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十五回。

樂子喵 | 2022-01-14 09:54:53 | 巴幣 100 | 人氣 84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強迫融合疼入髓,強硬信念護心坎。
百般嘗試終無奈,強忍悲痛成心願。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階梯的終點,入眼先見椿姿的樹冠,壽的身軀與椿姿幾乎融合,她面色蒼白,身旁有仙氣的波動,但樹枝幾乎腐爛,內裡也有空洞的危機。
  羅敷直接掩鼻,懷疑地問:「好臭的味道,這是植物腐爛的味道嗎?」她覺得跟荒流河的腥臭之水有得比。
  「沒想到植物也會發出如腐肉爛掉的味道。」耕父也捏住鼻子。
  祈律聞出腐臭味的來源,哀戚說道:「……這不完全是植物腐爛的味道。」
  伶葉感慨地說:「連長壽的椿姿都要枯萎了……」他從植物化靈,看到長壽的椿姿將死之刻,著實深受震撼。
  「她與椿姿幾乎融合,但又不是真的融合,互斥相當嚴重。」容若沉重地說。
  「這是強迫融合,才會變成這樣。」少昊敬佩壽竟做到這一程度。
  棠晞感應環繞於壽身旁的仙氣,疑惑問著:「壽身旁的仙氣不是壽的,那種感覺似曾相識。」
  「……似曾相識?」鳳孝以為那是壽的仙氣,正有懷念的滋味,聽棠晞此言而困惑起來。
  祈律走向前,對於陷入休眠的壽說著:「……壽,我來了。」
  壽緩緩睜眼,從休眠轉為啟動,腐臭之味四散,更令人作噁。
  「逢律大人……你來了。」壽虛弱地說。
  「我是祈律。」祈律更正稱呼。
  「嗯……」壽點了頭,以期待的雙眸望著祈律。
  祈律撫摸椿姿的枝幹,確認其腐壞程度,評估道:「妳選擇與椿姿融合了……雖然椿姿的枝幹已經腐爛,但割除後重新投藥,也許還有辦法治癒。」
  「你現在是濁氣,還有辦法對仙木使用增幅之力嗎?」壽懷疑地問。
  「使用藥物就不必考慮增幅之力了。」祈律已有想到此點。
  壽哀愁地說:「即使你治得好椿姿,也治不了吾……吾不是植物。」她的傷口已非投藥就能治好的程度。
  「……重新實行一次融合之術呢?」少昊發表想法。
  壽聽到少昊的聲音,激昂說道:「老賊……你也到這裡了!」她咳了幾聲。
  少昊因壽的情況很不樂觀而臉色一沉。
  「壽,我與己摯的事暫且擱置。重點是,怎麼再實行融合?」祈律平穩壽的情緒。
  「逢律大人……」壽委屈接受祈律的說法。
  「融合不完全必須切開再來一次,但以兩者都很虛弱的情況下,連切開都有危險。」棠晞沉思。
  「還不是妳逼吾非得如此!咳咳……」壽因情緒激動又猛咳了幾下。
  鳳孝走到椿姿的旁邊輕撫著,就像為壽拍拍背。
  「我有辦法,但當場喪命或失去記憶的風險很高。」少昊聲音放小,盡量不刺激到壽。
  「處刑……嗎。」祈律透過重的記憶而知曉此事。
  「……處刑?聽起來就很可怕。」鳳孝皺起眉。
  壽聞之大怒:「那是什麼?你是要殺了吾吧!」
  「……也算是。」少昊正色以對。
  「(重在處刑中活了下來,但也失去大部分的記憶,以壽這麼虛弱,撐得住嗎?)」祈律必須猶豫。
  棠晞回歸祈律的說法,詢問:「律哥,割除腐爛的部分,就有辦法讓椿姿活起來嗎?」
  「主要問題在於壽的仙氣染了魔氣,妲己又長期施用邪術,都對椿姿造成很大的傷害。」祈律得切開內裡才知道椿姿是否還有救。
  「吾好恨……好恨……」壽發出呢喃,瞬間椿姿周旁散發強烈的魔氣。
  仙木椿姿被紫黑色的魔氣包圍,不仙不魔的情況,反讓周遭環境變得更加詭譎。
