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大國篇06 遇見江洋大盜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2-23 12:05:18 | 巴幣 316 | 人氣 113

連載中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有就更新)
資料夾簡介
我扮演著早死去的偶像提里,來到一個偏遠的城鎮,哪知在這裡竟然有人壓過提里的光采! 當我打算去教訓這個可惡的人時,總覺得這個人相當可疑...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


在高檔酒店的大廳內,雖然有台上的唱歌表演,還有眾多盛裝打扮的人在此跳舞吃飯,但在某個剎那間,台下人竟然紛紛往某處看過去,這使得舞台上的人也不禁跟著往眾人看的方向望去。
在眾所注目的方向——

有兩個人交疊在地板上。


穿著白西裝的吾提正壓在穿著黑西裝的瑟栗奇身上,但吾提因為有雙手支撐在瑟立奇頭的旁邊,所以兩人還不至於完全疊在一起。

為何兩個人會以這麼尷尬的情況在會場中呢?
因為瑟栗奇得知這次任務目標喜歡「白衣」男服務生時,就騙吾提穿白西裝,但這小心思被吾提察覺,而使對方憤怒的逼問自己到牆角。
瑟栗奇情急之下,手抓到門把就轉開,兩人因而順勢地跌到會場中央,
也就變成了那樣尷尬的局面……

雖然周遭一圈的眾人紛紛噤聲並注目著吾提與瑟栗奇,但吾提卻毫不在乎周遭,僅是專注的盯著身下的銀髮瑟栗奇,並以冷靜的口吻逼問:
「瑟栗奇,你還有甚麼沒說的嗎?」
對於吾提俊俏臉孔比剛才的壁咚更近,而他整個身體就在自己上面,雖然他口吻平淡,但瑟栗奇確實有感受到某種不容拒絕的壓迫感,嚇得他緊閉眼,顫抖的回應:
「我我……我都說了!我發誓……」

吾提靜靜的看了瑟栗奇幾秒,見到他似乎真的知道的全講了,這才冷冷的開口:
「那好吧……我知道了。」
接著吾提很快地爬離瑟栗奇身上,並站了起來。

在感受到吾提體溫的離開後,瑟栗奇睜開眼卻驚覺周遭都是人在注目,他嚇了一跳,隨後立刻站了起來跟著整理自己的服裝。

在意識到自己「竟然」處於下風,瑟栗奇的好勝心起,原本弱勢的氣勢轉而憤怒與哀怨,還順帶瞪了吾提幾眼,心想:

『要問話也看場合啊!這傢伙不在乎有這麼多人在看嗎!』

xxx

瑟栗奇穿著黑色服務生衣服,將一盤空酒杯的托盤放置在大廳角落的推車上。
當瑟栗奇推另一台裝滿食物的餐車回到會場時,他驚然見到吾提被許多女生包圍。
反觀瑟栗奇周圍,除了他本人與餐車外空無一人。

『不是才沒過幾秒怎麼……那傢伙就吸引這麼多女生了!』

瑟栗奇一臉不爽,並叉腰瞪著吾提:

雖然我本來就覺得那傢伙長得不錯……但我目前這樣子也不差啊!
——白西裝了不起啊?!

然而在瑟栗奇還來不及反應的剎那間,他被拉到了某處。
當瑟栗奇回過神來時,他竟然就在原本吾提所在女生擁簇的中心位置。

而吾提呢?
「抱歉,我得先忙了,換他來跟妳們聊吧!」吾提匆匆說完這句話後,他便快速地離開了現場,雖然吾提表面上看像是有事離開,但那速度根本就是逃命一樣。
留下現場搞不清楚狀況的瑟栗奇在一群女生之間。



