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一回。

樂子喵 | 2021-12-31 09:56:58 | 巴幣 102 | 人氣 146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幻夢重啟悲痛時,眼前困局難渡航。
心欲向前意躑躅,倏了迴棠護心房。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祈律踏入妲己施展的幻夢迷陣之中。
  幻夢迷陣會讓人看到各種幻夢,通常是自身不願回想或掙扎不出的情境。
  「(……大家是被捲到不同的地方去了嗎?順著路走,一路破解迷陣,應該找得到他們。)」
  幻夢迷陣的規模頗大,但路線意外單純,只有一條大道,偶爾通到歧路,很容易找到人。
  妲己的實力沒如此疲弱,此座陣法顯然被人干涉了。
  「(己摯沒被捲進來,但他去哪裡了……罷了,先不管他。)」
  祈律有些在意少昊的動向,但他無法一瞬破解陣法,只好從頭開始。
  「前行吧。」他走入第一條歧路。

分隔線

  耕父和羅敷正對著空氣大喊。
  「呼!可惡,連正面對決都不敢,只會使用這種小聰明!」耕父已經將自身脹得最大,以聲勢決勝負,不意洩漏怯戰的心情。
  「為什麼……為什麼背叛我!」羅敷撫著面,哀傷流涕,沒有平常樂觀開朗的大姊風範。
  兩人面對未知的敵人,清晰可見是無法突破的傷痕。
  「(……他們似乎陷入過去的泥淖之中。)」祈律理解這種心情,出聲呼籲:「兩位前輩,振作!」
  耕父怒瞪祈律,大喊:「你也是敵人嗎!別以為我受傷,就會怕你了!」
  「還有更多敵人要來了嗎?」羅敷顯得手足無措。
  「(不行,他們聽不進去……)」祈律待在原地警戒,思索是否有其他的辦法。
  「不動!肯定又要使用小手段!」耕父認定祈律有詐,立即出手攻擊。
  羅敷雙眼呆滯,目前的她沒有戰鬥意志。
  祈律以長刀擋下耕父的攻擊,評估不主動出擊就不會引來羅敷支援,但僅是防禦無法解決問題。
  耕父發散多次的氣波攻擊,竭盡全身的力量就想打敗眼前的敵人。
  耕父的眼神,讓祈律想起逢律窮途末路時的絕望,但他不會重演同樣的悲劇。
  「(試試看凝神的藥草吧。)」他札實擋下攻擊,正尋找空隙以取出懷中的藥草。
  「膽小鬼!」耕父怒吼,發出不間斷的攻擊。
  「(看來只能等他疲倦了。)」以耕父毫無節制的攻擊,祈律僅需待他喘氣,就有出招的時間。
  耕父和羅敷都陷入過去的幻夢之中,施術者放大他們的苦痛,使其身心俱疲,最終力竭而卒。
  「你……你!」耕父怒不可遏,只是防禦的祈律讓他興起強烈的挫敗感,就像當時遇到那群高傲的仙人軍隊的不悅。
  「兩位前輩……」
  祈律見耕父喘了氣,立即取出藥草,以增幅之力增強藥效,使兩人凝定心神。
  兩人漸漸放鬆緊繃的神情,雙眸從渙散轉為明亮,呆坐於原地。
  「……祈律?」羅敷現在才看到祈律。
  「你怎麼會在這裡?」耕父環顧四周,沒有來到此地的印象。
  「我順著迷陣找到你們,發現你們似乎陷入過去的仇恨之中,不得不先出手制止。」祈律解釋。
  耕父低下頭,回想剛才的情景:「我……確實是感受到中了縛靈之術後,全身被繃得死緊,然後就被那些天界軍推入魔界了。」
  羅敷撫著臉頰,淚痕還殘留於臉頰上,嘆道:「我是感受到朋友的背叛,但她雙眼含淚,似乎是不得不……」
  「什麼不得不!若沒有背叛者,我們也不會這麼慘。」耕父怒斥。
  祈律神情一黯,說道:「……縛靈之術是古老的咒術之一,要能讓尚未失去力量的兩位前輩有繃得死緊的感覺,實力不容小覷。」
  「你不是說縛靈之術是陰狠的咒術嗎?」耕父還記得此事。
  「既古老又陰毒,是崇信黑夜的氏族所用。」祈律從逢律的記憶中,對黑暗氏族有不好的觀感。
  「……」羅敷眼睛微睜,似乎想起何事。
  「身為仙人卻使用這種招數,怎麼想都讓人不快。」耕父哼了一聲。
  羅敷態度平靜,柔聲道:「算了。」
  「……算了?」耕父不懂羅敷的意思。
  羅敷站起身,苦澀一笑:「我是說過去這件事情……就算了。」
  「羅敷,妳在說什麼?」耕父隨後起身,以為幻夢對羅敷造成心靈傷害,擔心地看著她。
  羅敷攤了手,瀟灑地說:「以前……我不曾看到她最後一刻的淚水,雖然可能是幻術造成的錯覺,但內心踏實多了。是她欠我的,我並沒有欠她。」
  她雖這麼說,但眼底閃過一絲的愧疚。
  「妳本來就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耕父為羅敷抱屈。
  羅敷搖了頭,有感而發:「耕父,我突然想起紫狩了。」
  「……這時候提紫狩做什麼?」耕父不解。
  「如果可以,維持原本的生活是最好的。但離開魔界後,我很珍惜銀湖村內的恬靜生活。我猜紫狩也是這麼想,所以才會盡心盡力,說什麼都想讓魔界變成可以生活的地方。」羅敷繼續說:「而且,目睹祈律多次使用增幅之力後,我真的相信魔界有可能成為一片樂土。沒跟天界求得生存權,但也能在魔界生活,不是嗎?」
  她回想以前當仙人時,從未滿意過生活環境,被打入魔界才感懷以前生活的自由;到銀湖村時,又緬懷當仙人時的自由。經過這次的深思後,她認為自己總是要求環境配合她,卻沒想過要為身旁的環境做些什麼。
  就像她總是要那個人配合她,卻沒想過那個人可能遭遇的處境。
  耕父沒想到羅敷有這層體會,沉思良久,說了:「但是,為什麼我們非得蒙受這種委屈?」
  「我是不知道為何東方天帝會成魔,但肯定很痛苦;鳳小妹也是,不得不燒燬自己,都要突破原有的枷鎖。天下痛苦的不止我們。耕父,紫狩有落仙谷,我們則有銀湖村……往事固然難熬,但也是過去的事情了。」羅敷安慰地說。
  「我不像妳這麼達觀……」耕父神情哀戚,他僅有堅強的外在,卻不如羅敷有顆堅強的內心。
  羅敷拍著耕父的肩膀,微笑地說:「我知道,你一直都是這樣。」
  「……」耕父點了頭,對羅敷予以苦笑。
  旁觀的祈律見兩人走出過去的痛苦之中,欣慰說道:「兩位前輩,真是太好了。」
  羅敷對祈律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糗著問:「祈律也是,一堆話藏在心裡,究竟都在藏什麼?」她再大而化之,都看得出祈律的心事重重。
  「妳說得對,也許有人藏心事藏得更嚴重。」耕父欣然同意。
  「兩位前輩別取笑我了,我們繼續前行吧。」祈律苦笑,某種程度上接受兩人的指控。

