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大國篇05 開始初次任務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2-17 23:44:46 | 巴幣 102 | 人氣 139

連載中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有就更新)
資料夾簡介
我扮演著早死去的偶像提里,來到一個偏遠的城鎮,哪知在這裡竟然有人壓過提里的光采! 當我打算去教訓這個可惡的人時,總覺得這個人相當可疑...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

在成功拐吾提答應工作的隔天一早,瑟栗奇興奮的以銀髮男子身分去暗堂找黑,並在剛開啟入口的門時,就開口大聲問:
「黑,有沒有簡單的任務是給兩個人接的?」

此時的黑正在悠閒的看書,儘管瑟栗奇那麼高分貝地登場,但黑絲毫不受影響:「小子,你是認真的?你是打算找人搭擋嗎?你不是想成為萬相?」

其實黑會疑惑瑟栗奇可以理解,因為任務累積星數會因接任務的幻影人數而被分散掉,因此大部分幻影都是單跑任務的。

不過這次找的搭擋不是家鄉的幻影,所以應該可以例外處理吧?

瑟栗奇微笑:「嗯,我是要找人搭擋的!不過他不是幻影,所以最後星數部分,應該就不會有平分的情況吧?」

黑聽到後點頭:「確實沒有,能找到人脈資源這件事,確實也是算在能力之一,但那小子沒問題嗎?」

就黑對大國的了解,大國這國家的大部分民眾是沒有能力做任務的,因為大國的職業型態,大多都是有固定上班地點與工作內容的,與幻影接任務工作情況差異很大。

瑟栗奇明白黑的疑惑,但一想起吾提有極高魔法天賦,瑟栗奇就感到自信滿滿:
「他應該沒甚麼問題啦!不過為了萬一,我希望前幾次的任務可以簡單點,並且是我可以保證安全的程度的。」

「原來如此。」

黑聽出瑟栗奇是打算抓覺得資質好的人培養,讓那個人跟著自己跑幾次任務。
『這確實也是個不錯的方法。』
黑點頭給予肯定並翻了櫃子內的許多文件:「那麼……」

黑將幾張委託單放到了桌上:「你瞧瞧吧,這幾個委託都適合雙人來執行,大多是些尋找物品或者當保鑣的簡單任務。」

瑟栗奇仔細瞧了黑放在桌上的任務,但第一張就吸引住他的目光,瑟栗奇眼睛亮了起來,並直接拿起那張委託遞給黑:
「黑,就這個委託吧!」

黑稍稍疑惑著為何瑟栗奇看到任務內容就直接決定,並接過委託單。
但當黑細看了內容後,看破瑟栗奇的"小心思"而稍稍嘆了口氣。

「我只有一句話——」
黑抬頭看著瑟栗奇:

「就是注意人身安全。」


「知道啦!我不會亂喝東西的!」瑟栗奇絲毫不介意的自信的笑著。

雖然瑟栗奇充滿自信的回答,但此刻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其實……
對黑的話僅是「一知半解」……



xxx



瑟栗奇以銀髮男子的外貌穿越了幾個小巷子後,來到一個空地,雖然空地被房屋背面所包圍,但因為空地不小,因此日照仍是充足的。
空地中間有一棟一樓高的木屋,木屋入口處有一個陽台以及四階樓梯,整棟房子看起來是個溫馨可愛的房子。

瑟栗奇拉著圍巾打量著房子,有些興奮又同時有些害怕的想著:
『沒想到吾提會住這種隱密的地方……等等該不會真的被我瞧見甚麼吧?』

瑟栗奇會這麼想是因為,昨日他不小心聽到一些驚人的秘密……


在昨日瑟栗奇從黑那接了雙人任務以後,就以神官提里的樣子跑去酒吧,要找吾提講任務的事情,但昨日正巧也是吾提休假,因此吾提的面沒碰著,只好轉而與吾提共患難的好朋友錫納森搭話。