直到吾提來到大廳角落的某個門前時,他終於鬆了口氣。
『剛剛的那群女人真可怕,好險可以抓瑟栗奇換……』
吾提慶幸地用手稍稍按著喘息跳動的心臟,如此想著。

吾提之所以有這樣的想法,是因為他其實對於被人包圍會感到窒息,所以多虧了瑟栗奇瞪吾提,才讓吾提發現他就在自己附近可以——
抓交替。

雖然吾提明白很多人都很羨慕又忌妒自己能被一群異性包圍,但他本人,卻有點恐懼被人包圍,尤其還是一群帶著炙熱目光愛慕自己的人,
那對吾提而言真的是非常可怕……

喘了幾口氣,吾提終於心有餘力,並積極回頭注意著會場各個地方的人冷靜分析著:
『剛才送幾次餐點到會場各地時,基本上已經觀察過全部的人了,但沒有看到嘴角有痣的人,這個人會不會其實在其他地方呢?』

突然有隻戴著長手套的手快速的摀住吾提的鼻子。

這雙手拿著手帕從吾提身後精準地摀住了吾提的鼻子,並在吾提措手不及時,將他拖入門內。

因為一切都太過突然,吾提不僅還來不及阻止對方的舉動,甚至也不小心……
吸入一點了來自手帕上的藥劑。

吾提開始感到無力。

帶著長手套的女人站在吾提身後,趁機用一隻手撫上了吾提的脖子要威脅他的性命,卻又帶著迷戀的眼神開口:「別害羞啊!新來的。」

吾提緊張的要擺脫那女人,儘管女人手碰自己脖子作勢要威脅自己性命。
但女人後來卻直接放棄制止吾提,因為她注意到吾提已經中毒,因此她知道吾提之後狀況只會越來越差——

不出多久,吾提確實就如那女人所預料的,開始連站也站不穩,最後虛弱的坐倒在地上。

坐在地上的吾提雖然四肢無力,意識逐漸不清晰,但他理智告訴自己現在情況危急,得做點甚麼。
雖然當下連動根手指也感到吃力,但吾提仍使盡力氣以手扶著頭,要讓自己清醒點,這也使得他察覺到——

這個味道好像曾經聞過……


一段過往回憶浮現在吾提腦海中,並拉扯著埋藏吾提心底的那份苦澀情感……


這香味……果然……

吾提確實曾經聞過。
因此吾提想起,那個味道的效果除了讓人暈眩無力,還有……


吾提隱忍充斥體內的燥熱,與暈眩的不適感,努力地抬起頭要確認對方的樣子,吾提這時終於注意到,這名靠近自己的這個女子嘴巴有個痣。

吾提終於意識到了——

『這個人……是瑟栗奇講的那個人。』


xxx



瑟栗奇被吾提突然拉到女生中心後,當下雖然錯愕,但他很快的反應過來,並應對得游刃有餘,最後竟然還熱烈受到歡迎的一直被勸酒,瑟栗奇裝作困擾的笑著回應:
「各位姐姐們,別勸我喝酒了,我現在還不能喝酒,因為我真的還沒成年,這件事可千萬別跟老闆講。」

瑟栗奇會這麼說,是因為怕酒有毒,否則他之前根本也沒在管自己有沒有成年,都會偷點幾杯酒來喝!

然而在瑟栗奇與大家打哈哈之際,他察覺到吾提不在現場而疑惑著,而當目光掃視到會場角落那扇不起眼的門內時,瑟栗奇驚嚇到了,他見到……

在遠方的某扇半開的門內,隱約有兩個人的身影……

一位彷彿吾提的身影虛弱的坐在地板上,而男子前方則有個女子,好像要對男子幹嘛……


『門內那個人是吾提吧!他該不會……』

瑟栗奇感到緊張了,因為他會接這個任務,是因為他有把握可以罩吾提,他才把吾提帶來,但吾提目前卻看起來正在身處險境!!
「抱歉啊,老闆好像在找我,我得先走了。」在快速留下這句話後,瑟栗奇便緊急的往角落的門跑去。
『絕不能讓吾提出事!』瑟栗奇當下僅有這個念頭。


瑟栗奇衝到了角落的金屬門前,並用力拉開那扇重重的金屬門前,瑟栗奇都已經想好了,之後他要以俐落身手打暈那個女子,拯救受到危險的吾提!
然而在瑟栗奇拉開金屬門往下一看時,瑟栗奇卻是吃驚的見到——

