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夜蝶詛咒(重製)33 團體挑戰賽(7)

小光光 | 2024-05-11 19:40:30 | 巴幣 0 | 人氣 36

為了學習新東西,第一個想到的自然是哥布林,身為實戰指導的老師,目前沒有比他更最優秀的選擇。

只不過老師要教的東西對於一周後的比賽沒有幫助,沒辦法流暢的使用,也沒有足夠的經驗去判斷怎麼使用。

這一周可以說是做白工。

等到十六強的瑞士輪開始,對比姆婭那明顯不同的狀態,別提有多羨慕了。

彷彿魔法一樣,不知道下了什麼藥,對於近身戰鬥,姆婭已經有了拉開距離的辦法以及維持距離的方法。

如此神奇的變化讓台下觀戰的他不由的將視線投向曉月。

尤其是姆婭的攻擊力明明先前還因為比賽規則而被遏制了威力,現在卻表現出不輸當初甚至更勝一籌的攻擊力。

對於這兩個變化,可洛索既感到驚訝同時也感到不甘心。

在他正打算感慨自己無法有所前進而心有不甘之際,比賽結束了。

而曉月看著這樣呆滯的他只能無奈的嘆口氣。

「喂!你還要像個死人嗎?未來不好好表現,挑戰權可是會溜走的」

有夠粗糙的安慰,但對於此刻的他也算是足夠了。

「阿阿!這次會是我贏,脖子洗乾淨等著!」

「這樣才對!」

到了隔日,1勝隊伍之間的比賽,不再是姆婭打頭陣而是由可洛索先來。

對於這樣的改變,兩人都很驚訝。

畢竟現在靠著姆婭就能取得勝利了,在被研究完畢之前完全沒有必要讓其他人被研究的更清楚。

不過兩個人的擔憂只是換來他的否定。

「別廢話,叫你上就上,反正比賽又沒規定上陣順序」

對於他的蠻橫兩人也是無可奈何,畢竟兩個人都知道隊伍的成形跟他脫不了關係,

而在這種狀況下上場可洛索的狀態明顯更不好,不過他的發揮卻沒有受多大的影響。

仍舊跟過往差不多,再怎麼樣也可以拉一個人下台。

不過細節上倒是精進不少,動作的幅度有所縮小,動作的連貫性也比先前更好。

如果以前是破綻百出,那麼現在大概是九十九個的程度。

整場比賽觀察下來核心問題基本是沒改善。

每一個動作與招式之間沒有連續性,並不是說依靠本能與經驗做出當下認為最佳的選擇不好,而是沒有為後續進行考慮。

純粹靠反應能力對應著對手下一步的行動,這種行為只是在消磨自己積累下來的優勢。

沒有把主導權以及選擇權握在手上,行動上都是被動的。

如果是說善於防守反擊那就另當別論,不過從剛剛比賽中的表現看來也不是如此。

「進步空間很大!還得再努力」

對於可洛索的可能性與現況,他只是這樣簡單的為其評分。

也是這樣一句話,頓時讓原本有些頹廢的他頓時燃起了希望。

「那麼!我該從哪邊開始!」

「從獲得冠軍開始」

敷衍的回應並不能澆熄那點燃的熱情,可洛索開始變得跟往常一樣。

雖然他早已有心理準備了,但實際上再度被人黏上還是煩得要死。

對此他也只能放任不管,隨便可洛索在旁邊機哩瓜拉。

而在他分神的時候,台上的姆婭終究還是暴露了問題。

沒有好好觀察第二場比賽,順其自然的讓比賽進入第三場,導致姆婭消耗劇烈的情況沒有被第一時間注意到。

等到他注意到問題,姆婭已經將時間一長,對於魔力的控制力會很大程度的產生偏差的狀況暴露時,比賽已經結束。

「該死!」

此刻的他是發自內心的感到困擾。

為了讓姆婭能夠盡情發揮優勢,上周的特訓特意的著重於破壞力的增加以及維持距離上頭。

關於魔力消耗的問題已經是拋諸腦後了。

本來是想著依靠那龐大的魔力量去製造出假象,畢竟姆婭本身對於魔力的控制本就因為"龐大的魔力量"顯得很粗糙,短時間也沒辦法解決。

而現在她是第一次體驗到魔力缺乏的狀態,對於自身狀態並沒有很好的衡量。

在過度消耗的情況下繼續戰鬥,動作很快就跟不上對手。

幾招的交鋒,抵抗了幾下之後就自然而然的輸了。

對於這樣的情況,曉月十分的煩躁。

其中最讓他煩悶的不是問題的暴露,而是第三場比賽自己需要棄權,為了整個比賽的布局。

對於現在這樣的情況,他也只好無奈的暗自內心的感嘆到:「真的就是計劃敢不上變化了。」

「算了......我就辛苦一點好了」

既然問題發生了,他也只能自認倒楣了。

隨著他站上擂台,令人意外的舉動立刻引起對手的疑惑。

此刻的他不再是拿著長劍而是換成了匕首,面對兩把匕首該如何行動,對手很困惑。

儘管自己使用魔力能夠擁有距離優勢,但面對截然不同的戰鬥風格,腦袋一時半刻還是轉不過來。

等到戰鬥開始,沒能釐清的他只能被壓著打。

--分隔線---
下一篇或下下篇會是男女主角之間的交談,內容會不會有些甜膩膩呢?我想是不會,但對於主線劇情會有一點點地推進。
至於什麼時候要開始真正呼應書名,大概是主角二年級,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勢力後才會開始。

然後今天比賽的GG看起來就跟打RK一樣,想著做事然後就出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