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GO】【我流翻譯】2-6.5第19節 齊格飛劇情

嘯月 | 2022-06-05 00:04:47 | 巴幣 3478 | 人氣 500

2-6.5 第19節

指向性歐氣能量不夠,所以試看看靠翻譯/寫文累積能量。
不過我流翻譯法很隨興就是了,不是一字一句照著翻的那派,請見諒。



第19節

  ──討伐了那位皇帝的弓兵開始動作了。

敵軍術士:
極限砲擊用魁儡弓兵,啟動。
從者 職階Archer。真名『鎮西八郎為朝』。
目標在前陣。狙擊卡爾大帝!

源為朝:
────。

  怪物動作了。
  提供給他的魔力,正放出藍白色的光輝在周遭如漩渦般流轉。
  負責寶具發動的輔助術式的術士們,對於這具兵器感到畏懼。
  以匹敵神代聖劍、魔劍的威力所釋放的一箭,等同長距離彈道飛彈。
  雖說是附帶有條件,但那就連君士坦丁的防壁都成功鑽進去過。

敵軍術士:
要發射了,暫時退開!

源為朝:
轟沈‧弓張月。是謂月光大砲。
發射!



齊格飛:
────過來了。

  對於在戰場上打鬥的英雄而言,他們的第六感或多或少都在運作著。
  就算不是昇華成技能那般歷經徹底打磨的程度,
  豐富的戰鬥經驗在某種程度上仍有助於推動直覺的運作。
  加上還有福爾摩斯從瓊安、布拉妲曼特等復權界域的從者聽來的證詞。
  福爾摩斯將這些情報傳達給了齊格飛,並對會從什麼方向、什麼時機射來做了推測。
  於是齊格飛對那個時機進行了預判。
  荒謬超常的重壓,以凌駕音速的速度撕裂著空氣而襲來的一箭。
  深呼吸。

齊格飛:
大家退開!

  伴隨著這一句話,齊格飛踏出了恐怖的一步。
  而他身後的艾斯特弗也動了起來。
  一切依照作戰行事。
  前陣的全員也拉開了少許距離。
  這也是依照作戰行事。

齊格飛:
真以太,解放。

  同時是聖劍也是被詛咒的魔劍。
  幻想的大劍正要發揮其本領。

敵軍劍士:
制止他!別讓他用那個寶具……!

  當然了,這與己方會赴死是同個意義。
  襲來的那一箭,將會不分敵我地將周遭一帶全部轟飛吧。
  但這只是一小搓軍隊的毀滅,能藉此將勝利收入掌心。
  曾戰敗而腐朽的人,這次全為了掌握榮耀。
  體驗過勝利人生的人,無法忘懷榮耀的滋味。
  不論是誰,都比起當下的生命,更執著於抓緊勝利。

查理大帝:
藤丸!

  這樣的話,能擋下敵軍的就只有他了。
  在齊格飛所告知的範圍,在那邊界處召喚出從者。

藤丸:
以快攻解決……!

====遊戲戰鬥====

====遊戲演出 寶具幻想大劍‧天魔失墜 與 寶具轟沈‧弓張月互相對轟抵消====
備註:遊戲演出與劇本描述有所出入,可能是演出受限於遊戲系統,難以忠實照著劇本呈現。


  那是劇烈衝突的劍與箭矢的蒼藍光輝。
  扭曲嘶吼的空氣。狂亂迸發的魔力。
  ────一如所料。
  佇立在那裡的,是屠龍的英雄。

查理大帝:
好猛……

藤丸:
毫髮……無傷……

齊格飛:
前進吧。距離下一箭到來,還有一段空檔才對。



敵軍術士:
無、無傷……損傷……無從確認……
沒道理!不可能啊!
那可是就連君士坦丁的防壁都能鑽入的一箭啊!

  術士們嚇得臉色蒼白不是沒道理。
  能與那一擊、那一箭對抗的人應不存在。
  那可是一種砲彈。是人類的脆弱肉體無法抵擋的東西。
  ────但他們並不知道。
  繼續向前邁進的英雄,是那位身負屠龍傳說的大英雄。
  是那位沐浴過龍血,化為無敵身軀的男人。
  論起在前進的同時進行防禦,基本上沒有與那位英雄比肩的存在。
  其名為齊格飛。
  他那藍白色的劍氣撕裂了紅色的天空。

