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二回。

樂子喵 | 2021-12-31 10:04:28 | 巴幣 102 | 人氣 158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天柱高聳穿雲層,水琉球內藏魂靈。
棠晞談及當年事,萬般無奈心一橫。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離開幻夢迷陣,率先看到的是高聳入雲的天柱。
  這裡的氣氛莊嚴肅穆,與方才的荒涼悲戚不太一樣,卻難說出原由。
  「這裡跟剛才的感覺不太一樣,我們有走這麼遠嗎?」羅敷不禁懷疑又踏入新的迷陣。
  「待在迷陣裡,應該不會移動才對。」耕父也很迷惑。
  「原本的結界被破解,現在才是真正的不周山。」容若看出了端倪。
  「(……假意捲入迷陣,趁機尋找破解結界的方法,能夠迅速破解壽的結界,在場也只有他了。)」
  祈律思忖未久,不遠方的少昊帶著笑意走到眾人的面前。
  「你們出來了,看來都沒事。」少昊自信的神態中,顯示對眾人實力的信任。
  「尊者也無恙。」伶葉道。
  鳳孝眼神一斂,明顯感受到異常,迅速前行,走到一座山前。
  那座山的規格與樣態都很普通,底下流過一條河,即是靜心河的源頭。一般源頭總從山間冰川融化而成,但靜心河從地底下突然冒出,也沒有相應的其他河道,從此可見靜心河並非天然河流,而是被共工創造出來的。
  她比著山,激動地說:「我感受到了……棠晞大人的靈魂就在這座山下。」
  「嗯,剛才是被結界遮掩,其實就在不遠處。」少昊貼心解釋。
  祈律神情嚴肅,疑惑地問:「山底下……我們要怎麼取出晞兒的靈魂?」他立即明白「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的意思,心情益發沉重。
  「棠晞小姐被壓在山下,還有密流保護,共工原意是要保護她的靈魂不受減損,但也變得很難取出。」少昊難得露出困擾的神情。
  「確實,我無法吸引靈魂過來。」容若釋放仙氣,完全傳不入山內。
  「即使是尊者也難以辦到嗎?」伶葉問。
  「我一人是不容易,但有人幫忙就沒問題。」少昊再強也沒有三頭六臂,亦難一心多用,生怕哪個環節出錯就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悲劇。
  祈律確認山勢,其非綿延的山峰,而是獨立的丘陵。其上有茂密的植物生長,下有密流通過,丘陵受到共工外力干擾而有改變,並非札實緊附於大地。
  他下達指示:「先將山丘抬起,再切斷密流,使用銅雀吸引靈魂。山間有植物,我可以請植物之靈幫忙,切斷密流交給己摯,解開密流內保存靈魂的術法給伶葉先生,至於吸引與接受靈魂就拜託容若先生與鳳孝了。」
  羅敷沒聽到自己的名字,懷疑地問:「祈律,那我和耕父要做什麼?」
  「植物撐起山的時候,請兩位前輩想辦法多爭取一些時間。」祈律不能保證如茵的綠草可以拉抬這座丘陵多久。
  耕父估算丘陵規模後,點頭回應:「瞭解。」
  少昊聽完祈律的發號施令後,咕噥著:「重兒的兩個徒弟都加先生,我卻是喊全名。」
  待在少昊身旁的鳳孝不以為然地說:「我也是全名啊。」
  祈律瞟了一眼少昊,冷聲警告:「……己摯,做好你應做的事情。」
  「嗯,沒問題。」少昊輕鬆回答。
  「(他的態度越是輕鬆接近輕浮,表示他想做的事情一定很難處理……但他想做什麼?)」少昊遲遲未說來意,重黎臨別的態度又太嚴謹,祈律卻不知他意欲何為,內心泛起些微不安。
  鳳孝對兩人的互動有些在意,但僅是笑著說:「哥哥,加油。」
  祈律自知現在不是探究少昊目的的時候,發散魔氣,先和植物之靈取得聯繫。
  「(植物之靈啊,可否請你們辛苦一下,暫時將山扛起來,好讓我取得晞兒的靈魂?拜託你們了。)」他將對棠晞的思念傳達於其中。
