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七十七章 未知的威脅

希無冀 | 2022-05-13 17:00:07 | 巴幣 3126 | 人氣 218



前情提要:發現齊禮安偷偷進行反魔法金屬的走私交易,隼決定阻止他,卻反過來被抓住了。

       在隼與齊禮安展開決鬥的同時,查賀等人組成的礦穴探勘隊也抵達了目的地。

       位於城市外的天然礦山洞穴,只要騎馬一個小時就可以抵達。這裡因為地理環境的緣故,直到現在才有辦法進行探勘。

       查賀等人將馬和物資(包括礦穴爆破用的火藥)安置在洞穴外的據點,人數共12人的部隊便進入洞穴。

       進入礦山後,馬上就見到一個相當深的洞穴。他們將攀岩勾繩架在洞穴的岩壁上,利用勾繩緩緩下降。

       曼爾隊長——本次探勘任務的領隊走在最前方,眾人一路深入洞穴。

       「接下來隨時都可能遭遇狀況或是魔物,所有人拿起步槍,罩子放亮點。」

       眾人沿著洞穴一路前進。

       礦穴中到處都是可開採的礦石,因此兵團們一邊注意狀況、一邊紀錄礦石的種類,整個礦穴並不擁擠,寬度足以讓三人並肩行走,但密閉程度絕對不能以寬廣來形容。

       曼爾隊長提著曉石燈走在前方。

       「⋯⋯!」

       他注意到某樣事物。

       「隊長,前方是⋯⋯」

       「是啊,道路變得開闊了。」

       就在洞穴的前方——曉石燈照亮的洞穴範圍突然往外擴散。這是因為洞穴確實變得寬廣了,洞穴裡夜視狀態的視野也隨之開闊起來。

       而眼前的風景是——位於巨大的洞穴中,有許多不規則排列的高聳石柱。這些石柱受到長期洞穴濕氣和不佳空氣的影響,已經嚴重劣化。而巨大石柱群就這樣往四周不斷延伸,消失在黑暗的視線盡頭裡。

       「感覺像某種神廟⋯⋯」

       查賀如此喃喃自語。

       「也許能找到什麼線索,先搜查這個人地帶看看。」

       眾人四散,開始搜查如神廟般的巨大洞穴。

       就在這時,有人注意到一尊石雕像。

       「這是⋯⋯」

       那是一尊排列在石柱旁的雕像。雕像呈現出一個全副武裝的古代騎士,戴著暗銅色的厚重盔甲與全罩頭盔。他將一把已經老舊生鏽到接近潰爛的長劍按在地上。

       然而,不可思議的是這尊雕像具有將近2.5米的巨大身高,加上插在地上那把生鏽的長劍,劍身雖不寬也不厚,但是長度卻異常驚人,已經接近一個成年男子的身高了。

       「是雕像,嗎⋯⋯」

       就在這時。

       雕像像是被觸動某種開關一般,動了起來。

       雕像伸手掐住僱傭兵的脖子,單手將這名成年男子舉起來。

       「這雕像⋯⋯會動!?」

       男子不斷掙扎,但雕像的手緊緊不放,然後高舉——男子就這樣硬生生懸吊在空中。

       「快開槍!讓它鬆手⋯⋯!」

       曼爾隊長下令,傭兵們才從驚恐情緒中脫困,舉起步槍。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無數火光在漆黑洞穴中閃爍。步槍子彈悉數命中雕像的身體,貫穿鎧甲,但他——那個騎士雕像竟然不為所動。

       稍微遲疑了幾秒,騎士雕像注意到列陣開槍的傭兵,然後——將手持的男子一口氣丟了過來。

       「嗚啊啊啊啊!」

       其中一名傭兵就這樣被命中。

       「開什麼玩笑,你竟然把克里斯⋯⋯!」

       一名傭兵怒火中燒,拔起長劍朝騎士衝了過去。

       只見騎士雕像舉起插在地上的——原本自己所握持的繡跡斑斑的破舊長劍一揮。

       傭兵和騎士雕像短兵相接——下個瞬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名傭兵的刀刃斷裂,接著騎士雕像的長劍順著軌跡砍進傭兵的盔甲。

