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小說】女王與Eskapismus外傳 Holiness and Purity 5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 2024-04-14 20:18:26 | 巴幣 120 | 人氣 506

連載中【碧航】女王與Eskapismus
資料夾簡介
碧藍航線的同人小說,記述和北宅一起的生活與主角成長的過程,故事從2020年1月開始敘述。 *本作包含大量非碧藍的原創角色和脫離原作設定的角色設定。










Holiness and Purity (5)

「切……又有人看著我們……」我們乘搭升降機到五樓的宴會廳,期間不缺將目光投射到我們身上的變態。

至少我和聖潔香都堅決認定以目光掃射我們的人一律都是變態。

我的裝扮不算突出,畢竟這一襲藍色裙子不是什麼晚裝,只是普通的夏日洋裝。穿著它很像回到四十年前的夏日,沒有任何電子產品,在天藍草綠的田野上嬉戲闖蕩,無憂無慮。

可惜我回不去愜意的日子,而我這一生從來沒有放鬆過。

「你為什麼不說話了?」

「我……其實不餓……」

聖潔香的鼻孔呼出一口氣:「你是不是暈車還沒好?」

「可能吧……但你一直奚落我,我也沒有食慾了。」

「我說話就是那麼直接,我稱讚你你就會飄,所以你一定要記住自己的錯誤。」

「你就是要對我說這些?」

「還沒到重點,現在你還很不安定。」我們的地位顛倒了。

宴會廳的空間廣闊,如果不擺放用餐的設施,應該能辦一場表演或婚禮之類。天花板十分高,可是伸出手彷彿能觸碰到垂下來的水晶吊燈。

往上看鏡面的天花板,細小的鏡片映出下方景象,交錯相疊,我一轉頭就看到鏡裏的自己盯著另一面鏡子裏的自己。我仰望著另一個自己,卻看到自己正被自己的空洞眼神注視,無形地斥責著。

「再不找位置就沒有了。」聖潔香先行走開。

「啊……」我一起步就撞到一個人。

「這位小姐,請你注意眼前的情況。」穿著商務正裝的淺灰髮女子紋絲不動,原來只有我自己失穩跌倒。

「我不是小姐……」聽到我這低沉的聲音吧?

「很抱歉,我以為像女性的男性是稀有生物,沒想太多就開口了。」  她是這兒的員工嗎?為啥用最禮貌的語氣說著挖苦的話?

「總之是你站在那兒,我也不會撞到你。」

「對不起,但我一直就站在這兒,所以是你看不到我的問題。」她和剛才那位紅髮經理的態度大相逕庭。

突然這位留著雙馬尾的女子揪起我的後衣領扶直我,我驚覺她比我還高,和聖潔香一樣身高了。我覺得如此火辣豐腴的身形和她稚嫩的臉蛋很不搭。

「這兒的服務員的態度都那麼差嗎?」

「我是這兒的擁有人,我又沒有得罪你,這只是我的做人態度。」原來是老闆視察環境。

「英樹,這是誰?」聖潔香忽然叫我用作登記的假名,我一時忘了她是在呼喚我。

「啊……美咲……她……她是這兒的老闆。」今天一整天都看著聖潔香的容貌,我都忘了訝異旅館老闆竟是一位外國人。

「喔——所以你不止經理,也要對老闆動色心了?」一旦聖潔香失控,她就不會展現禮貌。

「才不是……是她一直在這兒不知道幹嘛。」

「我每天都會檢查所有設施是否運作妥當,你們不要理會我就好。」她轉身離去,我甚至連她的名字也無從得知,她胸前沒有名牌。「好好享受這兒的美食吧,今天有許多來自鳶尾教廷的食材。」

她再回眸瞥了我們一眼,那雙淺紅色的瞳孔比玲奈的少了許多紅色色素,卻不比玲奈的溫和,是迎面而來的劍刃,分明是警告我們不要在這兒鬧事。我相信她是身經百戰的非凡女子,能洞察我們的個性和關係。

莫非她早就看穿我和聖潔香其實是一雙父女?

