹四季(羅亞)在街上殺人的緣故。

若四季有意,還能透過自殘來削弱志貴的生命力。這也是為什麼翡翠路線後期,志貴會變得異常虛弱。


@不死:

自由調整肉體的能力。

一旦受到傷害,即便是失去手腳之類的嚴重損傷,甚至最後只剩下個頭,肉體也會自行調整成『在那個狀態下仍能存活』的形式。

說白了就是『很難死』。並非真正意義的不死身,比較接近死徒的情況,但原理有所差異。

除此之外,還能自由控制凝血的時間。

諸如將血液化作刀刃劈砍、投出,還是在自己想要的時機,將血液飛濺的位置引爆,使對手被血刃穿刺,都是「不死」的延伸運用。


@蝕離:

接觸融合詛咒。

能夠攝取他人肉體來還原自身肉體。

簡言之,就是能隨意進行器官移植。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蝕離【異能】
  SYOKURI。遠野四季擁有的作為混血的能力。接觸融合詛咒。
  作為能夠自由運用自己肉體的四季的究極能力,蝕離能攝取他人的肉體來還原自己的身體。
  簡而言之就是全器官移植受體。
  雖然藉由Roa的意識吸血鬼化,但四季本人作為混血的能力也是吸血鬼味十足。
  (起初最多只是補全缺失的部件)處理掉暴走兄長四季的秋葉,之後,
  會取得吸血鬼般的這一能力,或許是因為掠奪了這個吧。





四季可以讓異種之血活性化






紅赤朱



擁有鬼之血脈的一族,當體內的鬼血徹底覺醒時,就會被稱為「紅赤朱」。

在其他的混血家系,則把這個現象叫做「返祖」。

目前已登場的人物中,有達到紅赤朱的只有軋間紅磨與遠野秋葉。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紅赤朱【用語】
  KurenaiSekiSyu
  混有非人血者,將體內沉睡之血最大幅度喚起之時的稱呼。
  彷彿被海市蜃樓般的霧氣所包裹,到達這步就無法再回到人類了。
  以遠野家為主座的一族稱其為紅赤朱,其他族類中稱之為返祖。
  作為混血,污染度高的秋葉成為紅赤朱的可能性很大。
  本篇中髮色鮮紅的秋葉正在變異,但總算還是能控制住鬼血與人血的狀態。
  但不是說就能恢復原狀,在邁向紅赤朱的狀態下,當事人還能切換回作為人類的自己,僅此而已。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軋間(家名)
  KISHIMA。遠野家的分家之一,雖說是分家,但血反而比本家還更為濃厚。
  遠野慎久在軋間家當主的協力下,殲滅了七夜。
  灼熱可說是沉睡在軋間血中的自然干涉,據說軋間的當主必定會成為紅赤朱
  所以說七夜在紅色草原遇到的就是軋間家當主的意思囉,嗯。





Ciel察覺到秋葉怎麼救志貴的





<細項>

月姬現存的4名魔法使



在第一魔法使已經死亡的情況下,"現存"的魔法使的確只剩下四位。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魔法【用語】
  與魔術不同的神秘。魔術師們的終極目標。
  將在這個時代不可能實現的事情變為可能的就是“魔法”,
  花費時間和財力的話就能實現“結果”不能被稱作魔法。
  在文明起步階段的過去,魔術師們大部分都是魔法使,現在只剩下了五人的魔法使。
  話雖是這麼說,但還活著的魔法使是四人。
  使用被稱為第一法的魔法使好像已經死亡。剩下的四人中兩人躲躲閃閃,
  另外兩人頻繁出現,引發事件後又離去,其實是相當麻煩的一群人。
  儘管常被稱為五人魔法使,但似乎每個人的理解方式有所不同。
  將其當做是已經不存在的人類,或將死了般消失不見但其踪跡任在的話就算作是還活著,就是這樣理解上的差異。






超能力者



普通人大腦的迴路,只能用來收發與自身相關的訊息。

超能力者則是開啟了其他潛在的迴路,因此能夠收發特殊的訊息。

空之境界中,則把「迴路」當作「電視頻道」來比喻。

收視率最高的頻道,就是普通人能夠收看的頻道。得以收看其他頻道的人,也就是所謂超能力者。


空之境界 痛覺殘留:

    「關于超能力的區別就不必說明了,大概是念動力。我想問的是,人類是以何種形式擁有超能力的?

