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終章。

樂子喵 | 2022-01-21 10:19:06 | 巴幣 102 | 人氣 85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邊境城中話離別,眾人各奔東南西。
牽手愛妻重持墾,摯願藤花再香襲。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眾人在黑夜中回到邊境城,暫且留宿一晚。
  祝融命人為眾人洗塵,並要其告知來龍去脈。鳳孝拿起茶,娓娓道來,最後說道:「……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祝融撐著臉頰,倔強地說:「西帝還是選擇這條路,跟尊者推論得差不多。」
  祈律以敵意的雙眸盯著祝融。
  祝融眼睛瞇成一條線,不滿地問:「……你的眼神怎麼回事,跟我有仇?」
  「是你將摯兄的下落報告給那個人吧?」祈律質問。
  祝融攤了手,輕鬆回應:「這是我家的事,我要報告給尊者很正常啊。」
  祈律不高興,但祝融所言堵得他啞口無言。
  「哥哥似乎很不喜歡你家的尊者。」鳳孝悄悄地問。
  「無所謂,他的仇家還嫌少嗎?」祝融完全不意外。
  此時,正與瓏羽論事的容若、伶葉那邊發出巨大的聲響。
  「我、知、道、了、啦,遇到鳥王就知道沒好事!」瓏羽不顧形象大吼了一句。
  「雲憩山很空曠,鳥兒一同生活很愜意。」容若苦笑以對。
  瓏羽雙眼瞪大,吃驚地問:「愜、愜意?他們很吵,整天吱吱喳喳的。」
  「有嗎?我們只是喜歡唱歌!」
  「喔~寶貝妳真可愛,笑容融化了我的心,喔~我感到雀躍,不由自主……」
  鸚鵡們不接受瓏羽的指控,唱起專屬於牠們的歌,整個場面瞬間熱鬧許多。
  瓏羽摀著耳朵,勸阻道:「夠了……不要再唱這種一點格調都沒有的歌了。」美麗的他已感覺未來沒有希望了。
  鸚鵡小櫻觀察瓏羽的外貌後,發表評論:「雖然你長得沒有重黎大人帥,也有點娘,但還不錯啦。」
  「以後住在雲憩山,就多多指教啦~」鸚鵡小嫵感謝瓏羽給他們一個新家。
  瓏羽對鸚鵡素無好感,但鸚鵡妹子長得很可愛,他不禁說了:「好……看到妹子還算多的分上,暫時不計較。」
  祈律暫且放下個人恩怨,向耕父、羅敷搭話。
  「兩位前輩,銀湖村是從這邊再往南走嗎?」祈律想知道相對位置。
  「應該是往西南,下去再看吧。」羅敷也不確定。
  「幸好有人帶路,不然很難離開這裡。」耕父不想再經歷困難的上天之旅。
  祈律偷覷祝融,撇去他和祝融的尊者之間恩怨,他承認祝融是名爽朗的好人。他不禁說:「魔族與仙人……經過這段旅程,似乎沒有想像中壁壘分明。」
  「是啊,都一樣有七情六慾,只是仙人比較壓抑。」羅敷同意。
  「……或說是比較做作。」耕父吐了槽。
  聽到耕父的說法,祈律辯駁道:「摯兄很率性,我以前也不做作,晞兒距離就更遠了。」
  他想到少昊,落寞之情又襲上心頭。
  「祈律,關於西帝的事情……我覺得你不用想太多,一定沒事的。」羅敷安慰地說。
  「聽祝融的語氣,他的尊者似乎不會加害西帝。」耕父一同加入安慰的行列。
  祈律如何將內心複雜的情緒說出口?僅能嘆口氣:「我知道……只是,算了。」
  鳳孝輕吐一口氣,說道:「哥哥,今晚好好休息吧,被句芒看到你憂心的神情,他會擔心的。」
  「謝謝你們。」祈律苦笑致意。

