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年翔之夢與米蒂的相遇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1-15 16:06:10 | 巴幣 10 | 人氣 140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時間在翔之夢認知中,剛來到米德加爾特大陸以前發生的事情。
在上一個時空裡,他認識了名為”米蒂”的小女孩。

米蒂並非是如外貌一樣的小女孩,
而翔之夢因為自身現象,
誤闖的地方則是米蒂所創造的一個世界空間內。
在這次相遇最後,將會改變未來的女孩的命運…



◆◇◆◇◆◇◆◇◆◇◆◇◆◇◆◇◆◇◆◇


風環繞在四周,身體漸漸地上浮,
這種感覺很熟悉,我清楚我即將又要前往一個未知的地方。
為何我身上會有這樣的情況?

那是因為,我是?????......


很快地,風止了。

其實穿越時空的過程,只有短短幾秒,也就是說,白髮男子翔之夢感受到的是一陣風環繞的吹了一下,接著下一秒,在白髮男子張開眼睛時,就已經抵達某個未知的地方,而此時的男子也明白。

自己即將又要見證甚麼故事的發生了。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眼前,白髮男子見到自己在一個房屋圍繞的廣場之中,很奇怪的,整個廣場並沒有看到任何人,也沒有鳥,整個鴉雀無聲,就彷彿這世界只有他自己一個人。

這種異樣的狀況男子還是第一次遇到,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抱著疑惑的心情,並開始在廣場走動著。


城鎮的遠方,走來了一名粉髮少女的身影。
她面帶驚愕與疑惑的,用著緋紅的雙眼看著白髮男子。

「你怎麼會在這?」

女孩擁有粉色頭髮,緋紅的雙眼展露驚愕。
 
 
  
姓名:米蒂
  
外貌特徵:
  
衣服變質岩的花色,卻整齊絕美。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302380  


男子聽到有人的聲音,立刻往聲音的方向轉頭過去。

『終於有人出現了。』
此時白髮男子對於周遭無人的這種異樣不安感,終於有減緩,此時白髮男子也感受到,女孩身上擁有和這世界相似的魔力,但男子沒有多想甚麼。

聽到少女的疑惑,她似乎對自己存在於此十分疑惑,
『難不成這裡本來不該有人嗎?』白髮男子疑惑著,並隨即開口:

「抱歉,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請問這邊現在是怎樣的情況?我應該去哪裡好?」

或許剛到的這世界目前是禁止出門才會沒有人吧?



少女所見到的對方有著白髮,紫瞳,儼然是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物。

至於為什麼男子不該出現在這?
「米蒂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是米蒂用魔力創造的空間,除了米蒂之外不應該有人。」


米蒂的魔力足以創造一個世界。


講到這,米蒂突然想起甚麼驚聲了一下開口:
「啊,不過也不建議你跟米蒂現在出去,外面剛經歷戰爭之災,現在是一團亂。」米蒂神情有些黯淡,
「這裡就是外面沒有戰爭的樣子,也就是米蒂的理想。」

「米蒂是米蒂,你的名字是?」
女孩指著自己接著詢問對方。
緋紅的眼有一絲落寞。


「翔之夢,全名是飛翔的夢想。」白髮男子自信的回應著。
「翔之夢啊,米蒂知道了。」米蒂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

想起剛才米蒂簡單的介紹,以及米蒂後來眼中閃過的寂寞神情,讓白髮男子有些在意。

白髮男子隨即從空間包包中拿出了一塊西瓜草莓蛋糕給米蒂,
「你有興趣吃塊西瓜草莓蛋糕嗎?」
 

米蒂接過蛋糕:「蛋糕……嗎?好久沒吃了。」
接著一口一口的小口嚼著。

翔之夢的眼睛可以看到魔力的流動,但只有在男子想要看的時候才會看到,但剛才在米蒂接過蛋糕的剎那,白髮男子卻直接看到了…

眼前的存在不像是一個軀殼並有著內嵌的魔法迴路,
而是一團一直往上串流的魔力!!!

而當米蒂咬下蛋糕時,像是魔力構成的火燒了蛋糕一樣。

翔之夢感到有些訝異,但過去,他也並不是沒有見過這情形,該不會眼前的存在也是力量本身吧?

