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3.4拜訪藥師桃滿(上)_傳奇藥師桃滿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10 23:48:05 | 巴幣 4 | 人氣 69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先前翔之夢與史丹利,兩人在樹外執行勘查任務時偶遇,因此一同進行勘查任務,
因為組隊一起勘查任務會更加安全,但後來因為差點誤入群鴉谷而折返。
在一路上,主要是由翔之夢負責記錄,但因為他開始紀錄的時間點,是從遇到史丹利以後,
因此他並不知道回基地的路,而由記憶好的史丹利帶路,
哪知兩人竟然在回程途中,竟然迷路了八個多小時。
最後兩人終於到達基地門外時……
見到一大片的農田,翔之夢緊繃的神經放鬆了,隨後——
整個人直接暈倒了……




傳奇藥師桃滿

 
原本預設的探勘任務在八個小時以內就能完成,怎料最後光是因為迷路,就又把時長給延續了足足快兩倍。他們從上午時分出發,搞到傍晚才回到基地;雖然對於史丹利這種連續工作上百小時都不喊累的人來說,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姓名:史丹利
  
外貌特徵:
  
漆黑髮色,琥珀色眼睛,外觀年紀是16歲少年,身穿一身黑的風衣大袍。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300560

但對於才剛加入義勇軍的翔之夢來說,這種程度的操勞或許就太超過了些。對方一暈倒,史丹利一邊是驚愕、一邊則是感到自責,要是對方跟著一起出任務的人不是自己的話……估計會輕鬆很多吧?也不用被搞到暈過去……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他帶著失去意識的翔之夢進到基地中,滿腦子想著之後要怎麼和對方道歉。但就在史丹利扛起男子的身軀時,一股疲倦感卻猶然而生。
 
史丹利對此沒有感到意外,因為在此次任務之前,自己已經經歷了好幾次的探勘任務,連續不吃不喝、不眠不休持續了快一個多禮拜。
 
會感到疲憊也是正常的事情。
 
而既然扛不動,大概也就只能先用拖的。總之,傍晚時分的理解廣場上:一名青少年拖著一具白化症屍體的謠言就這麼傳出去了。幸好義勇軍的大家都早已是見怪不怪,只有些許新兵被嚇得夜晚不敢出房門。
 
原先的目標是把翔之夢一路拖到醫療所、丟進溫泉裡進行恢復,不過眼看他們是先到第二十三層的商街,便暫且更動計畫。此時史丹利來到了桃屋的店門口,確認店家仍在營業後,才推開了大門———
 
「哈囉,有人嗎?我是來送素材的。」
 
一邊放輕音量往店裡喊道,一邊拖著翔之夢一動不動的身體到室內之中。
 
「有人喔~」店主的聲音從店內側的工房傳出,沒多久、那名棕色頭髮的藥劑師桃滿推門而出。

 
  
姓名:桃滿
  
外貌特徵:
  
棕色頭髮,綠色眼睛,整體給人自然顏色的印象。

  
造型: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01557
角卡: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01959

 
桃滿看到了眼前的畫面–
 
還算(?)熟的義勇軍同伴,拖著一個纖細漂亮但是感覺已經昏迷不行的白色人形生物 - 然後說要【送素材】...?
 
桃滿看著你們思考了幾秒,然後轉身去櫃子裡拿了幾個玻璃罐
「把病患帶到我這裡這點難道是跟千行先生學的嗎...」
 
 
雖然某方面而言並不介意將那個視為素材,不過史丹利應該不是那種人 - 那就是傷患或病患了。
至於是哪種傷...看起來沒有特別明顯的外傷,也沒有馬上就大喊著【出事了】之類的話 - 那麼多半是過度勞累或營養不足吧?
 
