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37)

戴斯蒙 | 2022-04-18 16:22:44 | 巴幣 2664 | 人氣 259


  我讓所有的侵蝕種一同發動攻擊,抬頭看了看另外兩人走的方向,伊文潔琳帶著自己的骸骨兵往船頭走去了,雷瓦丁則是往船尾的艙室過去了,看來他們都已經有了各自的想法。
 
  所以我自己也開始尋找著朝下的入口。沒多久後就找到一個疑似是朝下的蓋子,那蓋子太巨大了,光憑我一個人根本無法開啟,於是我讓侵蝕將整個蓋子給侵蝕掉.果然沒錯,還能聽到底下理想鄉人們吵雜的聲音,只不過這個洞口好像是垂降貨物用的,因為我沒看到梯子之類的東西。
 
  只不過這無所謂,反正跳下去就對了。
 
  跳下去後雙腳感覺到了堅硬的地板,但四周並沒有看到人,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這裡似乎是一個小房間,但除了被打開的這部分,房間的其他地方都是暗的,根本看不清楚。吵雜的人聲是從牆後面傳過來的,也就是說,人都在這道牆壁後面嗎?
 
  我轉身過去將手放在牆壁上,準備侵蝕掉這片牆壁然後殺進去,但就在這時候,後方突然傳來動靜。
 
  「是誰?」
 
  聽到聲音後我立刻轉頭詢問,但沒有得到回應,只有一個淡藍色的東西慢慢地從黑暗中現行,月光照耀在這頭魔物的身上,讓我能清楚的看到牠的面容。
 
  牠......是一隻水母,長的就跟之前攻擊城市魔物一模一樣,唯一的差別就是牠比較小隻......
 
  『塔塔亞......』
 
  就在這時候侵蝕說話了,這隻魔物的名稱叫做塔塔亞是嗎?話說侵蝕你認識牠?
 
  『認識.....塔塔亞是我從小看到大的,真是沒想到牠竟然還活著,而且充滿了生命氣息,看來塔落璃亞在尋找的東西,應該就是塔塔亞吧?畢竟這孩子是牠的親生女兒。』
 
  是那個巨型水母的女兒,這麼說來理想鄉就是利用塔塔亞來控制塔落璃亞的行進方向,只要解放了塔塔亞,那麼塔落璃亞就不會攻擊這個比基奴城了。
 
  「你能跟牠溝通嗎?」
 
  『應該可以,雖然不知道牠們是怎麼樣讓塔塔亞維持著這副樣子到現在的,但牠應該還記得我。』
 
  隨即,我便感到我的右手不受控制了起來,手向著空無一物的右邊伸出,然後立刻全染成了白色,一個比我還要高的白色身影從我手上鑽了出來,他披著白色的斗篷,看不清斗帽下的長相,但這顯然不妨礙塔塔亞認出眼前這人是誰,只見牠緩緩地伸出了一根觸手,輕輕的纏繞著侵蝕的手臂。
 
  「道歉?為什麼要道歉?做出那些事情的人是大人不是嗎?跟你們這些孩子一點關係都沒有不是嗎?」
 
  侵蝕開口說話了,第一次不是在我的腦海中講話,而是在我的身旁在現實中講話。
 
  水母的身上浮現出了許多種色彩,這似乎是牠們溝通的方式?
 
  「我明白的,我明白的,但問題不在我這裡,而是米涅瓦她......」
 
  水母身上的色彩再度變化,過了好一陣子後才停下,看起來是講了好長一段話。
 
  「是嗎?這樣子的話......」
 
  侵蝕的身上也開始發出光芒,水母的身體也閃爍著,雙方一開始都各自閃爍著不同的光芒,但隨著時間的過去,兩者身上的光芒也逐漸開始同步,一直到最後,兩者的光芒終於同步了,同步了約幾分鐘後,兩方身上的光芒一同黯淡了下來。
 
  「就這樣了,施提芬,接下來就交給你了。」
 
  侵蝕一溜煙的回到了我的身體裡面,等等!什麼交給我了?把事情處理完阿!
 
