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公會】2022.03.12再次遇見長生道人_令人錯愕的資源蒐集任務(上)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3-21 18:59:11 | 巴幣 106 | 人氣 114

文字◆故事與紀錄
資料夾簡介
關於RPG公會是藉內發生的種種故事

在行軍即將開始前,翔之夢又接到了一次野外的任務,
但此次任務並非野外探索,而是是兩人一組的資源蒐集任務。
然而這任務實際上內容,卻沒有表面上這麼簡單……




連結 對應章節
2022.03.12再次遇見長生道人_令人錯愕的資源蒐集任務(上) ▲資源蒐集任務再開
▲屯田果園間
▲在哨塔處,非禮勿視?
2022.03.12再次遇見長生道人_令人錯愕的資源蒐集任務(下) ▲行前教育
▲任務開始
▲各自感想

資源蒐集任務再開


翔之夢來到指定地點看了看配對搭當的資料,他知道這個人,因為在剛來到地獄以前,曾經有與這個人一同搭當探索基地四周,並且他還在結束後,與大家合照,還非常有心的把照片送到房間門口。

 
  
姓名:翔之夢
  
外貌特徵:
  
紫色眼睛,白髮綁長馬尾,頭上有帶金色翅膀,耳飾為三墜,穿著白衣配披風圍巾,整體給人白色的意象,手持一隻金色羽毛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5310403  

雖然翔之夢對於那次探索的隊友,並沒有很熟,但他一直很珍惜那個照片,也對這個人很感激,對於這次竟然會分配到與他一組,翔之夢感到非常期待,他很高興有機會可以認識這個人。
翔之夢於大樹一樓指定位置等著,並期待地吃著西瓜草莓蛋糕。


就在翔之夢剛好將一塊蛋糕送進嘴裡之際:
「貧道記得你。」
一陣柔和的青色旋風,在翔之夢旁邊的位置生起、從下往上捲。隨著氣流掃過,一道人影從雲霧中顯現。

其人青衫藍袍,背負兩把漆黑長劍,體魄勻稱且修長。烏黑長髮飄飄,嘴角似是勾著淺笑卻自威。風元素在其身周聚集,如同點點星光生輝,端的是仙道風骨。

「0498,長生。」
 
  
姓名:白羽祥(道號:長生道人)
  
外貌特徵:
  
身材高挑精實,劍眉星目,絲滑長髮飄飄,
天生微笑唇,唇角上揚,發呆時看起來就像是在微笑。
在東方審美裡算得上是清秀帥氣的臉。

青藍雙色道袍,腰上戴著一塊白玉佩,偶爾額外別上一串銅錢。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257413  


「新兵,這應該是我們第二次見面了。我該怎麼稱呼你?」他並不是不記得翔之夢的名字。只是,在東方大部份人行走在外的稱號與正式的名字都不是同一個,故問。

青年仙人嘗試友善地向半陌生的臉孔打招呼,但基於他是用出任務時的那副認真面態,對於翔之夢來說或許很嚇人也說不定。


雖然知道此次搭當是誰,也曾經見過他,但翔之夢仍是被他的登場給驚艷到,
『仙仙仙仙仙!是仙!』
一開始他除了『仙』字以外,別無想法了,直到他開口之後,翔之夢才從驚艷的狀態回神。

並微笑的開口回應著:
「前輩你好!我是0232的翔之夢!請多指教!」


「沒一個比較短的稱呼了嗎?」他會如此問的原因很簡單——在任務中,或許會出現須要大聲呼喊名姓示警的情況。此時,稱呼越短、越是能爭取救命的一瞬間。而且,翔之夢三字,無法順暢地大聲發音,試試看便可以發覺了。

仙人辦事,突顯一個講究。


聽到長生詢問自己稱呼的事情,翔之夢也思索了一下,回應著:「叫翔如何?」
講到這,他想起曾經去過的某個世界叫做大陸的地方,這個字似乎用來稱呼其他不太雅觀的事物……

但似乎也沒差,響亮好聽就好!
翔之夢無所謂地笑著。


「祥是是貧道的,我決定叫你夢。」長生瀟灑的指了個彈,手槍勢的指著天道。
「嗯,怎麼稱呼都行,確實,資料上似乎有寫到前輩的名字有祥字,是我失禮了。」


在討論完稱呼問題後,翔之夢被長生附近屢屢的青色煙霧吸引,開口詢問: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很好奇……你附近那個煙霧……是怎麼產生的?看起來很好吃?」

或許對方會感到疑惑翔之夢為何有這樣的感想,但就如有些飲料會加入有色乾冰一樣,翔之夢見到看得到顏色的煙霧,也自然聯想到那些好喝又有氣氛的飲料,更別提地獄是炎熱的地方!


