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星光圓舞曲-14

玥希縈 | 2022-05-30 19:00:03 | 巴幣 2 | 人氣 55


     飛翔經紀決定打鐵趁熱召開電視劇「靈異靈感—起源。」的製作發布會,除了公開男女主角名單,配角名單,前情提要,此外何之秋也會在裡面客串。

發布會選在市中心的Y高級酒店,從早上開始,還沒有任何記者的時候,就已經布置好舞台,還有鮮花,燈光音響通通都架設好。

李雨靜是首次以公司負責人與唐龍的經紀人的身分,這恐怕也是她人生的第一次,出席這麼大的活動,這次的活動雖只是戲劇發布會,但過了今天就等於公告全世界「飛翔經紀公司」起死回生了。

一早在飯店的休息室裡,何之秋滿臉堆滿笑容,出現在這裡進行他早期待已久的事情…

「好不容易飛翔經紀有今天啊。」何之秋露出迷人的笑容。

「對阿…怎麼辦?我真的好緊張…」李雨靜整顆心臟都撲通撲通地跳,她摀著自己的胸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冷靜點,你是公司的負責人。」何之秋走到李雨靜的面前,彎下身用非常溫柔的姿態安撫著她的情緒,眼裡有一絲笑意,他看了看李雨靜全身的裝扮,不經意抿了抿唇,「妳今天要這樣出席發布會嗎?」
「怎麼了拉?這已經是我找到最好看的洋裝了。」李雨靜站起身,輕快地轉了一圈。

李雨靜小臉素淨,穿著一件白色基底佈滿小碎花的圖樣,明顯就是便宜貨的洋裝。

何之秋凝望著眼前的李雨靜,心想這人絕對不能說是難看,但是…作為公司負責人這一身打扮總是透出一種窮酸味,配上這一張秀氣清雅的小臉,不免實在是太可惜。

「我早料到會這樣,今天可是飛翔經紀的大日子,妳是負責人要有氣勢的出場。」何之秋笑道。

何之秋隨後把站在門外的人都給叫了進來。

便有兩個人拉著可移動式衣架走了進來,衣架上還擺滿了各式各樣美麗的服裝,那兩個人穿著俐落的黑色套裝,就像是高級服飾店裡的店員,另一人穿著黑色蕾絲的連身裙,帶著精緻妝容充滿自信的氣場,儼然是主管階級的人。

「妳好,我是形象顧問,敝姓吳,很高興為妳服務。」吳顧問走到兩人面前,非常優雅的姿態用禮貌的口吻。

「這是…?」李雨靜看的目瞪口呆。

原來還有形象顧問這個東西啊…

這應該要不少錢吧。

李雨靜下意識地從包包裡拿出錢包,查看裡面有多少錢。

「不用,這算是我給飛翔經紀的禮物。」何之秋知道李雨靜擔心的是什麼,便開口說道。

三人就幫李雨靜從基本的肌膚保養、服裝挑選、化妝、髮型設計開始打造。而這段時間,何之秋便率領著一干設計師和化妝師去唐龍的休息室,一直到快接近三小時後才又出現在這裡。

「真的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何之秋詫異地看著眼前的李雨靜,可以說是眼前一亮,他有想過她打扮起來應該會很漂亮,但沒想到…。

美人微笑轉星眸,施粉黛傾國美

這是何之秋心裡頭唯一想得出來,可以形容此情此景的句子。

他覺得如果李雨靜也進演藝圈,名氣應該也不會輸唐龍。

「這是吳顧問的團隊厲害。」李雨靜感受到何之秋火辣辣的視線,不由得的臉上染上紅緋露出了靜靜地微笑。

其實連她自己都嚇了一跳,一直好奇盯著鏡子瞧,只見鏡子裡的自己變得越來越陌生。

直到現在她望著鏡中的自己,她都不敢相信這是她自己。

接著李雨靜就把自已關在休息室裡,瘋狂的背稿,演練等等要講的話。

同樣也是第一次參加大場面的唐龍,反而很老神在在,依舊是非常隨興的韓系打扮,但在設計師和化妝師的巧手之下,儼然就是韓系明星。

他此時此刻在意的是,之後他想推出他自己寫的歌,這次他不想在靠何之秋。

雖然是順利轟轟烈烈地出道,一掃被封殺還住院的陰霾,但總覺得他好像活在何之秋的陰影底下似的。

唐龍想到著,如韓系花美男的面容,多了絲焦慮和充滿憂慮的眸光。

來去匆匆的人流中,倒是有個人影很醒目,輪廓分明俊朗的面容,輕抿的嘴唇,高挑修長的體型,散發著冷冽的氣質,穿著黑西裝挺拔地站著,等待發布會的到來。

「總經理,這只是個發布會有必要來嗎?」段風站在一旁,穿著灰色西裝,隨意地推了一下眼鏡說道。
「這是復活的前兆。」冷楚言輕動著薄唇,淡淡地說道。

「我明白了。」段風也很好奇這個李雨靜作為公司負責人是假蠢呢?還是真蠢單純全靠運氣在加持。

到了下午四點,李雨靜穿著白色平口上衣,簡單又合身的剪裁,適時露出白裡透紅的肌膚,和漂亮的鎖骨,下半身卻穿著修長的長褲,多添一點英氣。搭配法式編髮的頭髮,使她不經意流露出一種隨性的女性魅力,她本就五官清秀,略施點粉黛裝飾之下更是清麗絕色。

