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月姬】關於UO、朱月、真祖、Arcueid與Archetype:earth

鐵血 | 2022-08-06 12:04:19 | 巴幣 13092 | 人氣 3726

【月姬】關於UO、朱月、真祖、Arcueid與Archetype:earth

PTT上的回覆,現在轉回來,然後自己做點延伸補充,並附上相關出處。

剛好F/go最近也出了Archetype:earth,有興趣想了解這個角色的同好也能參考。

原先是打算在PTT也回一篇...寫到一半休息,醒來發現嘯月先回了。

但我不喜歡半途而廢,那...就只發在小屋吧。

心血來潮,所以把遊戲的截圖也一併附上了。

前面附過的出處,若後面的內容有使用到,基本上不重覆引用。

以下正文。



Ultimate One

簡稱UO。

君臨各天體系統樹的最強生命體,每個行星只有一位。

通常以"Type:行星名"為名,也被稱為原初之一或究極之一。

在小說《鋼之大地》中,則被喚作亞里斯多德。


歌月十夜 夢十夜 朱紅之月:

    這種恐懼並非荒誕無稽之物。
    因爲此地之上出現的原初之一,正是爲了帶來破滅而被召喚出的。


同上,段落2:

  “豈敢,我所知道的,只是您的工場的性能並不太好。您是作爲究極之一而誕生,然而隨後出現的繼承者們實在也太不完美了。


Melty Blood Actress Again Current Code 姬Arc個人路線 vs Riesbyfe:

Riesbyfe
「等等,原初(Ultimate)之一(ONE)。雖說是暫時的,但她曾是我的主人。作為騎士,可不能就此回歸。」



Angel voice Act6:

    “能聽到星球呼助的,只有身爲同種的星球。我,不,我們只是由聽到這個星球呼聲的天體中選拔出來的、該星球上的最高種族。拿身邊的例子來說,被稱爲天之亡骸的亞裏士多德……也就是過去的我是金星上最優秀的個體。”

    “你說…什麽?”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氣。我們的敵人,是立于其它天體非常識的系統樹頂端的唯一生命種嗎該天體最強的生命,換言之就代表著那個天體本身。也就是說,這個星球上殘存的人類種,是在與八個行星爲敵。



同上,用語解說:

亞裏士多德[Ultimated ONE]

    由其他天體飛來的八個生命體。
    其真正身份是各行星上最強的生命種,各自都僅憑一己之力就能讓現存的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生命種全部滅絕。
    亞裏士多德這個名字是人們起的,他們本身連名字的概念都沒有。各個亞裏士多德只是不互相殘殺,除此之外自由行動。
    而其中也出現了從這個星球的生命種那裏學到“知識”的概念、與人類進行接觸的幾個亞裏士多德。
    在負責接受、傳達來自各自所屬行星敕令的type:saturn被消滅之後,與人類進入了最終決戰。  




朱月

朱月之Brunestud。

月之王、 Type:Moon,也是月姬故事的起點。

居住的月球早已化為一片死地,她為此尋求著替代品,最終盯上了地球。


MELTY BLOOD Act Cadenza 解說書 用語辭典:

朱月【用語】

 成為了真祖之原形的某生命體的別稱。朱月之Brunestud,也被這樣稱呼
 消滅之後只對接近朱月能力的個體贈予Brunestud這個稱號。
 被冠以Brunestud之名的真祖,即使在他們悠長的歷史之中也僅有兩名。



月姬讀本Plus Period附錄 真月譚月姬Prologue 翻譯by嘯月:

星球並不知道…
月之王會守護星球的原因、並不是因為星球的可愛。

而是為了把星球當作已經化為一片荒蕪醜陋、那自己國家…的代替品,
月之王想要佔有這個美麗的地上世界。




朱月、地球與真祖

長久以來,地球孕育了諸多生命。

在誕下某個物種後,因為其與眾不同的特性,而開始對自身的未來感到不安。

朱月聽到了地球的聲音。她表明能夠幫忙守護地球,被接納為一份子,並降落至地面上。

地球也以朱月為原型,開始製作屬於自己的UO。

然而實際上,朱月的目的是支配地球。

她知道自己既非屬蓋亞(星球),也不歸於阿賴耶,遲早會被抑止力消滅,所以必須準備新的肉體。

結果尚未完成,就意外敗於寶石翁之手,唯獨留下她的固有結界。

其效果是:能讓「真祖」這一種族誕生,並使朱月意識得以自由潛入他們體內。

而地球經過多番嘗試,雖然終究未能產出UO,但也不是毫無成果。

過程中所出現的,就是能夠作為星球意志代理人,同時受到固有結界影響,因此亦是朱月後繼者的真祖。


月姬讀本Plus Period附錄 真月譚月姬Prologue 翻譯by嘯月:

可是呢,曾己何時誕生了奇怪的孩子
與至今為止的孩子們有著某種不同,但就連星球也無法說明是那裡不同。
然而,星球覺得這個生物的誕生是錯誤的,
星球首次開始思考起自己的將來…

聽見星球的聲音後、月之王來臨了。

「作為代替無法行動的妳、就由我來守護妳吧。」

被星球召喚的月之王,以他那雙好紅好紅、既可畏又溫柔的眼睛和星球訂下了約定。
於是星球高興地認同月之王成為她孩子們的一員。
就這樣,地上也開始誕生本不屬於這顆星球的月之民。


星球以月之王為藍本,試著作出大地之王。
可是,卻無論下多少工夫與努力都還是生不出這顆星球的王。

不只這樣,就連該是自己分身的月之民,也有著重大的缺陷。
星球是那麼地喜愛著自己的孩子們。
所以身為分身的月之民、愛護地上的生物也是理所當然才對。

但是、喜愛牠們卻又殘酷地捕食牠們…這又是為什麼呢?星球抱持疑問想著。



同上,段落2:

真祖。身為星球的代言人,擁有形體的月之民被這樣稱呼著。
他們是獲得肉體的精靈,可是卻有著一個缺陷,令他們的數量逐漸減少著。



歌月十夜 夢十夜 朱紅之月:

    據說他們是作爲自然的觸覺而誕生的。
    然而,爲其原型的原初之一到底是什麽。
    星球仿照人形創造出了他們。
    而在此之前,名爲真祖的自然觸覺,是以什麽爲契機而出現的呢。
    他們會受到月之盈缺影響的原因。
    本應完美的他們卻不完美的理由。


同上,段落2:

    那麽,不如仿效余一般准備一後繼者。只有當與余同級的肉體出現時,朱紅之月才會依附之她墮落之後余的支配乃是毋庸置疑。此法則即可免除如汝一般無謂的重複與簡略化了。”

    “感謝忠告,然而我的目的就是那簡略化。將名爲個性的多余部分削除,把影響保留至最小。我並不願如您一般,布林斯坦特,死後仍殘留著侵蝕外界的意志。”

    “呵,說得好呢。言下之意,你已理解余爲何人了?”

    “豈敢,我所知道的,只是您的工場的性能並不太好。您是作爲究極之一而誕生,然而隨後出現的繼承者們實在也太不完美了。完美的只是最初的您,之後的真祖們都只能算是失敗作品吧。所以您插手了,教會了真祖們,如何把原本只是因必要而出現的真祖,變成可爲真祖們所創造而出。理由只有一個,您無論如何,也需要與您同等純度的真祖的出現。”

    “————好,繼續說下去。”
    “即是說您已意識到自身的壽命已不長久。對沒有壽命之概念的真祖來說,死只能是由外因而至。

    您已樹敵太多了。
    通常,真祖被認爲是自然靈的一種。因而即使阿賴耶的怪物,也不會隨便對身爲靈長之敵的真祖出手。
    ……因真祖既爲靈長之敵,同時亦爲與自然之調停者。我等于無意識之間對名爲真祖的怪物否定並容忍著,使得阿賴耶的怪物並未將真祖認定爲抹殺對象。”