「嘿咻- 」將藥罐先放在桌上,桃滿伸手去交接(?)、努力把那名白色的男性扶到一旁的沙發上讓他躺下,然後搬了張椅子過來給史丹利「你先坐一下 - 」
 
「什麼——?」
 
史丹利注意到了桃滿略作思考的模樣,接著才將目光轉向自己帶來的翔之夢身上:「啊,他不是素材啦……雖然素材在他身上沒錯,我待會要帶他去醫療所就不必勞煩……」
 
話音未落,桃滿便已來到跟前,扶著白髮男子到一旁躺下、並給史丹利倒上一碗肉粥。
 
粥裝在黑色的碗中,濃稠、暗沉、看上去像是模糊血塊的紅色糊狀物,不同於外表、聞起來有股淡淡的肉香味,感覺滿溫暖的。
 
雖然不確定肉粥裡到底是蘊含著什麼成分,但作為從小就吃垃圾長大的史丹利,當然不會在意這種事情、一聲尷尬的『謝謝』脫口而出後,便一口氣把肉粥灌了下去。
 
其實桃滿拿的肉粥,成分是肉類、小米粥和一些治療藥劑 - 既能飽腹也能有藥效,是桃屋的人氣商品之一(?)
 
 
 
 
倒完粥,藥劑師拿起剛才取出的藥劑,小心翼翼的餵給仍然昏迷中的白色青年
- 那是味道偏甜的營養劑,混有助眠成分。
「我們只是出去進行探勘任務,但可能是稍微走太久了,他便體力不支暈了過去。」史丹利走到一旁,一邊觀察著桃滿對男子的治療、一邊解釋著他們的情況;於此同時從大衣中掏出幾根奇形怪狀的破骨、以及枯木。
 
「路途中收集了一些素材,想說你可能用的上。」緊接著將那些素材置於一旁的桌上,聳了聳肩:「我們之前直接生吃過,但結果不是很樂觀,我想說如果是你的話……應該能製作出不一樣的效果。總之大部分在他身上,可能還是得等他醒來再給。」
史丹利說完,旋即退到一旁,等候治療結束。
 
 
「生吃...?」桃滿的動作停頓了一下,心想著:
『下次絕對要推薦給出任務的人分配野戰口糧!
不然要是每個人都這樣啃樹皮嚼枯骨,遲早會出問題=A=』
 
「那個,我先確認一下 - 他的種族是什麼?有惡食抗性嗎?」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呢……」史丹利略顯無奈的聳了聳肩,回應道:「是剛剛任務才認識他的,抗性的部分我不確定……可能都有一點吧?高溫影響不了他、吃下有詛咒的東西也不致死。」
 
緊接著,他又想到了什麼而做額外補充:「啊不過,他暈倒的理由應該不是生吃那些素材就是了,感覺純粹就是過度疲勞造成。」
 
所以到底是多操勞才能把人累暈呢?誰知道呢。
 
 
或許啃樹皮嚼枯骨的事情,也只有少數人、比如史丹利會幹而已。
 
從他接下來嘮嘮叨叨解釋個不停的途中:桃滿也能了解到『生吃來路不明素材』的鬼點子其實就是史丹利提出的,那位暈倒的白髮男子算是被少年的點子給間接害了。
 
 
 
「雖然他看起來是累昏而不是毒昏的,不過我還是覺得吃那些東西不是好選擇 - 」
桃滿想了想:「唔...雖然說這些經驗多少能幫助到別人...但是...怎麼說呢...要更注重自身安全點啊 - 你們都是。」
 
「姆嗯...我想想...既然你們都沒有受傷或中毒的話,要不要在我這邊休息一會?我會趁這段時間處理那些新素材,這樣你們要走的時候搞不好就能拿到成品了。」
 
 
「呵,抱歉……壞習慣了。」
冒險途中亂吃東西可是新手級別的錯誤,史丹利其實也知道,但奈何那就是他從小養成的習慣;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積習難改吧?無論再怎麼解釋也是很難改變的。
 
「我的話,大概確認他醒來就會離開了,還有工作得完成。」
 
史丹利接著回應,可當他一講到『工作』時、整個臉色都沉下幾分:「已經在外連續探勘……唔,一百八十七小時了,還是有很多區域尚未探勘完成。」
 
或許桃滿之前還不知道,但史丹利其實是個自殺級別的工作狂,開始自言自語:「啊……探勘作業還沒完成、基地素材又短缺,哪裡都有工作,這下不行、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桃滿皺起了眉頭 - 怎麼義勇軍裡總是會出現沒有節制操勞自己的人呢?
 