難怪,她有辦法創造這樣一個結界出來,又或者說,這裡不是結界,而是另一個被創造的時空...


◆◇◆◇◆◇

「感覺真稀奇,米蒂竟然能在這裡見到人。」
一邊吃著,米蒂一邊講話,


白髮男子也在剛才早就關閉魔力之瞳,不自覺的觀察著米蒂。
無論米蒂的神情,或者每句話透露出的孤寂感,一直讓男子有些在意。
「米蒂,你在這裡待了多久?」

「戰爭爆發後在這裡待了一天。」米蒂如實回答,「很多人受傷了、甚至不明原因的死去了,米蒂雖然不算是人,但真的很難過。」

「這也是米蒂不建議你出去的原因。」
米蒂說道,眼神有著堅毅和覺悟,那眼神說著——
她不希望再看到有人死去。

就算是「力量」本身,
也無法成為拯救世界的聖人。
這就是戰爭之災。


注意到米蒂話語內「不明原因死去」的內容,白髮男子而開始感到疑惑。

戰爭發生,造成死亡的這件事情,無論在哪個世界都存在,如果伴隨以外災情,翔之夢只聽說過瘟疫,那死亡原因也應該是”病死”,而不是”不明原因”,這聽起來似乎還有其他自己從未聽過的因素夾雜在戰爭之中,那到底是什麼狀況...

「關於你所說的不明原因死去?這情況是指?」

「外面有很多用沙子構成的士兵,它們已經夠難打倒了,但甚至在完全消滅了一個後,我們周遭會迅速有一個人暴斃。」米蒂說著狀況,事實上那些沙兵擁有著生命連結,存在是殺戮,存在消失也是生命的死亡。

「我們完全不知道原因,只能確定是戰爭之災造成的。」米蒂苦笑。

「所以米蒂再次去戰鬥的話,也有可能在毫無預兆之下死去。」米蒂低著頭,垂著眼。

「米蒂不能改變太多命運,也不算是什麼天之嬌子,只能說是在生命天秤中,勉強奮鬥的那一端。」她甚至擁有自己的存在很虛無的自知之名。

這無解的狀況直至紅雀用了權能才減緩一點,但那又是戰爭之災當時的後話了。



眼前的女孩神情,與透露的內容,白髮男子不是覺得想起曾經看過的景象,甚至覺得有些似曾相似。
白髮男子沉下了眼,緩緩說道:「我以前有見過一個人,他能看到命運裡,因此他有辦法避免所有他命運之中,可能會遭遇的死亡威脅,但即便是能看到他人命運的他,也只有改變自己命運的能力,而無法改變所有他所在乎的人的命運。」

「我也見過很多故事,都有著一個共同點,在命運面前,即使是能力強大的天之驕子也不值一提,所以難過可以,但希望你千萬不要有自責的想法喔!」

米蒂緩緩的露出微笑:「謝謝翔之夢哥哥。」,
雖然笑容間帶著苦澀,「也沒有時間自責了。」


是啊,目前的自己似乎也只能給一些安慰,因為自己還不清楚這世界是怎麼回是,因此白髮男子再度開口,想進一步瞭解這世界的狀況:
「這世界一直是這樣的狀態嗎?那些沙兵聽起來,像是隨機連結了某個人的生命。
是否有人研究他們是因怎樣的原因而做到了生命的連結呢?另外將沙兵冰凍無法行動,是否也可以阻止人的死去呢?」
雖然白髮男子提問這些,但他猜測,或許這些事情應該早有人實驗過了,否則怎麼能任由災難使得米蒂這樣的存在落到,躲到自己的世界的處境呢?




「在四災之前,不是。」米蒂遺憾的搖了搖頭,
「原因我也不知道,但米蒂是使用火焰的,也不能冰凍。」

但後來打倒戰爭之災的BOSS索貝克就沒事了這是後話。(?)

米蒂神情有著愁容,看著翔之夢,「但米蒂還是會去戰鬥,為了阿斯嘉特的大家,米蒂不得不去。」因為她早就立下了誓言。
「來這邊也是準備而已。」米蒂補充了一句。


「如果沙兵被停止了動作,還會有人死亡嗎?」

「如果只是停止了,確實能避免後續的死亡。」
米蒂點了點頭。
「跟我同是義勇軍的日影就曾經成功過。」


「如果冰凍能使沙兵停止行動,那麼其實火焰也行,不知米蒂是否知道...
火能使沙變成玻璃呢....