分隔線

  隔日清晨,眾人結束共同的旅程,即將各奔東西。
  「祝融說要帶我們往銀湖村的方向,我們就先走了。」羅敷說。
  「祈律,你說會來作客,就一定要來啊。」耕父不容許祈律賴掉了。
  羅敷插著腰,信心滿滿地說:「我會跟老弟說你們的事情,不用擔心他對你們不利。」
  「我知道了,兩位前輩。」祈律苦笑以對。
  「之後要準備美酒給我喔。」鳳孝不忘索取承諾。
  「沒問題!」羅敷笑著接受了。
  祝融見眾人話說得差不多,說道:「好啦,我就帶你們走,順便巡巡那邊。」他每分每秒都是很珍貴的。
  瓏羽走到羅敷的身旁,盛情邀請:「美人,以後也可以到雲憩山作客。」
  他一說完話,鸚鵡們發出推波助瀾的歌聲,他立即皺起眉頭,狠瞪那群不適風趣的鸚鵡。
  「哈哈,那邊肯定很熱鬧了。」羅敷有些同情瓏羽。
  「……你先管好那群鸚鵡再說。」耕父僅希望瓏羽不要再糾纏羅敷。
  眾人揮手道別,耕父等人隨祝融的步伐遠去,越來越看不到其身影。
  祈律看向鳳孝,想起尚未詢問的事情:「鳳孝,妳要去哪裡溜達?」
  「我想先留在這附近。」鳳孝回應。
  「長途旅程需要先安排景點。」容若回應。
  祈律的目光順著兩人一輪,冷靜問了:「……鳳孝,妳沒有事情隱瞞我吧?」
  「沒、沒有喔。」鳳孝急忙否認。
  經過一夜充足睡眠的祈律,情緒平復許多,得以專注於鳳孝和容若的異狀。不過,他盯著兩人尷尬的神情,不堅持追問,敷衍說道:「好吧,之後再會了。」
  鳳孝揮手,「再會囉,之後我會去找你們的。」
  容若看向伶葉,微笑表示:「伶葉,請代我向師父問好。」
  「我知道,師兄。」伶葉道。
  祈律和伶葉往東方大地的方向前進,留下鳳孝和容若。
  兩人確定大家都離開後,才露出警戒的神情。
  「鳳孝,妲己留下什麼訊息給妳了?」容若嚴肅地問。
  「……她跟我說,現在的金神是假的,真正的金神被埋在土裡了。」鳳孝試著以平靜的態度說明一件大事。
  容若難掩驚訝,問道:「此事當真?」
  鳳孝撫著唇,分析道:「我也不知道她說真的還是說假的,如果是假的頂多白忙一場,但若是真的……」
  「……還有其他的提示嗎?」僅憑一句話,容若不好推斷。
  鳳孝攤了手,無奈表示:「沒有了,她打算讓我找一陣子。」
  「這是嚴重的事情,我們得趕緊找出來。」容若正色以對。
  「得在大家發現金神是假的之前,把真的挖出來才行。」鳳孝搔著頭。
  「先去調查最近金神的情報。」容若提出直覺的辦法。
  鳳孝用力點了頭,喃喃著:「金神啊……不謹慎不行呢。」
  最直接的辦法莫過於詢問現在的金神是不是真的,但這怎麼可能成功呢?事情越是棘手,就越有挑戰性--尤其對總是進行腦力激盪的兩人而言更是如此。
  「鳳孝,看來這趟旅程很有目標了。」容若道。
  「是啊~」鳳孝幹勁滿滿,隨時都能行動。
  兩人推演盤算,籌劃方針,執行秘密的任務。
  這就是兩人的相處之道。

