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決戰

黑天 | 2022-07-01 11:44:23 | 巴幣 14 | 人氣 46


開完會議之後,時間就來到了下午。
和往常一樣的涼風帶走了些許熱意,但他心中的煩惱卻依舊存在
再過不久就是成年禮了,周遭的所有人無一不感到興奮和緊張。
被這兩股情緒綁架的布萊克,推開了大門,回到了熟悉的銀兔家。
辛苦了,小黑!歡迎回來。
察覺自己回來的潔米莉一如往常的帶著笑容迎接
讓布萊克把持不住,直接上前抱住她。
「欸!等…小黑?」
潔米莉驚訝的豎起尾巴,慌張的呼喊布萊克的名字。
但他依舊沒有回應,反而直接把她推到附近的沙發上。
目前的布萊克還處於十三歲的身體,身高比潔米莉還差了兩顆頭左右是直接抱住,頭能直接埋進胸口的最佳身高
有著更高尚目的的布萊克,看到目標已經跟著自己躺在沙發上後,溫柔將手放在她的臉頰上。
「小、小黑……別這樣,我才剛從外面回來……
依舊保持沉默的布萊克,先摸了她臉頰兩端後,摸起了下巴。
「嗯!~
獸性被喚醒的潔米莉,舒服的瞇起眼睛。
而布萊克則為摸她的耳朵也跟著躺了下來。
「等……啊!
耳朵受到按摩、脖子感受得到愛人的呼吸。
夾雜羞恥和舒服,且努力壓低音量的聲響,反而讓人想入非非……
你們在別人家裡幹什麼啊?!
呀!
銀兔的聲音將潔米莉思緒拉了回來,又很快沉迷於布萊克的按摩中。
「如妳所見,在嚕貓啊~
布萊克這麼說的同時,又用自己的臉頰向潔米莉的臉頰蹭;完全無視害羞的銀兔。
啊!,好賊哦~我也想嚕的說。
從房間出來的魁絲,十分羨慕的看著一幕。
「終於變這個樣子了嗎?」
跟著銀兔一起回來的斯綺麗,用傻眼跟忌妒的語氣如此說道。
聽到她這番話,讓銀兔好奇的看著她。
「這是小黑的撒嬌模式哦。
那是什麼鬼…銀兔反射性的吐槽,讓幫忙回答的魁絲和斯綺麗表示無奈
長期的不滿加上壓力悶在心裡太久的話就會變成這副模樣。畢竟他很用心想當好小銀的導師結果為了迦南族的傳統和顏面現在又必須要跟瓦馬納決鬥。
「真的假的?!」
既開心又驚訝的銀兔,轉過身想從魁絲口中知道多事情
聽說是卡珊卓娜推薦的。然後長老們似乎想趁機試驗他們兩人的樣子,所以拿導師資格來壓迫小黑……
這樣沒問題嗎?
在銀兔的印象裡,布萊克的能力值是典型的術師體質。
「怎麼可能沒有!」
恢復心情的布萊克,慌張起身回應。
背後的沙發上的潔米莉無奈的開始整理儀容。
「但還是只能上了;為了男人的尊嚴!」
「既然如此麻煩你開始上課吧,銀兔的導師。」
「……我知道了。」
*
轉眼間來到了七月。
成年禮的當天,原本應該要在神殿前的廣場聚集的考生和族人;全都因為長老們的要求,來到了整修後的訓練場。
「怎麼感覺大家異常的……激動?」
「因為這可是媲美世界級的比賽哦,怎麼可能不期待!」
坐在第二高的祭司席,銀兔異常地向魁絲這麼解釋,宛如紅寶石般的雙眼也閃閃發亮。
導師同樣是森林守衛的翠路和槍獅,也同樣興奮不已。
「你們覺得誰會贏呢?」
翠鹿晃著尾巴,好奇的向友人們如此提問。
「我可是支持『劍聖』的哦!」
「我倒是期待兩人打出平手。」
「哈?!比賽有輸有贏是正常的吧?」
「那有需要選一個外人嗎?」
「他可是『劍聖』欸!比來路不明的傢伙好多了吧,笨兔子。」
「你說誰是笨兔子,布萊克可是神龍大人願意背書的人哦。你這隻毛很長的臭貓咪!」
見過瓦馬納戰鬥樣子的槍獅,和感情複雜的銀兔,因為意見不合,開始互相怒瞪彼此。
「這還真難決定。」
「欸?為什麼?」
