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38)

戴斯蒙 | 2022-04-20 19:58:27 | 巴幣 3352 | 人氣 182


  他們舉起武器反抗,但這反抗是沒有多大作用的,沒過多久,這些人就被我跟伊文潔琳全都打倒在地了。

  「不殺了嗎?」伊文潔琳如此問著,大概是看到我有些沒有下殺手所以她才會這麼問我吧?

  「不,也不是這樣,就只是戰鬥的時候沒時間去注意到他們死了沒有。」

  那麼,要補刀嗎?我舉起我的劍,走到其中一個還在呼吸的人旁邊,緩緩地舉了起來。

  「還是算了,他也沒有戰鬥能力了。」

  「恩,我還真怕你會對失去戰鬥能力的人一劍捅下去。」伊文潔琳如此說著。「那樣就顯得你這個人太慘忍了。」

  太慘忍了是嗎?

  「不過我們正在生死交戰之中,為了防止出現什麼意外,補刀才是正確的吧?」

  「也許......你說的沒錯吧?」

  「算了,不要去糾結這個了,妳繼續前進吧,我想個辦法綁住這些人。」

  「隔壁房間有很多繩子。」

  「謝了。」

  於是伊文潔琳便離開了,我則是去隔壁拿繩子將還活著的所有人都綁了起來。將所有人都綁上之後,我拿起了劍前往下一個戰場。

  聽著戰鬥以及嘶吼的聲音,來源應該是下層甲板,這一層的人都被伊文潔琳以及侵蝕種殺光了嗎?

  看著經過的一具具屍體,回想著我剛剛的所作所為,我不懂在這種時候為什麼我會突然饒過那些人的生命。

  是因為他們已經失去了戰鬥能力了,繼續攻擊沒有戰鬥能力的人很沒有道德。但另一方面現在正在激烈的交戰中,放任那麼多活人待在後面,很有可能會有不必要的變數產生。

  例如他們被人救走了,加入又變成了新的戰力......

  唉!為什麼要煩惱那麼多呢?早知道全殺了不就好了?

  想著想著就來到了下一層,下一層的樓梯處有著不少的屍體,看起來他們曾經在這裡組織一場反抗,但顯然的是他們並沒有成功,從傷口來看這些人應該是被侵蝕種殺死的,大多數的人身上都是被三叉戟攻擊過後的傷口。

  我繼續向前走著,馬上就來到了交戰的地方,這裡是一處房間入口,理想鄉的人們正依靠著狹小的房門抵抗著侵蝕種,我四處的看了一下,沒有看到伊文潔琳,也許她到別的地方去了。

  理想鄉的人在門口用一張桌子當成障礙,他們的人在桌子後面拿著長槍以及弓箭對著侵蝕種攻擊,這讓侵蝕種一時之間被卡在了門外無法進入,但對我來說這是個很好解決的難關,只要直接讓一隻侵蝕種撞進去就好了。

  那迦巨大的身體在接受到我的命令後,其中一隻便站了出來,將一隻手放在前面,頂著攻擊就撞了進去。
 
  牠這一撞不只是將後面的障礙物撞開,同時也將原本對那迦來說過於狹小的門給拓寬了不少。

  後方的侵蝕種一湧而入,房間內傳來激烈的戰鬥聲響,我才剛走進去一步就看到有一個人倒在地上抽蓄著,他的胸前有著三個能透過去的血洞,他看見我後睜大了眼睛,然後舉起了顫抖的手朝著我抓了過來。

  「我們將回歸我們的理想......

  他講完這句話就被自己湧出的鮮血嗆到了,為了不讓他再感到痛苦,我對著他的頭補上一劍。

  「不,我不會吞食你們的屍體的。」

  而且就算我吞食了,你們到達的也不會是你們的理想鄉。

  房間的人很快就被殺光了,我負責的工作很簡單,就是把那些侵蝕種殺到快死但是沒死的人給補上一劍,讓他們痛快地死去。

  這個房間的人都殺光之後,侵蝕種就慢慢的離開這裡了,

  侵蝕種離開之後我便跟了上去,接著就是重複以上的動作,牠們殺人我負責在後面補刀......

  繼續往下掃蕩了兩層甲板後,發現底下的人越來越少了,在發現人越來越少後,我就離開了下面,走回了最上層甲板,然後發現最上層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了,而且不只是雷瓦丁在這裡,伊文潔琳也在這裡。

  在雷瓦丁的面前有著一位熟悉的面孔雙手向後綁著跪在地上,她看起來有點狼狽,但我仍然能在這月光下認出她。

  「拉絲緹娜祭司。」我開口叫著。

  「恩?原來是施提芬阿?你怎麼會在這裡?不會是一路從泰雷斯雷吉斯追尋我的蹤跡到這裡來的吧?」

  「當然不是了,老實說我會到這裡只是巧合,您信嗎?」

  聽完我的話,拉絲緹娜祭司笑了起來。「信,當然信了,你看起來也不像是會對女孩緊追不捨的人啊!那麼這大概是神對我的懲罰吧?對我背叛生命教會的懲罰,所以祂派來了你......以及死亡教會的大司祭......老實說我真的沒想過竟然會在船上遇到妳這孩子,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想這一切應該是因為神的指引吧?」伊文潔琳微笑著說,拉絲緹娜祭司面對這個解釋露出一臉懂了的表情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果真是神在阻擾我嗎?但就算是神,也阻止不了我的計劃的,那頭魔物很快地就會來到這個城市,然後殺光這個城市的所有人。那些屍體將會成為獻祭給侵蝕的祭品,雖然泰雷斯雷吉斯的計畫失敗了,但這裡將會成為我們真正的理想樂園!」拉絲緹娜祭司如此說著。

  「那可未必,看看妳的頭上,你們控制塔落璃亞的方法已經被我們解放了,牠將不會如妳的願望來到這座城市進行破壞!」

  「塔落璃亞?施提芬,你替魔物取名字嗎?」

  「不,這不是我取的,而是牠原本就叫這個名稱......妳不知道對嗎?我想妳也不知道妳頭上這個魔物的名稱叫什麼了?」

  「我不知道,誰會知道一頭魔物的名稱叫什麼呢?」

  「牠的名字叫做塔塔亞,一個很可愛的名稱對吧?」

  就像要回應我的話一樣,塔塔亞從空中落了下來,伸出了一隻觸手,我也伸出了一隻手,牠的觸手緊緊纏繞在我的手上。

  看見這一幕,不只是拉絲緹娜祭司驚呆了,就連伊文潔琳跟雷瓦丁都明顯感到震驚。

  「不可能!牠怎麼會跟你這麼親近!?就算是我們也是付出了好大的代價才能控制住牠的!」

  「魔物也是有智慧的,只不過牠們被詛咒了,但就算是如此也是有少部分的魔物的詛咒會延遲爆發或是不會爆發。」

  塔塔亞就是屬於那種,延遲爆發或是不會爆發的魔物,所以塔塔亞牠具有很高程度的智慧,跟人溝通什麼的絕對沒問題的。

  「就是你之前說的詛咒的事情嗎?」

  「是的伊文潔琳,就是那件事情,塔塔亞身上的詛咒還沒爆發,所以依舊能夠溝通......當然沒意外的話,塔塔亞的母親塔落璃亞也是能溝通的。」

  拉絲緹娜祭司聽到後咬著牙,我想她原本認為就算我們救出塔塔亞之後也什麼事都不能做,城市依舊會受到塔落璃亞的攻擊,所以她才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如果塔落璃亞跟塔塔亞一樣都能溝通,理想鄉的計畫就注定要失敗了。

  「所以,妳失敗了。」

  「可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