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之語:遺失的記憶【尖頂帽3】

惑言 | 2022-01-25 01:23:41 | 巴幣 12 | 人氣 140


  我無意將「鱗渠」說的話當成老年人閒言閒語,不過他似乎讓我沒有其他選擇。感謝這異常的沉默中分別有個鬆軟與木質的腳步朝這裡過來,是洛芙尼一臉戒慎地走在前頭,讓亞里拿著兩個盛滿食物的瓷盤向我們緩緩走來。人形木偶沒有手指的木質手掌令餐盤左搖右晃,瓷盤卻仍負隅頑抗,堅持不肯摔落木橋,看來是洛芙尼在亞里的手掌上施展魔法。然而,我肯定潘則和領班見到此刻亞里搖搖晃晃的送餐服務,決不會允許它穿上制服,在餐廳內遞送餐點。我趕在可能的碰隆聲響徹西克伊威德宅邸前飛快從座位上起身,讓自己的雙手安穩地接下亞里兩隻手拿著的瓷盤。時薪一又四分之一喚黃的訓練沒有白費,瓷盤安穩地自我的手中優游,至桌上沉靜不動。對面的「鱗渠」不知何故露出微笑。

  珍珠白瓷盤外緣裝飾精緻高雅的雲雨浪紋飾,顏色如我的法書那般深沉。「瓷盤來自東方諸城邦史拜福羅的近海城鎮絨娜蓋德,那裡的瓷盤與羊絨毯一直都是珍貴的搶手貨,招待客人正合適;至於搭配水浪主題的合適食材,自是敝人宅邸內悉心養殖的鮭魚。」大塊的煎烤鮭魚底下壓著切塊胡蘿蔔與青豆。我毫不懷疑西克伊威德宅邸有能耐聘請好幾個私人廚師,但讓洛芙尼大口吃著蔬菜倒是前所未見。

  「諒敝人招待不周,本來上週開始想讓廚師以烏豆油浸漬烹煮,可惜突然接到消息,烏豆油家族的悠吉.葛諾茲(Iuguiq Gnohz)閣下與他的家人因為生食了自家後院的蝸牛,不幸地連同自己在內五人身染蟲疾身亡。家族此刻一片混亂,訂購的烏豆油也停了運送。魔神哀憐葛諾茲閣下!嘗遍美食也得當心哪。」艾蒙爾略為哀戚地說道。

  我聞言突然停下用刀切開鮭魚,「那麼鮭魚……?」雖然切面並沒有很生,但有鑑於食材是他養殖的……而且他為什麼突然要說這些?

  艾蒙爾打了個要人安心的手勢。「敝人所聘用的廚師決不會將含有蟲疾的食材用作料理,他們必然懂得如何施展冰凍相關的魔法,用以殺死蟲疾與其他不該在食材出現的問題,守衛與一干僕從也會親自嘗試、接著是敝人,最後才會送到客人口中。」

  我戒慎地叉了一口魚肉送進口中,鹹香扎實的魚肉略帶百里香與檸檬酸味,與胡蘿蔔與青豆相襯得宜。鮭魚的美味程度消解我對魚肉的疑慮,而且至少它是熱的。

  飢餓與盤中食物都被消除了一半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還沒問起此行的目的,在那之前吃下他的食物是個不太明智的選擇。飢餓或許影響我的一點判斷。或者,是他假借葛諾茲閣下的話題讓我放鬆戒心。但我吞下魚肉,仍選擇問起:「困擾你的事情是什麼,『鱗渠』老爺?」

  「啊,妳在用餐途中願意提起真令敝人喜不自勝,『雷光』。」然而我注意到,這次「鱗渠」並沒有露出喜不自勝的微笑。「不知妳可曾聽說,『雷光』鼎鼎大名的帽子由南特森運抵歐威郡城?」

  我緩緩放下叉子。「我知道。」

  「那樣子事情就很好說明了。歐威郡區議會日前向敝人表明,他們已經和南特森協調一旦挪移帽運抵歐威郡城,敝人就必須合作進行兩件事:一件事情是交出史提爾格境內的一級管制物品,由士冬.史寇烏黎(Ston Skouelee)繪製的〈白帽〉,那正是妳在〈英雄紀元〉上凝神細觀的那幅畫,接著與不知輕重的菲瓦特女士衝突;另一件事情,是因應盜魔團可能因為挪移帽的事情威脅整個貴族地帶,而計畫將三頂假挪移帽隨守序廳的馬車分別運往三個不同的地點:富裕地帶、商貿地帶與貨工地帶。貨工地帶會隨著十一月五日的一種新交通工具的通車儀式──火車──運往頁坦,這是最有可能矇騙盜魔團的路線;商貿地帶將採取大膽策略:隨著一同需要守序廳馬車護送的珍奇物品一同遨遊各商店手中,過程中馬車將停至它應屬的倉庫並派人把關,直到再也沒有貨物可以運送,或者可能在某一次運抵商店的過程中混入,誰也說不準。

