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5.8夜晚城外森林的烤肉個別紀錄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5-09 11:59:03 | 巴幣 204 | 人氣 69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聽說似乎兩天後就要離開了,唉……之後又要來場郵輪度假嗎?……
那還真悶……
這段時間因為一直被關在大樹內,翔之夢都快悶死了……
因此來到城外森林走走。
在此時翔之夢思考著今天與翡翠聊天提到的事情。
對於翡翠提到的,可以找人敲自己腦袋讓自己可以記憶恢復的事情,
翔之夢非常認真地思考可以找誰,然而正當想進一步詢問時,
現場情況不允許,翔之夢感到有些苦惱,並思考著應該找誰好,並來到城外。



本篇為翔之夢與各別角色對話的整理(因為懶得梳理順序)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此次對串對象為:


注意到前方有先前戰場上一同作戰的戰友,以及某次一同出任務的同伴,翔之夢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啊!千行,史丹利,你們都來散步啊?」

  
  
姓名:千行真我
  
外貌特徵:
  
黑色頭髮綠色眼睛,外觀約二十多歲的青年,腰上有一把刀。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252921  

「散心罷了。」千行簡單回應對方。
看來大多穿越者比較會有無家可歸或無親無故的狀態,即使日常生活之中看起來並沒有這些困擾。


「之前戰場的事情,多謝你的指揮了!能跟你一同合作很開心,那個……讓你一個打武天使而沒能一起打的事情,我挺抱歉的……但也挺謝謝你信任我的。」
翔之夢感激地開口著。


「因為我能力不足,自然也只能託付給你,在那樣的戰場與其把你當成負擔不如當成助力,才更有機會能戰勝對手。」
雖然千行內心也有假如自己能強的自己處理一角戰場就好的心態,但顯然他還沒辦法。


翔之夢對於人形類,或者有智慧的種族無法下殺手,但直接說出來,恐怕很多人無法理解吧?
「其實……如果對方不是武天使的話,而是旁邊那些看起來很詭異的天使機械的話,我是可以參與戰鬥的,但如果是能溝通的智慧種族,還是把我當個輔助或者後勤比較好,我所持有的技能,如你上次所見到的,是筆畫魔法,我可以輔助隊友以及干擾敵方。」


「倘若只剩下你自己呢。」
千行像是不理解一樣的詢問:
「或是沒有人站在你這邊的時候,那你想保護的東西就可以失去了嗎。」



翔之夢仔細想了一下想保護的東西,但腦中沒有浮現東西,並疑惑著:
「那個……一般人想保護的東西……會是甚麼呢?」
若有其他人的參考,或許自己會知道哪些自己可能會想保護吧。


「...。」
他的腦袋想了一下,不過腦袋中閃過的答案很多所以頓了一段時間:
「像是你不願意吃蟲的信念,和誰相處的回憶,一個合的來的朋友一個房子一個地方或一個物品等等,或單純只是自己也是值得保護的。」


「吃蟲跟信念沒有關係啊!我只是覺得蟲很噁!不過如果是朋友的話……嗯……確實是個會讓我保護的對象。」
雖然翔之夢腦中浮現的幾個人,他覺得自己會努力去保護,到若提到危急時刻的情況,是否真的會這樣做?

翔之夢不肯定,因為他沒有遇過。

但如果他真的遇到,或許會寧可自己先死,卻依舊保持自己不殺的原則而見證著朋友們的死去吧?

因為翔之夢見過大多數旅行結交到的朋友們,他們的死去,而造就他僅需花幾分鐘時間哀悼平復難過,雖然這趟來到這世界的自己,似乎已經擺脫被動穿越時空的這件事情,並且狀態也沒獲得重製,但過去經驗裡仍告訴他,或許他仍可以很快的平復悲傷。

所以翔之夢不確定了。


千行拍拍身子站了起來:
「如果沒有足夠在意的東西的話,就不會在這個議題上困擾吧。」他伸了一個懶腰,似乎打算回去睡覺的樣子。


「明天再去競技場好了...各位早點休息。」
千行擺擺手,將刀插回腰際之上就緩慢離開了,但一下子就彷彿從這個空間消失了一般。



史丹利
注意到前方有先前戰場上一同作戰的戰友,以及某次一同出任務的同伴,翔之夢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啊!千行,史丹利,你們都來散步啊?」
  
