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精選閣樓

【二創/文章】光芒背後的影子-100結束只是一個新的開始(完)

♥楓糖 | 2022-06-26 22:53:59 | 巴幣 2004 | 人氣 143


第100篇-結束只是一個新的開始

  空間內能輕易的感受到大量的艾爾達斯與魔力的流動,這裡明顯已經變成了新世界的中心,最後的儀式就要啟動了。

  「這是展開創世的現象,再不快點所有東西都要化為烏有了!等到這傢伙變弱了,創世之卵就會出來,你們就快點引出敵對者的力量給它致命一擊!」

  「好……欸欸?什麼意思,我們從頭就沒有引出敵對者的力量嗎?」

  殺人鯨奇怪的說法讓闇烈旭一頭霧水,難道他們並不是攻擊之中自帶著封印石的力量,而是要另外引出這股力量才能打敗黑魔法師?

  但這股力量要怎麼引出來?

  「你們的攻擊確實帶有封印石的部份力量,但不一次釋放出來就沒意義了。你還不知道為什麼曾經的卡歐、曾經的你們為什麼會失敗嗎?唯有堅定的信念得以使封印石運作。所以懷抱著覺悟吧!即使犧牲掉所有東西,甚至是付出你們的性命,你們也要給我把祂擋下來!」

  殺人鯨越說越激動,她畢竟不是帶著封印石的人,她就算知道一切運行方式也沒辦法改變命運掌握在浪痕楓與闇烈旭手裡的事實,既然如此,她也只能透過她的聲音傳達出自己的期許。

  「性命?我才不要為了這種事付出自己跟光的性命呢!」

  一聽到可能要付出性命做為代價,闇烈旭也開始激動了起來,他可不是為了這個世界的存亡而拼上自己的性命來找黑魔法師報仇的呢,真的要死也要拉著世界一起陪葬。

  「真是的,這只是一種比喻啦!比喻!闇烈旭,浪痕楓就沒有教你要學著冷靜嘛!」

  「呃,我……」

  「哼!算了,你要跟浪痕楓一樣一板一眼的我也受不了……好了,接下來……」

  用自己的氣勢成功的讓闇烈旭安靜下來後,殺人鯨顯得有氣無力,她飄浮的高度開始逐漸下滑,最後整個跌坐到地板上,身體一晃一晃的,看來已經到了極限。

  「……殺人鯨?喂!」

  看到對方一路垂降,在一旁的浪痕楓眼神才飄過去關心一眼,就見對方直接往後仰倒,他快速的跨步蹲下接住了對方險些撞地的頭扶起。

  「抱歉,我……稍微……休息一下……」

  雖然她還是無法喜歡浪痕楓這個精靈,但幾場的戰鬥下來她算是對對方的信任提升了不少,溫暖的胸懷散發著滿溢的安心感,她想起自己曾經與史烏的種種、想起已經無法回去的回憶。

  意識逐漸的模糊,她已經無法堅持下去,道出了最後的一句話,仰靠在浪痕楓身上闔上眼。

  「啊,殺人鯨!」

  「……看來她到極限了。沒辦法了,烈旭,我保護她,你一個人沒有問題嗎?」

  「稍微掩護我一下就可以了。」

  「好。」

  聽著闇烈旭充滿自信的聲調邊拔出了刀刃準備作戰,浪痕楓輕應和了一聲便用魔力築起了防護盾將自己跟殺人鯨包覆起來等候協助的時機。

  而黑魔法師一來到這個空間直到現在都只是靜靜望著三位精靈間的互動,沒有先發制人的攻擊的緣由,不知道是曾為人的憐憫與公平亦或是成為神後的傲慢已經無人知曉,唯一能知道的,是祂即將隨著他們的行動而開始動作。