尤其她的一抹微笑,傾人城,再傾人國。

她,李雨靜是飛翔經紀公司的負責人,她想這樣告訴全世界。

她在台上正中間就坐,不只讓台下的媒體一陣嘩然,羨殺了不少底片,按下快門的聲音全沒停過,連自家公司的人全都嚇了一跳尤其是唐龍,而何之秋一臉的得意,想他自己的如意算盤打對了。

冷楚言則是在大廳的入口處,若有所思沉沉地凝望著。

可謂是一鳴驚人。

本來大家都不太關注飛翔經紀公司,也不太知曉唐龍的經紀人,這下子倒是爽快的博得版面。

發布會開始之後,各家媒體最關注的還是摩登時代與飛翔經紀公司的恩恩怨怨,就由為恐天下不亂的芒果雜誌記者,陳霈文首先提問:「之前Super-X和飛翔經紀鬧不合,才剛跑到摩登時代,現在換摩登時代的台柱幫飛翔經紀的新人寫歌?請問你們是…?」

李雨靜用沉靜精緻的臉龐,端莊典雅的姿態,不急不徐地用鈴鐺般的聲音輕聲說道:「我們和Super-X並沒有鬧不合,頂多理念不同,我們相當祝福他們未來有更好的發展。至於寫歌,何之秋之前曾為音樂制作人,唐龍的好歌喉,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因此幫他寫歌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李雨靜的回答相當有禮得體,雖然心裡是對陳霈文罵著滿滿的髒話。

隨後對著台下的所有媒體朋友,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然後又一家記者詢問:「眾所皆知,飛翔經紀原本財務出現問題,是如何再次爬起來呢?」