「我不建議你自己跑去探勘周圍地區。一來是這裡相當的大,一個人基本上探勘不完,二來是我們義勇軍多半不會在這裡待太久,如果把資源用在探勘上,其他部分就會更吃緊。」
「而且我隱約記得你和我一樣不太會認路吧...」路癡去探路、還是在這種東南西北都漲一樣的地方,絕對是毀滅性的災難,桃滿想著。
 
 
那倒是確實,由於史丹利的路癡特性,使得他將近一半的時間都耗在了認路上。史丹利也確實知曉這一點,但卻仍然選擇繼續探勘,或許這就是一名工作狂的執著吧?
 
而他也解釋:其實最一開始,自己並不是隻身一人、而是和唯與江沄湮一起前往周遭探勘的。但當她們選擇要回基地整理資料時,自己卻堅持要繼續探索,所以剩下時間才變成他一個人獨自進行著任務。
 
 
 
「唔...就算你真的靜不下心來等待,至少多帶一點人 - 會昏倒的不算 - 」桃滿回應著:
「資源能夠想辦法搞到,周圍的環境問題也早晚能搞定 - 但是義勇軍同伴不能再減少了。」
「我們只有千人不到,還有一部分是新人 - 同伴(人力)這才是我們真正缺少的資源。尤其是像你這樣有實戰經驗的冒險者。」
 
「要是你在日常任務中就把自己損耗完了,那樣絕對更虧 - 」
 
 
「人力方面的資源,或許我不會擔心太多?」史丹利緊接著又笑了笑,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義勇軍之中也不缺會發電的人物,剛加入的新人們又各個神通廣大,永遠都會有能替代我的存在。」
 
「就算我在任務中把自己給活活耗死了,對義勇軍來說也不算缺失吧?」他以理所當然的語氣,表達著一種十分扭曲的觀念:「當然,如果基地內需要我的幫忙,我也樂意在這邊工作就是了。」
 
 
 
「...」史丹利看見桃滿歪了歪頭,露出相當困惑的表情「你的數學好像有點差...
 
就算我有兩隻一模一樣的筆 - 也不代表我需要把其中一隻筆還沒用完就削斷導致它不能用啊,人力也是。
如果是有意義的,明確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或是有效率的犧牲,那我確實也能理解...但是在發揮百分百的作用前就死,不是很浪費嗎?
 
更何況,人還有效率以外的問題 - 要是知道你累死了,導致唯小姐和河浪小姐難剁而效率下降的話,損失要算誰頭上?」
 
桃滿並不知道為什麼史丹利會有那種看上去樂觀、但是對自我不重視到而扭曲的態度 - 甚至可以說,在今天之前的幾次聊天裡,他都沒有注意到原來史丹利有這毛病。
 
但是他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人
- 這種毛病很難治,通常也都不是由自己這樣的外人來治
就和自己至今依然不能真正和千行成為朋友一樣
桃滿沒有治療他人心病的能力。
 
然而,要眼睜睜看著病患去送死,那也是不行的。
 
雖然可能會造成病情加重...但是、不能隨便就死掉 -!
 
「你應該要重新評估一下你自己的價值 - 不是只有你死了就算了,認識你的人、需要你的人、在意你的人...甚至是恨你的人,現在的話還要考慮一下軍紀問題 - 隨便累死很浪費的。」
 
 
 
「不必擔心,我不會以十分可笑的方式去自殺,就算要死也是要死的有點貢獻。而且就算真的犧牲了,其實對他人來說也沒差吧?當一個『工具』損壞時,你難道會感到難過嗎?」
聞聽對方的反問,史丹利卻只是一如既往的露出微笑,續著那常人無法理解的想法:「桃滿,你可以不必把我看作一個人,把我當成『工具』就行了。」
 
