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下)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10 10:55:05 | 巴幣 20 | 人氣 84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此篇單純是個對串紀錄,
我希望未來回來看的時候,能回憶所有對串的細節。

先前發生的大事件是:義勇軍的大樹基地整個被打落浩劫地域,
因此待在浩劫地域期間,有非常多組義勇軍人馬組成探察隊進行探查,
翔之夢也因此在探查過程巧遇另一位義勇軍「史丹利」。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上) ▲惡戰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中) ▲偷襲
▲能量不足?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下) ▲在地獄中吃『腐根之王』口味刨冰
▲回程



~浩劫地域是由枯樹組成的森林,所有枯樹都能自由活動,但平常偽裝成一般的腐敗植物。~
~該森林居住大量不死族怪物,主要以各種動物的殘骸為主,~
~被枯林植物吸食殆盡的生物,將會遭到腐根之王詛咒,~
~成為不死族在枯林遊走,輔助枯木襲擊來訪的人。~

◆◇◆◇◆◇◆◇◆◇◆◇◆◇◆◇◆◇◆◇

在地獄中吃『腐根之王』口味刨冰


二人加快腳步,縮短了路程所需的時長。
『以風之加護,加快速度!』
翔之夢過程中寫著不知哪地方學來的魔法詠咒台詞,也趕緊加快了腳步企圖跟上男孩。
 
 
接下來的一路上雖然仍有幾次遭遇敵襲,但好在此地的敵人多數為低等惡魔、稱不上是麻煩,自然可以輕易對付過去。於是二人就這麼重複著同樣的行動:移動、交戰、紀錄……持續了許久。
 
礙於地獄並不存在著晝夜分差,無法憑藉環境斷定時間,透過其他方式倒是能發現他們這一趟探勘已經經歷了四個小時。或許所謂『冒險』,也不一定是處處都充滿著驚喜與刺激的旅途,有的時候只是不斷重複的過程。
 
枯燥,但確實。
 
基於中途有幾次加速移動,為他們省下了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長;抵達最終峭壁所在的區域,總計花費了四個半小時。
 
他們此時身處一座赤紅色的荒原,眼前是閃耀詭橘的一大片熔岩之湖,並於中心佇立著高聳的峭壁:從湖中延伸而上、直至看不見的天邊。
 
「該回程了,再繼續往前會比較麻煩。」
 
史丹利凝視著峭壁說道。這一路上雖然有不少交戰發生,但他的魔力量在經歷了四個多小時後卻仍和出發時大同小異,可見某種程度上、少年對自己魔力消耗的拿捏可謂是無比精確。
 
讓魔力的消耗與恢復保持平衡,以此延長持續力,使得他能以同樣的狀態繼續活動。這就是史丹利自來到地獄之後,能夠連續工作超過破百小時的訣竅。
 
但不知道為什麼,越是靠近眼前這座峽谷的位置,枯木與骷髏的數量就有不斷減少的趨勢。在他們抵達這裡時,周圍幾乎一棵枯木都看不到、更不用說是不死族怪物了。
 
 
 
自從遇到史丹利,並一路回來,翔之夢以為至少過了一兩天。
雖然翔之夢經常旅行,也懂得調適旅途時的體力,但那是在以自己的步調下行動,才能這麼游刃有餘。
但因為希望史丹利盡快回基地休息,因此翔之夢一路上都是想盡辦法配合男孩而狂奔的。
 
過程中,翔之夢與少年遇過無數次怪物,即便每次都是幾分鐘就解決,但男子一次次的感受到身體的疲倦加劇。
並且注力也開始下降。
 
翔之夢以前曾經這樣過嗎?
在他記憶裡,似乎沒有。
 
 
每當翔之夢開始感到疲倦時,他總會想拿西瓜草莓蛋糕吃,可是當他一想到,他想試試拿去賣高價,又會停止念頭。
 
使得最後,他已經完全遺忘,要拿蛋糕吃的想法,只剩下一個問自己的問題:
 
