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Lady Crescent.Pure White Lily】-42.Apple Tree stand at there.蘋果樹的溫柔

時野理奈.りな | 2024-04-14 13:54:04 | 巴幣 1138 | 人氣 487

連載中Rook篇
資料夾簡介
詳細請參考Lady Crescent的角色介紹,主要是補充原創角色-長谷川真澄還在美好藍天會工作的過去,有激烈的情感描寫,部分文章有年齡限制,請斟酌觀看。

長谷川真澄選擇了一條難以回頭的修羅之道。

當他再度從書桌上醒來,已經是早上七點,眾多幹部離開王城至世界各地開啟新的一天、侍衛與侍女們透過與日間管家的交接,紛紛回到棺材中入眠。

只有像真澄這樣的沐光者,或者閒暇的幹部們才會遇見執勤中的日間管家。

自一百年前以來,這王城內的日間管家就只有一位,是個留著俐落短髮、身穿高級燕尾服的無名女子,手背上有著「Pawn」的紋章,和侍衛、侍女等人相同,都是必須將一生奉獻給王城的純血者

特別的是,在純血者的名冊中並無記載她的身世,至於沒有姓名的原因,那是眾說紛紜......。

由於無從根據參考,有人說她是沒落貴族的後裔,家族被抹消於歷史之中,有人說她就和一樣,是被賽菲爾家被強行帶來王城的役卒,也有人從她是沐光者的角度,指出她其實只是個被轉化的人類奴僕。

但這些謠言,都不足以撼動她在這座王城的地位,步伐在長廊上輕舞,在地毯上抹去了足跡,她習慣走路無聲,像一隻高雅的銀貓,充滿知性的淡綠色眼眸,掃視著王城中的一切,哪怕是一點塵埃,也無法逃離她的捕捉。她的風采媲美昔日還是侍女長的,甚至青出於藍。

......至少她對皇家的忠誠不具備任何目的。

日間管家推著餐車,挨個走過長廊上的每個房間,並在真澄的房門前停駐。她禮貌性地敲門,真澄隨即起身應門。

真澄大人,早安,屬下替您送早膳來了。」

日間管家帶著悠然的微笑,意義之深,彷彿一切都超越千言萬語之外,她將鐵盤放在真澄的桌上,注意到了桌上的植物圖鑑,接著與真澄四目相對。

「真澄大人雙眼微紅,屬下認為應該是睡得不好,有準備花果茶給您安神。」

管家順手一捻,憑空變出一只精美的茶杯與茶壺,杯中斟滿嫣紅的茶水。

「非常謝謝妳,管家。」

真澄每次看著她的眼睛,都會想起自己剛被帶到王城來的回憶。那是他初次體會到自己與人類身份的脫節,還有人血的口感之妙,人類時期品嚐過的珍饈美饌都相形見絀。

「只要真澄大人需要,我隨時都在你的身邊。」

管家的聲音不高不低,宛如停留於變聲期之前的少年。

被各種大小事件衝擊,身心早已疲憊至極的真澄品嚐一口花果茶後,又抬頭看向管家。

「......。」

鎖住內心的牆垣,因突如其來的安定感而崩塌,男子眼神逐漸迷離,再也無法集中,一滴滴淚珠滑落臉頰,他伸出雙手,正如別人把他當成浮木一般,此時的他也需要一個給予自己救贖的對象。

「......救救我。」

管家感應到真澄的腦波,只見她在男子面前單膝跪下,毫不猶豫地握住他的雙手,即使不具溫度,但觸碰已足夠慰藉遍佈傷痕的軀體。

真澄大人,您既強悍又具備聰慧,能文尚武,但即使強大如您,也是需要旁人的支持與陪伴,屬下明白,我們純血者的身份無法限制您的情感,那是真澄大人從根本上與我們不同之處,屬下雖無法感受人族的感情,但傾聽與分憂解勞等事也是屬下的職責之一。」

