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石虎少女-7 (躲雨)

玥希縈 | 2022-06-24 19:00:06 | 巴幣 4 | 人氣 94


    十二月的節氣悄悄到來,歲暮天寒,苗源鄉雖不會下雪依舊朔風凜冽,若是突然下起小雨那更是滴水成冰,自從上次小優和劉文翔見面之後,小優只要一到中午便守在國道這,直到入夜才又回小屋休息,不管刮多冷的風還是下起多刺骨的雨水,如此循環等待著他的身影一日復一日。

「妳到底是要鬧多久?」馮小烈站在小優的身旁,語氣雖是不滿但是內含深刻的關心,他本來以為小優只是鬧個幾天而已,但沒想到這次她這麼堅持,不管他怎麼勸都沒有用。

「他一定會來的,我一定會見到他的。」小優笑得輕柔如此說道。

「如果他不會再來這邊呢?他是人,我們是石虎沒辦法掌握人類的行蹤。」馮小烈表情淡漠,總是有意無意地提醒小優,一方是人一方不是人。

他總是期待著小優總有一天能醒悟,也守在她身旁一日復一日。

「那我也會等下去。」小優語氣堅定,眼眸中透露著光芒。

「妳就這麼肯定,那個人類經過這邊就一定會帶妳走……」馮小烈忍不住嘀咕。

「沒關係,我會跟他走。」

「石小優,妳是瘋了嗎?什麼叫妳會跟他走?那順叔呢?石藹村呢?妳難道打算通通都拋棄了!」馮小烈聽完她的答案……頓時腦中的理智線都斷光光,怒不可遏地吼道。

「順叔沒問題的……而且這也是攸關石藹村的預言,我相信我會找到答案,所以我一定要離開這裡。」小優面無表情地回答,語氣之中卻多了份期待和希望。

「妳就沒想過……妳的假設搞不好是錯的?」馮小烈壓抑著憤怒的情緒,試圖說服小優。

「你沒碰到命中註定之人,你不明白。」小優露出淡淡的笑容,無奈地說道。

馮小烈沉默了一會接著開口:「我才不管什麼命中註定,管他什麼人類的樣貌,我只知道我喜歡妳,我選定妳了!」

小優聽聞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不過對這種突如其來的告白宣言,那一瞬間她還是感覺到自己的心跳漏跳了一拍。

突然天邊來了一大片黑壓壓的烏雲,銀色的閃電懸掛在天際發出轟隆巨響,傾刻間大雨滂沱,冬雨瀟瀟,寒冷的溫度讓雨滴濕冷又刺骨,如冰錐般無情地敲打著小優和馮小烈。

「怎麼那麼突然阿?小優!快點跟我去躲雨。」馮小烈拉著小優倉促地呼喚她。

「不要,我要在這邊等。」

「蛤、妳是白癡阿?這雨很冷耶!」馮小烈更加不耐煩地拉著她,但無奈小優就是反抗著他,他又不能來硬的。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小優一邊拉扯一邊怒吼。

萬一她去躲雨了,錯過他怎麼辦?

她又不知道……人類什麼時候會來這邊?

馮小烈氣得放開小優,臉上浮出許多青筋氣得他大聲嚷嚷:「我不管妳了!」

他以走三步退一步的方式,緩慢地離開小優的身邊,還時不時地回頭查看,但他只看到她淋著雨卻又異常堅定的背影,不動如泰山完全沒有要移步的意思。

這樣下去她一定會生病的。

馮小烈靈機一動想到了什麼便快步地離去。

小優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感覺自己全身的皮毛早已溼透,雨滴敲打在她背上的時候,皮膚的觸感傳來陣陣的刺痛,而且風一吹讓刺骨的透心涼由內到外的襲來。

不知道……他的世界,人類那邊也在下著雨嗎?

突然雨勢似乎變小了,打在自己身上的雨滴少了很多,等小優睜開眼看清楚一切,不過轉頭一看……居然是馮小烈。

馮小烈嘴裡叼著大片的姑婆芋站在小優的身旁,替她擋了不少的雨水,如此一來換他淋著大雨。

「你……為什麼?你快去躲雨啦。」小優用訝異的神情看著他。

她沒想到馮小烈會為了她做到這步田地。

「老子陪妳等。」馮小烈雖然叼著姑婆芋但還是可以說話,只是說出來的話有點歪七扭八。

那一瞬間小優似乎沒有感到寒冷了……她想這就是大家所說的平凡的幸福吧!

如果……她沒有遇到他的話,或許她會接受馮小烈。

「如果,來年的春天……妳還是沒有等到那個人類的話,妳就和我回去好不好?」馮小烈接著這樣說道。

不過這次小優沒有任何的反駁,眼神直勾勾地看著遠方像是思考些什麼,靜默了片刻……還是搖了搖頭。

傍晚時分,夕陽最後的餘光劃破陰暗的烏雲,替大地在入夜前散落金黃色餘輝,很快冰冷冷的雨便停了。

不知不覺過了一個月,小優從早到晚都守在那,不管馮小烈怎麼勸都沒有用,就算是順叔的熊威之下,小優依舊不為所動……

眼看只要在一段時間,春天就會來了,花就會開了。

他大可以用強硬的手段帶小優回去石藹村,但這樣大概永遠也得不到她的心,或許她會永遠帶著哀戚的眼光眺望遠方,這樣的眼神他已經看了將近一個月。

   某日悠閒的午後陽光照亮著破舊小屋,裡面的空氣卻降到冰點都快要凝結成霜,順叔和小優剛經歷過一場唇槍舌戰,而馮小烈只是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他插不了話也幫不了什麼忙。

「我決定了,我要去找山神許願。」小優站在順叔面前不慌不忙地說道。

經過這一個月,小優是絞盡腦汁尋找可以待在劉文翔身邊的辦法,想來想去只有她也變成人類這一途。

根據預言……山神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所以一定可以滿足她的願望吧?