  
姓名:史丹利
  
外貌特徵:
  
漆黑髮色,琥珀色眼睛,外觀年紀是16歲少年,身穿一身黑的風衣大袍。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300560

此時史丹利在眾人面前打開了他引以為傲的布料袋。
映入眼簾,只見各式各樣的蟲子:鼠婦、蚯蚓、蚱蜢、金龜……正在布料中來回蠕動著。這便是史丹利抓來的宵夜:「新鮮的蟲子,滿滿的蛋白質,總比宴會上的那些東西營養多了!」
接著史丹利一手撈了一大把蟲子塞進嘴裡,當作餅乾一樣享受著。
注意到史丹利手上那堆蟲子,翔之夢詫異了一下,覺得挺噁心的而往後縮了一下,因為他覺得多於四隻腳的存在都超級噁心的……
此時翔之夢不禁回想起那次口中的食物,不禁感到有點害怕……
「那個……之前的剉冰裡……有蟲嗎?」
「嗯……?怎麼,應該沒有吧?」
史丹利認真回憶了一下自己當時加進機器裡的食材,很明顯應該是沒有蟲子的。而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周遭的人為什麼對蟲子這麼排斥,於是還把滿袋的蟲子遞到翔之夢面前:
「要來一點嗎?」
翔之夢一聽到,驚恐的後退——
天那……
「別……不了……你自己吃……」
翔之夢乾脆躲到了千行旁邊了,看來長生跟史丹利,兩位都很可怕……不能接近……太噁了……
但是看到史丹利吃蟲也很噁……
「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幫你把這個蟲變成美味的食物喔!拜託你了請你一定要同意我這麼做……」
「為啥?」眨了眨眼,歪頭發問:「已經很美味了啊。」
話音剛落,史丹利又拎起了一隻鼠婦,優雅地扔進嘴裡。緊接著抓起一條蚯蚓,吸嚕吸嚕像是在吸麵條一樣把它吸入口中,並露出十分滿足的表情。
「你們確定不想來一點嗎?我抓了很多。」
已經吃飽的千行就算了,但史丹利還是再次問了兩人。
因為他壓根不明白這些蟲子在他人眼中是多麼噁心且難以下嚥,似乎是以為他們出於禮貌才拒絕。
「拜託……別……」
眼前這景象,幾乎令翔之夢快崩潰了……多麼斯巴拉系的恐怖景象啊……
多於四隻腳的生物是翔之夢最怕的,其次則是……沒有腳的……
翔之夢立刻拿出金色羽毛筆寫著:
          『全部變成棒棒糖的口味與樣貌!』
而沒有腦力思考正餐有哪些菜色,不如說,一想到正餐是甚麼,他就快吐了……
正欲再次抓一把蟲子進食的史丹利,突然頓感不對勁。
仔細一瞧,布袋裡的蛋白質全部掉包成了棒棒糖,這讓他大吃一驚。
「嘿!我的蟲子呢?!這是什麼鬼玩意!」
這下子史丹利看起來比較符合他的年紀了?
不……是看起來比較沒那麼可怕了。
「這只是看起來吃起來是棒棒他,不過如果你主食就是攝取蟲的話,他一樣是蟲喔!」
翔之夢一本正經地開口回應著,但絕對與史丹利保持距離,免得他等等又拿出另一把可怕的東西。
「喂喂,別把魔力浪費在這種事情上啊……」
把食物的外表變成棒棒糖,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史丹利一邊思考,一邊抓了一把『蠕動』的棒棒糖,送入嘴中。
那滿嘴的甜味,不禁讓他皺起眉頭,很顯然是不習慣。
注意到史丹利似乎不太喜歡那麼甜的味道,翔之夢也思考了一下這次餐點有甚麼,然後又拿起金色羽毛筆寫著:
『把棒棒糖變成牛排口味與外型!』
而不詢問史丹利到底喜歡吃甚麼,要是他又回答蟲,他可不想幫忙把那堆棒棒糖變回蟲!
眼看自己手中的蟲子一下變成棒棒糖,一下又變成牛排。這讓史丹利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老實說,你不用一直變化這些東西吧?我都快吃完了……」
翔之夢微笑的開口著:
「沒關係!這樣比較美觀!如果你還想吃蟲,請先跟我講!至少在我視線範圍內……我會讓你吃上比較美觀的食物的!」
翔之夢微笑著,雖然他也沒擅自認為對方吃蟲究竟是好是壞,但至少蟲這種事情……最好少出現在自己眼前!
「食物就是食物,誰還管美不美觀的……」
就這樣,史丹利吃完了他的那袋營養蛋白質。
「好了,我也先離開了。還有事情得辦呢。」
眼見千行離開,史丹利也從倚靠的樹身上彈起。旋即呼喚一大片雷雲,並向著自己的位置降下一道閃電;赫然雷鳴轟鳴,而在金芒消逝之後,少年的身影也不見蹤影。


