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第五集第九回。

樂子喵 | 2021-12-24 09:19:05 | 巴幣 102 | 人氣 104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本回提要:
不周活水靜心河,重瓣黃花紫核心。
迴棠廊道動情愫,當年皇人求婚姻。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上一回:連結

  不周山,位於天界的西北隅,通過荒漠後,即看到各式破碎但堅挺的山脊。它不同於東方大地是仙氣盡失而破碎下墜,天生即是如此,甚至以此尖細的山頂支撐天際,讓人嘆為觀止。
  山間生長許多耐乾旱的特有植物,並有覆蓋厚實絨毛的牛、羊行走於山道,此處環境險峻,甚少有仙人逗留徘徊。
  重黎和共工當年大戰,一路從西南邊界打到此處,可見兩人戰鬥之激烈,渾然忘卻了地理限制。這點,可從山間明顯的火痕和水蝕看出端倪。
  不周山本就破碎,這些痕跡非但不使其憔悴,反而更具歷史的魅力,不止天界,連人界都熟知它的名號。
  祈律佇立於當地,靜心感受著熟悉的氣息。
  「晞兒在這裡,但我沒有感覺到靈魂的波動。」祈律道。
  「應該是藏在山的深處,有個確切目標還算好找。」鳳孝不認為共工會將棠晞的靈魂放在入口當觀光景點。
  「她曾說被壓在黑暗的地方,喘不過氣,正如妳所言。」祈律點了頭。
  容若比著銅雀,說道:「鳳孝使用銅雀可以搜尋到她,但得在搜尋範圍內。」
  「我們往裡面走吧。」祈律僅能這麼說。

分隔線

  眾人走了一陣,看到靜心河。
  靜心河的水面泛出點點的光芒,不如星子耀眼,但讓人心情安穩。
  「……這條河流的感覺有些熟悉。」祈律道。
  少昊神情凝重,不發一語望著河流。
  羅敷左思右想,腦內突然浮現一個畫面,笑道:「……啊,我知道了,像是荒流河的感覺。」
  「你們是說有柳樹的那邊?」耕父一時沒想到。
  「是的,這是具生機的水源。」祈律喜歡活水,因為用此水灌溉植物,能讓其生長得很好。
  「荒流河有這種地方……我怎麼沒發現?」鳳孝納悶地問。
  「在荒流河的深處,妳可能沒走到那邊。」祈律回應。
  少昊伸手觸水,露出懷念卻又複雜的神情,說道:「這是共工的力量,棠晞小姐的靈魂就在深處。」
  「還有段距離,因為我沒感受到。」鳳孝從此看不盡河流的終點。
  伶葉有感而發:「共工操控洪患,也能有此活水嗎?」他對共工的印象取自通論,很難與眼前的活水產生連結。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一切繫在共工施放力量的程度。」
  少昊欣賞共工,才會邀請其共同治理西方大地,之後雖因故失和,他也不會完全否定共工。否則,當時的他就是瞎了眼。
  「水源雖富生機,但土地頗為貧瘠,只生長得出綠草。」容若觀察與眾人不同。
  「陽光、空氣、水源與土地是植物生長的根基,但要生長茁壯,必須下多些工夫。」祈律對容若植物知識頗佳感到高興。
  「……」少昊神情一黯。
  祈律理解少昊的意思後,心情也變得苦澀。
  「最近你們怎麼老是沉默啊?」羅敷完全看不懂兩人的互動。
  「……我們繼續前行吧。」祈律不解釋,就這樣走了。

