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二創/文章】光芒背後的影子-77魔菈斯

♥楓糖 | 2022-01-22 11:34:08 | 巴幣 10 | 人氣 45


第77篇-魔菈斯

  「哼哼-」

  闇烈旭輕輕的哼唱著浪痕楓之前教過自己唱的歌曲,一邊伸手撫過浪痕楓的長瀏海。

  兩精靈在坐上飛魚啟航不久之後,浪痕楓就照著自己先前所說的話,乖乖的躺在闇烈旭腿上閉目歇息,也許是自己的腿的軟硬度對對方來說非常合適,在他輕柔的按摩加上溫和的嗓音,浪痕楓很快的就放鬆下來沉沉睡去。

  對於看著浪痕楓沉睡的臉龐,闇烈旭算是非常的習慣了,畢竟他初從對方的體內出來的那晚,雖然對方嘗試哄自己睡著,但對他來說一時之間就要做他從沒做過的睡覺並不容易,雖然跟著對方閉上眼邊努力去思考「睡覺」是什麼,但他卻只感受的到無比清醒。

  而當對方哄著自己睡的手停下來的那刻,他便張開了眼一探究竟,那時他看見了從未見過的浪痕楓的另一面,安穩的閉著眼沉沉睡著的模樣。

  雖然因為對方不再有任何動作,僅有那起伏的胸膛與魔力的聯繫證明對方還活著,但浪痕楓這不同的一面不僅讓闇烈旭不忍心吵醒對方,他也因此被對方這個模樣深深著迷,那晚,他就這樣看著他心所愛的精靈的睡顏直到天亮。

  一直到現在,即使闇烈旭已經學會睡覺,他還是會在浪痕楓睡著時先偷偷的看著對方的睡顏一段時間再蹭近對方懷中一同睡覺,當然,偶爾還是會不小心看到天亮。

  而闇烈旭這一路上也沒讓自己的手閒下來,他時而揉揉浪痕楓的太陽穴、時而捏捏對方的肩膀,想盡可能讓對方放鬆下來,而當他不經意的撇過對方的唇瓣時,他不自覺的嚥了嚥口水。

  那個初吻,即便短暫卻很真實的刻在他的腦海中與唇上,帶著些許唾液的濕潤與柔軟讓他一再的想再嘗試一次,隨著逐漸離不開的視線,他緩緩的彎腰低下頭。

  呃!不行趁人之危,你是笨蛋嗎,闇烈旭!

  就在他的胸腔壓到浪痕楓的頭頂時,他立刻將自己拉回神,挺立好身子暗暗的咒罵自己。

  而頭頂的壓迫即便微小也讓沉睡的浪痕楓終於甦醒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抱歉,光,吵到你了嗎?」

  「醒來的正是時候唷,浪痕楓。」

  「嚇!是誰?」

  「……」

  不屬於他們的第三道聲音一出現,浪痕楓便迅速的坐起身,用手圍繞闇烈旭做出掩護的動作,並且警戒的看著四周。

  而雖然遲了一拍,但隨著浪痕楓的掩護動作,闇烈旭迅速的抽出魔力凝聚的短刀,隨時準備應戰。

  「呀呀,兩位別這麼緊張,是我,是我,飛魚啊。」

  為了增加這聲音來源的可信度,飛魚振了振自己的魚鰭,兩精靈這才放鬆了警戒。

  「先等等噢,兩位抓緊,我要下潛了!」

  「欸欸欸?」

  「閉氣,烈旭。」

  飛魚縱身一躍一頭栽進了水中往深海游去。

  水中意外的沒有窒息感,甚至能夠正常的呼吸,確認不會有危險後,浪痕楓輕輕戳了闇烈旭的肩提醒對方呼吸。

  「這裡是奧術之河的終點,是深邃純正的艾爾達斯的匯集地-魔菈斯,在這裡,我們可以通過自己的意志來與你們溝通,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們可以把我當作不希望世界就此滅亡的艾爾達斯代理人就行了。」