注意到前方有先前戰場上一同作戰的戰友,以及某次一同出任務的同伴,翔之夢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啊!千行,史丹利,你們都來散步啊?」
注意到另一側的長生,翔之夢愣了一下:
「呃……長生前輩好。」
因為至今那個頭長回來的畫面,仍在翔之夢腦海揮之不去,尤其現在是夜晚,這記憶顯得更加可怕了。
  
  
姓名:白羽祥(道號:長生道人)
  
外貌特徵:
  
身材高挑精實,劍眉星目,絲滑長髮飄飄,
天生微笑唇,唇角上揚,發呆時看起來就像是在微笑。
在東方審美裡算得上是清秀帥氣的臉。

青藍雙色道袍,腰上戴著一塊白玉佩,偶爾額外別上一串銅錢。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57413  

「夜安。」長生簡單回道。
聽到對方竟然這麼正常的回應自己,翔之夢還是有些遲疑上一次的調皮舉動究竟是怎麼回事,但他沒那麼笨會去靠近他,而是隔了至少史丹利千行兩個人躲到角落去,這樣他才會覺得比較安心一點。
長生以怎樣的面目對人,全憑心情。
今天夜了、吃飽滿足,自然安安靜靜。
對,就像柔和恬靜的夜風。
雖然翔之夢怕歸怕,不過關於後續有其他人來填問卷的事情,翔之夢還是挺感謝的:「那個……因為前輩的關係,後續有許多人來,還有幫忙做問卷調查……雖然不清楚前輩是有心還是無意的,不過……謝謝長生前輩了。」
後續在長生與其他人談話中,翔之夢注意到長生這樣開口:
「仙人之體吃不飽,這是可以餐風飲露而不死的代價…」消化為能量的效率太高了,永遠不會有飽足感。只要口腹之欲猶存,就可以繼續吃。
翔之夢聽到有些訝異:
「嗯?長生前輩其實不用吃東西?感覺真方便。」
對於長期野外旅行,最麻煩的就是食物不足的問題。
或許史丹利吃蟲的景象,又比長生先前可怕的印象更加可怕,此時翔之夢不覺得長生前輩有那麼可怕了,因此才敢開口。
說到生鮮魚類,長生好像是要吃魚來著。
遲遲的對翔之夢點頭回應。
接著把兩根銳木籤隨手投出、木材於半空一陣青色之中倏然加速,以詭異的角度插入水中,只餘一點點木質暴露水上。
「有了有了。」手掌空抓,木籤被風壓拔起,只見兩尾大魚被串在籤上、完美地從尾部附近貫至嘴中露出。
「當你想吃飽的時候就不方便了。」微小的代價。
長生御風讓烤魚串在半空飄浮,受著火熱、緩慢軸轉。
翔之夢拿出金色羽毛筆寫上了『串棉花糖』,棉花糖憑空出現,接著翔之夢將串棉花糖拿去火堆中烤。
至於造物的東西有沒有營養的事情,翔之夢到打算如果有空,應該找找其他義勇軍來幫忙測試看看,而現在,就想吃!
長生見狀御風挖了一顆棉花糖送進自己嘴裡,然後在翔之夢有反應之前往他口中塞一顆硬糖。
強行一換一。
發現棉花糖少了一棵,嘴巴內突然多了一顆東西,翔之夢整個詫異著,並感到疑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翔之夢愣了一下,覺得嘴內的東西甜甜的,猜測是糖,但仍是拿出來確認了一下是甚麼,並用魔力之瞳看過,眼前的東西應該沒毒吧?
看到糖沒毒,翔之夢開心的再度把糖丟回嘴內。
因為沒毒的東西就可以吃!
翔之夢又開心的含下,至於少了一個棉花糖的事情,翔之夢雖然疑惑,但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隨後翔之夢思考了一下,或許現場有人愛吃烤過的棉花糖而不好意思開口,才拿糖跟自己換,因此他又拿起金色羽毛筆造出五六根棉花糖,並插在火堆旁烤著。
希望愛吃棉花糖的哪位,可以不必客氣。
須臾,魚吃完。另一條魚,沒有人應下,長生吃完一整條後、突然也沒有吃下去的想法了。他把魚骨與那條完整烤好未碰過的魚丟回水中,自然循環會代他處理。
「那麼,時候也不早了。」仙人用姆指指腹沾擦嘴邊的糖漿,舔下。
「各位早點休息!」他倒是不一定會去睡。
長生化為一團青風消散,標準離場動作。
狐狸狗
在聊天不久,也有一位白髮紅瞳的殺手拿著一罐酒路過,是翔之夢沒有看過的人。
    