瑟栗奇特意坐到了吧檯,點杯飲料後,像是聊天一樣開口:「吾提那麼受女孩子歡迎,愛慕他的人卻都只是在這邊觀望著他,該不會所有人包含你都也不知道他住哪吧?」

此時錫納森正在吧檯擦剛洗好的玻璃杯,並隨口回應:「我知道喔,身為他的死黨哪可能不知道呢?」

「說得也是,那他住哪呢?」瑟栗奇問到重點時,他感到有些緊張,擔心自己是否太過不自然,因此拿起飲料小酌了一口,裝做自己只是隨口問問的樣子。

聽到瑟栗奇的問題,錫納森非常訝異地抬頭看著瑟栗奇:
「神官大人……您該不會也對吾提有興趣……」

對於錫納森的反應,瑟栗奇雖然疑惑,但有鑑於先前這人講話總是油腔滑調的,瑟栗奇也沒興趣多去探究他,只針對字面上的做回應:
「嗯,算是吧。」

瑟栗奇再度拿起飲料小酌,並思考了一下在內心補充:
『如果是指任務身手的話……』

錫納森聽到瑟栗奇的回答後更加訝異,並馬上拿出紙筆寫著,同時開口著:
「提里大人,您真是讓我意外,雖然說您也不是第一個跟我要吾提地址的人……」
錫納森露出的微笑越發詭異,雖然瑟栗奇尚不知道那個笑容是怎樣的意義,但他隱約感覺到那個笑容有點不懷好意。

錫納森寫完後,他立刻將紙遞給瑟栗奇:
「如果您現在要去找他的話,他應該是窩在女‧人‧堆中,可別被嚇到了!」


『什麼!?女……女人堆?!』
雖然此時神官提里外貌的瑟栗奇看起來高雅平靜,但他此時心裡卻受到震驚。



xxx

銀髮的瑟栗奇抓著圍巾看著眼前的木屋,有著各種想法:

錫納森這樣隨便把吾提的地址給其他人,不會讓吾提很困擾嗎?
但木屋附近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了,該不會——
其實錫納森只告訴我吾提的地址呢?
還是說……該不會那些女生目前都在吾提家裏頭……

吾提現在該不會真的在所謂的女人堆裡吧?!

想到這,瑟栗奇震驚了一下,開始猶豫著是否應該那麼不識相的直接敲門找人……
但瑟栗奇仍是逐步踩上四階階梯來到吾提家的陽台,因為任務表上有特別備註說,這是個有急迫完成需求的委託。


『所以吾提私下…究竟是怎樣的情況呢…』


瑟栗奇深吸一口氣,接著伸手敲門。

"咚咚咚——"

同時,屋內的人聽到敲門聲後,感到疑惑,因為他住在這地點大半時間,幾乎沒人會拜訪自己,但今天卻破例有人找上門……

在打開門的當下,瑟栗奇露出燦爛笑容的揮手打招呼:「呦!早安啊,吾提。」

見到開門的人是熟悉的棕髮吾提時,瑟栗奇鬆了口氣,幸好沒找錯地方,但不知是否對方是因為自己無預警的拜訪,還是因為吾提本身就是個愛沉思才發言的人,吾提停頓了一會之後才終於回應:
「……早,瑟栗奇。」

瑟栗奇以調皮地微笑做回應,下一秒瑟栗奇突然衝向前並用手把門推開,打算來個突擊檢查,檢查吾提家裡的女人堆景象到底是甚麼樣子!

——"


吾提家的大門就這麼被瑟栗奇大力推開,而門內……

沒有半個人。

「……什麼嘛……我以為開門會見到你跟其他女生在一起呢……真沒意思。」瑟栗奇失望的講了這些。

吾提不耐煩地回應:「你當我是誰啊?」並在回應後思考著:
『他不是跟我不熟嗎?怎麼知道我家,還一上來就講這些,該不會……』

「要不然你酒吧的朋友怎麼會說你在女人堆裡?」

『果然是錫納森。』吾提心裡翻了個白眼,無奈地開口:
「他這個人……就是愛講幹話,他講的話你別太相信!十句裡面有九句都是加油添醋的。」

「喔,好吧……」瑟栗奇稍稍有些失望,而見到他這反應的吾提也覺得無奈,

『這沒有甚麼好失望的吧!……』

在充斥大腦的女人堆疑惑解決後,瑟栗奇才終於意識到某個自己忘記注意的重大缺失……
這缺失讓瑟栗奇當下無地自容,並驚恐的往後退,還顫抖著指著吾提:
「你…你你…」

「恩?」

「你怎麼知道我是誰!!」

瑟栗奇想起自己還尚未以銀髮模樣見過吾提……怎麼對方卻能認出自己呢?!