『目前還能跟得上史丹利嗎?』
 
還可以。
 
不過這個問題隨著時間問,答案也漸漸變得有些不同。
 
還能。
 
勉強。
 
……盡力。
 
最後一次回應完自己後,翔之夢突然驚醒了,因為他注意到自己的答案竟然變得這麼猶豫……
翔之夢立刻拿出記事本查看。
 
他終於鬆了口氣……
幸好……
幸好記事本仍好好地在紀錄者,否則就白費一路的趕路了。
 
『再加把勁……』
翔之夢疲累的僅能以意志這樣告訴自己,此時他本人已經完全沒有心思去留意周遭環境了,因此也絲毫沒察覺周遭地貌的變化。
 
 

或許翔之夢也和史丹利一樣,沒有把疲倦明顯地表現出來;但史丹利確實注意到了對方的變化,畢竟眼神和情緒波動是不會騙人的。他高高凝望著峭壁,接著轉頭望向身後沉默的男子。
 
他甚至不確定對方是否有聽見自己剛才說的話,於是嘆了一口氣。果然這種程度的工作,交給一個剛加入義勇軍的人來是不是太過分了?史丹利心想著。
 
 
自己作為義勇軍曾經跨過國度、與鋪天蓋地的不死沙兵作戰,也曾經在全世界的追殺下連續逃亡數個月,無論身心都已經被鍛鍊到了極限的境界。但對於沒有經歷這些鳥事的新人來說,光是這種任務或許就已經很費勁了吧?
 
「我們休息一下?」於是,在翔之夢意識逐漸恍惚的同時,史丹利不變的速度使其猶如詭影般的虛晃、閃到對方面前,一個搭肩說出了令人意外的話語:「想吃點冰品嗎?」
 
突然有東西落在自己肩上,仔細一看,原來是史丹利的手,白髮男子訝異了一下。
 
明明見史丹利在自己面前,但不知何時,他卻已經在自己旁邊,難道自己突然超前了?
 
應該不是吧……
 
但聽見對方問是否要休息,以及吃甜品,翔之夢一時間懷疑自己是聽錯。
 
「呃啊?」
 
但見對方眼神似乎就是講了那些,翔之夢轉而露出微笑:
「嗯,好啊,你想吃冰?想吃哪種呢?」
 
 
翔之夢之所以那麼問,是因為在這段時間觀察,對方主要都是用雷,而且地獄這都是高溫,怎麼有冰呢?
此時翔之夢也似乎意識到自己快到極限了,
 
休息一下也好。
 
 
史丹利沒有回應,只是輕輕笑了一下。隨即就看他一隻手向前伸出、掌心攤開,以元素之力喚出了一台看上去與烤箱類似的小型製冰機,解釋道:「這是很久以前,一名製冰達人在城內舉辦活動時贈送的。」
 
「只要加入適量的水以及任何材料,就能夠魔法般的做出冰品。」出話同時,也將製冰機擺置地面。不過就像翔之夢所想的一樣,史丹利可是雷屬性元素體,到底哪裡來的水呢?
 
 

好在這點的話,自然也不必擔心。隨著少年腰間一塊藍色怪石發出光亮,運作魔力並外放的瞬間,竟發現史丹利所釋放的元素不再是電流、而是清澈的純水。
 
那是『海洋之心』,源自蔚藍礁城的遺跡物,能夠讓使用者的屬性轉化為最純粹的水屬性。這麼一來,只要史丹利的魔力足夠,他們就有源源不絕的水源能夠使用了。
 
透徹的清水不斷在其手心流轉、匯聚,最終在少年一個彈指般的動作下,刷一聲沖入製冰機內部。至於接下來該放入的材料,一般來說應該可以選擇一些水果或是點心之類的,但是史丹利似乎有別種想法。
 
他不想浪費那些在地獄中十分有限的素材,於是二話不說拿出了一路上戰鬥所得來的戰利品:不死族骨頭以及惡魔枯木的枝枒。並還未等翔之夢發表任何意見,少年便一股腦兒的把那堆東西丟進製冰機裡。
魔法機器發出吵雜的運作聲響,史丹利則趁機操縱磁場、凝聚土壤中的金屬微粒來憑空生成鐵製餐具。過了半晌之後,製冰機吐出了以一堆地獄素材所造出的奇特冰品——
 
一碗以透徹的鑽狀冰晶為底,鋪蓋著一層口味神秘的暗紅粉末、並於冰層周邊穿插著數根肉桂形體的枝枒。這就是浩劫地獄的限定冰品,『腐根之王』口味刨冰。
 
「好了,就是這麼簡單。諾、給!」他將那碗口味怪異的冰品遞到男子面前,還很熱心的附上一根湯匙。一般人的話,光是剛才目睹史丹利加了什麼素材,現在肯定都不敢吃了吧?不知道翔之夢是否有這份勇氣去嘗試少年的地獄料理呢?
 