「哦?」輕輕的一聲、似乎是感覺翔之夢的想法有趣。長生的表情沒甚變化,但那種天然散發的威勢轉瞬即逝,現在的他感覺平易近人多了。

「夢思路倒是清奇。」
說著,長生一手叉腰、另一手伸起指尖,一道青色小旋風連著氣霧生成。

「諾,就是這樣。」單憑看完全沒有解釋到甚麼的,但他似乎覺得就是這樣。


注意到長生指尖上突然出現魔力,翔之夢魔力之瞳突然發生作用,因此他見到魔力狀態之下,長生施展著魔法由他指尖形成,因此風就變成清色!


並且同時注意到了,長生似乎與史丹利存在很像。
因此,翔之夢猜測他的風會是那個顏色,應該是因為,他本身是那個顏色的風吧!

「原來如此!原來你是青色的風啊!」
翔之夢理解的回應著。

當然,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原因,除非對方解釋,否則翔之夢也不會知道了。


未等長生解釋,正當翔之夢以為僅此而已…

突然,異像驟生。

眼前這位臉帶微笑的青年仙人,在恍神間便消失。
取而代之在他位置的,是一道上頂天穹下吞塵土、捲入周圍一切的風暴龍捲。

翔之夢與風暴的位置只距一步,在能反應之前,風暴便極速迫近。
青色將視野都填滿,再將翔之夢吞噬而入,周圍化成一片漆黑……

彷彿度過了永恆的時間、也像只是一瞬間。黑暗之中,翔之夢突然感到了失重、飄浮的感覺。
『我死了嗎?』若經歷這情況的人,大多本能的懷疑或許會在此刻湧上心頭——

「!」一聲高亢且悅耳的鳥鳴傳入翔之夢的耳中。
倏然,伴隨著崩裂聲、黑暗中破開了一道裂縫。

青色光芒從中湧出、延伸,鋪滿頭上、遍佈腳下。
青光所過之處,顆顆如寶石晶瑩的白晢星辰點亮,將此間天地化為一條磅礡的青色星河。


漫天星幕緩緩旋轉、挪移,隱隱串連成一個星座:
一把由純粹青色星芒組合成的寶劍。

星劍的寶光如劍鋒般刺眼、卻散發著太陽般溫暖的光芒,
翔之夢下意識後退,嘗試看清星劍的全態。
卻發現,這把寶劍,是位於一只巨如天上大星般宏偉的青鳥肚內!


那透光的青色大鳥,正在死死盯著翔之夢。

單是目光便帶著自然之威,如山嶽壓在心頭讓人無法呼吸。比先前長生下意識散發出的氣勢,強了何止千百倍?

翔之夢只覺意識緩緩遠去,在知覺完全消失之前,他的腦內浮現出了一個名諱——

『凝星裂空真君』

「醒來!」

那是一把屬於青年的聲音,很耳熟。
厲聲呼喊,卻帶給人如沐春風之感。

「還有意識嗎?」長生對翔之夢問道,此刻他的手正按在翔之夢的額前、覆蓋住了翔之夢的雙眼。
仙人輕柔地抽開掌心,光芒重新透回了翔之夢的眼中。

長生舒了一口氣道:
「下次別隨便窺探他人,幸好貧道不是甚麼邪魔,不然你就得遭反噬了…」


「嗯?」
翔之夢從來沒有對於死亡的恐懼過,因此在剛才一連串的所見中,他僅是感受到整個氣場很強烈。
或許對男子而言,被動穿越的預感,才是又讓他感受到最強烈情感的時候吧。