    「以頻道的形式。你會看電視嗎?」

    「是,我當然會看——這有什麽關連嗎?」

    「就是電視啊,把人類的大腦比喻成頻道,你平時最常收看什麽頻道?」

    「……我想想,應該是第八頻道。」

    「這就是了,這代表第八頻道是收視率最好的頻道。假設人類的大腦有十二個頻道,我和你的腦子總是在收看第八頻道……收看收視率最好的節目。雖然還有其他的頻道存在,我們卻接收不了。大家最常看的節目,也就是常識。活在常識世界之中,只得以在此生活的我們,選擇的就是第八頻道。聽懂了嗎?」




暗示






靈魂改變肉體



Stay Night HF路線中,也有提過記憶、腦部、魔術迴路等「情報」,是儲存於靈魂之中。肉體則會根據靈魂攜帶的情報,來顯現出應有的模樣。

所以被羅亞寄宿的肉體,在羅亞完全覺醒後,肉體會變貌為死徒。

空白的人偶(肉體),在被衛宮士郎的靈魂寄宿以後,也會還原成衛宮士郎的模樣。


Stay Night HF 16日目:

    記憶、腦部、魔術回路等等,這些東西實際是儲存在靈魂內,而非肉體上。
    正因如此,雖然容器的運動機能差勁,但命令系統方面可說是世界無敵的狀態
    哎,即使如此,在前半年內,還是不停地反覆著失敗的實驗。
    不但無法以澆水來養育,也沒有能夠做出人造人的設備。
    結果,將間桐家的藏書全都賣給協會,買入有名的人偶師父所遺留下來的空白人偶,終于變成現今的狀態
    這麽說起來是有語病,士郎和我們一樣,是個完全的人類。
    不但能到病院接受手術,感冒也要吃感冒藥,被殺掉的話也是會死的。
    只要魂魄寄宿到肉體上,肉體就會再次顯出魂魄的情報,而固定在肉體上面。








【日常相關】

重點索引:

●琥珀相關

  ‧琥珀的計畫
  ‧殺人事件最一開始出現在臨鎮
  ‧緞帶的重要性

●遠野相關

  ‧有間家
  ‧先前逗留在遠野家的分家成員
  ‧超級酒豪秋葉
  ‧時南宗玄
  ‧翡翠和琥珀的生日
  ‧琥珀和翡翠對茶的喜好

●細項

  ‧Arcueid的住處
  ‧學姊的班級
  ‧有彥的嗜好
  ‧志貴的班導

重點內文及相關補充:

<琥珀相關>

琥珀的計畫



秋葉對琥珀的復仇計畫一直都心知肚明,但出於對琥珀的負罪感,因此一直選擇隱忍。

琥珀偷下藥的行為,要直到翡翠路線才開始比較明顯。

琥珀會偽裝成翡翠的模樣,謊稱要給志貴吃的是良藥,實際上卻是毒藥。

具體而言,只要翡翠露出這張臉,那就是琥珀扮的。






殺人事件最一開始出現在臨鎮






緞帶的重要性






有間家



有間家還有一位長女都古,平常與志貴並不親近,曾被志貴誤解是不喜歡自己。

實際上是對志貴一見鍾情。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有間(家名)
  唸作ARIMA。遠野家的分家,與遠野的血緣關係最為薄弱。
  父親 - 文臣、母親 - 啓子、長女 - 都古。
  志貴九歲時被寄養的家庭,經營著花道教室、不知為何連類似劍道場的空間都有...好像吧。。
  順帶一提她還是小學生,精力非常旺盛。雖然沒有什麼親近志貴的舉動,但有時會飛撲過來然後笑得很開心。……可能那就是在親近也說不定。