「吃點冰品提神休息一下,我們大概幾分鐘後再上路。」說罷,製冰機再次啟動,史丹利加入了同樣的材料準備自己的份。看樣子這份奇奇怪怪的料理並非他的惡作劇,純粹就是他口味奇特而已。
 
 
見史丹利放不死族骨頭以及惡魔枯木的枝枒,翔之夢嚇了一跳,
 
難不成這世界的所有東西,只要被稱作素材的,都可以像是生魚片一樣吃嗎?!
 
真的不用消毒嗎?
 
這個東西真的可以吃嗎?
 
吃了不會中毒嗎?
 
『他該不會在開玩笑吧?』
 
此時翔之夢腦中有無限的疑惑,並立刻以「魔力之瞳」盯著那碗冰瞧,及果見到的資訊是——
 
這個『腐根之王』口味刨冰沒有毒……
 
 
 
隨後翔之夢見史丹利又弄了另一個一樣的冰,還吃了一口,翔之夢發愣了。
 
史丹利的口味該不會怪異吧?
                              
 
但細想他為何口味怪異的原因,翔之夢僅直覺想到一個可能
 
是否少年從沒吃過好吃的,也捨不得吃,或者沒錢買,所以才吃這些怪異的東西活到今天的?
 
 
想到這,翔之夢感到有些難過,想把自己身上庫存一堆的西瓜草莓蛋糕給對方,但同時又想起對方似乎非常排斥他所覺得的高價品,而打消念頭。
 
 
——白髮男子完全沒想過另一個可能性,或許因為史丹利就是團雷電,所以可能因此口味會與常人不同。
 
 
 
那麼目前自己能做的事情……
 
翔之夢拿出羽毛筆寫著:「讓自己與史丹利的冰變成巧克力聖代的外貌與口味。」
 
接著翔之夢又端起史丹利給的這碗冰。
 
即便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並沒有改變這碗冰的本質,但翔之夢充滿感謝的吃了第一口冰。
 
 
 
然而在吃得差不多時……
沒想到雖然這碗冰沒毒,卻有其他附加效果……
 
擲了「1 d 2 + 0 擲出「2」,總合為「2
(補充:
1.睡眠(史丹利免疫)
2.僵硬化(沒人免疫)
 
 
翔之夢開始發現自己手腳開始僵硬,全身無力,最後側面倒在地板上……
 
 
「翔之夢……?!」
 
前一秒兩人還在熔岩河邊大快朵頤,卻沒想到下一秒男子竟突然倒地不起。
正當史丹利以為他們遭受不明敵襲,打算站起身子做出迎戰的剎那間,自己的雙腿卻也同時一軟,力量完全使不上勁,趴倒在地。
 
琥珀色的雙眸先是驚愕,但身經百戰的他很快便冷靜下來;沉沉打量著掉落眼前的空碗,似乎馬上聯想到了什麼。史丹利能感受到一股異常的魔力,正流竄著體內、而來源正是剛才吃的冰品。
 
原來如此,這裡的素材也是帶有詛咒的嗎……?
 
魔法性質的影響效果,就算是身為元素生命體也無法免疫。很快釐清狀況的史丹利,在內心苦笑的當下、也禁不住想揍死自己的想法,只可惜現在動都動不了。
 
亂吃來路不明的東西、這可是初階冒險者級別的錯誤,結果自己都算是義勇軍老兵了,居然還是意外犯下這種錯誤。如今釀成這般狼狽的結果,實在讓史丹利自愧不已。
 
劈啪———
 
可下一秒,少年動彈不得的身軀就再次抽動,旋即從地面上爬了起來。但行為卻十分異常,肢體動作都猶如行屍走肉般的僵硬而不自然,因為嚴格來說……他現在還是動不了的。
 
所謂僵硬化,是僅限於身體的負面影響,但可不會影響史丹利對元素的操作。此時的他正是靠著意識釋放出無數細微的絲線,牽扯自己的全身,以操偶師般的做法來強行活動。
 
雖然很不方便,但至少是有效的。
 
『翔之夢,聽的到我說話嗎?』緊接著,因為僵硬化而無法活動嘴部的關係,史丹利只能將聲音透過念話傳遞到男子的意識之中。
 
此時倒地狀態的翔之夢,一時間還沒有注意到史丹利的念話,此時的他,滿腦子都是思考著:
 