在剛才的情況,翔之夢可以感受到他人的注視,也能夠擁有一般人對於注視的反應,但這並不代表他喜歡或者討厭這種感受,有反應僅是因為常理會有反應,所以他有所反應。

因此在剛才幻境過程中,他所見到各種震驚的景象,他或許訝異,覺得震撼,但從未感到害怕。

對方有殺氣嗎?似乎沒有,
那麼,這就夠了。

「還能再來一次嗎?我想我從來沒見過這樣壯麗的景象!」翔之夢震驚後,驚豔的回應著,但講完,他又想了一下,因為剛才對方有說另一句話。
「嗯……難道不是你直接讓我看到這些嗎?請問……我有偷窺到你?……」

「壯麗?你看到了甚麼?」意料之外,長生的反應卻是很疑惑。
「貧道只見你眼中能量流淌,一陣窺探感之後,你便像是被攝了心神一般呆住了,貧道這才使點仙術將爾喚醒。」他撓撓頭講道。


翔之夢仔細想了一想,想起在剛才一瞬間,似乎魔力之瞳直接被動的產生作用,而確實使他『看見』了甚麼……

或許在先前遇到差不多存在的史丹利時,翔之夢魔力之瞳也發生一樣狀況,但史丹利並沒有反應覺得自己被他偷窺,因此自己才會沒有自覺,被動的觸發魔力之瞳而了解對方是團力量,可能對這類的存在而言是失禮的吧……

翔之夢感到歉意的開口:「雖然我這雙眼睛是被動看見的,但我想,我或許確時是不小心偷窺你了,前輩,抱歉。」

「貧道倒沒甚忌諱人看的,我不怎麼覺得被冒犯。」長生淡然的講道,似乎真的不在意。話語中並沒有隱瞞的感覺,應是真話。

「但隨便窺探他人,通常而言會被當作沒禮貌吧?一見面就揭人家老底,正常來說會招人厭。而且若遇上一些強大的神魔、或是邪鬼,或許你盯一眼就會遭反噬、要惹禍了。」
長生少有地有點語重心長地向翔之夢說教道。只因他背後一陣涼意打顛,感覺自己遇過類似的事,而且細節還尷尬無比,讓他對此事多了些想法。

「關於前輩所說的窺探他人這件事情……」
翔之夢歉意的抓頭:
「可能對我而言很難,只要周遭突然有比較強的能量出現,或者異常狀況……」
白髮男子指著自己的紫色眼睛,並歉意地笑著:
「我的這雙眼睛就會直接發揮看情報的功效了……

聽起來,我可不能去接近神魔或者邪鬼的存在了呢……話說,這世界有神魔邪鬼?是指惡魔?」
翔之夢疑惑的看著長生。


「神族、魔族、幽靈或稱鬼魂,還有些由邪惡特異組成的存在。」人都說仙家酷愛所謂大道至簡,這四字拆開來解釋也頗多,長生說出了他的見解。

「你想的到的,有。你想不到的,也有。」說著,長生再度伸出一指,青風於指尖上變換著不同種族的形態。
「畢竟,據聞此世是"因果收束"之地。」他賣了個關子,卻沒繼續說,反倒是轉了個話題:
「能力,要好好控制。不能握於掌中的力量,猶易反噬。你或許會想要訓練一下如何控制自己的眼睛。」建言道。


雖然仙人前輩講了許多,可是該怎麼說呢....就是有聽沒有懂...但是前輩最後提及的“因果收束之地”讓翔之夢有些在意。
如果自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來這個世界,是否表示自己能在這好好定下來?不會再被動穿梭時空了呢?

如果是,就太好了......


至於眼睛能力的事情,翔之夢感到有些疑惑,因為對長期一人旅行的他,無論是預警力,眼睛能力,或者是感知能力,正因為自己有這些能力,因此才能這麼膽大的旅行,去接觸新事物。

是的,雖然翔之夢不死,他若在一個世界死亡會在另一個世界繼續活著,但這並非表示他樂於接受死亡,因為來到此地讓他有個預感,或許他將不再只是個旁觀者,他或許可以脫離長久以來的孤單感,因此如果可以,他想留下。

而一直以來翔之夢也習慣以善意惡意去理解他人的言詞,因此他也聽出了仙人前輩的善意,因此在思索了片刻,他決定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並且前輩似乎有些誤會甚麼了。

「前輩......我的眼睛能力雖說在你看來,是無法控制的狀態,也確實如此,不過...
這能力也是我的保命符之一,過去的很多時候,我因為看到,而避過了危險,而且魔力之瞳並非時刻在作用的,是在周遭有突然出現不正常波動時才會作用的,這能力屬性比較類似...常駐的那種感覺。
但我其他很多能力確實是我想施展才會出現的,到不是處於無法控制的狀態...

