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學園.戰鬥】落葉,會成為世界最強(1-4)

克拉朗之徒弟 | 2024-04-20 21:21:17 | 巴幣 12 | 人氣 46


1-4:入學篇(04)




自由練習室比班室更大,擂台也多了幾個,人卻沒有正比成長,稀稀落落的小團體正分頭練習,然而,室內環繞的嘶吼、武器碰撞的聲響卻比班室還要激烈而憤慨。

班練習室常常看到坐著休息閒聊的學生,這裡也有,不過神色相當肅穆,仔細一聽,似乎是在討論彼此的戰法、招式有什麼缺陷。

邊走著,賽斯教落葉開啟學生手冊的「通話」功能,然後、他從銀色的薔薇鍊飾上拆解出小銀片。

「這東西叫做共振片,妳可以想像成非常隱密的耳機,妳那台學生手冊應該也有。」

落葉跟著他的步驟操作,從金飾手環中也拿出了一片金屬,跟著貼在耳朵。

「進去裡面之後會更吵雜,我們用這個對話吧。」

挑了偏角落的位置,賽斯讓落葉停在橫線之前,自己走到了二十幾米遠的平行線上。

「落葉同學,我這個禮拜仔細觀察過妳的戰鬥了。」

「咦、什麼時候?」

「遠遠的看而已,但已經很足夠了。我認為妳……不用勉強自己待在這所學校。」

「勉強?沒這回事!」

「我不是在討論妳的心情,而是更現實面向的,妳應該很清楚,就算是單瓣花,都是從小就開始訓練體能、修行對戰技巧的鬥技熟手,這些時間可不是一個半月能追上的。」

「那只要更勤奮的練習──」

「具體來說是多努力?扣掉上課時間,下午的自由對練,放學後的休息時間全部?」

「有空就會練習!」

「看這狀況,妳回家後應該是自己練習吧?但其他人都有請家教、或著知名鬥士練習喔?妳進步一分、別人就會跨步一尺,薇多利嘉她……或許願意陪妳一段時間,但很快的,就不會再有人願意跟妳對練。」