『我還是覺得西瓜草莓蛋糕比較好吃……
早知道我應該把冰變成西瓜蛋糕的樣子跟味道了……
好想吃西瓜草莓蛋糕……』

所以這段話自然而然也傳到史丹利腦中,但此時史丹利,正專注地操控著他身體的元素,他的軀體形如一隻布偶般,以詭異的體態移動至對方身旁。
 
『真的很抱歉,看來我們似乎是食物中毒了。』解釋途中,史丹利開始將細小的元素絲線纏到男子身上:『這原本就是我的低級錯誤,結果害得你也遭殃了……對不起,目前我也沒有任何可以解除異常的手段。』
 
『中毒……?』
 
翔之夢記得剛才自己在吃冰以前,明明有用魔力之瞳看過冰品,說冰品是沒有毒的,史丹利怎麼會提到這是有毒的呢?
 
 
對翔之夢而言,有異常狀態並不算在毒的範疇,有損害健康的效果才算。
 
所以翔之夢對於史丹利提到的『看來我們似乎是食物中毒了』感到疑惑,並更對於自己能聽到對方的聲音感到疑惑。
 
 
這是對方的聲音嗎?
但聲音似乎不是從耳朵聽到,而是來自於大腦直接聽到。
 
 
翔之夢旅行以來,初次遇到念話的能力,因此此時的白髮男子對於念話感到非常新奇。
 
 
『我當然知道那是沒有毒的,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史丹利回應著。
 
在精神能力發動的狀態下,史丹利連他人內心的想法都能夠讀取,自然也感應到了翔之夢的困惑,笑著解釋:『看來此地的物質都是帶有詛咒的,一般而言直接接觸是不會有太大問題、但直接吃下去嘛……』
 
『等同於是把咒物吞下肚子、直接攝取詛咒,也難怪我們吃了會變成這樣了。所以某種程度上也跟食物中毒很像,不是嗎?都是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呢,性質不同罷了。』
 
『但是你放心,我說過不會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史丹利重複著自己的誓言。
翔之夢感到疑惑,因為即便目前是四肢無法動彈的狀態,但他的感知仍是沒有影響,他並沒有感受到周遭有怪物出現,要說奇怪的情景,唯獨眼前如同釣線人偶的史丹利是所有他能見到的風景中,最為怪異的。
 
 
對於敵人,史丹利自然也知道附近沒有任何活動物體,少年之所以說出的那最後一句話,或許只是希望以此來緩和翔之夢的心境吧?
畢竟義勇軍履歷較淺的新人並非每個人都是曾經跨越無數世界、不死不滅的存在。
 
在冒險途中遇到這種突發狀況,不免會有人驚慌失措。
 
『只是以目前的狀態而言,直接返回恐怕會十分危險。我想咱們先暫時待在此地,等候效果緩解再出發回程。如何——?』
 
 
白髮男子似乎自然而然的知道念話是怎麼回事,可以怎樣使用,翔之夢微笑著:
『也好,就先待在此地吧。我目前沒有感受到周遭有怪物,你也稍作休息一下吧!怪物的事情我仍是會一直注意的。
 
另外,謝謝你的冰,雖然我不知道冰的實際味道怎麼樣,但可以在這炎熱的地方吃到那樣消暑的東西,感覺不賴!』
 
 
『嗯,雖然中招……但幸好這不算太過強力的詛咒。』少年接著說道,於此同時不斷調節著體內的魔力流動,加速排除內部的異常魔力:『給我五分鐘,不、三分鐘我就能解除這份異常狀態。』
 
在獲得霜雨神的憑依之前,史丹利曾經接受過某位魔女的靈魂碎片。並從那些破碎的力量中,學習到了諸多不為人知的魔法與應用;就算如今身上已經不再擁有著那塊靈魂碎片,記憶卻依然永存。
 