xxx



因為今日是吾提的休息日,因此吾提睡得比以往都晚。
在他從床上醒來之後,先是煎個蛋、烤個麵包,切個火腿,放到餐盤後整組拿到客廳,接著泡杯飲料後,搭配一本書開始悠閒的享用。

本來吾提今日打算以像是度假的步調過完一天的,哪知道早餐才剛吃完,平常不會有人來的客廳門竟然被敲了!

"咚咚咚——"

對於這種不可思議的狀況,吾提腦中理解的狀況僅有錫納森來找他,但他此時心中也仍是有著各種疑惑。

『錫納森今天不是要上班嗎?怎麼來了?』
『錫納森這次怎麼這麼禮貌還敲門?』
『錫納森是不是想來蹭飯啊?那等等把剩餘麵包全部給他吧。』


然而當吾提開啟門時,他愣住了。
他先是見到一位沒看過的銀髮男子,彷彿認識自己一般的舉起手打著招呼:
「呦!早安啊,吾提。」

銀髮男子的那面孔吾提篤定自己肯定沒看過,但對方卻帶給自己很熟悉的感覺,並且圍繞在對方周圍的「魔法波動」使吾提不得不在意認真細瞧……

果然,眼前銀髮的男子周遭圍繞著魔法,而每個人施展的魔法都會因為空氣魔法濃度的流動以及各自施法習慣的關係,產生一絲一絲的波動形狀。
無論是吾提眼中所見到的波動形狀,亦或者是那些魔法能量帶給人的感受,吾提都直覺想起之前那位假冒神官提里的「瑟栗奇」。

而對方要嘛是沒注意到自己不小心用大家都沒見過的樣子過來,要嘛是在測試自己到底認不認得出來,無論是哪一點,吾提沒打算探究,平靜的回應了瑟栗奇的招呼:
「早,瑟栗奇。」

雖然對方在吾提回應之後,瑟栗奇先是硬闖了自己家,把門推開四處張望室內,還吐槽自己,隨後還自顧自的失望,但他很快地察覺到自己的缺失,並驚恐的後退:
「你怎麼知道我是誰?!」

吾提平靜的回應,並把腦中想好的詞說出:
「是從你的說話方式,動作舉止以及氣質推敲的。」


其實這句話從頭到尾都是謊言,因為吾提至今所見過的人裡面,幾乎沒幾個人能見到與自己相同的景象,並且他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的事情太多。

然而本來吾提還在思考還應該解釋甚麼,因為上一次自己謊言的破綻竟然就那樣被對方識破,瑟栗奇卻在聽到謊言後,幾乎要相信的樣子,吾提抓緊機會立刻轉了話題:
「是錫納森告訴你我住這嗎?」

其實這個問題不需要問瑟栗奇,吾提自己就已經肯定答案了。
即便瑟栗奇沒有在剛才提到錫納森說自己在女人堆的事情,吾提心裡也有底,因為自己曾經跟錫納森說過瑟栗奇的事情,並且……

這城鎮所有人裡,只有錫納森知道自己住哪,
並且也只有錫納森會盡好「損友的職責」說自己屁話。

「嗯,是他講的。」瑟栗奇點頭回應。

『果然。』吾提內心翻了個白眼。

xxx

大約十點多的早晨,吾提與銀髮的瑟栗奇來到人聲鼎沸的市集,市集區由大條馬路的攤販延伸後,可以來到一大片平地,這區的平地上有許多由木頭架設的固定攤位,形成走道,賣的東西從生鮮、食物、日用品到各國奇貨等等應有盡有,而吾提每次幫酒吧準備的水果也是從這個市集買到的。

吾提與瑟栗奇之所以會來到這地方,起初是因為吾提不想讓不熟或者可疑的人進入自己的家中,因此在瑟栗奇敲門來訪後,吾提快速收拾了餐盤後,便提議到市集晃晃,瑟栗奇也馬上答應了。

