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之語:遺失的記憶【溯源13】

惑言 | 2021-12-03 16:25:30 | 巴幣 20 | 人氣 97


  那的確是他的聲音,戲劇性的抑揚頓挫男性嗓音。我戒備地盯著他將潔白無瑕的雙手交疊在自己的法書封面上,法書封面是優雅的鐵灰色,淺白色紋樣剛硬如同結晶,有著三角與四邊形的組合,彷彿敬堂的裝飾紋路,書本側邊卻乾淨得如同剛領取一樣。直到我緩緩坐進剛硬的鑄鐵單人座內,目光都沒有離開過他的法書……

  ……然後四周構成寂靜,阻擋了聲音。殘餘在廣場的十一時鐘聲回音與商人間的勢利對話霎時消失,我張望四周,世界並沒有跟著停止,人們依舊在自己的座位上說話或進食,能感覺到聲音是在座位的外頭持續,只是被隔絕,令我所在的世界只剩畫面,靜默得教人不安。

  「委託聽咒人是少人得知為好的事情,希望在下的魔法沒有驚擾到妳。」聽咒人阿加薩札突然說話,把我從靜默的世界中拉了回來。原來這個世界還是有聲音。「我們待會會進行主要業務。不過在那之前,在下想先說明一下:身為,以及一般聽咒人的不同。」他將這個宣示意味深厚的稱呼加重力道,稍稍嚇了我一跳。我愣愣地點點頭,他才繼續往下說。

  「聽咒人寬鬆的定義,是在聽取某人念出咒語之後,將咒語以及產生的效果將之記錄下來。主要包含咒語中字與字的念法、次序、快慢與音調等;效果則是作用時間、範圍與對人及環境的影響。準確無誤的聽咒人會嫻熟掌握文字形容的技術,因此當兩名聽咒人分別聽取並觀看同一種咒語的施展過後,所記錄下來的文字必須一模一樣。我們隨同守序廳緝官工作時,實際必須聽過兩次被聽咒的魔法師施展魔法,一次是紀錄魔法師的身分時、另一次是紀錄魔法師的行動。這就是其他聽咒人的缺陷:他們必須聽兩次,我則只有一次。」

  「什麼意思?」我狐疑地問。

  阿加薩札將手輕輕掠過法書。「我能讀取他人的記憶。」

  他人的記憶……?我反倒有印象。胡歐季的確有這麼一個魔法師能夠讀取他人的記憶。他之所以有名,主要原因是因為那人並非以聽咒人出名,而是響亮的魔名外號與隸屬更加神秘的組織。「我應該……知道你。」我緩緩地說。「你是『憶想』,魔名院院士。」具體在哪個報刊得到的資訊已經丟失,但我知道『憶想』曾經是胡歐季歷來最年輕的院士,在一群垂垂老者聚集的機構裡頭出現一位年輕男子,確實予人深刻印象。據說他能夠施展別人記憶中的魔法,是當代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魔法師之一,但卻在引起胡歐季一段騷動後,突然離開魔名院不知去向,就此無聲無息。縱使如此,他也是當代傳奇之一。

  「已經很久沒有人如此稱呼在下,現在是『前』魔名院院士。」他的天藍眼神幾乎沒有一絲情感的波動。但我認為自己讀出了一點陰鬱。

  「為甚麼會離開魔名院?」我好奇地問。

  「魔名院雖然對外宣稱中立組織,實際上仍有諸多顧忌。光是將建築蓋在離某一個城或鎮的行政區內,就足以讓鄰近的議會爭相要求賜名服務,或是指責魔名院替敵對議會服務。因此院士成員必須保持與鄰近議會的疏離關係,然而,我太年輕就進入魔名院裡擔任院士一職,這件事情令人憂慮,包含四周的議會。位處南競草原與風圍路上的魔名院,在下卻只待了五年就離開,對於魔名院士而言是很倉促的離去。」

  「在下的最後一個賜名,給予一名老人。他能在短時間內一手打造宏偉水景與建築,劇院以寬闊水渠環繞,魚群在裡頭自在悠遊,水草翠綠盎然、浮光晶燈輝映。在下以他擅長的魚群與水渠,於喚曆八四二年二月四日,賜他名作『鱗渠』。如今他也在這座獅子城裡自在一方,不知妳若有幸,能參觀他的宅邸?」

