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衝突2-1

黑天 | 2022-07-01 11:28:27 | 巴幣 10 | 人氣 21

八月的微風悄悄吹過,使得內心逐漸悶熱。
不耐煩的魁絲隨手一揮,周圍開始吹起了涼風,荒涼的土地開啟了花朵。
來到這裡已超過半年。
平時總愛黏在布萊克身邊的她,今天罕見的獨自一人站在訓練場,金黃色的雙眼充滿了鬥志。
布萊克和斯綺麗被神龍抓去討論部族的未來。
理所當然,教導銀兔的責任也就落在了自己身上。
最大的變數潔米莉;雖然會陪著銀兔來,但絕不會干涉自己。
「呼……」
為了接下來發生的事,魁絲深呼吸,做好心理準備。
很快的,視野裡就出現了兩人的蹤影。
「小銀,等妳好久囉。」
看著與『她』相似的身影,魁絲興奮的笑著。
「?明明是妳自己愛亂跑……」
沒有察覺到異樣的銀兔,無奈地一邊對她發牢騷,一邊造她早上的吩咐,召喚神器。
「沒辦法嘛,誰叫我很期待今天啊。」
語畢,魁絲也召喚出鎖鏈。
今天的課程是銀兔了解『幻術』,並實際體驗。
銀兔其實對於今天的課程並不期待。
一方面是她完全不了解『幻術』是什麼的,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部族的傳統觀念就不太重視魔術。
不過看到魁絲非常期待的樣子,讓她實在不好潑她冷水。
「吶,小銀,開始前可以答應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能討厭我喔。」
「?沒有問題啊……」
不理解她意思的銀兔,想都沒想就隨便答應了。
但她的態度卻讓魁絲非常不滿;十分認真的要求她。
看到平時笑嘻嘻的她如此嚴肅,這才讓銀兔認真了起來。
「………」
見到魁絲如此認真的樣子,讓正在準備點心的潔米莉十分不解。
但當她感覺到空氣中的變化時,已經來不及了。
「那麼,掰掰囉。」
魁絲如此宣布,巨大的壓力突如起來的將一切給吹飛。
*
風暴停止之後,眼中最先映入的是烈火。
劇烈的熱風吹過,讓銀兔無法睜開雙眼。
在高溫的統治之下,無論怎樣的水份都會瞬間化成蒸氣。
堅硬的岩石內部,流淌著血液般的岩漿。
艱困的環境下,銀兔被迫思索目前的狀況;造成這一切的魁絲,像是沒事一樣佇立在原地注視著。
《七頭狂暴公牛( seven ferocious bulls )》
父親當年為了想試煉娶自己的人而舉辦的試煉;一般來說,這應該是要由布萊克持有的技能才對……
但與自己的獨有技能結合後,《花鳥風月》便產生了出來。
想起過去的話語,魁絲鼓起勇氣,緊握著手中的鎖鍊。
「真是假、假是真。巧妙玩弄其中的差異,便是『幻術』的精髓哦。」
看著快中暑的銀兔,魁絲輕鬆的講解著。
金色的眼眸透露著嚴肅的色彩;隨手揮舞一下鎖鍊,周圍便化為了草原。
「呼……」
沉重短暫的休息,銀兔趕緊用魔術創造水來解渴。
「如何?雖然普通的幻術沒辦法做到這個樣子,但難免都會有特例嘛~對吧,小銀?」
看著狼狽的銀兔,魁絲一邊閒聊,一邊默默操控鎖鏈。
「吶,小銀,我啊──」
等銀兔差不多恢復後,魁絲小聲的呼喚了她。
其實很討厭妳哦~等鎖鏈爬到腳邊後,瞬間纏住她的腳。
神器因此掉在地上。
將整個人倒吊後,魁絲從空氣中創造出小刀。
「魁……姐?」
無法理解魁絲用意的銀兔,眼神中透露著一絲恐懼。
「……」
但她沒有因此放棄,而是果斷的刺向前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刀刺進來的剎那,異物感和疼痛隨之而來。
神奇的事受傷的部位沒有流出鮮血。
當銀兔體認到這也是幻術時,又一把小刀刺進了自己的大腿。
「老實說,這跟小銀其實毫無關係,只是單純的遷怒罷了。」
說著這句話,魁絲朝銀兔身上砍了幾刀。
「但這也沒辦法,誰叫小銀是小銀呢……」
「嗚……」
全身上下被亂砍一通。
儘管身上沒有出現任何傷口,但自己總會明確的感覺到痛處。
被刺第三刀之後,銀兔越來越會忍耐。