反正任務地點營業時間是晚上,還不急,並且之前忙碌太多事情,瑟栗奇也還一直沒有機會逛過這城鎮的市集。

所以既然有個當地人要提議來逛的話,也不錯呢。


「你今天找我有甚麼事?」吾提走在路上,轉過頭隨口問了瑟栗奇。

「晚點有一個任務要進行,不過放心吧,任務在你去酒吧上班以前就可以完成了!」瑟栗奇微笑的說著,儘管這次瑟栗奇就只是自然的微笑,但想起瑟栗奇拉攏自己的當下還握住自己的手說出:『以後我們就是同坐做一條船的搭檔關係。』等用詞,讓吾提此時下意識的覺得他這個笑容有企圖。

「任務內容是甚麼?」吾提謹慎的詢問。

「找人而已,沒甚麼危險性,而地點在比酒吧高級的酒店會館,這對在酒吧工作的你應該也不陌生吧?」
「嗯,大概吧。」這內容聽起來似乎挺平常的。
接著吾提在一個賣飾品的攤位停下。


這家飾品店賣著各式各樣種類的飾品,無論耳飾、耳環、項鍊戒指皆有,但大部分東西走的是帶有文化特色的路線,像是有項鍊參雜著羽毛、礦物等。

但站在攤位前的吾提顯然不像是要逛攤的客人,一方面吾提身上沒有帶任何飾品,並且他也不像是對攤位的飾品有興趣的樣子。

吾提也確實沒有考慮得太久,就拿起了攤位上的飾品開口:
「老闆,我要買這條黑色的頸帶。」

瑟栗奇疑惑地盯著吾提拿的東西問:「吾提,你怎麼突然買了一個飾品?該不會是看上哪個女生吧?但這條也太素了吧,女生應該不會喜歡喔。」

「你怎麼講了跟錫納森那麼像的話呢?」吾提像是發牢騷的回應。

「嗯?」瑟栗奇感到疑惑。

接著在老闆把飾品給吾提時,吾提當場將飾品塞到了瑟栗奇胸口:
「這是買給你的,戴上吧。」

因為吾提突如其來的舉動,瑟栗奇僅能接過,並在意會到底發生甚麼事情時,震驚的反應:
「咦!為什麼!你該不會……」

「你之後會一直保持這個銀髮的樣子找我嗎?」在吾提問這句話後,如他所預料的,瑟栗奇冷靜了下來,因此吾提繼續開口:
「還是說可能也會像是提里一樣變成其他樣子呢?如果是的話,那就麻煩你把這個戴上方便我辨識吧,我不想哪天因為判斷失誤而認錯人。」

『也省得之後瑟栗奇每次變身都得解釋為何認得出他。』吾提內心補充。


為何吾提可以判斷出瑟栗奇可能經常變身呢?

因為瑟栗奇竟然可以在自己以銀髮樣貌出現時,本人竟然沒能在第一時間察覺自己有這狀況,在吾提理解範圍內,這僅能以瑟栗奇習慣於常常置換樣貌來解釋了。

並且這確實也就可以解釋,為何看起來像是20出頭歲的瑟栗奇,感覺卻像是16歲左右的人,或許他年紀真的就只有16歲吧。

瑟栗奇聽到吾提所說的,自己常常變身的事情,可能會造成對方認錯人的情況而感到不好意思,因此他立刻乖乖把黑色頸飾戴到了脖子上。

xxx


在吾提應瑟栗奇好奇,到處逛完市集並休息會以後,兩人來到一棟,外觀由大理石所堆疊而成的高檔酒店,這也正是此次任務的地點。

在高級的酒店員工休息室內,周遭一圈是許多開放式的深木頭色衣櫃,雖然大部分衣櫃都是空的,但有兩個衣櫃整齊的掛著各種不同尺寸的西裝款式服裝,西裝款式服裝是這家店服務生的服裝,而休息室內也有一處梳妝的區域有大面鏡子可以檢視自己的儀容。

銀髮瑟栗奇換上黑色西裝後,於鏡子前面調整領結並悠哉地問:
「吾提,你的衣服換好了嗎?」

問完之後,瑟栗奇基於好奇,逕自走去吾提身旁。

此時吾提穿著與瑟栗奇截然不同的白色西裝,而白衣服襯得整個人竟然散發出一種貴族的優雅氣質!