  植物之靈感受到祈律的祈求,緩緩將丘陵拉了起來,乍看就像丘陵浮起來了。綠草如螞蟻抬起大象般艱辛,隨時都可能倒下。
  「抬起來了……那我也要加油。」羅敷叫出小山,先撐住丘陵下四角,隨丘陵向上拉的高度而加高小山。
  此舉有助於綠草立基,但綠草的力量有限,耕父評估:「我鼓起全身的魔力,在下面撐著,你們要快!」他試著將丘陵高高舉起。
  「我拿小山協助你!」羅敷擔心耕父,又喚了幾座小山出來。
  耕父尚進不入丘陵下面,祈律屏氣凝神,指示:「呼……再高一點。」他必須再拉高些,人才進得去。
  耕父發覺祈律正喘著氣,擔心其一旦無力可能會讓丘陵直接墜落,大喝:「祈律,接著由我和羅敷做就好,你不要再耗氣了!」
  「沒錯,這種程度還不算什麼。」羅敷加高小山,目前尚在她的規畫內。
  「……有勞兩位前輩了。」祈律接受兩人的好意。
  當丘陵騰空到一程度,得以清楚看到隱藏於下方的密流,一顆如琉璃般高貴的水琉球就在裡面。水琉球不斷原地滾動,釋放大量的水源成為靜心河的源頭,又吸收自山間滲透而下的水源,周而復始,形成源源不絕的活水。
  少昊取出佩劍,由左手輔助右手橫豎劍身,開始運氣。
  「斷流斬!」
  他一揮劍,密流瞬間截成兩段,水琉球維持虛弱的空轉。
  一旦密流流通,水琉球就會被密流保護起來,伶葉把握一瞬的時機,迅速取得水琉球。
  水琉球觸感冰涼,不如表面所見堅硬,反似果凍般的軟韌,手指稍陷其中,但不影響內部。內部的靈魂閃爍著專屬於仙人的銀白光輝,在水琉球的襯托下,彷若高貴的藝術品。
  「……我確實拿到了!」伶葉牢牢將水琉球握在手中。
  鳳孝疾步至伶葉的身旁,甫接近水琉球,銅雀就產生極強的震動,乃說:「銅雀有震動……裡面是棠晞大人的靈魂。哥哥,你們可以將山放下了。」
  「兩位前輩請離開,我要放下山了。」祈律道。
  羅敷擔心耕父沒聽到,大聲呼喊:「耕父你快出來,不要被壓成肉餅了!」
  耕父努力從空隙中脫身而出,不忘抱怨:「……這種肉餅也、不、好、吃!」
  他一離開丘陵,羅敷慢慢取消小山,讓植物緩緩下降而不致猛然墜落,使丘陵回歸原有的模樣。
  容若運氣,指示道:「伶葉你慢慢破咒,我將靈魂導引進去。」
  祈律走到附近,疑惑地問:「……解得開嗎?」
  「這咒術頗強,是共工所為嗎?」伶葉試圖解咒但不順利,生怕施力太猛就會讓靈魂散逸。
  「是共工的力量,但以你的實力應該沒問題。」少昊收起佩劍。
  伶葉稍微加強力度,消解水琉球的表面。
  「慢慢破解就好,靈魂才不會飄散。」容若再度提醒。
  「棠晞大人……這是妳的靈魂,快點進入銅雀吧。」鳳孝有感銅雀的震幅越來越強,僅願一切順利。
  「(晞兒……我終於可以看到妳了嗎?)」祈律也於心內祈禱。
  伶葉集中一點消解,鑽出一個小洞,靈魂受容若的牽引朝銅雀而去。
  一般仙人過世後,肉體會迅速消解,靈魂則受謎之呼喚前往安息之地,等待轉世;不完整的靈魂無法受到呼喚,將在空氣中四散,與大地融合為一。
  容若模擬謎之呼喚的形式,使不完整的靈魂到特製的容器中休憩,當靈魂性質一致就會於容器內融合,恢復完整的靈魂。
  裊裊靈魂受銅雀所牽繫,整幕場景頗似上香舉辦肅穆的儀式。
  「原來這就是靈魂被吸進去的感覺。」羅敷開了眼界。
  「……白色的靈體,跟魔族是紫黑色的不同。」耕父有些好奇魔族的靈魂放在水琉球會是怎樣。
  容若見水琉球內的靈魂幾乎被導引而出,大喝一聲:「去!」
  他將剩下的靈魂一鼓灌入銅雀,瞬間水琉球失去保護的內容,化為地上的一灘水。
  靈魂的結合使銅雀發出耀眼的光芒,鳳孝將其放置於地面上。
  「以現在銅雀的仙氣,應該能讓棠晞大人短暫成形。」鳳孝說。
  銅雀即將發揮容器的功能,眾人引頸期盼奇蹟的到來。
  「這次真的是女媧大人了吧?」羅敷期待地問。
  「還能有幾次假的?」耕父苦笑道。
  「這次一定是棠晞大人。」鳳孝肯定地說。
  銅雀發著光芒,原本鳥形逐漸拉高拉長,正在形塑一個新的外表。
