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四回。

樂子喵 | 2021-12-03 10:40:08 | 巴幣 102 | 人氣 97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火玉啟發記憶隨,衛鳳容若相識初。
招引靈魂入銅雀,隱情洶湧藏暗幕。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透過鳳孝的氣息引導,眾人進入火玉所製造的幻影之內,目前是一片漆黑。
  祈律睜大雙眼,撫著心口,試圖緩和激昂的情緒。
  鳳孝揚起微弱的火光,平靜地說:「哥哥,你終於恢復了。」
  情緒異常時,往往釋放過度的魔氣,強烈的疲倦感就會隨之而來。祈律即知失去控制了。
  「剛才……抱歉。」他凝重地說。
  「你有發現是我嗎?還是……」
  失去控制的祈律固然可怕,但鳳孝感受到他盛怒下隱藏的哀愁,唯恐強制壓抑造成更大的傷害,不禁猶疑了。
  「……隱約有一點。」
  祈律在昏暗的意識中,有股熟悉的氣息守在他的身旁,使他的意志不致全然渙散。他事後回想,就跟現在持著微弱火光的鳳孝是一樣的。
  「那就好。」鳳孝淺淺一笑。
  祈律已經恢復,眾人轉而關注在場環境。
  即使有火光協助,伸手可見五指,仍看不出周圍的景觀。
  「這裡是哪裡,仙氣好重啊。」羅敷蹙眉。
  「感覺不算舒服。」耕父因警戒而繃緊身體。
  祈律攤開手掌,讓仙氣流過手掌縫隙,就像左手摸右手般自然,喃喃著:「我覺得還好……至少比剛才好多了。」
  「有種熟悉的滋味……」鳳孝輕撫銅雀,此地和銅雀的仙氣不同,但都讓她安心。
  「我們進入火玉記錄的記憶中了。」容若露出懷念的神情。
  「……火玉也能儲存記憶,與師父的記憶之術有些相似。」伶葉稍感訝異。
  「是一樣的術法。」祈律道。
  伶葉從句芒學得此術後,僅見師門間使用,不禁說:「我一直以為這是東方大地的秘術。」
  「……是東方大地的秘術沒錯。」祈律不免遲疑了
  「哥哥,你想起什麼事了嗎?」鳳孝發覺祈律比她還瞭解現在的狀況
  「(衛鳳……妳想傳達什麼訊息嗎?)」祈律盯著鳳孝手上的火玉,沉思著:「(跟那個人……會有關係嗎?)」
  他在意識斷線前,隱隱約約有看到一道人影,但被捲入火玉內就沒看到了。他越想越消沉,但已進入記憶之術中,唯有看完記憶才能離開。
  「沒什麼。」他搖了頭。
  「那我繼續了。」鳳孝催動火玉發動術法。
  火玉再度綻放光芒,於鳳孝的面前出現了一條通道。

分隔線

  一出通道,看到的是空曠的宮殿建築,以朱紅為本體,並種植各色花卉,不過於陽剛或陰柔,給人坦率大方的好印象。
  一名美人坐在殿內的主位上,亮麗的雙眸閃著幾分慧黠,五官細緻,身材精瘦,穿著中性的袍裝,有種英氣的美。
  兩名少女踏入宮內,向美人傳達消息。
  「報告,木神大人派的使者到了,要親自接見嗎?」甜美的鸚鵡小櫻問。
  嫵媚的鸚鵡小嫵不禁吐槽:「當然啊,難道當他不存在嗎?」
  美人聽著兩人話後微微一笑,從容回應:「是我拜託人家的,哪有不見的道理?何況……」她加深了笑意。
  鸚鵡小櫻雙眸閃閃發亮,興奮地說:「傳說中的荀草精,不知道長得怎樣~」
  「荀草是養顏美容的仙草,容貌肯定……」鸚鵡小嫵也相當期待。
  美人依然保持平穩的態度,說道:「百聞不如一見,晚些就知道了。」
  鸚鵡小櫻和鸚鵡小嫵趕緊出外迎接傳說中的荀草精,這段等待的時間,讓眾人發表想法。