對付這種普通詛咒,自然是綽綽有餘;在透過魔力微操的運作下,史丹利的身體逐漸擺脫那種詭異的體態:『稍等我一下,等我這邊排除詛咒之後,就馬上幫你解咒。』
 
 
在注意到史丹利最後幾句,想從五分變成三分的話,翔之夢笑著:
『不用擔心我啦,我都不緊張了,怎麼感覺你比我更緊張呢?
對我而言,這些事情也算是旅途中的一環,只要不是造成永久傷害的事情,我其實都可以樂觀看待的。
 
 
 
翔之夢此時感覺心情愉悅,並思考著:『刨冰材料吃下去的效果應該也記錄起來了吧!或許等等還可以在吃吃別的東西看看有沒有其他效果,一併做個紀錄吧!』
 
對於翔之夢而言,只要不是造成永久性傷害的事情,無論像是剛才的疲勞奔波、打怪,都可以算是旅途中的一環,對他而言都是寶貴的經歷。
 
 
尤其這次吃冰中僵化,翔之夢不禁懷疑,這件事情大概在未來想起都還能偷笑,因為實在太好笑了!
 
 
 
『話說……剛剛的巧克力聖代味道,你吃起來是怎樣呢?』
翔之夢問這個是因為擔心,是否原味的『腐根之王』口味刨冰,才是史丹利的愛好?
 
因為此時他懷疑史丹利味覺異於常人,並開始擔心:
 
假設史丹利的味覺真的異於常人的話,是否他會覺得自己剛才把兩人的冰變成巧克力聖代的樣子與味道,其實是很難吃的呢?
 
是否自己在無意間剝奪了對方的愛好呢?
 
——此時翔之夢又不小心忽略另一件事情了,史丹利也是第一次吃地獄刨冰的……
 
 
『巧克力……聖代?那是什麼?』
聞聽翔之夢的問話,不禁讓史丹利略感困惑,逐漸恢復正常的他也同時歪著頭。或許是因為剛才絲毫沒有注意到男子改變了刨冰的口味,使他一直認為所嚐到的味道真的就是腐根之王冰品的原味。
 
『不過雖然冰品帶有詛咒,味道確實是不錯,甜甜的……很少吃過這種口味。真可惜啊、要是沒有詛咒就好了。』
 
 
『疑?!』聽到對方竟然連巧克力聖代也不知道,還很少吃甜!翔之夢傻眼了一下……
 
真是可憐的孩子……
 
『等我們回去,我帶你去吃遍甜點!……』
 
講到這,翔之夢猶豫了一下:『我想,你大概又會在意很貴的問題吧……』
 
因為回想起之前的種種,翔之夢早已察覺到,對方是勤儉過頭。
 
翔之夢本來想說要提議用種的,可是想起上一次與其他義勇軍們到外面種種子,結果瞬間出現一個高高的觸手,彷彿鬧辯扭的小孩,說是要把他直接煮了吃,又有些於心不忍……
 
「老實說,我還是不懂你們為什麼會對這種事情感到驚訝。」在調節好翔之夢體內的魔力流動後,史丹利便看似輕鬆地拍了拍手、並站起了身子,對於男子剛才表現出來的愣神感到不解。
 
而從他的話語來判斷,翔之夢似乎也不是第一位對此表現驚訝的人。
 
 
「畢竟可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隨便造出甜點心的啊……」搖了搖頭,對於那些把甜點當作正常飲食的想法表示無奈:「你總不會期望一名奴隸能有甜品吃吧?何況還是出生在一個滿是戰亂的世界。」
 
史丹利畢竟是奴隸出生,他來自的世界又是充斥著絕望與死亡的戰亂之地,自然不可能過得那麼幸福。也似乎是因為這樣,他早已習慣了苦難的生活,才會有剛才那種就地取材、有什麼就吃什麼的節儉習慣。
 
至於要帶他去吃遍各種甜點的邀約,自然也被他一口回絕了。雖然並未細說原因,但男子估計也能猜出個大概:八成又是史丹利覺得不需要在元素體身上浪費食材、不然就是覺得他自己不配吃那種高檔食品吧?
 