「任何的工具都是一樣的:生來就是為了服侍他人、不斷的被使用,而就算是再怎麼精良的工具,也最終逃不過損壞而被淘汰的命運。所以如果我犧牲了,就把這件事當作是工具不可避免的命運,就很好理解了不是嗎?」
 
或許從之前談話的些許細節,觀察細微的話,已經能朦朧發覺這名少年所具備的:那份相當扭曲的自我價值觀。但今日直接擺明了這種想法,或許才會發覺是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
 
說出這些話語時,眼前的少年依然笑著。
 
溫和、卻隱隱藏匿著一股無盡的暴戾。
 
 
 
「真過分啊,我可是不小心打碎玻璃瓶都會難過半天的那種人,要我完全不為你感到難過也太難了吧 -
...不過...如果你把自己定義成【工具】的話...」
那麼,阻止你以自己希望的方式被使用,怕是會招致你的厭惡吧。」
 
 
 
『我不是心理治療師啊!這種重症以我來說、救不到也治不好啊!你居然還好意思擔心千行先生!你的病明明一樣重啊!TAT』
- 以上,是桃滿內心悲憤的吶喊
不過他只能嘆氣,卻不能說出口……
 
「...不過,你剛才說的 - 就算作為工具,你也不會死的太無意義?」桃滿揉了揉額頭「不是有句話說【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嗎?」
 
「就算拋開感情,單純以效率來說,我也建議你休息一下。太過意氣用事、或是錯誤使用都會容易出毛病,這個你能理解吧?」
 
 
 
「哦……我很抱歉。」聽到桃滿的回答,史丹利竟是露出一副苦惱的模樣:「那就請你把我想像成連玻璃瓶都不如的工具吧?那樣如果哪天真的出事了,就不會太難過。」
 
「如果真的阻止我的話,其實也不至於會厭惡吧?我怎麼可能會討厭義勇軍的同夥呢?」他又開口,很認真的在回應對方的問題:「只不過,我也想不到除此以外的生存方式了。」
 
 
「像個工具不斷被使用,直到我倒下、或是再無工作可做之前都不得休憩,這就是我所堅持的理念。」或許史丹利的確能理解桃滿所述的觀念,只是和自己的堅持無法兼具罷了。
 
「所以就像我剛才說的,待在這裡只是要先確認這傢伙沒事。」出話同時轉頭望向一旁的白髮男子,眼神中隱隱夾雜著一股自責:「這就是我目前的工作,任務前期我曾答應過他不會讓他出事。」
 
 
 
「物理上來說你的用處絕對比玻璃瓶多吧 - 你說這種話我都吐槽不過來了啦!」桃滿有種想要伸手去敲史丹利頭的衝動「真是的...」
 
桃滿瞇起眼睛盯著史丹利看了一會,最後深深地嘆了口氣
「【工具】是不會有自我意識的,從有思想有堅持開始,就不是單純的工具了 - 」
「所以像你這樣,反而比工具難搞啊...
 
不過,你堅持的話別人也不能要求你不那麼想...
 
- 啊、姆,既然這樣,能幫我個忙嗎?」桃滿轉身準備去裡面拿東西「因為不知道他會睡多久,我打算去找套比較寬鬆的睡衣給他換,順便洗一下他的衣服。」
 
「但是他對我來說有一點重,你能先幫我把他的衣服脫下來嗎?」桃滿比劃了一下「外衣和褲子,內衣褲可以不用脫。」
「你的衣服要一起洗嗎?」
 
 
 
「嗯?當然可以囉。」史丹利聳聳肩,旋即身子便化作一團電流、在室內疾速竄動,揮灑出一大片金色流光。他以那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一眨眼間就把翔之夢身上能扒掉的衣物給扒了個精光。
 
當然,也照桃滿的指示留了內衣褲。當雷光消去之時,少年手中還捧著已經折疊完好的衣褲,擺到一旁:「我的話就不用了,等一下還要工作、就算沒事情了也會去模擬戰場練練手,沒太大意義。」
 
 
 