源為朝:
……被彈開了。

  不是沒射中,而是被彈開了。
  首先,那把劍是意料外的堅固。
  那毫無疑問是寶具。
  而且會是與神代有連繫的寶具,再不然也是於傳說中刻下其名的武具吧。
  然而,問題是在那之後發生的事。
  射出的劍矢因為那一劍而受挫,這件事本身並不值得驚訝。
  但他竟然以絕妙的技術,卸開了那一箭的能量。
  這才是異常中的異常。
  一般說來,就算以劍防下了箭矢,箭矢所填充的驚人魔力也會令他灰飛煙滅。
  然而,他就連那有如劇烈狂風的魔力都能夠承受。
  ……更別說,所謂的輕傷更僅是淺到令人發笑的程度。
  那肯定是某種寶具吧。
  堅固、或是無敵之類的。
  這世界上有著守護一切的寶具,但為朝不可能對這些寶具全都熟識。
  不過呢,至少是理解到了那份堅固。
  問題果然還是在於技術面。
  面對手槍的子彈,以刀劍去彈開並非不可能之事。
  只不過,要以此彈開飛彈是不可能的。
  就算能彈開,只要飛彈當場爆炸就失去了意義。
  在有如射穿大地的一箭面前,使劍的技術毫無意義。
  沒意義的,為朝原本是如此認為。

  ────軌道修正。再計算開始。

敵軍術士:
什麼、你別亂來!
放箭要聽從這邊的指示!停止、立刻停止!
嘖。緊急停止系統,啟動!

敵軍暗殺者:
不……不行!系統拒絕、錯誤!

敵軍術士:
啥!?
那、那到底怎麼了!?
那東西、『鎮西八郎為朝』已經……

敵軍暗殺者:
對。他可以憑自己來射擊了。

敵軍術士:
切、切斷供給!
切斷魔力────

====為朝開殺====

源為朝:
別礙事。
寶具起動。目標,前陣的英雄。暫稱:龍。

  這是沒有特別考慮過什麼的暫稱,但那字眼確實說中了對方的本質。
  屠龍者即是翻轉之龍。
  擁有與其名相稱的結實與利牙。
  既然如使,該怎麼做。
  既然如此,既然如此,這樣的話。

源為朝:
────掃射開始。

  在他的手中,箭分成了三枝。
  至今以來,塔所供給的魔力都只限制在一發的份量……但那管制也已被解除了。

源為朝:
────寶具、射出。

  對這個特異點的原為朝而言沒有善惡的基準,也沒有原本持有的信念。
  他僅是為了射出自己的箭而佇立著。
  光憑那個事實就令他的精神發狂。

源為朝:
轟沈‧弓張月。是謂月光大砲。
────三連發射。

  飛翔而來的,是一箭擊倒一位英雄仍綽綽有餘的攻擊。
  三枝箭,每枝都描繪出必殺的軌道,切裂著紅色的天空前進。



齊格飛:
又要來了!
全員停止前進!

查理大帝:
好快……!艾斯特弗!

艾斯特弗:
……捕捉到了!現在起艾斯特弗即將脫離!
因為不清楚能不能回來,就在這裡道別了!
迦勒底的御主、吾王、十二勇士的同胞啊!再見了!

查理大帝:
嗯,拜託你了艾斯特弗!
真的是拜託你了所以關鍵時刻絕對不許出錯!

羅蘭:
讓人不安只能祈禱了!

布拉妲曼特:
振作點啊!別想傻事、集中精神!

艾斯特弗:
嗚,你們對要前往死地的夥伴就沒有些好話嗎!

藤丸:
艾斯特弗加油!

艾斯特弗:
OK,就將勝利帶給你!
來吧『駿鷹』!

艾斯特弗:
Saber! 不、該叫你齊格飛才對!
我準備好了!

齊格飛:
……發光了!
目標,前方15.8公里。塔的最上層!

艾斯特弗:
了解!

齊格飛:
那麼,現在問題在於───第二波。

查理大帝:
拜託了藤丸!再一次守護齊格飛!

====遊戲戰鬥====


齊格飛:
這回是三連射嗎……!


====遊戲演出 三發以弧線軌道飛來的砲擊====



  即刻就判斷了完全擋下是不可能的。
  齊格飛擺出了最低限度上要迴避致命傷的架勢。
  不得不說這是很消極、非常消極的架勢。
  然而換作是他使用的話,又另當別論。

齊格飛:
(第一射───)

『幻想大劍‧天魔失墜』發動,激烈衝突後,消滅。

齊格飛:
(第二射───)

  他沒有被虛實相交的軌道所迷惑,釋放寶具後順勢再揮出一劍,彈開了必殺的軌道。
  然而,齊格飛可能辦到的也就到此為止。
  就算身懷他那樣的技巧,破解兩箭也已是極限。
  餘下的第三射,就只能夠承受了。
  由於勾勒著更加複雜的軌道,這比第一、第二射稍微遲了些許抵達───
  但齊格飛可能做出的行動,仍是極為有限。
  無法以劍格擋、無法迴避。
  就連當場鬆開長劍後雙手交錯以此防禦,也是辦不到。
  那完全是只能夠少許挪動身子的程度。
  光是這點動作,不會改變箭矢到達他的靈核。
  僅僅就是錯開幾公分的程度罷了。
  若是考慮到那份威力,要致死已經是夠充分。
  只不過呢。
  那是指目標並非齊格飛的場合。
  狙擊沒有任何錯誤。
  源為朝的一箭直接命中了齊格飛。
  在那破壞力之下,他承受了擊沉船舶的傳說一箭。
  齊格飛到底───