 
話音剛落,只見史丹利突然挺直身姿、渾身一陣雷光閃爍,在收回連結身軀各處的絲線同時,也成功破解了詛咒的僵硬化影響。他眨了眨眼,活動著全身筋骨:「好了,搞定——!換你了。」
 
緊接著走到翔之夢身旁蹲下,將手輕輕貼在其背部上方,調和著對方體內的魔力流動。能感覺到那股異常的鈍感正在逐漸消退,知覺也從指尖慢慢恢復。
 
因為史丹利將手貼在翔之夢背部上方調和魔力,此時翔之夢感覺到體內原本滯留的魔力瞬間開始流動。
 
原來剛才會突然無法動彈是這麼回事啊……
 
 
不過說實話,那種想動又無法動的情況……
 
跟某個地區的『鬼壓床』情況還真是類似呢……
翔之夢尷尬地笑了。
 
 
很快地翔之夢也回復動的能力,但他卻只是翻身呈現平躺的躺姿。
 
「剛剛側躺不太舒服,我手都麻了,還是平躺最棒了!」
 
翔之夢明明穿著一身近乎白色的服裝,還是白色頭髮也不怕弄髒,他的衣服該不會有自動清潔的效果吧……
 
 
此時因為躺平的關係,見到的天空視角也不同,整個天空的雲呈現項是木星一樣的波紋,卻是紅色的,雖然看起來很詭異,卻又很奇特。
 
「要不這樣吧,回去之後,再來把那些材料料理來吃,反正又沒毒!……!!」
 
 
「你還要煮來吃嗎?我是想說拿去給製藥師處理……」在一邊收妥餐具與製冰機的同時,史丹利也清點了身上所剩的素材:「這些東西都帶有一定魔力,我有認識一位傳奇冒險者級別的藥劑師,他的話應該能好好利用這些素材。
那名藥劑師的名字叫做桃滿。」史丹利在一旁補充道,並將自己身上的素材也一併交付給翔之夢:「他是義勇軍中數一數二的藥師,把這些素材交給他,應該能做出不少有用的東西。」
 
「拿去給製藥師啊?也好呢,或許這些材料除了麻痺外,也有其他作用,如果是能治病的藥就太好了!」
躺在地上的翔之夢微笑的回應著。


 

回程

 
此時平躺的翔之夢見到天空正上方非常遠的地方有個黑點,他用感知頂多也只感知到礦物成分的東西。
 
他用手指著,並詢問著:「你覺得那是甚麼?」
 
 

緊接著,黑髮少年望向男子所指的位置,琥珀色的雙瞳猛地凝聚、好似鷹眼一般的向內收縮。不過在這種距離下,就算是史丹利似乎也不好判斷那團黑點的真實身分。
 
「誰知道呢,不過那就有點超出我們的任務範圍了。」雖然他也很好奇、但是想起了某位少女對自己的叮囑,便還是選擇理性思考:「再繼續往前,就有可能會進到其他惡魔領主的領地。相信我,你不會想要嘗試的。」
 
 
「我們也沒辦法去那個黑點吧?至少目前的我除了製作飛機外,沒有手段上去,但看那高度或許飛機也飛不到……」
 
少年旋即再次將目光轉向高處,聳聳肩:「其實我們要上去也不是做不到,只是就像我剛才說的……再繼續往前,就會踏入其他惡魔的領地罷了。」
 
 
 
翔之夢此時又抬頭往上確認了一下。
若真要說黑點大小,那是比星星要再大一些……
 
疑?怎麼感覺黑點又更大了一點……?
 
感知也告訴他那個東西"變近了!!!"
 
 
翔之夢突然站了起來並警戒著:「史丹利……我覺得我們……趕快離開這裡吧……那個東西好像不太妙!!」
 
 
緊接著正上方的黑點赫然拉近,翔之夢對此一個愕然,史丹利見狀、則是不慌不忙地觀察著距離稍微拉近的不明物體,並在確認了該物體的真實身分後,才笑道:「啊……原來如此?」
 
「放輕鬆,那只是個浮空的岩塊罷了。靠近群鴉谷的地形本來就存在著那種東西,稍微會在原地飄動個幾下也是正常的。」就在他剛說完這句話時,果不其然地,那團黑影又向上飄了回去。
 
 
聽見史丹利那麼講,又看見黑點又變小,翔之夢鬆了口氣。
不會造成危險就好……
 
要是那東西是個超大石塊,壓成肉餅可就不開心了!
 