    “然而,作爲原型的您是不同的。朱紅之月既非蓋亞,也非阿賴耶。預感到了會被兩者之一所修正的您,除了爲遲早到來的毀滅而准備新的肉體外別無他法。”

    “然而,您是絕不會料到會敗于人類之手吧。

    沒有及時學習魔法這種規則外的規則,才令您讓老邁之寶石有機可乘。
    因這一意外,您在後繼者完成之前就消滅了。
    ——留下了令‘可讓自我潛入的名爲真祖之種族’誕生的固有結界。”


    “………………”

    “所謂的二十七祖也不過是您的努力無意中留下的足跡罷了。無論如何也無法産出與自我同等純度的真祖,您嘗試了種種手段。其結果之一就是愛爾特璐琪·布林斯坦特,但她也未能達到迎入朱紅之月的高度……不,能馴服蓋亞的怪物的她,某種意義上可算是朱月之上的怪物,然而她自身卻太不安定了。”

    “諷刺的是,在您已不抱希望的自然發生之中,您所期待的人物誕生了。

    朱紅之月亡後,他曾蔑視爲失敗作的真祖們,創造出了朱紅之月未能實現的素體。
    那就是愛爾奎特·布林斯坦特。

    不過因爲她自我束縛之故,也未曾到達能迎入您的階段。”

    “有意思,那麽,你認爲余是誰?你說她未曾迎入朱月的話,則此身並非朱紅之月嗎。”

    “當然。所有真祖之內都設置了可迎入朱月的位置。因那是您所創造的法則。然而那畢竟只是作爲朱紅之月的側面。所有的真祖都既爲朱月的分身,同時亦爲完全相異的個體。所以,如今跟我交談的不過是愛爾奎特·布林斯坦特之影而已。——你還不能確定就是朱紅之月。只要愛爾奎特·布林斯坦特還是愛爾奎特·布林斯坦特一日,你就無法成爲朱紅之月。”

    “哼,若你所言非虛,則余如此存在確實合理。……原來如此,此身不過是有可能實現的虛像而已。結果不知天高地厚的是余嗎,居然說要支配她之類,實在大言不慚。”

    “不,您亦不必如此悲觀,布林斯坦特。愛爾奎特·布林斯坦特只要繼續被那鎖鏈束縛,終有一日會放棄自己的名字吧。

    如此一來,您就可將成爲空殼的身軀據爲己有。所以我反對將她釋放。若要確認朱紅之月的轉生,則將她如這此般放置下去才是正確。”




真祖與Arcueid

朱月視真祖們為失敗作,因為他們的規格都沒有符合自己的預期。

唯有同等純度的真祖,朱月意識才會依附其中。

為了達成目的,朱月考慮了各種手段。其中就包含了教導真祖們如何僅憑他們之手,就創造出同族。

隨後朱月消亡,真祖們也終於製作出足以確實迎入朱月的最高傑作:Arcueid。

在《歌月十夜》中,羅亞的靈魂能夠在Arcueid的夢境裡,目睹以她形象現身的朱月之影,原因就在於此。

舊MB系列中,Arcueid面對二十七祖時的口吻會變得極為高傲,也是朱月意識上浮的緣故。

她是被朱月選上的肉體。一旦不去控制吸血衝動而徹底墮落,朱月便能複寫支配權並重新復活。


Typemoon同人時期網站 BBS問答:

―――有些記述好像在說Arc是被其他真祖製造出來的一樣,不過她是怎樣誕生的呢?
蘑菇>是的。本來,所謂的真祖是自然產生的,但唯獨Arc是被真祖們人為地抽取出來的




Brunestud

朱月的別稱,也是千年城的名字。

真祖們並不存在階級差異。

唯有能力接近朱月,能夠用空想具現化重現千年城的個體,會被授予Brunestud作為「姓氏」,並被尊為王族。

Arcueid就是其中之一,是以被稱為公主。

同樣被叫做公主的還有另位一位:死徒27祖中的Altrouge。

她是真祖與死徒的混血,也是朱月準備新肉體時的失敗品。

曾被羅亞評價為雖不安定,但既然能馴服蓋亞魔犬,那也稱得上是朱月之上的怪物。

不具備空想具現化的機能,不過能夠二段變身。

是否因為這樣,才與Arcueid同樣擁有獲賜Brunestud的資格,目前則無法判斷。


月姬讀本 青本 用語辭典:

布倫史塔德(用語)
  Arc的姓氏,嚴格來說是像稱號一樣的東西。
  真祖的王族都會被冠以此姓氏。
  Arc用來封印自己的千年城,是過去最強大的真祖通過空想具現化所築成的,並不是Arc原創的東西。
  由於Brunestud的初代城主已經被消滅,之後能夠具現出Brunestud的真祖都被會當做王族看待
  對於不存在上下關係的真祖們來說,這就是稱呼Arc為公主殿下的原因。
  受羅亞欺騙而殺死真祖們的愛爾奎特將自己綁在自己所具現化城堡的王座上。被從城堡外牆朝著王座延伸的鎖鏈綑綁,將自己永遠封印。



歌月十夜 Daily-Message:

  9/Altrouge Brunestud
  死徒中的吸血姬真祖與死徒的混血
  也可說是Arcueid姐姐的存在。
  不過,外表看來是十四歲的可愛的少女。
  平時並不擁有那種優秀的能力,空想具現化也是不可能的。
  不過,會像個魔法少女似的,二段變身啊什麼的。




Archetype:earth

從F/go Archetype:earth的羈絆資訊能夠完整確認:Arcueid本身就有成為UO的資格,但與相同規模的Altrouge分出勝負以前,還沒有辦法被稱為One。

Archetype:earth的情況則更加特殊。

嚴格來說,那並不是Arcueid,也不是被羅亞引誘去吸血以前的她。

而是位於同一個體,但在朱月意識上浮時,星球意志也同步連結至Arcueid體內,導致權限獲得大幅度提升的另一種姿態。

諸如溶解冰山,或把地軸溶解後將大陸當成彈珠台打一類,這些原本Arcueid難以做到的誇張事蹟,她卻能夠直接實行。

Melty Blood Actress Again Current Code的個人路線中,她甚至一度想停止星球自轉,所幸最後被Arcueid阻止。

通稱"真祖Arcueid",也曾被Riesbyfe直呼原初之一。

是強大、有著王族貴氣,又不失天然呆的公主大人。

儘管是星之頭腦體,也是原初之一,但這個狀態下的她到底能否直接當成"Type:Earth"仍是未知數。

現階段來看,F/go Archetype:earth的靈基一,跟Melty Blood系列的同名角色特徵一致。

之後F/go會不會有新的詮釋,就有待觀察了。


Melty Blood Actress Again Current Code 官網角色介紹:



同上,遊戲內姬Arc個人路線:

真祖Arcueid
「以太[Ether]穩定下來了。這領域在新世界中得到了萬全的維持呢。這是你的工作嗎,魔術師?」

Ciel
「……並不是Arcueid呢。也不是被Roa貶低之前的她。妳,莫非———」

真祖Arcueid
「觀察敏銳。就算是不說話的石頭也會有想嬉戲的時候吧。打聽女性的來歷可不值得讚賞啊?」

Ciel
「……。雖然一直將Arcueid理解成一個特別的真祖,沒想到竟是如此特別。」
「聽說魔術師之中,也有達到了存在原型的人。這被稱為起源覺醒。」
「妳似乎是強行做出了相似的事情呢。」



同上,段落2:

完全武裝Ciel
「少裝傻。妳不會從夢中醒來。在這之前妳不是要開始一場大掃除嗎?」
「比方說,將南極和北極的冰塊溶解。或是將地軸溶解,把各個大陸當做彈珠台。」

真祖Arcueid
「真意外。您怎麼知道?」

完全武裝Ciel
「因為妳說了“我們是相同的”。」
「要是那個白痴吸血鬼,因為某些偶然而打算“毫無理由地亂鬧”也並非不可思議。」
「可是,她卻沒有這麼做的權限。只是“想過”就沒有了吧。不過妳的情況可不一定如此。」
只要這麼想就會毫不猶豫地實行,有錯嗎?」



同上,段落3:


真祖Arcueid
「那麼,把世界關閉吧。星球啊,將那迴轉(氣息)暫時歇止———

???
「稍等一下———!」



同上,若Arcueid敗於真祖Arcueid:

真祖Arcueid
「那麼,落下帷幕吧。我將自轉(身體)歇止,掃除地表文明。人類的孩子啊。如果在這創世的地獄中尚能存活,那就是你們的勝利。盡情謳歌靈長之世吧。」



同上,尾聲:

真祖Arcueid
「漂亮。而且無比痛快。身為星球大氣的我的手腳,居然給僅僅是受肉了的手腳打倒了呢。」







創作回應

神秘怪客
"又不失天然呆" 這個要到重點, 必定會考
2022-08-06 18:43:29
鐵血
有興趣一定要看一次舊MB 姬ARC的個人路線,看到最後肯定爆笑出聲
2022-08-07 10:39:01
笑容旁有惡字之人
我到現在才想到,朱月平時都是用VPN(星球的意志)上網的嗎? (X
2022-08-07 12:33:38
鐵血
還蠻奇特的比喻,不過大概了解了

兩邊不彼此干涉喔,朱月基本上都是時機或場合對了就會連上線
2022-08-08 08:19:55
笑容旁有惡字之人
在經歷FGO和EX動畫之後,總覺得一時停止地球自轉,靈長也活得下來呢....
2022-08-07 12:34:47
鐵血
不無可能,即便像鋼之大地如此殘酷的狀況,人類種還是殘存了下來,只是型態跟以往的差非常多而已
2022-08-08 08:20:34
鐵血
奈須筆下的人類都是相當堅強的
2022-08-08 08:20:48
声聞士波修
所以說理論上來說有能力比Arcueid還要強的真祖,那朱月是不是也不用Arcueid的肉體也可以?
2022-12-08 01:49:00
鐵血
比她更強的應該是沒有,但有與之接近的:
1. 第一個具現出千年城的真祖,實力是過去某段期間的最強 by 月姬讀本
2. 最初的真祖,與Arcueid同格 by 早期STAFF座談會

考慮到設定曾提過冠以Brunestud之名的真祖僅有兩位,其中一個又確定是Arcueid,那上述兩個應該就是同一人。

所以你的推想的確有道理,但就尷尬在這位真祖只存在於設定的隻字片語,資訊的完整度嚴重不足,還不足以考究出具體的結論。

是不是以前發生過什麼,導致朱月最終還是將焦點都放在Arcueid上? 還是單純這位真祖沒有比Arcueid更"全面",所以不被朱月考慮進去? 這個坑就看奈須什麼時候想填。
2022-12-09 02:57:47
kenny879018
是說fate世界有朱月是不是代表跟月球的Mooncell是一起的
2023-01-26 20:00:56
鐵血
不,不是這樣

十周年問答是這樣說的:

Q:
MOONCELL跟朱月有關係嗎?EXTRA以外的世界裡MOONCELL也存在嗎?

A:
MOONCELL是只有EXTRA世界才有的裝置。雖然跟朱月沒有關連,不過在那個世界裡相當於朱月的「星之頭腦體」也一定在某個地方生存著….!

------------------------
EX即便是在FATE系列中,特異程度恐怕也只僅次於FGO XD
2023-01-27 19:22:5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