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八十三章 刀如明月

希無冀 | 2022-06-21 17:00:07 | 巴幣 1222 | 人氣 272



前情提要:隼與黑暗騎士展開最終的戰鬥,隼斬斷它的右手臂,圍觀的人們歡呼。

       全小說完結倒數:1

       死鬥依然持續。

       黑暗騎士僅剩一隻左手,他將長劍扛在肩上。

       隼首先的想法便是——再次廢了他的手。這樣他就沒辦法揮劍了。

       隼馬上衝上前去,打算再使用一次『月輪斬』。

       就在這時,黑暗騎士扭動身體,擺出側揮刀的架勢,但別說隼根本還沒進入他長劍的攻擊範圍,他們兩人之間還隔著一段非常長的衝刺距離。

       隼還來不及感到疑惑,就看見——黑暗騎士將長劍橫甩了過來。

       「糟了⋯⋯」

       隼現在正向前全力衝刺,就算用墊步進行側閃、也未必能全身而退。正面抵擋的話,隼毫無疑問會被長劍的衝擊力以及自己向前衝造成的反作用力重創。

       因此隼壓低身體,像滑壘一樣從橫甩而來的長劍『下方』滑過去。

       果然,長劍從隼的上方衝過,擊中後面的牆壁。

       躲過了,雖然這突如其來的一擊差點讓隼走投無路,但隼依然挺過來了。失去了劍的黑暗騎士現在手無寸鐵,要擊殺他就趁現在⋯⋯!

       隼滑過長劍的攻擊後,馬上穩住身體的重心,準備再度向前奔跑,他重新定睛抓取視線中的目標。

       然而,只見黑暗騎士以左手抓起了某個東西。那是——他剛才被隼整隻切下來的右手臂。

       難不成——將劍丟過來是為了取回手臂的障眼法嗎?

       隼一時以為黑暗騎士會設法將右手接回身體上,然而——他卻將那隻手臂丟向了隼。

       「靠⋯⋯!」

       隼馬上用刀格擋。就在刀刃即將架開手臂的前一刻,那隻手的手指動了起來。

       並不是那種死後生物電流殘留造成的肌肉和神經抽動。而是如同活著的生物一般,那隻手的手指『跳過』刀刃,越過了隼的攻擊,就這樣繼續飛到隼的懷中。

       隼的視野如同慢動作一般看著它的這些動作,接著自己的視線瞬間一黑,頸部受到強烈的衝擊和力道,這股力量讓隼被向後推倒在地。

       「啊——呃呃啊啊——啊啊⋯⋯⋯」

       發不出呼吸。叫不出聲。喉嚨被緊緊鎖住了。那傢伙掉落的手還能被本體控制,而且現在正在緊緊掐住自己的脖子!隼馬上用刀刃刺進『手臂』的鎧甲之中,隼改成反手握住刀柄,這樣更好施力。沒握刀的左手也不斷抓著被掐住自己的手指,試圖讓它鬆脫。

      隼全力地試圖破除手臂,而且因為被掐住,全身的感官彷彿都被麻痺般變得模糊,因此他沒注意到——黑暗騎士早已步步逼近。

       「隼⋯⋯!」

       莉塔放聲大喊。只不過這聲音已經傳不到隼那邊了。

       只見黑暗騎士掄起拳頭,重重朝隼的左臉砸去。漆黑惡鬼面具被拳頭擊穿,隼的視線瞬間天旋地轉,全身身體都被這擊全力一擊推動,直接狼狽地摔在地上,還因過強的反沖力稍微彈了起來。

       「怎麼這樣⋯⋯」

       莉塔摀住嘴巴。她好想衝上去守住隼,但她知道她就算衝出去也只是礙事而已,除了隼,沒有人能給予那個已然重傷的黑暗騎士最後一擊。

       「莉塔,妳看⋯⋯!」

       查賀說道。黑暗騎士已經走向自己長劍插著的牆面上,把它取下。

       「他打算給動彈不得的隼最後一擊⋯⋯!」

       隼依然被手臂掐住,全身癱倒在地掙扎。就算那隻手沒能掐斷隼的脖子,黑暗騎士也會用長劍讓隼身首異處。

       眼見這束手無策的狀態,曼爾隊長抓起步槍射擊。

       「所有人拉起彈幕!不准讓他靠近武士少年⋯⋯!替那個少年爭取時間!說什麼都要守住那個為我們奮戰的少年⋯⋯!給我開槍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圍觀的傭兵們舉起步槍,不斷射擊黑暗騎士。彈幕瞄準了黑暗騎士的膝關節處,讓他寸步難行,不過,他依然拖著被彈幕拉住的沉重步伐一步一步朝隼前進。