「賽斯同學也是嗎?」

「我跟妳不叫對練,而是教學,因為那學不到東西,其他單瓣花肯定也會這麼想。」

「喔、那只能找老師練習了……」

「三瓣花之前,教師基本上不會搭理,『如果沒辦法從底層爬上來,也沒必要浪費資源在妳身上』,從現董事會上任的八前年開始,這所學校的風氣已經變了。」

「嗯……」

「是爸爸把妳拖進這個泥沼裡的,抱歉,我可以推薦妳去我朋友的道場那,會比這裡友善得多。」

「謝謝你的好意!賽斯同學。」

「那──」

「那什麼時候開始練習呢?快等不及了!」

「……妳有聽懂我說的嗎?」

「嗯!賽斯同學要介紹放學之後能修練的地方,這樣就不用砍稻草人了!」

「寧願被學校看不起、幫小瞧妳的人跑腿,也要待在這裡的意思吧,我知道了。」

賽斯深深皺起眉頭,嘆了口氣。

「落葉同學,我不能主動對妳發起挑戰,所以請妳來。」

「怎麼做?」

「按發起挑戰,選正式,然後會跳出警告,按確定。」

「(叮咚!)」

警告的內容很簡單,您即將挑戰超出自己實力非常多的對手,如果您被脅迫,請立刻投降,將不會損失任何升階點數。

但落葉剛過目完,便立刻按下了確定。

「再來要去擂台?」

「可以選擇,不過我覺得在這打就好,把擂台留給需要的人。」

「嗯!」

「那麼落葉同學,讓我來告訴妳對練是什麼意思。」

賽斯和藹目光一轉,強烈殺氣如鐵騎萬匹、直奔踩踏而來,換作是正常人一定會忍不住退後兩步,但落葉卻是架起了刀,毫不畏懼的反瞪回去。

手冊的指示燈變成綠色的瞬間,賽斯立刻起步,沒有任何技巧的衝鋒和對上利嘉時不同,雖然快,但即使是落葉的眼睛也能捕捉到。

屏息等待賽斯出劍斬擊的瞬間,我架起斜刀揮開細劍,落葉對準他的胸口突刺,我預想他會傾身閃躲,迎來的卻是左手一陣劇痛。

賽斯老早捨棄彈開的劍,一掌拖住落葉的手腕和左肩,側身避劍的同時對準落葉的手肘頂出膝蓋,就像折木條一樣將手臂輕鬆愜意折斷。

「咕啊啊嘔嘔──?!」

處於鶴立之姿的賽斯卻依然能彈腿、他揮打鉤拳,曲起的指節轟在落葉喉頭,強制中斷發聲中的喉音,她立刻翻滾身體著飛出去,一舉撞上擂台基底。

「咳、咳嘔!」

「鬥技士的最高原則,是保護致命判定的位置,心臟、頭、脖子。其他地方都在可犧牲範圍內。我不會攻擊致命處,其他地方都打一頓,讓妳知道這點。」

「答、答、答。」腳步聲慢而重,就像是咬傷鹿腿放其逃跑,漫步等待獵物體力耗盡的野狼。

「……咳!」落葉抹掉爆噴出來的淚水,落葉試著動左手,雖然只是折斷的模擬痛,但也動不了。

撐起身體,落葉轉換單手持刀。

「做為站起來的獎勵,我提醒妳,下一招用閃躲的。」

賽斯將輕劍當成飛鏢拋擲,落葉的雙腿卻一時間動不起來,她只能使勁揮動木劍、彈開輕細劍,但反勁還是讓落葉的手麻痹。

「我提醒過妳。」高飛半空的輕劍由賽斯接住,順勢直砍落葉的右手腕,模擬斷手的劇痛讓落葉五指一鬆,木刀掉在軟墊上的同時,賽斯也撩起落葉的手臂,轉身弓步、拖曳著她嬌弱的身體全力過肩摔。

「碰答!」

落葉才剛感受背身的痛楚,手肘也傳來折斷的模擬痛,全身上下的神經都在悲鳴,賽斯的眼中無喜無悲、一腳橫踩落葉的胸腔。

「咳哈!?」大量的胃液從落葉的嘴裡嘔咳,肋骨破裂的劇痛幾乎讓落葉兩眼昏花,但賽斯沒有住手,腳跟接著加重力量,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一點一點碎斷。

「最先瞄準的就是胸腔骨跟雙手,只要能破壞這兩個地方,基本上跟勝利沒有區別,所有單瓣花都知道這個道理。」

撿起木刀丟到落葉懷中,賽斯略為退了幾步。

「……」

落葉用手肘勉強撐起身體,這才發現劇痛同時剝奪了自己的力氣,根本動不了。

那一天窗外高山上的擂台、那個全身遍佈創傷的鬥技士,也是在這種劇痛下爬起來,用一招順斬突進逆轉情勢的?

「以妳現在的狀態,每上擂台一次,就都得嘗一次這樣的苦頭吧,如果是惡劣一點的人,還會破壞聲帶,盡辦法折辱妳,但妳連投降都辦不到。知道的話就離開這所學校。」

「……」

「躺著不動一分半就會直接判定出局,妳就感受著痛楚好好想想吧。」

賽斯背過身,緩緩走向通往室外的門,他用輕劍敲了敲肩膀,刻意演譯不耐煩的模樣,但其實他苦悶的抿住雙唇,想像著落葉害怕自己的模樣,心底湧上一陣酸苦。

「呃、啊啊啊啊啊!」

「?!」「鏗鏘!」

賽斯注意到殺氣的瞬間,立刻抽刃迴擋,轉動視線,看向對著自己後背出刀的紅髮少女。

正是落葉。

她的額頭全是冷汗、眼眶泛淚、口水從嘴角滴落,模樣無比淒慘,卻依然忍著雙手折斷的模擬痛砍了上來。
賽斯心中僅存的憐憫,因為她那不聽勸告的愚昧行徑,剎那轉為滿腔憤怒。

「喂,妳看那邊。」「怎麼了?」五分鐘後,總算有一對對練的夥伴注意到賽斯跟落葉,就像是雪崩一樣,大家開始把視線放在兩人身上。

手腳歪七扭八、白皙肌膚瘀青腫脹的少女死命爬起來,卻又被輕劍士一刀痛擊腹部,她用狂抖的手緩提木刀,那衰弱的模樣連一丁點威脅都沒有,但輕劍士卻快速砍向她的手骨,肩頂推飛少女。