 
不過雖然不是威脅,正上方出現群鴉谷地形的浮空岩塊,這似乎也讓史丹利擔心了一瞬。畢竟他們要盡可能避免踏入其他惡魔領主的管轄區域,可這下似乎是太過接近邊界了……
 
「休息好的話,我們就再次上路吧?」於是,他再次揹起裝備:「如果照著原路返回的話,就不會有太多紀錄工作、已經遭到擊破的敵群也會少很多,所以大概三個小時左右就能抵達基地了。」
 
「咦?」
對於史丹利講的『大概三小時左右可以到達基地』,翔之夢充滿了疑惑。
 
因為自己與史丹利相遇位置,自己好歹也走了五六天左右,若只是單純說回到相遇地點是三小時,還有可能,但他卻說到回程……
 
再怎麼想也不可能三小時就回去吧?
 
 

「你確定只要三小時就能到了嗎?」
 
「呵,你可知道閃電的速度有多快?」
 
在翔之夢發出懷疑的同時,已經走在前方的史丹利一個扭頭、自負的表情赫然浮現在臉龐;下一秒便只見他化作一團純粹的雷光,輕輕虛晃,帶著一連串殘影飛射而出。
 
僅僅只是一秒,少年便已經從甫剛所站的位置,移動到了更遠處、甚是連肉眼都只能勉強看清的地方。要是以這種速度的話,確實有可能在三小時,不、甚至是更短的時間裡抵達基地。
 
剛才一路上之所以沒有使用這招,或許是因為要保護好負責紀錄的翔之夢吧?畢竟要是一下子跑太遠,一邊遇襲可就難辦了。
 
翔之夢拿出了本子,想確認自己所記錄的東西,此時也察覺到一件事情……
 
對於自己這麼認真記錄所有東西,包含地圖,似乎也是在遇到史丹利以後,也就是說……
 
他紀錄的地圖上面沒有基地的位置!
 
 
翔之夢傻眼了,看來目前知道基地位置的只有史丹利,既然史丹利講了三小時能到基地,也只能信他了……
 
「那給你帶路吧。」白髮男子一臉不好意思地回應著。
 
 
史丹利隨後閃電一般就這麼停頓在遠處,對著翔之夢揮手,待到對方跟上之後才繼續前行。而當他知道翔之夢所紀錄的地圖上並沒有基地位置時,史丹利也並未對此感到棘手,因為他自己可是具有著過目不忘的記憶力。
 
凡是自己經歷過、看過的一切,都會死死烙印於腦海之中,所以某種程度上……可以說他的腦中本來就內建著一份地圖。於是便見他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拍了拍男子的肩頭:「放心,交給我吧!回程可容易了。」
 
 
不過嘛———
 
 
有個很關鍵的情報,恐怕是翔之夢有所不知的……
史丹利,可是個傳說級別的『路痴』。
 
 
假若男子提前就已經打聽過了這種事情,或許不會感到意外。
 
但若是從未聽聞此事的話,那麼……他現在就知道了。
 
 
二人就這麼一路前行,穿梭在一望無際的赤色荒原之中。他們一邊閒聊、一邊探路、偶爾遭遇幾具骷髏,將其擊破後收集更多素材;一切都看似如此正常,直到路程開始超過了原先預定的三個小時……
 
史丹利左顧右盼,憑藉著記憶選擇理應為正確的方向,但沒走幾步、卻又驚見他們回到了之前所來過的區域。他逐漸開始苦惱,不再依賴著記憶做出判斷,而是改用更不靠譜的『直覺』。
 
 
 
 
而這一下,可就真的讓二人陷入了永世輪迴的迷路之旅。
最終,當他們看到基地外頭農田時,已經是八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
 
 
 
但至少,此次會是個令人永生難忘的冒險歷程吧?



感謝:史丹利





非常高興與史丹利對串這段劇情,從一開始遇到事件對戰、
認識以及發生一些有趣的插曲,而且他每次的回應也非常用心,
讓我在這段對串過程有非常多的體驗,還讓我有FU畫出很棒的圖!!

很期待下次再與他對串!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