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八回。

樂子喵 | 2021-12-17 11:57:19 | 巴幣 100 | 人氣 128

本回提要:
相逢千年質問先,一問一答顯摯情。
回首疑惑如繩解,欲拯棠晞不周行。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渾身散發強烈的魔氣,不同以往將自己包圍其中感到痛苦難熬,這次外放直逼眼前的少昊,就似逢律生前的最後一道控訴。
  祈律怒瞪少昊,「己摯,是你嗎!」
  「……你終於想起來了嗎?」少昊嚴肅回應。
  「最後那杯酒、那件事是你唆使的嗎!」祈律厲聲質問。
  「那件事非我所為,但其後果由我承擔。」少昊沉著應對。
  「……那個人是你的姪兒,你唆使他所為,你當然要承擔!」祈律怒斥。
  「你的魔化,果然是因為這件事。」少昊已有預料,但聽到祈律的指控,內心沉重不已。
  「你是承認了?懲罰當時不出兵的我,假意說那些話來……」祈律悲傷地說:「因為我沒有出兵幫助你……你就……用煞仙根……」
  煞仙根具有封印仙氣的功用,一般用於遭咒術等不能施展仙氣以保全其身。它本身有強烈氣味,入口苦澀難以下嚥,需要佐以味道濃烈之物。
  「將你引誘出東方大地的不是我。」少昊正色以對。
  「……」祈律依然怒瞪少昊。
  兩人互視一段時間,以沉默代替對話。
  少昊態度真誠,昂然挺立,眼底未見慚愧或心虛之色。
  祈律心情複雜。他對少昊的性格瞭若指掌,知曉其沒有說謊,滿溢的魔氣受心情影響,如喪了氣的狗尾,迅速消退。
  少昊觀察祈律的狀況,未敢輕忽。
  終於,祈律問了:「己摯……我……是應該相信你,還是不應相信你?」
  「我可以對你發誓,我所言字字句句,絕無虛偽。」少昊堅決回復。
  「我的心情很複雜,思緒很混亂……」祈律撫著頭,困惑的雙眸傳達手足無措的心情。
  他身上的魔氣雖退,仍起伏難測,方才的激昂究竟是為何激昂,也難說得清。
  少昊稍微靠近祈律,安慰地說:「記憶一瞬間湧入腦海中,任何人都很難承受,尤其你又魔化了……這也是我不敢直接喚醒的原因。」
  祈律對少昊的話語略感訝異。
  少昊重新為茶壺裝了清水,放在文火上,說道:「很久以前,我就聽聞紅柳村的事情,但紅柳村是封閉不接受外人的村莊。直到前村長,也就是你的父親開啟一場盛宴,接待外地人後,我才有機會進去。」
  他折了招待賓客的茶磚放入水中,繼續說著:「當天很熱鬧,我以鳥形前去,尋找像你的氣息。我沒看到你,但感受到你失控的濁氣。我不知道你為何失控,只知道不能讓你失控,先以鳥聲鎮定。」
  「那天,我和音談到紅柳村的史詩,一時情緒難以控制。」祈律已經想起此事。
  少昊神情一凝,搖頭道:「……不止如此,只要我過去,你的濁氣就會起來。」
  「(……我只聽過一次鳥鳴,但他來過數回,我卻不知道?)」祈律自認對感應氣息頗為敏銳,現在始知不如他的魔氣來得敏感。
  少昊攪著茶磚幫助溶解,嘆道:「我苦惱許久,請重兒幫忙隱藏仙氣,以曲爺的身分與你會面。我循循善誘,希望慢慢喚醒你的記憶,但你毫無所覺,只把我當成曲爺,看著來自各個城鎮的新奇玩意。這點,讓我不禁懷疑,你的魔化可能跟我有關。」
  「……」即使獲得逢律的記憶,祈律仍不明白為何魔化,僅沉默以對。
  少昊的動作慢了一些,猶疑地說:「你的妹妹,也就是已逝的祈音小姐,她雖然病弱,但很敏銳,我不敢去看她,生怕她會發現我的仙人身分。」
  「音,也不是很想看到你。」祈律曾向祈音介紹曲爺,但她見過幾次面就藉故不去。
  少昊吐了一口氣:「從祈音小姐的態度,我原本以為棠晞小姐的靈魂轉世至她的身上,幸也不幸,她純粹是對我的敵意較高。本來,我希望透過特製藥物治療她的病弱,但她是心病,不從源頭入手無法治癒。終究我沒辦法治療她。」他貴為天帝,仍有許多辦不到的事情,不禁落寞。