「她是軍人還是機器人?一點感情也沒有。」聖潔香目送她推門離去。「不過她是挺漂亮的。」

「原來是天使啊……」我翻找旅館的官方網頁,方才那位旅館的擁有人是來自鳶尾的天使,在幾年前頂替旅館,將這兒打造成世外桃源。

「難道天使拉的屎就特別香嗎?你是在回味啥?我要跟媽媽說的喔。」

我只知道她今天肯定吃了屎,嘴巴比往常更臭。

「算了我們先找位置吧。」我不知道如何安撫吃醋的女人,尤其對方是不能出手的女兒。

我們在一張角落處的桌子上就座,我仍在反覆思考那兩位在這兒工作的女性的身影與舉止,她們和我見識過的女性相差很遠。我一直以為家中的那五位女性已經是全世界所有類型的女性的縮影,原來我總是能吸引的奇特的女子。

世界瞬息萬變,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湧現新名詞去形容人的個性,但人的性格都是那麼幾種。

「如果小乙在一定會忍不住吃光這兒的食物。」

我沒有深究法國文化,也有好幾年沒去鳶尾教廷了,但我知道法式菜式並非全是高檔次的食物,也有相對平民化和家庭風格的料理。

即使我在羅列出來的盤子中找不到鵝肝、蝸牛或其他精緻小巧的食物,這些海鮮、火腿和其他燉菜就已經足以滿足我們的胃口和暫時平息聖潔香的怒火。

「拿那麼多海鮮是有什麼意圖?」我往自己的盤裏夾了許多隻扇貝、蝦子和牡蠣。

「你也知道我喜歡吃海鮮……」

「媽媽說你每逢週末都要吃一堆海鮮去強身健體,不過海鮮並沒有你所期望的效果喔。」

「我當然知道……」

「你的知識已經脫離二零四三年了,還在相信這些東西。」

「那你又喝酒。」

「我當然可以喝,我又不像媽媽以前那樣暴飲。但你喝的話我就告狀。」

在服用達二十種精神藥物的我有很多飲料都不能喝,包括富有刺激性的酒精與咖啡,它們都會放大或削弱藥物的效果。

「吃完後你記得吃藥。」在離開家門前,聖潔香不斷檢查我有否備齊所有藥物,她那麼神經質也是源於我就是沒吃藥才和乙女子一起發病。

「你就別這樣了,我們是過來享受的……」從早上開始,聖潔香就沒有笑過。

「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再發作,我和背著一個炸彈沒分別。」

看見聖潔香在桌子前決定要吃什麼料理的猶豫表情,我忍不住用手機拍下她盯著食物的凝重表情,和閱讀病人報告一樣慎重。

如果我有用社交媒體,我一定會將這張照片放上去騙讚。一位外表與西方女子無異的雅緻少女,稍微修一下色調與光線,就能營造在更富麗堂皇的氣氛中選擇美食的情景。再搭配幾句文青的句子,一則公式化的優質貼文就大功告成。

「你剛才拍我了?」她敏感地看過來。

「嗯……我看到你很漂亮就拍了。」

「那……如果不是我的裸體和醜態的話,你就可以隨便拍。」意外地她沒有暴怒,對外表擁有龐大自信的她很注重形象,我這樣是認同她,採用非直接的讚美方式會有奇效。

我一開始並不是拿麵包、起司或火腿這些開胃小菜。在吃自助餐與迴轉壽司上,我的原則都不會跟隨傳統的次序,要吃當然先拿自己喜歡吃的東西,這就能將味蕾的體驗放到最大。飢腸轆轆的胃袋會留下最先落到其中的食物的記憶,那一餐的體驗如何,取決於最先攝入肚子內的是什麼樣的東西。

所以我很討厭吃沙拉,淡而無味的蔬菜只會令我的胃抽筋,並不能打開我的食慾。

「你是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偏食?」聖潔香的盤內有營養均勻的食物,包括麵包、牛肉片、炸雞蛋和放置在青瓜片上的蝦子。

