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大國篇07 不准偷我的牌!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2-28 09:01:10 | 巴幣 4 | 人氣 100

連載中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有就更新)
資料夾簡介
我扮演著早死去的偶像提里,來到一個偏遠的城鎮,哪知在這裡竟然有人壓過提里的光采! 當我打算去教訓這個可惡的人時,總覺得這個人相當可疑...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

今日是滿月的夜晚,天空僅有幾片雲映照著月亮的光芒,在黑暗之中偶爾能見到幾顆星星,天氣十分的好,但因為是夜晚,有些微冷,街道的空氣中隱隱飄散著霧氣。

此時城鎮中,每一戶人家仍是亮著燈的,因為這時候是吃晚餐的時間,各戶人家不約而同的散發出了食物香氣,而有些人家甚至還傳出了用餐時的聊天與歡笑聲。


今日也是吾提休假,因此吾提久違的在自家用餐,並在餐後優閒的看書。
此時吾提家的門口傳出了敲門聲。


"咚咚咚——"


這次吾提不再直覺猜測敲門的人是錫納森,因為知道自己住哪的人,已經不再只有錫納森了。

吾提轉開門把,然而就在開門的瞬間,由室內光芒映照出來的樣貌,讓吾提非常訝異,因為他從來沒想過那個人會在這,也從沒想過自己……


竟然還會再見到對方……


「翡粲妳來了……?」吃驚的吾提不自覺地喚起了對方的名字。
這個人有著一頭深紫色大波浪的頭髮與紫瞳,並且整個人的樣貌與穿著看起來是大家閨秀的樣子,十分有氣質且面貌非常美麗。

但對方很快地卻以不符合本人優雅有氣質的談吐疑惑的問:「翡粲?你是指我嗎?」

此時吾提才驚然察覺這個人身上的魔法氣息與脖子上戴的黑色頸帶都顯示著,他根本不是名為「翡粲」的女子,而是……

吾提不自禁的以右手掌摀住了臉,並非是因為羞澀,而是因為翡粲的模樣勾起他心底許多不同面向的情感,一時間讓吾提不知該如何是好。


但吾提很快地壓下這些情感帶給自己的影響,淡淡地詢問著來者:
「……是瑟栗奇嗎?」



雖然見到吾提的反應怪異,讓瑟栗奇疑惑,但瑟栗奇沒想深入了解,此時的他只在乎吾提是否可以好好來幫忙處理任務。
「是啊,我來也不為別的,你今天沒上班吧?那等等就來開始下一個任務吧。」


『果然是為了任務的事情過來。』
吾提稍稍放下遮臉的手,但當他即將再次見到瑟栗奇紫髮模樣時,又忍不住將臉轉向另一邊,因為即使過了多年,目前的他似乎仍是無法面對。

彷彿是求饒似的,不管怎樣都好了,吾提再度開口:
「你能不能……換個樣子?」


吾提所說的內容讓瑟栗奇很疑惑:
「嗯?我這樣子有甚麼問題嗎?這個樣子不是很漂亮嗎?啊……你該不會是——
不小心被我電到吧!


『沒想到平常迷倒眾人的吾提,現在會被自己吸引!』


瑟栗奇感到非常得意,但他也不意外吾提的反應,因為這個女性也是瑟栗奇生平之中,少數見過的美女之一,瑟栗奇也曾在第一眼見到這位美女時,被她吸引過。
這位黑髮美女是在瑟栗奇在剛來大國首都時,所見到的人。


其實,瑟栗奇非常少會變身成見過的人,因為若用他人樣貌執行任務,可能會對本人造成困擾。
——但這城鎮距離主城至少三個星期以上的路程,還是離主城最遠的城鎮,而且這次任務需求也需要變成深色頭髮的女子樣貌,所以用這樣子應該是可以的吧……?

因此瑟栗奇變身成了她,出現在吾提家面前。


然而……


「請你換成其他人!」

吾提以嚴厲口吻講著,並彷彿下定決心似的看著瑟栗奇。
在看到吾提表情的瞬間,瑟栗奇也被對方震攝到腦袋空白了短暫。


『這傢伙該不會跟這個女子有甚麼關係吧?』
雖然瑟栗奇腦袋短暫的冒出這個疑惑,但他很快的放下疑惑,因為這件事看得出來可能是吾提的底線,而且這件事情與自己也沒有關係,瑟栗奇隨性的回應:

「好啦,知道了。」

在要如同以往一般立刻變身的前一秒,瑟栗奇猶豫了一下,因為這次變身,可是還有不是幻影的『吾提』在場呢!瑟栗奇表現欲整個湧上心頭。


『若是變身沒有聲光效果,豈不是會被人覺得很普通嗎……』


因此瑟栗奇隨手丟出了自己的金色卡牌,卡牌因為瑟栗奇魔法的驅動下,每片隨即發散著金色光芒,雖然卡牌有些混亂卻又有秩序的飛舞在瑟栗奇周邊,此時的瑟栗奇也對要變身的外貌有了一些靈感。
在瑟栗奇刻意的營造下,空氣中甚至還散發著一些漂亮的光粒子在飛舞著,最後在這些華麗的光影效果之下瑟栗奇變成了一個——


桃紅色眼睛與黑髮,且穿著黑色短禮服的妖豔女子。


「這樣可以了吧?」瑟栗奇調皮的以食指比著自己的嘴唇問著吾提。
不過即便變身的外貌與穿著全部都不同,瑟栗奇仍是記得要保留吾提給他的那個黑色頸飾以方便吾提辨認自己。

見瑟栗奇變成其他的樣子,吾提回復了平日的鎮定:
「嗯,這次你怎麼變成女生了?」


見吾提已經沒任何狀況,黑髮瑟栗奇理所當然的回應:
「當然是因為任務有需求摟!不然我還比較喜歡以男生外貌活動……

總之這次任務地點在拍賣場,拍賣會是今天晚上開始,因為你沒有變身能力,所以暗堂的黑有特別幫忙搞到一個棕頭商人與他的黑髮妻子的身分,棕髮商人身分是黑針對你去找到的,至於我就只能配合你變成黑髮女子的外貌了……
本來我還以為,之前見到的那位美若天仙的女子外貌正巧可以使用,可哪知你會反應那麼大——」


瑟栗奇提到那句也僅是想針對這個小失落,發點牢騷而已,沒有要探究吾提的意思,因此他突然話鋒一轉,趕在吾提還尚未變臉色以前。


「如何?」
對於瑟栗奇突然的詢問,吾提一時間會意不過來。
詢問這句的瑟栗奇此時,竟然又以另一種性感的站姿站在吾提面前,並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我臨時設計的外貌性感吧?」



吾提瞬間沉默了。

不知為何,明明眼睛所見到的瑟栗奇,是位性感的女性樣子,並且他的身材、骨架、聲音等各方面,與平日所認知的女性是相同,但吾提因為知道瑟栗奇的男兒身,所以此時的他,實在是難以給予任何感想。


吾提以面無表情而非常平淡的口吻回應:
「說實話,你問我這句話挺奇怪的,不過你目前這樣子確實挺漂亮的。」
聽到吾提這樣說,瑟栗奇竟然感到開心:「謝謝。」
瑟栗奇的反應讓吾提感到疑惑:

『……這有甚麼好開心的?』


見瑟栗奇四周漂浮的金色卡牌,吾提好奇的問著:
「你的國家都是使用卡牌施法嗎?」
因為吾提從來沒有見過人拿卡牌當施法工具。


聽到吾提所問的問題,瑟栗奇不禁得意了起來,因為卡牌可是他嘔心瀝血之作:
「當然不是,這個卡牌是我自己做的,是屬於我專屬的武器!卡牌可以用來施展魔法又可以物理防禦跟攻擊人,施法還能比你們大國人拿法杖快,很厲害吧!」


聽到瑟栗奇的回答,吾大概知道瑟栗奇使用卡牌施展魔法,是怎樣的原理了。


大國大部分法師的學派,施展魔法是十分仰賴『專注力』去控制魔力,形成魔法迴路,進而施展出魔法,所以他們所拿的法杖主要是增幅的效果。


而瑟栗奇的方式,是屬於『術式魔法』的施法方式。

一般大國術式魔法的學派,又稱為魔法陣學派。
這學派在施展魔法以前,以各種方式繪製魔法陣,並在繪製完成後,注入魔力完成施法。

魔法陣的圖形與筆劃,是由主要魔法迴路搭配其他附加魔法迴路組以及完形筆畫組成。

甚麼是「完形」筆劃呢?完形筆劃是為了使不規則的魔法迴路,變成方便記憶的文字或者圖形的目的而多畫出來的線條,但這筆畫僅是為了方便施法人記憶,對施展魔法並沒有任何影響,因此又被戲稱為「無用」筆畫。



而瑟栗奇的卡牌,則是將原本需要花時間繪製的「魔法迴路」直接雕刻在各個卡牌上。
因此瑟栗奇若要施展魔法就變成只需要做兩件事情,
1.用卡牌組合成他想要施展的魔法迴路
2.打出體內魔法核心內的魔法,經由卡牌排列好的魔法迴路完成施法即可。