  「你也該入土為安了,黑魔法師!」

  握緊手中的大刀,闇烈旭毫無畏懼的撲上那團化成白光的黑魔法師,重重的給予連續的攻擊,速度之快連黑魔法師的光芒被刀刃切的一閃一閃,像極了訊號差的電視機一般。

  不過黑魔法師顯然沒打算要讓對方白打,祂猝不及防的放出了大量的黑白相互混合的不明球體襲向不知好歹的闇烈旭,不過球體在碰到對方前就瞬間被螢藍的箭矢給射穿爆裂。

  「碰到就會變成艾爾達斯,烈旭,小心一點。」

  「好!唔啊?」

  「專心眼前啊,笨蛋!」

  「……殺人鯨?」

  「哼!殺人鯨只是睡一下而已,不是完全死了好嗎。」

  看到自己的箭矢在球體爆裂的瞬間也跟著被分解,浪痕楓馬上理解到這就是創造與毀滅的力量濃縮體,如果被擊中一切就完了,他凝神的望著自身與闇烈旭周遭,專注的進行掩護的動作。

  但只能在原地無法移動的浪痕楓的視覺範圍顯然出現了死角,就在闇烈旭即將被黑白的球體擊中,不知何時醒來的殺人鯨,在吃力的一個轉身後趴在浪痕楓的腿上丟出了球體,一顆純黑暗魔力的球體直接衝撞了上去與其相互抵消,成功挽救了差點無法收拾的局。

  而剛剛劇烈的爆炸讓黑魔法師的動作突然停擺,就像是昏了過去一般。

  「……又、又怎麼了?」

  「……創世之卵出來了,闇烈旭,快破壞掉它!」

  「呃、呃嗚……」

  「闇烈旭?快啊!」

  本以為這是殺掉黑魔法師的大好時機,但空間開始扭曲匯集了起來,一顆巨大的黑色球體浮現在眾人前,中間已經裂出了許多的裂縫透出了裡面的光芒,一認出這個球體真身的殺人鯨激動的喊著,現在就是破壞儀式的唯一機會了。

  想起殺人鯨才在不久前要他懷抱著犧牲自己也要引出力量阻止黑魔法師的這句話,闇烈旭突然卻步了,冷汗從他的額角流出滑過他的臉頰,他望著創世之卵許久仍沒有任何動作,讓殺人鯨緊張的大喊了起來,要不是已經沒有更多的力氣,她大概馬上就起身衝出去打闇烈旭了。

  如果真的成功把敵對者的力量引出來,那他跟浪痕楓是不是真的會就這樣犧牲了性命?

  他才不要走這種結局,他才不是大老遠來這裡赴死的。

  「我才不是為了跟光一起殉情才來到這裡的,我才不要犧牲自己跟光來拯救世界!」

  「……烈旭。」

  「嘖!闇烈旭你這個大笨蛋!等祂進去創世之卵後我們還是都要死啊!」

  殺人鯨激動的都快要爬起來,她突然覺得也許闇烈旭在這裡保護她,而浪痕楓去處理黑魔法師可能還好一些,至少浪痕楓不會顧慮這麼多。

  「覺得脫離的了道路嗎?」

  「呃?黑魔法師!」

  在他們爭論不休的同時,黑魔法師再次甦醒了過來,看著毫無損傷的創世之卵,祂望著闇烈旭冷冷的道出一字一句。

  「你最終仍舊無法引出對抗者的力量就消失了。」

  「啊,等等!」

  拋下了最後譏諷的一句話,黑魔法師變成了點點光團融入了創世之卵,卵囊一接收到黑魔法師的力量後迅速的催化,最後的儀式就要開始了。

  「啊……」

  怎麼可以,怎麼可以讓這種事發生?

  殺人鯨說得沒錯,不管他要不要動手,他們注定都會死,但是……

  這不是他想要的結局。

  「還沒結束,還不算太晚,闇烈旭。」

  一道熟悉冷澈的女聲從耳邊響起,四周的光團逐漸的匯聚起來形成模糊的人影。

  「這聲音是……塔娜!」

  「你跟浪痕楓確實做到第一步了,我已經擺脫黑魔法師的掌控……你的覺悟已經非常明確了,只是缺少一些東西。你一定可以的,闇烈旭,請記住,這世界正在呼喚著,我們不想消失……」