分隔線

  祈律和伶葉同行,在夢華池時,伶葉停下了腳步。
  「祈律先生,我們先在此別過。」伶葉道。
  「這裡才夢華池而已。」祈律疑惑地說。
  伶葉羞赧一笑:「我突然想起應該先去那邊,晚些再和師父報告。」
  「……是去找像你孩子的那一位嗎?」祈律恍然大悟。
  「……是。」伶葉遲疑了數秒。
  「你走吧,我先過去。」祈律點了頭。
  伶葉帶著微笑,腳步稍快離開了。
  祈律望著伶葉的背影,喃喃著:「孩子……真令人懷念。」
  他撫著銅雀,想起他和棠晞迎接新生命時的喜悅。那時,他才真正感受自己即將成為一名父親,行事不能再以自我想法為依歸。
  在銅雀內的棠晞察覺到祈律的心情,現身回應:「應該是很可愛的孩子吧。」
  「晞兒,妳醒來了?」祈律本想讓棠晞再多休息些。
  「我也想見你們所說的木神。」
  棠晞望著夢華池的幽美景致,思索著管領此地的木神,應該是名值得信賴的人物。
  棠晞的微笑使祈律安心,他笑著說:「我帶妳去。」

分隔線

  句芒守在椿姿旁,等待祈律和棠晞的蒞臨。
  「句芒大人。」祈律道。
  句芒眉頭微皺,更正道:「『大人』二字,請去掉。」
  當祈律獲取逢律所有的記憶後,句芒不再能接受他的尊稱。
  句芒的反應在祈律的想定範圍內,他放鬆神情,說道:「重……我可以這麼稱呼你嗎?」
  句芒眼睛微睜,平穩回應:「……吾很樂意。」
  棠晞聽得此語後,有感而發:「重……句芒……原來是同一人。」
  「嗯……重接受『處刑』後,將自己融入於椿姿內,成為現在句芒的姿態。」祈律順勢解釋。
  棠晞與句芒是初次見面,但她從魚雁往返中,聽聞不少趣事,得知重是積極的青年,還有孩子般的純真性格,對重擁有不錯的印象。
  「我是棠晞,是律哥的妻子,感謝你對東方大地的付出。」她向句芒鞠躬致意。
  句芒微微傾身,誠摯地說:「棠晞大人,吾很高興見到您。」
  「重,剛才伶葉去找他的孩子了,晚些才會回來。」祈律順道報告。
  「吾知道他去哪裡。」句芒態度如常。
  祈律遲疑些時間,沉重地說:「摯兄的事情……」
  「……吾也知道他在哪裡。」句芒的語氣沉了些。
  祈律想得到,句芒更是沒問題,兩人的心情都很消沉。不過,兩人皆知顓頊不會傷害少昊,勉強平復心情。
  句芒讓出通道,說了:「請兩位到華胥之樞,那邊的植物都很想念您們。」
  祈律牽住棠晞的手,欣喜說道:「晞兒,我帶妳去看。」
  「嗯……」棠晞點了頭,終於踏入長久的嚮往之地。
  句芒目送兩人離去,佇立於原地,似乎有所等待。