都忘了他的速度可以跟千行比 -
桃滿呆了半秒才過去拿起衣服,然後吐槽
「換個衣服有需要元素化嗎###」
 
「比較方便啊,速度也快得許多。」史丹利回應著。
 
桃滿吐槽歸吐槽,為了避免讓病患感冒,桃滿還是加快了速度去把客人用的睡衣拿來 –
 
 
史丹利剛回應桃滿,並望著對方前去拿取睡衣,下一秒還靜靜躺在沙發上的白髮男子就睜開了雙眼;於是他將目光轉回翔之夢身上,微笑:「呦,你可終於醒了。」
 
 
xxx
 
 
原先那團白色生物終於醒了。
因為翔之夢即便睡著,周遭感知仍是有作用。
 
而在他睡夢之中,他本來是夢到自己跟史丹利還在野外探索,然後看著天空的黑點,接著黑點越來越大。
 
原來黑點是一個巨大的西瓜草莓蛋糕島!
翔之夢感到非常高興,並期待的在蛋糕島下方等待蛋糕島的墜落。
 
可是因為島快速的掉下來,史丹利危及之下,緊抓住了翔之夢跑走,結果卻因為速度太快,掀起了一陣暴風,此時史丹利竟然畫作一團雷電,後方緊跟著的是一個追逐的兩人的龍捲風!!!
 
 
翔之夢驚醒,並立刻坐了起來,此時他見到史丹利就在旁邊,並不是一團閃電。
而周遭已經不是野外。
 
「……龍捲風走了嗎……?」
翔之夢尚未完全清醒地問了這句。
翔之夢本來以為身體感到冷是因為,與史丹利高速在移動的關係。
直到他咳嗽之後,低頭一看,才注意到,此時的自己竟然沒穿……
 
「……史丹利,我的衣服該不會是被龍捲風吹走了吧……?」
 
 
 
「睡得爽嗎?翔之夢,你已經昏迷十年了。」然後趁人剛醒、還意識恍惚就是投下一枚重磅炸彈,少年一邊摸著後頸、一邊忍住不笑的繼續說道:「四災都結束了呢?你可真能睡。」
 
「好啦,開玩笑的。」隨即才聳了聳肩。看來即便史丹利有著怎麼樣的過去、種族又怎麼特別,都不會改變他只是一位十六歲少年的事實,青春期的少年可是皮得很。
 
「感覺如何?身體沒有不適吧?衣服的話不用擔心、是我扒掉的,因為你剛才一直沒醒,有人提議給你換件舒服一點的衣物。」史丹利接著解釋,於此同時算好時間、瞥向差不多該在這時候回來的桃滿。
 
「這位就是我說的藥劑師、桃滿,你昏迷期間的治療就是由他負責的。」稍稍側身一站,目光為翔之夢指向店內的另一名少年。
 
 
「咦?」
聽到史丹利所講的,他衣服都是由他脫的,即使自己認識這個人,但照理講,自己都理當會醒來才對。
 
因為翔之夢長期在旅行,雖然培養到各地都容易入睡的體質,但也不至於一覺就睡死,更何況還是被脫到這麼精光的情況……
 
這種危險的情況……
「怎麼預警力沒有作用……」
翔之夢喃喃自語著,並且開始有點擔心自己該不會能力有失靈的情況……
 
這可是很危險的,如果關鍵時刻沒有作用,搞不好會危及性命……然後一直發生在翔之夢身上的"穿越到其他世界"的現象也肯定會跟著發生了…
 
 
「史丹利……我懷疑我固有能力可能發生失靈的狀況了……這該怎麼辦……我還想待在這世界,不想離開……」
 
擁有過往記憶的他,因為自身被動穿越各種世界的能力,使得他見證到許多事情的發生,但每當他想做點甚麼,影響甚麼,都如同旁觀者一樣,事件總是繞過他然後到落幕。
 
因此自翔之夢發現自己似乎能在這世界"干涉"到一點事情時,這就使他非常渴望留下來了。
 
 
 