  「最後則是富裕地帶。假挪移帽運抵寒舍後,由敝人艾蒙爾.西克伊威德親自接送,關閉所有聯外出入口並派守衛鎮守渠內宅邸。守序廳會就三條路線的成功程度調度相對應的人手進行支援,以期將盜魔團一網打盡。敝人甚是擔憂,由於西克伊威德宅邸是三個路線之中不會移動的假目標,敝人希望守衛的能力再多些增強,以便計畫進行無礙。眼下有位貴客不但實力高強且聲名遠播,由她來擔當最是合適。」

  「鱗渠」伸出他蒼白且充滿皺紋的手放在桌上,眼裡閃爍著浮光燈球般的光芒。

  「敝人誠摯邀請妳,『雷光』,進入西克伊威德宅邸並擔任敝人的首席貼身護衛。妳可享有宅邸內的一切特權,有個人的房間與練習室、能使喚大多數的侍從為妳所用,而不用到那些餐廳做毫無意義的端盤工作、受滿腹怒氣的領班指使。」他似乎刻意強調這點,語氣加重彷彿為我生氣。「薪餉方面,不會虧待身為『雷光』與首席貼身護衛應有的待遇,敝人可承諾至少七千咒紅的年薪,若再協助敝人的劇院事業,妳自可輕鬆踏上紅階之路。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妳再也不必從盜魔團身上維持自己存在的意義。不必冒險犯難、不必登報,令低俗下流的撰稿去詆毀妳使用力量的意義,乃至破壞建物與人命。那些力量有更好的用途。」

  附近水面發出雀躍的拍打聲,彷彿整個宅邸都在期待我的回答。我想到薩爾蘭斯說他「在自己地盤如魚得水」,指的原來就是這麼回事。撇開他開出關於我能擁有上千咒紅的年薪與自己的房間、不必再去巴勒郡餐廳工作等等條件,略去無謂的冒險、只是將此刻自己的力量用在護衛這種不必動用「雷光」百分之百的力量,難道不才是最適合此刻的我嗎?這必然是個好主意,瑪斯佳會同意我進入西克伊威德宅邸所做的工作,要比「雷光」造成的傷亡降低實在太多;薩爾蘭斯雖然不怎麼喜歡,大概也願意接受這裡所能提供的環境與保護比起阿森藹旅店還要更好。說不定還能要求「鱗渠」提供洛芙尼一間房間,讓她在裡頭盡情雕刻木偶,擺滿宅邸內外。這是相當好的條件,推辭實在不妥。

  只要我拿得回自己的尖頂帽,而不必守著一頂假帽子……

  「不必急於一時抉擇,『雷光』。這頓晚餐僅是為了告知妳,妳自當有兩三日的時間可考慮周詳,而非立即答覆敝人。」艾蒙爾.西克伊威德說道。「請繼續用餐吧,菜餚冷了,可是會辜負廚師的心血,對敝人的邀請也有重大的影響。」

  於是我吃著剩下的晚餐,不敢開口吐出幾已明確、只差沒有脫口而出的答覆。

  晚餐用畢,洛芙尼和我坐上原先搭來的馬車,西克伊威德宅邸的侍從們見到人形木偶熟練協助我們上車,蹙緊眉頭好像它是魚池中的一隻貓,威脅到他們的職責似的。然而在門關上前,「鱗渠」來到車門前,接著舉起法書喃念咒語。「Ine、Rode、Sicoway」。附近的渠水隨著一陣嘩啦聲響立刻應聲飛出兩顆浮游新鮮魚隻的水球,在車上的燈光下顯得璀璨非凡。魚隻各自張開嘴巴,吐出一張紙捲飛到洛芙尼和我的手中,紙張的觸感似乎上了某種油質,乾燥得不像剛從魚嘴吐出似的。我打開紙捲,在燈光底下寫著:「曲流劇場,頂級包廂」,底下還有「與人之約,誓不毀棄」字樣。

  「敝人的劇院近期有一場演出,即便是搭乘公共馬車,僅僅出示票券就能讓車伕調轉方向,只為你們二人服務。倘若『雷光』妳十分遺憾地做出拒絕,這是最後能打動妳的機會。」艾蒙爾.西克伊威德微彎前頸。「願魔神佐佑。」說罷,車門被車伕砰一聲關上,不久後駛出宅邸。

  一路上我握著劇場入場,直到載運著我們的馬車回到阿森藹旅店。

創作回應

水墨靜
1.有一個打成洛芙妮。2.票卷、入場卷等,使用在此皆為“券”。
2022-01-25 19:55:14
惑言
修正
2022-01-26 09:09: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