  「音的心病……是什麼?」祈律知曉祈音有心事,但他不懂,欲從少昊的口中得知真相。
  少昊望了祈律一眼,又將目光放回茶壺內,雲淡風輕說著:「女孩子的心情……不是我們能懂的。」
  祈律微微點了頭,無奈地說:「……音心思纖細,我確實不很明白。」
  少昊見茶水將滾,安好兩人的茶杯,說道:「與此同時,我也尋找棠晞小姐的靈魂。容若將銅雀帶到人界,同樣被重兒隱藏仙氣,我很難找他。直到他以荀令君的身分行事,鳳孝以郭嘉身分從軍,我才終於找到他們。」
  他為祈律倒茶,感慨地說:「鳳孝選擇剛死的人類肉體,共同問題都是使用時間不長,必須時常更換肉體,每換一次肉體,她就得承受一次死亡般的痛苦,我……」他的動作放慢了些。
  「所以,你就拿音的肉體……去承載鳳孝嗎?」祈律盯著少昊質問。
  少昊放下茶壺,語重心長地說:「當你決定使用禁忌的藥方,我就跟你一同賭了。如果祈音小姐因此存活,我就為鳳孝尋找其他的肉體;但如果她撐不下去,我就讓鳳孝借用她的肉體。」
  「你不知道這個舉止,等同將音的死活繫在我手上嗎!」
  祈律為祈音決定最後的結局已感到極度懊悔,又知是少昊刻意為之,眉頭直豎,因憤怒而手部發抖。
  「……我知道,但我不能坐視鳳孝被天界的仇家追殺與更換肉體的問題。」少昊凝重回應祈律的指控。
  更換肉體可比禁忌的藥方,其痛苦非常人所能承受,鳳孝每過數年就得承受這種痛苦,少昊聞知如何置若罔聞?這點,實是句芒勸容若放鳳孝轉生之主因。
  原本少昊也同意句芒的想法,但當他看到鳳孝活出自我的堅忍覺悟,他改變想法,試圖尋找一勞永逸的良方,即是以魔族或仙人的身體承載鳳孝的靈魂,讓她活得長久,減少換身的頻率。
  「鳳孝……」祈律發出沉重的呻吟聲。
  「(鳳孝……音……兩人對我都很重要,卻只能保全其一,這叫我如何回答?)」
  這是痛苦的抉擇;但最痛苦的是,他在不知不覺中決定了這件事情。
  「沒經過你的同意就擅自行動是我的錯,你要責怪就責怪我,鳳孝是無辜的。」少昊致上深切的歉意。
  祈律笑得淒涼,無奈說了:「……我怎麼可能會去責備鳳孝?這種說法不過是狡猾的論述。你還是一樣……堅定要做的時候,就會先斬後奏。」
  這點,眼前的少昊依然是祈律所熟知的少昊。
  「你與鳳孝相處良好,我鬆了口氣,因為你們兩個人……原本情同父女啊。」少昊為自己倒了茶。
  看到少昊的態度,祈律怒從中來,不悅地說:「你以為這麼說……一切就可以結束了嗎!」
  「不會。」少昊從不以此作為卸責藉口。
  「你……」祈律神情痛苦,「(又是這樣……每次都是這樣……做起事來就是用這種凜然的眼神看著我……)」
  如同句芒所言,祈音之死是事實,任誰都無法扭轉;同理,鳳孝之生也是事實,任誰都不能抹煞其存在。
  祈律是知道的,但他很難泰然應對。
  少昊沒聽到祈律後續的斥責,給予尊重,不在此事上打轉。
  「……祈律,有件事我必須跟你說。」他道。
  「什麼事。」祈律冷淡地說。
  「我去調查鳳孝的仇家時,意外發現棠晞小姐另一半靈魂的下落。」少昊認為這是祈律會在意的事情。
  「……在哪裡?」祈律眼睛微睜。
  「似乎跟你有關係。」少昊飲了一口茶。
  「……我?」祈律不解。
  少昊比了祈律腰間的羽毛,解釋:「你有得到白雉的最後之羽,那人與鳳孝的天界仇家是同一批人。」
  「你說昆蕗嗎?」祈律聽懂了。
  少昊沉重點了頭,道出一件震撼的訊息--
  「她們的主人,就是衛鳳的主人。」

分隔線

  祈律和少昊回到邊境城,看到鳳孝正和重黎熱切聊天。
  「以前衛鳳很健美,現在變成嬌滴滴的弱女子,拳打過去就兩半了,實在很難適應耶。」這是重黎觀察一段時間後的結論。
