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三回。

樂子喵 | 2021-12-03 10:15:38 | 巴幣 102 | 人氣 85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回憶美聲現倩影,兩人共伴衛鳳舞。
驀然回首取銅雀,情緒再起魔氣附。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的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
  一名蓄著落腮鬍的男人,正與一名美麗的女人站在一起。
  男人溫柔的神情緩和身材高大所造成的壓迫感,即使身著素樸的長袍,亦不失威嚴。女人容貌之美是祈律未曾見過的,他必須屏氣凝神,才不會褻瀆她的莊嚴之美。
  兩人的面前有隻長尾的鳳鳥,與邊境城的鳳鳥石雕有些相似,分岔的各色尾羽鮮豔豐滿,身形圓潤素樸,是隻健康的母鳥,正跳舞取樂。
  「律哥,你看衛鳳,她應該快化成人形了。」女人露出寵愛的微笑。
  「(是棠晞姑娘?)」祈律聽到女人的聲音,如銀鈴般清脆悅耳的聲音,早已縈繞於他的心中不散。
  他不禁多看了幾眼。
  男人觀察衛鳳的型態,點頭附和:「確實。」
  「我想送給她化形的禮物,就拿你領地內的金火玉鑲成項鍊如何?」棠晞問。
  「妳這麼說,應該已經準備好了。」男人笑著說。
  棠晞露出自信的微笑,說道:「我跟她商量好了,我準備項鍊,她幫忙鑄形。」
  「鑄形……找摯兄不是更好嗎?」男人納悶地問。
  「不要跟我提他,之前他才惹火我。」棠晞露出嫌惡的神情,卻像惡作劇般可愛。
  男人滿臉笑意,無奈地說:「呵呵,晞兒明明很喜歡鳥兒,卻很不喜歡摯兄呢。」
  「他總是讓其他的鳥兒難過,不是好鳥兒。」棠晞平靜回應。
  男人佯嘆一口氣,「摯兄被這麼說,我也不會幫他說情。」他認同棠晞的說法。
  尚為鳥形的衛鳳已跳完一支舞,她喘口氣後,打算再跳另一支舞。身為百鳥之王的鳳族,她對自我的期許極高,絕不允許被人小覷。
  「律哥,你不幫衛鳳做些什麼嗎?她可是你的義女呢。」棠晞催促著。
  「這是當然,不過妳都拿金火玉了,我要做什麼呢?」男人苦笑。
  賢慧的棠晞已經完成一切,他一時間也不知所措。
  「她似乎很希望你將記憶之術放在金火玉內,這樣就能記錄衛鳳的一生了。」棠晞說。
  「記憶之術嗎……」男人思考著。
  「我記得一般都是放於千緒木內,放於金火玉能否?」棠晞問。
  「難度比較高,但我沒問題。」男人從容回答。
  「我想也是。項鍊完成後,就拜託你了。」棠晞很相信男人的實力。
  男人走到衛鳳的身旁,勉勵地說:「衛鳳,大家都為妳的成形之禮盡了心力,妳可要健康才行。」
  「有我的照顧,衛鳳只會健健康康的。」棠晞為衛鳳梳理羽毛,眼底盡是母親對孩子的寵愛與要求。
  衛鳳抬起頭,以炯炯有神的雙眸回應兩人的期待。
  「那就好,畢竟鳳族真的是越來難見到了。」男人有感而發。
  「律哥……」棠晞神情一黯。

分隔線

  祈律突然搶走了火玉。
  「……哥哥?」鳳孝感受到不小的拉扯力道,不懂祈律突如其來的舉動。
  重黎出聲喝斥:「喂!你怎麼突然……」
  祈律撫摸火玉,露出緬懷的神情,喃喃著:「金火玉……晞兒……」
  「……晞兒?」重黎神情凝重。
  「晞兒是指誰?」容若覺得重黎似乎知道些什麼。
  祈律因火玉平撫內心的紛亂,心神稍定後,他提出請求:「鳳孝……妳的銅雀……可以借我嗎?」
  有件事情,他必須確定。
  「這是貼在我身上的,你不一定拿得走。」鳳孝將銅雀拿在手上。
  「嗯……」
  祈律伸出手,甫接觸銅雀,外邊附著的仙氣並未抗拒,他即輕易取走了銅雀。
  「……什麼?」容若難掩訝異。
  「哥哥可以取走銅雀?」鳳孝更是驚訝。
  當銅雀儲存仙氣量太少時,會因缺乏防衛機制而取得走;但現在仙氣豐沛,防衛機制特盛,除了鳳孝以外都取不走。
  容若和鳳孝目不轉睛盯著祈律和銅雀的互動。
  祈律感應銅雀內的仙氣,「(這種感覺……沒有錯……是她……)」他緊緊握住了銅雀,安心想著:「(原來……她就在離我這麼近的地方……)」
  銅雀發出微弱的光芒,溫暖暖的,讓人感受到幸福的滋味。
  容若凝重,重黎詫異,兩人的共通點都是不解。
  鳳孝嚴肅望著兩人。
  「你們怎麼一臉怪樣,那個銅雀有什麼嗎?」始終進不入狀況的羅敷問了。
  「我僅知道裡面有仙氣,難道還有裝東西嗎?」耕父也很疑惑。
  「……有裝靈魂。」容若回應。
  祈律已知容若沒有隱瞞,改看反應過度的重黎,怒說:「你說,銅雀內的靈魂是誰?」
  「這……」重黎一直給人強勢坦率的姿態,竟不知所措。
  「是名為『棠晞』的靈魂,沒錯吧?」祈律厲聲道。
  重黎眼睛睜大,驚呼:「你都知道了,為什麼還要問我!等等,你怎麼會知道?」他記得從頭到尾都沒提過這個人。
  「棠晞……祈律,之前你好像提過她。」羅敷還有印象。
  「所以就在這裡嗎?」耕父對銅雀的構造有些興趣了。
  「棠晞……她就是哥哥之前說的人。」鳳孝終於知道長期陪伴她的人之名字。
  祈律還想從銅雀中獲得更多的共鳴時,卻不再有其他的回應,低沉地問:「為什麼……她的靈魂這麼少?還有,為什麼她會失去肉體!」
  未久,他意會到何事,激昂地說:「難道你們連晞兒也不放過嗎!」
  重黎神色一凝,「……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他不接受這道莫名的指控。
  「別裝了,你連縛靈之術這種陰毒的咒術都會使用,還不會用更惡毒的手段嗎!」祈律冷聲質問。
  祈律起伏不定的情緒,讓認識他的人都在意起來。
  「祈律先生,縛靈之術不是祝融大人使用的。」伶葉道。
  「哥哥,重黎不是這種人,還有你們是第一次見面,不至於這麼劍拔弩張吧?」鳳孝覺得眼前的祈律就像是陌生人,眉頭始終無法放鬆。
  祈律撫著頭,痛苦說著:「我跟他……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跟那個人……」
  他的腦海中浮現模糊的黑影,正與重黎重疊,但姿態顯然有異,呢喃著:「我……剛才把你跟誰……混在一起了嗎……」