  「怎、怎麼一回事?」羅敷覺得很不舒服。
  「……魔化?」耕父也很懷疑。
  「壽的本質已經是魔,她只是撐住最後一口仙氣。」祈律警戒地說。
  事實上,壽多少影響與其訂定契約者的氣息,妲己、摘星的仙氣性質早已變質,只消異常情緒波動一起,就會變成這種不仙不魔的詭異型態。
  「讓她澈底魔化可行嗎?」鳳孝很厭惡這種氣息。
  「不行,椿姿是仙木,不會接受魔氣,這也是兩者互斥的原因。」祈律對椿姿太過瞭解。
  「……現在要怎麼辦?」伶葉尋求方針。
  祈律迅速瀏覽,道出指示:「先壓抑她的魔氣,趁機除去椿姿腐爛的部分。」
  「壽小姐……」鳳孝揚起火焰,不得不對痛苦的壽出手--因為與椿姿融合的她,連去除腐爛的部分都會感到劇痛。
  「好、好痛……吾好痛……」
  壽發出哀號。她的痛楚從內部而起,就像腫瘤就要破裂卻被外面強硬封住,無法如動物般打滾,只能以活動樹枝、樹葉等方式掙扎。
  「壽,請妳再撐著會!」祈律給予精神喊話。
  「吾……控制不住自己……」壽不想攻擊祈律,但她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必然會發出陣陣攻擊。
  少昊抽出劍,慷慨地說:「妳就打吧,大不了閃就是了。」
  「老賊!」壽直接將目光放在少昊身上。
  「己摯……」祈律感謝少昊接了一項艱鉅的任務。
  壽的腐爛之處主要是樹幹和樹枝。樹幹部分由鳳孝以火燒去,配合祈律投藥,這邊僅需有容若的結界保護,其他人警戒即可;但是,樹枝如壽之手腳,若要除去必然遭受反擊,確實得由敏捷且強悍的少昊負責才行。
  「你們拖住她,我去斬爛枝。」少昊先看好哪裡有爛枝,以免誤斬。
  棠晞施術於少昊身上,「這是防禦術。」
  「棠晞小姐……」少昊感動不已。
  棠晞冷面施展防禦術,少昊的周圍像是有層堅硬的薄土牆,若他沒閃過,被打著也不致重傷。
  壽神情痛苦,雙眼緊閉,明明克制自己不要攻擊,身體的自衛本能仍張牙舞爪地開啟攻勢。她的魔氣散逸至全空間,不僅遮蔽視線,也阻礙眾人的行動。
  此時,整個空間只有一道集中的光芒,即是來自壽身旁微弱的仙氣,如同北極星指引旅人的歸途。
  「鳳孝,妳看得到嗎?」祈律因光線不足,看不太到腐爛處。
  「我點火照明。」伶葉以火咒在結界內設置一排的火把,幫助祈律和鳳孝。
  「只要是腐爛的地方都燒掉嗎?」鳳孝詢問祈律該如何下手。
  「是,我會在一旁跟妳說明。」祈律必須先去除大部分的腐爛之處,才能開始投藥治療。
  容若專注於維持結界,額間的汗水與緊繃的神情看得出壽揮擊樹枝之劇烈。他必須不斷補強結界,才能與破壞達成平衡,但這樣對他的負擔太大了。
  「……丟小山有沒有用?」羅敷喚出小山,試圖將小山丟到遠方,轉移壽部分的注意力。
  「我掩護妳,注意安全。」耕父評估結界破損的速度,認為羅敷說的有理。
  少昊如閃電迅速穿梭,幾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一條條爛枝就被斬了下來。爛枝落地後,受到魔氣的轉化,竟變成爛泥怪物,進一步攻擊脆弱的結界。
  「……」容若神情一凝,正思如何處置。
  「你維持結界即可。」棠晞說。
  棠晞與伶葉互看一眼,她揮扇消滅靠近結界的怪物,伶葉則主動進攻,不讓容若分神。
  此時,壽發出極大的哀號聲:「啊……好痛!」同時遭受多面攻擊的她,確實痛苦難熬。
  「……我已經很快了。」少昊已用最快的速度減輕壽的痛苦,但爛枝還是斬不完。
  「(……不行!潰爛的部分一直延伸過去,連內裡都腐爛至此,投藥根本不會有成效!)」壽的痛苦也造成祈律極大的壓力。