姓名:狐狸狗  
外貌特徵:  
美麗且柔順的白色短髮,後髮與鬢角及肩,兩側的頭髮也蓋住了耳朵,瀏海過眉而幾乎遮住眼睛。

天生面癱。

有著冷冽的邪魅臉龐,臉蛋修長,五官精緻立體,朱紅的嘴唇,堅挺的鼻子,細長的雙眉以及深邃的眼眸,卻散發出一種高雅的氣息,由於長相的關係,笑起來都像是冷酷的微笑或是惡魔般魅惑的笑容。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1426659  

「怎麼都聚在這裡烤肉,吃不慣宴會裡的山珍海味嗎?」
狐狸狗對著其他人問著,
「遙想一週之前,都還在吃那個鯨魚肉呢。」
雖然開口的人翔之夢沒看過,既然對方提及鯨魚肉的事情,想必肯定也是樹內的一員吧,不知是哪一位前輩呢?
「你好!我是翔之夢,請多指教,鯨魚肉的事情,前輩覺得味道如何?」
「每個人料理的情況不一樣,但本質還是魚肉,有油脂多到可以當機器燃料的部分,也有嚼勁十足的部分。
然,吃一天兩天還不會膩,後面無論怎麼換料理方式,都只會讓人感到痛苦。」
狐狸狗回應著。
「如果你吃膩想換食物口味,可以找我,這類魔法,我挺得心應手的。」
翔之夢微笑的看著對方。
至於他最初是用在哪呢……
是變換與史丹利一起吃的腐根之王剉冰的時候……
「怎麼聽起來像是味覺替換,同一種食材的料理方式不同,卻也不會改變食物本身的味道對吧。只要食材不單一,就不會有吃膩的問題。」
狐狸狗回應著,接著又喝了一口酒:
「甚至有人寧願後來只吃素也不願再碰鯨魚肉。」
「吃素也不錯,我就挺喜歡吃素的!」
翔之夢微笑的,並分享著原因:
「因為吃素不用挑骨頭了!可以一口咬下!挺方便的!」
注意到眾人陸續離開,翔之夢也拿起房卡確認了一下時間。
看來目前確實挺晚的了,該回去了,要是在晚點回去,搞不好等等路上會見到尼蘭爾前輩的同類在遊蕩吧?
那區時,有看鬼片經驗的自己應該會覺得超級可怕吧!
翔之夢拿出金色羽毛筆在自己位置下畫了圓面,並乘坐了上去。
接著如同乘坐阿拉丁魔毯一般,打了哈欠後,開口著:
「前輩,你也早點休息喔。」
接著直接往世界樹飛去。




注意到前方有先前戰場上一同作戰的戰友,以及某次一同出任務的同伴,翔之夢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啊!千行,史丹利,你們都來散步啊?」
而異旁這位有著獸耳的青年又是……
翔之夢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點頭問候。
  
  
姓名:桑‧艾布列萊克
  
外貌特徵:
  
灰白色的中長髮 眼睛是水藍色 身上總是穿著黑色襯衫跟牛仔褲以及馬靴,外頭有套一件黑色長大衣。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407135

