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中)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10 10:37:57 | 巴幣 8 | 人氣 68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此篇單純是個對串紀錄,
我希望未來回來看的時候,能回憶所有對串的細節。

先前發生的大事件是:義勇軍的大樹基地整個被打落浩劫地域,
因此待在浩劫地域期間,有非常多組義勇軍人馬組成探察隊進行探查,
翔之夢也因此在探查過程巧遇另一位義勇軍「史丹利」。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上) ▲惡戰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中) ▲偷襲
▲能量不足?
2022.02翔之夢與史丹利地獄行(下) ▲在地獄中吃『腐根之王』口味刨冰
▲回程



~浩劫地域是由枯樹組成的森林,所有枯樹都能自由活動,但平常偽裝成一般的腐敗植物。~
~該森林居住大量不死族怪物,主要以各種動物的殘骸為主,~
~被枯林植物吸食殆盡的生物,將會遭到腐根之王詛咒,~
~成為不死族在枯林遊走,輔助枯木襲擊來訪的人。~

◆◇◆◇◆◇◆◇◆◇◆◇◆◇◆◇◆◇◆◇

偷襲

路途中,面對四面八方襲來的枯木,史丹利只是高速飛舞手中刀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揮灑出一大片金芒,將每一下足以威脅到身後同伴的攻擊全數擋開。同時悠閒的問:「說起來,你為什麼會想要加入義勇軍啊?」
 
在這裡的許多人,無論背景為何,都是為了保護自己重要的家園而成為義勇軍的。但是翔之夢卻並非這裡的住民,也應該明白加入義勇軍就意味著要讓自己身陷危險。
 
 
『我喜歡旅行,也想看看各地的風貌,而這世界能到處旅行與冒險的職業就是義勇軍吧?所以我就來了。』
本來翔之夢想直接開口這麼說,因為這是他真正的想法,但想起先前火燒大樹的情況,以及戰局壯烈的狀況。
 
如果就這樣輕鬆地講起這些,或許並不適合,因為或許在先前的戰場上,男孩就曾經失去過戰友,也可能在過去經歷裡,對對方而言,義勇軍並非是這麼輕鬆地存在吧。
 
但翔之夢也不想說謊,他選擇說清楚。
 
「我不會死,如果你哪天見到我在這世界死亡,其實我是去了別的世界繼續旅行了。對於自己何時會離開,會去哪裡,我自己並不清楚,但確定的是,我去的地方,都會有故事,但這件事可能……僅是因為我認為那是故事,並記錄下來,所以才會這樣感受吧。
 
所以我大多時候,沒有像是你們或者其他人一樣,對於陌生的地方會有生存的疑慮。
 
我喜歡旅行,或許是因為我害怕安逸的生活,所以我選擇來生活變動很大的這裡。
 
在先前見到你們即便被整個世界稱之為”疫勇軍”仍是千方百計地想試圖拯救大家,這種精神我很佩服,因此當見到你們在招募人的時候,我就來了。」
 
翔之夢講的同時,也專注的觀察四周狀況,感應著各種資訊,並在拿出筆記本確認資訊與畫面都有如期紀錄後,又將筆記本收到空間背包內。
 
 
「不會死啊……」史丹利喃喃幾聲,這種永恆不滅的特性,到底算是好事還是壞事呢?無窮無盡的生命輪迴,對於某些人來說也許是一種『祝福』、可在另一類人眼裡卻是『詛咒』。
 
以史丹利來看,不死不滅可謂是一種永恆的折磨。因為他的人生中從未有過幸福、從未有過好事,卻不得不繼續活下去,『活著就等同於是受苦』。也必然會有這種想法。
 
不知道在翔之夢眼中,所謂的『不死』又有著什麼樣的意義呢?
 