在前陣子那種末日危機狀況下的前輩應該是明白這技能的重要性的吧?這句翔之夢沒提。
疑惑到此,此時的翔之夢突然有了其他猜測。

「不知前輩...這個建議是否是有其他特殊原因呢?」


「車輪輾土之城,哈哈大笑之夜。」長生說著,雖然他的神色一路都是微笑著,但能感覺到他斂起了笑意、添了幾分嚴肅。

「『狂亂』猶格的色彩墊遍整整一座城的天空,鮮艷奪目,卻會讓看見的人陷入顛狂。病入膏肓者,會直接暴斃。」長生說道瞇起了眼睛,就像是他在回憶腦海裡的畫面,也像是… 縮窄視野避免眼簾餘光看到天空。

「若貧道無誤,夢 你的眼晴該是對能量變化被動察知的同時、在有意識觀察時會進一步作用。」長生說著,豎起兩根手指、而後再加了一指,那是給正常視覺的計數。
「這樣的你,於那夜間若無意抬頭,傾刻便會暴斃。」

這只是一個剛好條件都對上的例子,實際上能算作是少數罕見,然而長生說得很嚴肅。

那一戰,打響義勇軍與瘟疫拉鋸的軍鼓。
那夜的恐怖,未有親歷其境則無法體會。
一城百姓驟然起笑,色彩鋪天攝人心魂。

「未來,難保會不會有類似的情況發生。但既然你如此說,就只能算作是福禍相隨了。」長生聳聳肩,對於別人的道他不打算插嘴太多。會有這樣的感觸與提醒,純粹只是因為… 那夜實在太令人"難忘"了。


這雙讓自己保命的眼睛,竟然會因為起作用而可能遭致傷害,這讓翔之夢感到非常訝異,既然他會不知道這件事情,表示這件事情……是在他來以前的事吧?

好險……

翔之夢稍稍冒了冷汗,可同時他不知為何……就是連想到了其他東西……
並自言自語著:
「如果弄個過濾的眼鏡,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就像是過濾藍光一樣……

不過那是要過濾甚麼?過濾能見到的有害力量嗎?……但就算做出來,我敢嘗試嗎?拿命嘗試?確實不太可能……」
但也難保未來不會遇到一樣的事情,那假設……
翔之夢抬起頭詢問著:「假設不去看,卻是以感知去感受到,是否會有危險呢?」


「狂亂不可"知",清晰的思維就像碧波接觸到亂流,只能被混濁捲入吞噬。」
「看,只是"知"的其中一種手段。」言下之意就是,會。

「不過,像猶格那般專精此道的敵人,後面或許少見了。但,絕不敢說沒有。」
畢竟,他們是反抗世界、逆天而行的義勇軍。

打敗四災奪回天地,只是第一步。
誰也難保,四災之後,不會有另一個大世…

終焉的審判輪迴,「結」後、便是「始」。


「嗯?」
翔之夢愣了一下理解仙人前輩的話幾秒,才終於有懂。

確實如仙人前輩所說,既然以往有出現過這類敵人,而這類敵人或許未來不會再出現,也可能還是有,對自己而言,究竟繼續保持現狀好,還是不保持現狀好呢?

說實話,
無論哪一方面都會有危險。

那麼……
「有多少人跟我一樣有這類能力並且同為常駐的狀況呢?」


「現存幾乎所有老兵都擁有一定程度上的感知能力,而且大多都是常駐。」至少在長生熟悉的人裡都是。
倒過來說,感知力低下的、雖然或許是因為其他原因,但實際上已經差不多都…

「戰場上,一眼關七、留意環境所有情況,很重要。」長生強調道。
「連同貧道也是,擁有感知類的被動能力。但差別在於,你似乎不能控制你眼晴的觸發。」

說罷,長生斂上雙目。一道青色微風以他為中心吹出、外泛數寸距離便融入大氣。
接著,翔之夢便感到強烈的"被注視"感,而且是同時來自四面八方的被觀察感。
顯然,是眼前這位仙人的手筆,若對他的資料有所認識,便會知道這叫大氣感知…



雖然聽得懂前輩所說,但翔之夢陷入更多的疑惑。

「如果先前那場災難,無論是真正用看或感知,都會暴斃,那麼大部分有感知且又常駐這項能力的人,又是怎麼存活於那一場呢?」

對於剛才被注視的感覺,翔之夢感到有些怪怪的,因此同時,他雙眼使他見到,空間飄散了一些力量。
那力量的狀態,其實就跟自己被動技能的魔力探知很類似。

難不成有誤會存在?