分隔線

  祈律等人未走太久,就在大道上看到鳳孝和容若與他們打招呼。
  羅敷興奮走向前,大喊:「看到鳳小妹了。」
  「他們看起來還好。」耕父道。
  「鳳孝、容若先生,你們還好嗎?」祈律基於安全起見而確認。
  鳳孝聳聳肩,調整姿勢,從容回應:「沒事,只是待在這裡等你們。」
  「……你們沒有感覺到什麼嗎?」羅敷懷疑問了。
  「我有施展結界術。」容若道。
  「第一時間荀君施術保護我們,很抱歉來不及擴及到你們。」
  鳳孝的心志本就堅強,又有銅雀保護,不易遭受陣法的精神攻擊;容若則下意識保護兩人,最後變成在此休息。
  「無妨,知道你們沒事就好。」祈律本來就不太擔心兩人。
  「哥哥,我有話要跟你說。」鳳孝嚴肅道。
  「說吧。」祈律態度大方。
  「你知道衛鳳的主人……也就是壽小姐,她的原形嗎?」鳳孝雖知祈律取回逢律的記憶,但她不確定程度,先問為上。
  「……知道。」祈律點了頭。
  「我趁這段時間好好思考,為什麼壽小姐對棠晞大人的態度會如此仇恨。也許……棠晞大人真的對壽小姐做了不可原諒的事情,我推測……」鳳孝神情凝重,看似已有八成把握。
  祈律打斷鳳孝的話,平穩說道:「鳳孝,我們先找到晞兒的靈魂再說。」他希望談論此事時,棠晞是在場的。
  「祈律先生,如果事態如鳳孝推想,你要如何處置?」容若希望祈律瞭解事態輕重。
  「……」祈律以沉重的眼神回應擔憂的心情。
  羅敷搔著頭,不解問了:「你們在說什麼?不能先找到女媧大人的靈魂再說嗎?」
  「只是先做個假設,之後遇到才不會驚慌失措。」鳳孝無奈地說。
  她本欲討論此事,但沒想到祈律竟似蝸牛縮在殼內,讓她很難繼續。
  「……鳳孝,妳想好怎麼處理了嗎?」祈律語氣沉重。
  「是,我想好了。」鳳孝堅定點頭。
  「……妳還真是果斷。」這是祈律辦不到的事情。
  不論是衛鳳還是容若的記憶,威嚴的逢律總讓人難以親近;祈律平易近人許多。但兩人不欲回應時,都會迅速結束話題。
  既然如此,鳳孝和容若亦知如何應對。
  「鳳孝做事果決,擅長臨機應變,雖然有些時候難免失之武斷。」容若微笑以對。
  鳳孝瞟了一眼,不服輸地說:「是誰教導我要這樣的?荀君。」
  「是我。」容若接受這項指控。
  面對兩人的拌嘴,耕父和羅敷都有些難為情。
  「你們兩個怎麼突然說起這種話?」耕父嚴重懷疑兩人受到幻夢的影響。
  「聽起來有些害臊呢。」羅敷倒是有些喜歡。
  祈律聽出兩人是為調和氣氛,他制止再談,確實是有不敢面對的原因。
  「(鳳孝的推測不是沒有理由,因為我很瞭解晞兒,認為也有可能如此……)」祈律望著銅雀,「(但是,我與鳳孝的立基點不同,我必須相信晞兒。)」
  無論如何,他都要保護深愛的人。
  鳳孝知曉祈律的決心,不再多說,比著前方的道路,說道:「走吧,不知道伶葉有沒有先出去了。」
  「我觀他實力,心靈訓練應該很堅強,我想不用擔心。」容若道。
  「我們在路上看看吧。」祈律希望在大道上就看到伶葉。