但史丹利並沒有去追問,只是針對男子的回答笑道:「哈哈,居然是感到佩服嗎?那樣的話其實是有點過獎了呢,那時候抗衡瘟疫之災、義勇軍也就只是一群不懂得放棄的人罷了。」
 
已經走投無路,不如貫徹到底、孤注一擲,他們一直都是這麼走來的。
 
 
xxx
 
 
不斷前行,枯木林中逐漸瀰漫著一股炎熱的霧靄,隱隱能從中看見幾束朦朧的火光。在浩劫地獄的環境中,溫度和壓力相較地表已經是相當嚴峻,現在又不知為何有所提升,不禁讓人感到痛苦萬分。
 
直到四周傳來奇怪的流動聲響,他們才注意到眼前竟是一片流淌著岩漿的焦黑荒原。極端的高溫不斷消耗著生物體內的水分,使人難以思考、精神恍惚,若在沒有高溫抗性下,皮膚都會有如灼燒般的刺痛。
 
「注意身體狀況哦,有任何不適都請跟我說一聲。」史丹利看著前方並蹙起眉頭,隨即轉頭提醒身後的同伴。他不知道翔之夢算是什麼種族,但估計仍是有血有肉的生物,在這種環境下或許也是很棘手的。
 
不過史丹利卻看似毫無影響,面對炙熱的煙霧,他甚至連眼睛眨都不眨,屬實是異常。
 
 
「恩知道了。」翔之夢點頭回應。
此時翔之夢也注意到眼前的高溫環境,但他只是覺得有點熱,沒有會意到為何史丹利會那樣詢問。
 
對於自己究竟是甚麼,翔之夢本人也不知道,但他只隱約覺得自己或許並不能被稱之為種族,因為至今他還尚未見過與自己類似的存在。
 
在翔之夢過去的時空旅行中,除了森林外,也曾到過岩漿地區、極闇地區,甚至是水域等等,對於每趟的旅行,都不是由他本人親自決定,而是發生在他身上的現象帶領他前去的。
 
或許因為大部分時候穿越都是遇到當地人,當地人當然對於該地環境有抗性,使得翔之夢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其實對各種環境抗性都很高,竟然都可以毫髮無損。
 
因此他才能在每一次到達新的時空時,好好生活一段時間,並記錄著各種沿途發生的故事。
 



見此時的兩人似乎因為到達了某個停留點而停在此處,翔之夢抓緊了時間,以魔力之瞳掃視了四周。
他見到與剛才枯木森林不同的是,這附近普遍溫度很高,而在這片高溫的荒原,隱約可以看到更加高溫的光點密集聚集在遠方,還會移動,看來是某個怪物族群,但距離自己還非常遙遠,而同樣方向,稍微近一點的地面底下,則遍佈著大小不一的彩色光點,估計應該是各類地底的礦石。
 
至於荒原的另一側,有著一條極高溫的岩漿河,河畔能清楚分析到移動的東西,有著蜥蜴的形狀,怪物中心有著極高的溫度,並且有數隻。
 
 
「史丹利,在右側地底下有許多不同大小的礦石,而更遠方一點有怪物的群體,至於左側的部分,有高溫河流,估計應該是岩漿,岩漿旁則有幾隻蜥蜴樣子的怪物,是離我們比較近的,你覺得要往哪邊走好呢?」
 
 
至於正前方,不遠處,不必偵測也能見到,有座非常高的峭壁。
翔之夢偵測完畢後,又拿出筆記本掃視了一下內容,並且收起。
 
 
他從來沒有思考過,為何筆記本在高溫環境不會燒掉,在水中不會濕掉的問題,也從來沒會意過一般的書籍紙張會存在這種問題。
 
 
「這樣嘛……看來這片荒蕪地帶也不是那麼枯燥呢?總之,我們還是照著原計畫移動吧?先把你感知到的資訊都記錄下來,之後再一起加到地圖去。」聽著翔之夢的感知分析,史丹利倒是沒有猶豫的做出決定,之前就已經說好了要往峽谷的方向前進。
 
礦石雖也是資源,卻不是現況急需的;至於怪物,從情報裡看來這裡都是以不死族為主,估計是某種以蜥蜴為外型的骷髏吧?畢竟就算皆為不死族,卻能夠保留生前的一部份能力,因此不死怪物之間存在著些許差異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而既然最近的岩漿河邊就有那所謂的蜥蜴怪物,靠著二人的感官能力,繼續前行應該就能從遠處做到足夠的觀察。也就不必為了確認怪物的身分還主動跑去接近了,那根本就是作死行為。
 
「待會我們繼續往前的時候,你就稍微在安全的距離下對那些蜥蜴怪物進行觀察。」史丹利補充道,至少這樣就有了相關的紀錄,之後來此探勘的其他夥伴在遇到相似怪物時,也不會感到不知所措。
 