「哇!你這樣穿太驚人了!」瑟栗奇被吾提這種強大的氣場給震攝了,甚至一度出現臉紅心跳的感覺,這讓下一秒察覺到自己狀況的瑟栗奇感到微微的震驚,但抬頭再看吾提又不小心被吸引,從而有些不知所措,心情複雜。

「瑟栗奇,我們這次是要扮服務生吧?」吾提整理好蝴蝶結後,詢問著。

「是啊!」瑟栗奇故作鎮定地回應。

「那你怎麼跟我穿不同顏色呢?」

聽到吾提問題,瑟栗奇一時間感到有些心虛,但他表面上故作鎮定的回應:
「因為這家店的服務生服裝比較特別,有兩種顏色,所以我拿了黑色的,就給你穿白色那套了。」

「是嗎?那麼這任務只是要找人吧?為何不直接混到顧客群內就好,還得扮成服務生呢?」吾提疑惑的詢問。

「因為……」瑟栗奇吞了吞口水:「這個人每次都會喬裝成不同的樣子,但可以確定的是,那個人在嘴角下有一顆痣,而且聽說他喜歡……帥氣的男服務生。」
瑟栗奇講到後面越講越小聲。
聽到這,吾提沉默一秒。

看來這位跟自己不熟的死屁孩是打算賣了自己。

吾提眼睛盯著瑟栗奇,並一步步的走進他:
「你是說……他喜歡…‥帥氣的男服務生!?」

在吾提前進時,心虛的瑟栗奇也跟著後退,當他在身體靠到牆面上,並且吾提又同時將手放在他旁邊的牆壁時,瑟栗奇才發現此時的自己已經無處可逃!

瑟栗奇害怕極了,但此時的他除了能閉眼外,僅能看著非常靠近自己的吾提皮笑肉不笑的面容。

「告訴我,你還有甚麼沒說的?」


瑟栗奇顫抖的回應:「這個任務是……是要抓一個盜賊,聽說他……他……」

「嗯?」吾提緊迫的盯著瑟栗奇等待著他的回應,使得瑟栗奇只能回應不容拒絕。
瑟栗奇微微地低下頭,並發抖地大喊:「他喜歡穿白衣的男服務生!」

吾提再度沉默,
『這是甚麼跟甚麼啊……』

「那你馬上把衣服脫了,跟我換!」
「我不要!」此時瑟栗奇摸到了門把,彷彿找到逃生出口一樣,立刻將門鎖轉開。
在這瞬間,門往後開啟了,而門後的場地——


是許多人聚集的酒店的大廳會場。


◆◇◆◇◆
作者的話
錫納森並不是要整瑟栗奇才講吾提在「女人堆」騙他,而是無論是誰問吾提的事情,錫納森都會開始「講瘋話」,說吾提在女人堆啦,說他有約會啦,說他前任很多啦等等的……
——就是單純嘴賤W

最初這邊劇情,並沒有細想到吾提會壁咚瑟栗奇逼問,所以當我細寫時,也被吾提嚇到,
但吾提正是因為對瑟栗奇沒太多想法,並因為瑟栗奇是少年,他才會那麼做,但如果瑟栗奇是女生的話,吾提會保持距離。

至於吾提給瑟栗奇的頸飾,之後如果有畫到瑟栗奇,你們可以注意一下,自這回以後,瑟栗奇脖子上都會乖乖帶那個飾品摟!

也就是,若要辨識誰是瑟栗奇,就是找吾提送他的黑帶頸飾辨認即可!
 
◆◇◆



◆◇◆◇◆◇◆◇◆◇◆◇◆◇◆◇◆◇◆◇◆◇◆◇◆◇◆◇◆◇◆◇◆◇◆◇◆◇

✨《致一個無名的傳說》貼圖開賣囉!✨快來蒐集吧!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來penana打賞我!

如果大家對故事有任何感觸想法或者猜測,
歡迎多多留言,謝謝你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