  「啊!塔娜,等等!唔……」

  這種深奧的說法對闇烈旭來說還是太過艱澀,他來不及問出更多,塔娜的光團便已經支撐不住而煙消雲散,無助與無力感逐漸的襲向他,他覺得自己快被淹沒。

  「烈旭,我還在你後面。」

  「啊,光!」

  清脆且熟悉不過的聲音輕易的衝破暗流將闇烈旭拉了出來,浪痕楓冷靜且溫和的望著他,絲毫沒有因為眼前這個已經遭透的情況而有所動搖。

  他是他的光,他沒有理由讓他自己去承受這世界的重量、他們倆生命的重量。

  「殺人鯨說了,唯有堅定信念得以使封印石運作。你的信念是什麼?不需要被外界動搖,無論你想做什麼決定,我都會跟你一起。我的信念是,與你一起活著離開這裡。」

  「……光……這是?」

  「……是封印石的力量!」

  浪痕楓重新說明了一次封印石力量啟動的條件,雖然殺人鯨要他們抱持著死亡的決心,但無論是他或者是闇烈旭,他們都僅僅是希望可以順利的打敗黑魔法師後,兩精靈回到自身的住所過著自己原有的寧靜生活而已。

  或許闇烈旭被殺人鯨的話語給影響而猶豫,但這並沒有改變浪痕楓內心所想,他堅定而清晰的道出了自己的信念,金黃色的光芒從他的周圍浮現,將浪痕楓整個包圍了起來,同時闇烈旭手上的刀刃也逐漸被金黃所取代。

  感受到強烈的魔力不斷的從浪痕楓的周圍流出,殺人鯨驚訝的望著覺醒出封印石力量的浪痕楓,原來並不是要抱持著死亡的覺悟來打敗黑魔法師,因為這個世界所希望的,是眾人都能夠活下來。

  「我的信念……是跟光一起離開這裡!呃啊?」

  「哈啊?」

  「呃,小心!」

  浪痕楓的話語讓闇烈旭再次拾起原本的信念,殊不知封印石的光芒才剛把他包覆進去,他連往前動身攻擊的機會都沒有,創世之卵先行進行快速的分裂並且爆裂,強大的魔力風壓將三精靈震吹了出去。

  「嗚啊!這裡是?」

  「……女皇?」

  「……是白矛號。」

  就當三精靈以為他們要就此墜落到奧術之河中,他們率先感覺到的是身體撞上硬物的疼痛,當風沙消散時,西格諾斯正站在他們的身前,眼神銳利的望著前方的創世之卵。

  他們幸運的落在了白矛號的甲板之上,而白矛號正全速的往創世之卵衝了過去。

  「白矛號全速前進!我們將成為刺殺神的長槍!上吧,是時候該結束這場漫長的戰役了!」

  「烈旭,還可以站起來嗎?」

  「當然可以!」

  在西格諾斯的邀請與浪痕楓的關切下,闇烈旭快速的爬了起來,他開始向前奔跑閃過沿途飛向他的各種障礙物,將手撐在前方倒下的梁柱上奮力的翻身直奔船頭。

  西格諾斯下令開砲,將創世之卵前方的怪物清掃一空,開闢出一條道路。

  「受死吧,黑魔法師!呃……」

  「動手。」

  「啊啊啊啊啊啊!」

  繞過了在船頭的西格諾斯後,闇烈旭奮力一躍,手中的劍綻放了耀眼的光芒,狠狠的往創世之卵刺下,但兩方的魔力對峙讓闇烈旭無法輕易深入。

  正當闇烈旭露出略微吃力的表情,右手被一股溫暖所包覆,浪痕楓跟隨在闇烈旭之後也跳到對方的身旁,他握緊了對方的手,將所有封印石的力量導入對方的劍上,終於成功推動劍身,直直的將刀整把刺入,而被刺穿的創世之卵瞬間被封印石的力量包覆,在一瞬間被封住了所有力量,最後釋放了巨大的強光爆裂消失。