話音剛落,黑髮少年笑了笑就繼續領頭前進。
 
 
xxx
 
 
但不知為何,一種很奇怪的違和感卻在此時於其腦中閃現;他不知道為何會有那樣的異樣感,明明靠著自己與翔之夢的感知能力,能得知在近距離下沒有任何敵人的……
 
哪裡,似乎不大對勁。
 
剎那間,陰風大作,一個黑影悄無聲息的由白髮男子背後顯出輪廓。
 
他們兩人都沒能感知到那『東西』的存在,在危機降臨的瞬間便已經太遲。
 
「翔之夢,快躲開——!」
 
負責死守隊友的史丹利,憑藉著身經百戰的直覺與速度,在鬼影霍然現形的那一刻就趕緊反應過來。話音未落便已提刀欺身來到跟前,速度可謂是快如雷霆,彷彿未知敵人的出現和他的接近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發生。
 
專心紀錄的翔之夢或許猛一抬頭,就會不明不白的看到史丹利高舉雷霆巨劍、準備朝自己的位置準備劈下吧?直到下一秒身後傳來詭異的嘶鳴聲,一股致命的殺意也自頸子左側蔓延開來。
 
或許因為翔之夢太過專心在感知與看周遭,即使自己有危機發生以前,應該要感應到危機的預感,也就是被動技能「預警力」竟然失靈,未知的敵人就這麼劃入了翔之夢的身體,而史丹利的雷霆巨劍則砍了下去,卻巧妙避過翔之夢。
 
因此史丹利不知道,若他如果真的不小心將巨劍砍到翔之夢,其實巨劍士砍下去是沒有感覺。
 
 

因為攻擊突破「預警力」,此刻翔之夢另一個狀態被啟動「不存在境界」技能。
他的這個被動技能作用是:
當危機真的到來時,他會瞬間處在另一個時空,並與原本時空切斷關係。
 
雖然在原本時空中,翔之夢被其他人看到的狀況,像是毫無異狀得在原地,甚至也能交談,但彼此無法接觸到,翔之夢此刻在這世界瞬間,就恍如虛像一般。
 
在翔之夢感知突然被切斷的瞬間,他察覺到「不存在境界」被啟動,而閃避了,因為「不存在境界」不會存在太久,而他本人也不希望自己因為意外狀況,強制得直接進入另一個時空旅行。
 
「謝謝你的提醒,我沒事。」雖然自己並沒有因為對方第一時間提醒,而及時閃過,但感受到對方的著急,翔之夢以此句話告知對方,自己安好。
 
在閃避以後,他立刻在自己腳底下畫「☆五芒星」企圖驅逐此時在範圍內的敵方,並緊握著筆,擺起防禦架式。
 
 
 
事情實在發生的太快,雙方手起刀落皆在電光火石之間。未知的敵人朝著翔之夢發起偷襲,卻在剛接觸到他的『虛影』所在之處時,被前方那道席捲天地的雷光所攔截。
 
雷鳴轟隆,史丹利一刀挾帶著雷霆萬鈞猛砸敵人探出的身驅,並向後狠狠推去。然而此等敵人卻並非等閒之輩,硬扛這記暴雷的同時與之僵持,在地表刮出了一道長長烙痕後甚至將史丹利的強襲給擋開。
 
轟然,碎雷四散,星火飛射。
 
塵沙散開,神秘的鬼影隨之現身。那是一具渾身閃著怪異黑芒的骷髏,明明具備著類人形的結構、卻以超乎一般生物的碩長四足行走,顛倒的脖子更是詭異地扭曲著。
 
它的雙手與雙足前端,都延長著類似利爪一般的構造,剛才能夠以此硬扛史丹利的攻擊、可見其堅硬度不容小覷。
 
「呼……明明都是骷髏、卻還能搞出這麼多花樣,真是令我驚訝啊。」看到那骷髏,史丹利眉頭整個擰在一塊。這並不是什麼特殊的魔物,其實就和先前遭遇的怪物一樣,都是相似性質的不死族生物。
 
但縱使種族相同,這些骷髏卻能夠在一定程度上保留生前的種族或是職業能力。雖然不知道眼前這具骷髏生前是什麼玩意,不過以變為死屍還能保持如此戰鬥能力的狀況來看,肯定也是某種強大的物種。
 