  「……最後,竟然還是得由我下手。」
  「用這醜陋的姿態!」

  回響於腦內的冷澈聲讓他深惡痛絕。
  「哥哥,你還好嗎?」鳳孝靠近祈律,確認其狀況。
  「啊……」
  祈律身上的魔氣倏地爆發,他痛苦得半跪於地。
  「……怎麼回事?」重黎看糊塗了。
  「糟糕,怎麼又這樣了!」羅敷擔憂地說。
  「祈律,振作!」耕父趕緊激勵。
  兩人很清楚祈律的異狀,想要靠近又很擔心,只好出言安撫。
  「……」祈律不語,且沒人看得到低下頭的他的神情,無從判斷情形。
  鳳孝攙扶祈律,順勢將銅雀吸引回身旁,讓其發散微弱的溫暖光芒,試著安穩祈律的心寧。
  「你怎麼了,哥哥?」鳳孝柔聲問。
  「敵……敵人……」祈律雙眼布滿血絲,神智極為渙散。
  容若本欲施展靜心咒,但滿溢魔氣的祈律可能無法分辨敵我,使他警戒地說:「……這樣的狀況,我無法以仙氣安穩他。」他甚至擔心造成反效果。
  「必要的話,先擊昏他。」伶葉抽出劍柄,拿捏輕重。
  「哥哥,我是鳳孝,你快點恢復理智啊!」鳳孝輕聲勸說。
  「你……妳……」祈律眼神混濁,盯著鳳孝,看不出恢復的跡象。
  祈律身上的魔氣正朝周圍發散,鳳孝受銅雀保護而未被波及,表示銅雀已開啟防衛模式。
  鳳孝面色一凝,與伶葉交換眼神。
  正當伶葉準備出手時,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鳳孝,先開啟金火玉的記憶!」
  謎之男如風般輕巧奪取祈律手中的火玉,將其拋給鳳孝,才現身於眾人的面前。
  謎之男直接與祈律正眼相對,並保護眾人不受祈律外洩的魔氣所傷。
  祈律眼神兇戾,狠狠地說:「你……是……」
  祈律釋放強勁的魔氣撲向謎之男,其以仙氣盾擋住他的攻擊。
  瓏羽僅看到謎之男的背影,但他認出白袍鑲金邊的高貴服裝,惶恐地問:「這……您怎麼會來這裡?」
  鳳孝拿著火玉,對於祈律和謎之男的劍拔弩張,正評估是否要依後者所言。然而,祈律猙獰的神情讓她警戒不已,逼迫她立即應對。
  「鳳孝小姐,請釋放妳的氣息呼喚火玉。」伶葉告知方法。
  「嗯……」鳳孝沉重點了頭。
  她以魔氣開啟火玉,隨即散發一股光芒,將祈律等人包納進去。
  強光過去,瓏羽睜著雙眼,兩名大人物依然在他的視線之內。
  「……我怎麼還在這裡?」瓏羽不解地問。
  「我們被排拒了。」重黎冷淡回應。
  「鳳族女娃不想見我?」瓏羽的內心有點受傷。
  重黎不再理會瓏羽,走到謎之男的面前,盯著不請自來的大人物。他神情嚴肅,發出低啞的質問聲:「……我雖然好說話,但該問的還是要問。」
  他散發的威嚴讓人生懼,有赤帝該有的尊嚴,但謎之男任他直視,絲毫不以為意,顯見他的沉穩。
  「西帝,還是應該稱呼您為少昊大人。」重黎不悅地說。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