只要你使用火焰將沙兵融化的話,沙就會變成液態的玻璃了,接著因為冷卻關係,我想...那些沙兵很快也會無法動彈。」
白髮男子微笑的看著米蒂。
「希望這個資訊能帶給你希望。」


「……。」

米蒂愣住了.jpg


「米蒂第一次聽說,謝謝翔之夢哥哥!」
她眼裡有了希望,看來要對付戰爭之災不是那麼絕望的事了。


◆◇◆◇◆◇


「是說翔之夢哥哥,你不知道你為什麼在這對不對?」

「恩…算是吧!」
『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現象是,在見證一件事情結束後,自己會突然隨機來到某個世界與某個時間點,但是目標地點是去了哪個時空的哪裡,自己從來都不知道。』
翔之夢心裡默默補充。

「你還會去其他地方嗎?」
米蒂稍微的問到。

「恩,我想,目前暫時不會吧!」
因為我才剛來到這,除非這裡故事結束才可能在去其他地方。
白髮男子內心再次補充道。

「不過應該也不會一直待在這,我記得你剛說外面很危險,那你有辦法顯示出外面的景象或者人事物給我瞧瞧嗎?我想理解一下目前外界的狀況。」


「你要看嗎?」
米蒂隨手一拉,空間頓時被撕裂出一個洞口,從撕裂的洞口看去可以發現,是同樣的城市,但同樣的地點的同時——

外頭滿滿的都是沙造士兵

米蒂讓出位置,讓翔之夢能好好的看清外頭那沙兵肆虐的景象。


見到米蒂拉出的洞口外,怪物那樣氾濫的情況,翔之夢也冒了冷汗,不太確定這種情況自己能應付,因為以前並沒有看過這麼詭異的狀況:

那個洞口外的景象確實是被戰場摧殘城市的樣子,可是那一對詭異的存在又是怎麼回事....

或許...

「米蒂,你有辦法在這空間模擬一樣的情況嗎?我想對付看看。」
這並不是白髮男子有把握可以幹嘛,而是根據目前情況判斷,

雖然沒有任何人跟自己說,自己得出去,米蒂也說自己可以一直在這待著,
但白髮男子根據目前情勢猜測著,或許之後,自己與女孩終究得離開這裡,到那樣危險的地方。

而白髮男子會希望模擬對戰,並非在擔心自己出去後會有任何事。

因為翔之夢根本不會死,不會戰死,也不會老死,
沒有壽命終止的一天,
除非”所有”世界迎來終止。

但米蒂看起來不是永恆生命。
所以即便只是微薄之力,翔之夢期許著,自己能幫到眼前的存在。


「嗯,那請翔之夢哥哥閉上眼睛。」
米蒂說道,並在對方閉上眼睛的時候改變環境
——

「可以了。」

下一個瞬間,米蒂和翔之夢的周遭都充斥著沙兵,不過沙兵本質上好像也是火焰魔法塑型而成的。

「雖然沒辦法完全一樣……但先試試看吧?」

明明足以改變整個世界,明明擁有著這麼大的力量,為何米蒂口吻卻充滿不確定,還有點遲疑?

或許小女孩並不是擔心自己模擬的不像,沒自信的口吻可能是出自對外界那些怪物的害怕吧...

既然如此,自己也該拿出身為大人的樣子,好好的表現一番才是!

翔之夢憑空幻化出金色的羽毛筆,快速的往地板方向畫出了一個圓,兩人互看同伴的身影也變成了半透明,但對米蒂的幻化的沙兵而言,卻是兩個人憑空消失。
隨後當沙兵即將來到原本翔之夢與米蒂的位置前,白髮男子從戎比著手勢示意著米蒂,待在原地,並微笑的攤開手,透露出『一切不用擔心。』的訊息。

因為即便沙兵來到與兩人重疊的地方,也看不到碰不到兩人。


「隱身術嗎?」米蒂以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話語說著,同時正在等待翔之夢的表現。

「嗯,算是,但是不能離開這個圈圈。」
翔之夢在空氣中,以簡短的筆畫快速的寫出了這些內容,接著不好意思的以食指搔了臉頰,然後寫著:「其實隱身應該還包含聲音方面的隱藏,但因為一直以來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在旅行,所以也有點不太確定聲音是否真的是會被隱藏的。」