「翔之夢,待在原地。」少年說道。
 
這一趟本來就是打算盡可能避戰、好省下體力在探勘上的。可既然對手自己都衝出來了,還具備著可以屏蔽感知的危險能力,那就沒有理由不打:「如果真的有危險的話就隱身,這場戰鬥八成是逃不掉了。」
 
少年與骷髏四目相對,一個閃神的瞬間就化作兩道流光相撞在了一塊。怪物狂風暴雨般的揮動利爪,瞬間揮霍出一大片銀光;史丹利倒也不甘示弱,劍刃伴隨著雷霆流轉,硬是迎上那抹兇神。
 
刀光交錯,四處爆炸轟鳴不止。
 
一攻一防之間,雙方誰也沒能佔得絲毫便宜。
 
可就在這時,四周的枯木卻開始了活動。
 
兩棵枯木從專心對敵的史丹利背後緩緩逼近,另一棵則是往翔之夢的位置靠近。而男子所畫出的法陣,似乎讓枯木以十分猶豫的態度接近,可是卻沒有停下的意思……那種魔法究竟能撐多久呢?
 
畢竟在這個世界中,魔法的效果並非是絕對的,總是要留點後手以防萬一。
 
 


見怪多了起來,翔之夢也覺得不妙,但還是立刻撤退避免魔力與體力浪費為上策,疲憊的史丹利真的該早點回去休息了,並拿起羽毛筆在空中寫著:「兩人隱身,氣息消除,小火燒枯木。」
 
然而翔之夢書寫的技能,僅是使火光乍現,點燃了枯木,然後發現效果似乎不佳。
 
對於翔之夢的行動使史丹利感到疑惑。
不知道翔之夢為什麼會覺得能在高溫高壓環境下生存的枯木魔怪、會被普通的小火給傷到,但至少隱身是非常有效的。
 
而對於怪物而言,剛才還在眼前的目標突然消失不見,無論異形骷髏還是樹怪都當場愣住。
 
接著翔之夢喊著:「史丹利我們已經隱身了,走吧!」
此時若史丹利看向翔之夢的樣子,可以見到他是呈半透明的樣子,並比著動作示意著某個方向。
 
 
史丹利困惑:「唔……?為什麼?我們任務都還沒完成啊。」
在史丹利眼中,自己只要不是瀕死、狀況都不算差。
 
何況在不完全的狀態下作戰,作為義勇軍來說也早已習慣了。而方才那一番與異形骷髏的交戰,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加上勢如破竹的強襲,旁人或許完全看不出少年有一丁點虛弱的模樣。
 
但在隱身的效果發動之前,早已接近史丹利的兩棵枯木仍是搶先一步發動了攻擊。好在少年反應甚快,頭也不回的一個側身就讓偷襲撲了個空,誤擊到了其前方的骷髏身上,本身智能就不高的不死族怪物,就因為這麼一個誤擊而糾纏、扭打成了一團。
 
 
 
史丹利見此情景,倒也沒有特別戀戰,而是藉此良機與翔之夢同時撤遠。
 
翔之夢當時之所以剛才會寫「小火燒枯木」是因為這環境對他而言只是有點熱,雖然他探知其實就能得到正確的溫度,以及各種環境資訊,但由於周遭人也就是史丹利沒有異常,因此使得他也沒有太過去注意這地方實際狀況。
 
因此在危機當下,他才會下意識「僅」以外型判斷怪物是樹木。
並為了怕引發連鎖大火,而導致更糟糕的情況,如引來其他怪物之類的,所以寫了「小火」。
當時的翔之夢僅想藉由引發小火災讓敵人慌亂後,趁機離開。
 
雖然後續效果不如預期,但對於兩人順利離開的事情,他仍感到慶幸。
 
 
xxx
 
 
想起剛才史丹利一臉困惑的說『任務還沒完成』,翔之夢感到疑惑,明明探測周遭的事情應該都已經結束,對於剛才與怪物對戰的事情,其實不必打倒,因為在當下,翔之夢所看到與感受的一切,或者他沒注意到以及忽略的所有感知細節,都完整的紀錄在記事本內。
 
