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RPG公會】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上)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10 10:29:04 | 巴幣 20 | 人氣 131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此篇單純是個對串紀錄,
我希望未來回來看的時候,能回憶所有對串的細節。

先前發生的大事件是:義勇軍的大樹基地整個被打落浩劫地域,
因此待在浩劫地域期間,有非常多組義勇軍人馬組成探察隊進行探查,
翔之夢也因此在探查過程巧遇另一位義勇軍「史丹利」。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上) ▲惡戰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中) ▲偷襲
▲能量不足?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下) ▲在地獄中吃『腐根之王』口味刨冰
▲回程



~浩劫地域是由枯樹組成的森林,所有枯樹都能自由活動,但平常偽裝成一般的腐敗植物。~
~該森林居住大量不死族怪物,主要以各種動物的殘骸為主,~
~被枯林植物吸食殆盡的生物,將會遭到腐根之王詛咒,~
~成為不死族在枯林遊走,輔助枯木襲擊來訪的人。~

◆◇◆◇◆◇◆◇◆◇◆◇◆◇◆◇◆◇◆◇


  

惡戰


殷紅的天空,好似一片懸掛的汪洋血海。若隱若現的雷鳴從中閃爍,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伴隨著遠處熔岩的咆嘯,將整座荒蕪之地染上層層詭橘。
在炫目的焰光照射下,世界樹周圍的枯木向後延伸出一道道狹長的陰影,和本就陰暗的樹身重疊、好似無窮無盡地延伸至遙遠的地平線處。
身在浩劫地獄,本就是危機四伏,派出大樹進行探索的義勇軍時不時就要遭受附近魔物的襲擊。今次也不意外,走在這片紅土焦原上,沒過多久就被成群的骷髏找上——
它們雖然沒有智能,成群結隊起來也仍是個不可小覷的麻煩;加上本就惡劣的地獄環境、以及不時從旁輔助突襲的枯木,讓探勘作業變得更加棘手。
見到骷髏的出現,翔之夢警戒了起來,知道遭遇這類可能免不了有一場戰鬥。
白髮男子立刻在隊友身上加上防護與增強,並詢問著。
「看這情況應該免不了戰鬥了,你比較想要怎樣的合作方式呢?」
說完,翔之夢對著骷髏畫施展技能,畫垂直線削弱強度。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既然是我們第一次配合,就盡量發揮囉。」
 
在翔之夢身旁的黑髮少年,倒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畢竟自從掉入地獄已經過去了好幾天,在這幾天內他可都是毫無休憩的重複探勘。
 
在枯木林內遭遇戰鬥也不知道是多少次了,眼前的敵人相比過去的種種『怪物』而言,也不足以懼。就只見他手中滋滋作響,單手一掐使靛青的能量神速累積,旋即喚出暴雷……
 
轟地一聲巨響,不可估計的能量在瞬息間化作千萬雷霆、破空擊出。那抹金光雷電好似利刃,橫掃敵群所在之處,電光火石間就將周身照耀成純粹的熾白。
 
這一擊猶如天災降臨,十足的威力與速度讓不死族還未能踏前一步、就被雷暴擰成了無數碎骨,連同地表都被轟出一道怵目驚心的巨大坑洞。
 
 
焦黑的地面,烈火熊熊燃燒。
 
四周傳來詭異的步伐聲,看樣子是附近的骷髏正逐步逼近。
 
「你的右手邊,注意。」
 
站在身前,剛憑藉著一己之力轟殺群怪的同伴,無動於衷地提醒著翔之夢。於此同時,白髮男子的右側果真徒生異常———
 
只聽一陣勁風疾馳掠過,右方死寂的枯木突然像是活過來了一般,甩動著銳利的樹枝、朝著翔之夢襲去,速度飛快好比一發長矛的飛刺。
 
翔之夢立刻朝向右方畫了圓,反彈所有有害攻擊,閃避,接著對著樹群畫平行線,攻擊使其定格。
「那些枯木是怎麼回事?」白髮男子不禁感嘆。
 
因為隊友面對著骷髏,白髮男子放心地將被後交給對方,接著轉而面對樹林之處,並以魔力之瞳關注著樹林的動靜。
「剛才的提醒,謝啦。」白髮男子開口說著。


「這裡是原『腐根之王』的領地,我想那些枯樹可能也算是一種魔物吧?平時偽裝成普通植物、趁人不注意就活動起來偷襲。」黑髮少年出話同時,一個偏頭閃開從另一側突襲而來的枯樹,順勢望向身旁同伴的行動。
 