「我本身就是這樣,我是不想你們偏食才逼著做不喜歡的東西。」我只拿了一堆海鮮,特別是生的牡蠣和扇貝,生的海鮮不會那麼容易吃得飽,我也很喜歡那種腥味。

「你的生活習慣真不堪,你沒有了媽媽就什麼也不是。」

「我也沒想過能娶到你們媽媽,很多都是她要我改變的,我也不想你們變成我那樣。」

「但你最小的女兒變得比你更差。」聖潔香優雅地把像是發霉的小塊藍紋起司連同火腿片放在麵包上,順勢將它一口放進嘴裏,這是符合法式餐桌禮儀的吃法。

「每一位女兒都要重複同樣的方式去照顧很累,我知道乙女子的自閉症和ADHD是天生的,我也不想逼她太緊。」

「當她的姊姊的壓力很大,換了是我根本沒有耐心照顧這種頑固的孩子。」

很多食材都是我厭惡的,尤其是沒有味道,口感又糊糊的南瓜。我都是在給瑤嚐味的前提下做我小時候壓根不會看一眼的料理,她說可以就可以了,我自己也不會想吃,就和茹素的廚師處理肉類一樣,全憑感覺與觀察。

只要從小就培養孩子多元飲食的習慣,她們長大後就不會那麼容易變得挑食,但大家一起同桌吃飯,我不能只吃我喜歡的東西,她們跟著學起來就麻煩了。

至於乙女子,她喜惡分明,不喜歡吃的東西就會明確表達。為了安撫她的情緒,我都會額外做她喜歡吃的,要絞盡腦汁多做一份不一樣的很辛苦,但看到她長得人高馬大就值得辛勞了。

「如果我和媽媽不在後,你還會照顧乙女子嗎?」

聖潔香放下咬了一半的麵包,用餐巾擦手:「以前的話我一定會,小乙的病令她沒有自理能力。」

「現在呢?」乙女子就是她的最大仇人。

「媽媽先死的話我會帶著小貞離開,你先死的話小乙也會……算了總之我不想帶著一個包袱,我也有自己的人生選擇。」

「我以前很厭世,每天都想離開這個世界,但有了你們後我就很怕死,我不想……」

「你是只擔心小乙一個,我和小貞輪不到你擔心,我們可以生活得很好。你和小乙同居後,我就很擔心你們會做那種事,現在你們變成共同體了,所以你就祈求自己多活久一點吧,我沒有辦法安撫那個瘋子妹妹。」

聖潔香是精英主義者,一直看不起不必自己優秀的人。乙女子做事笨拙遲緩,又帶著各種缺陷,聖潔香包容她純粹是給家人面子。

「之前說的……那個可以不令人變老的手段,也可能嗎?」

「鐵血研發的不老藥丸要十億歐元一顆,魔法會有不知道何種副作用,都不是我們能力所能碰觸到的,你不要逆天而行。」

「我想找那個人……」

「誰?你又想幹嘛?」

「貞守華對你說了,那位來自平行世界的女兒,她是另一個我和鐵血艦船生的孩子,這兒的她可能有辦法……」

聖潔香忽然咬牙切齒,作勢要拍桌,後來發現自己身處莊重場合就緩緩放下手。

「求你了。」她低下頭細語,不復一分鐘前的霸氣。「你要搞出多少事才滿意?我們幾個真的很累,你也要體諒我們,我只想安然度過這一生就好。如果你執意要冒險,那你自己去,我就一個人生活,我不需要不穩定的家庭。」

了無生氣的聖潔香,與幾年前的她一模一樣,是放棄自己的徵兆。

「我……我只是說說而已,你別放在心上,現在爸爸會聽你說的!」

「隨便你吧,反正回家後你又只會看著小乙。」聖潔香餘下一邊沒有被瀏海遮住的瞳孔只映出虛無,蔚藍澄明的眼睛頓時變得暗啞。「你和學校裏面有自閉症的同學一樣,只自說自話。」