  「……成功了嗎?」

  看著創世之卵的消失,覺得就像非現實一般,殺人鯨愣愣的望著這四周被白色光芒所侵占的空間不敢置信。

  「浪痕楓、闇烈旭!你們成功了!」

  看著兩精靈平安無事的落地,西格諾斯迅速的向他們奔過去,欣慰的笑容浮現在臉龐。

  終於,一切都結束了。

  「……不對勁。」

  「……」

  「……啊……」

  原本想說點什麼的浪痕楓,當他一轉頭就看到闇烈旭的身後出現了陣陣的艾爾達斯,發現這個情況的殺人鯨眉頭緊蹙了起來,而西格諾斯的臉色也在一瞬間轉為哀傷。

  「不……人家不要……光!」

  「烈……」

  感受到不好的預感,闇烈旭慌忙的伸出手試圖抓住浪痕楓,而浪痕楓回應般的伸出手,但兩精靈的手尚未碰觸到彼此,他們瞬間就炸成了艾爾達斯的粉末消失在空氣中。

  「怎麼……居然會……」

  無法接受事實的西格諾斯哀慟的軟腳跌坐下來,遲遲無法回神。

  「女皇大人,巨人又動起來了!我們必須快點離開!」

  騎士團長大喊著,他並不知道西格諾斯究竟看到了什麼事情,但如果不快點離開巨人的身體,接下來所有人都會灰飛煙滅。

  「……女皇,我稍微借一下你們飛行船的魔力。」

  殺人鯨面露哀傷的眼神,她最後一位親人……

  但她還是必須振作。

  她面色很快的恢復回來,馬上對著西格諾斯提出要求。

  必須帶著剩餘的人離開才行。


  *
  「呃……怎麼會……我跟光……死了嗎?」

  迷茫的睜開雙眼,闇烈旭正橫躺在艾爾達斯的洪流之中,他張望四周想試圖找到自己心愛精靈的身影,卻看到一抹白色的身影像著自己走來。

  「……你是……白、魔、法、師!」

  一看清自己身前的人是誰後,闇烈旭憤怒的起身,不管不顧的直接對著白魔法師揮拳,看到此景象的白魔法師只是挑了挑眉,接連的閃過闇烈旭的拳頭。

  「你的肉體已經消滅,等一下靈魂也會逐漸弱化消逝。」

  闇烈旭的動作越來越快,白魔法師悠悠的閃躲速度已經無法躲開,他伸手接下了對方的拳頭緊握住,眼裡依然冷靜。

  「守住了世界,這是屬於你們的勝利,但你似乎有所不滿,闇烈旭?」

  「看到你這個渾蛋我當然有所不滿!一切都結束了,你卻出現在我眼前,你不就是要我爆打你一頓嗎!」

  「我不明白,我跟你之間應該沒有恩怨。」

  憤恨的情緒讓闇烈旭將拳頭又往前推進了一些,但白魔法師只是一臉不解的施力緩緩的壓回去,確實,他們直到今天也只是第一次見面,若不是種種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有闇烈旭這個精靈的存在。

  「哈?你怎麼有這個臉說我們沒有恩怨,白魔法師!如果不是你,光今天何必走到這個地步?」

  「這一切都是命運的選擇,我一直在等待他將我從永恆的束縛中解脫。」

  「命運?我才不相信那個東西,我只知道如果不是你的雞婆改變了光的人生,光現在根本不會來這裡只為了幫他的家人們報仇!你憑什麼改變別人的人生!」

  闇烈旭的憤怒不斷的飆漲著,甚至連瞳孔都變成血紅色。

  如果沒有白魔法師當年覺醒浪痕楓的精靈之力的話,或許至少,浪痕楓可以跟家人一起去天堂,不用到現在除了強大的力量以外,連自己想要的情感都感覺不到分毫。

  「超越者正因為是超越者,所以無法自我消滅。如果浪痕楓的能力沒有覺醒,你或許也不會存在在這裡。」

  「無妨!如果我的存在消逝可以換回光原本的感情與原本的生活,那我寧願從未存在過,我才沒有你自私!」

  白魔法師說的是事實,但闇烈旭並不至於只要能跟浪痕楓在一起就會到無腦的地步,他很清楚自己如果一開始就不存在,他根本不會知道浪痕楓是誰,但他能知道自己不存在的話,或許代表著浪痕楓沒有覺醒精靈之力,所以不會遇到殺人鯨與史烏。