史丹利其實沒有很懂翔之夢在說些什麼,直到他反覆思考著對方喃喃自語的幾句話後,才大概理解了翔之夢想表達的意思。於是少年嘆了一口氣,保持微笑:「翔之夢,冷靜點……」
 
「所謂冒險者、所謂義勇軍本來就意味著要無時無刻面臨各種危險,你必須學會控制自己的恐懼。因為在未來,會有更多無法預料的情況可能發生,不能永遠仰賴你所熟悉的一切。」
 
「所以,先讓自己靜下來……」縱使內心對此萬般無奈,史丹利仍是十分耐心的安撫同伴。他靠著霜雨神的親和力來輔助自身的心靈感應能力,使得在一邊給予安慰時、也能達到平復目標情緒的效果。
 
「深呼吸、然後吐氣……好好分析著狀況,不要讓自己慌了手腳。」出話同時,史丹利將目光微微瞄向一旁的桃滿,他的眼神中略顯;畢竟這種狀況在新兵群身上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
 
 
「當你冷靜下來之後,我們可以嘗試解決這個問題。」
在確認了白髮男子已經可以理智思考後,史丹利才將手一攤、指向店內的另一人並重複著剛才的介紹:「翔之夢,這位是桃滿、義勇軍中的傳奇製藥師。剛才是由他負責幫你緊急治療的,打聲招呼吧?」
 
 
 
注意到史丹利最後所講的,翔之夢終於冷靜了下來,才在此時注意到目前所在是一家藥鋪,而史丹利所指的地方,則站著一個棕髮綠眼的青年。
 
翔之夢立刻坐直了身體回應著:「你好,我是翔之夢……請多指教,謝謝你幫我……治療?」
 
為何史丹利最後提到治療兩個字?
 
就翔之夢對自己的理解,自己除了技能異常以外,應該沒有受傷才對……
 
「……那個,請問我有受甚麼傷嗎?」
 
 
在兩人的對話告一段落後,桃滿對翔之夢點點頭打招呼 - 雖然史丹利介紹方式稍微有點讓人尷尬。
「並沒有受什麼傷,也沒有到【治療】的程度,我給你的只是營養劑。本來是打算請史丹利先生幫你換衣服,然後送你到床上的,沒想到你這麼快就醒了。」
 
「我是桃滿,桃樹的桃、滿足的滿。」基於禮貌,桃滿也說了一次自己的名字「職業是藥劑師,之後請多指教。」
 
桃滿邊說邊把睡衣拿給了翔之夢,順帶一提,睡衣是兩件式:白色的高領長袖內待衣和同樣白色的窄口長褲,不怎麼厚、材質很柔軟。
 
 
 
接過桃滿給的睡衣後,翔之夢趕緊將衣服穿上,幸好旁邊這兩位跟自己都是同樣的性別,不然這情況真的挺尷尬的……
 
先前聽到史丹利提到桃滿,本來是想打個招呼認識一下,但沒想到自己一上門竟然就這樣麻煩人家,翔之夢感到非常抱歉……
 
「那個……真的很抱歉一上門就麻煩你,那個……聽史丹利說,目前義勇軍的物資都很缺乏,所以你給我用的營養劑……不知能不能用蛋糕抵?我有很多塊!」
 
雖然之前翔之夢也有去打工,不過買完日用品以及吃飯後,目前金錢所剩無幾。
 
 
 
「蛋糕嗎?」桃滿歪歪腦袋「如果你有多的話,拿來交換也可以。不過我覺得可以保留給更需要的人,畢竟現在蛋糕是奢侈品呢。」桃滿回應著。
 
 
 
此時的史丹利將雙手交叉於胸前、向後靠在一旁的牆壁上,似乎暫時不打算離開。畢竟翔之夢的身體狀況有異,人又是自己不小心帶來的,丟給桃滿就拍拍屁股走人未免也太隨便了。
 
至少確認男子的狀況恢復後,才能放心離開。
「話說翔之夢,你的能力異常現在怎麼樣了?」
 
雖然史丹利年紀比在場的人都還要小,但作為翔之夢的義勇軍前輩、還是很關心對方的,他接著問道:「趁著現在沒有要行軍,也沒有要對抗什麼惡魔大軍,趕緊把狀況調養好吧?」
 
「然後,桃滿你剛剛說……需要穩定的雷元素?那又是怎麼一回事?」
史丹利隨即又轉向一旁的棕髮青年,歪了歪頭問道:「雖然我不是很懂藥劑製作,但一般調藥應該不會需要雷元素吧?」
 