       槍聲和傭兵們的咆哮聲響徹倉庫街。

       「站起來啊!少年!」

       「加油啊!」

       「上啊!打倒他!」

       「把他的頭砍下來!」

       「隼!站起來⋯⋯!」

       眾人喊道。

       「隼⋯⋯」

       莉塔望著隼那因為面具被半面摧毀,而露出的染血左臉頰。

       「戰鬥吧⋯⋯!」

       隼這時才注意到莉塔也在現場。他逐漸睜大雙眼,看著莉塔。

       「我們不是要離開這裡嗎⋯⋯!」

       隼把意識轉到掐住自己的手臂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

       隼放聲怒吼,集中刀刃的氣,不斷轟炸氣能量破壞手臂的神經,讓它失去神經系統的『動力』。

       隼狼狽地站起身子。

       他的體力已經見底了,黑暗騎士也是。

       接下來便是最後的對峙。

       隼拿起月一文字,望了一眼400多年都沒有任何一絲折損的刀刃鋒芒。

       和齊禮安對峙的那個時候,隼因為對方的強力攻擊而錯估了『拔刀一閃』的揮刀時機。因為『單純的拔刀斬』沒辦法擋下那如同蜂窩般快速連續的刺擊之劍。

       隼使出的是不完全的拔刀術。

       隼不禁想起在那銀杏樹下,抱著刀坐在樹下的沉默老者。

       那是隼的祖父,雖然隼自從有意識以來,從沒有跟他進行交流過,但看到他的眼神,隼就懂了。

       自己必須發揮『月一文字』的真正實力。換言之,必須使出完全的拔刀術。

       彈幕已經結束了。黑暗騎士舉起長劍衝來。

       是一道由上而下砍的斬擊。他打算一口氣以蠻力終結戰鬥。

       隼見敵人衝來。

       然後——他刻意頓了一秒才稍微將刀放入刀鞘。

       「他要把刀收進去嗎!」

       查賀說道。

       「不,那是拔刀術⋯⋯!」莉塔說道。

       黑暗騎士已經逼近。

       兩人之間僅有不到兩步的距離。

       如此一來隼在完全收刀之後,只有一瞬間的反應時間就得拔刀。

       只有一瞬間。

       沒錯。

       隼在那個銀杏樹下知道了。

       拔刀一閃不只是在看穿對方破綻時,拔出刀刃出招而已。不單單只是如此。

       真正的拔刀一閃,是將『收刀術』也包含進去。

       集中醞釀收刀時的精神、全身力勁的預備。

       然後——在出刀的瞬間將一切力量單點爆發。

       身如明鏡。

       心如止水。

       刀如明月。

       隼已將刀完全入鞘。

       『月一文字·真月一閃。』

       隼左腳先踏出箭步,然後隨著右腳再度向前時揮出全力一擊的拔刀術。

       瞬間,一道將空氣全然割開的清澈聲響傳出。

       這是一聲清澈的刀光。

       黑暗騎士的刀刃剛好掠過隼的腦袋,切到了地面上。隼藉由左腳的那個箭步將身體移動到黑暗騎士過於巨大的懷中作為空檔,並且出刀。

       只見黑暗騎士從左肩到右側腰被一條刀線劃開,割成完美切面的兩半。上半身沉重地墜落在地,而下半身連著腿部矗立在原地。

       隼重新站穩身體,揮了下刀刃,讓刀刃上不知是血還是何物的髒污甩掉,然後收起刀。

       所有人屏氣凝神地注視著事情發展。

       直到隼將刀完全收入鞘的那刻,圍觀的傭兵們才注意到黑暗騎士已經沒有任何生命反應。

       戰鬥落幕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傭兵們歡呼,沐浴在此起彼落的歡呼聲中,由月之力構成的甲冑也隨之消散,留下了一身破爛燕尾服的隼。隼的意識也漸漸變得模糊,不過他拼命保持意識清楚,事情還沒有完全結束。

       「隼⋯⋯!」

       莉塔跑了過來,一把抱住隼。

       「隼、隼⋯⋯!」

       隼注意到莉塔的聲音中含著哭腔,還有肩膀明顯被淚水弄濕的觸感,他露出一抹苦笑。這傢伙要是平常也能這麼坦率就好了。

       「抱歉,我來晚了。不⋯⋯」

       隼也回抱莉塔。

       「結果還是讓妳來找我了。」

       「沒關係,已經結束了⋯⋯都結束了⋯⋯」

       莉塔不捨地抱得更緊。

       「莉塔⋯⋯我骨頭要散架了!」

       「啊!」

       莉塔鬆開手,放開隼。

       「抱歉。」

       「嗯⋯⋯」

       隼搔搔臉頰。

       「嗯?」

       看著隼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莉塔才發現周圍圍觀的傭兵們都在看著兩人。他們已經成為舞台上的焦點了。

       莉塔羞恥地滿臉通紅,像新鮮現摘的蘋果一樣。

       隼趕快轉移話題。

       「莉塔、查賀、大家⋯⋯事情還沒結束。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聞言,查賀的表情也從鬆懈再度轉為嚴肅。

       齊禮安·歐爾提克西。

       最後——隼必須去細數他的罪業。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