  「原來荀草化成人形這麼珍貴嗎?」羅敷僅聽懂這句話。
  「是。」容若簡潔回答。
  鳳孝從容若的反應得知,即將看到她從未看過的容若姿態,欣喜說著:「傳說中的荀草精,我見到了。」
  祈律對鳳孝苦笑未久,記憶中的容若就被請到美人的面前。
  記憶中的容若與現在的他容貌相去不大,但青澀許多,行為舉止還有些侷促,看得出緊張。相對而言,美人落落大方,自然散發著上位者的氣勢。
  容若向美人拱手持敬,拘謹說道:「衛鳳族長,初次見面,我是木神大人的使者,名為容若。」
  「我知道你是容若。」衛鳳說。
  面對衛鳳的自信,容若有些不知所措,道出來意:「……我奉師命帶來容器,請您鑑賞。」
  衛鳳端視容若出色的容貌,微笑以對:「鑑賞……嗯,確實很不錯。」
  「……」容若沉默將容器交給衛鳳。
  衛鳳起身,走到容若的身旁觀看容器的樣式。
  她比容若矮約半顆頭,以女性來說仍相當高,渾身散發的成熟女人的韻味,與容若站在一起頗為登對。
  「紋路像木頭,卻是金屬材質,怎麼辦到的?」衛鳳好奇地問。
  「我以椿姿木所刻,由尊者加持而成。」容若平穩回應。
  衛鳳喃喃著:「椿姿……加持……看來他們是真的很重視了。」她露出安心的微笑。
  「我甫成仙形,雖通容器之術,但容器是否合意,仍需族長評斷。」容若很在意衛鳳的評價。
  衛鳳盯著容若戒慎恐懼的姿態,輕笑出聲:「有長壽椿姿與固化之術加持,當然沒問題。」
  「……」容若神情難掩落寞。
  衛鳳沒有錯過容若的神情變化,調整容器的角度,問了:「我很好奇,為何刻成鳳形?」
  「聽師父所言是送到鳳族棲地,又無規定款式,私自以鳳為形刻製。」容若略感羞澀。
  衛鳳的眸間閃過一絲戲謔之情,嘆道:「我不是將鳳放進去,你又該如何是好?」
  如衛鳳所料,容若有些擔憂,遲疑地問:「……什麼意思?」
  衛鳳不回答容若的疑問,而是比著容器各處細節,說著:「你對鳳很不暸解,很多地方都刻錯了呢。」
  「非常抱歉,因為我沒看過真正的鳳,只能從史籍與圖鑑中……」容若意會專家就在眼前。
  「你以後有很多機會可以觀察真正的鳳。」衛鳳眨了一眼。
  「聽說鳳鳥非常稀有,有此機會是我的榮幸。」容若對傳說中的鳳族也是躍躍欲試。
  「……」衛鳳眼睛微睜。
  擔任稱職壁花的鸚鵡小櫻和鸚鵡小嫵聽到容若這句自然的話語,都陶醉不已。
  「哇~不愧是含蓄的植物之美。」鸚鵡小櫻面部羞紅。
  「那些笨鸚鵡肯定說不出這種話。」鸚鵡小嫵也搖了頭。
  容若不解兩人的態度為何這麼激昂。
  衛鳳態度如常,說道:「我就稱那個容器為銅雀吧,之後還需要你的幫忙。」
  「是。」容若謹慎應答。
  衛鳳對容若認真的態度苦笑,緩和地說:「不用緊張,我想不會太複雜的。」
  「……是。」經衛鳳提醒,容若發覺自己太緊繃了。
  衛鳳拿著銅雀,呼喚兩人:「妳們兩個帶容若小弟去客房吧。」
  「沒問題,帥小哥跟我走。」
  「啊,原來還有這種告白法。」
  兩人尚未抽離剛才的情境,帶著粉紅氛圍的愉悅心情帶領容若離開。容若不懂情況,略愣隨兩人而去。
  這段記憶至此告一段落,眾人需再走一段通道,才會接到下段記憶。
  鳳孝取笑道:「……喔?荀君用銅雀告白啊。」她看到容若難得的羞澀神情,相當高興。
  「當時的我不知道鳳族棲地只有衛鳳族長是鳳族。」容若無奈地說。
  相對於鳳孝的欣喜,祈律面前凝重,思忖:「(……衛鳳顯然知道銅雀要放的是晞兒的靈魂。)」他覷向銅雀,「(椿姿木是句芒大人,固化則是……)」他的心情越發沉重。