而這期間,她不斷聽著魁絲的抱怨;自己心中也開始不滿。
無論是外表、睡姿、上課表現、吃相、挑食、穿著、髮色、用詞……等等。
從頭到腳都批評了一遍,讓她的怒氣逐漸上升。
發覺自己的攻擊不管用後,魁絲又變出錘子。
看著錘子步步逼近,銀兔下意識的流下眼淚。
「小銀,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妳因為這樣而放棄戰鬥……」
伴隨著這句話,魁絲揮舞手中的大錘。
「不要!」
銀兔罕見的大叫,原本倒在地上的神器也跟著出現手中。
像似在回應她的心情一樣,劍發出了光芒,將一切都抹除掉。
「不、不會吧……」
看到除了封鎖外部的結界外,周圍的景色都恢復了原樣;讓魁絲吃驚的觀察著一切。
「小…魁!」
只見銀兔將雙手劍刺在地上。
氣沖沖馬上就對自己施展,火屬性四階強化魔術《不倒 (Does not fall)》後,衝向魁絲。
「哇!」
看到銀兔衝了過來,魁絲也不甘示弱的反擊。
「……就比我多活了幾百年…憑什麼對我指指點點。」
「不過就是個小孩子,乖乖接受長輩的勸導就好了。」
「我不要!妳這個……蘿莉毆巴桑!」
「!!妳說什麼!」
兩人像是忘了原本的目的一樣,開始互相用拳頭攻擊彼此。
只可惜,身為術士體質的魁絲完全不是銀兔的對手。
很快的本人就被她壓倒在地。
「什麼叫希望我放棄啊!明明是妳們自己擅闖進人家的生活的!」
銀兔跨坐在身上,開始用拳頭攻擊頭部。
所幸魁絲即時用雙臂護住頭部。
「說的好像我們是自願的一樣。我們也不願意啊!」
語畢,魁絲突然抓住銀兔的手臂,並將之拉向自己。
「我。討。厭。妳!」
意義不明的話語跟著頭槌一起擊出。
正面碰撞的兩個人都嗚…的倒在地上。
「我討厭妳!每次都出現在我面前!每次都佔據他的目光!每次都讓我們痛苦!」
趁機對自己施展火屬性四階幻覺魔術《止痛藥(Painkiller)》。
魁絲趁機達成了攻守交換。
只見她一邊哭泣,一邊槌銀兔的頭。
「誰知道妳在說什麼鬼啊!」
趁著強化的效果還在;銀兔用力搬開她的一隻腳,再趁機轉身。
魁絲馬上就因為重心不穩,再次倒地。
「我就是我!不是其他人,少在那邊把我跟別人混為一談了!妳這個麻煩製造機!」
「妳說誰擅長製造麻煩啊!妳個暴躁兔子。」
不知道為何,兩人開始互扯雙方的臉頰和頭髮。
過程中還不忘把對方的缺點和黑歷史通通說出來。
過了五立(分鐘)後,兩人都疲憊的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各自的臉上都沾滿了血、泥土和眼淚。
幸好剛剛的畫面沒有任何人看到;不然都會想要挖個洞鑽進去。
發洩完的魁絲,從道具袋裡拿出大嘴鳥(榴彈發射器)。
從中塞入裝著治癒藥水的魔法彈,朝空中射了出去。
綠色的光拖著長長的尾巴。
等到了一定高度後,才應聲爆炸,撒下綠色的光。
淋浴在那光芒之下,兩人都感覺到傷口逐漸在癒合。
已經不是人類的魁絲,吸收了周圍的魔力。
只見她馬上站了起來,面無表情的朝銀兔的方向走去。
等走到了身旁,她突然撲向銀兔身上開始哭泣。
佇立在半空中的結界也跟著消散
「魁姐?」
「對…不起……」
原先還有些警戒的銀兔,無奈地摸了摸她的頭。
面對像風一樣喜怒無常的她,耳邊不時傳來謝罪的話語。
讓原本還想追究什麼的銀兔放下了念頭。
**
「小銀!魁姐!」
完全不清楚發生什麼的潔米莉。
看到兩人的狀況,趕緊飛奔過來。
再看到兩人的臉都腫起來,讓潔米莉嚇得趕緊用水魔術治療。
想當然那麼大的腫塊不可能一朝一夕就被治好。
兩人頂著魁絲的幻術,回到了家中。
當所有人聽完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並實際看到狀況後,都十分傻眼。
特別是斯綺麗;理解完狀況後,臉色陰暗了起來。
魁絲看到她這副模樣,雙眼無神的被拖進臥房。
門後很快的就傳出慘叫……

究竟發生什麼事,誰也無從知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