他從來沒有和翔之夢配合過,就目前的觀察下來,對方所施展的魔法大多偏向輔助類型。無論是要協助戰鬥、還是自保都十分有效,於是暫時不必擔憂同伴,使得少年輕輕鬆了一口氣。
 
「左邊四具,右邊三具。」這時的他突然說道,以魔力之瞳觀察樹林的翔之夢也能看見同樣的資訊:左側四具骷髏、右側則為三具,並在下一秒同時衝出,左右包抄位於中央的二人。
 
「呦,你有防禦性質的法術嗎?固定範圍的那種,稍微原地掩護我一下。」眼見敵人衝至,黑髮少年卻仍是無動於衷,只是開口向翔之夢發問,雙手之中則是積蓄能量。
 


「嗯,挺多的!」
翔之夢在自己與隊友地板上畫圓,使兩人隱身,因為見到隊友準備發大招,而畫垂直線增強隊友能力。
 
並且對著黑髮少年前方寫上『前方有我與隊友的幻影』希望吸引骷髏聚集。

這是翔之夢【紀錄即成真】的技能,他身為一個紀錄者,雖然身負紀錄之責,但當他以比去將記錄寫成故事,他也成了創造者,因此他用筆寫出來的事物,是可以出現各種事物的。
 
隨著翔之夢一邊繪畫、一邊寫字,魔法般的連續產生了隱身、增強、以及聚敵三種效果。雖然說在短時間內連續施展三次法術,就算發動條件相當簡單,在有限時間內似乎仍有些急迫、不過至少是成功了。
 
本身就智能不高的不死族怪物,對眼前的障眼法絲毫沒有一丁點的狐疑,盡是朝著幻象湧去;並在一通亂打後,即便只是不斷穿透假象、甚至打中自己人也仍未察覺出一絲不對勁。
 


另一方面,本就完全專注於積蓄能量的黑髮少年、又在同伴的強化輔助下縮短了蓄力時間。就只見他的面龐赫然勾起一抹微笑,雙手心之間的劇烈光芒好似一顆小行星般的炙熱。
 
「那個,我建議你先蹲下。」
 
少年的聲音傳出,並在翔之夢對此做出反應後。星體般的青色光芒猛地一閃,以呈現環狀的等離子能量驟然爆發、朝外擴散。高頻率的能量波動炸開了地表,順勢轟飛了周遭的全數敵人。
 
火花迸散,電光四竄,周身被瞬間燒成了一片鬼域。
 
看樣子這種一人專心輸出,另一人專心輔助的作戰方式,是十分有效的。而現在,除了四處都有的枯木以外,附近似乎也沒有其他敵人了,雖然再次遇敵是難以避免的事情、但至少是迎來了短暫的休憩。
 
 
XXX
 
 
「沒事吧?」黑髮少年趁此關心對方:「說起來,我們似乎還沒有正式認識?」
 
他與翔之夢兩人是在剛才的探查過程中巧遇的,確認了互為義勇軍的同伴以後、便決定組成小隊進行活動。怎料才剛結伴成行,還沒能好好聊上便馬上遭遇了這群煩人的怪物。
 
「我叫做史丹利,請多指教。」他伸出手來,面容上仍是那副和藹的笑容。從外表上來看,史丹利比這名白髮男子矮上不只一個頭,幾分稚氣的面龐揭示了他相對年輕的年紀,約是在束髮之年。

 
  
姓名:史丹利
  
外貌特徵:
  
漆黑髮色,琥珀色眼睛,外觀年紀是16歲少年,身穿一身黑的風衣大袍。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300560

然而從剛才的戰鬥來看,這名少年卻具有著一股與外貌毫不相稱的力量。就算靠著針對魔力的感知也能感受到,在史丹利體內洶湧的能量就像一團積蓄著風暴的雷雲,中心更是不斷加速的漩渦,勘比自然界的天災。
 
但那卻無法掩蓋其超乎常人的親和力,尤其是在具備著霜雨神憑依的情況下,史丹利的一字一句都好似暖流一般,親切而溫和。面對敵人,他可以是蹂躪萬物的兇狂雷霆;面對同伴,他也可以是風暴眼的中心,一片晴空萬里。
 
「是說,我之前似乎從來沒有見過你?是剛加入義勇軍嗎?怎麼會選在這個時候加入呢?你剛剛使用的魔法又是什麼呀,很少見過。」
 
緊接著,未等翔之夢有時間回應,史丹利便滔滔不絕的把內心的疑惑全部都問了一遍,可見他似乎是個話癆。和這種人進行交談,要不是天生有默契、就是得靠長期相處來習慣了呢?
 