  當鳳孝將腐爛之處一一除去,祈律發現殘酷的事實--椿姿的堅強僅有表面。很少人親眼目睹椿姿死亡的瞬間,原來椿姿死前仍維持堅挺不屈,即使內裡已經腐壞殆盡。
  「律哥,你還不投藥嗎?」棠晞對椿姿所剩的枝條越斬越少感到憂心。
  「椿姿幾乎腐爛殆盡……壽是怎麼撐下來的?」祈律不可置信望著壽。
  「呼……呼……」壽虛弱喘著氣,為了制止求生本能,她消耗比平常更多的氣力。
  這次處置失敗,壽連撐都撐不住,冥靈島將會直接崩毀,失去支撐的天就會再度陷落。
  鳳孝急中生智,問道:「椿姿瀕臨死亡……如果施以魔氣給椿姿的話,會不會更好?」
  「……姑且試試看吧。妳灌輸魔氣,我使用增幅之力。」祈律決定死馬當活馬醫。
  羅敷聞訊,立刻趕回來,「我也來幫忙!」
  「多一人多一份力量。」耕父也加入行列。
  鳳孝等人灌輸魔氣於新芽部分,祈律試著與微弱的椿姿之靈取得聯繫。
  壽本質是魔,但椿姿屬仙,兩者互斥造成她哀號連連:「呼……好痛……痛……」
  「壽小姐,妳再撐著點,如果椿姿魔化,妳就不必強硬維持仙體了!」鳳孝出言激勵。
  壽於恍惚之間,有種熟悉感油然而生,怯弱地問:「衛鳳……是……是……妳……嗎?」
  祈律將手按在樹幹上,從幾乎感受不到生氣的椿姿中尋找其靈體,呼喚著:「(椿姿之靈……請你聽到我的聲音……身為仙樹被迫魔化很難熬,但這是讓你生存下去的方法……)」他繼續尋找,懇求著:「(天地都需要你……壽也需要你……請你回應我的呼喚,伸展新的條枝吧!)」
  椿姿不為所動,強硬抗拒魔化,顯見堅定的立場。
  「似乎沒有用……」鳳孝益發擔憂。
  「不行!我呼喚不到椿姿。」祈律很少發生這種事,內心大慌。
  「椿姿還活著,律哥卻呼喚不到……」棠晞眼神一暗。
  少昊回到結界內,嚴肅表示:「這些腐爛枝條一直延伸過去,再這樣下去,椿姿會先被我斬掉。」
  祈律抬頭觀望椿姿,如少昊所言,現在椿姿失去旁生的枝條,內裡則被剖開,是不折不扣的枯木。
  「(一般來說這樣根本活不了,但他們還活著,究竟是……)」他不禁疑惑。
  壽渾身顫抖,恐懼地問:「吾……是不是……要死了?」她感受到無盡的絕望正襲往她。
  「壽……請妳再撐著點,我會想辦法的。」祈律雖這麼激勵,但他漸無把握。
  再出色的園藝師傅,終究有救不了的植物--這是他現在的處境。
  椿姿已虛弱到無法再攻擊,容若收起結界,發表想法:「她還有痛覺,但幾乎感受不到椿姿的生命力……」
  椿姿之靈就要消滅,但壽的意志強力維持了它,使兩者的共生關係不致解除。
  「祈律先生,也許重點是在壽小姐的身上!」伶葉從植物的立場說明。
  「……壽的身上?」祈律遲疑地問。
  「吾……有……什麼?」壽也不懂。
  棠晞看向壽身旁的仙氣,問道:「……是那股仙氣嗎?」
  「……那股仙氣?」祈律問。
  「……壽小姐,妳與椿姿是透過那股仙氣撐到現在的嗎?」鳳孝恍然大悟。
  眾人驚訝看向鳳孝。
  「這是衛鳳留下的餘燼……它有什麼……嗎?」壽不解地問。
  棠晞聽到關鍵字,詢問:「鳳孝,妳還有生命之火嗎?」
  「那是什麼?」鳳孝搖了頭,從沒聽過這種東西。
  「那是南境鳳族繼承始祖能力的象徵……衛鳳有生命之火?」祈律沒有印象。
  「衛鳳有魂盡之火,就會有生命之火。」棠晞道出兩者的關聯。
  「之前重黎先生也說過此事,原來生命之火是指那個。」容若理解了。
  當祈律和少昊於庭院談事時,重黎問了鳳孝魂盡之火的事情。鳳孝每次使用魂盡之火都必須耗費大量的力量,重黎對此頗為納悶,以為天生的火焰不可能這麼費力,懷疑可能少了生命之火。
  容若聽進去了,但他沒看過生命之火,直到棠晞提醒才想起此事。
