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GO】【我流翻譯】2-6.5第20節 齊格飛劇情

嘯月 | 2022-06-05 20:45:37 | 巴幣 3474 | 人氣 468

2-6.5 第20節

指向性歐氣能量依然不夠,繼續累積能量...。

依然是我流隨興翻譯法,不是一字一句照著翻的那派,
而且這一對的話語常說一半或太精簡,直翻實在沒那種感覺,
所以有些地方就取意思而不是字面了。

總是就是不怎麼道地的翻譯,請見諒。



第20節

【克琳希德與齊格飛激烈交戰】

  ──好快樂。
  ──快樂、好快樂、真快樂!
  帶著一副陰鬱的面孔可以做到復仇嗎,用鬱悶的感情去復仇可以成功嗎。
  最後剩下的,就只有生前絕對不可能辦到的、對最恨的對象進行復仇!
  瘋狂、瘋狂、在復仇之中狂亂。死者的妄念中噴發出憎恨。
  全部都是你的錯。
  全部都是對你的恨。
  不過你不需要道歉,只要繼續像個英雄,為了拯救世界而掙扎就好。
  所以就毀滅吧。世界啊、給我毀滅吧。
  對你、對你這傢伙來說的重要存在,應該從這世界全數毀滅才對。
  
克琳希德: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克琳希德猛攻】

  她連劍術的基礎與技術都算不上有。
  但是充沛的魔力與強烈的憎恨足以顛覆那些。

卡多克:
(強到扯……!獲得兩個聖杯的支援後竟然能強到這種地步嗎!)

  她用齊格飛的雙倍以上的速度、揮出雙倍以上的劍擊、以雙倍以上的力量壓迫過去。
  齊格飛毫無疑問是這世上屈指可數的英雄。
  劍與鎧也是萬全地運作著,不該有無法取勝的對手。
  然而,克琳希德藉由聖杯的援護,擁有在齊格飛之上的力量。

【克琳希德猛攻、齊格飛受創】

齊格飛:
嗚……咕……!
喝啊啊!

藤丸:
不妙了,負傷在逐漸變多……!

卡多克:
如果……有什麼……弱點的話。弱點……。

藤丸:
卡多克?

卡多克:
Viy、回答我Viy。你的魔眼力量可以移轉給齊格飛嗎?

Viy:
……是可以,但你認真?

卡多克:
拜託你了。

Viy:
真是過分使喚我耶。

卡多克:
……拜託了!

Viy:
玩笑啦、開個玩笑而已,御主的御主。那麼立即開始吧。

卡多克:
齊格飛!現在就將支援魔術傳給你!

【齊格飛被擊退】

齊格飛:
……收到!

Viy:
認識世界揭露,開始配合空間波長。
開始連接透視視覺,對象英雄名稱:齊格飛。

【齊格飛獲得魔眼】

齊格飛:
這就是!

【齊格飛展開反攻】

克琳希德:
(剛才、突然有了什麼改變。……並不是我這邊,我的機能沒有任何障礙。)
(是魔眼……)
……!
──這世界上,似乎稀少地會出現魔眼,你的那個也是嗎?

卡多克:
(發現了嗎。)

克琳希德:
可以確定那不是拘束目標對象的系統呢。
然後是齊格飛,那也不是對你進行強化。若是窺見過去之類的也無關緊要。
那麼會是窺看未來嗎……又或者是針對弱點之類的。

卡多克:
……。

克琳希德:
呵,看來是弱點呢。
好呀,你們請便。
畢竟我呀,很清楚齊格飛你的弱點,這樣就公平了。

齊格飛:
對妳而言並不公平吧。

克琳希德:
請別擺出善人的模樣,你那種作法一直讓人不愉快到了極點。

齊格飛:
是嗎。那我就改為兇惡點吧。
──抱歉,我是不會手下留情也不會寬恕的。

克琳希德:
呵呵呵呵呵!
難道先前你都在對我放水嗎?
齊格飛:
不,完全沒那回事。
只不過──若要問我是否打算殺害妳,那麼答案便是否定。

克琳希德:
……!

齊格飛:
接下來就是有斬殺的打算了。
但『首先』要戰勝妳才行,這樣才能夠進行之後的事。

克琳希德:
氣……氣……真是氣────氣死我了!
好呀,你的英雄資質與我的憎恨。
哪邊才是正確的呢,就在此分個結果吧!