  一切的發展符合容若的期待,他仍面露愁容,擔憂地說:「如果女媧大人以銅雀為容器,不知是否會有記憶喪失的問題。」
  「這點不用擔心。鳳孝以銅雀使用換身之術,得以保存記憶的關鍵,就是晞兒的能力。」祈律微笑回答。
  「那就好,喪失記憶對於身旁的人是很難受的。」容若鬆了一口氣。
  鳳孝瞄了容若一眼,狐疑問了:「……所以你希望我有衛鳳的記憶?」
  容若輕敲鳳孝的頭,溫柔地說:「妳若每次進入剛死的肉體內都會喪失記憶,會很難熬。」
  祈律望著兩人自然流露的情意,順勢將內心的決定說了出口:「以後……鳳孝不必再換肉體了。」他有轉柔語調,但希望自己的神情不要看起來很冷凝。
  「……哥哥准許我使用這個肉體了?」鳳孝難得露出膽怯的神情。
  祈律堅定點了頭,確切說著:「嗯,請妳好好善待她。」
  他不忘以眼神尋求容若的答覆。容若握住鳳孝的手,表達負責到底的意志。
  少昊見狀,露出欣慰的微笑。
  銅雀轉化為人形,是一名高苗條的女子姿態,正是祈律魂牽夢縈的那道身影。
  光芒褪去,棠晞現身於眾人的面前。
  祈律走向前,對著尚不解情形的棠晞說了:「晞兒,妳還記得我嗎?我是在夢中跟妳相會的祈律。」
  少昊退到鳳孝的身後,但兩人身高的差距,就似大象躲在灌木叢後,反而更加醒目。
  鳳孝轉過身,對他露出費解的神情。
  棠晞端視祈律的容貌,聆聽他的聲音,疑惑地問:「律哥……是名為祈律的律哥嗎?」
  祈律聽到棠晞的聲音,眼內盡是苦盡甘來的柔情,欣慰講著:「我夢裡的女子真的是妳,我依約前來了。」
  棠晞對祈律點頭,看向不遠方的鳳孝,笑著說:「……我很高興,還看到了名為鳳孝的衛鳳。」
  她透過銅雀長期與鳳孝相處,兩人雖未謀面,但熟稔彼此的氣息。
  衛鳳與棠晞情同母女,但鳳孝有隔了一層的感覺,害羞地說:「啊……棠晞大人妳好。」
  棠晞不意外鳳孝的反應,微微一笑,讓鳳孝安心。她比對祈律與鳳孝的容貌,好奇地問:「你們長得很像,是兄妹媽?」
  「鳳孝使用的肉體原本是我的妹妹祈音,所以我們是兄妹。」祈律解釋。
  棠晞沉思些時間,意味深長問著:「你們從父女變成兄妹了……那我要當什麼?」她的心情有些複雜。
  「如果妳願意,請繼續成為我的妻子。」祈律以羞澀的笑容說了這句話。
  眼前的祈律既有熟悉如逢律的溫和姿態,又有專屬於祈律的青年羞澀感,棠晞內心一暖,「律哥……」
  兩人含情脈脈互望彼此,時間彷若靜止,只欠眾人灑花慶祝。
  原本一見棠晞目光就立刻躲避的少昊,從容若的身後走了過來,輕咳一聲:「很抱歉打斷難得的夫妻團聚,但我有事情要先問。」
  棠晞瞪了少昊一眼,冷聲道:「……你也在啊。」她早已察覺少昊的氣息,只是懶得理會。
  「不要這麼冷漠,我是要做重要的事情。」少昊無奈地說。
  雖然現在的情境十分幸福,但祈律想起壽憤恨的神情,收斂笑意而問:「晞兒……妳跟壽之間怎麼了?」
  「律哥,你遇到壽了嗎?」棠晞神情一凝。
  「嗯,剛才壽喬裝成妳,語氣卻對妳滿懷恨意。」祈律回應。
  「……」棠晞未語。
  少昊揮了手,說道:「祈律,這件事晚些再談,我要做的事情就在這裡。」
  祈律不禁瞟了少昊一眼,冷聲道:「……你說。」
  「不周山的天柱似乎不是很牢固,我目前只看到三根柱子,還有一根在哪裡?」少昊認為當事人應該清楚。
  「……不牢固?是說會垮嗎?」羅敷一驚。
  「看起來還好。」耕父也不解。
  「我有聽過這則傳聞,但不被證實是空穴來風了嗎?」容若疑惑地問。
  「我是半信半疑,但我到了這裡,確定天柱是不穩固。」少昊很難解釋不穩固的意思,因為他不能打一拳在天柱上。
  祈律走到天柱旁,觀察其材質,說道:「這是特製的黏土,應該很穩固。」
  鳳孝不懂天柱的材質,試著用指甲摳摳看,連灰屑都沒飄落;但她確實不敢以其他方式試驗。
  棠晞向遙遠的彼方看了過去,平靜地說:「……我帶你們過去。」

分隔線

  棠晞帶領眾人到不周山的末端,第四根天柱就佇立於此。
  「這根天柱……確實比較短,而且不像黏土。」伶葉道。