寫到這,翔之夢聳肩著,然後問道:「要不要試試到底說話會不會被聽到?在這個結界內,即便被察覺也是安全的吧?」
寫到這,翔之夢又仔細想了一下,就算敵方聽得到,也碰不到自己呢,更無法幹嘛,就算全部聚集過來好像也沒有差?
正當白髮男子一開口時又打消念頭。
『算了,先聽聽米蒂怎麼說再判斷吧!』


「那這次的模擬也似乎不能測出什麼吧。」米蒂苦笑,隨後說出原因,「畢竟模擬戰的敵人是米蒂創造的。」

也是呢,這個世界全部都米蒂控管,似乎參考性不高。

那似乎也沒關係,因為自己純粹只是想知道”聲音”到底有沒有隱藏的這件事情,因此白髮男子直接轉身對著怪群大喊:

呦吼~這裡有西瓜草莓蛋糕,很好吃的,快來~

然而當白髮男子一喊,怪群依舊沒有反應的在遵循原本的活動。
為了進一步再次確認,因此白髮男子拿出金色羽毛筆寫著,

“怪群從現在起十秒內可以聽到我的聲音”

並再次重複的大喊剛才的話,此刻沙兵馬上有了反應,並往聲音方向探去,
然而沙兵因為沒看到任何存在,開始疑惑的穿透兩人的四處亂竄。

翔之夢微笑了,並終於開口:「我想,你就算正常講話,在這個圈內,也是沒有問題的!」

接著翔之夢轉過頭看向模擬沙兵群,心想著看來該來展現一下大人的可靠了,並拿出金色羽毛筆寫著,

“以目前所在為重心,方圓三十公尺的範圍內,所有具有強大殺傷性的每一個敵方,
各自身上所有組成全部融化,並凝固,停止動彈。”

寫完,場上所有沙兵瞬間融化,接著各自變成了一塊石雕。
為何翔之夢設範圍?
因為範圍越廣表示需要用的魔力越多,發動越久,所以在施展上,白髮男子總是會寫上限制。

技能發動的結果……
聲音探測,成功。
沙兵凝固,成功。

不過米蒂從頭到尾都在苦笑,
理論上翔之夢的技能,要先保證能壓過米蒂的力量才能技能奏效。

米蒂怕翔之夢失敗,有暗暗的調弱沙兵。


這就是球員兼裁判的力量。
「米蒂可以說,你的招數有風險哦。」
曾經當過訓練師的米蒂善心的如此宣言。


其實就在沙兵突然變弱的那刻,白眼男子也不自覺透過自身的魔力之瞳看到了。
接著結果就如自己預測的那樣呈現了。

翔之夢大概猜測到米蒂這樣做的動機,他心中默默感激著米蒂的善意。

對於自己的招式,說實話,翔之夢自己心裡也清楚,這招式可能有的風險。
這個招式除了需要時間去構思如何出招,有時結果也往往會鑽文字上的漏洞,但除此之外,確實也有其他沒有料到的可能性,因為這裡是自己第一次來的世界。

「嗯,米蒂覺得有哪些風險呢?」

「翔之夢哥哥的技能是用魔力發動的,所以跟米蒂的模擬士兵對抗時,要小心魔力的反噬。」米蒂開口,這是她的理解。

「與其強制控制,不如製造技能。」
米蒂伸出手,掌心上冒出火焰。

此時,翔之夢突然從米蒂手上感受到壓迫感強大的魔力,反射性的,翔之夢快速的朝著米蒂拿著金色羽毛筆,打叉的畫著

"取消法術"

動做完之後,翔之夢愣了一下,因為對方這動作其實沒有惡意。

看到翔之夢一連串的反應似乎很害怕自己的火焰,米蒂自己熄掉了火,年紀輕輕的她也知道現在場景很尷尬。

翔之夢聳肩的的笑著,
「你是指,我法術施展太久嗎?」

「嗯……不要用作用在敵人的技能,而是弄出可以影響敵人的現象?」米蒂超白話的說道,
「所以像是召喚火焰什麼的,更安全?」

「原來如此,直接使用法師類技能會更為安全呀..像是這樣嗎?」
翔之夢憑空寫出了

"火之箭"

有十幾個火焰的箭憑空出現飛向目光鎖定的方向。



「嗯,這樣比較好。」看著對方召喚火箭,米蒂點頭說道。

「強制力技能要看場合,但我可以肯定至少現在這情況是不行的。」
米蒂說道,而她除了調整戰場什麼都沒做。


原來如此,翔之夢點點頭,
「如果沙兵的沙量減少一半,他們還會活著嗎?另外他們是否有過分裂成兩個的狀況?」
既然是沙組成,表示結構鬆散,若再不能殺死的情況,是否可以以削弱的手段處理呢?


