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大國篇04 酒吧服務生 吾提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2-11 07:00:03 | 巴幣 8 | 人氣 112

連載中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有就更新)
資料夾簡介
我扮演著早死去的偶像提里,來到一個偏遠的城鎮,哪知在這裡竟然有人壓過提里的光采! 當我打算去教訓這個可惡的人時,總覺得這個人相當可疑...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

在月亮高掛的夜晚,銀髮男子瑟栗奇抓著屋頂邊緣,訝異地往下看,因為他見到酒吧服務生吾提以及倒在地上的錫納森,被十幾二十個看起來凶神惡煞的人包圍。

瑟栗奇化身成神官提里的樣子,因為這種場合最適合提里大人出場了。

然而就在瑟栗奇疑惑那兩個人到底發生甚麼事情的時候,他們周圍其中一位大漢,舉起大刀要往吾提身上砍去。

『看來,該是由本大爺出馬幫忙了!』
見狀瑟栗奇驅動漂浮在四周的卡牌,要往那個大漢施展攻擊魔法攻擊。
然而在瑟栗奇要做這動作之前,吾提對面的大漢竟然倒下,隨後……

其他同夥也同時全部倒下。

瑟栗奇感到詫異,因為他施展的魔法還尚未完成,並且他僅有鎖定出手的大漢,為何大漢周遭的人也相繼倒下呢?

「我可是甚麼都還沒做耶!」

瑟栗奇攤開雙手,完全不可置信的看著下方。

當瑟栗奇再度以雙眼巡視整個現場時,他注意到現場除了倒下的持刀大漢以及同黨外,酒吧服務生吾提與錫納森竟然不見了!瑟栗奇感到疑惑。

『那兩個人呢?他們跑去哪了?』

眼前這奇怪的情況到底怎麼回事……

瑟栗奇思索著,並想起只要是會魔法的人,都會耳熟能詳的元素屬性特性:

每種屬性的魔法都有各自的特性,
聖屬性是元素屬性中,復原能力最強,且聲光效果最為華麗的屬性,
闇屬性則是元素屬性中,攻擊性最高,卻可以「毫無聲光效果」的屬性。

……


想起闇屬性的特性,瑟栗奇表情變得嚴肅,因為他所接的七星任務就是銷毀詛咒魔法,而「詛咒」字面意思能直觀分析出,是闇屬性魔法的延伸之一,因此會使用詛咒魔法的人肯定是闇屬性的人……

『看剛才能在我眼皮底下施展讓人察覺不到魔法的吾提,難不成是闇魔法使用者嗎……』

這想法一出現之後,瑟栗奇緊緊的握住了拳頭,並毫無猶豫地立刻穿梭屋簷,搜尋吾提的蹤跡。



在瑟栗奇以往所習得的知識知道幾件事情:

人的屬性會受到出生地以及遺傳的影響,舉聖屬性來說,
假設父母是聖屬性體質,則小孩也可能因為遺傳而成為聖屬性體質,
而假設父母並非聖屬性,卻因為是虔誠教徒在聖地產子,則小孩也將會擁有聖屬性。
這也就是為什麼神職人員,有很多是有血緣關係,但一般人也有機會因為有聖屬性天分成為神職的原因,同理,在寒帶出生的人不怕冷,熱帶出生的人不怕熱的特性。

也就是說,若吾提是闇魔法使用者,要嘛因為他出生的地方,充斥闇屬性,但經過瑟栗奇觀察,這城市並沒有充斥闇屬性的區域。
因此可能性只有一種,就是吾提父母,甚至也可能吾提他的整個家族都是闇屬性體質的人。

擁有元素屬性特質的人,未必能使用魔法,因為雖然魔力充斥在空氣之中,但每個人魔法核容量的大小不同。
舉例來說某A人族魔法核容量是2點,但是要能使用像樣的魔法,至少需要花費5點,因此A人族無法使用至少需花費5點的魔法,反之,若魔法核容量越大,則能施展的魔法會越多,也就是所謂的有「魔法天賦」。

經過瑟栗奇這段時間在大國的觀察,在這國家裡的人幾乎沒有魔法天賦,也就是說,在大國能夠施展像樣魔法的人是寥寥可數的,更何況是像剛才那種,完全看不到任何魔法效果,僅能靠物理現象判斷的"疑似範圍魔法",更是法師中的少數的人才能做到……

所以若吾提就是闇魔法使用者,那麼他與這次任務「詛咒魔法」肯定脫不了關係!