——目前的記事本狀態是有甚麼紀錄甚麼的狀態。
 
那為何男孩還會提到任務沒有結束?難道他是戀戰嗎?應該不是吧……
明明在翔之夢眼中的男孩應該已經很疲倦了——
 
在翔之夢感知周遭時,先是察覺到男孩身上有股強大的力量,但當他使用眼睛看,也就是使用「魔力之瞳」的能力時,他早就察覺男孩不是生物,而是一股能量。
 
既然是感知周遭、調查周遭,當然連同男孩的資訊也知道了。
 
雖然在翔之夢記憶裡並沒有見過元素生命,但他不知為何,對於見到元素生命的事情並不陌生,卻無論怎麼想也想不起來。
 
對於男孩之所以能「順暢活動」,翔之夢猜測,這或許僅是因為男孩他本身力量的特性才造成這種假象而已。
 


能量不足?

 
 
在奔跑的停頓之餘,翔之夢從時空背包中拿出了一片西瓜草莓蛋糕咬著,因為正是這種時候,更需要吃點甜點!安撫驚嚇的心靈,順帶補充體力。
 
其實……
若只是自己一個人單純地被怪追,翔之夢其實挺享受的,因為冒險過程中有這樣刺激的體驗也挺不錯的!
但這次還有個看起來精神狀況超級差的男孩史丹利,翔之夢滿是擔心:「你有沒有想吃點甚麼,或者補品甚麼的?」
 
 
而見到男子手中的西瓜草莓蛋糕,史丹利琥珀色的雙眸眨了眨,略顯困惑:
「那是什麼……?」
他一副從來沒有見過此種甜品的樣子:「是某種,那叫什麼來著的……?『蛋糕』嗎?」
 
 
從他的說詞來看,少年甚至對『蛋糕』這種家戶喻曉的甜點都很陌生的樣子。
 
翔之夢微笑的回應:
「嗯,這是蛋糕,是很好吃的蛋糕,你要來一塊嗎?」
翔之夢以另一支沒拿蛋糕的手,擺出思考的模樣,繼續開口:
「這個蛋糕對於回復體力以及回復力量似乎效果挺好的,我每次吃一片之後,總會覺得精神百倍呢!你也吃一片吧?」
 
隨後翔之夢拿出另一片蛋糕遞給史丹利。
 
「嗯………」一個沉聲。
 
史丹利看著翔之夢吃著蛋糕,一副出來郊遊的模樣,不禁揚起一側的眉頭。很久以前,在這個世界還沒被四災蹂躪時,確實有許多冒險者在出任務時都表現得像男子這樣的悠哉。
 
那是段很美好的時光,十分有趣。但如今那些人都已經逝去了,在這裡所剩下的,縱使曾經再怎麼樂觀也不免會產生心境上的改變。就像史丹利這樣經歷了戰爭與瘟疫之災的人來說,也許早就沒有心情休閒了。
 
「看起來很好吃,但……任務完成之後再來放鬆吧?」少年保持著不變的溫和,微笑著回應對方。畢竟他們的任務可還沒完成,目的是要一路探查到峽谷所在的位置,目前的路程還遠著。
 
或許在史丹利的意識中,根本就沒有所謂『休息』的觀念吧?只知道一昧的工作,活生生像台機械一樣。雖然和翔之夢說了之後會休息,但卻有種他到時候根本就不會放鬆的感覺。
 
「哈……不過剛才那一下亂戰,又耽誤了不少時間。」
 
繼續向前走去,其銳利的目光凝望著仍舊遙遠的峽谷,開始喃喃自語:「原本算定八小時能完成,這下子又得額外計算戰鬥所耽誤的時間……啊,今天能把預定的工作做完嗎?」
 
滿腦子都是無盡工作項目的史丹利,此刻因為苦惱而將眉心皺成了一團,連頭頂的呆毛都垂了下來。
 
「我們快走吧?趕緊把這項任務完成,才不會耽誤到之後的任務。」下一秒,就說出了這種只有工作狂才會講出的言語。隨即加快步伐,踏雷前衝,一刻也不想浪費。
 
 
聽到史丹利的話,翔之夢感到疑惑,
『原來吃蛋糕對男孩而言等同於是放鬆啊……』
 
見男孩焦慮的情況,也讓翔之夢感到有些擔心,但這種心魔的問題也只能靠自己去調適,旁人過度介入可能弄巧成拙。
 
見史丹利跑走,翔之夢也無奈地將西瓜草莓蛋糕收起,並跟著追了上去。
 
 
雖然只打算在一旁觀望,但仍有個點讓翔之夢在意的——
但自己剛才有特意強調西瓜草莓蛋糕能回復體力與力量呢,史丹利沒有注意到嗎?
 
