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探索者彈頭》章3-28-注意力

化風 | 2024-04-21 18:15:42 | 巴幣 2 | 人氣 470

連載中第三章
資料夾簡介
與帖斯提在數個月後的重聚,除了重新展開對敵人的搜索外,還有全新的同伴、與更強大的敵人……!

  大家好,這裡化風。
  哭啊,感覺又要感冒了。身體各種不舒服兼頭痛。
  為什麼老是做不好身體管理呢我。
  那麼,日常廢話到此為止,請收看今天的文章。本次是爭論的環節。
  

  總目錄




  「呿!用這種……那個叫奧斯伍德的!」
  聽到維斯的呼喊,從剛才的衝擊、站穩回身的奧斯伍德,來到維斯身邊。
  「快把這個小子殺了!他卡住我的長爪!」
  「好!可惡、這傢伙!」
  為了解決對手,奧斯伍德把雙手用能力「霧中現奇」、化為火場特有的有毒煙霧,企圖迅速殺害眼前的矮小男子。
  「……」
  然而,費佛眼也不眨、維持著卡住魔族女的動作,彷彿奧斯伍德的攻擊、一點作用都不起似的。
  「怎麼可能……難不成,這傢伙還可以透過硬化組織、保護自己嗎?!」
  雖然這樣的推論很莫名,但維斯情緒被逼急、實在是無瑕理解此番說法是否正確,只管大叫:
  「那你倒是想想其他辦法啊!?要我一直卡在這裡嗎?!」

  「這……」
  既然自己常用的手段沒什麼效果出現,那自然、奧斯伍德開始環顧四周,想找出其他方案。
  可這樣觀察的結果,讓他驚覺另一個事實。
  「——那個粉頭髮的、是帶著金髮女逃走了?!」
  不知何時,阿萊與絲柏琳、早就從房間內消失,毫無痕跡;貴族男子的慘白臉色,則讓費佛微微揚起笑容。
  「……你晚了。」
  本來,費佛的目的就只有這個。儘管想再爭取更多時間、使兩人盡可能遠離現場,不過被戳破計畫的如今,費佛也知道隱瞞再無意義。
  「不過,還沒啊……你們最好、陪我在這裡待到天荒地老……!」

  「這……這傢伙……!」
  被對方的執著所震懾,維斯不禁緊急下達指令。「快……快!把那個關鍵的、人造英雄追回來!別管我,我慢慢處理這傢伙!」
  「……我知道了。維斯大人,我相信您一定……!」
  簡短告別後,奧斯伍德於是衝出房門、開始對附近展開搜查。
  另一方面,大眼瞪小眼中的維斯跟費佛,心中開始互相猜忌。

  ——這個魔族(人類),到底能跟自己耗到什麼程度……?!


  ※ ※ ※


  前往「住院街」的街區前,費爾磊拿著「能力槍」、要脅著帖斯提等三人。
  對於急速衝過的某個麻子臉青年、費爾磊來不及對其阻止,但至少、他想把重要的戰力三人、牽制在此處。
  這三人全都是探索家中的菁英,要是少了他們助陣,對於維斯與奧斯伍德、應該是十分重要的好處。

  「該怎麼辦……?」
  相較之下,帖斯提也很頭疼、費爾磊的威脅行為。
  其他兩人或許沒有那麼大的壓力,然而帖斯提、可是「公爵」的養子。現在要是棄街道安危不顧,就會使「公爵」站不住腳,在未來、有機會成為其他國家對島上侵害的「藉口」。
  可是真的按其所言不動,目前殺入敵陣的諾曼德跟碧莉斯,極可能陷入更大的危險中。
  尤其是現狀來說、根本無法掌握關鍵的,「魔族女」位置在哪……
  偏偏費爾磊現在神情緊繃、過於敏銳,連躲在後方暗巷的歐文、都掌握得一清二楚。

  於是乎,帖斯提下了決斷。
  「好。我把武器丟掉。」
  說出話的瞬間,帖斯提把隨身長槍鬆開;為了取信於對方,他還順腳一踢、讓長槍遠離至手可摸到的範圍之外。
  「帖斯提?!」
  無視身旁兩人訝異,他頂著標誌性的後梳髮、緩緩走向費爾磊。
  「我說、不准動!!!」
  這樣的行為,果真引起駝背男的慌張。「你要是再動一毫,板機就扣下去了!!!」