雲淡風輕,不著邊際。他拿起茶杯將花果茶一飲而盡,讓短暫的甜蜜沖淡一切的煩憂。

「可以再靠近我一點嗎?」

真澄摘下了自己的眼鏡,收納於桌邊,話還沒說完,身體早已不自覺地前傾,管家卻畏懼地反射性後退。

真澄大人,握手已是您賜予屬下的寬容,屬下不該再碰觸您,有失禮數。」

支持只是一種心靈層面的態度,她不該與特定幹部過度親密,她必須將王城內的所有人一視同仁,才能公正地看待所有事物,不帶偏私。

「妳還記得嗎?」真澄頭微抬,凝視著管家問道。「我第一次被帶到這裡的模樣。」

真澄大人初來乍到的那天景象,屬下不敢忘記,時時銘記在心。」

所有被轉化的人類會先被帶到王城底下的一處地窖,由管家與侍女們教導成為純血者後的基礎生存方式,第一件事就是教導他們如何吸血,真澄的表現顯然異於其他僕從,對於人血的抗拒程度十分薄弱,這特質在力量尚未覺醒的純血者之中並不常有。

「管家,原諒我的無理,如果妳能理解我的壓力,能不能給我一絲慰藉?」

管家的瞳孔微微收縮,她猶豫、卻也好奇。

在人類的世界裡,親密的肢體接觸是一種極其深層的交流方式,但是對一位無法理解感情的純血者來說,這樣的行為無疑是未知的,並會打破管家一直以來守護的界限。

然而,看著真澄那因痛苦而扭曲的面孔,她終究是違背了自己的原則。

她輕輕地靠近了真澄,雙手猶豫地搭在他的肩膀上,緩緩地將真澄擁入懷中。她的身軀沒有溫度,心搏生硬,但她的懷抱卻給予了真澄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寧感。

「謝謝妳......蘋果樹。」

真澄的聲音顫抖著,呼喚著對方真名的一部分,就像以暱稱稱呼一般。這樣的溫柔,這樣的接納,是他在純血者的身上很難探尋到的渴望。

管家卻對此感到疑惑,僅只是抱著真澄,嘴裡不發一語,她輕輕地撫摸著真澄的背,像是在安撫處於驚慌的小生物。那一刻,真澄感覺到了一絲從未有過的安全感,他的心靈獲得了短暫的解脫。

「如果真澄大人希望,屬下能再陪伴你一下子。」

「那麼請留在我身邊。」

耳語低吟,廊上侍衛的腳步聲漸行漸遠。男子閉著雙眼,靠在管家的肩上,任她手指滑過自己的髮間與耳際。

墜落於耳邊的漆黑十字架,是天使不存在的證明。

現在的真澄什麼都聽不見。

唯有窗外偶爾傳來的風聲,和遠處守衛的腳步。

管家藉由真澄的腦波,知曉了他經歷的過去,她雙眼瞳孔微縮,即使無法理解失去的感受,但從那個人類女人身上爆發出來的血液,還有狼族反射出黃光的雙瞳,卻讓自己感到恐懼。

管家自有記憶以來,便生於王城,她不曉得自己的身世,唯一與自己有關的已知事物,僅有那一句代表自己天命的真名---王下之階.永晝的蘋果樹

「屬下還記得真澄大人來到王城的第一天。」

擁抱同時,管家娓娓道來。

「您當時的狀況真的非常差,而且遲遲不醒,祐誠大人很擔心真澄大人是否能撐過整個轉化過程,但現在的結果告訴我們,是我們多心了。」

管家瞄向真澄手臂上的城堡紋章,感到一絲欣慰。她誕生時胡愷早已殞落,只能藉由圖書館中的藏書來回顧這段歷史。

「您得到聖上恩賜,撐過了對人族而言十分痛苦的轉化,真澄大人的韌性與堅毅可想而知。」

不管是不是客套話,但真澄的辛勞與奔波,還有壓在肩頭上的重擔,每個人確實都看得出來。

真澄微微一笑,雖然那段記憶對他來說依然模糊,但他能感受到當時的自己,必定是極度脆弱且不堪一擊。

「是啊,那時我感到一無所有,連自己是誰都不曉得了。」

真澄語氣中帶有一絲感慨。

「但現在,我想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義。」

獅鷲獸棲息於真澄的雙眼之中,那是屬於戰士的目光,不再迷茫,唯有前行的決心。

管家輕輕地點了點頭,她對真澄的轉變深感欣慰,同時也對他未來的道路抱有期待。

真澄的潛力遠遠沒有被完全挖掘出來,未來他必將成為王城中的關鍵人物。

真澄大人,不論您未來遇到什麼困難,王城將永遠是您堅強的後盾。」

管家誠懇地說道。

「謝謝你,管家。」

真澄的聲音中帶有一絲感動,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以示對管家的尊敬與感激。只是這舉動又讓管家顯得無所適從......。