MBAC 用語辭典:

  有間都古【人名】
  突擊China girl。
  將志貴當哥哥(在心中)來愛慕的女孩子。現在小學六年級。
  遠野志貴交通事故之後,在有間家當做養子寄宿著。都古似乎從那時候對志貴就幾乎是一見鍾情的狀態。但,不知道怎樣跟突然出現的哥哥相處,重複著笨拙的交流[Communication]。然而數年後志貴回到了遠野的大宅,結果正經地說了話這事一次也沒有什麼的。
  有間家有沒被使用的道場,“就這樣多可惜啊”——這樣每天做著拳法的鍛鍊。是不超出小孩遊戲標準的冒牌八極拳,但在MELTY BLOOD裡由於Tatari的影響僅一夜成為了真的八極拳使。不用說,本人非常高興。
  又,將貓ARC作為未來期望的對手[Rival]來認知。





先前逗留在遠野家的分家成員


久我峰、刀崎和軋間,都是遠野的分家。

久我峰與遠野都是資產家,但財力上久我峰更勝一籌。

然而遠野一族比起財力更注重血統,因此血統較為尊貴的遠野成為了宗主。

刀崎以鍛造武器為主,會以自身的骨頭為材料以打造傑作。

軋間的資訊,請參照本文「紅赤朱」一節。

順帶一提,久我峰家的長男斗波,是秋葉的未婚夫,是個十足的變態和野心家。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久我峰斗波【人名】
  KUGAMINE TONAMI。遠野家分家中最富有的家族,藉此佔有了秋葉未婚夫的立場。
  在月姬本篇中只出現名字,在歌月十夜中威風凜凜地登場。
  外表看起來憨厚的微胖中年男性,本質是陰險不懷好意的野心家,道貌岸然的傢伙。
  外加變態。女體偷拍的愛好者。比起秋葉更喜歡翡翠的類型。
  雖然是遠野一族之一,但是作為異能的血很稀薄。家族男性體態肥腫,
  但是久我峰的女子那確都是美女。


月姬讀本‧青本 用語辭典:

  遠野(家名)
  Toono。在月姬本篇作為舞台的地區扎根的”混血”們的宗主。
  也許因為是古老的血族,遠野家及其分家都是資產家,形成財閥般的大組織。
  論財力遠野家比起分家的久我峰還要來的差,不過對他們來說重要的是血緣,因此有著尊貴血液的遠野家便成為了宗主。
  遠野家是在遙遠的過去與鬼種(並不是由人所變成的鬼人,而是原本就身為鬼)交合,長久治理土地的豪族末裔。


同上:

  刀崎(家名)
  Touzaki。遠野的分家之一。
  被稱為骨師的一家,以自己的骨頭來打造刀。
  一般來說都是用鐵來鍛造刀具,但高手則會獻出自己的手骨,作為鍛造刀的材料,作為鍛造師最後也是最棒的傑作。
  與在大陸傳說的破山刀有著似是而非的特性。





超級酒豪秋葉






時南宗玄


曾是治療志貴的生父:七夜黃理的醫生,也是少數知道志貴病弱真相的人。


月姬讀本‧PP本 用語辭典:

  時南宗玄【人名】
  ZINAN SOUGEN。遠野家的專屬醫生同時也是志貴的主治醫生。
  過去曾是混血監視組織的一員,似乎同七夜黃理有所交往。
  現在隱居中,過著類似黑醫生的生活。
  理解志貴的貧血是怎麼樣的狀況,利用東洋的醫學維持著他的健康狀況。
  本身志貴的貧血症也就是治不好的。
  志貴稱他是暴力醫生,瘋掉了的醫生。
  愛說髒話又一本正經,和都古也見過面。
  在志貴住在有間家的時候,多次為了志貴而趕往時南醫院。
  如外表所見鍾情中國拳法,或許有教導過都古武術的套路。