因此白髮男子在奔跑途中開口詢問:「你的力量、或者魔力有需要補充嗎?我聽說魔力如果很低,好像也會影響到體力。如果你不喜歡吃甜食的話,我這邊也有單純的補充能量的魔力水可以飲用,要來一瓶嗎?」
 
翔之夢之所以詢問,是因為若普通視角看到的男孩,就是個正常人的樣子,但此時的他是以魔力之瞳看的,此時他見到的少年——
每一步踏在雷上時,整個人力量就閃爍一下,但分散史丹利全身的力量比起剛開始見到他的時候,密度更加稀疏了,而且他力量分布的情況不穩定,彷彿燈泡快沒電的閃爍情形,這讓翔之夢開始有點擔心……
 
在這樣下去,史丹利會是怎樣的狀態呢……
 

「嗯——?」頭歪了一下。
 
史丹利的雙瞳稍稍睜大,他似乎終於意識到了翔之夢一直想提醒自己的事情,於是放緩腳步回應:「這部分不需要擔心,浩劫地獄的魔力本就比地面充沛許多,不要連續戰鬥的話、魔力量都是很足夠的。」
 
如果翔之夢繼續以魔力之瞳繼續觀察,會發現現在處於非戰鬥狀態的史丹利,那一閃一爍的身體其實並不是在消耗、而是以小幅度進行恢復。當個冒險者這麼多年了,自己的魔力狀態他當然會顧及。
 
「至於那種有限的補品……我一向都只在危急時刻才會使用。」他又接著解釋,雖然不知道少年口中的『危急時刻』究竟是指什麼樣的情況,但總感覺意思就是那種絕體絕命的生死關頭。
 
「連續經歷兩災,現在又被丟到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來,資源是非常有限的。」史丹利當然有注意到男子特意強調的事情,因此也額外補充:「必須得省著用,也要想好該用在誰身上比較有價值。」
 
「而我,絕對不是有價值的存在。」
說完這句,黑髮少年又加快步伐、化作流光衝向遠處。
 


聽到史丹利提及的內容,翔之夢腦中理解的是:
因為前兩次災難的關係,造成補品類的資源在這世界很有限,因此少年才會覺得補品還不到時候吃。
 
至於男孩提到的,補品要用在有價值的人身上,又自己沒有價值,這件事情讓翔之夢感到疑惑。
 
史丹利指的"價值",應該不是以強弱衡量吧?
因為史丹利很強,並不符合這個判斷標準。
 
那麼是否有價值,該不會是因為義勇軍這裡有貴族之分吧?
還是說從出生地的分類來說,原世界住民會比較高貴呢?
 
雖然來的這段日子,翔之夢沒有太過感受到這些,但他也不免懷疑,或許沒看到貴賤之分,只是因為自己所見的,僅是片面。
 
但自己並非是貴族,也並非是原住民,翔之夢無奈地笑著:
「看來我也不是有價值的存在呢!」
 
但即便如此,翔之夢聽說過,『有錢能改變一切』因此他改變了思路繼續思考。
 
那麼……
既然補品在這裡這麼稀有,自己存貨也很多的話……
 
該不會可以賣錢致富吧?
 
不知為何,明明是少年對於自己的吐嘈詞,來到翔之夢這裡,似乎延伸出意想不到的發展。
 
想到這些可能性,翔之夢更加期待未來,覺得前途一片光景!
 
 
「那倒不一定吧?但我能肯定的是……在這個世界上任誰都比我有價值。」史丹利聽了男子所說的話,聳了聳肩:「但翔之夢你具有著非常罕見的能力,或許會成為日後突破困境的關鍵,所以當然有重要的價值。」
 
以史丹利來看,自己會毫無價值並非是出於強弱或是貴賤之分,而是因為對自己徹底絕望、憎恨,才主動性將自我的價值給貶低。那也是為什麼,很多時候他都會拒絕別人好意……
 
因為他壓根就覺得自己配不上。


感謝:史丹利

此次旅程還有下回喔~~↓↓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