  「……當時衛鳳犧牲自己,除了帶走銅雀外,還有保護壽小姐不再受魔氣侵蝕。」鳳孝撫著胸口,對於衛鳳在短期間想到這麼多的策略感到佩服。
  「生命……之火?衛鳳……不是為了逃離吾……才燃燒自己的……嗎?」壽知道衛鳳有生命之火,其存於體內,因衛鳳形體消失才看到了。
  她不禁悲從中來。
  「生命之火象徵生命的源源不絕,受到再強的侵略,也能維持強韌的生命力……」祈律喃喃著。
  「……」棠晞望著生命之火,沉默不語。
  「生命之火越來越微弱,支持的時間有限了。」
  在少昊的印象中,生命之火應是閃耀奪目,但因長期沒有依附適合的形體而越來越弱,連他都看不出了。
  「吾……終究……還是……活不了。」當強韌的生命之火都將熄滅,即宣告壽的死期,她內心再苦澀都得接受這個命運。
  祈律深刻瞭解死亡前的絕望滋味,體會壽的無助,但他只能道歉:「壽……對不起……如果我還有純清之氣……」
  如果他有純清之氣,就能以豐沛的仙氣活絡於椿姿之間,維持椿姿之靈的活性,就有可能讓椿姿再生新芽--至少不是像這樣的無能為力。
  伶葉聽到純清之氣,眼神瞬間閃過了訝異之情。
  「祈律……」少昊亦不願祈律陷入過去的苦痛之中。
  「逢律大人……衛鳳……」壽喃喃著最喜歡的兩人。
  棠晞走向前,出言指示:「鳳孝,妳可以取走生命之火嗎?」
  「……要怎麼取走?」鳳孝不解地問。
  「使用妳的魂盡之火吸引它,妳是原主人,這股力量本來就屬於妳。」棠晞說明。
  「取走之後,壽不就死了嗎?!」羅敷大驚。
  「……晞兒,妳要做什麼?」祈律對棠晞的舉止產生警戒。
  「律哥,如果椿姿內的靈體是純淨的仙氣,配合投藥,就能慢慢治癒椿姿了吧。」棠晞幽幽地說。
  「晞兒,純淨的仙氣是指什麼!」祈律不自覺放大了聲量。
  「……」壽不語。
  棠晞不解釋,逕行命令:「鳳孝,取走生命之火!」
  「鳳孝,不要聽晞兒的!」祈律趕緊勸阻。
  「律哥,時間已經不多了。」棠晞嚴肅地說。
  這場爭端來得莫名其妙,鳳孝疑惑問了:「……你們在討論什麼?!」
  祈律直接表示:「純淨的仙氣指的是……」
  棠晞正欲阻止祈律發言時,少昊即以沉穩的聲調,制止一觸即發的混亂:「……祈律,棠晞,還有壽,你們可以聽我說句話嗎?」
  「老賊,剛才你說處刑……還有什麼話要說?」壽以敵意的雙眸回應。
  少昊放棄一貫的稱謂,展現高位者的威嚴,與平常親切的姿態殊異。這句話,迫使祈律和棠晞停止爭執。
  「……」棠晞沉默,姑且聆聽少昊的想法。
  「己摯,你有辦法嗎?」祈律投以期望的眼神。
  少昊對壽看了許久,斟酌用詞後,決定予以最直接的說法:「壽小姐已無藥可治,終究只有死亡一途,既然如此……我可以使用固化之力。」
  棠晞眼神一斂,「固化之力……」
  「那是什麼奇怪的力量?」壽從來沒聽過。
  「己摯,這麼大範圍的固化……」祈律遲疑問了。
  從他的語氣中,聽得出滿滿的擔憂。
  「比起棠晞小姐使用移靈之術來得不犧牲多了。」少昊苦笑。
  「……移靈之術?」鳳孝越來越糊塗了。
  「即是妳得以使用銅雀換身的原因。」容若聽出祈律為何極力勸阻的原因。
  棠晞對固化之力瞭解有限,但從祈律的語句中,她知道必然耗費大幅力量。她嚴肅宣示:「……壽的事是我造成的,我要親自面對。」
  「……」壽依然不語。
  「晞兒!」祈律必須斥責。
  眾人付出多少心力才讓棠晞重新站在這裡,絕不是要她取代壽的位置,永遠成為天柱。
  即便壽的悲劇是棠晞造成的,但棠晞這麼做不是出於私仇,祈律怎忍心讓心愛的人獨自面對這一切?然而,祈律太過弱小,弱小到無法解決此事,才會逼使棠晞做此決定。
  他的斥責不僅對棠晞,更是對自己無能的大喊。