在史丹利的刻版印象中,製造魔法藥劑就只需要一口大鍋子,往裡頭丟滿各種奇形怪狀的素材,靠著底部的猛火熬煮就能完成。實在是想不到雷元素要怎麼幫忙製藥……
 
 
 
「姆嗯- 」沒想到史丹利有記住剛才的話題,桃滿想了想「你知道我這邊的藥是魔藥類、不同於南方科技的類型,對吧?」
 
「我有時候也會做一些【雷元素瓶】、【雷屬性炸彈】之類的東西。」
「但是,相比於基礎元素、雷屬性的元素要提煉和收集都比較麻煩 - 」
 
「我自己做的話,得靠水和風屬性的複合調和才能做,老實說消耗有點大 - 義勇軍裡以雷屬性為主的同伴又不多...」
 
 
「嗯?」
聽到史丹利詢問的能力回復狀況,此時神智有些迷惘的翔之夢才終於有了一點反應,並思考了一下,做出答覆。
「我也不知道……我試試看……」
 
翔之夢憑空拿出了金色羽毛筆,打算寫點甚麼,像是……
 
『水』

因為筆畫最少,
然而在這瞬間——
 
恍若傾盆大雨,直接從翔之夢頭上傾瀉而下,使得他與所在的沙發全濕,由於水還夾雜著冰冷氣息,這使得他打了噴嚏。
 
不知是否因為太過疲累的關係,此時的翔之夢跟本處於智商下降的狀態,因此他根本忘了,如果他使用【紀錄重現】的技能,要是沒有加上太多限制,則沒有寫到的部分,就有很高的隨機性了……
 
而此時的技能發動當下,翔之夢也深深感受到自己魔力狀態很混亂,時沒有,而時爆走……
 
就如同這次技能的結果……
 
 
「哈啾……」
 
翔之夢不禁再度打了一聲噴嚏。
 
 
桃滿- 從看起來還滿溫和的表情,變成了【QAQ!!】
 
「珍貴的水資源啊啊啊啊QAQQQQQQ」藥劑師發出了打從靈魂深處的吶喊 - 然後他一邊哭喊一邊衝進了工房,再次衝出來時手裡拿著幾個黃綠色的方塊,迅速往地上和沙發上扔!
 
那些方塊很快地開始吸水、膨脹 - 顯然它們是海綿。
其中有幾塊還落在了正在打噴嚏的翔之夢身上,把他身上的水也吸走了不少。
 
然後翔之夢就看見桃滿拿了條厚毛巾,把濕淋淋的青年給包裹了起來,開始熟練的拍拍擦擦 - 動作和氣勢(?)感覺有點像是【幫趁著洗澡時玩水的調皮小孩擦身體的媽媽】
 
「身體還沒恢復就不要逞強 - 你看看你都開始打噴嚏了!史丹利先生好不容易才把你撿回來!你就把自己搞成這樣!」
 
翔之夢在很短的時間內,被白色大毛巾包成了更白(?)的布團子,然後桃滿又到了一杯熱飲過來給你 - 那杯飲料是微微發光的淡金色,摸起來很溫暖、喝起來甜甜的,
「素材之後再處理!你現在應該要乖乖休息!」
桃滿一邊把海綿回收一邊繼續小力的拍拍擦擦。
 
 
 
才剛聽完桃滿在雷元素研究上的瓶頸,沙發的位置就突然下起了滂沱大雨,把翔之夢淋成了落湯雞。如此粗枝大葉的魔法操作,不禁讓一旁的史丹利看了都暗自嘆息。
 
隨著腰間的海洋之心閃動青芒,轉化為水元素體的史丹利只是食指一伸、好似號令一般的手勢,便操縱所有翔之夢喚出的水分:包括海綿上的、毛巾上的、抑或是仍沾染在男子和沙發上難以吸走的。
 
