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石虎少女-4 (血櫻花)

玥希縈 | 2022-06-02 19:00:03 | 巴幣 4 | 人氣 85


     陽光照耀著奇山異水,四周環山雲霧飄渺,這景色可謂是江山如畫。一排卡其色的隊伍整齊劃一地走在秀麗的山水之中,先經過連綿的高山,不知繞過多少個路轉,順著這唯一的道路行走,把各種奇峰羅列的絕景盡收眼底。

今日晴空萬里氣候宜人,但空氣中卻瀰漫著淡淡的煙硝味,滿山的山櫻花隨風飄落下起了花雨,花瓣停駐在這裡駐營的一干軍隊人馬上,隨著他們的腳步沒入泥巴腳印中靜靜地嘆息。

大佐,都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進攻。」一名身穿卡其色軍服的男子大概可以推斷出為一等兵,口氣充滿敬畏地向另一名高階軍官說道。

「沒想到這邊的櫻花這麼漂亮。」佐藤大佐壓低軍帽難掩俊秀的面容,但清秀的五官卻散發著淡淡的陰沉氣質抬起頭仰望著眼前的山櫻花樹,肩膀上的軍徽透露著他的軍階,身上配戴著一把武士刀還備有手槍,一手抵著腰間武士刀的劍柄,彷彿是隨時拿刀出鞘的預備動作

「真得是很漂亮呢……顏色和日本的不一樣呢。」士兵畢恭畢敬地回著長官的話。

「可惜不夠紅。」佐藤大佐望著掌心中的花瓣發出嘆息道,而俊秀的臉龐慢慢露出詭異又邪惡的微笑說道:「不過沒關係。」

大佐說得是!」士兵點頭示意。

「走吧。」佐藤大佐笑容可掬,緩緩地從他的腰間拿出武士刀出鞘透著鋒利的銀白色刀鋒,而越靠近劍柄處的地方積著越深厚的血漬,讓冷冷的銀白色刀鋒卻閃著嗜血的光芒一般

士兵們快步踏走在滿是花雨的山路上,動作整齊劃一,個個眼神佈滿了血絲,帶著駭人的殺氣,而帶頭的男人似笑非笑地揮舞著手中的武士刀。

眾人很快來到一處偏遠村落的入口處,遠遠看還有些許白煙冒出,應該還是有人居住著。

「你們是誰?不…不要再靠近了喔……」在村子的門口站了一個村民,手拿著鐮刀看到此陣仗還是忍不住地全身顫抖,神情萬分驚恐地說道。

村民其實很明白,他已經凶多吉少,他有耳聞平地早已血流成河,過不了多久日本士兵就會染指這一片翠綠的山地,只能默默祈禱他的犧牲,可以讓村子裡的人多一點人逃生。
「你喜歡粉色的櫻花還是紅的?」佐藤大佐堆滿了親切的笑容,揮舞著手中的武士刀,像把玩那樣慢慢走上前,對他而言村民手中的鐮刀就跟玩具差不多。

「蛤?快滾開!!這是我們泰雅族的土地!!」村民一邊發抖,狂冒著汗,一邊又握緊鐮刀,咬著唇默默用母語在心中禱告:「祖靈吶,願我與祢同在。」

只見佐藤大佐快速向前踏出了幾步手起刀落電光石火之間一顆頭顱滾落在地上,深紅色的液體濺的四周都是。

村民的頑強抵抗只不過是短短的幾秒鐘。

佐藤大佐從血泊中拿起一朵沾滿血的山櫻花,不禁讚嘆發出滲人的笑聲:「啊……我還是比較喜歡紅色的櫻花,真漂亮。」

「沒想到原住民這麼弱。」在佐藤大佐身後的一名士兵,一臉得意,還踢了踢地上的人頭。

可不知為何那人頭,眼睛還死死瞪著一眾士兵。

「這還只是剛開始。」佐藤大佐看了看村子,這裡勉強算平地還不是屬於戰場,真正的敵人還在深山裡伺機而動。

隨後佐藤大佐回過頭看著整排美麗的山櫻花樹,突然有個邪惡的主意在他的腦海裡誕生,便對身後的士兵大聲地喊道:「就拿這邊所有村民的血來灌溉山櫻花,來年大家就可以來賞血櫻花的美麗。」

聞訊身後的士兵紛紛向村子裡殺去,尖叫聲此起彼落的響起,照映著佐藤大佐的笑聲是村子裡血流成河的景象。

嗶———嗶———

劉文翔嚇得從床上跳了起來,臉上和全身都冒著斗大的冷汗,一手把鬧鐘的開關按掉,眉頭深鎖嘀咕道:「什麼夢。」

劉文翔回想那夢境相當的真實又清晰,那頭顱滾到他前瞪著他的表情,他都記得一清二楚,血泊中的山櫻花,顏色就像昨日在山裡看到的如此得鮮紅……

一定是他糾結著山櫻花的顏色,為何比別處的還要特別紅,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替它的來歷編造了一段故事,多麼不吉利的夢境。

等他情緒平靜了一點,看了一下鬧鐘的時間已是早上十點,立馬用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匆忙地來到廚房卻發現那兩人早已備好早餐。