聽到少年的問話,翔之夢想起先前在瘟疫的情況,自己也曾中過這狀態,雖然沒參與過屠殺,但自己曾經有一度,真的認為義勇軍們,真的是帶來瘟疫的……
 
白髮男子低下頭,感到抱歉地喃喃自語著:
「嗯……我確實是剛加入義勇軍的,大概是在去年十一月來這世界的……前陣子還把你們當成災難而害怕,我很不好意思……所以狀況解除的現在,想著至少應該好好認識你們。」
 
白髮男子握緊了拳頭打起了精神,接著伸出手露出笑容:「我叫翔之夢,是個旅行各個世界的紀錄者,請多指教。」


 
「別在意,靈魂洪流的影響是無可避免的,畢竟那可是連始源神都無法抵抗的力量啊。」就算當時世界因為洗腦而對義勇軍死命追殺,史丹利也從來不曾怪罪這些人,畢竟認知被強行顛覆,也無可奈何。
 
而在聽聞了翔之夢並非這個世界的原生住民時,少年也微微揚起的眉頭:「哦?那也就是穿越來的囉?我還以為自從一年前的光害發生以後,時空傳送就已經被徹底禁止了呢?」
 
所以到底該說眼前的白髮男子是運氣好呢?還是運氣差?畢竟在光害的影響下,任何形式的傳送與穿越都有可能會因為空間錯亂、而讓傳送者被活生生撕裂;而翔之夢成功穿越,這是件好事。
 
可是恰巧在這個時點降臨此世,卻是一件壞事。任何時間點穿越過來都好,唯獨現在這個四災蹂躪萬眾生靈的戰亂年代,是最糟糕的時候。
 
「這裡的很多人都並非這個世界的原生住民,我也是其中之一。」
 
出話同時,二人身旁的枯木再次發起突襲,卻被史丹利看都不看的一發雷擊吞沒,而他仍保持著微笑:「你剛剛說,曾經在各個世界旅行,那不知道……是否有聽說過一個名叫『巴洛耶爾』的世界呢?」
 


翔之夢仔細思索了一下,但自己記憶中似乎沒有一個地方叫做『巴洛耶爾』並且見少年這雷電體質的樣子,也沒印象以前是否有見過類似存在。
「我沒有印象去過『巴洛耶爾』這個的地方,聽起來這世界挺容易吸引其他世界的人呢。」
 
 
「啊,那樣嘛……」對方的回應後,史丹利只是輕輕嘆了一聲。
 
此刻他不知道自己曾經的世界無人聽聞,究竟是該喜還是該憂。史丹利其實不希望有任何人知曉那段『殘忍的歷史』,但也同時不希望自己曾經的故鄉永遠只被自己一人所記得。
 
「真可惜呢。」最後,也只能苦笑。
 


翔之夢見少年剛才對於自己不知道他故鄉的事情而落寞,感到有些在意。
 
「能說說說『巴洛耶爾』這個地方的事情嗎?」白髮男子在講完的同時,拿出了自己的記事本:
「感覺那地方似乎是發生很多故事的地方呢,如果不介意的話,我能夠記錄下來嗎?」
 


「你問,『巴洛耶爾』的故事嗎……?」聞聽翔之夢的問話,不禁讓史丹利怔了一瞬,琥珀色的雙眸猛然瞪大。好似他沒有想過對方會這麼追問一樣,而在震驚之後的,便是百感交集的情緒。
 
這一刻,雖然無從得知史丹利究竟在想些什麼,卻能感覺到他的矛盾。一不小心提起了過去,他的思緒已經在不自覺之中被內心洶湧的回憶洪流所捲去,但每每回憶起一段過往、帶來的卻只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史丹利的內心,也許是希望那段故事能夠傳承的;可當他想起那也是一段由無盡鮮血與生命所構成的歷史時,便不再對未來抱有任何寄望,於是做出了屬於他的決定:「有些故事,或許不值得紀錄;就如同一些錯誤的歷史,不應該被人們所記住一樣……」
 