  「這……」鳳孝更加為難。所有事情的第一步都來自她,卻沒有置喙的餘地。某種涵義來說,她也是弱小不堪的。
  終於,少昊嘆了一口氣。
  「逢律會死,與我相關;棠晞小姐必須斬斷壽小姐的一腳,與大戰相關;大戰會發生,是因為我的疏忽……如果真要這麼說,就一切都算我的!」
  他振袖而出,慷慨將全部責任歸於自己身上。
  「己摯……如果你實行固化之術,我也要……」祈律已可想見少昊將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話語斷斷續續。
  「你歷經這麼久才轉世,棠晞小姐好不容易獲得容器……我使用固化之術充其量疲倦,但不會死。」少昊沉重地說。
  「固化之術就是銅雀金屬化的原因吧?」鳳孝問。
  少昊點了頭。
  「尊者,您打算將這裡都變成金屬嗎?」容若遲疑地問。
  冥靈島的金屬化,不僅是表面鍍金,內裡都得完全金屬化。金屬材質有堅硬、耐震、不易氧化及抗酸鹼等考量,耗費力量不下其他方案。
  「尊者……」伶葉非常擔心。
  「我心意已決。沒有這種覺悟,我就不會來了。」少昊不因眾人的猶豫而猶豫。
  「……這是之前你跟祝融談的事情嗎?」祈律幽幽地問。
  少昊眼神放遠,敷衍說道:「也算是。」
  面對少昊輕浮的態度,祈律怒從中來,大喊:「己摯,你還有多少事情瞞著我!」
  少昊不回應祈律的怒火,平靜指示:「鳳孝,妳將生命之火取出,容若、伶葉、兩位魔族後輩去將所有居民送到鳳族棲地的外圍,祈律和棠晞小姐……看你們還有沒有話想跟壽小姐說了。」
  他閉目養神,準備蓄積固化所需的能量。
  鳳孝知道現在唯有少昊的方案可行,把握珍貴的時間靠近了壽,怯生生地說:「壽小姐……」
  「鳳孝,妳們好好談吧。」容若出言鼓勵。
  「……嗯。」鳳孝苦澀點了頭。
  容若等人依少昊的指示行事,讓祈律等人得和壽傳達最後的傾訴。
  壽凝視鳳孝,關懷地問:「衛鳳……剛才妳沒受傷吧?」
  「啊……我沒事,謝謝妳。」鳳孝沒想到先被壽問了話,反而說不出欲言之語。
  壽思忖一些時間,說了:「衛鳳……不會這樣與吾說話,但妳有衛鳳的感覺。」
  「我要取回生命之火……可以嗎?」鳳孝徵詢壽的同意。
  壽點了頭,也希望陪伴她長久的生命之火回到原本主人的身上。如此,鳳孝才能回歸完全體,盡情使用專屬於她的火焰。她僅希望:「妲己……她也是可憐的人,吾死了……希望妳照顧她。」
  「她不會想讓我照顧她,我也不想照顧她。」鳳孝毫無隱瞞道出實情。
  壽淒涼一笑,「好誠實……吾想……也是……」她也知妲己意圖殺害鳳孝多回,兩人的恩怨很難因她的消失而化解。
  「壽……」祈律喚住了壽。
  「逢律大人,你的……純清之氣……」壽為難地說。
  「……已經沒有了。」祈律神情沉痛。
  「是因為……魔化……消失了……嗎?」壽斟酌用字,盡可能不要刺激到祈律。
  「……不是。」祈律搖了頭。
  「……」壽見祈律痛苦的神情,於心不忍而沉默以對。
  「壽,對不起……我治不好妳。」祈律悲痛表示。
  壽揚起一抹溫柔的微笑,祈求著:「逢律大人……要死……吾希望死在你的手裡。」
  「……」祈律嚴肅聆聽壽的請求。
  「可以嗎……讓吾盡量……不要那麼痛苦……那麼猙獰地……」壽希望死前依然是美麗的,倒在她最愛的人的懷裡。
  這是祈律能做到的,他點頭回復:「……我知道了。」
  棠晞望著仍在蓄積力量的少昊,感慨地問:「……最後,還是要由鳥王來處理嗎?」
  「妳知道嗎……當吾知道妳要用移靈之術時……吾有竊喜的感覺……」壽坦白告知感受。
  「……」棠晞冷靜的雙眸看不出情緒,沉默亦難讓人聽出心情。
  壽知曉這是棠晞武裝自己的手段。