  這對浪痕楓來說無疑是最好的,也是他在聽過浪痕楓親自述說著自己的故事時,他最期盼的另一個故事走向。

  他希望浪痕楓能過得很好,就算他不存在了也沒有關係。

  「……你跟我想得非常不同,在你們選擇不殺掉塔娜的時候,命運之軸便已經歪斜。你不願為了世界犧牲自己,卻願意為了浪痕楓抹滅自己的存在,你確實有那個能力影響命運之軸。」

  「……原來你早就知道自己已經失敗了,你還做到這個地步做什麼?為什麼要把大家都牽扯進來!」

  「……領悟到自己是走在既定的命運之路時,就連自身意志也會感到遲疑的時刻,你感覺到了什麼呢?千萬不要忘了這股憤怒的情緒,一心向著所屬光芒的黑暗。」

  「啊?給我等一下!欸!把光給我還來啊!」

  白魔法師的身體漸漸的化成粉塵,逐漸的消失在艾爾達斯的洪流,眼看對方就要完全消散,遲遲不見浪痕楓身影的闇烈旭直覺對方藏起了浪痕楓,他伸手想抓住最後的殘影,但白魔法師仍然消失在了洪流之中,再也沒有出現。

  「……我等等也會像他這樣消失?不行,人家還沒有找到光啊!」

  「烈旭,我在你後面。」

  「光!哈,真的是光!唔?怎麼好像……」

  看見白魔法師就照樣消散掉,闇烈旭很清楚自己過不久也會就這樣消失,但他還有好多好多話想要跟浪痕楓說,至少,他希望可以好好道別,跟他這個相處沒有幾個月卻是他生命全部的他道個謝與道個歉。

  看見闇烈旭如此慌忙的樣子,一直在陰暗處聽著白魔法師與對方對話的浪痕楓,總算從他身後的黑暗中走出,輕柔的喊了對方的名字,該是換他與他最後的時間了。

  而一聽到熟悉而悅耳的聲音,闇烈旭連忙轉頭,一確定是浪痕楓以後,他想也不想的開心奔去抱緊對方,但他隨時發現似乎有什麼不對勁,他跟浪痕楓之間的光影契約的魔力連繫感覺消失了。

  「……變成魂魄的話就沒有魔力了吧?我們的契約也就斷了。」

  「啊……我不要這樣……」

  很明白既然都是靈魂了,對方也不可能是敵人所幻化的假象了,闇烈旭的難過全寫在臉上,他原本至少是以這最後一點的連繫證明著自己與對方有所關連,但沒有想到死亡連他這點小確幸都無情的帶走。

  「別難過了,烈旭,謝謝你。」

  「……咦?」

  「你跟白魔法師的對話,我都有聽進去,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但是……有件事情錯了,烈旭,確實原本我活得很痛苦,不過我遇見了你,你讓我重新感受到了那麼一點的感情溫存,這樣就很夠了,我不需要你離開我來還我原本的生活,我現在只需要你。」

  「啊……」

  對方突如其來的告白話語讓闇烈旭不知所措,只剩臉上迅速浮起的潮紅可以清楚明白他確實都有聽進耳中,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無形之中已經改變了浪痕楓對這個人生的態度,甚至不用回到小時候也沒有關係,對方現在只想要自己的陪伴,只是現在都做不到了……

  「我大概知道你想對我說些什麼,烈旭,不需要道歉,我們是一起被滅世之光照射到的,並不是誰的錯,我們在行刺黑魔法師的時候就該有這個覺悟了不是?那麼……雖然似乎有點晚了,你還想聽我說我本來想在戰爭結束後對你說的話嗎?」

  「當然要!當然要!人家一直很想知道!」

  這段相處的時間雖然不算長,但畢竟也不短,浪痕楓很明白以闇烈旭的個性來說,對方一定會覺得他們現在的情況是他造成的,趁著對方一時無法回應,浪痕楓率先提起癥結點的結論,好讓闇烈旭可以不必自責。