「『巴洛耶爾』上所發生的故事,我認為沒有被傳承下去的價值。」一字一句,說的都有些痛心:「因為那樣的故事,只會給人帶來悲傷和痛苦罷了;我不希望來源於自己的一部分,會在未來成為這種存在。」
 
「那個世界已經滅亡了』,你只需要知道這點就行了。」
 
話音剛落,史丹利便勉強地勾起一抹微笑:「如果真的那麼感興趣的話,義勇軍之中或許有幾位熟人知曉那段故事,你可以去問問他們。我的話,只是不希望它會被永恆流傳下去而已。」
 
也許不說要記錄下來的話,史丹利可能就會願意分享了吧?但現在似乎也是遲了。
 



翔之夢對於少年此時的狀態感到有些介意,但他也知道當下不應該去追問,因此轉而問了其他問題。
「你是隻身一個人來這世界嗎?」
 
 
聽見了男子的問話後,史丹利只是抿了抿嘴:「是哦,確實是一個人來的。」
 
「呵……」雖然不明顯,卻隱約能感覺到他在強撐著臉上的微笑:「畢竟五年前左右穿越的時後,找不到人一起來嘛?」
 
「你呢?也是一個人旅行來這裡的嗎?」
 
眼角沉了幾分後,又重新恢復那副和藹親切的模樣,開玩笑似的說道:「不過說真的,你挑的這個旅行時間可是相當差啊,恰好是在四災降臨的時期。
要是早點或晚點來的話,就不用陪著我們被丟到這種鬼地方了吧?」
 
 

對於少年後來的喃喃自語,翔之夢聳肩笑著,
『說實話,能來到這裡旅行,能夠多少為大家做點甚麼,我覺得我很幸運。』這句話白髮男子僅是放在心裏沒有說出。
 
隨後翔之夢臨時有了靈感,而掏了自己的時空背包,憑空拿出了一塊西瓜草莓蛋糕,並往少年嘴裡塞。
 
「吃塊蛋糕吧?而且你好像誤會我幹嘛了,你當我是印刷業者嗎?我連自己可能會哪天突然去哪都不知道了,哪可能還去做宣傳故事這種事情?」
 
見到男孩疲累的樣子,讓他已經無法再忽視,而且對於紀錄的事情,自己也有些話想講……
 
雖然翔之夢無法拿捏,但他能肯定的是,造就這樣情況,可能是因為少年心中的心結導致吧,如果能聽少年講講過去,或許可以探到一點線索。
 
翔之夢不是個愛管閒事的人,但因為過往,他總是見著故事的開始,在故事發生之中,每一次嘗試做點甚麼,卻始終像是個旁觀者一樣,見證到故事的結束,直到他來到這世界,察覺到自己似乎不再像是過往那樣無力感,這使得他想把握任何一個讓自己在意,想幫助的事物。
 
 
「總之我想做的事情,雖說就是紀錄,但我記錄的目的,是為了讓你理清楚你自己的記憶究竟是記憶,還是你的幻想。
 
確實你過往發生的事情,會讓你腦海留下印象,但一旦事情發生過後,那段記憶就會漸漸在你腦海裡變化,變得與本來不同。
 
或許這麼說你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件事情,是在某次我回顧以前某個美好回憶,而去翻紀錄的時候,我卻發現到那個回憶真實的發生,其實並沒有那麼美好,有一部分記憶已經不同。
 
我記錄之後,打算把你講的內容給你,讓你能夠檢視自己是否記憶有所偏離,並且在我詢問以及紀錄後,或許你自己也可以察覺到一些不對勁的地方吧。
 
並且...你不可否認的是,即便你這段過往已經過去,但我可以看出,這過往對你本身而言並沒有過去,因為他仍困擾著你影響著你。
 
 
你…看起來年紀應該還不算大,別讓這些過往的事情影響了你大半人生吧?
讓我幫你吧?」
對男子而言,
所謂的紀錄……
有時未必是為了流傳給大家知道的……
有時,是為了放下。
 
 
 