「第一點米蒂不知道,第二點是不會。」沙兵不像渦蟲,就只是數量很多而已,米蒂解釋道。



看來若真的單獨遇到沙兵,硬碰硬並非上策,可能早點離開才是上策吧。



「米蒂,如果等等出去,我直接把我們兩位隱形,直接離開現場離開,你覺得妥不妥?」

「你真的要出去?」米蒂不安的說。


也是,目前這場地的怪,是米蒂認知的造物,未必等於現實狀況,若米蒂與自己一起出去也太危險,
「嗯,不過你先待在這,我出去探探狀況。」

說完白髮男子在半空寫著

"完全的隱身,且不會被碰觸...."

寫到這,男子停止動作...


翔之夢聳肩笑了,剛才只有一直思考如何去應對目前外界這個情況,到是忘了一個關鍵了,
“只要離開現場到安全的地方不就解決問題了?”

白髮男子改在半空寫著,

"此地出現一道時空門,可通往安全且有米蒂同伴的所在。"



此時憑空確實出現了一道門,但是在門內出現的空間卻有如鏡子破碎一般,呈現怪異的狀況,翔之夢的魔力之瞳則看到門內魔力出現暴衝與亂流...這景象讓他感到非常訝異

「這...是怎麼回事...」



對於這結果,米蒂完全不感到意外。
「我們的世界,現在不允許用傳送魔法。」米蒂在旁邊淡淡的說道,
「除了這裡本來就是米蒂的空間,跟倉庫一樣之外,所有的傳送都會失效。」