  「……知道了。」
  那須臾,帖斯提的眼神,擺向了暗巷身處、身穿板甲的金辮子男;歐文很快理解眼前男人的意思,眨了眼後按兵不動。
  把一切看在眼中的西克與佛梭斯,不是很理解兩者間的默契;但能確定的是,接下來、他們即將行動。
  而自己與身邊同伴,該做的事、只有一件——
  「你別太囂張了!!!」
  佛梭斯這時猛然舉起短杖、前方直指費爾磊,「這恐怖份子!!!」
  過於明顯的敵意,更是使費爾磊立刻反應:
  「你給我放下!想幹嘛!」
  「搞清楚,主動權雖然在你那邊,但只要你敢扣板機……!
我可是魔法學院歷年來、施術最快的!就算無法阻止你使用那該死的『彈頭』,我下秒也能立刻解決你!你才是暴露在風險中的那個!」
  猛然展現氣勢下,竟是一時讓駝背男子啞口無言、留下幾滴冷汗。
  「……那、那又怎樣……!我可是為了魔靈們,不惜犧牲這條命!要拿就拿去吧!」

  「然而,你卻為了自己的性命、有些懼怕呢。」
  沒有做出多餘舉動、手無寸鐵的情況中,帖斯提仍舊大膽口語回擊。
  「你……我……!你才沒有這樣的證據!」
  對方動搖之下發出的反駁,讓頭髮全後梳的男人、眼角微微呈現笑意。
  「看來你還沒學會、讓身體反應說謊。眼神一直在游走啊。」
  「什——」
  帖斯提這番說詞,其實有些利用了費爾磊。費爾磊身為威脅者,目光移動是為了防止有人突襲、阻止自己發射「彈頭」,帖斯提卻用來解釋、這是其慌張的證據,變相更加影響了費爾磊的恐懼。
  一切都只為了、達到理想中的目的。

  「哼……哼!誰、誰怕了啊!」
  虛張聲勢的心理需求節節上升,迫使費爾磊舉起手中「能力槍」、槍口直指面前三人。
  「我也有能力、把你們都變成魔物!知道嗎!」
  「咦?!」
  費爾磊的這番說詞、使得頭次面對費爾磊「本尊」的西克與佛梭斯、不由得緊張起來。
  至於知曉詳情的帖斯提,沒有直接對兩人說清狀況,只靜靜看著對手,並張開雙臂、裝出企圖不讓「彈頭」擊中後方同伴的模樣。
  ——現在不是解說的時候。帖斯提判斷,讓身後同伴陷入無知的恐懼中,反倒可以幫助他們、掩飾目前的「最終意圖」。
  (快了……就再一點。)

  「帖斯提?!你怎麼沒說過這種事啊?!」
  西克這時抗議,「要是被變成魔物……天啊,那可會變成大災難的!到時候,你得負起責任、把我親手解決!我破壞的東西、也都算在你跟公爵身上!知道嗎!」
  於其身旁的中分髮男子,則極度厭惡地搖搖頭。「臭獵人,別往臉上貼金行嗎?!你這種貨色變成魔物、我三兩下就解決了!」
  意料之外的話題,很快演變成兩者間的內鬥。
  「你說啥?!中古髮型的!」「欸!中分還是很流行好嗎!你這臭番仔!」「居然——你這種族歧視垃圾!」「只有你是番仔!你最爛!每次都是你!」「那是我要說的!智障法師!低情商白癡!」
  明明敵人在眼前、還面臨著絕對的危機,後方同夥的爭吵、實在讓帖斯提完全不想承認,自己與他們同夥。
  「……我還是別指望他們好了。」

  「哼。看來只是烏合之眾啊。」
  趁著眼前兩人爭吵,費爾磊毫不留情、扣動手中槍枝板機。
  「反正時間也夠了。」
  下秒,高速的彈頭穿過三人的縫隙,直擊的地方是——他們剛走出的、風俗街!
  「糟糕,居然是那個方向?!」
  如此訝異的說詞,讓費爾磊得知、帖斯提擔憂的事態發生了。
  「果然,那個什麼『志涼』的,還在那裡吧?沒想到剛才、居然會被他彈飛……
這是給他的報應!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沒來,但是!他就自己被我『魔懼臨(ホラー・クリーエート)』召喚的大量魔物、包圍至死吧!哈哈哈!!!」
  近似瘋狂的笑聲後,費爾磊全身發出紫光,接著如同人間蒸發般、瞬間消失在原地。
  「這傢伙……!」
  仔細朝其原先站的地面一瞧,帖斯提這才發現,那傢伙人早就站在某個地面繪製的術式上,隨時都能移動。
  偏偏這個術式的模樣十分古老,即便是科班出身的佛梭斯、也無法理解其運作原理;內含的魔力也早就耗盡,再加上不知原理的手腳,術式完整度早被破壞,無論如何都難以再次啟動。