聽到魁絲這麼回答,讓翠鹿好奇的湊向前想知道原因。
正在爭吵的兩人也豎起耳朵傾聽著。
「遵循古法,小黑因為不是魔獸使,所以不能使用擅長的使役系法術和道具,武器也只能選擇一樣;但這不代表他就會輸哦!他之所以能被推舉為現在的身份,是因為他只靠兩個人就能覆滅一個國家的智慧。相反的,雖然瓦馬納叔叔靠著一把鐵劍就能突破了;但他很容易被腹黑的人所騙,比如說小黑……」
「原來如此。」
解釋完畢後,魁絲晃著腳不安地看著底下的人群。
當然,她的不安很快就化成局部性的風暴,為銀兔她們帶來不小的麻煩。
「還真多人……」
坐在神龍專屬座位的斯綺麗,看著底下的外賓席如此呢喃。
成年禮是屬於迦南族的特殊儀式,一般來說不允許外人進入。
但事關『劍聖』的入族儀式,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洛克斯李的英雄、弒鬼英雄、屠龍者、鼠族與貓族的調停者……
擁有創造許多歷史事件的名號,自然就會吸引人注目。
熱情的粉絲為了想一窺英雄的英姿和實力,自然用盡方法。
但如果因為這樣,就讓原本看似安穩的日子被打斷……
望著底下的座位參雜了數十名斗篷人,讓過去曾是皇室的斯綺麗,臉色開始不悅。
「大姊!殺氣殺氣……」
神龍本能感到害怕,趕緊讓斯綺麗收起殺氣。
雖然在牠的提醒下收起殺氣但底下似乎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大姊,我知道妳們想要輕鬆度日……但這次我真的沒辦法……」
「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
看到神龍因為無法遵守約定而沮喪的低下頭
讓斯綺麗放下怒氣,溫柔的安慰他。
大姊……
這場鬧劇結束後,我在找瓦馬納舅舅算帳。
「大姊!!!」
見到斯綺麗眼裡充滿怒火,神龍頓時覺得頭暈目眩
過了一段時間,廣播器裡的人才開始試音。
好的!讓大家久等囉!第一百零五屆成年禮即將開始囉。
「哦!!!!!!」
主持人高昂的情緒 渲染了底下的人
在開始前,我要一如往常的自我介紹!我平時為大家敲鐘的橘魚醬哦!
具有個人風格的自我介紹,讓斯綺麗有些傻眼,用眼神詢問神龍。
接下來讓我來介紹一下本次的貴賓。理所當然的保護神,我們最最敬重的神龍大人!
「哦!!!!!」
神龍露出無奈的眼神,看來這並不是牠有意為之,而是慢慢衍生出來的流行
再來是我們敬愛的巴爾巴德國第四皇子與第三公主──阿道夫和愛菲妮亞・K・巴爾巴德。兩位殿下是為了將這場戰役傳承下去的見證人讓我們好好歡迎吧!
殿下歡迎!」「感謝您們上次的幫助。」如果可以的話來入族試試看吧。」「有機會來切磋吧。」……
看到自己的到來,沒有引起太大的不滿;讓兩位王子和公主安心的笑了出來,各自站了起來,揮手致意。
入座之前,他們最後畢恭畢敬的對神龍敬禮,又加大了歡迎聲量
好的,介紹完貴賓。我們趕緊進入今天的重點劍之領域的頂點之一!劍聖瓦馬納・維達的入族試驗要開始囉!
「哦!!!!」
神龍大人指示的試煉是單挑!遵循古法,兩位當事人只能攜帶一件武器上場戰鬥。當然法術也能使用,但回復藥水這些都不會給你喝哦!
哈哈……說到這理所當然事情,大家都笑了出來。
王子和公主第一次聽到這種事情,好奇的詢問身旁的護衛。
這次有榮幸挑戰這位世界級人物的是!終於修煉成仙、還帶了三個女人回來。目前擔任導師的布萊克・路西斯!
「哦哦!居然是他!」「布萊克先生要加油啊!「欸~我還以為斯綺麗大姊。」「潔米奈好可愛!「魁絲!我這次不會再輸了,給我出來!