  『接下來的事情很簡單,帶著塔塔亞平安離開這裡,找到她的母親,將塔塔亞交給她的母親就好了。』
 
  喔,只要這樣就好了?那不就是我原本的構想嗎?
 
  『所以照著你原本的想法去做就好了,另外塔塔亞這個種族具有一定程度的心靈感應能力,只要將你身體的一部分跟牠的觸手接觸,她就能理解你的想法了,同樣的,她的思考也能藉由接觸傳達過來,但那意思還要搭配牠們身體浮現的色彩來進行翻譯,所以你大概只能懂一點吧?不過這一點也就足夠了。」
 
  「我明白了,那麼你最後,跟塔塔亞做的事情是?」
 
  『牠們的種族做出了選擇,所以我也只是幫牠們一個忙而已。』
 
  「什麼選擇?」
 
  『一個......很重大、很重要的選擇,關係到牠們種族全體的命運,施提芬,等你以後你自然就知道了。』
 
  那好吧!
 
  接著塔塔亞的觸手朝著我伸了過來,於是我伸出手握住了牠的觸手。
 
  『該....什.....呢?』
 
  搭配著塔塔亞亮起的身軀,有一股意念傳進了我的腦海中,雖然斷斷續續的,但我去幫牠拚的話應該是能把話好好的補上的。
 
  這句話應該是該做甚麼呢?
 
  「妳可以先出去船艙,到天上去等一會嗎?我在這艘船上還有其他事情要做,一旦做完了就帶妳去找妳的母親。」
 
  『沒.....。』
 
  塔塔亞順著我打開的蓋子飛了出去,纏繞著的觸手也隨之鬆開。
 
  目送著塔塔亞飛往空中之後,我轉過身體,將手放在牆上。
 
  「侵蝕!」
 
  一瞬間,整面牆變化為黑色的侵蝕,在黑色退去之後什麼也沒剩下,一道用來禁錮魔物的牆壁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被我給摧毀了。
 
  一大堆理想鄉的人出現在我的面前,他們各個目瞪口呆的看著我,想不通為什麼這面牆為什麼隨隨便便的就消失不見了。
 
  「各位晚安,然後再見了。」
 
  我舉起了我的劍就殺了進去,對方也馬上反應了過來拿起武器就開始反擊,不過他們人數眾多,有一部分的人攻擊我另外一部分的人走進了剛剛關押塔塔亞的房間內查看。
 
  「魔物不見了!頂蓋被打開了!魔物飛出去了!」
 
  「混帳東西!一定是這傢伙幹的好事!你們在這裡對付他,我們立刻去上面重新補抓那頭魔物!」
 
  說完三分之二的人就離開了,這樣真的好嗎?離開了這麼多人。
 
  我將一個一個人打倒在地,這些人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不成威脅了,畢竟我已經是一隻腳踏出人類這個範疇的存在了
 
  很快的,所有人都被我打倒在地上,正當我想要離開房間繼續攻擊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先前離開的那些人又跑了回來—應該說回來的只有部分人而已而且他們身上都帶著傷勢。
 
  不過我馬上就知道了答案,好幾隻骸骨兵擠了進來,跟著一起進來的,還有一臉壞笑的伊文潔琳。
 
  「死亡教會的祭司!」
 
  理想鄉的人發出哀號,大概是沒想到攻擊者裡面有人會是死亡教會的祭司吧?
 
  就在這時候,伊文潔琳也看到了我,朝著我揮了揮手。
 
  「啊?施提芬,原來你在這裡啊?」
 
  一部分人轉頭過來看著我,這時候他們才發現了這房間留下的人都被我解決掉的事情。
 
  「這下子就是腹背受敵囉!」
 
  真不知道為什麼,這名少女面對戰鬥可以看起來這麼高興。
 
  「可、可惡啊!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我們的船上?」
 
  「只是名接受了委託的傭兵而已。」我舉起武器,然後就朝著最近的那人砍了過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