xxx


神官提里姿態的瑟栗奇多次跳躍於屋頂上,尋找著吾提的蹤影,然而就在瑟栗奇喘息片刻打算要繼續找人時,有陣強風突然吹來,並大力扯動瑟栗奇的披風,使得他差點重心不穩掉下去,但所幸瑟栗奇及時反應,跳到比較低的位置,才避免慘劇發生。

在強風吹來的同時,原本遮蔽月亮的薄霧開始散去,月光亮度變得比剛才更亮,站穩的瑟栗奇也終於見到下方防火巷的暗處,那個熟悉的身影……

瑟栗奇見到吾提在某個隱蔽的暗巷內喘息著。

隨後,瑟栗奇立刻以俐落身手,快速地跳到了吾提附近的地面上。



在瑟栗奇轉過頭看向吾提的方向時,他見到吾提蹲在木箱旁,像是原本想藉由木箱遮擋身體的樣子,而吾提旁邊躺著另一個戴眼鏡的服務生,錫納森。

因為注意到瑟栗奇的到來,吾提直視著瑟栗奇警戒著。

瑟栗奇也警戒著吾提,因此他周遭環繞漂浮著一排井然有序的發光卡牌,方便自己可以第一時間就發動魔法。

雖然瑟栗奇最初使用金色卡牌做為他的專屬武器並非是為了扮演成神官提里,但在黑暗之中他被散發金光的卡牌包圍的狀況,卻恰巧加強了神官提里造型的神聖感,瑟栗奇以高傲卻嚴肅的姿態問著:
「告訴我,你為什麼會闇魔法?」

吾提沒有回應瑟栗奇的話,而是警戒的反問:「你跟其他人是一夥的嗎?」

「其他人……你是說那群流氓嗎?」瑟栗奇嗤之以鼻地笑了一聲,因為竟然有人懷疑提里會去做惡,這讓瑟栗奇很不是滋味,並以食指指著吾提義正辭嚴的回應:
「身為神官的我怎麼可能跟他們扯上關係?現在該你回答我!你為什麼會闇魔法?」
因為瑟栗奇情緒憤怒的關係,他周遭的飄浮的卡牌呈現不規則排列。

而此時的瑟栗奇也已經不再疑惑吾提到底會不會闇魔法,而是確信,
就因為剛才那群人,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倒下,而有魔法資質的自己,竟然還完全沒有看到任何魔法效果,這狀況就只可能是闇魔法啊!!

然而吾提毫不猶豫卻回應:「我不會甚麼闇魔法!」


怎麼會有人——說謊還不會心虛?!

瑟栗奇心頭瞬間燃起一把怒火吼著:
「狡辯!我有親眼看到你在使用闇魔法!」


然而即便瑟栗奇講了這些,吾提仍是沒有露出心虛的樣子,反而以一副警戒的眼神看著自己,這使得瑟栗奇怒火燒到極限,並向吾提射出三張卡牌。
.

卡牌劃過吾提臉上,留下一道血痕,並筆直插進吾提臉旁的木箱上。

"咚!咚咚!"


冷不防地,瑟栗奇被強風轟過,瑟栗奇因為那個突如其來的烈風,整個人竟然瞬間重摔在後方的牆壁上,瑟栗奇完全措手不及,來不及反應——
從牆壁上掉下來的瑟栗奇,雖然急著想要運起魔法做出防禦,但此時腦中充斥著暈眩感,使得他即便想操控卡牌也非常吃力。

在頭昏腦脹的狀態下,瑟栗奇隱約聽到吾提憤怒的說著:
「我都已經說了,我不會甚麼闇魔法了!我用的是風魔法,幹嘛突然攻擊我?」

『風魔法……?』
瑟栗奇手扶著頭疑惑著,並勉強的往周圍看去,他看到周圍無論是周遭木箱的位置、雜物散落的樣子,或者自己剛才位移撞擊並掉落的地點等,都顯示出強風確實是由吾提的方向往自己襲來的。
腦袋漸漸變得清醒的瑟栗奇肯定了,吾提沒有在說謊。

因為魔法知識的基礎書籍有這麼一段……

闇屬性的人,是無法使用其他屬性的魔法的。
因為闇屬性與其他屬性的相容性極低。


也基於這點,瑟栗奇理解到:吾提使用風魔法轟自己,除了回敬以外,也確實足以澄清自己立場。
並且如果吾提是邪惡的詛咒魔法施法者,那他大可趁自己還在暈眩時,施展像剛才那樣的強力魔法攻擊自己,但他卻沒有這麼做……

『或許是我誤會吾提了吧。』

瑟栗奇的心中,此時充滿著歉意,稍稍低下頭開口:
「那個……很抱歉誤會你……」瑟栗奇抬起頭看向吾提:「你臉上的傷口,請務必讓我做點補救。」

至於剛才吾提把自己轟到撞牆的事情呢?
那完全是自己活該,誰叫自己沒弄清楚狀況就傷人?