 
然而作為一位身經百戰的冒險者,史丹利反應力自然也是相當神速;因此在對方拿著蛋糕冷不防地往自己嘴上塞的同時,史丹利便下意識一個偏頭避開,之後才看清了那塊沒有危險性質的甜點。
 
他沒有排斥對方的舉止,但也沒有立刻收下那塊蛋糕。只是停下了關於任務的講述,轉頭回望那名白髮男子,並靜靜聆聽著他的說法。
 
然而,黑髮少年終究只是在微笑中搖了搖頭,答道:「嗯,那段過往確實從未過去,因為我不能夠讓它就這麼淡忘。它是我的一部分,無論痛苦、懊悔、還是絕望也好,都是我如今僅存的動力了。」
 
令人無法理解的觀念,可在史丹利的眼中卻是無比堅信的唯一真理。在義勇軍之中也有不少夥伴,試圖改變他的看法、試圖『拯救』他,但五年以來從未有人成功過。
 
而他們最終都放棄了,因為史丹利早已是無藥可治。
 
「至於記憶,在我腦海中一直都很鮮明的,放心吧。」他又露出了微笑說道,並同時再次別過身去,朝著任務的方向開始前行:「我不可能會忘記的,哪怕一丁點的細節也好。」
 
人們總在說服傷感之人放下過去,然而史丹利卻不想放棄那份過去。
 
如此的固執,直到今日或許已經再也無法被改變了吧?
 
「是說……與其幫助我,不如先想著幫忙大家、好讓義勇軍可以先離開這片鬼域吧?」緊接著又轉頭,說出了自己此刻的看法。史丹利有些無奈的眼神,似乎是不太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
 
 
 
此刻感受了史丹利的狀態,翔之夢不免猜想,少年是否在更輕的年紀裡,是一個人來到這呢?
見對方十分疲倦虛弱的樣子,翔之夢感到擔心,是否突然來到這世界,過得並不好呢?
 
根據昨日與其他義勇軍們到附近探索環境的情況,以及之前在城內遇到其他人的記憶,他知道這世界有許多不錯的人存在,肯定也有不忍少年這樣亂來的人在,但為何少年目前仍是如此,若直接叫他休息他是否會聽呢?
 
 
 
其實……
要說史丹利看起來疲倦的話,或許光從外表來看是很難看出的,因為少年並非純粹有血有肉的生物;但以魔力相關的感知能力來看,確實能感受到他的魔力雖然強大、此刻卻十分虛弱。
 
全身的衣裝都已經破爛不堪,沾滿了血跡與泥漿,彷彿在此之前已經經歷了長達數天毫無休憩的惡戰。
 
「感覺有點扯遠了,我們還是先回到任務上吧?」史丹利詢問著。
 
 
XXX
 
 
史丹利緊接著嘆道,指向遠處一座藏匿於熱煙中的朦朧峽谷:「看到那裡了嗎?我們今天的目標就是要一路探勘並抵達那裡,過程中我會進行地圖的繪製、可能會分神,所以一些掩護就麻煩你了。」
 
雖然地獄的可見度極低,但依靠著一定的特殊感知,仍然能夠依稀確認那座峽谷的所在位置。不過二人現在所身處的位置距離那裡,似乎相當的遠?就算是飛行估計也得花上數個小時才能抵達,更別提一路上還有可能要戰鬥了。
 
才剛加入義勇軍,就遇上了最為極端的工作狂、帶著進行高時長與難度的任務,所以說翔之夢的運氣究竟是算好還是壞呢?
 
「抵達之後,如果太累我們可以稍微休息個三分鐘,接下來還有時間的話再折返、前往另一頭探查。」又指向了那座峽谷反方向的位置,感覺距離又是這種誇張的程度。
 
光是聽他描述任務,或許都已經感到疲憊了。
 
 
 
見史丹利這麼說,白髮男子也不打算再探究。
 
「說的也是。」
 
因為男孩身上的問題,看起來最終還是得靠他自己,也或許對他而言,這就是他想要的吧。
雖然他看起來非常疲累,不過若真的要休息也確實不應該在危險的此地。
 
翔之夢拿起金色羽毛筆在空中書寫:「自此刻起,不被看見,也不會被碰觸,亦不會被傷害,並且行動輕盈快速。」
 
使兩人隱身,提升靈巧。
 
並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了眼鏡,並加上了自動記錄的能力(所謂的google眼鏡)帶上。
 