  少昊摸了天柱,是粗糙有鱗的觸感,直覺地問:「這是……動物的腳?」
  「這……」鳳孝擅長瞬間反應,竟也呆滯難言,可見此事造成的震撼。
  「鳳孝,妳怎麼了?」容若擔憂地問。
  「(……這是!!)」祈律的內心震撼不比鳳孝來得輕。
  羅敷發覺祈律和鳳孝有異,關懷問了:「祈律、鳳小妹,你們的反應怎麼這麼奇怪?」
  祈律沒有回應羅敷的關懷,看向棠晞,激昂地問:「晞兒,這是壽的腳嗎!」
  「是的。」棠晞肅穆地回復。
  鳳孝神情哀戚,痛苦地說:「所以現在……支撐鳳族棲地的……只剩……」她為之哽咽,說不出後面的話。
  少昊聽懂了,但他基於謹慎再確認一次:「你們說這是那位壽小姐的……腳?」
  一般動物的腳哪有可能如此高大?即便是修練有成的鵬鳥,都未必有此體積。少昊難免懷疑。
  棠晞吐了一口氣,冷靜地說:「壽是冥靈族,我在湊不齊天柱的材料後……想到了她。」
  「所以,當年攻擊妳的人就是壽嗎?」祈律沉痛地問。
  「是的,她有這麼做的理由。」此事換作是棠晞,她也絕對與傷害她的人玉石俱焚。
  「棠晞大人……」鳳孝的內心苦澀難耐。
  沒有天柱支撐,天就會垮下來,不僅天界崩滅,在其下方的人界、魔界都會一起毀滅;斬斷活物的腳充當天柱,絕不符合人情,但在沒有相應的材料,又必須於最短時間內決策,棠晞選擇了此舉。
  棠晞靜默不語,接受在場眾人複雜的目光。
  少昊同感沉重,但他身為決策者,很多事情難求十全十美,與其一味苛責過去,不如想辦法解決,「這根天柱雖然較短,經過固化應該就夠穩固了。」
  「己摯,你是來強化天柱的嗎?」祈律問。
  「嗯,我說過我會承擔一切的後果。」少昊的眼神都放在天柱上。
  冥靈族的腳相當堅硬,但活物有腐爛的問題,且何種金屬適合充當天柱,都是他要思考的部分。
  棠晞搖了頭,說出殘酷的事實:「……固化這根天柱沒有用,因為真正的支撐點不在這裡。」
  「……什麼意思?」少昊疑惑看向棠晞。
  壽以意象體出現於眾人的面前,妲己隨侍於側。壽看著棠晞,神情憤恨但不如方才來得激動,她沉澱心情後才選擇現身。
  「……妳終於出來了。」壽盡可能壓抑憤怒的情緒。
  「……」棠晞不語,接受壽的敵意視線。
  「不說話就可以彌平妳對吾所做的事情嗎?」壽冷冷地說。
  棠晞不打算辯駁,因為她知道任何表達都無法挽回悲劇。
  祈律試著說句話:「壽,我剛才得知妳的腳……」他心情低落,說不出後續的話。
  「吾的腳?吾犧牲的豈只有腳……」壽淒涼的眼神讓人心酸。
  「壽大人……」妲己關懷壽的狀況,就怕壽再受過大的刺激。
  「晞兒,妳可以跟我說清楚嗎?」祈律嚴肅地問。
  壽不打算聽棠晞解釋,直接打斷:「不用她說,吾讓你們親自來看。」
  「……親自來看?」祈律不懂。
  「吾的本體在哪裡,你們應該很清楚,就約在那裡見吧。」壽說。
  鳳孝神情一凝,透澈的雙眸已經猜得了八九分。
  「到時候,吾再來聽你的回應……」壽留下了這句情意深長的話語,即使祈律尚不明事態的發展。
  「壽大人,這樣太危險了。」妲己驚呼。
  壽望著長久思念的祈律,苦澀一笑:「……無所謂了。」
  壽打消意象體,連同帶走了妲己,僅是為了傳達這些話。
  「她的本體在哪裡?」這是少昊最關心的事情。
  「……在鳳族棲地之上,衛鳳也不曾去過。」鳳孝輕嘆一口氣。
  經鳳孝提醒,祈律不禁問:「晞兒,妳說真正的支撐點……」
  「就在那裡。」棠晞點了頭。
  少昊重新凝視壽的腳,推想冥靈族的體積,總是堅韌常保餘裕的雙眸,染上了些陰鬱。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
骯,新年快樂 今年也創作辛苦了[e34]
2021-12-31 10:20:50
樂子喵
謝謝,明年還會繼續創作的~
2021-12-31 10:46:2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