  棠晞的武裝看似冷酷,事實是對壽有愧,任何解釋都與狡辯無異,索性以冷傲的態度應對。
  「但是……這樣……逢律大人會難過……還是……算了……」壽終究不捨最愛的人永遠痛苦。
  棠晞沉重點了頭,感謝曾經最要好的姊妹成全了她。
  現場不再有說話聲,眾人都傳達完最後的思念。
  「……說完了嗎?」少昊睜開眼睛,做最後的確認。
  「嗯……」祈律應了聲。
  「我要運氣了,當祈律動手後,就快點離開吧。」少昊道。
  「我要待在這裡。」祈律擔憂地說。
  「我要釋放全部的力量,你會變成金屬,不要害我破戒。」少昊嚴肅地說。
  祈律直盯少昊,質問:「己摯,你會回來嗎?」
  「活著比死了強,我會活下去。」少昊敷衍地說。
  祈律走過去,怒說:「己摯,你說得堅定,但為何你的眼神不看著我!」
  他清楚少昊的實力,將冥靈島金屬化絕非如其表現的吊兒郎當的態度簡單。或是說,正因少昊態度如此,他更加放不下心。
  棠晞勸阻道:「律哥,請你準備吧。」她的神情看得出哀痛。
  「……晞兒!」祈律瞬間覺得自己被孤立了。
  少昊感謝棠晞的勸阻,指示道:「鳳孝,先從妳開始。」
  「……我使用魂盡之火就可以了嗎?」鳳孝問。
  她伸出手,釋放微弱的魂盡之火,原本飄浮於壽身旁的生命之火慢慢被吸引過去。生命之火流入鳳孝的體內,漸漸與她融為一體,她的魂盡之火的穩度提升許多,減少她為維持火焰強度的負擔。
  然而,椿姿因生命之火的遠離,腐爛情形更為嚴重,壽身上的魔氣如影隨形,再也難以壓抑。
  「……一失去生命之火,馬上變成這樣了。」鳳孝不禁哀愁。
  「唔……」壽強忍痛苦,惦記著要在祈律的面前永遠都是最美的。
  祈律跳到壽的面前,取出懷內的醉仙草,說道:「壽……這是祈律才能做到的事情。」他釋出魔氣,增幅醉仙草的效用。
  壽與椿姿融合不全,在不仙不魔的情況下,承受不少醉仙草的藥效。
  「好……昏……」壽的眼皮幾乎要闔了起來,即使她抗拒著。
  祈律再度增強藥效,喃喃著:「妳不會感到痛苦的……」
  他盡可能想在壽昏迷時下手,但壽堅持撐著眼皮,看著他取出小刀。
  此時,他明白了。
  壽希望親眼目睹自己的最後一刻,而非在昏迷時結束一切。
  祈律屏氣凝神,將銳利的小刀劃過壽的玉頸,使其流出汩汩鮮血。
  理當疼痛難熬的致命傷,與長期的掙扎不能相比,且是出於最心愛的人所為,壽帶著滿足的笑容,以口形表示:「祈律……謝謝你……」
  壽的身軀漸漸透明,化為一團魔氣,飄浮至應許之地。靈魂究竟會去哪裡?這一直都是難解的謎團。
  「這時候……說什麼謝謝……」
  祈律哀傷不已,僅願壽轉世時,過著平安喜樂的人生。
  「律哥……」棠晞望著刀上殘留的鮮血,內心同感哀傷。
  當壽消逝時,與其融合的椿姿失去最後的支撐力量,中空的樹幹正發出斷裂的聲音,並有細屑飛揚。
  「你們快走,我要施術了!」少昊催促道。
  鳳孝左右張望,疑惑地問:「妲己……妲己呢?」
  「她應該被送到鳳族棲地外了。」棠晞回應。
  祈律盯著少昊的背影,試圖再說:「己摯……」
  少昊轉過身,無奈地說:「律弟,很久以前跟你約的那杯酒。」
  「……」祈律凝重不語。
  少昊輕吐一口氣,苦笑以對:「大概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履約了。」
  「己摯……你施完術法,我就會過去,你可不能昏倒了。」這是祈律最後的要求。
  少昊點了頭,「……一言為定。」
  得到少昊的承諾後,祈律堅決表示:「我們走,這裡交給己摯。」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