源為朝:
───生存,確認。

  站立著。
  雖然他無法避免受傷,也不再是全然無傷。
  那位英雄與先前無二地架起了劍,凝視著為朝這端。
  難以置信。
  實在難以置信,但為朝總算發現了。
  ───削減。
  他的寶具恐怕就是肉體與能削減所受到的傷害。
  彷彿肉體是以鋼鐵再構築而成,或者是詛咒那般。
  總之,源為朝立即開始探求那個男人的弱點

====接下來艾斯特弗抵達源為朝的上空展開對決了====

--
飛哥,我的超人
帥爆

創作回應

魅影魍魎
菲哥,我的超人 話說菲哥跟菲嫂的夫妻相聲超棒的
2022-06-05 04:52:58
嘯月
滿滿的糖分...甜到心裡<3
2022-06-05 12:24:14
雲飄渺
終於看到飛哥在fgo帥了一波,想起一個有關於血鎧的問題,想再跟嘯月大請教。

設定上,狗哥如果使用盧恩,傷害足以突破同樣B以下攻擊無效化的十二試煉,這樣看的話,飛哥對上狗哥時似乎挺吃虧的?

參照fate線15日教會地下敘述,死棘就算沒有解放真名也依然帶有詛咒效果。考量兩人白刃戰的能力,飛哥也不太可能完全不被刺到,狗哥如果透過累積傷害的方式一點一滴慢慢磨,應該會讓飛哥滿頭痛的吧。
2022-06-05 12:11:10
嘯月
庫夫林的盧恩魔術是將自己的攻擊提升到A級,達到突破12試煉的條件。

惡龍血鎧卻是除了使B級以下攻擊無效之外,還有多了對A級以上攻擊進行削減的效果,而且削減幅度很驚人,迦爾納、阿基里斯、莫徳雷特那種普攻就可匹敵一般寶具的攻擊,打在齊格飛身上只有無傷或擦傷程度而已。


庫夫林如果要以普攻一槍一槍慢慢累積擦傷的話,風險其實很高,因為擦傷不足以令齊格飛的動作停頓。實戰不是回合制,你動作時對手也在動作,當你的槍擦傷他的同時,他的大劍也是朝著你露出的破綻砍過來,你對他攻擊得手後只能一次造成1~2點傷害,可是你被他砍到就是受到10點傷害起跳,這般感覺。

同樣武藝和敏捷都高超的迦爾納,也無法單方面對齊格飛造成足夠的傷害然後保持自己不受創,庫夫林應該很難做到這件事吧。
2022-06-05 12:40:58
雲飄渺
上面可能講的沒太詳細,我的想法是:

如果是在聖杯戰爭中對上,彼此不知道對方真名,庫夫林發現單憑普攻無法造成傷害,使用盧恩魔術提高火力,看能不能破防兼多摸一些情報做準備。

當庫夫林突破血鎧造成第一次傷害時,就算傷害被削減到只有擦傷的程度,齊格飛察覺單憑自癒能力無法恢復傷口的當下,甚至連一旁有御主使用了治癒魔術也沒辦法痊癒,應該也會先轉為比較保守的模式,邊打邊思考傷口無法癒合的理由,這段時間內如果庫夫林趁勝追擊還能得手第二下、第三下。

如果還沒辦法判斷真名,面對到能讓傷口無法治癒的對手,打起來會難免會比較綁手綁腳,這種情況下,壓力就會來到齊格飛這邊,究竟是要先撤退等摸清楚庫夫林底細再做打算,或是冒著風險繼續打下去,拚看看能不能直接將庫夫林打倒。
2022-06-05 14:00:15
嘯月
我是這樣思考的。
盧恩強化後的普攻必須第一擊就打在要害或關鍵部位上(眼、肌腱、關節、神經),
不然的話基本上就與我先前回應的差不多。

如果只是一次兩次擦傷,對齊格飛是幾乎沒有影響的,不會綁手綁腳。
他本來就身懷頂級的戰技,即使血鎧不存在也能靠劍術招架各式各樣的攻擊,耐心尋找破綻後反攻。
而庫夫林那邊只要不貪不搶攻而露出破綻,同樣也是可以把自己護好。

你所假設的情況,必須要有一個外力逼迫這兩人短時間內分勝負才成立,
不然雙方其實都不會有多少壓力,只會鬥志滿滿地切磋武藝然後一夜過去...=w=
如果有短時間內分勝負的必要性,則是雙方背負的壓力和風險都差不多。
2022-06-05 15:08:08
魅影魍魎
我印象中血鎧可以配合菲哥的防禦戰技再提升減傷幅度,本來就很強大的防禦再提升讓他變成移動要塞,就算是頂級從者也難靠消磨去建立優勢
2022-06-05 20:04:33
嘯月
從這次劇情可以確認,飛哥除了身強體壯之外,對於劍技隔擋和受身把傷害降低也都很擅長,辭典給的移動要塞評價絕非浪得虛名~
2022-06-06 13:15:1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