「晚上好。」
看到前來的翔之夢,狼耳青年也點點頭回應,你可以看見他正在飲用著熱可可類的熱飲,但奇怪的是他還會從包包內拿出一瓶酒加進去。
「你好。」
聽到對方對自己打招呼,翔之夢也禮貌性地打了招呼,並有些好奇對方的獸耳並思考著是狗還是狼又或者是狐狸?
狼耳青年尾巴搖啊搖,搖啊搖,雪白又毛茸茸,再加上頭上的狼耳,如果翔之夢的見解與野外動物知識夠,會發現是不常見的雪狼亞人。
可惜翔之夢的知識未必與青年的知識一樣,所以或許在他後續的結論裡,青年可能會是白色的狗?
翔之夢疑惑地看著青年,
「那個……你也是義勇軍前輩嗎?」
翔之夢是位新鳥,認識的人不多,所以他沒辦法判別。
「不,我只是路過的冒險者而已。」
青年搖搖頭,
「我長年在外旅行,最近才回來阿思嘉特,趕不上義勇軍的報名,只好獨自在城內待著。」
他這麼說著,臉上多出一份憂傷。
「所以你之後有機會打算加入義勇軍摟?是有甚麼原因呢?」
就翔之夢所知道的,很多來當義勇軍的人,似乎都有許多的背景與理由,不知眼前的青年是否也是如此。
「拯救這個被毀壞殆盡的世界...才不會這樣說呢...。」
狼耳青年先是開了個小玩笑,然後看看翔之夢,
「理由嗎?我想應該為了追尋某個人吧?
他苦笑著,然後看到他向他人自我介紹:
「翔之夢是嗎?我是桑,桑.艾布列萊克。」
「桑?請多指教,你怎麼知道我叫翔之夢啊?」
翔之夢疑惑地看著對方而不解著。
剛才自己好像還沒向對方介紹自己的名字呢。
「你剛剛已經自己說出來了喔。」桑指了指旁邊的狐狸狗,然後笑著拿出熱可可放進另外一個鋼杯,沖了一杯給翔之夢,
「配你的棉花糖剛剛好吧?
「疑!啊!對喔……」
翔之夢到是徹底忘記自己對另一個人自我介紹的事情了。
並接過對方給的熱可可感謝著:「謝謝你。」
然而發現此時棉花糖少了一棵,嘴巴內突然多了一顆東西,翔之夢整個詫異著,並感到疑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翔之夢愣了一下,覺得嘴內的東西甜甜的,猜測是糖,但仍是拿出來確認了一下是甚麼,並用魔力之瞳看過,眼前的東西應該沒毒吧?
看到糖沒毒,翔之夢開心的再度把糖丟回嘴內。
因為沒毒的東西就可以吃!
翔之夢開心的含下,至於少了一個棉花糖的事情,翔之夢雖然疑惑,但似乎也沒那麼重要了。
接著又從空間包包中拿出西瓜草莓蛋糕給桑:「這個請你吃!」
「感謝。」
桑將蛋糕收下,稍稍清潔一下雙手後拿起蛋糕吃了一口,
「恩,味道不錯。」吃掉整塊後跟翔之夢道謝:
「謝謝你,味道很棒,只是你是從哪裡拿出來的....?
桑好奇地看著蛋糕憑空出現的位置,因為翔之夢動作就像是憑空拿出來一樣,蛋糕也確實像是憑空出現一樣。
翔之夢微笑的開口著:「蛋糕是從有BUG的空間包包內拿出來的喔!」
「至於BUG為何產生,我也不知。」翔之夢攤手回著。
「好吧。」桑點點頭,看看手上的食物吃掉後,再看看手錶,
「時間有點晚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桑這麼說,然後起身準備收拾收拾回去。


感謝:長生(白鴿)、史丹利(幸運F的史丹利)千行真我(SENKO)、狐狸狗(剎翎)、桑.艾布列萊克(Detle)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也歡迎找我約串~

創作回應

Detle
值得紀念的第一次相遇!
2022-05-09 13:09:20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不過..翔之夢真心覺得桑是白犬亞人W 請去看翔之夢經歷裡面的人物印象WW[e8]
2022-05-09 13:10:2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