然後每次,她都會在系統判定比賽結束前死命爬起來,緊接著又一次被打趴。

據在場的三年級生表示,那樣的凌虐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持續了十五分鐘。


……


端上桌的香噴噴火雞肉居然張開翅膀飛走了,落葉難以置信的伸出手,抓起半空中的烤雞一口塞進嘴裡,但火雞卻左扭右躲的抵抗,調皮的像是小男孩似的。

咬咬咬,飛飛飛。

「落──學,落葉同學?」

「啊!」

張開眼睛,落葉首先注意到鼻腔裡的消毒水味,然後是純白無瑕的天花板和日光燈,以及利嘉皺眉擔心的臉龐。

「妳醒了,太好了。」

「這裡是哪裡?賽斯同學呢?」

「放心,那個渾蛋已經不在這裡了。」利嘉抱住落葉的手,秀麗的臉孔靠過來,棕色的雪亮瞳孔擔心盯著落葉看。

「賽斯同學是渾蛋嗎?」

「真可憐,被打到忘記剛才的事了。」利嘉輕捏落葉的手肘,疼痛立刻傳進腦中。

「嗚哇!對了,模擬痛……」

「這不是模擬痛呦,而是瘀青,妳看看鏡子,這些全都是賽斯那傢伙打的。」

小圓鏡裡映照著落葉精緻漂亮的臉蛋,可是雙頰都腫了起來,幾乎每塊地方都貼上了一大堆紗布,當然,手臂雙腳跟身體也是。

「哇……被打成這樣還是第一次。」

「我也沒想到他是這種愛欺負弱小的人。別擔心,我會保護妳的。」

利嘉小心翼翼地抱住落葉,輕輕梳理那如同狼毛般凌亂卻鬆柔的焰紅色長髮。

「保護?」

「是呦,不會再讓那傢伙接近妳半步。」

經歷這麼可怕的事,落葉肯定會想要個依賴,利嘉如此設想,輕輕勾起惡作劇般的邪笑。

「賽斯同學他……」

利嘉聽到她話語中那份懦弱,更是確信自己的勝券在握。

當天晚上──

『阿宏!難道你背叛了奶奶?!』『哼,您老人家該退休了,從今往後公司就由我來管!』

「簌簌──」

落葉跟落櫻一杯飲料兩根吸管,分享著巷口的手搖奶茶,目光集中在電視的肥皂劇。

落葉像個小男生一樣盤腿坐著,若有所思的挑動舌尖玩弄吸管。

「姐姐,這樣很噁心耶。」

相較之下,落櫻則是立起膝蓋坐好,雖然用嫌惡的口吻說話,但桌子下的可愛腳趾卻掩飾不住害躁,縮抱成貓掌般的團球。

「啊、抱歉。」

「在想什麼呢?」

「落櫻才是,沒有什麼想問的嗎?」

「姐姐打輸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喔,也對。」

「姐姐分心的理由跟這次打輸有關嗎?」

「嗯……落櫻,妳對著落葉的臉打一巴掌。」

「為什麼?」

「打就對了,記得要用力喔。」

落櫻困惑的點點頭,深吸一口氣之餘高舉手掌,「啪!」的使勁摑掌。

「嗚哇!」

「對、對不起?」

落葉深刻看著落櫻的眼睛,自己喊痛的那個瞬間,落櫻的眼神立刻就變得同情。

「落櫻擔心嗎?」

「廢話!姐姐究竟想幹嘛?」

「賽斯同學今天出手時的眼神,跟落櫻一樣擔心著。」

「那就是說,他是因為擔心才打姐姐?什麼意思呢……」

「落櫻!他說光打稻草人是不會變強!妳知道其他修練方法嗎?」

「嗯~姐姐,妳有接下對方的劍任何一次嗎?」

「有!不過那應該是他放慢了動作。」

「有沒有擊中他呢?」

「一次都沒有,他的動作太敏捷了。」

「那現在最需要的應該是洞察力。」

「洞察力?」

「雖然姐姐體能、體術、劍術、閃躲、還有反應力都完全不行,但在養成這些東西之前,眼睛必須能捕捉到對手的動作。」

「嗯!好有道理!落櫻妳怎麼不早說?」

「最一開始就說了呀,但是姐姐更喜歡拿刀揮來揮去。」

「嘿嘿,那很好玩嘛。但洞察力要怎麼練?」

「很簡單,明天後天睡覺時間,我把臥室的窗戶跟燈打開,姐姐只要聽到蚊子的聲音就起來抓。」

「……咦?那、那怎麼睡覺呢?」

「沒蚊子就可以睡呀!想想看,要是能練到睜眼瞬間捕捉蚊子,那些比蚊子還大的人類怎麼可能抓不到?」

「喔!落櫻真的好聰明!那我們就一起努力吧!」

然而,落櫻連兩天都只負責開窗戶,很快就躲到客廳去睡了。



…………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