  鳳孝閉上一隻眼,不滿地說:「嬌滴滴的弱女子?再給我一段時間磨練,我不覺得我的實力會比衛鳳來得差喔。」她是好強的人,會為了這句話而努力鍛鍊。
  「是嗎?那之後來切磋切磋,放心,只是教導戰。」重黎自信微笑,很期待與鳳孝的交手。
  「好啊。」鳳孝欣然接受。
  容若神情複雜,擔心鳳孝為鍛鍊自我變得比衛鳳還要健美,可比南境鳳族肌肉糾結的女戰士,連男人都望洋興嘆。
  祈律欣然微笑。
  他從鳳孝與重黎的互動中看到衛鳳,又有明顯的不同,兩者都是他親愛的家人。
  他看向銅雀,還有一名家人在不遠的彼方。
  少昊走到重黎的身旁,嚴肅地說:「重黎,我要去那裡了。」
  重黎收起笑顏,正色以對:「……您還是決定要做嗎?」
  「我必須補償一切。」少昊堅決地說。
  重黎沉重點了頭,說道:「我知道了,請您平安歸來。」
  眾人盯著少昊和重黎的互動,都不解其意,但知是重要之事。
  「他們在討論什麼?聽起來很危險呢。」鳳孝悄悄地問。
  「……平安歸來,是會危及生命之事嗎?」容若不禁擔心。
  「……」伶葉眼底也透露憂心。
  祈律回到眾人的身旁,平靜地說:「他會知所分寸,不必憂慮他。」
  少昊懂得維持實力,不是逞強說大話的人。
  羅敷對祈律的反應有些陌生,疑惑地問:「祈律,你真的就是……逢律?那個東方天帝?」
  「我僅聽聞東方天帝長期隱居於幕後,原來是魔化了?」耕父也很好奇。
  在祈律與少昊懇談之時,眾人經由鳳孝的說明,明白祈律和逢律的關係。
  「那是我前世的記憶,我依然是祈律。」祈律正色回應。
  「但使喚我的能力不太像就是了。」少昊啞然失笑。
  祈律眼神一斂,語氣略冷:「己摯,有些事情我還沒有釋懷。」
  「我知道,你不用勉強。」少昊輕鬆回復。
  祈律瞄了少昊一眼。
  祈律一向溫柔,卻對少昊有這種鬧彆扭的神情,鳳孝對兩人的互動就似貓起了好奇心。不過,她調整語氣,先說明正事:「……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找到棠晞大人另一半的靈魂。」
  「只要找到靈魂,我就可以將她收納於銅雀之中。」容若道。
  「靈魂完整,就可以現形了嗎?」羅敷詢問。
  「銅雀內的仙氣可以短暫支持,但若要以銅雀為形體,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潛。」容若解釋。
  靈魂分裂已久,重新結合並凝聚需要時間,且容器與一般肉體概念不同,要成形並長期使用也要時間。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情需要處理。」祈律嚴肅地說。
  鳳孝點了頭,說道:「棠晞大人的靈魂在不周山附近,姑且不論搜尋靈魂的困難度,可能會有人來阻止。」她神情略顯複雜。
  「(……她果然也知道了。)」
  鳳孝巧妙應用衛鳳的記憶而減少其對心緒的影響,不同祈律被逢律的記憶糾纏頗深,祈律頗感訝異。
  「就是當時襲擊女媧大人的人吧?」羅敷眉頭微皺。
  「一切都要小心為上。」連棠晞都會受此重創,耕父深感此趟行程險阻重重。
  少昊以值得信賴的聲調說了:「我會跟你們過去。」
  「連尊者都要親自出動,那名敵人是如此強悍嗎?」伶葉略驚。
  祈律、少昊和鳳孝聽得伶葉的問題後,都沉重不語。
  「……怎麼都沉默了?」羅敷不解地問。
  重黎攤了手,「我不過去,不周山是西方大地的範圍,由西帝負責就好。」他相信少昊瞭解不周山的地理位置。
  瓏羽梳理美麗的羽毛,慵懶地說:「我也不去,我在這裡休息,等待你們的好消息。」他可不想到危險的地方。
  祈律點了頭,堅定說著:「我們走吧。」
  眾人對祈律點頭回應,共同踏向不周山。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