「我的特點就只有這個嗎?!」
聽著族人對自己的印象逼得布萊克反射性吐槽、銀兔聽了無言外,還讓斯綺麗十分無奈、魁絲開心的笑著
好的!在兩位進場的期間,讓我們來介紹本次的講解員!沉默可靠、可愛又楚楚可憐與參賽者相處最久!大家的好鄰居!丈夫癖好的犧牲者!黑貓美少女──潔米奈!
「妳跟我有仇啊!」
大家好。
無視布萊克的抱怨,橘魚繼續主持下去。
當然!這次的特別來賓,我們依然請除了交女朋友外,博覽群書見多識廣的神龍大人擔任!
希望大家都能平安無事。我很期待大家的表現哦!
好的,感謝神龍大人的祝福。那麼我們開始吧!
「哦哦哦哦哦哦!」
橘魚看到兩人都就定位後,興奮的宣佈開始。
在眾人歡呼聲的包圍下,瓦馬納好奇的觀察他們的反應
讓我們快點開始快點結束吧,維達哥。
布萊克疲憊的嘆了口氣,轉動手臂如此說道。
見到他懶散、沒有幹勁的樣子,讓瓦馬納開始思考
「小黑,其實我一直以來都想救你。」
「哈?」
見到他沒來由的說出這種話,就連跟他相處很久布萊克也一頭霧水。
但他無視布萊克的反應,一邊舉起手中的黃金劍,一邊繼續說道。
所以!你輸的話,就讓我待任那孩子的導師吧!
聽到他這麼說,布萊克不滿的瞇起了雙眼。
「可以啊。要是我贏了,這次,你就要為我工作。
「沒有問題。」
「你說的哦?」
答應彼此的條件後,兩人瞬間感覺到被烙印的疼痛感。
舉起手,便能看到手掌心上有太陽的圖案出現。
(這就是小黑的《靈魂契約》嗎?原來如此,根本沒有破綻……)
瓦馬納確認無害之後,便解放了魔力。
朝陽般魔力光逐漸建構出一個比他還高的人形,引起現場一片歡呼。
「哦?」
知道他相幹嘛的布萊克,也跟著解放自身的魔力。
「《巨人踩踏的腳印》。」
「《隻手遮天》!」
眼見光所凝聚的巨人打算踩出第一步時,就被影子吞噬;讓所有人議論紛紛。
好厲害!到發生了什麼事啊?!』
剛剛的是光屬性的《巨人踩踏的腳印》,是瓦馬納叔叔的獨有技能應有能力之一。吞噬他的應該是《隻手遮天》,同樣主人的獨有技能的應有能力。
簡單來說,我們剛剛見識到兩個稀有度超高的獨有技能彼此互撞嗎?!』
是的。
潔米奈的解說,讓周遭的人了解了情況開始歡呼。
「果然沒用啊……」
權能彼此互相克制是預想中的事……
放棄牛刀小試,瓦馬納直接舉起黃金劍衝了過去。
布萊克見狀後,慌張的閃躲。
一刀…
「嘿!」
第二刀…
「唉呀!」
第三刀。
「欸嘿!」
在揮舞第四刀的時候,瓦馬納的四肢被一股嘿案所纏繞,無法動彈。
《仙法‧三暗刻》
要破除這招只要施展火或光屬性的技能就能消除。
但問題是他的魔力特之一『承受』,會提升防禦和束縛類的技能強度,使普通的土牆變得跟石牆。
不放過破綻的布萊克,趕緊在他腳下創造泥潭,有快速操控裡頭的水,使之硬化。
最後又發動《仙法‧四暗刻》,四把暗屬性的長槍精準的掠過身體各個部位,交叉在一起。
「啊!這個戰法是……」
不只是座位上的魁絲,斯綺麗和潔米奈ㄉ歐對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感到不安。
布萊克召喚書本,開始詠唱。
『彷如昨日,沉睡在回憶的惡龍,口中的火焰跨越隔閡燒盡現在——《吐息再現》!』
攤開的書本擬聚大量的魔力,裡頭的文字發出光芒,繪製成魔法陣。
隨後一股高質量的火焰朝瓦馬納襲來,不只吞噬了他,火舌貪婪的想連訓練場的一切都燒盡。
即便有結界守護著,觀眾席上依然能感受到媲美夏季的熱度。
高超的魔法技術,就連坐在貴賓席的護衛們為之顫抖;神龍更對此坐立難安。
**
「威力不足呢。」
「這還不夠嗎?!」