「紀錄與繪製的是就由我來吧,你負責看看要走哪條路就好,我們早點完成這個任務,早點離開這裡,然後你……
之後早點去睡吧?」
翔之夢雖擔心,仍是微笑著。
 
 

「嗯……等等哦?你不會是怕了吧?」
聽到翔之夢一副想盡快離開這片不祥之地的發言,史丹利開玩笑似的調侃,似乎絲毫沒有察覺對方其實是出於擔心。不過玩笑歸玩笑,即便是史丹利這樣的工作狂也明白在這裡待上太久絕對不會有好事。
 
能夠盡可能地縮短任務所需時間,才是最好的。
 
「開玩笑的。是說你那副眼鏡,一次能記錄到多少距離?」他接著問。
 
在此同時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台圓盤狀的儀器,隨著上方亮起光芒、以立體投影的方式將此區的地圖呈現在二人面前。十分詳細,就連周遭的各種地貌特徵、乃至敵人分布都呈現了出來,而且距離極廣。
 
畢竟還是得先比較過兩人的紀錄手段後,才能決定誰的方式在此次任務中較為合適:「我能夠透過電磁場進行廣域探測、並將探知的地貌以立體成像顯現於腦海中。在沒有分神的情況下,我的最大探測距離至少能接近一百公里的範圍。」
 
聽起來十分離譜,但作為頂級冒險者的他確實有那個實力能夠辦到。曾經在瘟疫之災開始的時期,史丹利就曾經一次性感知到整個聖森哨所的範圍,而那可是幾乎超過百里的距離。
 
「畢竟我們不光只要錄下探勘時所發生的事情,也得一定程度上紀錄這裡的地貌特徵、並針對探勘所獲得的情報去繪製地圖。」少年緊接著解釋:「有足夠的情報,才有利於主官團去決定接下來的行動方針。」
 
除了以上的提議,史丹利也注意到了翔之夢似乎是施展了某些魔法,而且效果恰似是持續性的。不禁讓他出聲阻止了對方,解釋道:「這次任務的時長偏向長期,那種輔助類的魔法盡量是遇上危險的時候再用。」
 
隱蔽、無形、免傷、以及行動增益四種魔法,就算對於翔之夢而言就只是寫下四段文字那麼簡單,但以這個世界的法則而言,魔力消耗卻仍然是一樣的。
 
要持續性維持這些效果,就等同於是要不斷消耗用於維持四項魔法的魔力量,那麼一來即便是魔力充沛的個體、經歷大約一個鐘頭左右也會迎來極限:「你剛才也看見了,這裡的敵人大多沒有智能、鎖敵能力也差,碰上了再隱身也是有效的。」
 
簡單來說,就是得盡量節省力量吧?
 
史丹利亦是如此,如果他想:他大可以將身形化作雷元素進行高速移動,以那種速度來活動、無疑能將探勘時長大幅減少,但卻會額外消耗更多的魔力。恐怕抵達目的地後,就沒有多餘的魔力可以回程了。
 
 


原來如此,看來這個世界的規則自己仍有許多不清楚的地方,白髮男子感到有些意外,並解除了狀態,仔細瞧了一下對方所拿出的儀器打量了一下思考著。
 
男孩講的事情也挺有道理,這次任務或許自己單獨來到這而沒出事,又遇到男孩是自己幸運,既然男孩想積極完成,並且他能明辨怎樣配合是最好的,就交由經驗老到的他判斷吧。
 
若以自己的感知來看,其實自己與男孩探測項目略有不同,男孩提到他是進行地貌探測,而自己則……
 
「我能做到的項目除了探索地形外,能感受周遭氣場、魔力分布、屬性、風向,生物分布、強弱等,不過我不清楚我最大能處理到多少範圍。」
白髮男子回應著。
 
「啊!」想到這,翔之夢突然想起別的,補充說著:「我有其他技能,是書寫就能產生對應結果的效果,所以也能創造探測機之類的,不過仍是一樣問題,我不清楚創造出來的東西有多少效果,都得嘗試過才知道。」
 
 
 
「哦?那聽起來很厲害啊、那種能夠『創造』的能力。」
 
就連在多年冒險下來早已是見怪不怪的史丹利,在聽聞了翔之夢的魔法能力後,都不禁感到幾分訝異。畢竟在這個世界上,在沒有權能的狀態下憑空創造任何物質,可沒有太多人能夠辦到。
 