  「看來瓏羽族長喜歡豐滿的女人。」羅敷見識了瓏羽的品味。
  「……我覺得她過壯了。」耕父吐槽。
  「……喂,別在好像是當事者的面前討論這種事好嗎?」鳳孝不滿地說。
  「我們繼續看吧。」遲遲不語的伶葉想再往前行了。

分隔線

  下一段記憶是衛鳳帶容若到一處被結界保護的封閉區域,裡面有一抹仙氣的靈魂,不受外界的干擾。
  「……它是?」容若遲疑地問。
  「它是靈魂。」衛鳳說。
  「……我是欲問它的身分。」容若自然知道那是靈魂。
  「你僅需知道那位是尊貴的大人,其餘的就不要多問了。」衛鳳嚴肅回應。
  「……」容若神情一沉。
  「少知道些事情,對你比較好。」衛鳳柔聲勸戒。
  容若觀察衛鳳的神情,從善如流不再過問私事,而說:「是要將它置入銅雀之中嗎?」
  「不錯,你試看看能否讓她進入,我來維持結界。」衛鳳走到結界設置處,向容若比手勢。
  容若手持銅雀,隔著結界,要在結界減弱時,瞬間吸引靈魂進入銅雀內,以免靈魂消散。
  衛鳳屏氣凝神盯著容若,隨容若的指示控制結界強弱。
  容若深呼吸,釋放身上的仙氣,聚集於銅雀之間。銅雀發出微弱的光芒,指引靈魂進入容器之內。
  衛鳳將結界減弱,讓靈魂得以穿過結界進入銅雀內。
  「入!」
  容若以自身仙氣指引靈魂,但其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加強施術數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為什麼沒有反應?」他不禁納悶。
  「是因為太少了嗎?」衛鳳提出推論。
  「……太少?請問是什麼意思?」容若不解。
  「靈魂量太少,吸不過來。」衛鳳解釋。
  「……如果我再多施些力呢?」容若將此理解為仙氣釋放不足。
  「你可以試試。」衛鳳尊重容若的判斷。
  容若施放稍強的力量,靈魂依然不為所動;他不氣餒,釋放強度越來越強,數次之後,他已開始喘氣。
  然而,靈魂依然沒有動靜。
  「……是我施得還不夠嗎?」容若懷疑是自身實力不足。
  「先停下來,可能不是這個原因。」衛鳳不再繼續讓容若浪費氣力。
  初次出任務就不順利,容若神色難免消沉。
  衛鳳鼓勵地說:「別氣餒,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容器之術,我們慢慢研究吧。」她自認研究不足,無法提供良好的建議,對容若深感歉意。
  「抱歉,衛鳳族長。」容若不很能接受這句安慰話。
  「不用跟我道歉,倒是得想個辦法。」衛鳳無奈說著。
  「我會想辦法的。」容若沉重點頭。
  他重新觀察銅雀與靈魂的關係,檢討施術可能的問題,認真的神情讓人心安。
  衛鳳對容若微微一笑。
  這段記憶到此結束,眾人又必須走向另一條通道。
  當祈律前行時,鳳孝喚住了他:「哥哥。」
  祈律停下腳步,轉身看向鳳孝。
  「剛才哥哥提到銅雀內的靈魂量很少,哥哥是知道容器之術嗎?」鳳孝問。
  「不……剛才是衝口而出。」祈律為難地說。
  「……衝口而出?」鳳孝露出費解的神情。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覺靈魂量太少。」祈律很難解釋。
  容若走到鳳孝的身旁,「……靈魂量是少,但不是主因,我與衛鳳族長摸索一陣,才找到辦法。」
  「原因是什麼?」鳳孝像觀眾想請主角劇透。