吾提將女子壓制在地。

這情況使瑟栗奇錯愕。
『嗯?奇怪!剛剛是我看錯嗎?吾提不是陷入危機了嗎?』

瑟栗奇沒有看錯,吾提剛才確實陷入了危機,但因為吾提曾經因為這種藥而有痛苦經歷,這使得吾提在事後,曾有過無數次的反省該如何應對,才能夠在這次將局勢反轉過來。

因為瑟栗奇拉開門前來,使原先在壓制女子的吾提,迅速警戒的轉過身確認闖進來的人是否是同夥,
被壓制在地的女子看準這時機點,掙脫了壓制自己的吾提,並快速從胸口拿出一個魔法道具往地上一丟,門內的整個空間迅速充滿了煙霧,能見度也急遽下降,女子趕緊逃跑。

見女子逃跑的瑟栗奇,在見到女子嘴角下的痣後,也立刻反應要追上去,但就在瑟栗奇才踩第二步時,他四肢突然無力的跪下。

瑟栗奇感到錯愕:『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包圍整個空間的煙霧,與吾提剛才被摀住的手帕氣味成分是類似的。
吾提即時攙扶住即將暈眩的瑟栗奇,對他大喊著:
「瑟栗奇醒醒!」

在瑟栗奇努力睜開眼時,吾提拿出了一瓶萬用藥到瑟栗奇面前,不容拒絕的說:
「你快點喝下然後行動。」

瑟栗奇也因為中了毒的關係,大腦的思緒竟然完全毫無反抗,就那樣傻傻地聽著吾提的話,順從地拿起瓶子照做喝掉了。


xxx

這次任務雖然中途有發生一點插曲,但最終順利落幕。
瑟栗奇以常用的銀髮男子造型開心的來到暗堂,因為要來領報酬了!

見到瑟栗奇開門前來,黑隨手將一袋以高級布料包的錢袋推到桌上中央說道:
「這是這次任務的報酬。」

瑟栗奇聽完興奮的拿走那袋錢,甚至還不由自主地用臉磨蹭著錢袋,彷彿像是守財奴一樣。
黑也不想對瑟栗奇的行為做出想法,直接開口問著:
「你找的那小子狀況如何?」

聽到關鍵字後,瑟栗奇終於放下快被他稚嫩臉頰磨破的錢袋,並不好意思的抓著頭:
「他挺不錯的,多虧他了。」

識人無數的黑感到疑惑,因為依照瑟栗奇性格,他應該不會輕易去誇才認識幾天的人才對。
「有發生甚麼事嗎?」

聽到黑問的,瑟栗奇稍稍有些慌張,然後雙手交疊回應故作鎮定:
「我……我有注意不要亂喝東西,但沒想到那個盜賊用的是氣味!……
幸好吾提他有帶解毒劑……」

講到這,瑟栗奇查覺到太對,
這樣講不就好像自己很無能?

瑟栗奇話鋒馬上一轉:
「所以最後我就以俐落的身手抓到了那個盜賊,把任務完成了!」
講完這段話的瑟栗奇,竟然還露出了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企圖隱藏自己的心虛。

「原來如此,聽起來,這次你是被人家幫忙了一回。」不枉費黑是個經驗老道的人,他直接一語道破。

「嗯……」瑟栗奇只好放棄虛榮,心虛地回應。

但過沒幾秒,瑟栗奇注意力就轉走了,他又用臉磨蹭那可憐的錢袋並賊賊的笑著:
「沒想到吾提這麼好用!黑,下一次的雙人任務,可以換個獎金多一點而且難一點的。」

看來眼前這小子是被金錢沖昏頭了吧?
黑嘆了口氣。

確實,這次任務給的酬勞是平常酬勞的好幾倍,也難怪他了,不過就如同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任務級別與獎金通常也是成正比的,而這次這個任務僅是個特例。

