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六回。

樂子喵 | 2022-01-14 10:14:22 | 巴幣 102 | 人氣 105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鳳棲冥靈沐金光,外圍斜陽伴長眠。
遠天高掛月牙兒,何來屏障抵眼前。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容若等人回到鳳族棲地,執行驅散居民的任務。
  「我往左邊,伶葉去右邊,南北兩邊交給你們。」身為在場最資深的容若指揮眾人行事。
  「我先過去了。」伶葉把握珍貴的時間,逕往右邊而去。
  「耕父,我們一起行動。」
  「好。」
  羅敷與耕父互看一眼,先留在原地想法子。
  容若往左邊,進入衛鳳居所的範圍,試著與此地的鸚鵡溝通。
  「鳳族棲地的居民們,不久這座島嶼將化為金屬,趕緊隨我到鳳族棲地的外圍地帶。」容若以清亮的聲音說明危急的情況。
  鸚鵡小櫻和鸚鵡小嫵正在打掃庭園,看到容若都露出疑惑的神色。
  「……那不是荀草帥哥嗎?」鸚鵡小嫵放下了掃把。
  鸚鵡小櫻走到容若的身旁,好奇地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兩位,姑且放下疑惑之情,到外圍地帶吧。」容若道。
  鸚鵡小嫵也走了過來,不解地問:「為什麼突然要過去那邊?」
  「剛才你們看到的大帥哥是西帝大人,他正要補強這座島嶼。他的力量太過強大,留在這裡會有危險。」容若簡單說明。
  鸚鵡小櫻摀著口,吃驚說道:「西帝大人……那位傳說中的!」
  鸚鵡小嫵面色尷尬,再次詢問:「……是這樣嗎?好吧,反正只是飛出去就好嗎?」
  「是,可否請妳們幫忙疏散居民?」容若想要借助兩人的力量。
  鸚鵡小櫻半信半疑,但她以為:「好吧,看到你是族長的情人,就聽一聽吧。」
  「奇怪……族長究竟去哪裡了。」鸚鵡小嫵帶著困惑,始終解不開這道謎團。
  容若不多言,到附近地區驅散居民。
  與此同時,伶葉抵達右邊,眼前有一群佇立於橫桿上的鸚鵡。
  「各位鳥族,尊者施放力量,為免發生危險,請先到島外圍避難。」伶葉試著說明情勢。
  「吱吱。」鸚鵡發出雜亂的聲響。
  「這些是還沒化形的鸚鵡嗎?」伶葉察覺鸚鵡可能聽不懂,但其數量太多,無法一次帶走,正思如何處置。
  他看向不遠處的葡萄串,已有被啄食的痕跡,心生一計。
  「那麼……」他取走整籃的葡萄,拿起一串最豐碩多汁的葡萄,在鸚鵡面前晃啊晃,溫和地說:「想吃葡萄就跟著我走。」
  他往前走數步,觀察鸚鵡的反應。
  「吱吱!」鸚鵡眼睛都放在葡萄上,紛紛離開橫桿,都想吃到葡萄。
  「就是這樣……很乖。」伶葉算準距離,讓鸚鵡不致叼到葡萄,朝向外圍地帶,將牠們帶離危險地方。
  耕父和羅敷留在原地,對著如何驅散橫貫南北的市集上的鸚鵡頗為困擾。
  「雖說接下驅散的工作,但身為魔族究竟要怎麼做?」耕父不認為能和鸚鵡們好好溝通。
  羅敷咳了一聲,道出主張:「我們一南一北,直接把他們嚇到出島。」
  「很粗暴,依然是妳的風格。」耕父不算訝異。
  「時間緊迫,之後再解釋。」
  羅敷揮手向前,露出最凶狠的姿態,並散發強勁的魔氣,威脅道:「那邊的鸚鵡,如果不想受皮肉傷,就……」
  沉溺於購物世界的鸚鵡驚覺危機,亂成一片。
  「魔、魔族!」
  「我……我才不怕。」
  鸚鵡們說得激昂,但躁動的姿態洩露了恐懼之情。
  「……真的不怕?」
  耕父進一步以魔氣充盈自身,造成體型上的壓迫,迫使鸚鵡們立即行動。
  「啊!」鸚鵡們四散奔逃,總之就要遠離耕父。
  羅敷擋住另一側,笑說:「這邊還有我呢!」
  她拋出小山,擋住其他路線,逼使鸚鵡們只能逃往外圍地區。
  耕父佯裝憤怒,「哪裡逃!」他確認沒有鸚鵡會從他的兩側穿過去。
  「別跑!」羅敷邊跑邊拋,加速鸚鵡們的逃跑速度。
  鸚鵡們逃得倉促,一把眼淚一把鼻涕,顧不得家當了。
  「魔族好可怕!」這是牠們對魔族最深刻的印象。