翡翠和琥珀的生日



雖然本篇是不明。不過若在3/12日打開歌月十夜的話,就能得知兩人的生日就是這天。






琥珀和翡翠對茶的喜好






<細項>

Arcueid的住處







Ciel的班級







有彥的嗜好







志貴的班導



國藤老師可能當初設計上比較接近隨筆帶過.....要不就是他真的身兼班導、數學老師和物理老師三個職位。

沒意外的話,應該會在月姬R被新角色諾艾爾老師取代了。




到這邊告個段落。

也順便說說自己重跑完月姬的感想。

我原先就知道月姬是趕工之作,但重跑完之後,對這點的認識可謂更加深切。

姑且不論設定描寫的前後衝突,在劇情上也是有不少處理相對沒這麼妥善的地方。

好比說:

1. 吸血鬼路線,五月失蹤了但沒人在乎,甚至都沒能在班上引起些許波瀾。是直到遠野路線,包含男主角在內的人,才開始意識到五月失蹤了。

2. Ciel路線,志貴一度因為失控而O了琥珀。之後結局完全沒交代琥珀怎麼了。

3. 遠野路線,Arcueid只露個背影就沒戲份了,志貴自然也沒跟上去17分割。所以Arcueid只靠自己就擊退了Nero?

4. 扣除BAD END,志貴在本篇照理講沒有襲擊過一般人。他在夢中所見的,不是羅亞、四季,就是秋葉,是以他們的視角目睹經過。

然而琥珀線前期,志貴卻做了個剛殺完人,跟四季暢談的夢。醒來後雙手還真的都是血。

這要嘛是琥珀刻意搞的,要嘛是志貴真的在琥珀線殺了普通人,要嘛是寫作上的疏忽了...


其實還有不少類似的點。

但若有人問我我推不推月姬,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不介意早期這種陽春的畫風,那就玩吧,絕對不會後悔。

就算是重新玩,我還是再次感受到與當年相同,不,甚至可說是更為強烈的感動和震撼。

我由衷地慶幸,在我的人生中能遇到月姬這作品。

我不會忘記,那夕陽下與Arcueid的道別
我不會忘記,Ciel帶著哭腔看著死而復生的志貴,獲得了多少救贖
我不會忘記,志貴將自己的命還回去,就為了拯救對於自己最重要的妹妹
我不會忘記,在秋葉和琥珀都逝世,那股景物依舊在,往事皆以非的心痛,以及那句「姊姊,我要做回我自己了。」
我不會忘記,那個在向日葵花田,等待著志貴的身影....

我絕對不會忘記,月姬帶給我的這些種種...

打著打著竟然眼眶泛紅了,差不多該收尾了。

以上,希望今年月姬重製和MB重製都能有好結果! 今年就是月姬元年!

創作回應

麥先生
感謝整理,不過可以問一下淨眼跟魔眼有什麼差別
2021-04-09 15:54:02
鐵血
魔眼泛指「運用到眼睛的特殊能力」,其中又區分為魔術和超能力。

淨眼則屬於後者。
2021-04-09 22:56:28
黑い影
跟鬼女紅葉有關嗎wwww
2021-04-09 16:33:11
鐵血
好久不見!

秋葉的先祖的確是在遠野地方很出名的鬼女,但不確定是不是鬼女紅葉
2021-04-09 23:29:04
LT
可以靠這個摸索月姬系列了
2021-04-09 20:45:06
鐵血
能有所幫助就太好了!
2021-04-09 23:29:15
サラダ
但這次月姬R不是只有表(吸血鬼)路線嗎? 遠野路線還沒有開放 也許是DLC 也許是額外再出一個遊戲
2021-05-20 19:55:0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