  因為浪痕楓的話語,闇烈旭確實平復了不少,而在聽到關鍵字的時候,他馬上積極的回應起來,他可不希望浪痕楓原本想對他說的話變成他死後的遺憾。

  「恩,那我就說了。我平時對你沒有任何感覺,我不希望你受傷,所以沒有回應過你的感情。但我聽過卡歐的話還有與你一同遊歷過奧術之河後就徹底明白了……不是沒有感情,只是很淡很淡。不是沒有愛,只是沒有到你這樣,很愛很愛。即使這樣我還是不希望再次後悔,或許沒有你這麼愛,但你願意讓我愛你一次嗎?至少我希望你聽我講一次,烈旭,我愛你。」

  「……光……我、我愛你!我也愛你!光!啊……嗚!人家不想要……消失……」

  原本講話一直都是一個平平聲調的浪痕楓,這次說起話來似乎多了不少的情緒起伏,更不用說那一句帶著滿懷愛意的告白,就算已經感覺不到對方的魔力,闇烈旭也很清楚浪痕楓從不會對自己開這種玩笑,他絕對是認真的。

  由於表白內容似乎超乎闇烈旭的期待,他一時語塞,只有臉龐燙到快冒煙,但他隨即就知道這是最後可以互相表白愛意的機會,再次緊擁住浪痕楓,他開心的擺著尾享受對方給予的甜蜜,只是這個氛圍並沒有持續幾秒,在他看見浪痕楓的身體與自己的身體逐漸淡化時,他就知道了,時間已經到了……

  「……我也不希望消失,烈旭,來世,願意繼續做我的影子、當我的另一半嗎?」

  「……要!我當然要!不管要輪迴幾次,人家永遠要當光的影子、當光的另一半!光,我們說好了唷!絕對……絕對不能分開唷!」

  環在腰上的手加緊了力道,深怕對方離自己過度的遙遠,每當感受到浪痕楓的身形變小,闇烈旭的顫抖就愈加明顯,他不想面對這最後的時刻,但這事情沒有退路。

  「嗯,說好了,烈旭,謝謝你。」

  一道白光閃現照耀下來,兩精靈的身型終於完全消散在了洪流之中。


  *
  「崇高的犧牲……不知道這席話能否安慰到你,女皇大人……」

  在殺人鯨的幫助下,西格諾斯與其他士兵終於逃出巨人的攻擊範圍,回到那因哈特所在的末日反抗軍的船艦上,一聽到兩精靈的噩耗,那因哈特不經露出驚訝的神色,眼神裡甚至有點哀傷,但明白西格諾斯是親眼看著他們消失卻無能為力,他馬上提振精神安慰對方,這是不管如何大家都最不想看到的。

  「……」

  「等等,有些奇怪,剛剛是不是有東西從巨人身體冒出來?」

  「……趕快看望遠鏡!」

  「報告!是浪痕楓大人與闇烈旭大人!他們正坐在飛魚的身上返程中!」

  「快發動砲擊支援!」

  「全艦隊發射!」

  「艦隊發射!」

  一道奇妙的閃光從巨人身體閃現,發現這個景象的吉可穆德馬上請士兵們查看情況,望遠鏡的另一頭正是他們剛剛才在哀悼的兩精靈,一看到這個好消息,那因哈特隨即提出幫助兩精靈脫離巨人的攻擊,在西格諾斯與吉可穆德的喊聲下,艦隊將剩餘的砲彈全數輸出,成功掩護了兩精靈。

  「……浪痕楓……闇烈旭……」

  「我們回來了。」

  「遵從著女皇的命令,嘿嘿-」

  看到平安無事的兩精靈,西格諾斯高興的輕輕拭淚,闇烈旭擺著尾手勾在浪痕楓的左手臂上回憶著不久前發生的事情。


  意識逐漸的清晰起來,闇烈旭睜開了眼,對於還能再看到周圍的事物都非常的驚喜,當然最驚喜的莫過於他身下的精靈。

  浪痕楓還沒睜開眼,他沉穩的呼吸著,雙手緊緊的環抱著面前的闇烈旭,即便還沒有意識也沒有輕易鬆手的意思。

  「光、光!」

  雖然不明白剛剛所發生的事情是否只是夢境,又或者他們剛剛的確有死亡,至少闇烈旭已經通過光影契約證實現在的自己確實活著,但礙於被對方緊緊抱著無法脫身,怕壓著對方太久讓對方不舒服,闇烈旭輕輕的搖了搖浪痕楓,試著將對方給喚醒。