【遊戲戰鬥再開,雙方發動魔劍最大出力與聖劍最大出力】

【戰勝克琳希德之後】

  我憶起了相遇之時。
  那時我還年輕,真誠地相信人的善性、相信人的高貴,以及──
  相信著人的愛。
  那不僅是對戀人的愛,還包括對家人的愛、慈愛。
  隨著有了心愛之人,那種想法變得更加高昂。
  愛是永遠的、忠實的、不會背叛,我曾相信那是永恆不變之物。
  這件事,從我為了復仇而發狂起也沒有改變。
  我的,我的愛永遠也不會改變,就像鑽石一般不變且純粹。

  當我了解到真相,卻是在殺死哈根前一刻的事。
  
  我與那個女人的對立不斷加深。
  只有我們兩人的話,透過對打就可以解決吧,但我與那個女人都有著眾多的部下與親族。
  也就是家門之間的爭鬥,這與國家之間的戰爭是同個意義。
  我心愛的丈夫則為了制止這件事而獻出生命。
  嗯,也就是說我的復仇其實完全沒有意義。

  原來如此,所以我不該當上復仇者(職階),狂戰士才是與我相稱的職階。
  唉──可是,真讓人生氣。實在是實在是,氣死人了。

【場景從回憶切換回交戰中】

  我深愛著妳,丈夫如此說道。他確實那樣說了。
  但那一定也只是言語上罷了。
  因為是對作為妻子的女性而言必需說的話語,所以他才給予我那句話吧。
  畢竟不論怎麼看那位英雄的行為,都沒有容納我的感情的空間。
  我該嘆息還是悲傷呢。
  倒不如說已經怎樣都無所謂了,我只是這麼想著。
  我會為了復仇而奔波,那是之前完全沒想過的事情吧。
  悲嘆與弔祭,然後找出下一個目標,就這樣進行著。

  所以說你少鬼扯了、我實在受夠了、打從心底感到憤怒。
  然而,我的手卻舉不起來。
  就算有從聖杯獲得的壓倒性魔力,有我那痴狂於復仇的情感。
  屠龍者那過於正確的一擊將我的身軀打飛。

卡多克:
聖杯脫離克琳希德了、藤丸!

藤丸:
了解,回收聖杯……!

【藤丸回收了兩個聖杯】

卡多克:
勝負已分

藤丸:
……嗯。

卡多克:
……怎麼?瞧你一臉僵硬的模樣?

藤丸:
是時候了……

卡多克:
什麼時候?

克琳希德:
────哈啊。到頭來還是不行嗎。
數量超過一萬的軍隊,兩個聖杯,我的魔劍,以及那執著復仇的憎恨。
這些全都無法與你為敵呢。

齊格飛:
……沒那回事。妳很強的,而且。
……對於妳的強悍與弱小,我應該更加去信任才對。

克琳希德:
────你在說什麼。

齊格飛:
我一直……相信妳,相信妳是個無論遭受什麼挫折都能站起來的人。
相信只要有那種堅強,妳一定可以迎接更美好的人生。
……我,還有一件事。
對於妳那份愛的高潔──我應該深深信任它才對。

  男人垂下了肩膀,我則是啞口無言地望著他的失落。

克琳希德:
我才想著已經怎樣都無所謂了。事到如今你這傻子居然……

齊格飛:
……沒錯,連我自己都認為是傻子。而且很難受。

克琳希德:
難受?

齊格飛:
省思自己的愚蠢,這不該是難受的事情嗎?
我──曾經犯了錯。
然後從此刻開始,還會再犯一次錯。
────御主。不、藤丸。
克琳希德的魔劍已經不會再揮舞了,聖杯提供給她的龐大魔力也隨著剛才的戰鬥而消散。
而我,為了殺死她而來,然後正處於前一刻,我就是為此才會在這裡。
──已經是如同約定的狀況了。請你諒解。

藤丸:
……我知道的,謝謝你

齊格飛:
我才是。
非常感謝你能實現我這愚蠢的心願。
那麼──────

【齊格飛來到克琳希德身邊】

克琳希德:
咦?呀?咦?
你……你要做什麼?

齊格飛:
妳營造特異點的野心……或是夢……算了,怎麼稱呼都可以。
那東西已經確實地潰散了,聖杯也被『對方』回收。
這樣子,我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為了妳而戰』。

克琳希德:
——什 麼?

卡多克:
啥……

齊格飛:
抱歉讓你驚訝了。但這是先前就決定好的事。

【切換到先前與齊格飛與藤丸商討的回憶】

齊格飛:
我會擊潰克琳希德的野心,但要是在這之後她還活著的話,我想要為了她而揮劍。
即使要與你為敵也在所不辭。
為了這個目的,哪怕我死了也沒關係。

克琳希德:
為什麼……有必要……有必要做到這樣嗎!?
不、不行,我才不認同這種事、這也太……!