分隔線

  在靜心河的一岸,有條以黃花為主體構成的廊道,花朵多枯黃萎縮。
  「這是……」祈律迅速走向前。
  「花好漂亮,但好多都枯萎了。」羅敷對奄奄一息的花朵有憐惜之情。
  鳳孝觀察花朵形式,問了身旁的容若:「嗯……這是迴棠嗎?」
  「重瓣黃花,我想是迴棠。」容若曾看過圖冊。
  「它是迴棠沒錯。」祈律回以肯定的答覆。
  鳳孝走到祈律的身旁,研究花心部分,認真地說:「……果然仔細看,還是不太一樣。」
  「人界也有迴棠嗎?」祈律疑惑地問。
  鳳孝露出神秘的笑容,輕鬆道出:「有啊。」
  祈律思考迴棠的生長環境,尋找人界可能相應的地點,眉頭卻皺得頗緊。
  「我聽師父說過,迴棠相當難植,一不注意就會枯萎。」容若道。
  「所以它們枯萎……就是死了嗎?」耕父分不太出來。
  「整片盛開肯定很漂亮,好可惜啊。」羅敷嘆了一口氣。
  祈律蹲下身,確認迴棠的根與莖,其尚稱穩健,予以肯定的說法:「紮根時是難植,穩固後生命力相當強韌,這樣還有辦法救治。」
  「……」伶葉眼睛微睜。
  少昊露出神秘的笑容,跟鳳孝方才的笑容竟有些相似,自信地說:「迴棠是你擅長的花種,我想你有辦法的。」
  「……」祈律意會少昊的言下之意,卻不知鳳孝是從何知悉。
  「真的嗎?要怎麼處理呢?」鳳孝雀躍地問。
  「(晞兒……)」
  鳳孝和少昊的神祕笑容,使祈律想起了當年的那一幕。