黑雙手交疊的觀察著瑟栗奇詢問:「你與那個人搭檔的任務是要報酬還是要著重訓練他?」

『果然沒有這麼好康的事嗎……』
瑟栗奇失落了一下,但他沒失落太久便毫不猶豫地開口:
「當然是以訓練他為優先,如果可以,希望任務還能進一步測試那傢伙有沒有全身而退的能力才行……。」雖然瑟栗奇喜歡錢,但他仍知道要以大局為重。

對於瑟栗奇的回應,黑感到滿意:
「這是當然。」
說完,黑勾起了一抹微笑。

「對了,黑……那家店都沒有服務生嗎?還是說只有那天沒有來?我本來還以為,自己得要先以一個新人的身份與其他服務生接觸呢。」

黑稍稍疑惑了一下,後來便彷彿說故事似的開口:
「那家店本來是有服務生的,但後來那位盜賊找上那家店後,服務生就一個一個辭職了,即使後來新進來的,也很快就離開了。」

「咦?那個女盜賊是做了甚麼?為什麼要針對那個店家?」瑟栗奇聽到關鍵點並疑惑著。

在瑟栗奇的認知裡,這次任務就是幫店家抓盜賊而已。


黑對瑟栗奇的疑惑感到有些訝異。
『原來瑟栗奇接任務以前,沒有完全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次任務啊……
那這樣的他竟然還能毫髮無傷地完成,真是謝天謝地,應該是歸功於他找的那個小子的關係吧。』
「女盜賊並不是一般那種偷東西的盜賊,並且他也不是只針對那個店家,因此受害者不止那家酒店。聽到這你應該不難猜想她做了甚麼吧?」

聽到黑所說的,這下瑟栗奇才終於知道要害怕,並怯怯的猜測:
「該不會……是劫色……」

「嗯是的。」黑肯定的答覆。

「所以……她該不會……」瑟栗奇驚恐的看著黑:
「該不會並沒有針對穿白衣的男服務生吧?!」


「是的,只要是男的都是她的目標。」


聽到黑肯定的回應,瑟栗奇不禁回想起那日在酒吧內,自己曾經中毒而四肢無力的事情,接著直冒冷汗的抓頭。

『不會吧……要是沒吾提在,我不就被%*&@…………』
意識到這個真相的瑟栗奇此時已成空殼狀態,但請不要誤會瑟栗奇腦中是一大堆亂七八糟的18禁場面,
如今的他仍只是個純真的16歲青年,因此對他而言,他腦中能夠想像的最糟糕情況,也僅止於親嘴與親暱的肢體接觸而已,但這些對於他本人而言也足夠震撼的了。


xxx




下午,也正是酒吧即將開業的時間點,吾提拿著從水果店老闆那買的一箱補貨水果進去酒吧內。

「吾提,你來了啊?」帶著眼鏡的紫灰髮青年,錫納森露出笑容說著。

「嗯。」吾提雖然對於錫納森刻意地打招呼感到疑惑,但仍是回應了,並沿途拿水果箱子走到吧檯內場,要將水果放置妥當。

此時錫納森從服務生圍裙的口袋裡拿出一封粉紅色的信,興奮的看著吾提開口:
「我今天早上進來店裡,看到有一封你的信,我直覺是告白信,所以就打開看啦!」講完這句的錫納森,還拿著打開的粉色信上下晃了兩下。

聽到後,吾提感到困擾的抓頭,思考:
「最近看到的女生應該都是熟面孔,怎麼還會有這種信……我應該沒做甚麼引人注目的事情吧……」

「或許你沒有,但你本身的存在就夠吸引人的目光了。」錫納森想也沒想,就回應了這句。

隨後錫納森積極的攤開信紙,並在看了前幾句之後,果不其然的指著信的某處:
「你看!這封信上面果然又是寫了許多充滿愛意的內容。吾提,你這個人也太過讓人羨慕了吧?這是這個月的第幾封了啊?」