「不過你不用擔心米蒂,跟翔之夢哥哥討論過後,米蒂已經想到辦法了。」米蒂微笑。

那笑容有些溫和和堅強,米蒂露出專屬她的溫柔笑容。



白髮男子訝異,見到米蒂的微笑,男子也感到安心,並微笑的問著:「是什麼方法呢?」

「阿達歐先生教導米蒂的一招,應該對沙兵有用。」米蒂謙虛的說道。

「聽起來好像挺厲害的,可以示範看看嗎?」翔之夢期待的看著米蒂。

「不行,這招只能在沒有人的時候使用。」米蒂搖了搖頭。

「為什麼呢?」男子疑惑的問道。

「米蒂好像還沒有跟你說過,米蒂是戰爭用法術——隕石術,用全力的話會波及到別人的。」米蒂第一次公開身份。

「嗯?是火系魔法師?」翔之夢疑惑。

是隕石術!我是由法師開起的時空門剛好撞擊隕石而誕生的力量!」米蒂眨眼,認真說到。


翔之夢聽到很訝異,但確實就如米蒂所說,從頭到尾,白髮男子用魔力之瞳所見到米蒂是一團力量,頂多心臟部分有實體物質。

此刻白髮男子終於理解了眼前這狀況,但他心中仍是感到神奇。

「嗯..原來如此...」
此時翔之夢突然想到什麼而開口:「米蒂,這裡的空間與外界的空間是互不影響的吧?」


「對,在米蒂的控制下是不影響的。」米蒂點頭說道。

「那麼外界的沙兵也是無法與這裡的人產生生命連結的吧?是嗎?」男子再度詢問。

「理論上沒錯,至少米蒂可以確認你還沒被連結。」米蒂講話時猶豫了陣。

「那假設被連結,若離開現場,在地理上確實拉開大段距離,是否就可以脫離連結狀況?」


「應該,不行。」米蒂搖頭。
生命連結是「世界」等級的,所以米蒂不管逃到哪裡都會被綁定。

「如果米蒂不在這個創造世界內,世界還能維持存在的狀況嗎?」

米蒂苦笑:「這裡比較像米蒂的私人倉庫……」所以才沒有傳送問題。
「這裡是會存在,但就只是一個普通的空間。」

「這個創造世界有沒有空間上限?」

好問題。
「米蒂也不知道。」
米蒂茫然.jpg


「那米蒂有辦法把這個世界變成高溫的岩漿環境嗎?」
講到這,翔之夢馬上又補充了,
「別直接示範回答喔,我可能會被烤焦。」


「可以是可以,但米蒂當然不會這樣做。」米蒂認真說到。


看來是有可能的,翔之夢心裡結論著。


聽到這,翔之夢露出了微笑,如果這個狀況是可行的,那麼米蒂大概不知道,其實她可以做到非常驚人的事情呢,米蒂的力量甚至也能扭轉兩人目前的現狀,想到這,翔之夢提出問題以便進一步確認假想。

「你能讓多少外在的事物來這個空間?你能瞬間將所以外界的沙兵換來這裡,並且同時調換我們到外界嗎?」

「來這個空間是允許制的。然後瞬間掉換不行。」

看來米蒂強歸強,但這世界仍有一些限制的法則存在。
但這也無妨,還是可能實現那個假想。
白髮男子再度詢問:
「那如果我先讓我們隱形,接著讓沙兵進來,隨後我們再出去,這可行嗎?」

米蒂露出了她要怎麼控制沙兵的臉。

翔之夢抓了抓頭,決定直接把自己的打算跟米蒂說,

「我在想,如果這個創造空間,你可以任意做改變,或許你可以讓這些沙兵來到這裡,然後再來做任意處置,像是高溫融化他們,在這個空間內,這樣我們既能出去,也能解決外面的窘境,而外面沙兵如何引來這裡,我有辦法。」

「米蒂的空間不是這麼方便的東西。」米蒂苦笑到。

「好吧...」事情果然沒有這麼容易,翔之夢搜頭無奈的笑著。
那麼看起來事情得回去思考了。
「如果沙兵不能殺,那麼若你用隕石,是否可能把沙兵殺死?」

「可以,但就有其他無辜生命被波及的問題。」米蒂苦笑。
生命連結很麻煩啊……

「如果隕石會把殺死沙兵,你不就會有危險嗎!」翔之夢緊張的回應。


「是啊。」米蒂淡淡的笑著,
「米蒂和其他義勇軍就是在這樣的危險下,不斷的跟沙兵奮鬥著。」

「雖然可能會死,但為了那些沒有戰鬥能力的人,米蒂還是得獻出一份力量。」

「雖然很怕,但不得不做好覺悟呢……」

覺悟甚麼的…
白髮男子不由得感到有些生氣:
「你這不是解決事情的方式,就算解決了外面這些,難道世界就和平了嗎?你這想法不是覺悟,而是去送死,那你還不如把我丟出去跟那些沙兵打照面,讓我引走他們,至少我並不會有事的。」
此時的翔之夢嚴肅的看著米蒂,一方面心裡也對米蒂這個發言感到心疼。

「比起這個。」
米蒂抬起頭看著翔之夢。
「米蒂更希望翔之夢哥哥可以平安達到未來,能的話帶著米蒂的一些話,去找一個人。」
米蒂開口的語氣與內容,像是意圖託付白髮男子什麼一樣。

「在未來去找伊祁青歲,二律神。」米蒂說出了對象,
「她是米蒂的老師,如果可以跟她說”米蒂對於這次的義勇軍行動沒有後悔”。」

氣氛一瞬間變得有點感傷。


為什麼米蒂突然講這些,就好像預言自己某天會死一樣…..

此時翔之夢腦中也應著米蒂的畫,突然浮現了一些景象,

那是米蒂末日的景象,不是翔之夢的幻想

此刻白髮男子清楚這是個預感,會說出自己未來的人,不外乎曾經夢過,也就是世間被稱之為的「預知夢」,或者透過占卜師的口等其他方式得知這個狀況。

為何每個世界總會有這種,非常理能理解的事情發生?

見證許多事情發生的白髮男子經驗給的解答是:


命運中的大劫其實都會在發生以前,以各種方式去提醒當事人....


而結果是否發生則取決於當事人是否當一回事,以及是否找到正確渡過劫難的方式。

或許米蒂並不是打算去死,而是因為有這個預感,所以她想要做點像是說遺言的舉動。

不...