清澈的水源以漩渦狀流動,最終凝聚到了少年的指尖,同時將指尖匯聚的水元素置放到最近的一支玻璃瓶中。
 
 
 
『-啊,原來史丹利還能這樣聚集水元素啊!突然感覺慌慌張張拿海綿和毛巾的自己很蠢。』
桃滿嘆了口氣,開始收拾東西。
 
 
目前的翔之夢因為剛才受了風寒而有點發燒。
糊裡糊塗的他,將桃滿給的熱飲喝了下去。
 
溫暖的感覺,讓他覺得身體稍稍舒服了一點。
 
沒想到這種藥意外的挺好喝的,因為甜甜的。
 
記得之前在與史丹利吃剉冰後,他也提過覺得甜甜的口味不錯……
 
「史丹利應該也喜歡吃這個……」翔之夢嘟囔著。
 
 
「行了行了,你先趕緊休息去……」
雖然很想吐槽對方的體質到底是有多弱,只是淋濕一身就馬上感冒,抑或是怎麼就突然心智弱化。但史丹利還是盡可能的表示關切。
 
「這杯喝完之後再去換一次睡衣,我帶你到客房去睡覺。」桃滿見翔之夢在喝他給的熱飲後,開口說著。
 
目前的男子仍處於暈眩且疲憊的狀態,智商也整個下降,沒有太多判斷能力,所以聽見桃滿講的東西,點點頭,就像是個乖小孩一樣露出笑容回應:
「嗯!你說甚麼我做甚麼!」
 
若只要對方此刻沒有帶有任何惡意或者殺氣,大概對方講任何事情,翔之夢都會答應下來。
 
 
此時翔之夢感覺有些飢餓,因此直接從空間背包中拿出了一塊「西瓜草莓蛋糕」,其實他正餐並非是習慣吃甜點,而是吃鹹食,但是或許因為做了關於這個甜食的夢,並且在回程一路上都沒有吃這塊蛋糕,目前的他就只想吃這個東西。
 
不過既然是蛋糕,自然都是冰冷的,這吃下去到底會不會加重他的風寒呢?
此刻沒有思考能力的翔之夢根本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你等一下 - 」桃滿按住了對方的手手「睡覺前不要吃東西!而且這裡面還有西瓜=A=你現在的身體狀態不適合吃這個。」
 
桃滿準備要沒收(?)蛋糕,然後去拿吹風機過來幫忙吹頭,希望小孩不要掙扎的太厲害。
 
 
「咦!」
眼見對方伸手將自己的蛋糕拿走,翔之夢感到非常可惜,但他也沒有掙扎,因為對方提到自己不適合吃這個……
 
 
但此時的他,又再度想起史丹利提到甜甜的東西很好吃的這件事情,這讓他再度感到在意,因此他轉頭看向史丹利:「蛋糕給你,要快點吃掉,不然會壞掉!……」
 
講到這,他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沒吃會浪費!」
 
翔之夢雖然迷糊也不忘蛋糕的注意事項,接著他就低下了頭,進入沉默,其實是發呆的狀態。
 
若仔細看他的臉,可以見到他臉上有發熱的紅暈,眼光有些渙散。
 
 
 
眼見翔之夢還是很堅持要把蛋糕塞給自己,這讓史丹利只能無奈地聳肩:「怎麼就這麼執著要我吃甜品啊……好好好,我之後會吃掉,你先換了衣服好好休息。」
 
就這樣,他退到一旁看著桃滿作為專業醫護人員負責翔之夢,並在內心發誓下次絕對不要帶著翔之夢進行危險任務。這傢伙還有待訓練,無論身心都需要符合義勇軍的磨練……
 
到時候看看長生或千行願不願意鍛鍊他好了?少年心想著,長嘆一聲。



此次旅程還有中回跟下回喔~~↓↓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