只需這樣兩步驟的過程,自然會比需要以專注力臨時建構魔法迴路施法的大國法師,施法更加快速與精準許多了,並且因為旁人不清楚瑟栗奇卡牌的排列式怎麼回事,因此瑟栗奇的卡牌是只能他本人使用的專屬武器。


「嗯,很厲害。」吾提發自內心的回應著這句話。
「你的卡牌是花了多久製作呢?卡牌是用黃金製作的吧?」吾提接續著發問這句話。



那是花了多久時間製作的呢……

瑟栗奇不禁回想,最初會選用黃金作為材料的理由,正是因為那是魔法導性最好的材料,但這種材料昂貴,因此在他記憶中,自己不知拼命多少命了去賺錢、畫過多少組卡牌設計圖……

但正因為過往的努力,因此才能造就自己每次施展魔法時的畫面,都很漂亮且具有個人特色的。



「卡牌我也忘記花了多少時間,不過確實是用黃金做的……」瑟栗奇回應完,突然驚恐的召回所有卡牌想把卡牌藏起:

「你想幹嘛!不准偷我的牌!」


聽見瑟栗奇那句話,吾提瞬間沒了興致:
「你如果怕卡牌被拿走,就該在牌面鍍點其他東西才對,不然任誰見到都會直接猜到是黃金吧……」


『說的也是。』
此時瑟栗奇突然想起自己可是有對牌做防護機制的,一時間再度得意了起來:「我想起來了!除了我以外的別人,如果其他人想碰牌——
會被電


關於瑟栗奇所說的這個魔法,無關乎他本人屬性是甚麼,僅因為卡牌是金屬的關係,所以雷的魔法可以輕易附加上去。
「不過幸好,在我本人操控卡牌時,卡片不會電人,否則會對你更加不好意思……」瑟栗奇想起先前以卡牌畫傷吾提的臉而感到抱歉。


注意到時間不早了,瑟栗奇突然認真了起來:
「跟你介紹這次的任務,最近有個可靠的來源告訴我們,有個詛咒寶石會出現在拍賣場上作為拍賣的項目之一,所以我們會出席拍賣場,而這次的任務目標就是要『回收詛咒寶石』。」

「至於這個。」瑟栗奇拿出一個寶石在手上:「這個寶石與我目前帶的耳飾,都是可以偵測詛咒的道具,如果周遭有詛咒的氣息,這個東西就會有所反應,這個寶石給你帶著,找地方放好吧。」
「知道了。」吾提伸手接過寶石並收了起來。


「至於你這次任務的穿著……你可以穿這套衣服!」
瑟栗奇微笑的拿出黑色西裝出來。

「這套不是上一次任務,你穿在身上的衣服嗎!」吾提震驚的指著服裝問著。

「對啊,他們一併做為任務報酬給我了,還是你想要白色那套?」
雖然瑟栗奇看似若無其事地詢問,但一想到上一套服裝發生的事,吾提心裡就有一絲陰影。
「這套就好……」

「嗯,那等你換好,我們就走吧。」瑟栗奇說完便將服裝遞給吾提。

見到瑟栗奇手上的黑西裝,吾提感到有些排斥,雖然他似乎也沒得選擇了……


『這次應該不會再被他陰了吧……希望不會……』


xxx


雖然有明亮的月光映照大地,但華麗建築發散出的黃色光芒更加搶眼,而自入口花園到建築物的一路上,有許多組穿著華衣的客人紛紛往同一個方向前進,不難猜測,這些人跟瑟栗奇與吾提一樣都是要參加拍賣會的「客人」。

自瑟栗奇在進入這庭院時,他突然牽起吾提的手,一副很小鳥依人的模樣。
吾提雖然稍稍嚇了一跳,但注意到遠方大門前有站著接待,吾提也瞬間明白了瑟栗奇的舉動,配合的一同走到接待面前。


這個接待穿著西裝,在核對完前幾組客人的邀請函後,一見到吾提與瑟栗奇兩人,眼神竟然變得警戒,因為擅長記人的接待,沒有見過眼前的這兩位。

接待頓時間露出凶神惡煞的表情:
「兩位如果沒有邀請函最好馬上離開!」

瑟栗奇立刻拿出了從黑那裏拿到的邀請函,熟練地開口:
「別急,邀請函在這呢!麻煩確認一下喔!」


瑟栗奇不擔心這封邀請函是假的,因為若邀請函這是假的,黑會提前告知,但黑也僅能幫到這,其他都得自己想辦法,機靈的瑟栗奇也判斷出,若自己只是靜靜的等接待檢查完,這才不自然!