「你有興趣那個女生就給你啊!我又不想要!」吾提吼著,因為類似事件已經發生太多次,使得吾提已經完全喪失耐心。
「給我也沒用啊……他是喜歡你又不是喜歡我……」錫納森聽到後,哀怨地回應著。
※謎之音:是缺到連沒見過也可以嗎……

「不過,信中有提到,你曾把人家撲倒,還用炙熱的眼神看著對方,這是怎麼回事?」錫納森講完後細瞧著吾提,覺得這件事不單純,而吾提沉默了。

吾提向錫納森伸手,並以不容拒絕的口吻開口:
「錫納森,信給我。」

但即便感覺到吾提不悅,錫納森仍幸災樂禍樣興奮的問:「你該不會真的……」把人家撲倒吧?
錫納森之所以講了關鍵字後,就沒繼續往下講是因為太過興奮,但錫納森此時竟然還知道自己不該表現得太過分,因此用手摀住嘴,但終究仍不小心幸災樂禍的發出一點聲音,使得吾提整個黑臉,立刻抽走錫納森手上的信,並當場把信燒掉。


在信燒得差不多後,吾提才終於開口解釋:
「她是任務的目標,而當時我做的只是抓住她而已。」

「不會吧!就算是那場合,你竟然還是可以讓一個少女迷上你……」
錫納森裝做害羞地看著吾提,儘管他覺得這種事發生在吾提身上很合理。

錫納森的反應果然成功再度引發吾提的激動:
「雷根先生!她不是甚麼少女,而且我也根本不想遇到!」
※雷根是錫納森的姓氏

「好啦,知道了啦。」錫納森拿了一杯水給吾提:「喝點水別激動。」
見錫納森似乎知道該收話題的樣子,吾提才接過水並喝著。
此時吾提也確實感到口渴了。

在吾提喝得差不多後,錫納森擔心的問著:
「那你下次任務還去嗎?」
雖然錫納森就是個愛說幹話,又有點幸災樂禍的人,但他會是吾提多年來的朋友也不無道理,雖然他確實是吾提的損友,但關鍵時候也是吾提唯一可以信任的摯友。

吾提喝了最後一口水後,回應:
「我不想,但瑟栗奇似乎就是想找一個會魔法的幫手,我不希望他把我會魔法的事告訴其他人,所以……」吾提嘆了口氣。

因為在大國,會魔法、有魔法資質,是一件非常不平凡的事情。

「既然把柄在別人身上,就只能想辦法演足戲了,因為我還想繼續以這個假身分生活,所以就下次……下次任務結束後,我會找個理由把一切都拒絕掉。」


講完這句話,吾提心裡也更加肯定這個想法。


◆◇◆◇◆


作者的話

找時間打算補上前幾回的創作想法w否則過n年後,連我本人也會忘記,就很可惜了...

06回有很多漫畫內沒有的細節,不知道有看過漫畫的人是否有注意到呢?
無論吾提或者瑟栗奇的細節都有喔!還特別解釋「瑟栗奇只是個純真的少年」!

至於錫納森,不知文字上是否有把他那副很欠打的感覺表達好,因為怕放太多圖會中斷觀看(其實這回已經丟很多了),因此在這邊補上錫納森的表情(也是某張line貼圖)。

(默默說,我覺得瑟栗奇很可愛,錫納森很欠打,可是某位友人覺得瑟栗奇很欠打,錫納森還好,這種觀感不同的事情好有趣~~)

希望大家看得愉快,也感謝大家看到這邊~



◆◇◆



◆◇◆◇◆◇◆◇◆◇◆◇◆◇◆◇◆◇◆◇◆◇◆◇◆◇◆◇◆◇◆◇◆◇◆◇◆◇

✨《致一個無名的傳說》貼圖開賣囉!✨快來蒐集吧!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來penana打賞我!

如果大家對故事有任何感觸想法或者猜測,
歡迎多多留言,謝謝你們~♥



創作回應

oVo巴爾坦星人
O_O
2022-02-25 18:36:14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這表情是對錫納森的觀感嗎XD?
2022-02-25 18:42:23
oVo巴爾坦星人
沒事 XD
2022-02-25 18:49:5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