  「果然是無法阻止他……」
  儘管知道這是幾乎無法避免的結果,帖斯提還是十分垂頭喪氣。
  見到此般狀態的領隊者,西克上前拍拍短燕尾服男子的背部。
  「沒事的。反正現階段,我們的確是束手無策啊。
比起這個,現在要趕快行動——雖然是爭取到時間、讓歐文先行移動了,但他能不能及時趕到志涼身邊、又是另一回事。」
  沒錯。剛才這一連串的行為,都只是為了、吸引對手的注意力。事實上,作戰十分成功,直到費爾磊離開前,他都完全沒發覺、身後暗巷的歐文早已消失。
  「嗯……」
  接著,帖斯提拍了拍自己的臉、試圖振作起來。
  「啪!」
  「好了!我們接下來、分開來前往兩邊!
西克你跟我來、前往『住院街』——那裡有我知道的、某些對付魔物的絕對王牌!先去跟諾曼德會合、然後找人!
佛梭斯,志涼跟歐文拜託你了,我可很信任你了喔!」
  「收到!不知道諾爾還好嗎……?」「當然!讓你看看、魔法學院曾經的首席實力!」
  於是如此這般,三人分頭行動、想把事件力挽狂瀾在最初的階段。
  他們分別都很清楚,要是現在無法阻止災害擴大——島上社會的崩壞,將會一發不可收拾。


  ※ ※ ※


  「呼……呼……」
  打倒數不盡的黑膚獸人下,諾曼德的魔力、被自身能力「感受者」耗得乾乾淨淨,讓他因疲倦暫時跪地。
  相較於其精疲力竭的表現,碧莉斯則維持最低限度的輸出,盡可能以諾曼德為中心防禦、打退來犯的黑膚獸人;強力招式「肌肉脈衝(マッスル・ランページ)」也不再使用,把魔力的耗損運用在肌肉移動強化上,雖然威力降低不少、速度倒是有了質的提升。
  「抱歉……我還說大話、要奉陪什麼……可惡……」
  對於諾曼德的致歉,碧莉斯是想說些什麼回應,然而一想開口、獸人又揮舞長條木殘骸襲來,實在是沒有空閒回嘴。
  「嘖……沒完沒了……『住院街』有住那麼多人嗎……?
話說回來,這裡聽志涼說過,好像也有住某個他曾經的同伴。不知道他們有沒有事……?」
  思緒才有些走神,立刻又出現三四隻黑膚獸人、高速從碧莉斯反對的方向衝來,迫使其得趕緊回防。
  「唉,真是!老娘在想事情啊!別搞!!!」

  或許是這樣的咒罵、起了呼喚的效果,這時出現的兩個人影、一前一後掏出手中兵器——
  「左邊交給我!」「收到啦!右邊、我這獵人收下!」
  槍頭揮出、刀鋒反光下,兩隻獸人的身軀立刻被砍出巨大血痕、不支倒地!
  只是,還有最後一隻黑膚獸人、緊握著鋼鐵棍棒,胡亂地踏出步伐,眼看就到諾曼德的面前!
  「即、即使是現在的我……!」
  就算身軀極度倦怠,麻子臉青年還是頂著危機意識,把手中長劍緊握住、猛然朝獸人的胸腔刺出——
  「哼!!!」
  鮮紅剎那染滿諾曼德臉龐,也阻止了獸人的最後反抗;在醜陋地短暫掙扎後,獸人卡在諾曼德長劍的鋒刃上、就此陣亡。
  「哈……哈……」

  「……總算。」
  察覺後方無礙後,回頭面對其他獸人的碧莉斯、魔力凝聚在拳眼上,氣勢全開。
  「既然援軍到了,那就別怪我、沒有保留地出擊囉!肌肉脈衝(マッスル・ランページ)!!!」
  幾乎是揮出拳的當下,就算沒有接觸到任何事物,碧莉斯也轟出特大號的衝擊波、一口氣掀翻眼前所有獸人!
  不過也因為沒有直接接觸,獸人們除了被捲得東倒西歪外,也大多沒有受嚴重傷害,只是起身需要時間。
  「好!趁現在快走!」
  帖斯提這時提議,「帶你們、去找『希望』!跟上!」

  「咦?」「啊,那個曾經的隊員?」「什麼意思?」「跟上就是了,麻臉小子!」「呃,我有自我介紹了啊?我是——」「諾爾,難怪你不受歡迎。」「為什麼突然批評我?!」
  獸人們還沒回過神來,集合的四人已經離開原地,直奔某個三人組、現在居住的小房間去。

  【待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