  容若輕敲鳳孝的頭,說道:「看下去吧,衛鳳族長應該有記錄。」他牽著鳳孝的手向前行。
  祈律跟著鳳孝的步伐,發現大家都在前面等待他們。

分隔線

  下段記憶的開展,同樣是衛鳳和容若待在結界裝置,但從兩人較為對等的互動中,看出時光飛梭。
  「……怎樣都吸不過來,難道是銅雀沒開嗎?」衛鳳已經試過許多可能,不禁詢問最基礎的問題。
  容若看向結界裝置,凝重地說:「衛鳳族長,我有一個推論。」
  「說吧。」衛鳳說。
  「這個結界使裡面的靈魂不致飛散,但似乎會抵銷我的施術,讓我無法吸引靈魂前來。」容若說明。
  「抵銷施術……怎麼說?」衛鳳問。
  「再少量的靈魂也有辦法呼喚,但我喚不到她,一開始我以為是實力問題,但我想可能根本沒傳過去。」容若回應。
  「我有看到你的仙氣在結界內流動,會傳不過去嗎?」衛鳳不解。
  「我推測可能是被吸收了。」容若嚴肅地說。
  他隨意釋放仙氣,試圖穿透結界,但微弱的力量無法突破結界,在結界外圍游移。未久,這股仙氣慢慢消失,看似從未存在。這種結界術與他學習的系統不同,所以他沒發現力量是遭吸收而非反彈,一直沒發現異狀。
  「……原來如此。」衛鳳確認仙氣的消失形式後,認同容若所言。
  「衛鳳族長,可以請妳暫時解開結界嗎?」容若問。
  「這樣靈魂不會散逸嗎?」衛鳳必須確認此事。
  「如果靈魂有被吸引入銅雀,就沒有問題。」容若堅定地說。
  「……你確定?」衛鳳再度確認。
  一旦失敗,造成靈魂散逸的話,後果將不堪設想。
  「……確定。」容若沉重點了頭。
  衛鳳思忖些時間,走到結界裝置旁,「……我暫時解開,你一定要接到才行,因為我不會施結界術。」
  「必要時,我會先補結界術。」容若帶上數枚玉戒指,肩負的不止是衛鳳的期待。
  他先在身旁施展數種簡易結界,只消幾秒就能建構成較大的結界,因應各種情況保存靈魂。
  衛鳳見容若準備充分,手握結界裝置,予以回應:「好,聽你的。」
  「去!」
  容若釋放仙氣吸引靈魂,一開始沒有反應,但隨衛鳳將結界裝置關上,暫時消除結界後,開始有些動靜。
  結界不會馬上消除,但清楚可見靈魂受到阻礙而難以移動,遲遲進不入銅雀內。
  「怎麼回事?」衛鳳很難判斷靈魂是散逸還是被吸引。
  「衛鳳族長,不要重開結界,我會想辦法吸引靈魂進去!」容若出聲制止。
  他額間冒出斗大的汗水,顯然被強大的力量所阻止。他仍持續釋放穩定的仙氣,連接靈魂通往銅雀的通道。
  「嗯……」衛鳳即使憂慮,也僅能在一旁為容若加油。
  隨著結界完全消除,容若所施的力量越來越小,終於順利將靈魂牢牢吸入銅雀內,並以封閉咒術保護其不受外界的干擾。
  「呼……」容若移動銅雀,確保靈魂不會外洩,才敢喘一口氣。
  「這樣就可以了嗎?」衛鳳憂心地問。
  「衛鳳族長,銅雀給妳。」容若將銅雀交給衛鳳。
  衛鳳甫拿到銅雀,銅雀森嚴的防禦機制立即卸下,純淨的靈魂就在銅雀內部休憩。
  「太好了……」她心上的大石頭終於放了下來。
  容若收起簡易結界,有感而發:「原來結界術與容器之術會互相排斥,我上了一課。」
  「有這個道理嗎?」衛鳳擦拭銅雀。
  容若僅靠近銅雀,立即觸發其內部的防禦機制,而提出另一種假設:「也可能因為我的仙氣是外來的力量,被當成敵人排除了。」
  衛鳳不通此學,僅知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既然這樣,我就重啟結界術了。」她重新開啟結界裝置。