「為了感謝你昨天幫我留早餐,這次可是我幫你用的。」蔡力嘉得意的說道。
劉文翔瞥了一眼在他桌上,那勉強能稱為早餐的食物,烤焦的吐司、黑壓壓的炒蛋、煎得過久的火腿肉

劉文翔想想他還是趕快去送貨好了,拍拍了黃彥中的肩膀:「不好意思啊,今天也幫我顧一下攤子。」

「沒關係,客人不多。」黃彥中心領神會,昨天下午不見劉文翔回來,直到晚上才看到他露出非常疲憊的樣子。

「那我可以喝攤子的草莓酒嗎?」蔡力嘉眼神散發著光芒,可見肖想已久。

「可以,只要你不要再進我家廚房。」語落劉文翔又如往常一樣匆匆忙忙去開車準備送貨,留下一臉委屈的蔡力嘉和在一旁輕笑的黃彥中。

    周末的天氣很好到處都是遊玩的旅客,而劉文翔這樣送貨大概要持續幾天,接著要準備開放草莓園供遊客採集,而相關草莓製品和營銷則由他的父母負責,不過光是送貨和顧草莓園就夠他忙的了,更何況又多了兩個食客。

黃彥中一邊幫他顧草莓的攤子,一邊找工作思考人生。

蔡力嘉則是一個月後要去鄉公所報到上班,在那之前八成都在他家白吃白喝兼打遊戲

而他大概是整個冬季最為忙碌的人。

劉文翔就像昨日那樣送完今日的貨之後,在經過國道的那一條岔路時他停下了車,在貨車載的貨物中挑起草莓,還特意挑大顆顏色漂亮的裝進塑膠袋裡,嘴角溢著笑意呢喃著:「不知道……她喜不喜歡吃草莓?」

應該沒有女孩子會討厭草莓吧……

今天還能見到她嗎?

劉文翔回到駕駛座上望著前方的岔路,果斷選了有著奇遇的那一條,他特意開車開一片的綠地尋找著佳人的身影。

那感覺他覺得比買大樂透對獎還刺激……腦海裡忍不住操練著一遍遍對話,若遇到了她該怎麼開口?又要說什麼?

不知不覺來到昨日遇見她的地方,他停車下車到處張望卻什麼都沒有看到,連什麼野生生物都沒有,只有遠處樹葉被風吹颯颯作響的聲音。

劉文翔只好收拾失落的心情,離開此處繼續向前開,來到這一條國道唯一的紅綠燈,到這邊基本上再一小段路就離開山區往市區邁進。

紅綠燈的號誌燈亮起紅燈,他停下來等待在此時顯得漫長的三十秒。

但接下來小優出現在他的前方,穿著之前的原住民風格艷紅麻衣,隔著擋風玻璃露出天真無邪的燦笑,和令他難以忘懷的面容。

劉文翔又驚又喜說不話來,因為太過緊張下車時腳步一個踉蹌,差點跌個狗吃屎,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髮問道:「真巧,妳……怎麼在這裡?」

「謝謝你!昨天教我過馬路,我現在已經是村子裡的英雄了!」小優異常興奮地說道。

她花了一個早上和石藹村的村民講解,最後直接帶大家來實際過看看,當看到車子在紅燈時真的停下來,村民都看得嘖嘖稱奇。

「蛤?」

「你果然是我的命中定之人。」優望著劉文翔眼神堅定,認真又坦率的口氣說道。

從她小時候聽到預言,她就堅信命中定是種幸運而不是大家口中的災難。

「我……我……」劉文翔感到一陣茫然,完全沒有任何真實感,就好像他還在夢中從未醒來,一臉呆滯地而說不出話。

命中定之人?

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告白嗎?

等等,這樣實在太快了……我連是她是個怎樣子的人都不知道。

現在該怎麼辦?該怎麼說?

腦海裡充滿了各式各樣的疑問,就算是他高中時期被人告白的時候,他也不曾如此煩惱。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雙頰早已泛紅。

「啊……我要趕快回去了,相信我們會再相見的。」優簡單地打個招呼正要離去之時……劉文翔快速地把那袋草莓遞給她,「這草莓給妳,再見。」然後就像逃難似的駕車快速離去。

留下歪著頭搞不懂情況的小優在原地,她不懂的是那三十秒對劉文翔來說如三十年那樣漫長

*********************************************************************
   小優叨著那一袋草莓回到她和順叔住的小屋,走到門口喊了聲:「我回來了,還帶了草莓。」

順叔看了她一眼好奇地詢問,聲音裡沒有任何情緒:「這叨位來ㄟ?」(這哪裡來的?)

「人類丟在地上,我撿的。」小優頓時有種心虛的感覺,故作鎮定緩緩地說。

如果說草莓是人類給她的,就等於是告訴順叔她遇到了命中定之人,那她鐵定會被禁足,被綁在村子裡都有可能,村子的人都把命中定之人看作一種詛咒,迷信一點的甚至覺得會替村子招來厄運。

「拾的?就正拄好?」(撿的?這麼剛好?)順叔看著小優的反應,當然不會信她的說詞,不禁暗自暗暗擔憂了起來。

「你到底按怎知影?」(你怎麼會知道怎麼過馬路)順叔眼神比平常還要銳利看著小優,雖然她教村子的人過馬路貢獻很大,也讓順叔威風了一把,但他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就……我看人類怎麼過的阿!我觀察了兩天才明白。」小優一臉茫然但腦袋轉得快,很快掰了個理由出來而吶吶道。

記得嘸啥米人啊?」(我記得那裡沒什麼人啊?)順叔低頭斜睨著她,語氣中充滿了疑問。

「有啦……還是有人啦……」小優下意識地撇過頭。

順叔心裡想著他才去打獵短短的兩天,小優就好像突然會了很多他不知道的技能。

難道……不會這麼湊巧吧?偏偏是小優遇到傳說中的……命中註定之人?

那充滿詛咒的命定之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