這類事情翔之夢見過很多次了,但他並不喜歡這種場合。

這次自己終於不再是個旁觀者的角色了嗎?

「剛才你是隕石術吧?...既然你本身是法術那麼...」
翔之夢拿出金色羽毛筆,並在半空,謹慎的寫了「米蒂」兩個字。


如果...



那麼.....



「嗯,米蒂是法術,但也是阿斯嘉特的居民。」米蒂淡淡的說到,
「這名字是米蒂的吧。」她湊向半空中的字。


如果——
現在的一切能被記錄下來。

如果——
現在的米蒂能在未來出現。

那麼,她願意相信奇蹟。

——翔之夢寫下的字,也留下了米蒂此刻的意念。



隕石憑空在空間中出現,並快速與一個傳送陣打在一起,接著.....
另一個米蒂出現了。


翔之夢訝異的看著眼前的存在,雖然預估有這樣的結果。

不知法術「米蒂」是否就是眼前米蒂的完整術法。
翔之夢壓下震驚的心情,理性的分析著。


「「原來,還有這個辦法!」」
兩個米蒂異口同聲的說。


「那麼,請你陪著翔之夢哥哥去未來了。」
米蒂本尊說道。
「趁現在,還沒有被外面的世界波及。」

聽到米蒂對自己說這些內容,白髮男子感到疑惑。
米蒂打算做些甚麼?
但白髮男子只是靜靜觀察,沒有任何干涉的看著兩個女孩之間的對話。

「嗯,米蒂知道。」
米蒂分身說到。
「記得,不要為任何行為後悔。本來的米蒂。」


「未來的事就交給你了。」
「就交給我吧。」
兩個米蒂相視而笑。

然後米蒂碰著分身,
分身在此時發出一道光芒。
下一個瞬間,再度變回文字。


米蒂從身上拿出一張紙,
將文字放在紙上,然後將紙捲起來。


米蒂將卷紙遞給翔之夢。
「翔之夢哥哥,麻煩你在未來打開這個了。」
米蒂的神情寫著認真。

原來如此,米蒂是這打算。
翔之夢帶著疑惑的接過紙,
『嗯?等等,她說未來嗎?
我不是才剛到這裡,為何米蒂卻突然開始催促著我去未來?』
然而就在接過紙的當下,這個疑惑便有了解。

翔之夢周遭開始莫名的掀起一陣風,
男子馬上意識到:
這現象是要傳送其他世界的預兆...

難不成米蒂預先知道了這個狀況嗎?

翔之夢立刻把紙收進了空間背包之中。

抬頭,翔之夢擔憂的看著米蒂。
但最後翔之夢仍努力的勾起嘴角,露出笑容:「米蒂...請多保重。」

很快的,翔之夢隨風消失了。

「嗯,你也多保重。」
米蒂看著翔之夢離去的身影,勉強露出笑容。



而在那之後,便是義勇軍米蒂的奮鬥——

——與結束了。



◆◇◆◇◆◇


翔之夢的消失,確實是去了未來,這是他無法控制的被動的現象,然而突然傳送的這件事情對他本身是個現象,卻也開始受到了這世界法則的影響,也就是光害,傳送時將會出現各種無可預知的狀況...

在翔之夢消失的這一刻之後,男子曾經出現在這個時空的事實逐漸不存在,他在米蒂記憶留下的痕跡也快速被女孩遺忘,
並且來到未來的男子,同時也忘卻了曾經來到這世界的過去,忘卻了曾經與米蒂相遇的記憶,


但是,有件事情改變了。


在翔之夢的空間倉庫裡,多了一張寫著米蒂名字的法術紙,
並恰巧落到空間背包內,某片西瓜草莓蛋糕上.....


感謝:矢夜



很高興有機會與矢夜一同來處理這段劇情。
這次處理劇情,是在一開始先討論好故事大概方向以及目標,並以對串的方式來進行,最後再由我做整理。
創作過程中挺有趣的!因為無法完全預測對方角色會有哪些反應。
再次感謝矢夜此次的合力創作!







◆◇◆◇◆◇◆◇◆◇◆◇
歡迎來瞧瞧漫畫:

奇幻劇情
奇幻劇情



~歡迎與我一同加入~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