不過此種能力也讓他想起了一種名為『煉金』的魔法技術,也是能夠憑空生成不同的物質。雖然看似萬能,實際狀況卻不一定是如此,因為無論是最基礎的元素魔法還是煉金術,皆遵循著『等價交換』的法則。
 
施展元素需要耗費魔力,煉金術也需要支付相對應的代價才能夠施展。翔之夢所具有的,那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魔法力量,也是遵循著同樣的法則:創造任何的事物,就必須支付對應的魔力來運行。
 
越為強大、越為精密的造物,所需求的魔力量就越大,這也是為什麼很少人能夠透過魔法或異能憑空造出精密的載具或器械。不是因為他們做不到,而是在任務中幫助不大。
 
「不過那種的話,就得取決於探測機對你的魔力消耗吧?」
 
他問道,畢竟也不確定對方造出的機械會有怎麼樣的精細度:「不過要注意的是,這座枯林的不死族究竟只會對『生命』、還是會對任何『不屬於』此地的存在發起攻擊,我們都不確定。」
 
言下之意,飛去各處探查的探測機也有可能被骷髏視作攻擊目標,而若為了節省魔力而將創造物的功能大幅減弱,一但被視為目標攻擊、就絕對會被瞬間拆成碎片,從而浪費魔力。
 
「如果想要的話也可以試試,但可不要造了太多法寶,把自己的魔力給耗沒了啊?」
 
史丹利有些無奈的提醒,畢竟自己的徒弟就是專研煉金術的。初出茅廬時也是一天到晚盡情發揮想像力、完全沒有魔力節省的觀念,導致每次都因為魔力耗盡而暈倒。
 
他可不想在這數個小時的時程中,一邊探查、一邊戰鬥,還得背著一個人前進。
 

 
聽到史丹利所說的,翔之夢仔細思考,並開口:
「對於造物,如果物品本身有特定名字,會比較省力,因為不需要細寫原理,但如果是創造一個未被定義名字的東西,則成品會取決於書寫時有多少詳細的資訊,但沒有設定,也沒有清楚思考的部份則可能會有意外的狀況。
 
像是若我只有寫上地形探測器,或許體積大小會如實際探測機的狀況,可能帶不動,所以為了避免狀況,我得多寫『方便攜帶』的詞。
 
對於距離範圍,之後講的是我猜測。
 
我猜測若我沒有準確寫測量是針對哪種方法,則範圍會以我技能能做到的能力或者我本身資質為上限吧。
 
但假設能準確寫,以聲波、光波等等方法,並且這類方法有辦法實際在這環境使用的情況下,則距離範圍會根據此類方法的實際結果。
 
至於你提醒的,這世界還有魔力消耗的問題啊……對於造物方面,我還真沒想過這問題呢,或許因為先前都是在不需要同時處理這麼多事情的場合吧……
 
看來以後我接到任務以前,可能要先在前一天把可能用到的東西都創造一下丟到空間背包內了!」
白髮男子思考著。
 
如果白髮男子真這樣做了,某方面而言,或許他就會有點像是某位機器貓的存在了吧……
 
「不如就這樣辦吧!直接靠我這個筆記本來記錄我所感知以及看到的資訊。
等到回到基地後,我再來創造魔法球,將資訊做彩色立體呈像,如何?」
白髮男子拿出了筆記本,雖然筆記本看起來是普通的樣子,但此時竟然有文字或者圖像如同書寫一般,快速出現在紙上。
 


「也行,那麼這趟任務就交給你來負責記錄了。」
 
見對方躍躍欲試的模樣,史丹利便聳了聳肩表示同意。兩人既然都具備著一定程度的紀錄能力,大概換誰來當這趟任務的紀錄者其實都沒差,不過既然對方想擔任這份工作、便讓他來吧?
 
「反之,帶路與掩護的部分就交給我了,你專心紀錄就好。」少年說道,並從手中喚出了一把全長兩米的電漿巨劍,他的愛劍、御天雷:「有我在,你絕對不會受到一點傷害。」
 
旋即扛著大劍,向前走去。
 
雖然年紀輕輕,卻不禁讓人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安心感。



感謝:史丹利

此次旅程還有中回跟下回喔~~↓↓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2-03-11 15:36: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