分隔線

  當大道的路上出現歧路,容若瞬間神色一凝。
  「等會要非常小心……」鳳孝扶了額。
  祈律不太懂鳳孝的意思,僅見鳳孝和容若走在前頭,與後方三人拉開些距離。
  祈律一入歧路,即看到雙眼迷濛的伶葉。伶葉似乎尋找何人,卻沒發現身旁有人。
  「(……他中了迷陣?)」祈律意會了。
  「他看起來不太對勁,是不是中術法了?」羅敷覺得情況有些棘手。
  「……不是說很堅強嗎?」耕父吐槽歸吐槽,默默增強魔氣屏障的強度。
  伶葉左右張望,竟似孩童失去父母般,露出無助困惑的神情,特別引人憐愛。
  「您去哪裡了……為什麼一直沒有回來?」他喃喃著:「我化身人形也要千年了……為什麼還找不到您?」
  容若與鳳孝交換眼神後,向前走一步,試著溝通:「……你在找什麼?」
  伶葉沒有理會容若,抑或是說,他根本沒聽到也沒看到。
  「他聽不進去,必須先制止他才行。」祈律提出忠告。
  「他實力很強,若被當作敵人,可要費一番功夫才擊得倒。」鳳孝為難地說。
  祈律見識過伶葉的實力,深知在場能與伶葉一戰的人有限,必須採取別的方法。他靈光一閃,問道:「容若先生,伶葉先生的本體是植物沒錯吧?」
  「應該是。」容若回應。
  「既然如此,我使用增幅之力與他溝通看看。」
  祈律與伶葉隔段距離,由耕父、容若協防,鳳孝、羅敷因應突發狀況,他散發魔氣向伶葉的心靈深處取得溝通。
  他從未做過類似的事情,抱持實驗的心態說著:「(伶葉先生,我是祈律,你似乎陷入迷陣之中了……)」
  伶葉倏然警備,厲聲大喝:「是誰!」
  「他真的認不出來……看來只能打了。」羅敷尷尬地說。
  「重點是要打得過。」耕父自認技不如人。
  伶葉是句芒派來最值得信賴的幫手(因為少昊不是句芒喚得動的人物),一旦失控就是最恐怖的殺手。
  「不是他……也不是他……很像他……但也不完全像……究竟您去哪裡了?」伶葉呢喃著:「我活下來了……也化成形了……但您為什麼不見了……」
  他不是好戰之人,當祈律停止施放魔氣,又回歸一般的態度,但他的精神狀況漸趨不穩。
  「再這樣下去,他會被控制的。」容若取出玉戒指,準備強行干涉。
  強行干涉是與陣法主人對抗,稍有不慎,可能影響中術人的心志,但容若認為早點處置才能減少傷害。
  鳳孝於一旁觀看情勢,她是機動隊,因應情況行事。
  當容若將出結界術時,伶葉身旁出現一尾妖狐,將伶葉掌握在她的懷裡。
  妖狐不如妲己有九尾,但已有六尾。
  「咈咈~好不容易有獵物上門,怎麼可能讓你們阻止呢。」妖狐雖是笑著,但她警戒容若的舉止。
  容若盯著妖狐,沉重不語。
  眾人以為妖狐難纏,都生怕她操控伶葉,或是傷害伶葉。
  「這……」羅敷看向耕父,呈現不知如何是好的狀況。
  祈律不善咒術,沉默以對,一切尊重容若。
  「咈咈~」妖狐頗為得意,就想讓眾人擔心,吟唱奇妙的咒語。
  「妳出來得正好。」遲遲未語的鳳孝對妖狐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什麼意思?」妖狐不懂鳳孝的說法。
  「伶葉很難打,但妳好打多了!」
  鳳孝說完,即以強勁的火焰包圍了妖狐。
  「可、可惡!」妖狐尚在吟咒,哪能改咒滅火,神態立顯慌張。
  「妳要自己解咒,還是我逼妳解咒?」容若姿態優雅,充分展現游刃有餘的態度。
  妖狐冷笑道:「咈咈~說來說去還不是要靠奴家?奴家若不解,你們又能怎辦?」比虛張聲勢,她自認有些程度。