銀兔的意見,讓魁絲不安的搖搖頭否定了她。
「這招要搭配媒介才能發揮原本的威力……」
「如果真的發揮出來會怎樣呢?」
「嗯 大概會有一半的森林消失吧。畢竟那玩兒是『攻城術式』嘛。」
「太危險了吧!」
聽了這番話,讓她忍不住吐槽。
火焰消退後,金色的劍身一閃而過,但被布萊克用書本擋了下來。
『太不得了!承受了那麼大量的火焰!劍聖還能進行反擊,ˊ真是太厲害!』
看到瓦馬納毫髮無傷的樣子,布萊克開始對自己的策略感到不安。
<煉治>、<重現><完整>、第二章《紅月的旅途》發動。
發動書本的機能,黑色的魔力開始包覆書本,逐漸變成劍的模樣。
為了避免被吞噬,瓦馬納趕緊遠離他。
<分離>第五章《我的世界》、第八章《貓的變奏曲》。
左手拿著跟有著單片羽翼的劍,身邊漂浮著比剛剛還薄的書;布萊克向前突擊。
《永恆存在於剎那之間》
在突進時,布萊克發動了書本剩餘的能力。
只見漂浮的書本攤開來,從中形成了一個沙漏。
噹啷!、噹啷!噹啷!
兩把劍互相碰撞,即使都使出全力,但還是看得出布萊克處於劣勢。
一開始布萊克瘋狂猛攻,但都被瓦馬納一一破解。
只見他抓到破綻後,攻守一瞬間就交換。
黃金的劍尖不斷襲來,自己只能不斷閃躲。
每當遇到無法閃躲的攻擊,身旁的沙漏加速流逝,布萊克的體感時間就會變慢。
緩慢的時間中,布萊克只能勉強的躲過攻擊。
這樣的次數一久,逼的瓦馬納開始沒有耐性,劍身纏繞起火焰。
眼見他要動真格,布萊克趕緊做出防禦。
劍聖術——火流星
在劍碰觸身體的那一刻,火球瞬間襲向自己。
布萊克狠狠的飛了出去。
『第一次!從剛剛到現在,布萊克第一次飛了出去!吃了劍聖的一擊,他是否還能站起來呢?!』
無視觀眾席的一片騷動,瓦馬納舉著劍,往布萊克的方向衝了過去。
『這個是!劍聖還不留情想上前補刀,看來這場比試要分出勝負了!』
黃金劍身反射著太陽,發出光芒。
知道他想分出勝負後,布萊克拖著燙傷的雙手站了起來。
「認命吧!」
「我才不要(吐舌)。」
看到布萊克死撐著不認輸,讓瓦馬納不悅的揮舞刀刃。
在黃色劍身碰觸自己之前,布萊克再次使用書本。
「《和平的剎那,存在於放下武器的瞬間》!」
話因剛落,兩人都感覺到彼此的武器開始逐漸變重。
書本掉落地上,黃金劍只能被迫插在地上。
「這是?!」
「強制咒,維達哥!認命吧。」
眼見武器都不能用後,布萊克藉機撲向瓦馬納。
由於有權能的幫助,兩人都倒在了地上。
既然雙方都無法使用武器,但還有拳頭……
抱著如此打算的瓦馬納,握起了拳頭。
但布萊克不給他出拳的機會,發動仙法和強化魔術,給了他一記頭槌。
「嗚……」
「呃!」
兩敗俱傷的兩人,痛苦的倒在地上。
潔米奈無奈的瞇起眼睛、魁絲見狀笑了出來、斯綺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原本熱情的觀眾都紛紛感到困惑,望著神龍。
『這還真是讓人想不到的發展。請問神龍大人,這該怎麼算呢?』
見到兩人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如釋重負的神龍閉著眼睛思考了一番。
『如果是平手的話,根據古法;兩人的表現都十分精彩。因此!劍聖視同完成了成年禮,布萊克也贏的了他的榮耀。如果有對結果不服的人就上前來,擔任其對手。』
無人敢上前發表意見,神龍便宣佈劍聖入族的消息,同時告知其他學徒的成年禮,在十立(分鐘)後開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