  「……烈旭……這裡是?」

  溫和而富滿愛意的聲音輕易的將浪痕楓的意識喚回,他緩緩睜眼環顧四周想確定自己究竟身在何方。

  「先別管這個,光,你看,你的左手回來了!哈,光的手恢復了!」

  「……」

  闇烈旭邊說著邊牽起原本應該已經空蕩蕩的左手起來,興奮得又摸又蹭,能夠再次看見自己的光芒變回完美無缺的模樣,他甚至比浪痕楓還要高興許多倍。

  而大概是已經失去了左手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喪失的觸感再次出現時,他對此的反應顯得有些陌生,但他也很快的就適應了過來,輕輕的捧著闇烈旭的側頰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等等再來高興吧,浪痕楓大人、闇烈旭大人,快坐上來,巨人要崩塌了!」

  「哈,飛魚!你活過來了!」

  「先坐上去吧,烈旭,離開這裡。」

  「好-」


  「唔,殺人鯨要走了嗎?」

  與聯盟會合不久後,闇烈旭就看見正在準備小船打算要離開的殺人鯨,他迅速的拉著浪痕楓一起跑到殺人鯨旁想做最後的告別。

  「反正也不是該留下來的地方嘛?更何況還有一副要殺人一般怒視的女人。」

  看到闇烈旭一靠過來,殺人鯨停下手邊的整理工作,語氣非常平和的回答著。

  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或許先前他們在各方面都有不同見解甚至有些爭執,但現在已經沒有必要爭鋒相對,他們之間只是同種族且都為了自己而戰的精靈。

  「沒有史烏的妳是怎麼使用能力的?你做了什麼代價?」

  「呵,浪痕楓居然在意這個嗎?是、壽、命、唷。」

  一直藏在心裡的疑惑在此刻終於問出,畢竟殺人鯨常理說早就沒有能力。

  聽到浪痕楓居然會關心自己的殺人鯨露出一抹微妙的笑容,她毫無保留的將答案給托出,這個隱瞞起來對誰也都沒有好處。

  「咦!殺人鯨用壽命當代價嗎?那、那……」

  「沒錯,減少了很多呀,超級多的!現在我大概只剩下一百年吧。」

  「……」

  「啊……」

  精靈的平均壽命其實並不好說,他們長期躲在偏遠的森林沒有接觸人類,人類的書籍中鮮少有對他們有所研究,但就浪痕楓當時生存的村莊來看,精靈的壽命少說也是一千年起跳不會更少。

  「很羨慕嗎,浪痕楓,這是你曾經的夢想對吧?跟人類一樣同進同退,嘛……但你現在也似乎不需要了呢?一百年啊……像人類一樣活著也不差吧。」

  「什麼意思?」

  「這不是該問你嗎,浪痕楓?」

  「……」

  殺人鯨一直都在感受著兩精靈的魔力,她發現浪痕楓回來後的魔力出現了明顯不同的味道。

  是情愛的感受,除了闇烈旭比較特殊以外,基本上這在精靈裡是顯微罕見的現象,愛西麗亞在創造他們精靈時,原本是想利用精靈們來滅絕她討厭的人類,因為他覺得人類情感過於複雜,又愛戰爭把其他物種都拖下水導致滅絕,所以他讓精靈的體質與魔力都比人類還強,就連情感的感受靈敏度也降到低點。

  可天真的她沒有想到,物競天擇的結果,是不願意有過多無謂爭鬥的精靈選擇隱居。

  因為浪痕楓是在村莊出生的,由人類們帶大的,他自然不知道精靈曾有這麼一段歷史。

  「不說闇烈旭的話,恭喜你,浪痕楓,你成為第一個擁有『愛』的精靈了。那麼……」

  「你知道些什麼?等等,告訴我完再走。」

  「啊,殺人鯨,拜託你告訴光好嗎?光一直被這個問題所痛苦著……」

  簡單的下了結論,殺人鯨露出了戲謔的笑容後轉身準備離去,發現似乎知道自己情感感受問題的答案有了突破口,浪痕楓難得的開口試著挽留,他想知道,他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