分隔線

  祈律等人抵達外圍地區,已是黃昏時分。
  金光閃耀得讓人無法直視,眾人都必須有一程度的遮蔽,眼睛才不會感到疲勞。
  羅敷半遮頭,看到祈律等人的出現,笑說:「你們出來,那就是全部了。」
  祈律瞥到幾隻發抖不已的鸚鵡,目光都不敢看向這邊,他擔憂地問:「居民的情緒還好嗎?」
  「給那兩個仙人處理,我們不適合說明。」耕父無奈表示。
  「你們是用什麼方法啊?那些鸚鵡都很怕你們。」鳳孝懷疑問了。
  羅敷搔著臉,尷尬地說:「這個嘛……當然是我的老方法……就是打囉。」
  鳳孝恍然大悟,微笑以對:「呵呵,真是熟悉的感覺。」她承認這是好方法。
  祈律敷衍點了頭,不顧耀眼近乎刺眼的金光,沉思著。
  「那是他的力量嗎?」棠晞走到祈律的身旁
  鳳孝比對金光與日光後,說了:「像是太陽的感覺,但比太陽還要亮。」
  「鷙鳥族是日神的氏族,己摯比太陽來得強大,但力量性質不同。」祈律解釋。
  「力量雖強,但沒有想像中的厲害。」耕父以為會感受到強烈的仙氣,足以讓他感到恐懼。
  「因為還在蓄積,之後要一次釋放出去。」祈律說明。
  羅敷驚呼:「這……還在蓄積?」她很難想像再蓄積下去會是怎樣。
  棠晞神情凝重,以她原本的實力來觀,少昊將要釋放的力量連她都覺得強勁。鳳孝等後輩幾乎無法想像,只能當作世界奇觀看待。
  「(己摯……你已經蓄積到這種程度了,你有辦法維持清醒嗎?如果在施術的中途倒下的話,連你都可能……)」祈律內心躁動不已,卻不得不靜觀事態發展,擔憂之情顯而易見。
  容若和伶葉走了過來,兩人的神情略顯疲倦。
  「安撫完畢,之後要找地方給鸚鵡們居住。」容若顯然處理不少的投訴。
  「……師父有考慮到此事,已經安排好了。」伶葉道。
  祈律聽到伶葉的話後,激動問著:「己摯……一開始就打算這麼做嗎?」
  伶葉對祈律的態度略感迷惑,仍以堅定的語調回應:「如今看來,應是如此。」事實上他所知不多。
  「……真是欠他大恩情了。」棠晞輕嘆一口氣。
  少昊持續蓄積仙氣,金光已從一顆小球轉為巨球,完全壓過太陽的光芒--他即將釋放了。
  「好、好強的仙氣!」
  「……這就是天帝的實力?」
  此時,耕父和羅敷才真正感受到少昊強勁的仙氣。
  「這股氣……他是將全部的仙氣都發散出來了嗎?」棠晞的額間流了些許的汗水。
  「己摯……」祈律靠近金光,神態盡顯慌亂。
  鳳孝拉住祈律,勸阻道:「哥哥,再過去會很危險的!」
  祈律沒有再前行,守在踏往鳳族棲地的入口,焦急說道:「他曾經受過重傷,就算經過這段時間的休養……要發出比他全盛期還要強的力量還是!」
  棠晞眼睛微睜,語調難得匆忙:「……他受過傷?什麼時候的事情?」
  「在大戰時受傷的,逢律曾經幫他稍微治療過。」祈律牙咬得頗緊。
  棠晞善於觀察,竟沒看出少昊的逞強。然而,現在已無法出手幫助,她感到不小的憂慮。
  「……我得幫助他。」祈律喃喃著。
  即使他的力量微薄得比羽毛還不如,他都想避免少昊氣力衰竭時的可能悲劇。
  鳳孝明白祈律的擔憂,但徒然變成一尊尊金屬雕像絕非少昊所願,她趕緊勸說:「哥哥,等他完成後,我們再去迎接他吧。」
  「我……」祈律怎會不明此理,但他就是憂慮,因為他比誰都瞭解少昊的實力。
  「哥哥,施術中是不容打斷的。」鳳孝道出嚴峻的事實。
  從冥靈島開始,一路向下延伸到鳳族棲地,都沐浴於閃耀的金光之下。眾人在外圍地帶,看到習以為常的樹木鍍上一層薄薄的金屬,之後向內不斷延伸,以澈底金屬化。
  銅雀,也是從椿姿刻成的木雕固化成金屬,細緻而長久的金屬色澤,讓人感受與長壽的椿姿不同感覺的永永遠遠。
  祈律焦急萬分,右手敲著腿,盤算儀式何時結束。
  經過數個時辰,金光漸漸褪去,月亮早已高掛於天空,為黑暗的世界提供了安穩的照明。
  祈律以為結束了,就要向前疾行,卻遭屏障所阻。
  「這是……屏障?」他試圖穿越過去而不果。
  「為什麼會有屏障?」鳳孝完全沒印象。
  容若確認屏障的強度,嚴肅地說:「這屏障的強度……是高階仙人施放的。」他試著破解,但屏障毫髮無傷。
  「……但我沒有發覺到仙氣。」伶葉也感納悶。
  棠晞回憶剛才的情景,不解哪裡有異,僅能評估:「是誰……先進去了嗎?」
  「為什麼阻擾我!」祈律不管是誰,用力拍打屏障,大喊:「摯兄!」
  眾人都感受到祈律的悲憤,但誰都解不開屏障,僅能祈禱少昊平安無事。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