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劍與妖異的幻想譚》──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7)

翔君 | 2024-05-10 20:06:56 | 巴幣 118 | 人氣 510


事件三.傀儡師之館(17)



  與先前的雙刀攻擊截然不同,歐陽茜交互雙手來回旋轉雙頭劍,以舞蹈般流暢的動作扭動腰肢不停揮刀。除了第一擊外,回手而來的第二擊更是不能大意,接連揮出的斬擊打得空仁應接不暇。

  明明武器從兩把變成一把,棘手程度反而更上層樓。

  雙頭劍的特殊之處在於兩端延伸出去的刀身,反過來講,若操作不當就可能誤傷自己,使用上相當講求技巧。但歐陽茜用起來卻毫無負擔,有如自己的手腳般自在地揮舞。

  (得先打斷她的攻擊……!)

  空仁看準歐陽茜的破綻揮刀挑斬,截斷了毫不停歇的劍閃。但當他打算再反向揮出劍氣時,發現歐陽茜迴轉身體,直接用尾端的刀刃刺了過來。

  低頭閃過直線刺來的刀刃,接著橫掃的前端刀刃又掠過空仁頭頂,削去了幾根紅褐色髮絲。

  如果閃躲姿勢不對,可就不是幾根頭髮這麼簡單了。

  空仁感到顫慄,從低空對歐陽茜揮刀進行牽制,同時往後退重整態勢。

  歐陽茜並未展開追擊,只是待在原地揮斬雙頭劍。剛才那番激烈攻勢應該很消耗體力吧,她也需要稍作喘息。

  照理說是進攻的好時機,但空仁反而是更需要喘口氣的那方。

  「……夠了吧,許空仁。」

  「啊?」

  「別再想妨礙母親大人了,現在回頭,我還可以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妳可以,但我不行啊。」

  空仁乾咳一聲,慢慢站起身。

  見到那不願退縮的身姿,歐陽茜瞇起眼,冷漠的神情上浮現一分不解。

  「為什麼這麼執著?你和母親大人有什麼過節嗎?還是接了誰的委託來阻礙母親大人?」

  「抱歉啊,都沒有,這次只是收到你們的邀請函而已。」

  「那退下不就好了,何必讓自己傷痕累累?」

  「確實我也可以現在就投降走人,反正我房間裡的法陣已經破壞掉,不用怕被吸走靈力。」

  「那……」

  「但是啊……」空仁更加握緊了刀。「現在在這棟屋子裡戰鬥的,可不是只有我。」

  他回想起那位失散的黑髮少女與黑貓,以及另一位替他擋下強敵的學長。

  「就算沒有正式的委託,為了那些傢伙們,我也要解決這個荒唐的騷動。」

  空仁提起漆黑長刀,擺出戰鬥架式。

  銳利的雙眼中,沒有一絲疑慮。

  「為了他人……嗎……」

  歐陽茜輕聲低語。

  紅髮少年的身影就和為了母親而戰的自己十分相像……不,對方是打從心底為了回應他人而戰,而自己──

  「……好啊。」

  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歐陽茜提起雙頭劍,靈力的光輝形成鬥氣在身上燃起。

  空仁也跟著屏氣凝神,握緊長刀。

  「那就試試看啊,你有辦法阻止母親大人嗎?許空仁。」

  「不用妳說,我這就來了結這場鬧劇,歐陽茜。」

  確認了彼此的戰意,兩人將自身委任於手裡的刀刃。

  ──隨後,雙方同時衝向前,展開最後的交鋒。

  兩口刀刃激烈碰撞,刀光劍影交錯亂舞,清脆的金屬音與銳利的破風聲此起彼落。斬擊的風暴肆虐大氣,無情地在走廊留下一道道深刻刀痕。

  面對雙頭劍無縫接軌的連段斬擊,空仁一度招架不住,但他還是咬著牙,將劍技與動態視力發揮到極限接下攻擊。

  但即使空仁再怎麼盡力,歐陽茜迅猛的攻勢還是在他身上接二連三劃出傷口,腳步也越來越往後,眼看就要被逼進死路。

  這場惡鬥中,空仁的一線生機就是──

  「呃……!」

  暴風般的斬擊過後,歐陽茜的動作忽然慢了一拍。

  (──就是現在!)

  沒錯,連續的高強度攻擊帶來的體力消耗──這就是對方可能出現的破綻!