「我猜,是否我與前輩對於『常駐』的這個詞可能在講不同的東西,我所指的『常駐』是:
感知的能力一直處於作用中的狀態,而並非我想施展才施展的情況,不知這樣的人有多少人呢?」

長生搖搖頭:「關鍵是在於,爾是否有一個能好好精控能力的"閥門"、而不是"開關"。察其存在而不知之。」說著,長生緩緩回過頭去,隨著他的視野,那是一個高掛在廣場的時鐘。

他拿起房卡對了對,再道:「耽誤的時間有點多了,先去哨塔報個到,然後便出發吧。」看來他不打算再糾結在這個話題了,話他只為自己的關照之心而說,對方悟不悟,他倒是不在意…

翔之夢對於這話題也沒有很介意。
但現階段,他知道自己想待下來,所以他會努力的。
但如果努力了,還是得走,他基本上都不會太過介懷,只是或許會覺得有一點遺憾吧?

「嗯,走吧!」翔之夢回應完之後,再度勾起了微笑,期待著到外面去走走。


要說走走?
大概就跟上一趟遇到史丹利時的狀況差不多吧?

但對翔之夢而言,這次不同,因為這次是跟不同的隊友一起。
就算是去類似的地方,但過程必定不同。


感覺自己講的話對方有聽沒有懂:「嗯… 精神是件好事…」但是看著對方像是… 準備去郊遊一般的氣機,長生不禁輕皺眉頭,但也沒說甚麼。


屯田果園間

兩人一同步出世界樹內,往偽裝基地的外圍走去。
外面的熱度很高,赤沙飛揚、紅霧環繞。

只見長生身周風元素聚集,好似一件由青風組成的羽衣加身。
就算他是本來便對環境變化有著很大抗性的元素生命,地獄的高熱要穿過這層元素觸發他的抗性也不是一件易事。
或許說,這一層風元素本身便是他抗性的一部份了。



在此同時,
「…」長生觀察著翔之夢,他沉默不語、甚至有些疑惑。

因為他感知不到翔之夢有任何變化。不是抵抗、不是適應,而是沒有變化。
就像樹外的環境與樹內並無不同,故並無受到影響、也沒出現任何動作與變化。

長生如此判斷:這很不尋常,對方應是有甚麼專門方法應對。
但他也沒提問,一見面就揭人家老底的事,他是可免則免的。



但實則是,因為翔之夢下意識把自己當作是"人族",因此他睡覺需要睡到八小時才會覺得飽,身體特徵也沒有翅膀以及尾巴。

當翔之夢獨自來到各種環境時,他對各種環境都有極高的抗性,因為他沒有想過自己會有異常狀態。

但假設是與"人族"一同到某個新環境,若該"人族"反應出,對該環境有適應不良的狀態,則潛意識認為自己是人的翔之夢,也將會與其他"人族"出現一樣的狀態。
不過第二次以後到達同樣地點,因為翔之夢記得第一次自己到達該環境的狀況,所以他狀態與第一次是一樣的。

因此此時長生觀察他,看到的情況,才會是安然無恙的狀態的。


兩人經過義勇軍的屯田,一塊塊長著不同作物的田地、在尤克的指令下部份已由自動人偶代替義勇軍人手去務農。

見到義勇軍團田有許多自動人偶在耕種,讓翔之夢感到新奇,因為上幾趟在外地勘查,這片如同死亡之地一般的氣息,讓他無法想像,地獄竟然還能種出正常成長的作物出來。
「不知道仙人前輩喜不喜歡上一次召集會的蘋果汁呢?我覺得喝起來挺棒的!」