  深處的艾爾達斯會透過模仿敵人的記憶,變成敵人的敵人來保護自己,在他們進入這個地方沒多久後,附近的怪物都變成了機器人的樣貌,完美重現了當時在黑暗天堂上對戰的機器人群。

  不過比起這群機器人,他們現在更在意的,是一股強大的魔力正在附近竄動著,這股魔力的波動與在阿爾卡納殘留的魔力一致,很快的他們就發現魔力的擁有者在何處,不遠處的高台上,一名身穿黑衣的老人與一名身穿黑風衣的少女站在那說著話。

  「你的名字是塔娜,偉大的人答應要停止你的痛苦。」

  「黑魔法師?他……封印了我?」

  「對。如果不這樣做,你將因為永無止盡的痛苦而發瘋。」

  「不准動,阿卡依農。」

  「什麼?」

  兩人的對話因為第三道聲音的介入而中斷,浪痕楓已經迅速的舉起弓架好姿勢對準了老人家。

  雖然並沒有見過面,但從老人身上散發出的不詳魔力已經足以證實對方是黑魔法師的手下,而他從瑪希蒂絲之前所介紹的每個軍團長的特徵去做比對,很快的就知道對方的真實身分。

  阿卡依農,曾經是時間神殿最上位的神官,一直都服侍著時間的超越者-優伊娜,但某天他卻背叛了優伊娜變成軍團長,將她囚禁起來獻給了黑魔法師。

  必須阻止。

  「哼,你是浪痕楓吧,真虧你還活著。」

  黑暗天堂的失敗在大多數的軍團長中傳開,其實對於傑利麥勒這種操之過急的做法,在軍團長們的眼中失敗是必然,但讓他們所驚訝的是,參與這次戰爭的人,不僅百年前棘手的英雄們都生還歸來,連應該在百年前就該被黑魔法師親手殺掉的浪痕楓,也安然無恙的存活到現在。

  因為黑魔法師親口的警告,浪痕楓並不是一個軍團長能夠輕易解決的對象,所以在黑暗天堂的戰爭結束後,他們也沒有人去嘗試找出浪痕楓的下落。

  而在真正碰上了浪痕楓本精靈的阿卡依農也算是明白黑魔法師的警告並不虛假,他也不是沒看過精靈們,畢竟軍團長中有黑魔法師親自培育的史烏與殺人鯨。

  但對他來說,那兩位也只是乳臭味乾的臭小鬼,可是面前的浪痕楓即使看上去非常年輕,對方身旁龐大的魔力流動與堅定透著殺氣的眼神,再再證明著對方的不簡單與不畏懼,或許對方的實力與曾經的第一魔法師-普利特並駕齊驅,不,可能在他之上。

  被這箭打到老命還要嗎?

  「哦?我居然有這個榮幸被軍團長記住嗎。」

  「光,他交給我就好了!」

  「哼!小鬼頭在神氣什麼……人呢?」

  「在你後面呢!」

  「什……」
闇烈旭抽出魔力凝聚的刀後消失在眼前,在阿卡依農還沒弄清楚對方在搞什麼把戲,對方已經從自己的影子現出身,眼看刀刃就要往自己的頸部劃下。

  他此時震驚的瞪大雙眼,瞳孔裡倒映著他嘴裡所說的小鬼頭,在對方如此近身的情況下,他才察覺到對方不亞於浪痕楓的龐大魔力,危險程度甚至在浪痕楓之上。

  難道浪痕楓剛剛的大肆舉動是要掩蓋這小子的魔力?該死。

  「敵人……妨礙……」

  「呃,水流變快了?唔啊!」

  就在刀刃即將劃開阿卡依農咽喉的霎那,一直在旁觀望的塔娜,原本黝黑的頭髮轉變成發光而亮白的銀白髮,並且湧現出強大的力量,直接用水流將闇烈旭衝撞開,同時不遠處的艾爾達斯也被這股力量憾動變成一座巨大的城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