「別這樣……!爸爸已經和小乙比較少做那些事了,媽媽和玲奈也慢慢重新接納我,所以……」

「她們從來沒有接納過你的心,認清你的價值在哪。」聖潔香用叉子狠力插進盤子上的西班牙香腸和切片水煮蛋,一併塞入口腔中,只咀嚼幾下就嚥下去。

這兒的廚師真有一手,能將水煮蛋切片又不會令蛋黃掉出來。

「那邊有精緻的菜式拿。」聖潔香在說宴會廳後方中央的一座小廚房,早就有不少人排隊了。

「嗯。」

「你不想吃嗎?」

「我討厭排隊。」

「那邊提供的食材都是這邊拿不到的,因為珍貴才要排隊拿。」

不是我過於滿意現狀而不思進取,我本該一事無成的人生全賴瑤主動走進來才不斷突破,到了這把年紀就別無所求了。

就是一切都像是貼上來般輔佐我的人生,我才認為她們對我的包容是理所當然就不斷挑戰她們的底線,我必須在盡快止血,不令人生繼續走下坡。

「那……爸爸幫你拿吧。」很明顯聖潔香是想吃。

開放式廚房除了讓廚師展現一流的手藝,亦把能選擇的菜品一一展示,讓排隊的食客選擇。

為顧及效率與色香味,所有菜式都是精美卻能飛快完成。每人一次只能拿兩盤。

「這是啥?」我將一盤剖開兩邊的焗烤龍蝦端到聖潔香面前。

「烤龍蝦,將許多香料和馬鈴薯泥放在龍蝦肉內烤,周邊的是蒜泥。」我就喜歡這種吃起來味道濃的食物,就怕口臭。

「我不是瞎的。難道要我自己將龍蝦殼裏面的東西挖出來嗎?」

「……」

「既然你一直幫小乙處理好食物,讓她輕鬆進食,那我也要這樣。」

挖出龍蝦肉絕對比做手術簡單,奈何聖潔香處於鬧脾氣的狀態,不適合再要求她自己做怎樣,我沒有拒絕她任性的要求的餘地。

「你真的吃得下那麼多嗎?」為了避免直接面對隨時爆發的大女兒的緊張場面,我刻意拉長拿食物的時間及提高頻率。

「……」

「你又在逃避了。」

「對不起……但我們可以慢慢吃。」

「你最好真的能吃光,我今天沒什麼胃口。」

面對誘人的佳餚,而且是新穎的法國菜,挑食的我也能強行撐大有限的胃口,鯨吞一切能吃的東西與聖潔香吃不下的,包括她只咬了一口就不吃的各種餐點。我想在這個M屬性的人越來越多的年代,仍有一票人想要吃聖潔香嚐過的食物。

對周遭環境敏感的我感應到這飯店的負責人一直躲在某個角落觀察我們,她身經百戰,會隨時制止散發隨時會鬧事的氛圍的我們。

「要不是你一直帶著那副死人臉孔,我們也不會被關注。」

「這兒的老闆本來就是非一般的人,你那麼在意幹嘛。」

我有被迫害妄想症,總認為有人看著我或對我圖謀不軌,就時刻提防著包括家人在內的所有人。難怪我如此偏愛乙女子,因為她對我毫無城府,時時刻刻為我獻身,這種自私的情感我是打從心底不排斥。

「你剛才看到了嗎?老闆和那位經理……」

在大樓內散步,順道熟悉旅館的各種設施時,我們被走廊牆上一條冒出的門縫勾住了視線。

「嗯……」聖潔香在揣度什麼。






聖潔香的縮圖:


大心池 聖潔香 (21):你不說話時比說話更恐怖。


謎之老闆娘:你們兩個一看就不是和善之人,請不要在這兒鬧出什麼事。


我 (41):(你還沒當醫生就在那邊診斷我?你和你媽一樣是核彈。)


聖潔香:(明明經常拍照,居然會因爲他而害羞......)


你到底想怎樣?要逼死我們才開心?已經沒女人能滿足你要染指其他世界?


我:(聖潔香這種咄咄逼人的小鬼是何時變成這樣的。)




本節用到的捏圖網頁:




對付瘋子的最佳人選就是瘋子,這群人看上去很正常,發病起來都很難解決。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每個人家狀況都不一樣,也只有自己才知道該怎麼相處( ´・ω・`)
2024-04-15 01:10:29
星槎✠提爾比茨老公✙
最麻煩的是自己以爲的相處模式是對方能接受的,其實只會引起反感-`д´-
2024-04-15 21:20:2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