「我不准你去!」順叔是氣得跳腳,講不動她就算了,死硬要在國道等現在還要去打擾山神,熊眼睜著大大的盯著小優,「到底你想要按怎?」(你到底想要怎樣?)

「我想要變成人類,我去求山神讓我變成人類,這樣我就能去找他了。」小優說得是斬釘截鐵,好像完全不覺得這一番話,在旁人耳中是多麼離經叛道。

「啥?變成人?你是咧想啥?」(蝦?變成人?你是在想什麼?)順叔差點被這句話氣到腦中風,他很早就知道小優和別的石虎不一樣,但沒想過是這麼叛逆。

「我只是想待在他身邊。」小優緩緩地說道,眼中盡是說不完的思念與哀愁。

「啊、啊!我實在係料想袂到代誌那ㄟ變成安捏?」(啊!我實在是沒想到,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順叔感覺腦門陣陣作痛,熊掌還拍著大腿,不管怎麼兇甚至禁足都拿小優沒辦法,她搞不好還會透過絕食來抗議。

「順叔,對不起……我知道我做的這個決定對你來說很過分,但我……」小優遲遲說不出口,她該怎麼說當她知道真實的樣子是人類的樣貌之後,她就覺得自己一定本來就是人類,倒不如說現在石虎的樣子搞不好才是一種詛咒。

「小烈,係叨位母好?伊對你係真心的。」(小烈,是哪裡不好?他對妳是真心的。)順叔用心疼的眼神看著縮在角落的馮小烈,語氣明顯的不悅。

原來一樁好好的親事,被一個莫名其妙的人類給攪黃了。

「我……一直以來只把他當弟弟看待。」小優是明白的,如果想要平凡的幸褔,小烈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偏偏上天讓她體驗了不平凡的情感,就注定她會為了這個命中註定之人離開石藹村。

「總講一句,你叨位都不准去!」(總歸一句,妳哪裡都不準去!)順叔眼看已經勸不了小優什麼事了,直接把小優丟在小房間裡,用撿來的麻繩緊緊纏著老舊的木門,不理會小優的哀求聲怒吼道:「係你家己做地來的。」(妳自己招來的。)

   此時此刻在順叔的心裡,命中註定之人在這個純樸的石藹村裡,果然是最兇猛的詛咒,大部份的石虎都不知道村子裡……到底有沒有石虎遇到自己的命中註定之人。

答案是……有的!

最後這些石虎都堅決地離開了石藹村,從此音訊全無,但像小優這樣喊著要變成人類的還是頭一次見到。

順叔年紀較長所見所聞也多,比其他的石虎見到的事也多很多,他試著體諒小優,同時順叔其實也可以理解小優的心情,因為他心中最大的秘密就是……

他其實還保有自己還是人類時候的記憶,當然他很早就決定要把這個祕密帶進棺材裡永遠都不說出口。

所以嚴格來說……小優的假設搞不好是對的。

所以他同意她在國道那邊等待著她想見的人類,但是若要離開村子的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同時門的另一邊傳來小優的拍打聲,一直喊著「順叔……放我出去啦!」,時常愛亂跑的小優哪能接受禁足這個結果,甚至開始在小房間裡哭喊。

「順叔,拜託啦……讓我去求山神。」門的另一邊,小優用非常哀戚的聲音拍打著房門,而淚水已經在眼眶裡打轉,那語氣是膽怯又帶著悲傷的哀求。

她本來很有信心他倆的緣分,但是隨著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她確實等得越來越沒有信心,漸漸害怕他是不是不能接受自己是石虎的事實。

此時此刻,她才意識到她真的很想他,滿腦子都是那個人類的身影,像這樣強烈的悸動,和如同刻在心上的感受,都是她不曾有過的情緒,至少在她石虎的日子都不曾有過,所以她覺得她原本一定是人類。

所謂的命中註定一定是自己遙久過往的愛人,搞不好是村子為了讓石虎乖乖地留在石藹村,才編造了這麼一個謊言說是個詛咒。

「你不准卡伊放出來。」(你不準把她放出來。)順叔一改往常的和藹樣貌,這次是瞪著馮小烈,語氣冷冰冰充滿威脅。

順叔壓抑著心裡的心疼,其實他心裡默默對著小優說好幾次的「失禮」(抱歉),但是他實在太害怕如果他不這樣做,小優這次離去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來。

「順叔,我想應該不用做到這樣。」馮小烈不忍心聽著小優的哭喊,雙手抱頭遮住自己的大耳朵。

「惦惦,續落來準備婚事,按呢就好!」(安靜,接下來準備婚事,這樣就好!)順叔對著馮小烈用命令式的口氣說道。

「我不想用……」不等馮小烈說完,順叔惡狠狠地瞪著他看,甚至露出了台灣黑熊的獠牙,讓馮小烈嚇得後退好幾步,等到順叔的離開和門內的小優哭累了。

馮小烈才敢喘幾口大氣,默默地呆站在門前,聽著裡面的聲音逐漸從哭鬧變成沉默,他用溫柔的態度倚靠在門邊輕輕地說:「你還真想要去人類的世界找他啊?」

時間靜默許久,只見門內的小優一聲輕聲地回應:「嗯。」

她決定了,寧願轟轟烈烈的追尋過、愛過,也不要從未感受過。

創作回應

好人你幫幫人民的啦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2e9caac63d4d74aacdcbbe5016cc3108/tenor.gif
2022-06-26 17:06: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