純血者的世界裡,情感往往被視為脆弱的象徵。但真澄並不吃這套,對他而言,難以抹消的人類感情是他僅存的依附,是與這個世界相連的根據。



真澄回到楓都,在當地已是傍晚時分,他回到恆夜集團的辦公室,對江口紀行隱瞞了自己的行動,接著前往急救醫療部與眾人彙報透波藥劑的最新進度,而得到的反應都出乎意料。

七海祐誠對此藥的問世喜憂參半,他的心中則是蠢蠢欲動,想再次體驗作為人類的自由。

真澄藍天會配給的武器收納於西裝內,便驅車前往一葉凜的律師事務所。這裡地處郊區,些許偏僻,周圍人煙稀少,夜裡也十分安靜。

男子匆忙下車,才剛抵達律師事務所的門口,幾位穿著正裝的青年便有準備般地迎面而來。

真澄從他們的身上感應不出任何人類之血的氣息,換言之,這群人是與自己一樣的魔族。

「禮數不周,有失遠迎,還請真澄大人見諒。」

悠然的女子聲線從青年們的後方傳來,人群之中冒出一位長得十分素淨的女子,她外貌確實與書中記載的女子相同,想必她便是這事務所的負責人---一葉凜

「......。」

見到每人都以「真澄大人」來呼喚自己,原來自己在純血者之中是這麼地有名。

若不考慮到純血者的身份,壓根沒有人會去懷疑一位律師,但是在長谷川真澄的心中,她是麻生蓮一案的重大嫌疑人,有立即調查的必要性。但在切入主題之前,他想先以純血者的身分套出更多的訊息,因為知道他與麻生茜有所關聯的、除了祐誠之外並無二者。

一葉小姐,我帶來一個消息,想與您一同討論,是否有這個榮幸借一步說話?」

真澄禮貌地問道。

真澄大人,您何必如此見外?」

一葉凜即刻朝著身邊的青年們揮了揮手,一位看似主管職的青年走到一葉凜的身邊,聽著她低聲命令:

「你們去把貴賓室打掃一下......,還有,別忘了準備人血,我要最新鮮的那種。」

「遵命。」

青年果斷地點頭,便進屋處理一葉凜交代的事物,其他青年尾隨於那人身後行動,沒有任何拖延。

而在進屋前的短短數分鐘內,真澄用「鷹視」能力得知這律師事務所的地下隱藏了一間病房般的密室,囚禁幾位被抓過來提供血液的人類,他們毫無痛苦與反抗的跡象,只是靜靜地躺在病床上,身上連接著許多軟管,血液從脖子上的管線被抽出,維持生命的營養劑透過手臂及鼻管輸送,看上去就像被豢養的家畜。

「......。」

真澄感到莫名昏眩,但換個角度思考,這少數人的犧牲,若能阻止更多的人遭到狩獵,那他們都是值得受到尊敬之人,即便他們並非出自內心的意願。

真澄的力量有限,他知道自己已無餘力救出其他無辜人士,以純血者的角度來看,這已經十分人道。

這很正常。

沒有血液,就無法存活。

今晚,真澄催眠著自己,一切以自身任務為先,與人類的道路又遠離了一點點。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腦殘的天津(飯)
突如其來的新一集,來了
2024-04-14 16:51:26
時野理奈.りな
https://i2.bahamut.com.tw/editor/emotion/22.gif
2024-04-14 17:08:06
腦殘的天津(飯)
什麼鬼圖wwww
2024-04-14 17:08:59
中二到爆的アラシ
總覺得可以理解真澄的心情…… 是說一葉抓這幾個人過來抽血難道都不會被發現嗎0.0
2024-04-14 20:41:25
時野理奈.りな
可能就當是失蹤人口吧
在楓都裡每天有幾個人被吃也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咦)
2024-04-14 21:05:3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