「不用了。」吾提皺眉的看了一下瑟栗奇,不打算再理會,然後轉過頭看向倒地的錫納森方向,蹲了下來,要把昏迷的錫納森扛起來。

因為吾提轉頭的動作,瑟栗奇意外注意到,吾提臉上的傷口已經不見了,瑟栗奇感到訝異:
「你的傷怎麼消失了?」

聽到瑟栗奇的問題,吾提停止了動作一下,然後又繼續動作,接著把錫納森整個扛到自己肩膀上,默默回應著:「因為傷口很淺,已經止血了。」

接著吾提轉身看向瑟栗奇:「如果你對我有歉意,那麼請解惑我一個問題。」

「嗯,請說。」瑟栗奇回應。

「告訴我,你打算用神官提里的身分幹嘛?」
吾提不帶一絲情緒的直視著瑟栗奇問著。

「我就是本人,你怎麼這麼問?」瑟栗奇發愣短暫並立刻反應,雖然在一般人眼裡,瑟栗奇真的就如提里本人般的反應,但瑟栗奇的內心非常震驚。

然而即便瑟栗奇無破綻的回答,吾提卻依舊沒有任何動搖,因為——
「我見過神官提里,所以當然知道你是假的。你打算用那個身分幹嘛?」

瑟栗奇訝異了,自己居然運氣這麼差,即便是這個離主城最遠的城鎮,竟然好死不死,還是遇到見過五年前主城神官提里的人……
……
……
瑟栗奇沉默了一陣子,嘆了口氣,決定放棄假裝,因為再裝下去也沒意思了。
「我目前在追查製造詛咒物品的人的下落,所以用這身分比較方便獲得情報。」瑟栗奇說完之後,仔細地瞧著吾提。

在吾提沉默片刻的當下,此時瑟栗奇竟然有點後悔,因為剛才回應的當下,自己竟然沒考慮到對方可能只是在試探自己——

所幸吾提最終只是淡淡地開口:「是嗎……那麼如果沒甚麼事情,我得趕快帶我朋友去療傷了。」接著他便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

吾提反應使得瑟栗奇再度發愣了。

因為女人的事就算了,吾提竟然在聽到這件天大謊言的答案後,也像是毫不在意一樣……

吾提的性格到底是有多淡然啊……


在剎那間,瑟栗奇一個靈感突然浮現,隨即轉身跑向扛著夥伴的吾提,大喊:
「不介意的話,讓我替你的朋友治療吧!」
瑟栗奇會有這樣的舉動是因為,他想到自己缺七星任務的人手,而擁有這樣少見魔法天賦的吾提或許很適合,雖然剛才與吾提的互動真的很糟,但一切還有挽救的機會。

而吾提方面,對於後來讓瑟栗奇治療錫納森的事,吾提事後回想也覺得這件事很神奇,因為當下的自己竟然會沒有多想,就讓一個不太認識的人,去幫忙治癒自己好友的傷勢……

是否因為自己心裡潛意識,想對陰自己太多次的好友回饋一點小報復呢?

但無論如何,這件事情成了吾提與瑟栗奇緣分的開始。



xxx



昏迷的錫納森被吾提平放在地,瑟栗奇發光的金色卡牌插在錫納森周遭地板的縫隙內,卡牌與卡牌之間隱約有一絲絲金色的光塵在閃爍著,瑟栗奇面對錫納森,以祈禱的姿勢蹲跪在地板、閉上眼雙手握十,而吾提則站在瑟栗奇身旁,看著他對錫納森施展治癒術。

在過程中,吾提注意到甚麼,露出訝異表情,但瑟栗奇無暇注意吾提的樣子,因為瑟栗奇必須全神關注才能施展治癒術。

在治癒術的差不多,神官提里姿態的瑟栗奇睜開眼,並站了起來後,吾提也終於開口詢問:
「你施展治癒術,應該是花費不少力氣吧?」

「是啊,這確實是,因為我不是聖屬性,而是水屬性,所以要轉換成聖屬性專長的治療,確實挺吃力的。」此時瑟栗奇已經完全沒有想要隱藏任何事了,因此坦誠地回應。

聽到瑟栗奇的所說的內容,吾提本來想說甚麼,後來決定不說。
原先瑟栗奇就覺得吾提這個人很可疑,所以似乎也不差他想講甚麼又沒講甚麼的舉動,瑟栗奇詢問起一個自己最在意的問題:
「你跟神官提里是甚麼關係?」