  「那就請妳消失。」鳳孝加強火焰,更加逼近妖狐,使其明顯感受炙熱的溫度。
  「什麼!」妖狐從未看過求人者態度這麼惡劣,竟不知如何應對。
  「解不解在妳的一念之間。」容若語氣依然冷靜,散發一股威嚴,這不是請求,而是不折不扣的威脅。
  妖狐覺得火焰難受,嘖了一聲:「可惡!奴家解就是。」
  妖狐的眼底閃過一抹促狹的笑容,在她前方的祈律立即出聲警告:「容若先生,小心!」
  未待妖狐襲擊,鳳孝便以火焰吞噬之。妖狐來不及哀號,就這樣被火消滅了。
  眾人瞬間傻眼。
  「沒事,我本來就不信任她。」容若從容回應。
  羅敷扶了額,大嘆:「那你還說這種話?」她一直以為非得倚賴妖狐才能解咒,生怕伶葉無法恢復。
  「只是給她機會。」容若平靜回復。
  「……仙人都喜歡用這種方式嗎?」耕父突然發覺不瞭解仙人。
  鳳孝聳聳肩,反問:「不然要直接殺了她嗎?」
  羅敷掩嘴大驚:「明明發散的是仙氣,你們說起話竟比魔族還要壞。」她覺得鳳孝自從與容若同行後,變得越來越壞了。
  「同感。」耕父不能同意更多。
  相對於眾人討論善與惡的分界,祈律比較擔心處於失神狀況的伶葉。
  「……伶葉先生,他不會有事吧?」他希望容若解得開術法。
  容若走到伶葉的身旁,說道:「那隻妖狐已死,咒術的效果就會減弱許多,我解得開。」
  他輕敲手指,玉戒指發出光芒,將伶葉包覆於其中,消散本來圍繞在其身旁的晦氣。
  事實上,那尾妖狐的道行不足與容若對抗,他是想節省些氣力,以備後續的戰鬥。
  伶葉的雙眸漸漸轉回明亮,他困惑看著眾人,問道:「……你們怎麼都在這裡?」
  「師弟,你中妖狐的咒術了。」容若簡單解釋。
  「……」伶葉神情凝重,說不出話來。
  羅敷輕嘆一口氣,安慰地說:「不要難過……我和耕父剛才也中了。」
  耕父無奈地問:「需要拿我們的慘狀來安慰他嗎?」他實在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有說什麼話嗎?」伶葉猶疑問了。
  「你好像想找誰卻又找不到,差點把來提醒你的哥哥也斬了。」鳳孝如實表達。
  「伶葉先生,你沒事吧?」差點成為受害者的祈律善良地問。
  「沒事,我失態了。」伶葉向祈律道歉。
  鳳孝確認伶葉無恙,輕鬆地說:「好啦,人都找到了,迷陣應該即將瓦解。」
  伶葉沒看到少昊的身影,詢問:「……尊者在哪裡?」
  「他沒有被捲入陣內,我們出去也許就會看到他。」祈律回答。
  「對尊者而言,當場破解這座迷陣再簡單不過,但他選擇不破解。」容若略感納悶。
  「我是沒資格說,但你們都沒中迷陣,那個妲己是弱成這樣嗎?」羅敷從摘星的實力比對,認為妲己應該會更強才是。
  容若正色回應:「不,她的實力與我相近,在此處只會更強。」他與妲己周旋過,其總有顧念,難以全力以赴,絕非輕易對付之人。
  「……那就更難說了。」耕父決定擱置此事。
  鳳孝輕撫銅雀,說道:「銅雀有些微的震幅,跟剛才迴棠廊道的感覺很接近。」
  祈律容易受到周圍環境影響,猛然發覺他在迷陣中心情一直很平靜,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是迴棠守護了我們。」
  鳳孝比著出口,指示道:「出口就在前方,我們走吧。」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