分隔線

  祈律和棠晞通過華惇橋,抵達華胥之樞。
  「晞兒,這裡就是華胥之樞,也就是逢律以前工作的地方。」祈律伸出右手介紹,試圖獲得棠晞的認同。
  棠晞瀏覽一圈,嚴謹評論:「雖然藤花石化了,但植物生長得還不錯。」
  她伸出手,發出鳥兒的啾啾聲,便有數隻小鳥停在她的手指上。
  「鳥兒也很多,喜歡嗎?」當年逢律也在此付出很多的心力。
  棠晞梳理鳥兒的羽毛,愛憐地說:「喜歡。」
  「魔化的增幅之力對仙草的成效有限,只好回歸最初的作法了。」祈律苦笑道。
  雖然大部分的仙草不排斥魔氣版增幅之力,但對其生長幫助有限,他僅能以此作為溝通手段。
  「我會幫你的,律哥。」棠晞不打算做名旁觀者。
  祈律走到天然地脈的附近,此處長年湧出豐厚的仙氣,最適合休養生息。「要幫我之前,妳可要先休息一會了。」
  「嗯……就讓我先看你工作吧。」棠晞跪坐於地脈上,承認現在的她還很疲倦。
  「晞兒,希望能早點吃到妳為我準備的飯菜。」祈律鼓勵地說。
  「現在的你還跟以前一樣不太吃薤嗎?」棠晞呵呵笑著。
  「……我會吃的。」祈律語調稍微一沉。
  棠晞望著祈律彆扭裝成熟的姿態,想起往昔逢律總挑掉薤,逼得她醃製不了美味的薤料理,深刻感受兩人的不同。她期待祈律真的會吃進去。
  鳥兒正在啄食果實,她輕嘆一口氣:「可惜鳳孝與容若沒來,不然就能請他們幫忙了。」
  祈律挽起袖子,笑說:「再讓他們逃避一會,之後他們逃不掉的。」
  他的女兒(或說妹妹)在他不知道的時候結婚了,他很想觀察容若是怎樣的人物。換個角度來說,容若是他栽種的植物之一,其實也算是他的孩子。
  說來說去,他就是錯過孩子成長的重要一刻,試圖以其他的方式彌補回來。
  「看到你與鳳孝相處和睦,我就很高興。」棠晞欣慰地說。
  以前,衛鳳與她較親近,衛鳳總言逢律嚴肅不好接近,同為鳳族的兩人距離反而遠。現在,鳳孝和祈律相處自然融洽,實比當年的衛鳳和逢律好多了。
  「透過這趟旅程,我不僅能與妳長相廝守,還獲得珍貴的親友,我該知足了。」祈律的笑容難掩苦澀,但他盡量排解了。
  他瞭解魔化的原因,也成功化解了衝突,更對魔氣有更深的體會。即使在意失去純清之氣,他依然感謝擁有這段新的人生。
  棠晞何嘗不是如此?她擁抱祈律,安穩說著:「律哥……」
  祈律抱住棠晞,實現久違的長遠心願。
  兩人原本各自為一族之長,凡事都以部族為先,結為連理仍以部族事務為主,鮮少真正放鬆過著屬於兩人的生活。如今,透過這次重生,他們得以享受恬靜的美好生活。
  鳥兒於樹梢上歌唱,為兩人獻上最真摯的祝福……

分隔線

  伶葉神情如常,但他的眼神放柔許多,回到句芒的身旁。
  「師父。」伶葉道。
  句芒沒有轉過身,僅問:「伶葉,你在鳳族棲地中看到屏障後,黃昏是否漫長?」
  「是的。」伶葉回應。
  「他們都去了,『他』……沒有去嗎?」句芒神情凝重。
  「師父,請問您所言的『他』是誰?」伶葉不解地問。
  句芒覷了伶葉一眼,問起:「伶葉,你說想當金神的屬官嗎?」
  伶葉出生於東方大地,受句芒照顧,即入戶東方大地,享受其所有權利與責任。除了不屬於任何大地等特殊情形,一般仙人很少脫離原戶籍,就算到外地工作也不必移籍。然而,要成為一方的屬官,就必須轉移戶籍。
  此舉,不僅容易被東方大地的人解讀為背叛師門,西方大地的人也未必接納外來者,伶葉的處境可想會相當為難。
  伶葉必須鼓起極大的勇氣,才敢向句芒提出此請求。
  「……是的。」伶葉審慎回復。
  「吾准許你,之後吾會寫信給蓐收,請他接納你。」句芒道。
  「師父……謝謝您。」伶葉激昂地說。
  句芒望著伶葉的神情,不忘叮囑:「你很寵愛樓澈,但莫成溺愛。」
  身為伶葉的師父,自是知曉伶葉亟欲成為金神屬官的原因,他終究擋不住伶葉想要照顧樓澈的心情。
  「我知道。」伶葉平穩回答。
  句芒的眼底蘊藏各式情緒,他手撫椿姿,唯有其能瞭解他所有的想法。
  伶葉不明白句芒的心情,僅知未來能與樓澈長期相處,揚起和藹的微笑。
全文終。

附註:
  《天界新語.懷鳳錄》的本篇故事到此完結,感謝看倌的長久支持。下回更新人物介紹和後記,之後還有補遺,敬請期待。
  欲知紫丞與樓澈的故事的看倌,請遊玩《幻想三國誌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