齊格飛:
克琳希德,就像我誤解了妳,妳也誤解了我。

克琳希德:咦……?

齊格飛:
為心愛之人而戰,這沒有一絲的不自然喔。

克琳希德:
——————

  對說不出話的我,齊格飛微笑著伸出了手。

齊格飛:
站起來,然後取勝吧。
為了妳的驕傲,也為了妳的愛。

克琳希德:
………………

  理解了狀況的我,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我握住了他伸過來的手,不過要說的話那倒像是抓住牆壁扶手般的感覺。
  在他牽起我的身軀之前,我就靠自己的力量站了起來。

克琳希德:
不許得意忘形喔,齊格飛。
當然的,我還可以繼續戰鬥。
但要是有你這般戰力的話,就能夠更強悍地戰鬥下去。

齊格飛:
是啊,就是那樣。妳果然是不會放棄的人。

克琳希德:
我的魅力,就只有不會放棄而已嗎?

齊格飛:
妳當然還有許多魅力,只不過────
我越是向人炫耀妻子,就感覺自己有所不足。
總而言之,我會害怕其他男人所以不想炫耀這些事。


克琳希德:
…………啊?啊?
親愛的,難道你覺得我會因此被別人搶走吧?

齊格飛:
就是那樣。

克琳希德:
————

卡多克:
……我說不出話了,居然演起了夫妻相聲嗎。

克琳希德:
才不是夫妻!!
……是夫妻啦!!

藤丸:
卡多克,生氣了嗎?

卡多克:
……不,算了。我不是能指責別人背叛的立場。
況且,實現從者的願望也是御主的職責對吧。
但這是不允許失敗的,對面似乎也是有取勝的打算吶。

藤丸立香:
當然的!

齊格飛:
——感激不盡。
然而我不會有所保留的
克琳希德:
……是呢,拿下勝利吧,齊格飛。

  話雖如此,彼此已經互相知曉了一切。
  請安心吧,泛人類史的各位。即將進行的戰鬥只不過是一場道別儀式罷了。
  ──真是的。我呀,本來不應該迎接這麼幸福的結局才對。

【告別戰】

齊格飛:
……到此為止了嗎……

克琳希德:
你說,這樣真的好嗎……
我……我是個過分的女人喔……

齊格飛:
即使妳做了過分的事,妳也沒有義務迎接悲慘的結局。

克琳希德:
——不,已經是夠悲慘的結局了呢。
因為我後悔了。
對自己狂亂的復仇、對這樣的狀況、全部都感到……!

齊格飛:
既然如此,這就是給我和妳的懲罰,一起贖罪吧。
走吧,能夠與妳一同赴死,我沒有一絲後悔

克琳希德:
……好。那要牽好手,不要放開我。
直到如泡沫般消散,都請千萬別放開—

【齊格飛與克琳希德緊握著手一起消散】

創作回應

麥先生
跟西格魯德們向眾人發出閃光彈不太相同,雖然沉默但相當十足的愛情
2022-06-05 21:18:58
嘯月
一個是直球且華麗,一個木訥但誠懇無比。
2022-06-06 13:22:08
大方
甜~~~~~~~
2022-06-05 21:20:51
嘯月
甜~~~爆~~~~
2022-06-06 13:22:20
魅影魍魎
今日的勝敗:齊格飛和克琳希德的完全勝利
2022-06-05 21:42:15
嘯月
對決後。遊戲上我方勝利,心情上夫婦大勝利!
2022-06-06 13:24:28
大方
來吧只為一人的英雄
2022-06-06 17:12:37
雪山冰燕
以後的迦勒底就是龍殺夫婦喧嘩了,御主要多準備一點鈦合金眼鏡防閃光。

然後不免的一定會有比較心理——
布姊拿巨大蛋糕刀笑著把西哥割的渾身是傷,古里姆也想嘗試、卻發現蛋糕刀無法傷及飛哥......
(惡龍血鎧:古里姆希爾德你的筋力只有C++,Out!)
接下來的自然是飛哥要求根性支援,布姊和古里姆都往老公要害捅,最後迦勒底餐廳裡龍血四溢、兩個戴著眼鏡的帥哥在瀕死狀態下維持站姿並發出爽朗的笑聲。
2022-06-07 00:17: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