分隔線

  逢律成為東方天帝前,受少昊協助,前往始祖伏羲曾治理過的皇人山上擔任族長。
  棠晞是隔壁中皇山的族長,她受逢律邀請前往皇人山,兩人漫步於大草原上。
  遠方僅有一棵樹,視野開闊可瞭望附近地貌,流通的空氣讓人神清氣爽,爽朗的陽光則使人心情愉快。
  棠晞走路姿態端莊不做作,眼神專注於前方高大的逢律。
  距離樹木尚有十來步,逢律停下腳步,於淺坡上回望棠晞。
  逢律似乎想說些話,還在猶豫如何啟口,棠晞便先問了:「你邀我前來此處,欲言何事?」
  「棠晞族長,感謝妳應約前來。」逢律致意。
  「……」棠晞不語,覷著逢律。
  「棠晞族長雖然給人冷漠的觀感,但對鳥兒很溫柔,也善體人意,本山的鳳鳥承蒙妳的照顧了。」逢律稍微別開眼,仍聞到棠晞身上的高雅花香,臉頰微紅。
  一開始,逢律入中皇山政廳聞到的香味就是出自棠晞。那股香味與迴棠協調,就像迴棠叢中唯一的絕美花卉,烙印他的腦中不散。
  「……你是神鳳族,不僅不瞭解鳳鳥,連自己都不懂得照顧。」棠晞冷漠回應。
  「身體不舒服,服用藥草就好,畢竟部族事務需要我處理。」逢律不接受這則指控。
  「身為族長,身體不適會影響判斷。」棠晞同樣是一族之長,提出另種見解。
  「謝謝妳的關心。」逢律微笑。
  面對逢律的微笑,棠晞僅是平靜地說:「你感謝之詞不絕於口,但過度的感謝並不會讓人產生好感。」
  逢律瞬間納悶是微笑還是感謝出了問題,試圖說明:「我是真心感到謝意,因為我感受到妳的真心。」
  「……我不是來聽你的狡辯。」棠晞覺得有些倦了。
  「(我又讓她誤會了。)」逢律懊惱自己的慢熱,輕吐一口氣,衝口而出:「棠晞族長……其實我對妳很有好感。」
  「……」棠晞眼睛微睜,善於推敲人心的她也有不明白的時候。
  在棠晞抵達皇人山前,逢律已經想過數次應對法則,他將腦內繞過無數次的話說了出口:「我是神鳳族,也是鳥兒之一,有此榮幸能接受妳的專屬照顧嗎?」他嘗試讓自己看起來可愛一些。
  逢律高大並留有落腮鬍,即使樣貌尚稱清秀,仍是不折不扣的男子漢,突然的撒嬌姿態有種反差的萌感。
  「直球之後是撒嬌……你跟你的朋友學來的嗎?」棠晞承認這是高招。
  「我與摯兄不同,棠晞族長應該感受得出來。」逢律委屈的姿態,讓人心生憐惜。
  棠晞眼睛微瞇,「……看你平常誠懇,忽略你也是鳥兒了。」
  「……棠晞小姐欲言鳥兒就是輕浮嗎?」逢律疑惑地問。
  「倒也不是。」棠晞說。
  「……」逢律不懂棠晞的意思而沉默。
  棠晞對逢律露出不解的神色,平靜問了:「你希望我這麼言你?」
  「不希望。」逢律自認沒有受虐的興趣。
  風兒吹過,棠晞輕壓秀髮,在一貫的高雅中增添了些少女的姿態,讓人目眩神迷。
  「說吧,你帶我來這裡,只是要說這種奇怪的話?」棠晞將秀髮塞在耳後,露出美麗的耳廓曲線,不放任風兒的胡鬧。
  「(她是不接受嗎……但似乎又不像……)」逢律發覺自己真的不瞭解女人,就怕說錯話會被棠晞討厭。
  「……」棠晞不語,靜待逢律的下一步。
  事到如今,逢律無法請教他人,也不能諮詢本人,只能老實地說:「我不是說奇怪的話,但沒想到妳會這麼以為。」
  棠晞望著逢律誠摯目光下的生澀態度,輕嘆一口氣,「逢律先生……鳥王求婚還會跳支求偶舞,你說幾句話就算打發我了嗎?」
  她是聰明人,怎會聽不出逢律支支吾吾背後的意思呢?
  「不……我不是只說幾句話。」逢律急忙否認。
  「……剛才看你一副很熟練的模樣,這麼快就破功了。」棠晞戲弄地說。
  「棠晞族長,我是第一次求婚,還不太明白怎麼說妳才會接受。」逢律為難說著。
  他曾經暗中打聽數種求婚方法,但他臉皮薄,又不想被人打擾,只能一對一,幾乎變成互看無言的狀況也很困窘。
  「……第一次求婚?你還沒結過婚嗎?」棠晞有些驚訝。
  逢律和少昊年紀相仿,少昊已是數個孩子的父親;且鳳族珍貴,竟放任逢律單身,也是匪夷所思。
  逢律很難判斷棠晞眼中的驚訝之贊否成分,略感尷尬表示:「年少時都在鍛鍊能力與培養植物,不知不覺就超過適婚年齡了。」
  棠晞眼神一斂,「……我希望你真的只有這一次。」
  如果被她發現說謊,眼前的男人下場將會很淒慘。因為,蛇族是很執著的,尤其對愛情,嚴格要求彼此忠貞。
  逢律聽出棠晞的意思,微微一笑。他伸出手,提出邀請:「棠晞小姐,請妳陪我走到盡頭的樹木那邊。」
  棠晞沒有牽上逢律的手,逢律先走了幾步,兩人已有些距離。
  棠晞在半信半疑中踏出了一步。
  她踩在的泥土上,竟突然冒出了一朵迴棠。
  「……這是?」
  她正想研究原因,但逢律說了:「請妳繼續前行。」