  看到心愛的精靈多年以來的疑問終於可能有了答案,闇烈旭也軟下聲線求著殺人鯨解說,他希望浪痕楓可以知道一切真相,好讓他不再那麼痛苦。

  「……」

  「殺人鯨。」

  「殺人鯨!」

  「……拿人類的感受來衡量現在的自己本來就是錯的,精靈的感受靈敏度趨近於零,當人類正在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時,這種感受對精靈來說只是微微的心動。」

  「……」

  「啊……」

  「我說,再見啊,你這傻子浪痕楓還有闇烈旭。」

  終於在兩精靈的呼聲下,走到船門口的殺人鯨終於轉頭說明精靈的情感究竟是怎麼回事,不忘帶上一抹笑容後才上船離去。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他,是真的一直都愛著闇烈旭的。

  「……走了呢……」

  「會再見到的,殺人鯨感覺滿喜歡你的,烈旭。」

  「啊,真的嗎?太好了!」

  在殺人鯨的飛船離去了之後,闇烈旭難得露出落寞的神情,不過浪痕楓馬上就安慰他,畢竟他感覺得出來,殺人鯨在跟闇烈旭說話的時候,周圍的魔力是含著不少的關懷,很明顯殺人鯨已經將闇烈旭視為家人,那麼未來的日子總還有機會碰面。

  「走吧,去跟大家道別後就回家吧?」

  「好的!」

  確認殺人鯨的船已經平安離開後,兩精靈回到了眾人所在甲板,而士兵們正鬧哄哄的慶祝。

  因為創造的力量在黑魔法師消失後獲得完整的解放,這股力量正本能的在還原著世界原本的樣貌,所以因為滅世之光而消散的士兵們正逐一的恢復出現,這也是兩精靈能回歸這個世界的原因。

  正式與西格諾斯道別後,他們乘上一艘已經準備好的船返程。

  「……光,那個,我們確實在不久前有死亡沒錯吧?」

  終於到了獨處的時間,闇烈旭按耐不住心中的疑問問起身旁的精靈。

  如果先前的對話是真的,那……

  「噢,對,那些話,烈旭,我要收回來。」

  「欸?所以是真的嗎?等等,為什麼……」

  在高興的同時又突然晴天霹靂,闇烈旭整個著急起來了,他的面色在一瞬間刷成白色,彷彿等等就會原地死亡一般。

  「我不想要等到來世,這世可以當我的另一半嗎?」

  「啊……」

  話鋒一轉,闇烈旭煞白的臉又在一瞬間艷紅起來,他幾乎想捏自己的臉頰確認真實性。

  「……烈旭?」

  「……唔……光,可以……做點什麼……證明一下人家沒有在做夢嗎……」

  「……呵,小可愛,我愛你。」

  「唔嗯!嘿……我也愛你……光。」

  右手輕輕托起闇烈旭的臉頰,左手順勢搭上對方的腰際往自己帶,頭一側直接湊上對方的唇上給予深深的長吻。

  是時候給予正式的初吻了。

  嘴唇上的柔軟與濕潤讓闇烈旭一瞬間明白自己確實在現實中,他最心愛的精靈-浪痕楓,確確實實跟他告白了。

  彷彿是不會再輕易放手,闇烈旭將自己的右手搭上浪痕楓的頸項,左手繞過對方的腰際往自己更貼近一點。

  這個初吻絕對要久一點才行呢……


  *
  「呼……嗯嗯……」

  黑暗之中,有道似乎半夢半醒的呢喃聲。

  「深沉的黑暗侵蝕心願而告知終焉時,全新的命運將會完成……真是有趣的反論呢。現在也已經獲得一些有用的書……嗯嗯……」

  不斷翻頁的聲響伴隨著呢喃聲此起彼落著。

  「也算找到了可以違抗命運的線索……這程度應該會滿足吧?達爾默大人……」

  聲音的最後,道出了一個熟悉不過的名字。

  格蘭蒂斯世界的生命超越者-達爾默。



  -完-

創作回應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另外歡迎到新版發表介面申請成為特約作家,
就可啟用接受「贊助」的功能唷!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2022-06-27 15:02: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