「我跟神官提里沒有關係,我只是曾經在首都見過他而已。」吾提平舖直述的做了回應。

「你跟你朋友怎麼會惹上那群人呢?」瑟栗奇繼續詢問。

「就下班時,正巧走在兩派黑幫械鬥的地方,就不小心被捲入了。」吾提無奈地笑著。

「是嘛,那還真是運氣不好。對了,你不是從事酒吧服務生嗎?怎麼還會魔法呢?」
雖然瑟栗奇聽起來是隨口問問的,但是他心裡卻是全神貫注著吾提的回答,因為這國家沒太多人會魔法。

吾提聽到後沉默片刻,但後來像是想到了甚麼事情,仍是回應了:
「我老家不是這裡,是在鄉下,所以我為了發展而來到這城市,雖然本來
有到首都居住一段時間,但首都真的離家太遠,所以我現在才在這城市。而一個人出門在外,總有人身安全問題,所以我就買了書自學魔法。」

瑟栗奇有注意到吾提本來在考慮要不要回應的剎那。
並且後續吾提的回應,雖然有解瑟栗奇的一些疑惑,但竟然有一些不合理之處,綜合以上兩個情況,瑟栗奇心情愉悅了起來,因為吾提話中的破綻,將可以成為籌碼,讓吾提成為自己的幫手。

瑟栗奇不自覺露出了自以為平易近人、時則可疑的笑容,開口說著:
「原來如此。剛才我攻擊你的那個狀況,你竟然能瞬發風魔法把我轟出去,確實有這個資格!那就來跟你說個好消息吧!我手邊剛好有很適合你,是能幫助你賺很多錢的工作!你就過來做吧!」

「我拒絕,你這個人太可疑了。」吾提是毫不猶豫地回應。

雖然吾提拒絕,但瑟栗奇毫不擔心,並游刃有餘的開口:
「你說你是來自鄉下,並且為了打拼而到這座城,你明明有一身魔法天賦,可以去當法師領個高薪,卻只選擇跑去當酒吧服務生,你自己不是也很可疑嗎?」

吾提稍稍訝異並沉默了,因為他確實說了不太合理的謊,而對方也明顯的在暗示自己若去幫忙他,就不做任何動作……
吾提不太情願的開口:
「……那你起碼……該先坦誠告訴我工作內容……」

「啊!也是喔!我忘了。」瑟栗奇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並隨性的回應著:
「就是幫忙找一些東西而已!很簡單的!」

雖然瑟栗奇的話語充滿了可疑,但吾提知道現在的自己也沒得選擇了。
吾提嘆了口氣,回應:「……那好吧。」

聽到吾提這麼說,瑟栗奇立刻握住吾提的手,露出燦爛的微笑:
「既然你答應了,以後我們就是同坐一船的搭擋關係了,請多指教!我本名是瑟栗奇,是來自遙遠國度澨國的人,那之後就麻煩了!」

見到瑟栗奇這麼主動猶如騙子的模樣,讓吾提不禁的覺得:
『看他這反應……總覺得,好像攤上甚麼麻煩事了……』

——吾提,職業是酒吧服務生,今年26歲。



◆◇◆◇◆
作者的話
這回花比較多力氣在思考如何講魔法設定並連結腳色反應,還要讓人順暢看故事。
我覺得瑟栗奇治癒錫納森的畫面挺漂亮的,所以特別把圖擺上來。
雖然瑟栗奇被轟到牆上掉下來,但他沒受傷啦!
很高興瑟栗奇終於與吾提正式會面了!
最後祝賀瑟栗奇找到幫手!PS自這回之後,吾提心累的狀態加劇……

◆◇◆



◆◇◆◇◆◇◆◇◆◇◆◇◆◇◆◇◆◇◆◇◆◇◆◇◆◇◆◇◆◇◆◇◆◇◆◇◆◇

✨《致一個無名的傳說》貼圖開賣囉!✨快來蒐集吧!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來penana打賞我!

如果大家對故事有任何感觸想法或者猜測,
歡迎多多留言,謝謝你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