  結界裝置重新啟動,原本消解的結界再度凝聚起來,漸漸恢復最初的樣貌。
  「這個結界不是族長設置的嗎?」容若對此機制頗為好奇。
  「我不會結界術,這是主人放的。」衛鳳搖了頭。
  容若皺眉問:「主人?是指……不,當我沒說吧。」他突然想起有些事情可能不適合詢問。
  「你真的很乖耶,我說不要問就不會問。我的主人跟這個靈魂感情很好,所以我才會將她放在這裡。」衛鳳啞然失笑。
  與容若相處日久,衛鳳相信他的為人,不再處處防備。
  看到衛鳳親切的微笑後,容若稍微偏過臉,眼神卻一直放在她身上。
  衛鳳想和容若說些什麼,發現平常都在談正事,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她尚在尋求話題時,眼神就和容若對上了。
  「……」容若望著衛鳳,不語。
  衛鳳遲疑些時間,尷尬地說:「……事情大功告成,我想你可以回去報告了。」
  「衛鳳族長,感謝妳這段時間的教導。」容若致謝。
  「教導說不上,結界與容器我都不會,反而是你教了我許多。」衛鳳苦笑以對。
  容若連忙說明:「……是因為妳願意給我時間嘗試。」他很高興首次出任務就遇到這麼好的機會。
  衛鳳於腦內尋覓話題,想著想著似乎就得送走容若,突然冒出一句話:「我為你開場宴會,明天你就啟程吧。」
  「……好。」容若很難解釋內心的感受。
  衛鳳發覺容若的神情有些受傷,趕緊補充:「也許……之後有什麼事情還可以請你過來幫忙。」
  容若觀察衛鳳神情,微笑回應:「如果師父許可,我很願意。」
  「我只聽過木神的名號,還沒看過他,有機會的話……我應該去東方大地看看。」衛鳳略帶羞怯。
  「東方大地是植物之國,鳥兒也很多,我想衛鳳族長會喜歡的。」容若很願意做引路人。
  衛鳳開心地說:「我的義父在東方大地喔,大戰期間太忙忘了,戰後也沒聯繫他……」她說著說著,神情越來越消沉,最後哀傷地說:「啊,算了。」
  「……衛鳳族長?」容若對衛鳳突然的情緒變化很在意。
  衛鳳不讓容若擔心,說道:「沒事,你先休息吧,我叫鸚鵡妹子準備。」
  容若知道衛鳳的性格,僅是回應:「……好。」
  這段記憶慢慢結束,下條通道逐漸成形。
  「……為什麼我覺得好難過?」鳳孝眼眶微紅,內心苦澀難熬,卻不知如何說明感受。
  隨著涉入越深,鳳孝受衛鳳的記憶影響越大,她隱隱與衛鳳的心思有些連接,卻依然有很多的不明白。
  「鳳孝……」祈律出言安撫。
  「衛鳳族長的心情,傳達到我這裡了……她的義父,還有棠晞是她的誰?」鳳孝問著沒人回答得了的問題。
  「我不知道,因為衛鳳族長沒跟我說。」容若愛莫能助。
  「……」鳳孝沉重點了頭。
  她肯定容若沒有說謊,有所隱瞞的其實是衛鳳。
  祈律卻知衛鳳的顧慮。
  「(衛鳳是逢律的義女……這時候的她似乎不知道逢律出事了,只是擔心他知道晞兒的事情會很難過。)」祈律不禁疑惑:「(句芒……你知道晞兒出事了,但你的態度為何是那樣?是因為我問晞兒是誰你不知如何解釋,還是你害怕讓我知道晞兒靈魂不足的事情?顯然,你也沒跟衛鳳提起逢律出事了……)」
  「(句芒……還有他……)」他對銅雀之事始終耿耿於懷。
  羅敷見祈律等人心情沉重,關懷問道:「……你們還好嗎?」
  「後面似乎還有記憶。」耕父提醒。
  「到下一段了,但……」伶葉以眼神尋求容若的想法。
  「接著的事,我一定要知道。」容若態度堅決,率先前進。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