「這次飛翔經紀可以再次博得版面,絕對不是靠運氣,藝人的實力有目共睹,因此我們飛翔經紀的培訓方式,也絕對沒有問題。」李雨靜不卑不亢地回答。

「不錯嘛,看來她不是完全蠢到家。」段風眼裡充滿笑意,仔細推敲著李雨靜的話…

若他想得沒有錯第二個記者,應該是她安排好的。

那個陳霈文之前可是沒少寫,Super-X和飛翔經紀的糾紛。

但是現在唐龍比Super-X還要紅太多,經紀公司有沒有虧待藝人已不是重點。

澄清自身還順便挖苦Super-X本身不夠格。

這個小女生真有一套,看不出來啊……

「走了。」冷楚言淡漠睇了一眼,催促著段風。

段風看著冷楚言的背影,不禁想著這小女生很不錯,但和這個人比起來,還是段數差太多。

戲劇發布會結束之後已是晚上,大家收拾到接近深夜才完全結束,何之秋換下了亮麗的西裝,穿上休閒簡便的服裝帶著鴨舌帽,帽簷壓得很低,幾乎正面只能看到半張臉。

「要不要一起吃個飯?」何之秋一派輕鬆地走到李雨靜面前,雖然看不清楚全部的面容,但依舊蓋不住他的光芒,和耀眼的微笑。

「現在?可是已經午夜十二點半了耶?哪有什麼吃的?」李雨靜看著左手腕的手錶,卸下端莊的面具換上深色的衣物,回復到平常的模樣開口說話。

「不如……我們去吃夜市?」

「蛤?你有沒有搞錯?你要是被認出來怎麼辦?」李雨靜經過今天的洗禮,可不想在開一場記者說明會,澄清她和何之秋的關係。

「沒問題的,我們過去也要半夜一點了,又是平日人沒那麼多。你看!我這裝備。」何之秋得意洋洋地炫耀,他的躲避八卦記者的必勝衣著。

「嗯……可是……」

「妳沒有多少時間可以考慮,九點鐘方向有一名八卦記者正在觀察我們,再不走就來不及了。」何之秋笑得俏皮,把帽簷壓得越來越低。

「唉。好吧」李雨靜輕輕一笑。

兩人快速從會場的後門離開來到停車場,但李雨靜沒想到何之秋的座騎居然是重型機車—哈特佛 雲豹。

黑色的車身在閃閃著微光,何之秋拿了一個安全帽遞給李雨靜,他跳上車把車身微微傾斜讓李雨靜好爬上車。

何之秋笑得溫柔,口氣是難得豪邁不羈:「抱緊我。」李雨靜雙頰頓時一陣微微發熱,羞澀的雙手小心翼翼地環抱著他的腰。

話音剛落,何之秋便迅速發動車子,當排氣管發動之後,重機快速的在街道中穿梭,夜晚的風拂面而來涼爽舒服,但她還是有點不習慣重機的速度在後面喊著:「騎慢一點啊。」

「這樣怎麼能甩得掉煩人的記者呢?相信我的技術。」何之秋的得意笑聲從前方傳來,緩緩地稍微催一點油門。

李雨靜看著眼前街道的景色,都一幅一幅快速地往後退,他們就像一陣風,自由的在市區來回穿梭。

道路上的街燈,一點一閃如繁星熠熠,李雨靜倚靠著何之秋的背上,乞求著時間流淌的可以慢一點……
唉,如果冷楚言也能像這樣溫柔一點就好了……

等等,李雨靜妳在想什麼?

不由得李雨靜睜大了眼搖著頭,我他媽一定是瘋了才想到他。

忘掉!

這絕對要忘掉!

夜市,對等等吃夜市,先想想要吃什麼好了,不知道何之秋喜歡吃些什麼呢?

二十分鐘的車程才終於到夜市的附近,何之秋故意選了離夜市比較遠,人煙稀少的地方停放重機,兩人下車李雨靜把安全帽交給何之秋,兩人相視而笑。

「還習慣嗎?重機?」何之秋微微笑道。

李雨靜腦袋還一片混亂,說不上喜歡但也不討厭,那種如風般的自由自在,她還真不討厭,當下只能呵呵笑「嗯」了一聲。

「那個……我該不會是第一個,騎機車載妳的男人吧?」何之秋頓了頓,思索半响輕柔的笑著,小心翼翼地詢問。

「我……」李雨靜滿臉通紅,語氣結巴講不出話,感受到雙腿發軟,不敢和何之秋對視。

突然何之秋頓了片刻垂眸凝視著她,一手抵著唇嘴角上揚,用迷人又溫柔的語氣:「這是我的榮幸。」

「好啦、好啦,走了啦去夜市。」李雨靜彷彿心跳加速,快要喘不過氣來,現在她只想趕緊結束這個話題。

「等一下!」何之秋從包包裡,拿出一頂鴨舌帽和一副墨鏡,細心的幫李雨靜穿戴上,隨後低著頭露出燦爛的微笑,「走吧。」

兩人隨意遊走在夜市裡,半夜一點多還剩下一些攤子,但也有些收攤了,他們都穿深色上衣,都戴鴨舌帽有種情侶裝的即視感,不過他們沒有意識到。

「這種機會很難得的,我已經很久沒有逛夜市了。」何之秋一手還拿著烤魷魚,一邊拉低帽簷,深怕被路人認出。

「是喔。」李雨靜只是在一旁靜靜地聽他說,悄悄地看著他的側面,鴨舌帽無法遮蓋他充滿溫暖的眸光,和細長好看的睫毛,線條柔和的面容,在人群中依舊是如此的醒目。

李雨靜不管怎麼看他,還是覺得他真的很像冷楚言…

一個清冷,一個暖陽。

我是怎麼了,怎麼又想到冷楚言那邊去?

一定是我太累了。

是說,今天的發布會,我好像有看到他,站在遠遠的門口處……

不知道他的傷勢怎麼了,從那天幫他擦藥之後我就很少看到他,禮物的事他也沒有提,眼看他的生日也快要到了…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何之秋拍拍了李雨靜的肩膀,輕輕一笑低頭靠近她,「是我太帥了?」

「沒…沒有。」李雨靜回過神來,心頭一顫,小臉又一陣發紅,低著頭吃完一串魚丸。

此時路人裡面似乎有些騷動,有很多嘁嘁喳喳的聲音,從何之秋和李雨靜為中心點,四周的路人都開始指指點點,甚至開始有人拿起手機。

「哎,那個人好像何之秋?」路人A

「真的!真的!」路人B

「快點,拿手機出來」路人C

「他旁邊的人是誰啊?」路人D

「不知道啊。」路人E

眼看騷動是越來越大,討論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聲,周圍的路人也差不多發現了何之秋的身分,兩人也明白了大事不妙,何之秋不慌不忙向李雨靜伸出手,帶著迷人的微笑:「準備好了嗎?抓好喔。」

何之秋緊抓著李雨靜的手,一路狂奔跑的轟轟烈烈,從一堆路人中殺出一條血路,離開夜市,兩人迅速穿過一條又一條的街道,直到重機停放的地方兩人才終於停了下來。

李雨靜還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好在這時候的路人不是很多,今晚的經歷對她的小心臟來說實在是太過刺激,何之秋太過溫柔太不擺明星架子,這下她才真真實實的感受到…

這個人和她是不同的世界。

「走吧,我送妳回家。」夜闌人靜,今夕何夕,何之秋的莞爾迴盪在這靜謐的夜色之中。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