因此在接待接過邀請函,並仔細打量幾秒後,瑟栗奇立刻微笑地詢問:
「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因為能來此地參加拍賣會的人,都有一定的財力,能進來的肯定也都是有透過介紹信才來的,既然如此,這樣的人面對這樣的情況,肯定不會只是默默不吭聲的吧。



果然,在接待確認了邀請函的真偽,又在注意到瑟栗奇的言行後,態度有了180度的轉變,整個人不僅變得和善還恭維了起來,還讓出了通往大門的路:
「抱歉,因為是生面孔,所以比較警慎些,歡迎您們,這邊請!」



在進入大門後,內部並非就是拍賣會場,而是大廳與走廊,大廳內聚集了無數的客人,大廳四周都有高大的柱子支撐的天花板,而大廳最內部的門還尚未開啟,大家看起來也都在等著那扇門的開啟,看來那應該是拍賣會場的門吧!

瑟栗奇不禁將吾提的手摟得更緊,並四處觀望,裝做好奇的樣子。
一方面他想了解此處的狀況,因為若參與拍賣會,要在拍賣進行時才下手帶走詛咒寶石,這肯定風險重重。
所以最妥當的方式,是在拍賣會開始以前,就先行潛入。

見到大家自由的在會場內走動,還沒有人看管,瑟栗奇第一時間並沒有像是其他好奇的人一樣四處走動,而是在原地觀察著。

對於放任大家在會場走動的事,讓瑟栗奇不禁猜測著,是否主辦者並不擔心大家會因為亂走動而走到不應該去的地方呢?


那麼究竟是怎樣原因,讓拍賣場主辦人這麼放心呢?

此時瑟栗奇在東張西望下,注意到會場有個工作人員,自剛才進入的大門進來,並低調的走到大廳旁的走道後,才一眨眼功夫,人就不見了,這使得瑟栗奇稍稍肯定了答案。
或許因為這建築物內,有許多一般人不知道的暗道。

因此他心裡有了打算!


xxx


瑟栗奇摟住吾提的手臂之餘,小聲說著:「跟我來。」
雖然瑟栗奇沒有太多說明,讓吾提感到疑惑,但見到他似乎有甚麼打算的樣子,吾提因此沒多想,跟著瑟栗奇的方向走了起來。

在瑟栗奇帶領吾提來到那個人相對稀少的走廊,走廊上隨著外面夜晚寒意而飄散進來,有淡淡霧氣。


當瑟栗奇在某面牆前停下時,吾提感到疑惑,瑟栗奇轉過身思考似的面對吾提自語著:「這裡應該有甚麼。」

「有甚麼?」對於瑟栗奇沒頭沒尾的話,吾提感到疑惑。


沒想到瑟栗奇聽到吾提問之後,竟直面吾提走了幾步,嚇得吾提十分緊張後退,還碰到牆:「你要做甚麼?」此時吾提與瑟栗奇也正巧在走廊的死角處。

見吾提模樣,瑟栗奇竟然還伸出手靠在吾提旁邊牆壁,呈現一個把吾提壁咚的姿勢,還抬起頭露出一副神祕的笑容開口:


「你等等還是有所準備比較好。」
即便知道瑟栗奇是男生,這樣貌是用魔法變得,但在瑟栗奇離自己很近的時候,吾提竟然會有種自己是面對某位女性的感覺,使得吾提瞬間感到緊張:
「準備什麼……


你……
你到底要幹嘛!





◆◇◆◇◆


作者的話

關於瑟栗奇卡牌的細節設定,我早就想介紹了,瑟栗奇的卡牌可是大有玄機的!
我也喜歡他的牌~

…瑟栗奇你別緊張啊…

原先瑟栗奇黑色的裙子,我是畫到大腿的一半,後來家母走進來剛好看到我在畫他,提了一句金玉良言:
『女生的裙子要短短的才好看』

所以我就把已畫的那幾格黑髮女子瑟栗奇的裙子,全部給他剪短了...



◆◇◆



◆◇◆◇◆◇◆◇◆◇◆◇◆◇◆◇◆◇◆◇◆◇◆◇◆◇◆◇◆◇◆◇◆◇◆◇◆◇

✨《致一個無名的傳說》貼圖開賣囉!✨快來蒐集吧!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來penana打賞我!

如果大家對故事有任何感觸想法或者猜測,
歡迎多多留言,謝謝你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