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335)

戴斯蒙 | 2022-04-13 16:27:55 | 巴幣 2448 | 人氣 227


  回到旅館之後,伊文潔琳跟雷瓦丁都還沒回來,於是我們兩個只好在房間裡面等著他們回來。

  「所以你剛剛是找到什麼了?理想鄉的大本營?他們的大本營在倉庫那裏嗎?」比藍潔如此問著,雖然有想過要不要現在回應她,因為現在回應的話等於我就要解釋兩次,但想想後還是先跟她講一次好了。

  「不是,他們的大本營在海上,並不在倉庫那裏,我剛剛找倉庫甚麼都沒找到,但卻看到了熟人,於是我就讓侵蝕種跟蹤她,沒想到一跟蹤就把理想鄉的大本營給跟蹤出來了。」

  「熟人?是誰?」

  「拉絲緹娜祭司,你認識嗎?」

  比藍潔搖了搖頭,表示她不認識,不過她不認識也很正常,畢竟對方原本是生命教會的祭司,跟一個傭兵工會的職員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會認識。

  「那麼這下子就表示我們完成了工會長的委託了是嗎?」

  「恩......也算是完成了吧!不過我不打算先去回報委託完成就是了。」

  比藍潔露出驚訝的表情,不明白的問:「為什麼呢?這時候讓傭兵工會派人攻擊才是最好的選擇對吧?」

  「理論上來說的確是這樣,但是經過泰雷斯雷吉斯事件後,我想我們可以清楚的知道傭兵裡面一定有理想鄉的人,所以如果先跟工會講,那麼訊息很有可能就會經由叛徒的手中流傳回去,這樣的話拉絲緹娜祭司他們就會有時間逃跑。但如果我們直接攻擊就不一樣了,拉絲緹娜祭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發現了,所以也無法做出任何的預防。」

  「我懂了,所以你想要靠我們自己去攻擊理想鄉?」

  「靠我、雷瓦丁以及伊文潔琳,然後我在招喚侵蝕種出來幫忙應該就夠了。」

  「那我呢?」

  「你就去工會待著吧!防止意外發生。」

  「我知道了。」

  過了中午以後,差不多在下午三、四點的時候,雷瓦丁才從外面回來。一推開房門,雷瓦丁一看見我們便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我還以為你們會是最晚回來的一組。」

  「畢竟中間發現了大秘密,所以只好趕快回來等你們兩個。」

  「喔?聽起來你們那邊有重大性的突破?那樣簡直再好不過了,我這邊倒是沒有什麼突破,只是沒有想到碰上了熟人的消息。」雷瓦丁一邊將外套脫下來一邊說著,接著他拍了拍身上將塵埃都拍掉後,在床邊坐了下來。

  「熟人的消息,是劍鬼嗎?」

  「是,看來讓你們急沖沖回來的訊息就是劍鬼嗎?不過我敢說劍鬼大概跟這裡理想鄉做的事情沒有什麼關聯,他做的事情跟我很像都是在打探消息,感覺上應該是想阻止這裡的理想鄉。」

  「沒錯,劍鬼的確是這樣說的。」

  「的確是這樣說的?看來你不只是發現了他,還跟他有了交談是嗎?具體是怎樣說來聽聽吧!」

  「我跟比藍潔到達倉庫區,將侵蝕種給放出去後,我們就去找了個早餐店開始吃著早餐,吃著吃著劍鬼就走了進來,然後我就被認了出來。劍鬼走過來問我是不是因為這邊理想鄉才到這裡的,我那時候回答他不是,說只是因為工會的委託過來的,劍鬼跟我說這邊的理想鄉做的事情超過了理想鄉應該做的事情,所以必須有人去阻止,他原本要邀請我的,但後來知道我不是為了理想鄉來的後就放棄了。」

  「原來如此,那麼看來我們之前的推測並沒有錯,那支魔物正是被理想鄉操控著,而劍鬼知道了這件事情後才過來阻止。」

  就在這時候,比藍潔出聲詢問著。

  「但是我不懂,為什麼劍鬼要阻止這裡的理想鄉呢?用魔物殺戮跟用侵蝕種殺戮意思上還不是一樣嗎?」

  「是的,對一般人來說確實是這樣,用魔物殺人跟用侵蝕種殺人沒什麼不同,但對理想鄉來說,那是有很大意義上的不同。用魔物殺人,那僅僅只是在殺人而已,一點意義都沒有,而用侵蝕種殺人,是一種讓人回歸『理想』的行為,所以前者是不被允許的,後者是可以被允許的,差別就在這裡。」

  「我還是不太懂,為什麼侵蝕種殺人是一種回歸『理想』的行為?」

  「因為侵蝕種殺死人後會將人侵蝕,那對理想鄉來說是一種回歸,是生命最後的歸宿。」

  「恩.....這樣啊.....

  「所以這邊的理想鄉正在做所有理想鄉的大忌,操控魔物殘殺生命,那是不被允許的事情,真是搞不懂這裡的負責人是怎麼想的,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呢?」

  「我不知道,但這裡的負責人也許你我都認識。」

  雷瓦丁一臉疑惑地轉過來,這時候我繼續說著。

  「碰見劍鬼並不是我回來的主要原因,我回來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侵蝕種在搜尋倉庫的過程中看見了一個熟人,而我讓侵蝕種跟蹤了上去,最後一路跟蹤到了理想鄉的大本營上......

  「跟蹤到了理想鄉的大本營上?這麼說來他們的基地在倉庫區?不對,根據我打探到的消息應該不是在倉庫區才對,那個熟人是我也認識的嗎?」

  我點了點頭,正要開口說是誰的時候,雷瓦丁就搶先開口說出正確答案。

  「原來如此,是拉絲緹娜阿!」

  「欸?這麼這樣你就猜出來了?」

  「很簡單啊!你認識而且我又認識的理想鄉高層,不就只剩拉絲緹娜而已嗎?還是說你還有認識別的理想鄉高層?」

  「是沒有,但你怎麼知道我也認識拉絲緹娜?」

  「我怎麼不知道,你以為你跟瑪蘿要好消息是誰給我的?」

  「喔,原來是祭司給得阿!」

  「所以拉絲緹娜在這裡嗎?而且她還得到了這裡負責人的位置?時間上未免也太快了吧?」雷瓦丁摸著自己下巴說著,我是不知道什麼時間太快,也不知道拉絲緹娜祭司是不是負責人,只從她可以對其她理想鄉的人下達命令這件事情來看,她的地位應該不低才對。

  「總而言之,我在那艘船上還確認了這次魔物的攻擊事件就是拉絲緹娜祭司在背後主導著,而且他們已經對城內的大砲進行了處理,我想很有可能城裡的大砲都被破壞了。」

  「如果被破壞了,那麼要對抗那支魔物就很困難了,我們最好在那支魔物過來之前就把事情給處理好。」

  「恩,所以我想今天晚上我們就主動去攻擊那艘船,你覺得如何?」

  「可以,但你有辦法到那艘船上嗎?」

  「我不知道,但可以讓侵蝕種試試看。」

  「那就這樣吧!做好戰鬥的準備吧!等伊文潔琳回來後把事情跟她講,我們半夜的時候對著理想鄉的船隻進行攻擊!」

  於是我開始整理著我的裝備,伊文潔琳在半個小時後也回來了,我們將事情跟她講後,她露出興奮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很期待的樣子。

  然後到了半夜,我們向著港口出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