「還不錯。」長生點點頭回答,老實說那時突然彈出來一包蘋果汁,他不意外。
反而是上面印著整個尤克頭LOGO讓他印象深刻,他沒有這個恥力…

「雖說官方資源比較多,但居然能收成足夠榨出汁、飽含水份的蘋果,再自動化製作成產品… 怎麼說呢… 果然是總召。」難道是因為本體是樹,才特別擅長種蘋果樹嗎…


「雖然我跟總召不熟,不過我也覺得他挺厲害的!你看,那裏好像種的是其他水果了!而且搞不好下一次還有其他不同口味的果汁耶!」

翔之夢指了指蘋果樹田的另一側,可以見到桃子樹、櫻桃樹與橘子樹。


講到這,兩人不知何時已經在一堆果樹的田中,不過幸好世界樹非常大棵,所以翔之夢還知道自己走的方向確實是離開世界樹的方向。


「前輩,我們來地獄應該沒有很久吧?這些水果樹是怎麼有辦法在短時間內長到這麼大的呢?」

這是翔之夢第一次走來這區。

而上一次探查周圍走的是哪條路呢?
肯定不是種滿一堆果樹的這裡,不知道這片屯田究竟有多大。


長生看著不同的果樹,手多的摸摸這果、又摸摸那果。一旁照料田地的自動人偶猛的轉過頭來盯著長生,讓他嚇了一跳,馬上把手縮回去。

見前輩奇特的動作,沒想到翔之夢有樣學樣,在前輩摸這果又摸那果的同時,也跟著學,並在前輩停手時,雖疑惑也跟著停手。

見得翔之夢模仿自己的動作,長生忍不住嗤笑了一下。
還蠻可愛的新兵。

※其實長生沒有偷果子也沒有拿,一切都是畫此圖的我的誤會!

接著長生看似臉不改色、淡然的,一字不提剛才發生的事:「義勇軍中有著植物使之類的存在,他們大概能以自己的手段幫忙催生這裡的作物。官方那頭,應該也有相應的專業技術和人員。」總召自己本身也是世界樹,說不定對培植也有心得。不過這可不能說出口,他怕被尤克拍扁。


見前輩完全面不改色回應自己的疑惑,而沒有解釋剛才動作,翔之夢並沒有開口詢問。

因為……
『前輩應該有他的想法吧!』



相比起翔之夢偶爾會回頭望向世界樹確認方位。長生走著,一路都只有來回觀察果園、還有與翔之夢對話,甚至不曾低頭看路。

雖說翔之夢有魔力探知能力,可以知道周圍地形狀況,但因為他仍是會習慣以眼睛去判斷。

而平常旅行時,他也沒有習慣去消化自己探知的內容,來分析自己走的路線,頂多判別想走的方向有沒有障礙物而已,以至於他在旅行時,總是像蝴蝶行進的路線一樣反反覆覆,而他也享受在路途中所經歷的事情。


長生領頭走在前面,不用望便知路應該轉向那方、也能自然地避開路上的碎石。行動與微風相合的他,走著路時兩人周圍一直有微風吹拂。

若是翔之夢的魔力瞳此時有所觸發,便可以大概看到長生身周的元素聯通了大氣,代替他的肉眼觀察周圍。

此時隱約可以遠遠挑見,長生正在領著翔之夢往基地外圍的哨塔走。




這次翔之夢只知道自己是要去取得資源的,而接任務時,除了被告知這件事情以外,也僅給了他搭當的資料,但去哪採集資源,以及細節,並沒有被告知。

所以翔之夢以為這次任務是隨機逛逛,然後看到資源就帶回,但見前輩似乎很確定要往哪走的模樣,這讓翔之夢有些疑問:
「我除了前輩您的資料以外,並沒有領到地圖。請問,我們等等會去怎樣的地方採集怎樣的資源呢?」


此時翔之夢以感知探知了前方,但前方的基地外圍後的土地,果然沒有礦石或其他東西好採集。

十之八九,距離基地方圓30公里內的土地,資源早就都被義勇軍採集過了吧!


「嗯,我知道路線。至於資源,到了你便知道了。」長生從容地笑著,以一副你安一百個心的姿態賣了個關子。



在哨塔處,非禮勿視?

走著走著、兩人到了基地外圍的哨塔處。

那是一座外觀仿照枯木打造,內裡結構簡單、沒有浪費一點額外的資源便牢固地立在地獄赤土上的高塔,標示了偽裝基地的邊緣。

長生踏入哨塔的入口,原想帶著翔之夢先上去一次。
然而他突然一頓,表情就像是被雷劈到了一般一陣扭曲、手掌壓了一下耳朵,像是聽了些甚麼不乾淨的東西(?)