       然後,如同脆弱的木板般被劈成兩半。

       鮮血遲了一秒才從被徹底切裂的傭兵下半身噴出。頓時在洞穴中下起了血雨。

       沉默。

       除了濺血的細微水滴聲音外,毫無聲響的沉默。

       曼爾隊長率先打破這陣絕望的無言。

       「開槍!把那傢伙射成蜂窩⋯⋯!」

       「呃呃⋯⋯啊啊啊啊啊啊!!」

       「這傢伙!這傢伙!」

       槍砲聲不斷地在密閉的洞穴中四處迴響,查賀沐浴在這陣震耳欲聾的槍擊聲中,拼命扣下板機射擊雕像騎士。

       騎士也不閃躲,就這樣以生鏽鎧甲赤裸裸地面對灑在身上的攻擊風暴。

       然而,查賀注意到了。

       那傢伙身上纏繞著不詳的鮮紅色光芒。

       那不是血液。那光芒以不自然的方式四處飄動。

       子彈擊中的部位不斷地閃著那種光芒,然後脫出彈殼。不只如此,就連盔甲被槍擊命中些微受損的部分——也在那種光芒的閃爍下恢復原貌。

       「再生能力⋯⋯!」

       還沒能來得及反應,騎士就已經逼近傭兵。

       他高舉長劍,揮下。

       最前排的傭兵身體應聲斷裂。

       在他背後的傭兵趁機將長柄矛刺了出去。但是在那之前,長矛的槍頭竟然在撞擊敵人頭部的瞬間碎裂。騎士一劍刺穿他。

       從騎士背後的偷襲的傭兵想用刀刃防禦攻擊,卻一樣被砍成兩半。

       在騎士面前舉起圓盾的人被連人帶盾以鏽鐵長劍刺穿。

       這下連同一開始被掐住脖子甩出去的陣亡者克里斯,就是五個人。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

       查賀喃喃道。

       它肯定是魔物。不過就自己所知,人類從來沒有遭遇過這種魔物。未知的敵人。就算是未知的魔物,這傢伙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擊殺了五名傭兵。而且是一人一刀。

       「呃⋯⋯啊啊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啊⋯⋯!」

       極端的恐懼使一名傭兵直接腿軟地趴倒在地,除了求饒做不了別的事了。

       雕像騎士違背那名的傭兵的求饒,走過去深深刺入長劍,給予致命一擊。

       第六人。

       「該死⋯⋯!」

       眼見騎士逼近而來,查賀拿起巨大的劍狀鎚揮去。

       劍狀鎚和破舊長劍相撞。果不其然,在下個瞬間,劍狀鎚就如同紙漿不堪一擊地被削爛。明明這把劍狀鎚連齊邁斯的『魔劍』都無法破壞——

      事先料到這種結果,查賀立刻捨棄武器,和騎士拉開距離。

       「⋯⋯查賀,摀住耳朵趴下!」

       眾人的視線聚集到曼爾隊長身上。只見他舉起一支槍身巨大的榴彈發射器。

       火箭榴彈射出。不偏不倚地命中了目標的頭顱。

       劇烈聲響和強烈火光貫穿整個洞穴。騎士的頭部燃燒著熊熊烈火,但依然如蒸氣般散發著鮮紅光芒,盔甲的再生企圖蓋過燒灼部分。

       「果然不行嗎⋯⋯這傢伙真的是貨真價實的『怪物』啊⋯⋯!」

       擁有連同盔甲都能修復的再生能力;近戰武器碰到他的盔甲和刀劍的瞬間都會瞬間毀損,反之,任何東西碰到他的劍都會被一分為二。

       步槍子彈連牽制都很勉強,而近戰方面是完全無敵。現在的僱傭兵不可能戰勝這種敵人。

       曼爾隊長說道:

       「全員撤退!我們沒辦法對付這種怪物的⋯⋯撤出這裡,利用外頭的火藥封住洞穴!」

       眾人迅速撤到外頭。趁那傢伙走出洞穴前用火藥把洞穴口炸毀封住。

       剩下的傭兵躲在洞穴口旁的草叢裡觀察狀況。

       「隊長,接下來該怎麼辦?」

       「光這樣恐怕沒辦法阻止那傢伙,而且只要有他在,別說人類沒辦法觸及這座礦山,這整個天空島嶼的人們都會有危險⋯⋯」

       就在這時,只見騎士輕鬆突破洞穴口,走出洞穴。漆黑又破舊生鏽、毫無金屬質感可言的舊時代騎士盔甲就這樣沐浴在陽光下。

       「他好像在尋找什麼⋯⋯」

       「該不會是我們吧⋯⋯?」

       只見騎士環顧四周了一下,便邁出步伐。

       他前進的方向是——佩涅羅亞,這座天空島嶼唯一城市的方向。

       「那傢伙的目標該不會是城市吧!?」

       「簡直就像尋找目標的殺人機器⋯⋯」

       「黑暗騎士⋯⋯嗎?」

       「⋯⋯那傢伙的目標是城裡的人,現在情況可麻煩大了。」

      曼爾隊長說道。

       「查賀,通知佩涅羅亞的部隊,讓他們發布最高層級的危險階段,讓所有市民移動到市區西邊,空出倉庫街和整個東邊市區。除此之外,將所有能用的對空砲、火藥、各種資源全部集中到倉庫街!」

       「要把城市當成戰場嗎⋯⋯?」

       「市區和建築的修復事後能慢慢完成!但是人命可是死了就沒辦法挽回的!哪怕要把城市變成戰場,我們也要保護市民!」

       以那傢伙的步行速度來看,要抵達城市最外邊的區域——極東市區的『倉庫街』還需要三個小時左右。在這段期間裡,曼爾隊長等人得騎馬回到那邊和本隊會合,然後採取防禦措施。除此之外還要完成市民的疏散。

       這三小時,將會決定天空居民的命運。

       「我們必須善盡僱傭兵兵團的職責,絕對要死守住那座城市⋯⋯!」

       「是⋯⋯!」

       我們必須戰鬥。查賀心想。

       這就是傭兵的職責⋯⋯也是榮耀!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