  棠晞順著逢律的意思前行,每走一步都冒出迴棠,她不禁回首,從淺坡上觀望著迴棠大道。
  逢律已走到樹下,耐心等候棠晞的到來。
  棠晞摘取一株迴棠,「……這也是你的增幅之力?」
  「是迴棠之靈願意幫助我。」逢律道。
  他本來以為迴棠之靈將在山間從花苞一併綻放,其真意卻非如此。他遵從迴棠之靈的心意,將從中皇山的迴棠廊道中收集的種子種在泥土內,讓其吸收飽滿的營養後,待棠晞前來時才一鼓生長,製造出美麗的景色。
  此事需要植物之靈的全力協助,他也是第一次知曉增幅之力可以如此應用。
  棠晞走到逢律的身旁,以纖指比著摘取的花朵,好奇詢問:「……它們與迴棠相似,但花心是紫色,還散發著奇妙的香味,這是什麼品種的棠花?」
  「皇人山不適合種植迴棠,我尋求迴棠之靈的幫助,改良出新品種。皇人山盛產青雄黃,生長此處的迴棠散發特殊的香味,是我始料未及的。」逢律靦腆解釋。
  棠晞清嗅花香,其隱隱蘊藏礦石的氣味,不同花朵常給人的嬌柔姿態,有種堅毅的氣質。
  「你為它取名了嗎?」棠晞問。
  逢律搖了頭,試著以平靜的外表隱藏內心的澎湃,「我將命名權交給我未來的妻子。」
  「……」棠晞覷了一眼。
  「最美的迴棠只生長在中皇山內,這朵新迴棠融合中皇山與皇人山的資源,是專屬於此地的花卉。」逢律覺得這句話說得很好。
  棠晞凝視花心,紫色的蕊與花瓣形成對比,卻是高貴和諧,讓人印象深刻。
  「你狡猾起來,跟你的朋友不相上下。」她說。
  「……我向妳求婚,何必一直提到摯兄呢?」逢律承認有參考己摯一些討人歡心的辦法,現在卻憂適得其反。
  棠晞對苦惱神情的逢律露出神秘的微笑,轉身望向迴棠大道,喃喃著:「必須走過才能看到的迴棠……回兮盼兮,莫忘吾棠,就稱回兮棠吧。」
  「我也想過此名,但我的『晞』是妳的名字。」逢律的好心情都寫在臉上。
  「你的晞……現在就喊得這麼親密?」眼前的男人實在太柔情,棠晞覺得雞皮疙瘩都要冒了出來。
  抱持著「要害臊就一次害臊到底」的心情,逢律再補一句:「我希望可以一直如此親密,直到永遠。」
  說完這句話,他覺得臉頰紅辣辣的,心臟都要迸出來了。
  棠晞神色一凝,「我通常不出領地,雖答應你的邀約,但是……」
  逢律聽出棠晞的顧慮,立即表示:「除非必要,我也不喜歡讓人入領地,何況還是邀到如此隱密之處。」
  此處不止是瞭望美景,更是偵測敵軍的前哨站,唯有推心置腹的人才可至此。
  他希望棠晞感受到他的真心真意。
  棠晞對逢律洩露困惑的神情,緩緩問道:「……逢律先生,神鳳族不是很重視血統嗎?你欲娶非神鳳族之女,又是一夫一妻制的我族,不怕後悔嗎?」
  東境鳳族有嚴格的內婚制,目的是維繫寥寥無幾的珍貴鳳族,尤其逢律有稀有的增幅之力,理當是被嚴格要求的對象。
  逢律恍然大悟,嚴正解釋:「我雖有與始祖相近的能力,但我是旁支,又自願到偏遠的西方,他們沒有干涉我娶妻的權力。」
  他堅持原則,長久維持單身,絕非外人三言兩語所能撼動。
  「即使,你可能無法擁有鳳鳥的後裔?」棠晞道出可能的嚴峻問題。
  「比起鳳鳥的後裔,我更想要有親愛的妻子與健康的子嗣。」
  東境鳳族長期近親通婚的結果,導致許多鳳族生有殘疾,多不長壽。逢律不想因執著鳳族而犧牲了一切。
  棠晞抬頭凝視逢律,溫柔地說:「逢律先生,自你栽種出迴棠走廊後,我就注意到你了……只願你不要被我的性格嚇退。」
  當她尚未升任族長一職時,已有不少的求愛者;當她成為族長後,求愛者更是絡繹不絕。她很清楚那些人看中的不是年輕與美貌,而是中皇山。因此,她武裝自己,輕者吃鱉,重者恐懼,卻沒有人像逢律一樣這麼吸引她。
  她喜歡和逢律相處的感覺,不必算計,自然而然表達真正的自我。
  「我們初次見面,妳就下過馬威了,還有更狠的嗎?」逢律啞然失笑,很難想像棠晞還能有多嚇人的舉動。
  「……誰知道呢?」棠晞不排除未來的自己有無限發展的可能。
  「有能幹的妻子,做起事來更得心應手,我是這麼想的。」逢律姑且將此當作是好事。
  「迴棠……回兮棠……莫忘吾棠。」棠晞心情有些沉重。
  「回兮盼兮,擁納吾棠……謝謝妳。」逢律順勢將棠晞擁入懷內。
  棠晞的身高直逼少昊,在逢律的懷內依然僅到肩膀附近,她享受難得的小鳥依人的滋味,仍不免吐槽:「這時候不要說謝謝,聽起來很彆扭。」
  「晞兒……以後我可以這麼稱呼妳嗎?」逢律早想拋掉「族長」兩字。
  「律哥,就讓你這麼稱呼吧。」棠晞說完,臉紅潤了起來。


下一回:連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