還未等翔之夢跟著他進去,他便打了個抖退了出來。

「嗯,我們還是直接出發好了。」仙人嘴角有點抽搐著的告知他隊友。


注意到先人前輩的異狀,翔之夢感到有些緊張:
「前輩,你沒事吧?你……還好嗎?」

本來翔之夢想用魔力之瞳觀察狀況,但一想起在一開始發動這能力時,前輩有提到不要隨便窺探的事情,翔之夢決定再觀察看看。

並下意識詢問了:「前輩,你有需要甚麼藥嗎?我這邊有帶或者,我也可以寫出來……」
講到這,翔之夢愣了一下才想起,前輩好像不是人啊,吃藥會有用嗎……

「恩……要魔法卷軸還是符咒之類,我也有帶……」
講著講著,翔之夢直接從包包掏出了魔法卷軸、符咒,還不小心抓出了上次漏拿要給桃滿的材料……礦石。

「還是你吃石頭有用?」
翔之夢將石頭拿到長生面前,天知道他是怎樣得出這個結論?

或許是因為先前聽狼人克沃說過,人族以外種族,像是狼人們,就愛吃硬梆梆的東西……

也或許翔之夢單純就是在胡亂猜測。


「謝謝,貧道沒事。」長生說著,想想還是打了個寒顛。
「想著出發前報告一下,但感覺還是不要上去比較好。」如此道。

綜合長生先前的動作,大概可以判斷:他是隔著距離察覺到了哨塔高處正在發生點甚麼。


聽到長生的話,翔之夢也不自覺開始處理分析自己感知到的東西,並注意到哨塔高處似乎有甚麼。

隨著魔力流感知沿哨塔重心柱往上爬,可以感覺到塔上正有兩名義勇軍當值,至於動作的話……

他們的距離很近,身上展發的能量很活躍、似乎心情很愉快。兩團魔力同步率很高、彷彿代表著兩人心意相通,如果不是隱隱能察覺到魔力的輪廓、得知兩人只是依偎在一起,還以為是個大塊頭獨坐在塔上。

種種跡象顯示,上面的應該是一對情侶。在當值其間趁沒人打情鬧俏。


從翔之夢立刻斷開對探知,並撇過頭面色有些異狀可以知道,他也懂得所謂的非禮勿視……



若是對長生的能力有所調查、或者是熟悉各屬性元素運用的話,便可知道一件事——作為風元素生命的長生道人擁有著所謂的千里耳。

聲音,本質上是以空氣為介質傳播的震動頻率。能夠聯通大氣延伸感知的他,會這招好像也沒有多奇怪的。

只見他揉著額角,轉身回頭在哨塔內壁緩緩拍了兩下,輕柔的動作、聲波卻在大氣的聯動下放大迴響,像是有人持槍對空鳴了兩發般響亮。
「0498、0232,出發前往任務,摸魚別太過了。」任由話音在塔內反盪,要藉機警告樓上兩位不要太過了!

注意到天空突然有兩次空鳴的聲音,翔之夢嚇了一跳,但一切發生太快了,他還沒意識到那兩次空鳴與仙人前輩的關係。
見仙人前輩似乎沒有特別說甚麼,翔之夢也便沒有再多想甚麼了。



對於元素能力,翔之夢並不精通只是知道,因為目前他所擁有的筆劃技能,是屬於元素以外的體系。
但在過去的旅行中,他有學到一件事情,所謂的元素魔法是結合元素與魔法構成的,除了火焰幾乎是因為消耗魔力而存在,其他元素之所以能形成魔法屬性,就像是人偶穿線的概念,其重點仍在魔力的這件事上。

雖有世界是不存在魔力,如地球,但目前來到的這世界,是個擁有魔力的地方。


但不知為何,明明已經旅行超過幾萬年的翔之夢,內心仍是會有個疑問:
不知道先前旅途所學習到的知識,來這世界管不管用?

自從來這世界後,翔之夢多少總覺得很多事情與以前不同,包含那個叫做「地球」的地方也是,雖然他無法具體說明白,但就是覺得有些不同……

一切比原先的旅行更加陌生到全然不知,卻又存在著似乎知道部分的違和感。


感謝:白鴿

此次旅程還有下回喔~~↓↓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