  瞄準了這個剎那,空仁加強力道全速反擊。

  漆黑閃斬撞上雙頭劍的刀身,隨之而來的強烈衝擊將歐陽茜向後擊飛。

  「可惡,還沒完……我怎麼能輸在這裡,為了母親大人……!」

  緊急翻身站穩腳步,歐陽茜再度提起雙頭劍,擺出了類似投槍的架式,看來是打算直接投擲武器刺穿空仁。

  ──但在這時,前方出現了意外的身影。

  三具黑色傀儡突然從旁摔落過來,阻擋了歐陽茜的視線。

  只見不遠處的紗月喘著氣看過來,看來是她將這些傀儡一次打飛到這的。

  突然其來的變化讓歐陽茜的動作一時停頓。

  同時,給了空仁致勝的機會。

  「空仁!」

  「喔喔喔喔喔────!!」

  空仁全身爆發出強烈靈力,一口氣向前衝鋒。紗月同時抽出符咒一舉拋射。

  符咒貼到漆黑長刀之上,刀身瞬間燃起了青白烈火,化作燃燒的利刃。

  「呃,可惡……!」

  歐陽茜提起雙頭劍試圖反擊,但為時已晚。

  「這下子……就結束了!」

  纏繞青炎的黑刀一揮而下,挾帶烈焰的斬擊將歐陽茜與黑色傀儡都無情吞噬。



§



  歐陽茜倒坐在牆邊,綁成馬尾的紫色長髮被解開,凌亂的披散在肩上。

  雙頭劍拆開成原本的雙刀,呈交叉狀插在一旁。

  三具破敗的黑色傀儡倒散在地,已是無法動彈的殘骸。

  無可否認的完敗。

  「……真是難看……」

  紫髮少女露出虛弱的苦笑。

  「結果……我連個命令都完成不了,真是不成材的女兒……母親大人看了肯定很失望吧。」

  「……」

  「好了,給我最後一擊吧,許空仁。」

  空仁一語不發,提著刀默默走向歐陽茜──

  然後在她面前轉身往地下室門口走去。

  「……!等等……」

  「我的目的是阻止歐陽熙。」

  空仁頭也不回的搶在歐陽茜之前開口。

  「既然妳已經阻擋不了我了,那我也沒必要對妳做什麼。」

  「少跟我來這套……失敗的女兒沒有價值,母親大人是不會認可的。既然這樣,那還不如……!」

  「吵死了,輸家少在那邊給我指手畫腳,乖乖躺好就行了。」

  「……」

  「我還得留著力氣去對付歐陽熙,才沒空繼續管妳。」

  空仁斬釘截鐵的回答讓歐陽茜無話可說了。

  (……真是狡猾的男人……)

  連自暴自棄的機會都不給自己。

  真不知道該說是濫好人還是笨蛋。

  這下子,歐陽茜真的徹底被打敗了。

  不去在意啞口無言的歐陽茜,空仁逕自和紗月一起走向地下室。

  「……『晴』。」

  但是這時,又聽見歐陽茜微弱的聲音。

  空仁和紗月一同回頭看去,只見歐陽茜自言自語般的輕聲開口。

  「真正的名字是,『歐陽晴』……那就是母親大人的最終目的,也是……我早已回不來的姊姊。」

  「妳說什麼?」

  歐陽茜沒有再多說,只是默默垂下頭。

  ──也就是說,剩下的去找歐陽熙問個清楚,是吧。

  空仁望著紫髮少女的身影默默感嘆。

  「走吧,空仁。」

  「嗯。」

  在紗月的扶持下,空仁伸手打開通往地下室的大門,走入其中。

  現場只留下歐陽茜與倒地不起的傀儡殘骸。

  「對不起……母親大人……」

  說完這最後一句話,歐陽茜閉上雙眼,墜入沉睡之中。





  (翔君後記時間)

  大家好,我是明天準備去場次買本本的翔君。

  經過一連串落落長的曲折發展,與歐陽茜的對決終於分出勝負,事件三也準備走向尾聲。

  其實照當初的規劃寫的話,應該上一回就要打敗歐陽茜,這回要去找歐陽熙收尾了。
  但就像我上回說過的,寫的過程中越來越喜歡歐陽茜,才給她加了不少戲分。雖然我也沒想到會加乘這樣就是了(欸

  和歐陽茜的戰鬥寫得相當開心,希望各位也能喜歡上她這位忠誠的少女。

  那麼,下回終於終於要去見事件三的幕後黑手,歐陽熙。她究竟有什麼目的?又回迎來怎樣的結局呢?敬請期待下回的發展。


  如果喜歡這個故事,歡迎各位在底下多留言分享你們的感想。

  那麼,我是翔君,我們下次見~~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