  「艾蒙爾.西克伊威德。」我說。

  「正是,偶爾在下會拿著他的筆造訪宅邸,欣賞魚群,或是談論歐威郡城現在的處境以及解方。」他的天藍眼眸眨了一下,接著完全不動,彷彿我正在透過兩口井窺望天空。「不多談往事了,另一個當代傳奇。我們進行主要業務吧。」

  他再度將手放在法書封面上──我幾乎想抽離單人椅──但他只是說了:「立約人阿加薩札.耶,在此立誓。」原來是念誓禱詞。他將自己的法書往旁一挪,讓我也把法書放在桌上。「於掌中法書,煙灰憶(Smoke Grey Ei)承諾:僅因履行歐威郡區聽咒人之職責,時為喚曆八五五年十月十日,在歐威郡區勒服艾廣場聽取與約人哈莫娜.葛溫密之記憶。如與約人諾,此誓即立。行伊尼信四方皆有憑、歷伊尼信寒暑皆有據,如立約人自毀棄,無論有意與無意,願受與約人之法書問責。請與約人答覆。」

  我將手放在法書「電藍葛灰恩」上,感覺得到上頭四散的雷電紋樣。「與約人哈莫娜.葛溫密與其法書電藍葛灰恩願信立約人阿加薩札.耶與其法書之承諾。

  「立約人阿加薩札.耶,與人之約,誓不毀棄。」他說。

  「與約人哈莫娜.葛溫密,你我之約,誓存永遠。」我說。

  於是我們把彼此的左手放在對方的法書上。那本名為「煙灰憶」的法書彷彿由其多邊形的平面紋樣創造出空間感,我在摸到封面的同時感覺到一股異樣,彷彿得知了隔絕聲音的空間形狀。那是由三角形構成的正二十面體,包圍在我們之外的空間。我看了阿加薩札一眼,他看來倒是沒有對「另一個當代傳奇」的法書有太多表示。完成以後,我們放開手。阿加薩札拿著自己的法書,書背頂端貼著我的額頭,接著念出咒語:

  「Ei。」

  聲音甫一迴盪,烏雲密布的黑夜即刻在腦海裡清楚浮現,像是咒語把我所想的全都在眼前淋漓盡致展現出來。「Kuo,Thaher。」咒語念道,火舌便竄上天際,燃燒樹木的焦臭味在一團發亮的火光之中充斥感官。然而一切快速結束。我眨了眨眼,眼前只有阿加薩札的天藍眼眸,此刻正思索著。

  「其咒語為『Kuo,Thaher』二字,以喉嚨震動發出低沉嗓音、速度略慢,然節奏果決確實、咒語間隔略長、重音更加用力,隱含怒氣,彷彿正在壓抑情緒。其時間略在十至十二秒間,首先以『Kuo』界定空間範圍,為一方形,展現其規矩特質;『Thaher』則為燃燒火焰,以火柱形式自地面升高,約三層樓,展現其怒氣走向。」阿加薩札語調嚴肅。「妳記憶中的咒語主人,不偏不倚是盜魔團『燃焰之首』代表人物,『火葬』史林葛.萊納賀。」

創作回應

水墨靜
潔白無暇(無瑕)
潤熟掌握(懷疑是嫻熟……?)
在一群予人垂垂老者聚集的機構裡頭出現一位年輕男子,確實予人(是缺字或多字呢?)

更新了好開心~~~https://images.plurk.com/4LTToc4rGo7XNvgVjIcliW.gif
原來鱗渠是在十多年前才獲得賜名。話說個人還挺喜歡西克伊威德的形象^^。
從前面篇章中哈莫娜對於魔法與環境的感知、領悟力和臆想能力,箭的那回事與這次得知隔絕聲音的空間形狀,就覺得哈莫娜縱然在失去記憶、法術威力減弱的情況下,仍然顯得天賦異稟。不知道是所有種族都這樣,很強的人才會這樣,或是哈莫娜的個人因素。
2021-12-03 17:40:01
惑言
修正錯字。
我算不喜歡把主角用太弱,不過基本上,凡有魔名或名號的一定具有某種強的地方,但是隔絕聲音的空間形狀是摸到對方法書的緣故,與哈莫娜無關。
2021-12-03 20:30: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